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馬車夫面面觀
市長:單車巨蟹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馬車夫面面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面面觀知識份子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98年11月》高希均:饅頭、街頭、人頭 台灣需要理性抬頭
 瀏覽488|回應2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如果今天把社會上與媒體上「無所不罵」的「台灣現象」輸出,那會是削弱競爭對手的秘密武器。

落實優質民主 代價何其沉重

半世紀以來,台灣走過的路:有民間的活力、有經濟的成長、有教育的普及、有開放的起伏、有民主的艱辛、有省籍的挑撥、有統獨的對立、有政治的貪腐、有戰爭的威脅,這種複雜的拼圖正提供了在尋求進步的開發中國家一面鏡子。

用坊間的話來說,政府是先求人民有更多饅頭(生活改善),安定社會;一旦有了饅頭,就有人走向街頭(群眾力量),爭取人權;最後各方認清只有數人頭(投票選舉),來決定民主進程。這個過程從最好的角度看,就是提升經濟、保護人權、推動民主的「寧靜革命」。

寧靜革命是個起步,一連串的考驗是要落實在優質的民主上。也許是難以避免的,西方國家經過一、二百年後出現的政治運作的弊端,已完全併發在一個年輕的、正在學習民主的台灣,這使得台灣人民感受到對民主需要付出的代價是何其沉重,甚至懷疑:西方式的民主適合東方社會嗎?

在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我概括地說過:在蔣經國執政時代(一九六九—八八),是用改善的經濟,來合理化他的威權統治;也就是以增加饅頭的誘因,減少街頭運動的提早出現,用以換取時間,安排民主勢力的出頭。

解決病態民主 端賴理性抬頭

高所得國家如美歐,今天面臨了多重挑戰:金融法規鬆弛、社會老化擴散、能源消耗嚴重、政治僵持難解、道德危機不斷重現。就政治運作而言,台灣也出現四個與美國相似的民主病態:

(1)金錢政治(Money Politics): 民主是比人頭,選舉就需要捐款。出錢的金主,地方勢力與大企業主就要在捐獻中獲得有利於自己的行政裁決與立法。阿扁的貪腐,希望再也不會在台灣政壇復活!

(2)特殊利益團體(Special Interests): 這些利益團體,可以是某些產業、某些個人、地方政客,也可以是單一議題(Single Issue)團體,如果防止或疏導不當,就會在壓力之下,讓特權不斷出現。

(3)誇大與二極的媒體(A Sensationalist Media): 要贏得讀者的眼球及影響力,報章雜紙、電視、以及網路時代的新工具,常以誇大的手法誤導新聞,脅迫公共政策,達到特殊目的。

(4)強烈意識主張的團體(Ideological Attack Groups):布希與阿扁的二任都是意識型態主張分裂的八年。有些美國學者認為:民主政治本質就是僵持政治。這樣的僵持(在美國如自由持槍,在台灣如統獨),迫使各方妥協與合作,才能避免獨裁;低效率的決策過程就變成了民主政治的「必要之惡」。更多的人是不同意這種說法。

美國專欄作家札卡瑞亞(Fareed Zakaria)認為,十九世紀大英帝國衰退是來自經濟上的力不從心,美國國力的「相對下降」則受害於一事無成(Do-Nothing Politics)的政治對立。上述的四項病態,是他對美國的擔憂;也是台灣理性還沒有抬頭的結果。

二十年來台灣的民主政治有表象的成就(如直選總統、言論自由),但它基本的殘缺正證明了史丹福大學戴蒙教授(Larry Diamond)的話:「如果太天真看待民主,將會受到社會混亂的反噬。」

已經做過執政黨的民進黨,有時不能忘情於街頭;已經做過在野黨而又執政的國民黨,還是缺少足夠的人頭。握有選擇權的民眾現在祇有一個選擇:盡一切力量讓理性抬頭。

(作者為遠見雜誌創辦人)

【2009/11/04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77651
 回應文章
98年11月》蔡詩萍--民進黨不該缺席於「民國」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民進黨該怎樣看待「民國一百年」呢?這問題,民進黨很容易基於一貫的意識形態,而輕易拋出NO的答案。

     可是,若換個方式問,民進黨在「民國與台灣」的歷史中,到底扮演過,以及正在扮演何等重要之角色時,其回答的方式與可以論述的空間,恐怕就大很多了。輕言缺席,不僅令人遺憾,甚或可說是對台灣歷史的一種輕忽與輕率了。

     從民進黨「決定缺席」民國一百年籌委會的抉擇來看,不難理解,民進黨仍甩不開認同的泥淖,現實上更顧慮到獨派團體的牽葛,遂採取了最簡單的途徑來因應。民進黨若堅持以缺席面對民國一百年,風險反而更多。

     首先,國民黨在李登輝掌權後,全面本土化國民黨,而且自一九九六年舉行首次總統直選迄今,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位總統無論出身哪一黨,當選總統的過程,全是選民一票一票投出來的,誰還能說或敢說他們當選,以及他們所屬政黨的執政,不是徹徹徹底底的「本土政權」?民進黨若拘泥於意識形態的血統論,不肯承認總統直選、國會全面改選後「台灣化的政治意涵」,必然使自己陷入左支右絀、捉襟見肘的論述困境。

     更何況,國民黨並不笨,馬英九亦屬聰明人,怎會懵懂無知的重蹈老國民黨路線,輕乎台灣論述,而去搞大中國意識呢?

     換言之,國民黨必然要在「台灣論述」上著力,把國民黨跟台灣的歷史關聯緊密建立起來。台灣論述的解釋權,在全面本土化、民主化以前,或許屬於「黨外的專賣」、「民進黨的資產」,然而,今非昔比,國民黨能重回執政,不就意味了選民自有抉擇、自有判斷嗎?民進黨始終留戀黨外時期曾獨攬過的歷史解釋權,還依舊執迷在野、批判的論述自由,而壓根忘了、或選擇性的失憶,自己曾經八年中央執政的事實。而無論是黨外的打拚,民進黨的在野到執政,這些過往歷程,早就成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歷史環節之一,是民主化的資產,是全民的歷史記憶之一。民進黨根本不可能獨攬解釋權,因為這早已是「民國在台灣」的資產了。

     可以說,當馬英九與國民黨致力於把「民國與台灣」結合起來,並且記取老國民黨的教訓,走出大中國意識的窠臼,而代之以「有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這類兼容並蓄的論述時,民進黨仍把「民主打拚」的過往,視之為禁臠;相對卻不敢反省執政八年,何以讓國民黨再度政黨輪替的「腐敗因子」。這一來一往,便注定民進黨成為台灣論述的囚徒,而非創新者。

     國民黨向來在台灣論述上,一路被民進黨壓著打。可是,弱者最大優勢,在於一旦認清現實,別無選擇,必須接納強勢一方的論述主軸時,反倒能替自己開出較寬闊的論述思維。民進黨的困局,則是過度迷戀台灣論述的優勢,遂不進則退,跟不上時勢與民意的變動。(作者為作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88179
98年11月》王健壯--凱撒的面具-拆掉朝野之間那道柏林圍牆吧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11-12 /中國時報 【王健壯】 
     台灣政黨政治已實施二十多年,政黨輪替也已兩次,但朝野兩黨迄今玩的仍是漢賊不兩立的冷戰對抗;改變全球政治的柏林圍牆已倒塌二十年,但橫亙在台灣朝野之間的那道柏林圍牆卻依然高聳如故。

     舉個最近的例子:總統府成立的建國百年慶祝活動籌委會日前召開首次會議時,圓山飯店內冠蓋雲集,大官、大老闆與藝文界大腕,把會場擠得水洩不通,但在笑語晏晏的人群中卻獨不見綠營人士身影,國慶籌委會好像成了黨慶籌委會。

     總統府的「百年籌委會」共聘請了一一一位委員,其中綠營或親綠人士屈指可數,祇佔總人數百分之七、八左右,七位綠營縣市長是不得不掛名,李遠哲則是學術陪襯;籌委會下設的「百年基金會」董監事也盡是藍營或偏藍人士。

     為什麼負責籌備與執行百年國慶的組織會這麼偏於一黨?原因不外兩種:其一,總統府本意就想壟斷百年國慶,一則避免綠營掣肘,再則不願綠營分享百年國慶延伸的政治利益;其二,總統府曾邀過綠營領導人共襄盛舉,但被拒絕。

     如果原因是前者,祇能形容藍營師心自用,而且其笨無比;如果是後者,綠營不但是自我邊緣化,而且目光如豆。

     百年國慶是國事而非黨務,當年李登輝成立國統會時,都知道要空出一席副主委禮讓黃信介,後來雖因陳水扁等人以叛黨理由反對而作罷,但李登輝聘請反對黨大老當副主委,這是政黨政治應為該為之事,即使帶有收編拉攏之意,也無可厚非。

     如果在籌備之初,總統府就能公開邀請民進黨任何一位天王,出任「百年籌委會」副主委或「百年基金會」副董事長,被邀的天王即使拒絕,但總統府誠意邀請在前,民進黨卻執意拒絕於後,其中對錯,社會大眾自有公評。但李登輝能做的,馬英九卻做不到,當了總統還不知道怎麼玩政治,也難怪阿輝伯要罵他不懂政治。

     當然,如果總統府有獨占百年國慶政治利益、不想讓民進黨分一杯羹的想法,那已不祇是其行可議所能形容,簡直就是其心可誅了。

     但如果原因是民進黨自外於百年國慶呢?他們的理由會是什麼?中華民國六十年前早已亡國,哪來百年國慶可言?還是他們不認同中華民國?或者他們擔心像黃信介那樣被人扣上叛黨的罪名?不管理由是哪一種,民進黨顯然都還停留在「前政黨政治」的時代。

     政黨政治實施初期,民進黨也許還擺脫不掉「支配/被支配」、「統治/被統治」的歷史制約,因此九○年代中後期發生的三次「翻越柏林圍牆」事件:九五年施明德與新黨領導喝大和解咖啡,九六年許信良夜奔敵營密會李登輝,九七年黃信介應邀出任國統會副主委,都曾在民進黨內引發軒然大波。

     但政黨政治的前提是政黨關係正常化,民進黨已當過八年執政黨,也曾一再呼籲過國家和解、政黨和解,連戰與宋楚瑜甚至還被陳水扁騙過,也曾翻牆夜奔敵營,結果卻摔得鼻青臉腫;孰料民進黨一旦重回在野,卻又壁壘高築,堅守朝野勢不兩立的冷戰原則。

     更諷刺的是,馬政府今年停辦國慶活動,各地冷冷清清,難得看到一面國旗,民進黨還曾為此痛罵馬政府,好像台灣島內祇剩下他們是國慶與國旗的擁護者;但既然能對九十八年國慶情深意重若此,卻又何以對更有意義的百年國慶冷漠排斥至此?甚至還以選舉綁樁來批評百年國慶的籌辦?天底下哪有這種邏輯反覆的政黨?

     美國建國兩百周年時,民主與共和兩黨雖因越戰與水門醜聞鬥得你死我活,但兩黨卻仍攜手籌辦各項慶祝活動,前後將近兩年的嘉年華會,更一掃國內多年揮之不去的陰霾氣氛。

     更何況,中國也要慶祝「辛亥百年」,屆時海峽兩岸的「建國百年」與「辛亥百年」,不但要比熱鬧,更要爭詮釋歷史的話語權,朝野兩黨如果仍然各據柏林圍牆一方,最後吃虧受害的又豈僅是哪個政黨而已!

     趁著百年國慶這個歷史機會,朝野兩黨趕緊動手拆除那道早就該崩塌的柏林圍牆吧!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86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