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馬車夫面面觀
市長:單車巨蟹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馬車夫面面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面面觀知識份子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99年5月》林中斌:丟橘皮也是汙染!
 瀏覽333|回應1推薦2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瑞曦
mioo

我首次受到環保教育震撼是出國後第五年。

春天到了,我在魁北克鄉下石棉礦公司的同事法郎哥說:「走!中斌,我帶你去山裡釣鱒魚!」他是義大利移民,舉止滑稽逗笑。

我們攀岩穿林沿溪谷而上。中午,休息用餐。我不經意的把包三明治的塑膠紙扔到急流裡。

「汙染!汙染!」法郎哥叫起來。他雖然不願傷我尊嚴,而戲謔式的誇張演出,但我仍然羞愧不已。這項錯誤,我至今不再犯。

我第二次環保震撼是出國後第廿年。

凱文是我在華府修博士的同學,理性而多聞。有一次我們在馬里蘭州登山休息時,我把橘子皮丟到湖裡。凱文很客氣的說:「那是汙染。」

「橘子皮不是會分解融入自然嗎?」(Isn't it bio-degradable?)

「是,但花的時間很長。在那之前,它破壞自然景觀(unsightly),而會引起別人丟保麗龍的衝動。香蕉皮、西瓜皮其實都不該亂丟。」

當時情景至今難忘。心想,如果不是孔子所說「友直、友諒、友多聞」,配合機會教育,我可能終生都在野外扔橘皮。

第三次環保震撼是出國後第廿五年。那時,我已是喬治城大學講座教授。

一天,學生手拿可樂罐子來我辦公室討論作業。她走前,我說:「你可以把空罐字丟在我的廢紙簍裡。」

「不,教授,我要帶到樓下垃圾分類箱去。」

教授不能連學生都不如!我從此之後也垃圾分類。

數年前,在美國國家公園看到一項公告,印證了凱文所說。

「自然分解所需要的時間:報紙二至六周;水果蔬菜二至六周;塗蠟牛奶紙罐三月;棉線三至十四月;三夾板一至三年;香菸頭一至五年;保麗龍杯五十年;鋁罐八十至兩百年;尿布四百五十年;塑膠飲料瓶四百五十年;釣魚線六百年;玻璃瓶永遠」(可google BiodegradableTimeLine查詢)

之後,又看到另項公告:「敬告遊客,大小解請離步道五公尺以外,溪水或湖水卅公尺以外。」

歐美國家,自然環境盡量保持原始風貌,實有賴於長期國民的教育。他們都市環境的保護,政府的決心是關鍵。

前幾年出訪瑞士,到日內瓦湖。只見周遭別墅林立,但是湖水不受人口聚集影響,依然清澈見底。潔白的天鵝悠然逐碧波於湖面,幾乎是仙境。很難想像:一九六○年代,湖水渾濁,不能游泳;一九八○年代,湖中魚類幾乎因汙染而絕滅。瑞士政府於一九六二年痛下決心清理日內瓦湖,歷經數十年才有今日的成就。後來得知,英國泰晤士河在十九世紀又臭又毒,今天是世界上大都會最清潔的河水之一。而其整治也由一九六○年代開始。

十五年前回國定居,看到的是:山林中人跡到那裡,橘子皮、保麗龍也隨之而至;步道上常見大小解的紀念品。都市中,菸蒂肆意丟棄;母親理所當然的把持幼兒在街邊下水道孔排泄…。

我不禁嘆息,也開始深思。如果我不是因為有幸出國、遇善友、教良生,今天不也一樣到處汙染而不自覺嗎?

還好,國內默默耕耘的大有人在。社會已經向前移動。

這幾年來,不少國際人士對我說:「台灣,比我十多年前來時,環境大為改善。」

「何以見得?」

「空氣清潔了,街道乾淨了,計程車整齊了。」

在潛移默化中進步的台灣社會,更值得我們推它一把。

國民教育與政府決心兩者都重要,而前者更重要。青年願學習,有理想。他們不僅可塑造未來,也可改變過去,就像學生改變我一樣。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2010/05/05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964821
 回應文章
99年5月》吳典蓉--公投法不應自廢武功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10-05-28 /中國時報
二○○三年,在國民黨、民進黨角力後出爐的《公投法》,挺公投的人批評這部法律是「反公投的公投法」,確實,在這次台聯提出的ECFA公投提案中,就出現了這樣的弔詭。

台聯提出的ECFA公投提案主文是「你是否同意政府與中國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被批評是鑽巧門,就如《中時》社論指出的,台聯反對馬政府的ECFA政策,應提出複決案,但提案主文卻看起來像是中性的創制案,極易造成混淆;但此一提案引起爭議的更大原因在於,由於台灣公投門檻極高,過關相當不容易,因此台聯正面提法,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用公投來否決ECFA案。

這就是台灣現階段《公投法》的弔詭,假設執政的國民黨真的有心測試民意,也絕對不敢採取公投方式,因為二○○四年以來幾次全國性公投,都是卡在無法達到半數有權投票人口的高門檻,公投案不可能過關,已是常識,只要想封殺任何意見,只要交付公投即可。

最能凸顯這個「常識」的,就是去年通過的《離島建設條例》,該法明定,開放離島設置觀光賭場,應依公民投票法先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這是強制性以法律要求對政策公投,公投既是施政的前提,就必須能測出民眾的意向,因此朝野政黨刻意在修法時排除《公投法》投票門檻規定,只要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公投就過關。

即使排除高門檻設計,但是博奕案仍遭否決,但不管正方或反方,都會認為這是真實民意,不是在制度的障礙下被否決;當然,公投門檻要多高才算制度障礙,為了維持制度的穩定性,多數民主國家進行公投時,門檻都比選舉高,但即使是號稱國會主權的英國,門檻也只到百分之四十,我們的百分之五十,確實是難以突破的門檻。

是否一定要包含公投,民主制度才算完整?這一直有爭議,過去,公投破壞民主的歷史,可說是血跡斑斑,例如,拿破崙和拿破崙三世就動用公投讓自己成為皇帝,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去年委內瑞拉強人總統查維茲都還用公投來讓自己任期無限期延長;而台灣的幾次全國性公投,也都是以公投來為選舉動員造勢。可以說,如果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公投不一定為民主所用。

只是,政府總有想要詢問人民意見的時刻,和人民相關的議題愈來愈多元化,當政府對人民賦予的mandate(授權)有多大、無法確定時,公投還是一種有效的決策參考,就像這次的博奕公投,在地方經濟發展和生活品質兩種價值相爭不下多年後,行政院其實是刻意採取公投方式解決的。

公投其實沒那麼可怕,重點是必須設計到能為民主所用。


引用文章99年》0527【中國時報╱社論】台聯ECFA公投提案 存在嚴重瑕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990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