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馬車夫面面觀
市長:單車巨蟹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馬車夫面面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面面觀知識份子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98年11月》吳珮瑛--風險評估的理性與感性
 瀏覽637|回應2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11-04 /中國時報 【吳珮瑛】
     能源稅是否課徵?美牛肉應否進口?對這兩個議題,民眾反彈聲浪大,使得部會首長、甚而行政院長、總統都要出面消毒,頗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無奈。然民眾真是全然無理嗎?

     這兩個看似毫無相關的議題其實有些共同處,一來二者都與生活息息相關;另一就是專家一再以所謂科學客觀機率數據告訴民眾風險大小。專家的警言與科學數據顯示,再不課徵能源稅,以價制量的約制能源的消耗,因二氧化碳排放量累積所引發溫室效應,將使得台灣承受數倍的風險與機率來自氣候變遷所產生的災難;也就是發生氣候災難機率雖然很小,但不可不慎。而吃到患有狂牛症牛肉會罹病機率,也不過是區區的一百億分之一,機率只是微乎其微。

     但對這些數據絕大部分民眾都不買帳,如此似乎反應著,不接受能源稅的課徵,人們表現出來的是不畏懼未來更無常氣候,對生命財產帶來的威脅;而不希望美國牛肉進口,所顯示則是人們又惜命如金,民眾反應果真不可理喻?

     首先我們應該瞭解,所謂客觀的科學性風險評估,是一種純然的技術性理性衡量,而民眾對於風險的認知則是對於政治文化之信任與決策過程的感性反應。再者,客觀的科學性風險評估一般是以冰冷的統計數值與機率呈現,而民眾所認知的風險則是關注於與其利害相關的社群或是家人的影響。最後,是否為民眾自願性選擇下而產生的風險,在在也都影響人們對不同科學風險評估結果的接受度。由此可知,民眾對風險的認知,基本上是主觀且直覺的,以致經常與科學評估的客觀結果難以契合。

     當我們理解到民眾對風險認知的感性與社會面,就不難理解,何以人們不願接受能源稅的課徵。而願意選擇遠離《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所揭櫫無悔政策,因為站在個人立場,能源稅一課徵,損失的是立即可見的瘦身荷包,但無常氣候的發生,又不是一個國家更不是他個人可以操控;而站在國家的立場,為因應氣候的變遷,除課徵能源稅的無悔政策一途外,產業結構調整所需耗費的代價,猶如使得重病未癒的經濟再受病菌感染。因此,可以見到絕大多數的國家對於如何達成二氧化碳減量的承諾,一般是喊口號擘劃願景勝於實踐。

     而對於美國牛肉的進口,既然對照於騎機車、連續遭雷劈發生意外的機率,當然也可以對照於搭飛機與開車發生意外的機率;這種有著極大懸殊的意外風險發生機率,既然無法嚇阻人們繼續騎機車,也不會因此而不遨遊四海與開車,然卻對可能發生極低罹病機率的美國牛肉誓死不從。如此的差異,明顯反應著民眾抗拒政府做出對人們生命有威脅的決策,更反應出民眾對相關風險管制單位的不信任與無信心,且一旦罹病就是零與一的差別,不是幾百億分之一的問題,更不要說民眾真的可以自主決定所吃的牛肉來自何處。

     其實,人們對風險認知的主觀與直覺在生活中幾乎無所不在。科學上的數據不都顯示,吸煙者比不吸煙者罹患肺癌機率高一、二十倍;嚼檳榔比不嚼者罹患口腔癌機率也高達近三十倍;而過量飲酒者比起不飲者罹患口腔癌、食道癌甚至肝硬化,也都有高達十倍有於的嚇人機率。但卻無人會因此抗議煙、酒及檳榔進口,因民眾認為是否會有這些不幸,完全是他歡喜吃甘願受的結果。

     溝通、不斷的溝通、耐心的溝通、有效誠懇的溝通,而非強制接受,是讓民眾對風險的主觀認知與科學的客觀評估趨於一致的良方。

     (作者為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教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76534
 回應文章
98年11月》姜皇池-見了黑影即放槍?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11-25 /中國時報 /【姜皇池】
     政院十八日公告修正「中華民國第一批領海基線、領海及鄰接區外界線」,因僅及台澎、釣魚台列嶼、東沙及中沙等島嶼,將金門與馬祖「留白」處理。此一作為,引發國內爭執,在野黨批評政府如此作為無異放棄金馬,甚至指摘有無密約等等,此種批評與聯想,既是過慮亦失公允。

     當代國際海洋法下,基線是國家海域權利起始線,攸關國家海域權利,因而選定基點和畫定基線之際,政府須審慎規畫,是以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已規畫出各類方案。當一九九九年二月公告「中華民國第一批領海基線、領海及鄰接區外界線」時,行政院會議即將金馬二島部分予以保留。當時之所以如此處理,主要是「兩岸關係政策考量」。

     第一、蓋因地理上,金馬本身構成大陸沿岸之一部分,既緊鄰大陸沿岸,相關島嶼復亦犬牙交錯,若僅公布金馬地區,則其他大陸沿岸部分如何處理?是否代表其他沿岸部分已非「中華民國」所有?若如中國般將金馬直接納入直基線所涵蓋之中,則將擴及全部中國大陸沿岸一萬餘公里長之所有基點基線,則又背離統治事實。第二、為避免引發不必要聯想,稱做「第一批」,代表仍有第二批適當之基點基線。如此可避免棘手政治問題,防止雙方利用法律進行無謂之政治叫囂。至於金馬地區海域之權利維護,則藉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下之「禁止水域」和「限制水域」予以保障。歷經十年,金馬海域權益絲毫未損。

     國內較大質疑在於:若不公布金馬部分是否是放棄金馬主權?此種指摘恐對國際法本質有所誤解。事實上,海域附屬於領土,擁有陸地領土即擁有領海,無待主張,至於是否公布基點基線,端視領土擁有國之判斷。比如一九九六年中國公布其第一批領海基點基線時,同樣不及於台灣與澎湖等周邊島嶼,然此並不意味中國不主張台灣是其領土;反面言之,台灣不公布金馬基點基線,亦不代表台灣不主張金馬為台灣之領土。

     至於十八日修正公告之領海基線修正案,是將一九九九年所公布版本,進行技術性勘驗及小幅修正,無涉於領土主張。之所以須就技術性部分修正,乃因前所公布之基點經緯度座標,採用舊制GRS67,然現今國際社會與聯合國體系改為WGS84,因此須修改經緯度座標,以符合國際通行制度。另外,以往基點基線之選定,僅是紙上作業,並未派遣技術人員實地測量,為更確實保障國家權益,派遣技術人員實地測量,並發現周邊二十二個基點,確有微幅調整必要,乃進行更精準之技術處理。而中國在二○○六年已完成其東海十個重要基點之立碑工作,其他如在西沙甚至建立基點燈塔,台灣在海上權益確認工作已落後中國,目前精準定位後,刻正進行立碑作業。

     吳院長說:「十年前就把金馬留白;留白的意思,是保留將來有彈性處理的空間,沒有所謂的祕密共識」,確實如此。而吾人更加擔心,此次進行精準公布,無端衍生爭執,恐將使行政官員加深「多做多錯,不做不錯」之思維,亦非國家之福。

     (作者為臺灣大學法律系教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703672
98年11月》李秀琴--國際協定攸關國家誠信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11-04 /中國時報 【李秀琴】
政府放寬美國牛肉進口之限制,引起輿論質疑,有論者並認為應片面毀約。

以衛生署開放的美國牛肉範圍,最危險的部位(絞肉)其致病率為百億分之五.七七。或有論者認為「只要致病率不為零就是有毒,就不該開放進口」,這種無限上綱的邏輯其實無助問題的澄清。沒有任何食品可以宣稱是「百分之百」安全的,目前台灣人已經吃了三年的不帶骨美國牛肉,也有一兆分之七.一八的風險,是不是也要禁止呢?公共衛生所追求的目標,應是擬訂可接受的風險標準。當然,什麼樣的風險標準才是可接受的,這一點可以討論。

根據世貿組織(WTO)的《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協定》(SPS Agreement),為了避免會員國利用檢疫制度來達到貿易障礙,以保護其國內產業,會員國之間彼此同意,除非有科學證據證明該國相對於其他地區有更高的風險,否則檢疫應以國際通用的標準為準。而在美國牛肉的議題上,國際標準就是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所訂定的排除特殊風險物質(SRMs),如扁桃腺與迴腸末端,牛的其他部位都是可以安全食用的。我國與美國所簽的議定書,其標準是比OIE所訂的規範更嚴格而限縮的。南韓在○八年四月,對美國牛肉的開放程度就是完全依照OIE標準,而在人民的反對之下,其總統才承認錯誤並將開放範圍限縮為卅月齡以下,不包括迴腸末端及扁桃腺。而我國則是一開始就與南韓修正過後的開放標準相同。

而下一個問題是,台灣可不可以片面推翻與美國所簽的議定書?答案是,不是絕對不可以,但問題是代價多少?讓我們從國際政治的角度回顧,中華民國政府幾無任何片面推翻書面國際協定的前例,關鍵即在於,台灣的國際處境十分艱困,誠信已是最大的資產。如果台灣連白紙黑字的國際協定都可以率爾推翻,還能拿什麼取信盟邦、取信國際社會?

最後,如果社會對美國牛肉的疑慮太大,我們該做的,是在不違反協定義務的前提下,透過強有力的行政措施,去避免爭議部位的進口。譬如最近許多論者一再指責政府開放「全牛」進口,這個說法是不正確的。OIE所訂的「特殊風險物質」如:所有年齡牛隻的扁桃腺和迴腸末端;三十月齡以上牛隻的腦、眼睛、脊髓、頭顱,這些都不在開放之列。而政府採取比OIE更嚴格的標準,亦即:三十月齡以上的牛隻不在此波開放範圍;三十月齡以下的牛隻的腦、眼睛、脊髓、頭顱則原則上不進口。至於引起關注的其他內臟與絞肉部分,則仍可透過行政手段加強查驗。何況目前進口商已表明不會進口,速食業者不會採用,消費者不會食用,這「不買、不賣、不吃」態度,使絞肉與內臟根本不會進口,拒絕絞肉與內臟的目的應已達成,實不必以國家誠信為代價,貿然毀約要求重新談判。   (作者為大仁科技大學食品科技系副教授)

引用文章防檢局:設法硬擋問題更多
引用文章就法論事/修法設障礙 恐招致報復
引用文章牛肉進口「三管五卡」 美查是否違議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76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