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軍事迷休閒小棧
市長:Luke-Skywalker  副市長: 塔頂的鋼鐵鯊魚燉奶(冷眼看人生)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軍事迷休閒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媒體採訪之五四三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聞幕後甘苦談(過年)
 瀏覽2,956|回應12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4691736.shtml
一人領薪 全家奉獻

【聯合新聞網╱劉明岩(聯合報)】 2009.01.26 09:34 am

我的老婆儘管是家庭主婦,卻隨時當我的新聞耳目,像菜市場柴米油鹽民生大事,總會提供「婦人之見」,幫忙搏版面;她在讀小學的兒子班上當故事媽媽時,也不忘選材「長毛象」做置入性行銷。我們正港是「一人領薪,兩人奉獻」。

這是第二次奉地方中心林主任之命,再次投稿系刊,很不才,兩次都是我老婆「牽成」。前次是調花蓮時,她逛家樂福花蓮店,眼尖地發現汽車美容店主管,不就是「莉莉與小鄭」老少配故事主角「小鄭」,巧合的是報社正好在找「小鄭」,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夫妻倆一搭一唱,獨家採訪到小鄭。

這次也是跟家樂福有關,就是披露大賣場販賣的清潔用品環保補充包,普遍比桶裝還貴的新聞。其實,這在去年十月,本報即有同仁踢爆過,但時隔一年,大賣場依然故我,這次算是追蹤報導吧。

但說真的,本報去年還未踢爆時,老婆就一再跟我「投訴」,但我認為既不是自己路線,也不在行,一直含糊以對。直到隔幾天,本報在頭版大作時,我老婆就說:「你看,後悔了吧!」她也毫不死心,往後只要上大賣場,就會往補充包多看一眼,隨後再我說:「你看,補充包還是比較貴。」這次,我懂得她的意思了。

我就在「發想」時嘗試提報這個議題,沒想到雀屏中選。這下子反倒讓我頭大了,自己平時都跑一些「打打殺殺」新聞,市面上有那些品牌洗潔精,行情怎樣都沒有概念,卻要殺到大賣場追蹤、訪價。怎樣辦?只得回家再跟老婆抱怨「都是妳害的」,硬拖著她一起去「收拾殘局」。

果真做這種專題是很累人的,單是為了訪價,只能利用休假日,在兩天內就分別跑了家樂福、大潤發及兩家全聯社大賣場,一共跑了六趟,貨架上有補充包的洗潔用品就有二、三十種,同一廠品還有多種產品,包裝、規格、單價也都不一樣,甚至容量有公斤、公升之別,再加上促銷、特價品,讓人眼花撩亂。

儘管多數有每百公克單價,但因很小字,一來自己有老花眼了,二來還要換算桶裝與補充包同的單價,以利比價,工程比想像浩大而繁瑣,不禁有點後悔老婆「自找麻煩」。

不過,我老婆倒是老神在在,在大賣場裡穿梭,一邊密密麻麻地做筆記,一邊拿著電子計算機換算,我呢?則是一旁把風,還隨身用相機偷拍,怕被發現,兩人像做賊一樣,一一抄錄,不慎被賣場服務人員發現,遭到白眼,以為我們是對手派來訪價的間諜。

在發稿時,才發現問題比想像得多,除要製表外,還要有大賣場、消費者、消保官的說法,還好慧珍及其他縣市同仁跨刀相助,逐一克服。劉副主任看稿還特別仔細,發現有的計量是以公斤,有的是公升,要我用原標示來製表,幸好我老婆連這都記載得一清二楚,否則就要再跑一遍了。

在還未交稿時,又說製表要配補充包太貴的廠牌相片,我沒辦法分身,晚間還急電老婆,匆匆帶著小兒子去大賣場買了六種廠牌,拎著重重的補充包到辦公室供我拍照,才順利完成任務。

這次採訪潔用品補充包比桶裝貴的新聞,讓我體驗到柴米油鹽相關的消費新聞,要以家庭主婦為師,因為最能觸摸生活脈動的地方,就是菜市場、大賣場了,從秤斤論兩過程到三姑六婆街譚巷議,民生經濟、國政大事到八卦小道消息,都在家庭主婦指掌之中。

曾有一回,老婆在菜市場見到高掛著「高麗菜一顆三元」的招牌,要我去拍照發「圖與文」 (那時稿費五百元,很好賺),結果這篇圖文竟然上了頭版。所以咧,我深深記住,老婆要逛菜市場、大賣場時,千萬不能不耐煩,必須笑盈盈地幫忙拎著菜籃(購物袋) ,還要搶著付錢。

本報主辦的長毛象特展,移師台中展覽後,地方中心同事無不全力投入,爭取更多客源,身為聯合報眷屬的老婆當然也不能閒著。她除幫忙想一些點子外,到菜市場、美髮院也不忘「鼓吹」一番,連到小兒子班級當「故事媽媽」時,都要「置入性行銷」長毛象。

為了講得生動、有內容,她除了詳閱本報的長毛象DM外,更上網搜尋長毛象的相關資訊,並花了很多時間與精神,才在一家書局找到一本長毛象繪本,還陪我實地去看過長毛象展,才敢上台向小朋友們講述長毛象。

她從長毛象在冰原時期的分布區域,到孩子最好奇的「長毛象的毛,為什麼這麼長?」,到「現在還有長毛象嗎?」逐一為他們釋疑,最後,她考問小朋友們,那在台灣那裡會有長毛象?小朋友異口同聲說:「台中科博館。」真是孺子可教,本報教化宣導也太成功了。

寫我老婆萬般得好,固然在證明自己的眼光好,但真正想表達的是,在報業艱難當頭,不只是全體同仁要為報社奉獻心力,連全家都要投入,畢竟「覆巢之下無完卵」,大家加油!聯合報加油!

【2009/01/26 聯合新聞網】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3241542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全宇宙唯一 阿扁頭版獨家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4691714.shtml
全宇宙唯一 阿扁頭版獨家

【聯合新聞網╱饒磐安(聯合報)】 2009.01.26 09:34 am

禁食5天的前總統陳水扁,16日晚間被送往台北縣板橋亞東醫院戒護就醫。當天下午我獲悉訊息,立刻到亞東醫院,並打聽出警方在扁送醫時會管制急診室進出,且院內保全不准記者拍照。

這陣仗很大,立即請特派調請攝影同仁支援。攝影同仁判斷,他們一定會被隔在警方人牆外。因此決定與我以「裡應外合」的方式前往採訪。

我在扁送醫前的一小時,就帶著小型數位相機混進急診室。等著等著終於看到警方、國安局和醫院保全,開始進駐,他們在急診室內外排成人牆,原以為攝影同仁應該會拍到扁被推進急診室的畫面。但誰也沒料到,國安單位為了阻擋媒體拍到「前老闆」的倦容,載扁的救護車竟然以倒車入庫的方式進入急診室,急診室外擠滿平面和電子媒體攝影記者,一片罵聲。

就在扁快要被送下車時,我緊張地握著藏口袋中太太送的小數位相機,心中祈禱默念:「小兄弟,拜託了,今天就要靠你了!」並趁著員警人牆間突然出現的小空隙,立即按下快門,還沒來得及按第二次張,扁就被急忙推進急診室後方的診療室。我再從另一條與扁行經路線平行的走廊衝去,趕在扁被送進診療室前一刻再按下快門。

診療室立即關上門,我也收起相機,三步當兩步,跑到鄰棟門診大樓,開啟相機看拍得如何。

說真的,看到我拍到僅有的兩張照片,我沒有很興奮,還差點昏倒。一張拍到阿扁的頭,因距離遠有點小、有點糢糊;另一張也很糊,雖然照片中的阿扁依稀可辨。

「哇係呀!慘啊!傳去鐵定會被報社幹譙!」

又想可能有同業也混在急診室內,拍到比我更棒的照片。有點懊惱的打電話回報給雷特派,雷特派要我「先傳再說」,傳照片時也不知為何如此緊張,心臟急速跳動,應該有比阿扁的心跳頻率快好幾倍吧?

不知怎麼現場採訪圈傳出本報拍到「全宇宙獨家照片」,許多同業急著頻頻詢問:「有沒有拍到?拍到什麼?」我搖搖頭說:「別問了,我拍得很爛,可能會被譙」。我繼續留在門診大廳趕稿,陸續聽到同業布重兵,派六名攝影分別佔據急診室外的制高點,但就是沒人拍到阿扁;某報得知本報拍到阿扁躺在推床被送進急診室的畫面,立即增派兩名攝影趕來準備補拍。

但阿扁到隔天才轉院,在急診室內外摩拳擦掌等了一晚準備補拍阿扁的各報攝影失望了。

當天睡了三小時,清晨近六點到亞東,還沒來得及看報,就有電視台同業拿著報紙遠遠的吆喝:「喲!頭版獨家哩!」這才看到小弟拍的扁照,也是阿扁被羈押後首度出看守所的照片,竟榮登當天頭版,頓時睡意全消,向同業說:「謝謝。」

但如果沒有攝影同仁支援「外合」,我可能會先顧大場面,在急診室外拍警察、群眾和阿扁下車的畫面,就顧不到急診室內,也拍不到這張照片。

【2009/01/26 聯合新聞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3241574
蘭嶼的秘密特派員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4691737.shtml
蘭嶼的秘密特派員 

【聯合新聞網╱記者李蕙君(聯合報)】 2009.01.26 09:34 am

 
看過劉明岩大哥的文章,真是心有戚戚焉。

自從本人「遠嫁」蘭嶼後,老公不僅正式成為地下聯合報攝影記者,更是我在蘭嶼最大的線人,而後婆婆、小叔等也全變成蘭嶼聯合之友。

蘭嶼雖然和台灣本島隔沒多遠,但開車、騎機車都到不了,一天六班次的飛機,每次只能載19個人,船班要開不開的,還會臨時晃點人,所以每每蘭嶼有新聞,多數都要靠我親愛的老公來支援。

大至社會案件、颱風侵襲、屏東與蘭嶼漁民海上爭鬥等新聞,還是一般村莊文化活動、學校活動等照片,只要不在我預先拍攝存在資料夾裡使用的,而老公又在蘭嶼,都要想辦法幫我弄到手。

「哩嘛幫幫忙!這是什麼爛照片,重照!」我發誓,老公在遇見我之前,可是個攝影白癡,連畫面都抓得二二六六,所以在擔任聯合報地下攝影記者初期,他十分痛苦,被我退件N次後,還是得摸摸鼻子,生出還能看的照片給我,不然他的老婆我通常會在電話那端假哭「我沒有照片一定會被長官檢討的啦」,外加恐嚇「績效不好會被調外地」。

直到不久後的某天,蘭嶼國小學童要上傳統曬飛魚、削芋頭的教育課程,我請老公去拍,當他傳來所有照片,半數皆可用時,本人真是感動得快痛哭流涕,而他也獲得我的第一次稱讚;電話那頭的他,屁股都快頂到天了,自傲地說「我可是很有潛力的」,而他神速的進步,讓我理解到壓力及逼迫,確實能使一個人正向快速成長。

既然是聯合地下攝影記者,我休假的日子,偏偏蘭嶼又有事發生,我的兄長同仁自然都會先找地下攝影記者協助;我的老公很夠意思地通常都會幫忙,若他分不開身,就指揮另外的地下攝影記者──我的小叔及在蘭嶼的馬吉前往支援,唉,除非沒有相機在身邊,否則,瞧瞧,我在蘭嶼的家人與朋友,颱風天狂風暴雨還要開著雨刷壞掉的破車去隔壁村,拍蘭嶼加油站被破壞的新聞照,可憐,當時照片錢還有上百元,若是現在一張50元,出再多張也只有75元,拿到照片費請他們吃肯德基都不夠。

台東也有同業有時會請老公幫忙拍照,此時是看交情的時候,但既然是聯合地下特派攝影,怎可獨厚他人?好花自然落聯合,真是乖。

話說回來,老公的攝影任務也有碰壁及困難的時候。還記得蘭嶼一對老少配,女方自殺上頭版的獨家新聞,男主角我不認識,女主角是婆婆的表妹、我們的阿姨,她對我很好,我回蘭嶼還會和她聊天;她自殺被發現的那天清晨,婆婆即打電話來告知;親人自殺變成本報的新聞,寫來就痛,同仁建議我要到自殺照,我怎麼開口呢?

為了工作,不得不,我打電話給老公,他正在現場燒香拜拜,我吞吞吐吐,根本做不出這種要求,我問「你有可能拍照嗎」,果然換來老公一句「神經病,現在什麼情況妳還要我拍照」,我很難過地說「我只是問心安的,你不要誤會」;這件事後,有蘭嶼人在旁聽到老公講電話,不斷指責我。事後為避免爭端,我向長官懇求新聞都不要加上我的名字,我雖然事後向警方要到照片,但心中總有疙瘩。幸好,老公能理解我的感受,仍是最支持我的那個人。

說句良心話,老公真的很可憐,有時帶客人潛水、浮潛都忙不過來了,還要應付老婆要他暫時放下工作去拍照的無理要求。都是工作,難道我的就比較重要嗎?有時我太鴨霸,搞得他快精神崩潰,我都會心疼自省,而他會用愛和寬容抵掉這一切。

【2009/01/26 聯合新聞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3241564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