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軍事迷休閒小棧
市長:Luke-Skywalker  副市長: 塔頂的鋼鐵鯊魚燉奶(冷眼看人生)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軍事迷休閒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國際陸軍戰力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軍化學兵扮演防疫要角 保命防護服分4等級
 瀏覽1,833|回應10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002090115.aspx
國軍化學兵扮演防疫要角 保命防護服分4等級
最新更新:2020/02/09 16:53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9日電)國軍化學兵在這次武漢肺炎疫情扮演防疫要角,陸軍33化學兵群也投入任務,而化學兵防護服共分為A、B、C、D等級;其中又以A為最高級、採內循環呼吸系統;昨天前往麗星郵輪「寶瓶星號」消毒的官兵,則是著C級防護服,並搭配N99防疫口罩。

麗星郵輪「寶瓶星號」昨天停泊基隆港,國防部配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派遣33化學兵群前往執行消毒任務,並攜帶2組輕型消毒器、2具氣體消毒機、2具背負式消毒器。

軍方人士指出,陸軍第33化學兵群駐地在桃園,扮演北台灣核生化及防疫消毒工作的重要角色,而化學兵穿著的防護衣,則區分A、B、C、D四個等級。

D級防護服不含任何呼器,為一般的工作服,含手套、安全鞋、安全眼鏡、頭盔;C級防護服則是定義為使用口罩、防毒面具就可防護的等級,但仍必須穿著防護衣及其他必要裝備,例如執行禽流感、登革熱勤務等,便是穿著C級,昨天前往寶瓶星號消毒的化學兵,也是穿著C級搭配N99口罩。

若有污染物質恐影響呼吸粘膜系統,則必須穿著B級防護服,並同時攜帶供氣式的空氣呼吸器,以避免吸附汙染物質。

軍方表示,當遇到強酸、強鹼或者高污染物質的場合,就必須要著全包覆式、內循環,選配有救命器、通訊系統、內冷卻器材的A級全罩式防護服。 例如民國92年爆發SARS疫情,雖然是飛沫傳染,但因傳染能力強,化兵群就是穿著A級防護服前往高風險區域消毒。

除此之外,青年日報日前也披露化學兵裝備。由中科院研製的「99式核生化偵檢車」,艙間內配置正壓防護系統,提供280Pa上下的氣壓環境,有效全面阻隔外來的有毒物質入侵。

而車內人員可利用MR170化學遠距遙測偵檢器,對5公里範圍內的8種化學戰劑、58種毒化物進行監測作業,並根據偵檢作業結果,逐一投放標示器,標示污染區範圍,提供各部隊污染迴避、後續消除作業的依據。

此外,如果說99式核生化偵檢車是大腦,「MD-105重型消除車」可說是偵消營最強而有力的手腳,全車不僅具備抗紅外線塗裝,可載重3500公升水量(2000公升藥箱、1000公升水箱及500公升混合槽),針對輻射落塵、生物病原體、化學毒化物等有害物質,進行道路等大面積消毒。

特別的是,車內鍋爐系統,可結合車邊沐浴或緊急沖淋洗眼器,對執行人員進行除污作業,為災後復原提供衛生及安全的作業環境。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6823155
 回應文章
最有力的後盾支撐化學兵負重前行 陳宥甄雙親為她感到驕傲光榮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貓喵XD

https://mna.gpwb.gov.tw/news/detail/?UserKey=378d6d11-42c4-48a2-9a1b-c3183ebf91ea
最有力的後盾支撐化學兵負重前行 陳宥甄雙親為她感到驕傲光榮
民國110年07月10日

(軍聞社記者陳軍均南投10日電)從疫情爆發至今,化學兵部隊與醫護人員始終待在第一線,為捍衛人民健康付出心力,而這些無名英雄沒有怨言,除了保家衛國的信念外,還有著家人們的支持與鼓勵,讓他們能夠一次又一次地背上裝備,繼續負重前行。

 其中36化學兵群陳宥甄下士的家人,面對自己孩子在前線冒著風險實施消毒作業,陳媽媽表示,面對疫情,所有前線的人員都很辛苦,加上爸爸是警察,陳媽媽本身在衛生所當志工,都可以理解陳宥甄所面對的風險與挑戰,但這場「戰疫」,只能大家一起撐過。

 「阿嬤看到宥甄的照片就哭了,還不敢打給她,因為宥甄聽到阿嬤哭,也會跟著哭。」陳爸爸表示,陳宥甄是三胞胎,三個姊弟妹都是軍人,姊姊目前於關指部工兵連服務,弟弟就讀陸軍專科學校,可能受到自己職業的影響,都主動投入服務國家的行列,看著女兒前往疫區,當然也會不捨,但陳爸爸認為,既然決定要走了,就熬過去走完,而陳宥甄在本身不太說軍中所遇到的辛苦面,因此當阿嬤看到照片時,心裡非常不捨,卻也不敢打電話給宥甄,直到她主動報平安,阿嬤才開始關心自己的孫女。

 「媽媽,我也要去消毒。」陳媽媽說到,當初疫情爆發看到新聞中北北基的化學兵出動,覺得這群化學兵穿著防護衣,一定非常熱,但是沒想過女兒也會投入前線,甚至是背著消毒器頂著大太陽做消毒作業,但陳宥甄告訴她,消毒過程中,民眾都會跟他們比讚,而且對化學兵部隊非常好,這也讓身為母親的她鬆一口氣,而街坊鄰居知道陳宥甄是化學兵,也會跑來跟家裡說,「辛苦了,有您們陳宥甄真好!」。

 陳宥甄的父母知道自己女兒所面對的辛苦與危險,但他們強調,危險並非只有她一個人,而是整個化學兵部隊都共同承擔,今天很榮幸有這個機會參與到第一線的任務,那就負責任把它完成,最後,陳爸爸與陳媽媽強調,以自己的女兒為榮。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8454
從SARS到COVID-19 化學兵街頭抗疫武器大進化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06200097.aspx
從SARS到COVID-19 化學兵街頭抗疫武器大進化
2021/6/20 14:23(6/20 14:31 更新)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20日電)為防堵疫情擴散,國軍化學兵近期全台街頭忙清消。軍聞社披露,從18年前SARS期間到迄今COVID-19疫情,化學兵部隊的裝備也與時俱進,在歷次抗疫,扮演無役不與的關鍵角色。

軍事媒體、軍事新聞通訊社披露化學兵裝備的演進,從18年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到現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病毒快速的傳染力可說是防不勝防,隨著時代演進,化學兵不斷汲取過去的經驗,在科技進步下,也同步更新清消作業的裝備。

例如,SARS期間和平醫院消毒任務,當時官兵臉上配戴「國軍制式面具」,及針對生物疫病的民用型濾毒罐;而COVID-19疫情中,官兵則運用民用型半罩式、全景式防護面具,搭配N95等級濾棉,方便快速補充相關所需物資。

消毒設備上,SARS期間人員使用的消毒器有「背負式消毒器(3加侖)」及「氣體消毒機」。其中,「背負式消毒器」需要人工按壓,目前已淘汰,在COVID-19 疫情中,改為使用民用型「氣霧式消毒器」;而「氣體消毒機」仍維持使用,僅早期型式已屆使用年限,現今已汰換另一款式,功能大同小異。

服裝上,官兵仍維持著連身式防護服,並在執行各項消毒任務前,一樣會用膠帶將前方拉鍊、脖子及手腕、腳踝的接縫處緊密黏實,盡可能的避免病毒入侵;不變的是,官兵在執行消毒作業時一樣悶熱,每次作業後,全身都浸溼在自己的汗水中。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大範圍消毒作業時,化學兵部隊會採用車輛的方式進行,在SARS期間,就是以悍馬車改裝的「T486輕型消毒車」,針對巷弄進行消毒,並以「五噸重型消毒車」,針對市區主要幹道消毒。

現在面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T486輕型消毒車」改為悍馬車搭載「MDS-106輕型消毒器」,「五噸重型消毒車」則更新為「MS-105重型消毒車」,在效用及功能上都有大幅精進。

其中,新式「MDS-106輕型消毒器」可搭配500公升水囊,依需求可調整為霧狀或柱狀水柱,並具備高壓冷水、高壓熱水、120度蒸氣、170度蒸氣、虹吸式藥劑噴灑及人員沐浴等功能,加上可將高壓、高溫裝置分離運作,清消作業只需搭載高壓模組進行高壓冷水噴灑,大幅減輕裝載體積及重量,提高機動性。

「MS-105重型消毒車」則載重3500公升,包括2000 公升藥箱、1000公升水箱及500公升混合槽,車頭處有10個噴頭可調成水柱或水霧進行噴灑,車尾處可由官兵用噴槍手動噴灑,是執行大範圍清消的絕佳利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5425
化學兵裝備與時俱進 守護國人與家園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mna.gpwb.gov.tw/news/detail/?UserKey=712d96f0-9e4b-4434-bebf-1642048fc85e
化學兵裝備與時俱進 守護國人與家園
民國110年06月20日

(軍聞社記者周昇煒臺北20日電)從18年前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到現階段仍影響國人甚鉅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病毒快速的傳染力可說是防不勝防;國軍身為政府團隊的一份子,化學兵部隊更是在歷次抗疫的過程中,秉持「防疫視同作戰」的精神,扮演身先士卒、無役不與的角色,守護民眾與家園。

 隨著時代的演進,化學兵部隊不斷汲取過去的經驗,在科技的進步下,亦同步更新清消作業的裝備。SARS期間的和平醫院消毒任務,當時官兵臉上配戴「國軍制式面具」,以及針對生物疫病的民用型濾毒罐;而COVID-19的疫情中,官兵則運用民用型半罩式、全景式防護面具,搭配N95等級濾棉,方便快速補充相關所需物資。

 在消毒設備上,SARS期間人員使用的消毒器有「背負式消毒器(三加侖)」及「氣體消毒機」。其中,「背負式消毒器」需要人工按壓,目前已經淘汰,在COVID-19疫情中,改為使用民用型「氣霧式消毒器」;而「氣體消毒機」仍維持使用,僅因早期的型式已屆使用年限,現今已汰換成另一款式,功能上大同小異。

 服裝上,官兵仍維持著連身式防護服,並在執行各項消毒任務前,一樣會用膠帶將前方拉鍊、脖子及手腕、腳踝的接縫處緊密黏實,盡可能避免病毒入侵;不變的是,官兵在執行消毒作業時一樣悶熱,每次作業後,全身都浸溼在自己的汗水中。

 在對抗病毒效用維持不變的前提下,陸軍33化學兵群表示,部分設備改為與民間通用、一致的裝備,能在商源及維修等面向上獲得快速補充,方便官兵持續執行各項防疫消毒任務。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大範圍的消毒作業時,化學兵部隊會採用車輛的方式進行,在SARS期間,就是以悍馬車改裝的「T486輕型消毒車」,針對巷弄進行消毒,並以「五噸重型消毒車」,針對市區主要幹道消毒;現在面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T486輕型消毒車」改為悍馬車搭載「MDS-106輕型消毒器」,「五噸重型消毒車」則更新為「MS-105重型消毒車」,在效用及功能上都有大幅精進。

 其中,新式「MDS-106輕型消毒器」可搭配500公升水囊,依需求可調整為霧狀或柱狀水柱,並具備高壓冷水、高壓熱水、120度蒸氣、170度蒸氣、虹吸式藥劑噴灑及人員沐浴等功能,加上可將高壓、高溫裝置分離運作,清消作業只需搭載高壓模組進行高壓冷水噴灑,大幅減輕裝載體積及重量,提高機動性。

 「MS-105重型消毒車」則可以載重3500公升,包括2000公升藥箱、1000公升水箱及500公升混合槽,車頭處有10個噴頭可調成水柱或水霧進行噴灑,車尾處可由官兵用噴槍手動噴灑,是執行大範圍清消的絕佳利器。

 不論過去還是現在,面對看不見的敵人威脅,改變的是化學兵部隊的裝備與時俱進,為國人帶來更有效率的抗疫作為,不變的是他們始終秉持「我到、我見、我克服」的態度,勇敢站在抗疫最前線,為守護國人的生命安全奉獻最大心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5071
陸軍33化學兵群接種疫苗 確保防疫安全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06140059.aspx
陸軍33化學兵群接種疫苗 確保防疫安全
2021/6/14 11:15(6/14 13:49 更新)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4日電)台灣COVID-19疫情嚴峻,國軍獲4.5萬劑AZ疫苗。軍聞社今天報導,化學兵不斷實施消毒作業,為確保第一線人員安全,陸軍第33 化學兵群上午已赴國軍桃園總醫院接受疫苗施打。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日前曾表示,撥給各縣市的疫苗中,已預留4.5萬劑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供國軍使用,屬國軍專案。

軍事媒體、軍事新聞通訊社報導,為防止疫情擴散,化學兵部隊不間斷為家園實施消毒作業,陸軍33化學兵群上午安排官兵進行新冠肺炎疫苗接種,確保第一線消毒人員健康安全。

軍聞社指出,國軍桃園總醫院醫師以及陸軍三支部醫官上午協助疫苗施打作業,以保障官兵在執行消毒任務時,能降低病毒所帶來的可能威脅。

33化學兵群指揮官龔龍峰上校表示,化學兵為執行消毒任務,時常需前往染疫風險較高的場域,完成官兵疫苗接種工作,不僅確保執行任務人員的健康,更使化學兵維持完整戰力,能為守護家園持續貢獻心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3991
陸軍33化學兵群疫苗接種 提升第一線官兵防護健康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mna.gpwb.gov.tw/news/detail/?UserKey=d4941a17-7dde-4ab5-9822-aac805439ad4
陸軍33化學兵群疫苗接種 提升第一線官兵防護健康
民國110年06月14日

(軍聞社記者黃劭恩桃園14日電)為防止疫情擴散,化學兵部隊不間斷地為家園實施消毒作業,陸軍33化學兵群今日安排官兵進行新冠肺炎疫苗接種,確保第一線消毒人員健康安全。

 上午,33化學兵群為執行消毒作業的官兵優先安排疫苗接種,並由國軍桃園總醫院醫師以及陸軍三支部醫官協助疫苗施打作業,以保障官兵在執行消毒任務時,能降低病毒所帶來的可能威脅。

 33化學兵群指揮官龔上校表示,化學兵為執行消毒任務,時常需要前往染疫風險較高的場域,完成官兵疫苗接種工作,不僅確保執行任務人員的健康,更使化學兵維持完整戰力,能為守護家園持續貢獻心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3990
化學兵拂曉出勤 高溫烈日清消是戰疫也是練兵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06010201.aspx
化學兵拂曉出勤 高溫烈日清消是戰疫也是練兵
2021/6/1 15:40(6/2 15:52 更新)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王騰毅台北1日電)一群無名英雄準時清晨4時起床檢整各項裝備,著全套防護衣,背負重達18公斤的消毒器具穿梭大街小巷,內層衣物早已濕透、褪下面罩盡是壓痕,全身更瀰漫漂白水及汽油味,但仍堅守民眾安全,他們是國軍化學兵。

疫情嚴峻,除了醫護人員負責篩檢及收治病患外,為盡可能阻斷社區疫情傳播鏈,民眾均能在篩檢站、防疫旅館、捷運站、傳統市場等處看見化學兵清消的身影。

國軍每天約派遣上百名化學兵在雙北地區執行清消任務,這些任務的來源,主要是各地方政府向軍方申請支援,又或是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分派,機動前往高風險區域消毒。

記者5月31日隨行採訪陸軍第33化學兵群。清晨4時30分天還未亮,許多民眾仍在熟睡之際,位在桃園龍岡的33化兵群營區早已燈火通明;快速盥洗、使用早餐後,官兵們將消毒器材依序置放在軍用卡車上,再次確認器材順利運作後,於上午5時30分離開營區大門,化兵車隊馳騁於往台北的路上,此時車上官兵把握時間補眠,準備迎接一天的到來。

上午7時,數十名化學兵抵達萬華龍山國小,他們依序著防護服、戴上口罩,並利用膠帶將防護服可能與外界接觸的接縫覆蓋,並戴上雙層手套;此時清晨的氣溫雖然僅攝氏28度,但沒多久後,不少化學兵的眼罩開始出現霧氣,額頭也有不少汗珠流進護目鏡的邊緣,可想而知若頂著豔陽消毒的痛苦。

化學兵5月31日的任務目標是清消景美、萬隆、公館、台電大樓、古亭、小南門等6個捷運站,針對站內乘車區、廁所、票亭、公共電話等區域來回消毒。

疫情因素,捷運站過往摩肩接踵的情景已不存在,冷清的車站,空氣中瀰漫背負式汽油消毒機產生的汽油味及漂白水味,化學兵的人數遠多於乘客,形成強烈對比。

一群身穿白色防護服的化學兵出現在捷運車廂時,有民眾好奇拿起手機拍照,也有民眾、站務人員對著他們點頭表示感激之意;疫情嚴峻之際,哪怕是一個微笑、一個手勢,都是給予前線防疫人員最大的鼓勵。

陸軍33化學兵群少尉排長鍾時屹說,穿著全套防護服時非常悶熱,時常還沒執行任務全身就濕透,原本以為捷運站有冷氣,值勤時應該比較涼爽,沒想到還是悶熱,因為防護服密不透風,冷氣吹不進去,所幸部隊平時都有訓練著全套防護服,配合戰術演練適度跑動、太陽底下操課等耐熱訓練,以應對疫情期間在高溫下消毒。

化學兵投入消毒勤務,不僅是斷絕傳播鏈,就戰備任務來說,更是難得的訓練機會。一名陸軍官員說,面對中共近年挑釁行為,未來若發生戰事,有可能遭遇生化戰劑的攻擊,化學兵透過這一年執行消毒,更能貼近戰場實際狀況,不僅協助斷絕疫情,更有「練兵」的絕大附加價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1802
為消毒任務23天沒回家錯過孩子出生 化學兵指揮官喊對不起妻小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06010188.aspx
為消毒任務23天沒回家錯過孩子出生 化學兵指揮官喊對不起妻小
2021/6/1 15:11(6/2 15:52 更新)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日電)本土疫情嚴峻,國軍化學兵忙於分赴各地消毒,陸軍33化學兵群指揮官龔龍峰上校為對抗疫情,不僅錯過妻子生產、新生兒「收涎」,自5月10日迄今未曾休假,他受訪語帶哽咽,自覺對不起妻小,但他更放不下弟兄。

台灣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嚴峻,全台各地可見國軍化學兵在街道、市場、捷運站、防疫旅館、疫情篩檢站等地進行消毒工作,即便烈日、大雨也無「疫」不與,沒有例外。

負責統籌北部地區化學兵消毒任務的陸軍33化學兵群指揮官龔龍峰上校受訪表示,面對看不見的敵人,官兵前往前線消毒一定有所壓力,因此他再三要求隔離衣穿著、保護面罩配戴、手套防護務必到位,避免影響自身安全。

由於近日高溫動輒攝氏37度,化學官兵穿著全套防護衣時,往往未出勤就已全身濕,甚至遇惡劣天氣時,「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都是他們的日常。

龔龍峰分享,近期雙北氣溫平均都在34度至37度之間,雖然平常在營區都有進行耐熱訓練,但他也提醒幹部務必注意防治中暑。

化學兵部隊支援疫情防治期間都在上午4時30分起床、5時30分出門,依照勤務屬性不同,最早大約晚上6 時回到營區,部分支援篩檢站消毒的官兵,可能要到晚上12時才能歸營,雖然官兵都有輪班、輪梯次,但長時間投入消毒、穿著防護服帶來的不適感,官兵都很辛苦。

龔龍峰說,過去疫情平穩期間,官兵都能夠外膳宿,但疫情突然升溫,官兵從每天晚上回家到每週才能回去一次,難免會有不習慣的地方,但此時國家需要化學兵,也是化學兵能夠發揮價值之際,官兵都認為執行清消任務非常有意義,並不會去在意放假。

其實,不只化學官兵因為消毒任務無法正常返家,龔龍峰自己今年初錯過妻子生產,就連近期孩子的「收涎」儀式也無法參與。

龔龍峰受訪時一度哽咽,他表示,太太一直跟他說小孩子的重要節日都無法參與,當然多少會有點情緒反應,認為「怎麼都這樣」,但近日太太也看到電視媒體跑馬燈一直輪播疫情訊息,漸漸理解他的工作性質。

龔龍峰也安慰太太「做另外一半真的比較辛苦」,但他真的放不下弟兄,自己責任感重,要確認弟兄防護到底有沒有做好、車子有沒有消毒、清潔有沒有確實,更擔心官兵染疫。

龔龍峰已經告訴太太,等疫情降溫後他才會回家,在那之前他會一直守在部隊;據了解,龔龍峰自5月10日迄今,已23天沒有回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1799
烈日清消 化學兵三兄弟:民眾反饋點滴在心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05290228.aspx
烈日清消 化學兵三兄弟:民眾反饋點滴在心
2021/5/29 22:51(5/30 08:53 更新)

(中央社記者鍾佑貞台北29日電)台灣陷入本土疫情危機,相繼加入化學兵陣營的蔡家三兄弟,也一同站在防疫前線支援消毒任務。儘管日日頂著烈日長時間噴灑消毒,三兄弟一致認為,民眾的反饋點滴在心,讓他們更有動力完成防疫工作。

在39化學兵群偵消營服役的蔡家三兄弟,分別是老大蔡孟憲下士,二哥蔡孟潭下士,以及排行老么的蔡孟達一兵。三人日前支援屏東縣潮州鎮環境消毒任務。

蔡孟潭今天受訪表示,從他擔任職業軍人的第一天起,就盼望能參與救災任務。他坦言,剛接獲指令前往屏東消毒時,「多多少少會緊張」,但心裡是想去的。

為此,三兄弟特地分別打電話給父母親,告訴他們自己即將投入第一線消毒,同時再三請父母不要擔心,並強調會保護自己,落實防護工作。

疫情爆發以來,化學兵扮演防疫要角之一,民眾近日常見化學兵穿著厚重的全罩式防護衣,在捷運站或烈日下執行消毒勤務。蔡孟潭說,化學兵早上進行準備作業時,就必須將防護衣著裝完畢,一直穿到中午休息時段才短暫卸下;下午持續消毒時,則再換上另一套防護衣,加強自我防護。

對於連續穿著不透氣的防護衣工作數小時,蔡孟潭說,平時接受訓練時早已習慣這樣的工作狀態,而且進行消毒作業時,心裡只想著如何完成任務,已無暇顧及悶熱帶來的不適。

蔡孟憲說,一天任務結束後,三兄弟如果有機會,便會聊聊當天的工作狀況及心得。三兄弟一致認為,民眾的反饋,即使僅是點頭示意、也點滴在心,讓他們更有動力完成任務。

蔡孟達更感性說道,有次與同編組弟兄過馬路時,一位騎車的媽媽朝他們大喊,「敢欲食涼的?(要不要喝點冰的)」,讓他心裡頓時感到一股暖意,國軍對社會的貢獻「被看到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21796
武漢肺炎防疫要角 化學兵肩負戰鬥部隊重要支援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102100048.aspx
武漢肺炎防疫要角 化學兵肩負戰鬥部隊重要支援
最新更新:2021/02/10 14:53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0日電)武漢肺炎(COVID-19 )疫情爆發以來,國軍化學兵扮演防疫要角之一,但化學兵的任務不僅只是消毒,在戰時更執行輻射偵檢,及生物戰劑後送、消除、危害判斷等要務,不僅替國軍戰鬥部隊健康把關,是重要支援之一。

軍方指出,化學兵平時負責國軍核生化防護、執行反恐及重大災害防救任務;戰時進行核生化防衛作戰,並執行輻射偵測、戰劑偵檢,及生物的戰劑後送、消除、危害判斷,也執行煙幕掩護、縱火等任務。

例如,在國軍各項演訓中均可發現,演練官兵透過駕駛裝載M3A3機械發煙器的車輛在戰場施放煙幕,目的在於掩蔽國軍的行動,避免遭敵方空中兵力發現,達到掩蔽再作戰的效果。

為了培育相關技能,陸軍36化學兵群煙幕營1月中旬,接受陸軍化生放核訓練中心測考,測驗項目包括指參作業程序、工事構築與發煙遮蔽目標區等課目,考驗現場指揮官判讀煙幕預判圖,及依當地氣象條件,快速下達發煙陣地部署範圍、型式的能力。

除此之外,化學兵也配有A、B、C、D共4個等級的防護衣,不僅在近期投入消毒作業,在戰時也能依照不同的戰場狀況,穿著不同等級防護衣進行毒劑偵檢,替國軍戰鬥部隊把關身體健康。

軍方解釋,D級防護服不含任何呼吸器,為一般的工作服,含手套、安全鞋、安全眼鏡、頭盔;C級防護服則是定義為使用口罩、防毒面具就可防護的等級,但仍必須穿著防護衣及其他必要裝備,例如執行禽流感、登革熱、武漢肺炎消毒等勤務,就是穿著C級搭配N99口罩。

若汙染物恐影響呼吸粘膜系統,則必須穿著B級防護服,並同時攜帶供氣式的空氣呼吸器,以避免吸附汙染物質。軍方說,當遇強酸、強鹼或者高汙染物質場合,就必須著全包覆式、內循環,選配有救命器、通訊系統、內冷卻器材的A級全罩式防護服。

青年日報日前也披露化學兵裝備。由中科院研製的「99式核生化偵檢車」,艙間內配置正壓防護系統,提供280Pa上下的氣壓環境,有效全面阻隔外來的有毒物質入侵。

而車內人員可利用MR170化學遠距遙測偵檢器,對5 公里範圍內的8種化學戰劑、58種毒化物進行監測作業,並根據偵檢作業結果,逐一投放標示器,標示汙染區範圍,提供各部隊汙染迴避、後續消除作業的依據。

此外,如果說99式核生化偵檢車是大腦,「MD-105 重型消除車」則是偵消營最強而有力的手腳,全車不僅具備抗紅外線塗裝,可載重3500公升水量(2000公升藥箱、1000公升水箱及500公升混合槽),針對輻射落塵、生物病原體、化學毒化物等有害物質,進行道路等大面積消毒。

特別的是,車內鍋爐系統,可結合車邊沐浴或緊急沖淋洗眼器,對執行人員進行除汙作業,為災後復原提供衛生及安全的作業環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7108328
曾進和平醫院抗煞 17年後搖身指揮官築起防疫堡壘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4030034.aspx
曾進和平醫院抗煞 17年後搖身指揮官築起防疫堡壘
最新更新:2020/04/03 09:57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3日電)國軍化學兵是這次武漢肺炎防疫要角之一,其中三三化兵群指揮官李煜森上校曾在2003年SARS期間挺進和平醫院,17年後,他再度臨危受命,帶領化學兵築起台灣防疫堡壘。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台灣雖有確診病例,但因嚴密防疫作為獲得各國高度肯定,而有如此成效,除各部會把關,國軍化學兵扮演關鍵角色。

軍方統計,截至目前,化學兵已執行首批武漢台商返台、麗星郵輪寶瓶星號下船者接駁車輛消毒、鑽石公主號旅客包機返台接駁消毒、第二批武漢台商返台,滯留中國湖北台灣民眾類包機下機消毒、營區預防性消毒等任務。

特別的是,駐地在桃園龍岡的三三化兵群指揮官李煜森上校,曾在2003年SARS期間帶隊挺進重災區和平醫院消毒;當年只是上尉連長的他,17年後的現在,已是上校,再次帶領三三化兵群執行任務。

李煜森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17年來,他一直在化兵部隊,期間雖然不曾再有類似嚴重疫情,但因日本發生福島核災,台灣每年也有登革熱疫情、水災,國軍仍不時關注核生化等災害,為的就是在承平時期做好萬全準備。

李煜森回憶,17年前SARS期間,他與同仁挺進和平醫院消毒,當時和平醫院已封院近一個月,在未知情況下他與同仁完成地形勘查、入內消毒,讓和平醫院得以重新恢復營運。當年政府對於SARS相當陌生,導致醫療體系處於摸索階段,許多醫療院所封閉、封院。

17年後,因應疫情的相關準備有顯著進步,例如武漢肺炎疫情去年底在中國爆發後,化學兵訓練中心在台灣疫情尚未嚴峻、也就是今年1月15日就辦理防疫消毒講習,並在過年期間完成編組,才能在春節連假結束就投入任務。

談到執行任務,李煜森說,官兵穿好防護服後,針對手腕、胸前拉鍊及腳踝等與防護服的接縫處,會以膠帶綑綁密合,除了免除病菌趁虛而入,也因為官兵執行任務時會背負10至30公斤的裝備,透過膠帶綑綁避免在操作裝備時造成防護鬆脫,「這樣的SOP,其實是在當年SARS期間就已制定,一直沿用迄今。」

對於目前裝備與當年的差異,他說,消毒藥劑含有「氯」等有毒氣體,若官兵長時間吸入,輕則過敏、重則對身體造成傷害,因此這次任務期間,選配具有能吸附氯的呼吸裝備,再加上N95以上等級的防護措施,確保官兵安全。

李煜森強調,許多人以為脫卸裝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作業完的脫卸程序才是最重要環節,因為手部碰觸臉很容易感染,因此官兵都戴兩層手套,褪去第一層手套後,鄰兵會協助酒精雙手消毒,這時才會褪去臉罩,避免殘留手上的病毒趁虛而入,最後再將第二層手套褪去。

「讓我感動的是,這次很多官兵寧願利用休假時間加入任務,為的是不想在這次防疫上缺席。」李煜森說,當年與他一起挺進和平醫院的同仁,大多都是義務役官兵;17年後的今天,軍隊組成已都是志願役,存在的價值就是備戰。

李煜森表示,雖然官兵執行任務時的擔心在所難免,但藉由平常反覆的訓練,讓他們對於每次的出勤都相當有自信,也信任同伴、上級長官的指令,期望能夠與政府部門一起付出,減緩疫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693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