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馬車夫面面觀
市長:單車巨蟹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馬車夫面面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面面觀報紙社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99年》0608【聯合報╱社論】論述輪迴:台灣政治的原地踏步現
 瀏覽623|回應5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台灣政治上最近出現的論述輪迴與退化現象,值得深思與警惕。先是民進黨推出了五都選戰人選,喊出「第二次鄉村包圍城市」的口號;接著,蔡英文在演講時,提出「中華民國是一個流亡政府」的說法,引發強烈爭議。

「鄉村包圍城市」和「流亡政府」都是充滿挑戰意味的口號,可能勾起一些人重燃戰火的激情,也可能引發另一些人憂心動盪的焦慮。值得注意的其實不是口號本身的挑釁意味,而是其內容的陳腐與褊狹。經過兩次政黨輪替,政黨卻還在引用陳年老調來訴求選民,而且居然能迸出火花,台灣的民主豈不是在向後倒退?

民進黨最早喊出「地方包圍中央」,是廿一年前的事,並在十多年前實現「藍天變綠地」,更在十年前完成中央的政黨輪替。如今蔡英文高唱「包圍」戰歌,彷彿跳過扁政府貪腐無能的八年不提,民進黨即可捲土重來再造顛峰。問題是,台灣廿年來政治起伏,從當年整個社會對民主改革充滿渴望,到如今族群撕裂、政經顛躓,不僅面目全非,氛圍也大不相同。現在綠營重拾舊口號,除了勾起人們對民主磨難的嘆惋,能帶來對台灣前景的鼓舞嗎?

更令人吃驚的,是蔡英文的「流亡政府」說,比起李登輝一九九四年的「外來政權」說,還要更倒退千里,也不經意地反射出她心底的基本思維。作為民進黨領導人,蔡英文被認為理性清新,這是可喜的現象;但從她偶或流露的詭譎多變或刻意隱匿的一面,卻讓人對她的底蘊充滿疑慮。

所謂外來政權或流亡政府,其危險不僅是在刻意製造對立而已,更嚴重的,是從政治道德面根本背棄了自身應負的責任。蔡英文其實是從「戒急用忍」到「鎖國」政策的主要操刀手,對於她在「流亡政府」中的角色,難道毫無應負的責任嗎?再說,陳水扁去年藉前中華民國「流亡總統」之名向美國告狀,引起舉世側目,認為這絕非神智清明之舉;而蔡英文竟然公開跟進阿扁的流亡說,這想把民進黨帶向哪裡?又將把台灣推向何方?

其實,台灣的論述退化,並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這樣的現象已經存在多年,只是一直被喧囂不寧的政治動員及華而不實的表層論述所掩蓋。甚至可以說,論述退化其實正是台灣政治思維退化及實踐無能的共同結晶。

以死刑的爭議為例,就是兩黨「合作」造成的結果。多年來,藍綠政府都採取高度技術主義的手法來處理「廢死」,司法、立法及行政部門無一企圖從法律面尋求根本解決,只讓法務部以消極的「不執行」來達成虛假的廢死。包括廢死聯盟,也不在人道訴求或人權教育上下功夫,只一味透過釋憲的程序杯葛讓死刑犯苟延殘喘,以維持台灣在「人權形象」上的評分。這些表面功夫,一碰到民意沸揚,司法的掩護當然要立刻破功。

台灣的民主為何原地踏步,從論述上看,主要原因有:一,綠營不願放棄族群動員的便宜戰略,使得政治持續被導向仇恨及對峙。一個被仇恨動員的社會,很難產生平等、自由的同理心。二,藍軍的現實主義作祟,擅於和稀泥而怯於論戰,始終無法釐清或化解綠營的質疑,卻一再隨綠營的戰歌起舞,讓社會反覆被帶回原點。三,由於對民主的曲解,台灣的民主政治被簡化到只剩下「選舉」,每次選舉結束,馬上又進入下一回合的爭逐;至於施政、服務人民的問題,完全被埋沒在煙硝中。

這廿年,台灣人民經歷了痛快淋漓的民主變革,聆聽過無數動人的政治口號,追逐過一場又一場的政見會及街頭運動;到最後,品嘗到社會撕裂的痛苦,見識了政治領袖翻雲覆雨的本事,同時也認清了民主停滯不前的窘境。兩次政黨輪替之後,聽到政治人物還在呼喊如此陳腐的口號,真是教人憂鬱不安。

【2010/06/08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4003315
 回應文章
99年》0630【聯合報╱社論】不可動搖司法國本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拉法葉艦案台北地方法院日前宣判,雷學明等海軍軍官均無罪。法官在判決理由中指出,檢方所控「浮報價額圖利法方」並無證據,佣金亦與被告等無關;這個判決,間接證明了當年的台北地檢署檢察長黃世銘的決定是正確的,他寧可丟官亦不同意起訴。

本案是在陳水扁任總統時「即使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的政治宣示下,進行司法偵查並起訴;如今證明檢方有枉法濫訴情事,不啻傷害了司法威信,險些動搖了司法的「國本」。

九年多前,檢察總長盧仁發受到陳水扁的政治壓力,與黃世銘徹夜長談九個小時,惟仍無法說服黃世銘同意起訴拉法葉艦案。黃世銘旋即丟了任期僅僅十個月的北檢檢察長的職位;換人之後,拉案即如檢方上級的意志起訴了。如今,這樁當年被政治運作的案件,經過法院九年多審理,卻被證明為一大錯案。

檢察系統既稱「檢察一體」,上級檢察首長對下級有實質的指揮權力,則如何維護檢方的公信力,抗拒一切政治壓力,以確保檢察官依法辦案,不受干預,當然就是檢察首長的重責大任。反之,若檢察首長自己就先接受了政治干預,或為迎合當權者的意向,竟不惜動用檢察一體的權力,來迫使下屬就範,服務於政治高層,那就是自甘墮落,且使檢察系統淪為政治工具,破壞檢方的公信力。檢方的公信力受到破壞,將使國人對國家法律秩序失去信仰和尊重,其後果是非常嚴重的。黃世銘檢察總長既然揭露了當年這段最高檢察首長干預案件的內幕和真相,若檢察系統對本案沒有一個認真的檢討處理,恐怕是難以面對國人的質疑。

我們認為,檢察系統的檢討和處理,至少應包括兩個方向:第一,應當追究責任。倘若檢察官違背專業良知,濫行起訴,那是涉犯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的「濫權追訴罪」。固然,許多人批評,刑法本條罪名形同虛設,諸多處理得荒唐離譜的案件,從未見到司法界追究過自家人,即使是檢察官侯寬仁筆錄造假起訴馬英九,亦未受處分;但正因如此,縱然有不肖檢察官以特定目的濫行偵辦起訴,亦有恃無恐。所以,本案不論是否成罪,檢方都必須自清,認真調查;縱然調查結果不構成犯罪,亦當追究辦案草率的行政責任,以茲警惕。

第二,應當重新設定檢察一體的首長權力界限,建立監督機制。以拉案為例,當承辦檢察署的檢察長和原檢察官都不同意起訴時,最高首長竟有權力立即調動其職位,換上聽話的檢察長,再換上聽話的檢察官,這種檢察一體的權力行使,毫無疑問是不符正義,不正確的。因此,檢察首長在什麼條件下有權調動正偵辦案件的下屬,檢方實應制定一套行事準則。因為,法官分案有一定準則,分案之後不能任意改動;檢察官既然仍有司法官的性質,並依循專業辦案,雖不能像法官分案後不得更動那樣硬性規定,但一定的分際是應當制定出來的,否則弊病難防。同時,就像法官分案後若有疑義,有庭長會議來處理;檢察系統亦當建立案件換人的爭議處理機制,俾給下屬申辯的機會。

除了檢察系統自我檢討之外,檢方實應給拉案當事人一個合理的交代。回到當年,倘若本案沒有換人承辦,雷學明等軍官就未必會步上纏訟十年的噩運;如今,雖然法院判決無罪,這種公道又該如何還?難道在法院十年審理,看遍當年購艦的全部檔案文卷,仔細檢視了全部購艦過程之後,檢方還要上訴嗎?

扁案真相不斷揭露,其中最駭人聽聞者,是扁政府對司法獨立地位的嚴重戕害。調查局長葉盛茂當總統的「爪耙子」,法務部長施茂林、檢察總長陳聰明在總統親信黃芳彥家吃春酒,加上檢察總長盧仁發壓迫北檢檢察長黃世銘起訴拉法葉艦案……。這些,皆是「動搖司法國本」的天大醜聞,現在已到了療傷止痛的時候了。

【2010/06/30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4031701
99年》0625【聯合報╱社論】從ECFA看民進黨的角色與宿命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兩岸經濟協議(ECFA)可望於廿九日在重慶簽署,民進黨的「反ECFA」操作,亦將進入新階段。

完成簽署,木已成舟。就公投言,題旨就必須改變成「是否同意廢止已經簽署完成的ECFA」;亦即,民進黨若主張「公投」,就勢須正面表態「反對ECFA」,已無閃避的空間,而說只是主張「公投」的「民主程序」而已。另就立院的審議言,則民進黨若主張「逐條審議」,即表示改採「局部修正」的路線,而非「全盤否定」的路線;然則,民進黨是否即應接受審議表決的結果?反之,若主張「全盤否定」,則又何必進行「逐條審議」?再者,倘若在立院「逐條審議」,則在公投又如何「全盤否定」?

也就是說,民進黨在「全盤否定ECFA」及「局部不同意ECFA」之間,必須作出抉擇。否則便是自相矛盾。

這場ECFA談判,民進黨的黑臉確實扮演了「側翼」的助攻角色。民進黨藉ECFA升高了藍綠鬥爭,應是北京方面考慮大幅「讓利」的因素之一。然而,北京如今既已大幅讓利,卻使民進黨陷於難以著力的困境。或許,民進黨現在真正的難題是:「北京為何讓利那麼多?」

由於ECFA在台灣成為尖銳的「政治性」議題,所以使ECFA的內容也呈現了明顯的「政治性」元素。就迄今公開的內容看,客觀而言,ECFA應是舉世罕見的「利益不對稱」的經貿協定。台灣早收五三九項,金額一百卅八億點三美元;大陸二六七項,廿八點六億美元。十七個台灣弱勢產業納入早收清單,十八項台灣農漁產品也上了榜。大陸農產品不銷台,大陸勞工不入台……。台灣若要與美國談FTA,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還說,牛肉及稻米都要談;如今看兩岸ECFA的早收內容,倘非緣於特殊的政治情勢,北京方面豈可能「讓利那麼多」?

然而,ECFA最重要的意義,是台灣在東協加N的威脅中,對大陸市場取得了平等的立足點;再者,ECFA亦使台灣成為國際平台的條件獲得加分與改善,有利於台灣面對全球化的競合挑戰。這也是使ECFA可以獲得「利大於弊/得大於失」評價的主要理由,遂使民進黨不易「全盤否定」ECFA。

再者,任何貿易協定皆是「攜菜派對」。我要吃你的菜,就不能不讓你也吃我的菜;於是發生了「開放」與「保護」的角力。民進黨如今恐怕不至於反對台灣在ECFA獲利的部分;難道會反對石化一百項列入早收?難道會反對文心蘭、石斑魚列入清單?甚至似乎也沒有立場攻擊「該要的要不到」的部分,因為民進黨自始即反對爭取任何減免關稅,蔡英文甚至主張「高關稅產業赴大陸設廠」。倘係如此,民進黨勢必只能在大陸二六七項早收清單中找尋政治鬥爭的題材;但即使就雙方早收清單的對比利害而論,民進黨恐亦必須接受對台灣「利大於弊/得大於失」的宏觀評價。

這場ECFA談判,再次呈現出民進黨在台灣政治上的角色及宿命。就兩岸關係言,民進黨的政治黑臉,確實對兩岸角力具有「側翼助攻」的效應;但民進黨在兩岸的角色,仍也僅止於扮黑臉而已,然在全球化的兩岸互動中不可能扮演主導的角色,這是民進黨的政治宿命。再就台灣內部言,ECFA誠然有利有弊、有得有失;卻無疑是利大於弊、得大於失。民進黨終究沒有全盤否定ECFA的正當性,而只能凸顯其中的弊與失,來鼓動政爭,撕裂社會;也就是說,民進黨一方面拿不出「替代方案」,另一方面又不可能全盤否定利大於弊、得大於失的ECFA,而只能在黨內路線分歧下,繼續扮演鼓動政爭、撕裂社會的負面角色,這豈不也是民進黨的政治宿命?

ECFA簽定,民進黨視為政爭題材,似有見獵心喜之情。但若從另一角度看,ECFA簽定,卻也再度呈現了民進黨在全球及兩岸主流趨勢中的邊緣化與負面化。在兩岸始終扮黑臉,在台灣始終搞撕裂,民進黨如何走出這等噩運?

【2010/06/25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4024768
99年》0624【聯合報╱社論】民進黨遊行與「假左」路線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民進黨周六發動「反ECFA大遊行」,主調是「國共唱和,貧富鬥爭」。其中,「國共唱和」已是老調,「貧富鬥爭」的操作則有後來居上之勢。

「貧富鬥爭」的主論述是:ECFA(兩岸經濟協議)只是對財團有利,卻對「弱勢產業」不利,對農業不利,對基層勞工不利。

其實,這種論述模式並無新義。日前「松山 /虹橋」對飛,松山機場將朝「商務機場」轉型;民進黨也說,商務機場只是對有錢人有利,對社會大眾不利。更早的事例是三十多年前高速公路通車,當時的「黨外」也說,高速公路只利於「有錢人」,但對庶民不利。

ECFA對各種產業有不同影響,有利有不利。從宏觀角度看,應當考量是否「利大於弊」;從微觀角度看,對受到衝擊的產業,則應設法保護。也就是說,應當注重「開放」與「保護」的政策比例,而不宜只著眼於政治算計,動輒將之操作成貧富對立的階級鬥爭。但是,黨外及民進黨卻將高速公路、商務機場及ECFA,一律操作成貧富階級鬥爭。

民進黨其實不是一個階級政黨,也不是一個左翼政黨;它的貧富鬥爭論,只是政治鬥爭的補充。最顯著的例證是,在二○○○年陳水扁政府執政以前,民進黨種種社運組織的外圍團體皆十分活躍;及至二○○○年民進黨執政,這些社運團體竟紛告萎縮,扁政府的政商勾結卻反而臭不可聞;如今,民進黨又下野,這些外圍團體又漸活躍起來。可見,民進黨的階級色彩或「左」的表現,只是政治操作的工具,而非其內涵或本質。

其實,民進黨是世界新興民主國家中,極少數自始不具反帝及反資色彩的新興政黨之一。因為,民進黨及黨外的社會根源,是來自皇民、地主及外來教會的資產階級;所以在精神思維上不致反帝及反資。因而,民進黨的階級性及「左」的表現,不是出自內在,而只是政治操作的權謀而已。

ECFA必須注意「開放」與「保護」的政策比例,為關鍵產業爭「開放」,為弱勢產業爭「保護」。這一點,曾經參與WTO談判的蔡英文,及主導簽署的民進黨皆深知熟悉。但是,民進黨如今卻以「國共唱和/貧富鬥爭」來操作ECFA的爭議,將「反中」與「反富」聯結,這與指商務機場與高速公路只利於「有錢人」並無不同,且是變本加厲。

ECFA的早收清單猶未公布,但民進黨已經宣示,將以「該要的要不到/該守的守不住」進行抗爭。這擺明的是「先射箭,再畫靶」,不論三七二十一,只要往這個「公式」裡頭套即可;這不是理性的政策辯論,而是政治鬥爭。

過去,民進黨亦曾運用「老人津貼」、「老農津貼」等題材,但皆只是「局部」的議題。如今民進黨將ECFA炒作成一個「財團vs.弱勢」的階級議題,又將財團利益與傾中聯結,於是把「反富」與「反中」、「仇富」與「仇中」混在一起;這樣的政治操作,會不會太超過?每到爭取嬰兒之時,民進黨皆是主張用刀分嬰的母親。

民進黨不是一個左翼政黨,而始終只是一個「假左」或「偽左」的政黨。ECFA的爭議,則是民進黨首次將「反富/反中」、「仇富/仇中」作為聯結操作;玩弄弱勢產業的相對剝奪感,煽動弱勢族群的不安全感;其效應不是協助國人共同面對ECFA「開放/保護」的兼籌並顧,而只是要利用ECFA來撕裂貧富,撕裂城鄉,撕裂國家。

蔡英文是富豪之女,如今她竟然成了民進黨有史以來最「左」的黨主席。面對ECFA的衝擊,她居然主張「放棄經濟掛帥/否定出口導向」。試問:這是「真左」,還是「假左」?是國家的「替代方案」,還是政黨的「鬥爭方案」?

【2010/06/24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4023378
99年》0622【聯合報╱黑白集】民進黨像電燈泡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冷戰時期,一位評論者說:共產主義像電燈泡,只能在封閉的玻璃燈泡裡發亮;一旦燈泡破了,燈也就熄了。

證諸今日,此說信然。九○年代,共產「鐵幕」坍倒,「蘇東波」的共產政權全垮;三十年來的「改革開放」,中國大陸也只剩「共產黨專政」,但共產主義教條幾已灰飛煙滅。

民進黨的台獨主張好像也是一只電燈泡。主張鎖國,把台灣關在燈泡裡;禁止黨員赴大陸訪問交流,把民進黨也關在燈泡裡。試問:民進黨能永遠像燈泡一樣把中國「鎖」在燈泡外頭嗎?

上周三,是兩岸交流的大日子。在上海,台北市長郝龍斌在世博主持台北日,王力宏唱主題曲「我一見你就笑」;晚上,又有明華園在虹口足球場演出「水淹金山寺」。在北京,台南縣長蘇煥智率團登陸推銷又香又甜的愛文芒果,請北京市民試吃;他並宣布,將在北京及上海設置「台南縣農特產行銷點」,看樣子有「永續經營」的意念。

蘇煥智的北京行,是以他在民進黨初選失敗換來的。倘若蘇在初選出線,競逐出任大台南市長;他現在必定正在跑攤大唱反ECFA,哪裡還顧得了什麼愛文芒果?

台灣對大陸每年有逾五百億美元貿易順差,台灣人民一年赴大陸逾四百五十萬人次,台商及眷口在大陸據謂逾百萬人,陸客來台亦將突破每年百萬人;但民進黨卻只見一個退場的縣長蘇煥智到北京賣芒果。這樣的反差對比,會不會太奇怪?

現在,民進黨又形同用反ECFA在電燈泡外殼塗了一層水泥,這只水泥燈泡還能亮多久?       【2010/06/22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4020522
99年》0611【聯合報╱社論】伴隨五都選舉的民進黨內鬥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二○○八年總統大選,伴隨著發生民進黨內陳水扁與謝長廷的權力與路線鬥爭。最後,黨內鬥爭甚至凌駕了總統大選。

當時,陳水扁欲藉主導操作總統大選,以保全其台獨旗手的地位,做為卸任後因貪腐弊案對司法抗爭的本錢;競選總統的謝長廷原本對挺扁及入聯公投等操作均有保留,但皆不敵陳水扁,最後輸掉了總統大選。

如今的五都選舉,其實也與民進黨內的權力與路線鬥爭正在平行發展。蔡英文與蘇貞昌之間的競合關係,是這場權力與路線鬥爭的主軸。蔡蘇是民進黨問鼎二○一二總統大選的「唯二人選」,蘇貞昌選台北市長,有「當選任滿」的承諾;蔡英文選新北市長,卻只說「若當選,我們負責到底」。僅是此一差異,已有極大想像空間;何況,如今ECFA儼然已成民進黨五都選戰的主題,更將深化蔡蘇鬥爭。

民進黨將ECFA爭議炒作到今日地步,已是欲罷不能;看現今情勢,包括蔡英文在內的四都皆將持反ECFA的明銳立場,唯獨在台北市的蘇貞昌似仍有保留。蘇對ECFA,目前大約只有「前進中國/鎖進中國」,及「贊成開放/必須配套」這兩句口訣。以台北市的民情而言,蘇貞昌對ECFA輕描淡寫或許才是上策;蔡英文卻帶著其他四都大炒反ECFA,甚至揚言要鬧到「永無寧日」,這顯然未必符合蘇貞昌的選情利益。

蔡英文一直到四月雙英辯論時,猶未明白宣示「反對ECFA」;當時,她尚持「緩簽/配套」的立場。辯論失利後,她的言論明顯改變,包括:「執政後,公投廢ECFA」、「流亡政府論」、「否定經濟掛帥/質疑出口導向」等等。及至蔡英文宣布參選新北市後,又值台聯ECFA公投案被駁回,她的立場更趨尖銳,逕指ECFA是「國共唱和」,並緊咬「財團受益/窮人受害」的階級鬥爭論述蔡英文藉此向深綠靠攏、佔奪黨內領導地位的同時,卻也壓縮了蘇貞昌的政治空間。蘇貞昌原本提供的劇本是「雙城奇謀」,但蔡英文要唱的是「五都連線」;如今,蘇貞昌的邊緣化已是有目共睹。蔡蘇在五都選舉中的競合關係,其實是二人在五都的龍頭地位之爭,亦是二○一二總統大選的前哨戰。

與五都選舉平行發展的黨內鬥爭,尚不止是蔡蘇角力而已。「釋出黨權」與「天王入中常會」則是另一齣。陳致中宣布參選,及市議員參選人出現「陳水扁連線」,也呈現了另一層面的黨內鬥爭。此一場景,再次印證了台灣政治上的一種宿命,那就是:民進黨的內鬥是一個不可能有解答的題目,而民進黨的內鬥既是沒完沒了,再透過選戰等戲碼的放大操作,台灣的大局也就不可能找到出路。

蔡英文已徹底「民進黨化」了;此去她在政治路線上及社會信任上已走上不歸路,皆已過了折返點。她為了自己的黨內地位,並對蘇貞昌取得優勢,將民進黨反ECFA的論述,引向「國共唱和/貧富鬥爭」的極端;這與陳水扁將民進黨引向「正名制憲/一邊一國」其實是異曲同工,只是換了一個題目。陳水扁的想法是「頭過身就過」;但蔡英文若全面否定ECFA,以炒作貧富鬥爭為能事,姑不論在五都選舉中,「頭」能不能過;但可預言,此一路線的「身」,恐怕絕無可能在二○一二過得了關。蔡英文難道想煽動一個階級對立的台灣,在二○一二回到前直航及前ECFA的時代嗎?恐怕即使是頭過,身也不會過。

台灣的致命問題,其實不在主流社會沒有形成最大公約數的共識,而是民進黨的內鬥找不到終局解答所致。黨內路線的搖擺與鬥爭,做為在黨內及島內政爭的槓桿則有餘;卻不能在兩岸關係及全球化平台上,為台灣找到生路。蔡英文與蘇貞昌的競合關係,再次呈現了此一無解的內鬥課題。

【2010/06/11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4007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