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文心雕龍】10祝盟
 瀏覽633|回應1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祝盟第十 劉勰

天地定位,祀遍群神,六宗既禋,三望咸秩,甘雨和風,是生黍稷,兆民所仰,美報興焉!犧盛惟馨,本於明德,祝史陳信,資乎文辭。昔伊耆始蠟,以祭八神。其辭云︰「土反其宅,水歸其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則上皇祝文,爰在茲矣!舜之祠田云︰「荷此長耜,耕彼南畝,四海俱有。」利民之志,頗形於言矣。至於商履,聖敬日躋,玄牡告天,以萬方罪己,即郊禋之詞也;素車禱旱,以六事責躬,則雩禜之文也。及周之大祝,掌六祝之辭。是以「庶物咸生」,陳於天地之郊;「旁作穆穆「,唱於迎日之拜;「夙興夜處」,言於示付廟之祝;「多福無疆」,佈於少牢之饋;宜社類榪,莫不有文:所以寅虔於神祇,嚴恭於宗廟也。

自春秋以下,黷祀諂祭,祝幣史辭,靡神不至。至於張老賀室,致禱於歌哭之美。蒯聵臨戰,獲祐於筋骨之請:雖造次顛沛,必於祝矣。若夫《楚辭‧招魂》,可謂祝辭之組麗者也。漢之群祀,肅其百禮,既總碩儒之義,亦參方士之術。所以秘祝移過,異於成湯之心,侲子驅疫,同乎越巫之祝:禮失之漸也。

至如黃帝有祝邪之文,東方朔有罵鬼之書,於是后之譴咒,務於善罵。唯陳思《詰咎》,裁以正義矣。

若乃禮之祭祝,事止告饗;而中代祭文,兼贊言行。祭而兼贊,蓋引伸而作也。又漢代山陵,哀策流文;周喪盛姬,內史執策。然則策本書贈,因哀而為文也。是以義同於誄,而文實告神,誄首而哀末,頌體而視儀,太祝所讀,固祝之文者也。凡群言發華,而降神務實,修辭立誠,在於無愧。祈禱之式,必誠以敬;祭奠之楷,宜恭且哀:此其大較也。班固之祀涿山,祈禱之誠敬也;潘岳之祭庾婦,祭奠之恭哀也:舉匯而求,昭然可鑒矣。

盟者,明也。騂毛旄白馬,珠盤玉敦,陳辭乎方明之下,祝告於神明者也。在昔三王,詛盟不及,時有要誓,結言而退。周衰屢盟,以及要劫,始之以曹沫,終之以毛遂。及秦昭盟夷,設黃龍之詛;漢祖建侯,定山河之誓。然義存則克終,道廢則渝始,崇替在人,祝何預焉?若夫臧洪歃辭,氣截云蜺;劉琨鐵誓,精貫霏霜;而無補於漢晉,反為仇讎。故知信不由衷,盟無益也。

夫盟之大體,必序危機,獎忠孝,共存亡,戮心力,祈幽靈以取鑒,指九天以為正,感激以立誠,切至以敷辭,此其所同也。然非辭之難,處辭為難。后之君子,宜存殷鑒。忠信可矣,無恃神焉。

贊曰︰毖祀欽明,祝史惟談。立誠在肅,修辭必甘。季代彌飾,絢言朱藍,神之來格,所貴無慚。

【譯文】

天地位置確定以後,祭祀的儀式才普及各種神靈。既誠心誠意地尊祭“六宗”之神,名山大川也都按一定的順序致祭。於是風調雨順,使得五穀莊稼生長起來。由於千百萬老百姓所仰望,報答諸神降福的祭祀就這樣興起來了。但是祭祀馨香的祭品,要以道德本身為根本。掌管祭祀的祭官向鬼神陳述虔誠的信念和願望,就要以文辭為憑據。傳說上古時代的神農氏,開始有年終祭祀和農事有關的八種神靈。它的禱辭說:「土地返回它的位置,水流歸回它的溝壑中去,昆蟲不要為害作亂,對莊稼有害的草木都回到水澤。」這就是上古三皇時代的祝文了。虞舜在春天祭祀田土的禱辭說:「扛起這長長的犁鏵,去耕種那南山的田畝,讓四海之內都獲得大豐收。」為百姓謀利的思想,已表現在言辭裏了。到了殷商的商湯,禮賢下士,尊敬賢良,德行威望一天天高起來。他用黑色的牛來告祭上天,把天下百姓的罪過都歸在自己一個人身上,這就是他的祭天祝禱之辭。商湯還曾乘著毫無裝飾的馬車去祈禱免除旱災,列舉了六種過失來責備自己,這就是求雨的禱祝文辭。到了周代的祭官太祝,掌管六種禱祝的禱辭,於是用「萬物齊生」等話來祭天地;用「光明普照」等話在迎接太陽的祭祀禮拜時誦唱;用「早起晚睡」等話在祖孫合廟的合祭典禮上告諭;用「多福無疆」這樣的禱辭,在祭祖獻食的祭禮上宣佈。另外,天子出征時的祭祀天地和祭祀軍隊所到的地方之神,也沒有不用祝文的。這些都是用以表示對天神地祇的敬畏虔誠,對宗廟祖先的尊崇恭敬。

  春秋時代之後,祭祀儀式變得汙瀆不敬,以至祝祭的史官念祝禱的文辭,無神不祭祀的。到春秋時代,晉國大夫張老祝賀晉獻文子趙武新建宮室落成,有祝他長久居住於此的禱詞。衛國的太子蒯瞆在臨戰之前,還做了禱告請求祖先保佑自己不要斷筋折骨的祝詞。可見,雖然是處於倉促或困難的情況下,也必須祭祀祝禱。至於《楚辭》的《招魂》,可以說是祝辭裏最早講究文采的作品。到了漢代的各種祭祀,對各種禮節都十分的重視。漢武帝一方面總括了大儒們的建議,一方面也摻雜了方士們的方術。所以秘祝官遇到災變就可以把罪過推到下面,和商湯在祝辭中把罪過歸於自己的心意完全不同;又如用十歲至十二歲的黃門子弟作為「侲子」,去打鼓驅除疫,同越巫騙人的說法相同。這些都說明祝辭這種文體漸漸失去本身的意義。

傳說黃帝巡狩,獲得怪獸,於是寫了《祝邪》;或像東方朔的《罵鬼之書》,於是後世的譴責邪鬼的咒辭,都仿效它們,極力追求善於咒駡。唯有陳思王曹植的《誥咎》,悄得上堅守正道,明辨是非的咒辭。

周代《禮記》上記載的祭祝之禮用的祝辭,其內容只是祈告祖先希望他們來享受祭品。而漢魏時代的祭文,還要同時讚美被祭祀人的言行。祭文中兼用讚頌,是從古代祝辭中引申來的。還有,漢代皇帝的陵墓裏,流傳下了哀策這種文體。周穆王的愛妃盛姬死後,《穆天子傳》裏有「內史官主持寫作哀策文章」的記載。「策」本來是為了書寫贈送給死者的禮品,是為了表達哀悼的思想感情而寫作的一種文體。所以,它的內容和誄有些相同,而這種哀文主要是上告神明的;它從讚揚死者的事蹟開始,表示對死者的哀悼結束,內容上具有頌這種文體的特點,卻以祝這種文體的形式來表達。所以漢代的太祝令在祭祀時所讀的哀策,其實是周代祝文的發展。

一般而論,文章的寫作總是高蹈華麗的辭藻,可是請神降臨用的祝辭則要求樸實,祝辭的寫作要虔誠,要無愧於內心。祈禱的文辭的格式,須誠懇和肅敬;祭奠文的格式,應當寫得恭敬而且哀痛。這就是祝這類文體寫作的大概要求。班固的《涿邪山》祝文,就表現了祈禱的誠懇和肅敬;潘岳的《為諸婦祭庾新婦文》,就表現了奠祭的恭敬和哀痛。列舉彙集這類作品加以研究,其特點是顯而易見的。

  所謂盟,就是表明的意思。例赤色的牛、白色的馬作祭品,盛放在裝飾著玉石的器皿中,在神像下陳述的言辭,在神明面前禱告的話語,就是“盟”。在從前夏禹、商湯、周武王這三王的時代,他們都是眾望所歸、大家信任的,所以不需要發誓立盟。如果有什麼事需要約誓,用一定語言約定後就分開。到東周衰落之後,盟約的事就經常進行了,出現了強迫要挾和劫持訂盟的情況。開始有魯國的曹沫要挾齊桓公訂下了齊魯之盟,後來有趙國的毛遂劫持楚王迫使訂下了合縱之約。到了秦昭王時,與巴蜀的少數民族訂盟為誓,用珍貴的黃龍表示不侵犯夷人。漢高祖得天下分封諸侯王時,用山河不變之意來冀望諸侯保持長久。然而,任何盟誓,只有堅持道義盟約才能堅持到底,道義不存,就會改變起初的盟誓。事情的興廢完全決定於人,賭咒結盟能起什麼作用呢?如像漢末臧洪在討伐董卓時的《酸棗盟辭》,慷慨激昂;西晉末年劉琨《與段匹磾盟文》,也寫得十分的堅定。但這些盟誓,對挽救東漢、西晉的社稷並沒有什麼補益,盟誓者後來反成仇人。所以如果彼此不是由衷的信任,那訂立盟誓也就沒有什麼作用!

盟誓這種體例要義,必須敍述當前形勢的危機,獎勵忠孝節義的品行,約定共生共死,要求同心協力,祈求幽鬼神靈來監視,指著上天來作證,用感情激動的言辭來立下忠誠的意念,用懇切的語言來敷陳盟誓的文辭。這些就是盟文的共同點。然而困難的並不是寫作盟誓之辭,實行盟誓之辭才是最困難的事。殷鑒不遠,後世的君子,應當把過去盟誓的教訓保存下來作為借鑒,講究誠信就可以了,不要依賴神靈!

  總結地說:謹敬祭祀而瞻仰神明,祝官太史專管祝禱的祝辭。道德的實誠在於恭敬嚴肅,修飾文辭必須寫得和美。季代末世的祝辭越來越講修飾,祝辭就要寫得絢麗多彩。神靈被感召降臨啊,主要取決於人類內心坦誠無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263847
 回應文章
《祝盟》大意
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祝盟》的「祝」和「盟」兩種文體的名稱。「祝」是祭祀時向神禱告,「盟」是結盟時向神宣誓。祝文伴隨著原始宗教活動誕生,起源很早。祝辭的寫作又注意煉字協音,以便背誦,所以其產生和發展,對後代的文學影響也大。「盟」是隨著社會的發展,氏族、部落、集團、國家之間結盟的出現才產生的,文學價值較小。本文以論述祝文為主,同時講了與祝文相近的盟文。全篇分兩部分:一、講祝辭的起源、發展情況及其寫作的基本特點。二、講盟文的產生、發展情況及其寫作的基本特點。本篇所講的這兩種文體,隨著時代的變遷,日漸失去實際的意義和作用。從本篇可以看出劉勰對鬼神的基本態度,基本上可以說是強調事在人為,鬼神之說較為虛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5263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