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馬車夫面面觀
市長:單車巨蟹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馬車夫面面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面面觀知識份子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99年2月》吳典蓉-民進黨的革命語言
 瀏覽647|回應1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10-02-01/ 中國時報 【吳典蓉】
就個人而言,可能是認知結構影響語言,但就政黨而言,理念和語言的關係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任何人都知道,民進黨現在已不是革命政黨,但是它的語言,還是充滿自居人民先鋒的革命意涵,例如,民進黨內有人將五都選舉當成角逐總統選舉的入門票,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當然,從黨外到民進黨創立,有一段時間可以說是處於被主流文化擠壓的邊陲地帶,因此,它必須建立自己的歷史記憶,或是可與支持者共享的傳奇,其中,直轄市長敗選後選總統就是一個,即使有陳水扁成功、謝長廷失敗的例子,但是從直轄市到總統,對民進黨而言,仍是一個苦盡甘來、正義終得以彰顯的美好歷程,傳頌至今,讓很多人相信,這是總統必經之路。

而這個特殊的傳統,也成為民進黨近來辯論的焦點,民進黨青壯派鄭運鵬上周發難,反對要參選總統(許多人心中的假想人選是蘇貞昌)的人先選五都,他認為,有參選總統格局的人若要參選五都,就要有當選的氣魄和打算,不能操作「險敗選總統」的劇情;但這樣的人如果當選,可以馬上轉身去選總統嗎?如果不能,豈不變成「一軍選市長,二軍選總統」的荒謬情況?

這看起來很明顯的道理,尤其還要面臨五都與總統選舉相差只有一年的困難,但可能要已轉入商界一段時間的鄭運鵬,才會意識到其中的不合理性,因為,在許多民進黨人士的語言習慣中,在台灣的選舉有如一個善惡對決的革命戰場,贏是最高目標,至於如何贏或贏了以後要做什麼,是不必說明或考慮的。

民進黨的語言確實很有渲染力,不只綠營人士,不少媒體也歌頌民進黨近來的團結表現,只是,這樣的語言卻不免讓其他的選民成為「局外人」,在綠營互相取暖的革命語言中,不禁感到一股寒意,畢竟,在正常政黨競爭的國家中,支持任何政黨只是選擇題,而不是是非題,選民該關心的是政黨的承諾,政黨團不團結,這是政黨的家務事。

國民黨曾是革命政黨,現在已沒有革命理念,它過去殘留下來的革命語言,連黨員都不相信,核心的空洞確實是國民黨的大問題;相反的,民進黨過去雖一再強調轉型,但轉型不成功,最主要的原因也許是,民進黨激越的語言反過來主導、影響理念,其實革命已經結束了,但是民進黨將每次選舉都當成革命,到扁政府後期,連治國都變成革命。

看來,民進黨如果真想轉型,可能要先進行一場語言革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836445
 回應文章
99年2月》陳以信-低投票率傷害民主正當性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10-02-24 /中國時報 /【陳以信】
本周六即將舉行四席立委補選,各界均視為年底五都大選前哨戰,綠軍要一鼓作氣趁勝追擊,藍軍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兩軍都有非贏不可的政治壓力。然而隨著政治冷漠在各地蔓延,低投票率已成大勢所趨,單靠政黨積極輔選或候選人大聲疾呼只怕也難以挽回。然而這股趨勢本身,並非中性無害,勢將為民主正當性帶來傷害,進步民主的信徒實應設法防止。

民主和市場一樣,是兩項人類歷史中最重要發明,兩者都是一種制度,其中關鍵的誘因安排,都是引導最自私的人類天性,做出最利他的社會行為。鈔票乘載的是市場中的價格機制,鈔票藉由價格傳遞訊號,好讓市場達到最有效益的配置。選票則是肩負民主中的價值功能,選票藉由價值交換認同,讓民主得以最大程度擁抱社會中的正當性基礎。

從生理面看來,鈔票上所儲存的是信用,選票上所儲存的是價值;市場需要鈔票以確保交易信心,民主需要選票來鞏固正當統治。但從病理面看來,市場有通貨膨脹,民主也有民粹瘋狂;市場會受困於經濟蕭條,民主也可能陷入政治冷漠,市場蕭條是經濟災難,而民主冷漠則成政治危機。凱因斯教會我們以財政刺激挽救市場蕭條,卻沒人教導我們該當如何拯救民主冷漠。

換言之,低投票率並不屬於民主的健康狀態,如同一個健全市場,該有適當通貨膨脹與可容忍的通貨緊縮,健全的民主,也必須依靠適當的投票率來支撐,八九成投票率的瘋狂動員會令人窒息,兩三成投票率的社會疏離一樣扼殺民主。其實這正是台灣社會的兩難困境,多年來高度緊繃的選舉激情就像彈簧,拉力越大張力越大,然而一旦超越彈性極限,彈簧拉成鐵絲,選民的多情也就立轉無情。這是原因,也是結果。

完全的自由市場已成神話,一個健全的市場必須規範,既要維持競爭,也要防止壟斷;平時運行需要監理,危機突現時更要出手搶救。一個健全的民主也是如此,服從多數外必須尊重少數,公民審議與參與功能不可或缺,對民粹瘋狂要有反省能力,而對低投票率帶來的正當性危機也不可視若無睹。如同對抗經濟危機的刺激方案一樣,相關單位應該認真思考挽救投票率的適當誘因安排,或許是行政獎勵,或許是交通津貼,或許是延長投票時間,也或許是立法設定基本投票率下限(如投票率未達四成則暫停開票,隔日繼續投票)。

總之,政治冷漠是一種民主病態,所侵蝕的是台灣民主的正當性基礎,政治人物有鼓舞選民參與政治的責任,而選舉制度也應該有防止正當性流失的機制安排。

     (作者為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學博士候選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879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