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馬車夫面面觀
市長:單車巨蟹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馬車夫面面觀】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面面觀知識份子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98年》王健壯--凱撒的面具-政黨在道德上死亡就永無翻身之日
 瀏覽773|回應5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09-17 /中國時報 /【王健壯】(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尼克森曾形容政治人物的死亡有兩種,政治的死亡與道德的死亡;政治的死亡,如選舉失敗,猶有再起之時;但道德的死亡,如人格破產,卻永無翻身之日。

這樣的形容其實也適用於政黨。下台的政黨即使被選民暫時宣判政治死亡,但祇要政黨在道德上不死,政治上遲早仍有可能東山再起。

但美國共和黨卻是個反面例子,自去年敗選後,共和黨近一年來不但逐漸顯露出道德死亡的跡象,而且是全黨集體性在道德上自尋死路。

共和黨何以墮落至此?其中關鍵是歐巴馬入主白宮後,共和黨內的溫和派即告失勢,取而代之的是極端的右翼勢力,從國會到媒體,都被這股勢力所把持。但這股勢力既不是在跟歐巴馬進行意識形態的對抗,也不是在進行政策的對抗,他們所擁有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卻是「膝反射」式的反對、陰謀論與謠言。

以健保為例,歐巴馬推動的健保當然不符共和黨的理念,但右翼政客與名嘴卻棄理念於不顧,反而炮製了各種謠言抹黑歐巴馬,其中最具殺傷力的三項謠言是:其一,歐巴馬要設立一個「死亡小組」,來決定貧老病人的生死;其二,健保是為了可以用公款來支付墮胎費用;其三,健保是為了照顧非法移民。

這三項謠言,尤其是所謂的「死亡小組」,其實用膝蓋想都知道是假的,但製造謠言的人卻是去年曾參選副總統的裴琳等人;歐巴馬雖然被迫全美跑透透闢謠,但美國民眾卻仍有人信以為真,歐巴馬的健保支持率大幅下跌,就是謠言奏效的證明。

當然,共和黨炮製有關歐巴馬的謠言與陰謀論,還不祇健保一項:

──歐巴馬雖然多次證明他在夏威夷出生,但右派到現在還緊咬這個話題不放,說他的夏威夷出生證明是捏造的,他是「國際陰謀勢力」從他出生時就秘密培植的對象。

──歐巴馬要到學校演講,右派卻指控他要替美國的下一代洗腦,呼籲全美父母讓孩子遠離學校,免得被歐巴馬洗腦,變成了少年納粹或少年先鋒隊。

──右派不但醜化歐巴馬像希特勒,封他為「首席法西斯主義者」,而且還指控他正醞釀組成一個以和平工作團志工為主力的秘密軍團。

簡單說,對歐巴馬,共和黨右翼勢力祇有兩個策略:其一,不管他做什麼,都一律反對;其二,即使他沒做的,也一概以炮製謠言的方式,企圖造成「曾參殺人」的效果。

這兩個策略雖對歐巴馬確有傷害,但受傷最大的卻是共和黨自己。他們不但以炮製謠言為能事,也被自己炮製的謠言集體催眠。歐巴馬執政已近一年,但共和黨不但不反省何以敗選,也不思考如何在政策上對抗,反而在道德上自甘墮落,每天大搞陰謀論,也難怪溫和保守派要擔心共和黨會從此一蹶不振。

民進黨的作為雖然不像共和黨極右勢力那樣惡質,但某些方面卻也庶幾近矣。以扁案為例,扁案是政治人物道德死亡的範例,即使法院不以貪汙等罪判刑,而以扁所自創的社會文化罪來論斷,民進黨也都應該選擇棄扁保黨,避免黨成為扁的陪葬;但民進黨卻直到一審判決後,仍然認定扁該負起的祇是疏忽約束家人與混淆公私分際的「政治責任」而已;許添財最近大張旗鼓遍訪黨內大老,展開聲援扁司法人權的徵詢之旅,更讓人啼笑皆非。

而且,馬政府上台迄今,民進黨也始終擺脫不掉陰謀論的制約,吳敦義在就任閣揆前赴港見梁振英,確實缺乏政治判斷力,該罵也該批,但硬要指控他是向梁振英「報備」,卻顯然是陰謀論作祟。即使吳敦義真是「兒閣揆」,但他有國共平台的管道可循,按理也該向北京的主子報備才對,哪需要跑到香港向梁振英這種「小咖」報備?但民進黨內部卻有人信之不疑,好像真被他們逮到馬政府通匪的證據一樣。

民進黨過去雖曾多次在政治上死亡,但蔡英文卻不能讓民進黨長期困在扁案與陰謀論中而難以自拔,她必須要把民進黨從道德死亡的邊緣一寸一寸拉回來,這不但是她的政治責任,也是她的道德責任。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16843
 回應文章
98年》王健壯--凱撒的面具-三項測試考驗民進黨的反對專業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11-19 /中國時報 【王健壯】
三件涉外事務就像三項測試,正在考驗民進黨的「反對專業」。

因為兩岸都是WTO會員國,所以兩岸相互開放金融市場,乃是會員國的義務,也是不得不然之事,MOU也非簽不可;因此民進黨若反對簽署MOU,或者認為簽署MOU就是馬政府賣台,如同引清兵入關,那是外行人亂扣帽子。

而且,民進黨批評MOU以「台灣方面/大陸方面」的名義簽署是矮化台灣,出賣台灣主權,也是為反對而反對,毫無反對專業可言。

台灣目前參與涉外事務的名義,不外三種模式:奧會模式、WTO模式與兩會模式,這次MOU的簽署能在「中華台北」、「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以及「海基會」之外,另創「台灣方面○○○」的第四種模式,比前三種模式更符合了「主權/對等/尊嚴」的原則,也超越了兩會的民間層級,升級到半官方位階,任何人都應該給予肯定;民進黨如果仍要指責政府未能以「行政院/中國」的名義簽署,那不僅是雞蛋裡挑骨頭,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美牛談判也是一樣:因為台美都是WTO會員國,所以談判美牛開放,也是會員國不得不談的義務,民進黨如果反對美牛談判或開放,也是故意無視於台灣的國際義務。

民進黨如果真有反對專業,就該反對馬政府的少數寡頭決策模式,反對開放項目不能比照南韓等國標準,反對議定書的法律效力高於國內法,甚至更能以專業,例如在國會促成修法或立法,來匡正規範美牛談判犯下的錯誤。

但民進黨卻刻意忽視台灣的國際義務,祇一昧製造馬政府罔顧人命的假象,更等而下之的是,民進黨有人惡意散播馬政府開放美牛,其實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馬英九想以牛肉交換綠卡。

「牛肉換綠卡」出自謝長廷之口,他最近不論是從南到北替候選人助講,或是參加反毒牛大遊行,甚至在他的廣播節目與網站上,都大肆宣揚他這項「驚人大發現」;馬英九不但被他取了個「綠卡馬」的綽號,也被他罵成是「美國買辦」。

謝長廷跟馬英九競選總統時,就一直追打綠卡議題,但打到最後卻輸了兩百多萬票;這次他又把牛肉跟綠卡無端牽拖在一起,可見他滿腦子除綠卡無他,上次綠卡沒打垮馬英九,但這次卻非拿綠卡把馬英九鬥臭鬥爛不可。

但「牛肉換綠卡」符合反對專業嗎?更何況謝長廷不是一再指控馬英九至今仍未放棄綠卡?既未放棄,又何來交換?難道馬英九不開放美牛,山姆大叔就會一怒之下取消他們父女的綠卡作為報復?選過總統的人竟然可以編製出這種天方夜譚式的反對理由,誰會相信?

另外,民進黨該如何看待歐巴馬與胡錦濤的聯合聲明?難道聯合聲明中未提台灣關係法,就是「美國對台立場倒退」?因此「馬政府必須負起責任」?稍微瞭解美中台三十多年三邊關係的人,都知道不能如此解讀。

聯合聲明不是片面聲明,美國與中國曾經多次在口頭或書面的片面聲明中,分別表示過信守或反對台灣關係法,但在歷次聯合聲明中,卻從未以台灣關係法作為內容的一部分;民進黨以聲明未提台灣關係法而究責於馬政府,顯然祇是膝反射的反對。

民進黨該反對的是馬英九「目前美中台三角關係是六十年最好時刻」的說法,為什麼?因為馬政府又犯了「自我感覺良好」的毛病,祇陶醉在「六十年最好」的三邊關係表相中,卻忽略了也是「六十年最好」的中美雙邊關係,正逐步在改變美中台三角形的構圖比例。

民進黨也應該質疑馬政府,事前是否得知聯合聲明中會有「雙方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根本原則」、「雙方均不支持任何勢力破壞這一原則的任何行動」,以及期待兩岸政治對話這樣的內容?更該監督馬政府事後應要求美方解釋,若馬政府仍一無作為,民進黨再撻伐究責,才是反對黨應為該為之事。

三件涉外事務都是考驗民進黨「反對專業」的試金石,通不過這三項測試,未來更複雜的涉外事務,例如ECFA與兩岸政治談判,民進黨又將何以擔當反對黨的重責大任?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97061
98年》黃惠君--難以凝視的歷史真相
推薦1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oo

2009-10-01 /中國時報 【黃惠君】
重新被馬總統定調的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在即將到來的世界人權紀念日中,將重新展現風貌,不可避免地,將面對各方檢驗。這樣一個在台灣戒嚴時期,以軍法審判政治異議分子的場域,因為美麗島事件即將屆滿三十周年,而受到特別關注。目前已知的是當年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現場,八位被告的蠟像將只出現黃信介一人,是如何發生的?歷史真相果真如此難以面對嗎?

歷史以何種姿態被呈現,常如鏡面般映照著權力者的私心與欲望。只是歷史不但是人們的共同記憶,更是成就今日社會面容的一部分,任何想要操控的力量,不管是意識形態的編織或希其隱於無形,恐怕都會面臨一定困境。發生過的歷史埋在土地裡、落在人民記憶中,任何一段試圖塗抹真相、或閃躲真相的劇本,其實更易遭到反撲。

民進黨執政時期讓此一在戒嚴體制下剝奪政治人權的場域,化身民主人權園區,此一定調沒有錯,錯的是仍然只想服務當下的政治。園區開園時正值總統大選前夕,卻宛若正名制憲的系列活動。爾後經營的彭明敏文教基金會,規畫的就是鄭南榕自焚、彭明敏案、陳文成案的特展,要是政治上的「我族」才會成為國家紀念的對象。政治犯不分左右統獨,在極權統治下,更是不管客家、原住民、本省、外省皆蒙受淒涼的人權迫害,但政治正確主導了有權處理歷史者的心智。更遑論時值紅衫軍倒扁時期,李敖、施明德、紀萬生、張富忠等「政治犯叛徒」在歷史中的角色了。但若被紀念或表彰的僅止於與民進黨友好的政治犯,這是將歷史私有化,將公共場域私有化,將國家勳章私有化。

再一次的改朝換代,濃厚的政治場域換身為文化園區,引來社會撻伐,馬總統裁示將人權再放進去。只是難以凝視的卻仍是歷史真相,這回,婦女人權進來了、勞工人權進來了、藝術市集也一起來,花花綠綠好不熱鬧。

馬總統在為園區定調的過程中保留了文化,文化本應成為處理這段傷痕歷史的本質或置高點,讓他從政黨私有化的場域中釋放出來,讓戒嚴體制下的這段歷史能真正回歸社會、回歸人民、回歸歷史。或透過藝術更深刻地觸及人們在戒嚴體制下的心靈處境。但今天看來文化卻淪為閃躲歷史真相的巧門。

但不巧地這些欲望變形所開展的地點,卻是事件的歷史現場。無可閃躲的,空間是歷史的結晶體,以它固有的形式,訴說著內容。灰濛濛地這樣一個軍事戒嚴體制下,主宰政治犯生命去留的轉運站,無數青春生命曾懸垂於此,等待判決。而把他帶入世人眼睛的正是美麗島事件,是林宅血案中林義雄凝悲的眼神,是施明德面對死刑判決的那抹笑容,是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司法不獨立是台灣民主五大害聲音響起的地方,那也是種下無數人心中民主火苗的時刻。請問你如何能以文化閃躲,讓歷史現場不說話。

美麗島事件未遠,台灣四十歲以上的人皆經歷過當年風聲鶴唳的景象,當年報紙全文刊載軍法大審內容,四十五歲以上者都知曉軍法大審上八位被告的表現。今天如此遠離史實的呈現方式,如何給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一個新的機會?

一個歷經全世界最長戒嚴統治的國度,最終能以和平方式走向民主,台灣不止曾締造經濟奇蹟,還完成了被新加坡總理不認為華人社會可以完成的民主,這是台灣可以傲然於世界的一部分。但不知人權受迫之境、民主之路曾何其遙遠?何來對人權與民主價值的堅持。必須提醒的是,國民黨畢竟揉合了當年的加害者與今天執政者的角色,反省方能站上民主的高度,民主的理性化有賴對歷史傷痕真誠謙卑的處理,方能讓傷痕不再成為社會紛亂或對立的源頭。
(作者為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美麗島事件口述歷史總策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35311
98年》孔傑榮:拒熱比婭訪台 可以有更好理由
推薦0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華民國政府是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擁有完全的自主決定,一切以國家利益為重,不看北京的臉色,也不會看美國與任何人的臉色。

既知民進黨無時無刻都在挑釁,製造麻煩置國家於險境,為何不檢討民進黨徒的作為,卻與之共舞!?

中華民國拒絕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入境是正確的決定!


◎孔傑榮:拒熱比婭訪台 可以有更好理由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A. Cohen)今天在華府表示,台灣可以以其他任何理由拒絕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入境,但不能拿恐怖主義做為理由。

孔傑榮今天應邀在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舉辦的「邁向台灣真相與和解」研討會上發表專題演說時,主動提出他對台灣拒絕熱比婭入境的看法。

孔傑榮說,指控熱比婭是恐怖份子,或與恐怖組織有關,是「很荒謬的」。因為如果這是問題,最先感受到恐怖威脅的應該是美國,因為她就住在華盛頓。

內政部長江宜樺昨天表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與一個恐怖組織有密切關聯,而其秘書長是許多國家高度提防的對象;基於國家利益考量,內政部建議政府禁止熱比婭入境。

孔傑榮表示,他對美國政府不讓台灣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及國防部長到華府,感到很不高興;同樣,他也對台灣政府不讓熱比婭入境感到不高興

他說,他瞭解馬英九政府目前的處境,民進黨不斷丟難題給他,一會兒邀請達賴喇嘛,一會兒邀請熱比婭,馬政府不管准或不准,都有麻煩。

他希望台灣政府妥適解決熱比婭問題,不要傷害到台灣民主形象。最好能夠讓她前往訪問,如果最後決定不發簽證,也要給個適當理由。

孔傑榮感嘆,現在台灣對美國和對中國的溝通,都比以前順暢,反而是內部溝通越來越難。他呼籲台灣要「內和外解」,而看起來「內和」可能要比「外解」付出雙倍甚至三倍的心力。

孔傑榮也呼籲中國不要對台灣壓迫得太厲害,因為壓力越大,副作用就越大。

被問到對他的學生馬英九擔任總統以來的看法,孔傑榮說,馬總統要應付美國,要應付中國,還要應付不斷給他出難題的民進黨,現在還要應付百年難見的天災,相當辛苦。但他非常聰明而努力,至目前為止,他的方向正確,而且做得很好。他對他漸入佳境抱持信心。

【2009/09/26 中央社】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29205
98年》炒熱比婭 引火上身
推薦0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楊開煌/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
七月五日在新疆烏魯木齊市的部分維族人士,因為廣東韶關工廠的維漢衝突致死事件,引起維族民眾大規模的暴動,造成一千七百多人受傷、一九七人死亡,以至正在羅馬開會的胡錦濤都必須兼程返京,坐鎮處理。

八月底,胡親赴新疆視察,以便對外表示事件已經平息;誰知道胡前腳才走,九月五日烏市又發生「針刺事件」;之後,又在喀什地區出現小規模警民衝突事件;針對以上事件,中共官方快速作出反應,直指是「一起以熱比婭為首的境外『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等組織,所直接煽動、策劃、指揮的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力事件。」

然而,一方面是中共並沒有公布任何證據,另一方面從事件經過來看,似乎內因的衝突是導火線,長期的政策矛盾才是衝突擴大的主因。所以在大陸有些知識分子認為,北京的反應是以「上駟對下駟」,不自覺地去捧紅一個反對者—熱比婭;所以建議,除了對少數受到外在分裂勢力影響的陰謀和破壞行為,依法堅決處理之外,更應該針對自己的少數民族政策措施,何以維、漢族都不滿意,自治區的幹部政策等都應客觀檢討。

九月五日中共將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新疆公安廳長免職,九月底國務院又出版「新疆的發展與進步」白皮書,闡述中共治疆的成就,也譴責「東突」分裂分子的為害,已經沒有直接攻擊個人,這當然不是北京的反省,但至少是策略的調整。事實上,如果不改其策略,極可能熱比婭又是下一個和平獎得主。對中共而言肯定是得不償失。

簡述事件的過程,目的是在對比台灣朝野處理「熱比婭」問題的不足。

首先在野團體邀請熱比婭來台,恐怕目的只在於為難國民黨政府,進一步破壞兩岸關係;但是對熱比婭個人、為何反北京、熱比婭的主張等,恐怕完全沒有了解。中共指責熱比婭是恐怖活動的幕後策畫人和煽動者,邀請的團體如果相信中共的指控,則是故意給北京難堪,去凸顯自己的匹夫之勇,其結果最終是為難台灣人民的生計,沒有任何好處。

如果不相信中共的指控,則熱比婭不是事件的策畫人,而是被中共捧紅的「反對者」,反共人士處處都有,則邀請的意義何在?是隨中共起舞嗎?

其次是政府的反應,根據報導內政部長江宜樺昨日在立法院宣布,由於熱比婭身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而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卻跟「恐怖組織」東突有密切關聯,基於我國利益、公共安全或公共秩序,建議拒絕熱比婭訪台;行政院長吳敦義表示,他支持內政部的決定。果如此,是否代表澳洲政府也支持「恐怖組織」呢?而且她還住在美國。

個人以為,此事的關鍵在於,如果熱比婭是以大陸人士身分申請,則邀請單位所邀的大陸人士與其團體宗旨並不符,當然不能邀請,不存在可否入境的問題。如果不以大陸人士,則無需邀請單位,那就等熱比婭本人遞件之後,再作答覆。

總之,政府必須依據我國法律作身分認定,然後再依國家利益及全民利益作考量,並且利用機會告訴國人,大家不要因政黨的不同,而把中共的危機引火上身,變成台灣的危機,不能圖一時之快,傷自己之利,才是真正台灣主體意識的表現。

【2009/09/26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28984
98年》胡晴舫--誰能停止社會記憶的戰爭?
推薦0


單車巨蟹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09-18 /中國時報 【胡晴舫】
 
扁案迄今儼然一場公開的社會儀式。

誠然,陳水扁是第一位中華民國卸任元首遭貪汙起訴,具歷史指標,但在一個正常的現代法治社會,司法審理強調低調理性。一場審判若透過媒體與判決書文字過度激情演出,看起來不像伸張社會正義,卻更像在「表演」社會正義。

愛也好,恨也好,「陳水扁」對台灣來說不祇是一任總統名字而已。他的存在,深深糾結於台灣人的社會記憶裡。

當說台灣國語的民選陳水扁取代了說浙江國語的軍人蔣中正站在十月慶典接受閱兵那一刻,就像黑皮膚的歐巴馬去華盛頓宣誓,除了民主,台灣還多跨過了一道門檻。那枚意象已是一場社會儀式,暗示了沉潛而未顯的文化次意義,且的確馬上顯現於扁政府的諸多政策,如台灣主體的本土歷史觀取代蔣式政權的流亡歷史觀、南北資源重整、本省鄉土與外省眷村的書寫勢力消長等。

社會儀式塑造社會記憶,社會記憶塑造社會身分。

扁執政時,對蔣氏政權遷台後苦心經營的舊社會記憶開戰,強勢更改社會圖騰,扳轉社會記憶,匾額「大中至正」改成「民主廣場」,「中華郵政」改成「台灣郵政」,台北新公園變成二二八紀念公園,引起諸界不安,族群失和,國際緊張。

當他沉淪,又撼動了新的社會記憶。這份新記憶裡,台灣擁有亞洲少見的民主制度,高倡人權,尤其熱愛本土。陳家的貪汙崩毀了台灣人的民主信心,隨之,對扁政府大力鼓吹的那部分文化記憶也感到疑懼。其實,與其說本土自覺是扁政府為台灣社會注入的文化性格,還不如說台灣先有了本土自覺,才選他上台。至於他的墮落,應回歸官員個人操守的討論。

然而,扁案審理脫離一貫司法冷靜,眼見成了一場社會儀式,除了彰顯總統犯罪與庶民同罪以滿足民粹欲,多少代表了台灣正掙扎於陳水扁這個人所增添或減去的社會記憶。伴隨而來的是掛回「中正紀念堂」匾牌,景美人權園區變成文化園區,坊間大量再現國民政權流亡史觀的書籍,彷彿要將台灣心靈再度軟體更新。

即使台灣一廂情願想以「失敗者的女兒」身分去銜接中國歷史,這種「東京鐵塔」式的懷舊情緒對當今中國的社會現實恐怕並不具太大意義,然而,這股懷舊風卻吹得時機微妙。扁政府時代懷舊,馬政府也懷舊,雖然懷舊的內容與對象很不相同,情調手法卻大同小異,政治主觀果真影響社會風氣,繼而細調台灣社會記憶體,灌入他們認為「正確」的歷史、故事、真相或所謂的「記憶」。

記憶,是社會維繫的根本。我們之所以為同一族群,因為分享同一記憶,形成同一價值,對事物同一判斷,氣質於是一致,情感因此相親,這是為何社會記憶如此重要,也是為何這麼多人都想將手伸入台灣社會記憶。

現今網路時代,誰還有能力控制所有人的記憶,然而,如同美國學者保羅康納頓所闡述,社會記憶牽涉了世系傳承與依賴機構有系統流傳下去的權力,從十九世紀民族國家概念出現,社會記憶的戰爭就從來沒有停止。

記憶,也包括遺忘。社會如何記憶又如何遺忘,均有講究。台灣過去二十年,一場儀式取代一場儀式,一套記憶取代一套記憶,一遍又一遍,當共同記憶不斷遭到撕裂,台灣人身心也跟著不斷撕裂。我們一再被告知我們的社會記憶必須開機重來,一次次,反反覆覆,再好的硬體也禁不起這般折磨,終有一日,我們的歷史感將完全當機,失去方向,缺乏道德參考座標,全部人將被迫活得無情且現實,社會決策將短視而功利,所以我們的橋會斷,山會崩,路會垮,捷運會停擺。

當社會失去興趣去用心耕耘一個五歲孩童的未來,所謂的社會記憶究竟要來何用?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24&aid=3618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