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 一 起 古 靈 吧 ☆★
市長:Wendy.C  副市長: 謝大牛Snot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高中職【★☆ 一 起 古 靈 吧 ☆★】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個人文章創作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灰 色 的 天 空
 瀏覽693|回應1推薦1

eleven31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not

灰 色 的 天 空             子晴

天空灰撲撲的一片,整個視線暈眩旋轉,像喝醉了。

平靜?戰爭不斷持續著,大地變成單調的顏色,灰色、疲累的身影充滿了道路,戰火的隆隆聲無所不在,每天都看見煥發光芒的年輕人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其實是朝著死亡奔去,他們還不了解另外一端是什麼樣的世界。

 

 

爐火是整個房間唯一的亮光,坐在我對面扶椅上的是克莉絲‧列弗洛,有著一頭漂亮的棕髮,身材削瘦,眼神就像房裡的氣氛一樣深沉。

「警官先生,你不會是要告訴我哥哥的消息吧?他已經很久沒與家裡聯絡了。」克莉絲先開口,雙手緊緊握著扶椅的手把。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克莉絲看我沉默不語,顯得更加害怕。

「他還活著嗎?」

我絞著手,開始了我的故事。

 

 

一九一六年十二月的一個早上,天氣冷得快使人血液循環停止,我如往常在警局裡工作,發現又有一個文件班皮諾法官忘記簽名,他是一個很差勁的法官,你等一下就會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口頭禪就是『麻煩透頂』。

正當我起身準備將文件送回法官辦公室時,外面突然一陣騷動。

一名年輕人被兩個意氣昂揚的憲兵押著遊街,那幾個月以來,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逃離前線,迷失在荒山野嶺中,所以這並不是第一次抓到逃兵。大家都拋棄家裡溫暖的爐火,跑來觀看這個可憐的小傢伙,穿的軍服又髒又臭,眼神驚恐地亂轉,害怕地連路都走不穩。

不知道什麼原因│人群聲轉為憤怒的咆哮,甚至對著逃兵丟石頭,兩名憲兵發覺情況不對,趕緊加快腳步,班皮諾法官似乎也察覺這陣吵雜,走出來,清清喉嚨,群眾立刻安靜下來,畢竟法官的地位令人尊敬,只要簽個名,你就會立刻被送入萬丈深淵。

「兇手!」人群中一個聲音說,接著好幾十人的聲音立刻響應。

「什麼兇手?」法官問。

「殺死女老師的兇手!」

班皮諾法官本來一臉狐疑,以為這些人誤會了,準備開口解釋時,突然靈機一動。

「對!這名兇手即將受到審判!」

當場民眾開心地手舞足蹈,哄然離去,以為法官已經將兇手繩之以法,留下憲兵和逃兵驚訝地呆站在那裡。

在當天的三天前,有人發現一名小學老師陳屍在城外的河岸邊,脖子上明顯有一條深紫色勒痕。

 

接下來我帶著文件來到法官辦公室,那兩名憲兵已經押著逃兵來到這裡了。逃兵是個年輕的孩子,名字叫做巴列克‧列弗落,十九歲,入伍之前一直住在中部的克拉姆西城,是個農家子弟。

班皮諾法官緩緩地坐到書桌後方,正對著巴列克,他瞇起眼睛,露出厭惡的表情。

「天哪…..怎麼這麼髒..…麻煩透頂…..」法官小聲嘀咕。

「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吧?」法官問。

巴列克小子害怕地頻頻發抖,低著頭不敢直視法官的眼睛,口齒不清地回答: 「因為我逃跑..…法官大人..…請原諒我..…

「因為你是殺人犯!你殺了一位女教師。」法官接著說。

「什麼? 」巴列克小子抬起頭。

「你還在等什麼?快點全盤招認!」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沒有殺人…..

法官站起來,緩緩靠近巴列克小子,眼睛散發出邪惡的紅光,在他耳邊柔聲說「你還是乖乖招認吧,反正逃兵嘛,會被槍擊,殺人嘛,會被砍頭,都是『死』路一條。」

巴列克小子嚇得雙腿發軟,跪倒在地上。

「不可以..…你要嫁禍給我…..不可以的…..你沒有證據..…

「你放心好了,很快就會有證據的。班皮諾轉向那兩名憲兵,「把他綁在院子裡。」憲兵愣住了,班皮諾立刻補充一句「這是命令!」

巴列克小子突然站起來,試圖想要逃跑,那兩名憲兵身手很好,一下子就抓住他的手臂,巴列克小子爆出嘶吼,揮舞拳頭,我從來沒聽過這樣的咆哮,我不知道一個人竟然能發出這樣的聲音,憲兵半拉半扛地把他拖出去,聲音愈來愈遠,愈來愈小,像一根刺扎進我的胸口。

「嗯法官,外面的天氣真的會凍死人…..而且我們的確沒有證據指控他是兇手。」我鼓起勇氣說。

班皮諾懶洋洋地移動他肥大的身軀。

「你放心好了,他很快就會認罪的,我可不想跑東跑西充當一個大偵探,反正他一定會死,何不讓他來解決我的麻煩?」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巴列克‧列弗洛這小子的確是個叛國者,一個沒用、不負責任的懦夫但也許他本來是一個可愛活潑的孩子,住在一間簡陋卻溫暖的小屋子,夏天在綠油油的草地上嬉戲、打滾..…」班皮諾法官不耐煩地摳摳手指。

「但是一場沒有意義的戰爭,號召年輕人們志氣高昂地步入戰場,離開家鄉。也許就是漫長的戰爭,漸漸腐蝕他們灰色的心靈,士兵一個個倒下,有截肢的、瞎眼的、破頭的、血流不止的、殘廢的、精神崩潰的、身上只剩下幾塊肉卻口中依然唸著母親、愛人的名字的..…於是恐懼籠罩大地,巴列克小子選擇了逃,就像動物察覺到威脅接近便立刻拔腿就跑..…雖然他是逃兵,但畢竟他還是個孩子。」

在我離開之前,班皮諾法官最後告訴我「在戰爭期間像他這樣的生命一點也不值錢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

也許他說得對從政者只要一句話好幾十萬的士兵就會被炸成肉泥誰在乎?

我走到窗前視線無法抽離巴列克小子的身影他的十根手指頭被繩子纏繞,高高地綁在樹上兩腳騰空他的頭髮結滿了霜身體不斷顫抖發出動物般的哀鳴。

我墜入黑暗當中我明知他是冤枉的卻無能為力因為我的地位不允許我沒有這個權力只能眼看著巴列克小子的手指漸漸發黑氣息漸漸微弱..…  我開始哭了,沒有騙你,眼淚就是不自主地滴落,我知道再過不久,巴列克小子終究會屈服於寒冷..…

班皮諾法官每過一個小時,就會來到巴列克小子身旁,對著他的耳朵大吼大叫,重複同一個問題,而他只能虛弱地搖搖頭。

巴列克小子待在天寒地凍裡已經五個小時了,多麼刺骨的寒冷啊!我再也無法忍受,頭一次以身為人類為恥辱,我衝向巴列克小子,想阻攔我的憲兵也被我一把推開,「我不管你是誰,請你不要再堅持下去了,不然你會…..你會…..

巴列克小子緩緩抬起頭,眼神已不再是恐懼,而是一種清澈,他閉上眼睛,好像在聆聽,接著用盡他最後一絲力氣,長嘯,「喔│咿│」聲音迴繞整個天空,也一直迴繞在我的心頭。

他暈過去了,而我被憲兵強行拉走,之後我把自己關在家裡好幾天,一直無法從那場惡夢中醒過來。

 

過了幾天之後,我從朋友那裡聽說,在我離開巴列克小子沒多久,有人發現巴列克小子不見了,看守他的兩名憲兵也消失了,現場只留下一條被某種動物咬過的繩子,依然掛在樹上。就在隔天早上,班皮諾法官被發現陳屍在自家的書房,頸動脈被狠狠割斷,房裡頭一片凌亂,顯示出他試圖做的動作、掙扎與他的失敗,到處都血跡斑斑。

街坊間議論紛紛,所有的警察、檢察官都被弄糊塗了,一個十根手指頭都殘廢、全身都凍傷的人怎麼可能殺得了人,而且兩個訓練有素的憲兵去哪裡了?沒有目擊者,附近居民也沒看見可疑人物,最後這場案件不了了之,成為咖啡館裡頭嗑牙的老話題。

我在巴列克小子所留下的衣物中發現一個小小的木雕玩偶,上面刻著一個簡單的圖騰,我把它製成項鍊,一直掛在我的脖子上。

我請了一個長假,離開家園遠遊。

 

平靜?

路途中,我開始發現大地的醜陋,聲稱為了跟上世界的腳步,工業不斷革命,工廠四處林立,住宅漸漸擁擠,一片片森林被砍伐殆盡,空氣中瀰漫著惡臭、死氣沉沉。

我來到了一個很特別的村子,它緊鄰著一片山林,給人一種神聖不可冒犯的感覺。

我在一家「紅亭子餐廳」吃飯,聽著老闆娘說起這片山林的故事。

「這片山林從以前就一直保祐著我們的村子,夏天一到,就有很多有錢人家來這兒度假,他們覺得這裡風景很美,空氣很清新,有一種很寧靜的美。

自從戰爭爆發,有人為了趁機會謀取利益,帶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機械來到我們村莊,設了一間煉鋼廠,黑煙不斷從煙囪冒出,污染我們的空氣,不只這樣,這些腦袋流膿的傢伙,還想砍伐我們的山林,不過這些人還是得到報應,山裡頭住著一匹白色的狼,當他們開始砍伐,那匹白狼就會攻擊他們。

過了沒多久,這些人引進許多槍枝與獵人,想要捕捉這匹白狼,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白狼多了一個伙伴,一個人類,左眼被他那漂亮的棕髮覆蓋住,只露出右半邊蒼白的臉,長得不高,好像還是個孩子,可是他很厲害,動作非常敏捷,奇怪的是,他不用手拿武器,而用嘴巴叼著一把短刀,就葬送許多獵人的性命。」

「那個人為什麼不用手?」有人追問。

「我記得他好像十根手指頭都綁著繃帶。」

我倒抽一口氣。

「不好了!白狼他們又出來攻擊人了!」一個孩子跑進來大喊。

我沒有考慮,就一路衝向伐木廠,現場一片混亂,白狼正在攻擊一名腿軟的工人,我看見他了│一個憤怒的年輕人,正奮力地擊退敵人,我看到一些獵人拿著槍瞄準他們。

「不要再打了!巴列克!」我衝向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他嘴裡的短刀劃破我的上衣,露出那條木雕項鍊,他突然呆住了,這時那些獵人也不顧我的性命開槍,我往前抱住巴列克,背上感覺到一陣難以忍受的劇痛,視線愈來愈模糊,我感覺他把我抱了起來,一路奔跑.....

 

模糊的光點漸漸清澈,我慢慢地坐起來,傷口仍在隱隱作痛…..

已經深夜了,深林當中,濃密的樹葉遮蔽了整個天空,背後是一棵古老的樹,四周圍繞了許多黃色的小光點,發出一點點微弱的聲音,好像在笑。

巴列克盤腿坐在我身旁,白狼奄奄一息地躺著。

「這是什麼東西?」我指著那些小亮光。

「生命,是森林富裕的象徵,而你的背後是一位智慧的長者。」

「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為什麼要跟著這匹白狼?為什麼要攻擊那些人?你面對的可是槍枝耶,難道你不怕死嗎?」我還是忍不住心中的疑問。

巴列克溫柔地撫摸白狼的頭,「過去,我很怕死,因為我害怕死後會一無所有;現在,我不怕死,因為我已經找到了價值,我不再害怕我會一無所有。

在我的生命中,曾經三次遇見白狼。

我們家本來是個大農莊,經濟還算富裕,就在我九歲時,我們一家人曾經來到這片山林度假,因為我太過於頑皮,在森林裡到處亂跑,結果我迷路了,我不斷哭喊,而我得到的回應只有寂靜…..天色漸漸暗了,我又冷又餓,被絕望埋沒…..這時,我第一次遇見白狼,現在的我,只記得我在白狼的背上沉沉睡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家人圍繞在我身邊,擁抱我,留下喜悅的淚水…..

後來爸爸患了肺病,在我十五歲的時候去世了,家中頓時失去依靠,經濟狀況愈來愈糟糕,僅能靠一些農作物賺取微薄的收入。

戰爭爆發,使我不得不離鄉背井加入戰場,當然了,恐懼擊垮了我,我選擇逃亡,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哩,可是我的腳卻不自覺地再次踏入這片山林,又再一次迷失…..我第二次遇見白狼,就在這棵古樹下,我向牠傾訴,告訴牠我很懼怕死亡,而白狼只是靜靜地陪在我身邊…..

當我被綁在樹上,對一切都感到絕望,突然間,我再一次感覺到白狼…..是牠救了我,帶我離開那可怕的世界,第三次回到這片山林,重新找回了我的價值│我是狼的兒子,我要保護這片山林,遠離人類.….

白狼被人類傷得太重,已經活不久了,我要堅持下去,為了他…..

「但是,你是人類,你不屬於這裡。」

「不,只要是生命就息息相關。人並未編織生命之網,只是網中的一根線。」

接下來是一段長久的沉默, 

「你那個時候叫我什麼?」巴列克哀傷地問,「就是在你受傷之前…..

「巴列克‧列弗洛,你的名字。」

「好奇怪,我不記得了,但是我還記得這個木雕,是我妹妹送給我的,在我離開家鄉之前…..」他笑了。

我感到非常訝異,我不知道一個人竟然能改變這麼大,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已變成一個充滿智慧而深沉的智者。

我覺得很睏,又躺下來睡著了。

已經早上了,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不過感覺真的很棒。

我隨著巴列克穿梭在樹林間,傾聽風兒吹過樹梢的聲音,我們聯手抓到一隻兔子,坐在草地上好好地飽餐一頓,他告訴我這一片生命的故事,我津津有味地聽著,我開始漸漸了解樹的靈魂、風的言語和鳥的歌唱,山谷中一片深藍、一片寧靜…..

不知道過了幾天,我的生活從來不曾如此充實、豐富。

山林的另外一端是一座工業區,濃煙掩蓋了天空,一片灰白。

巴列克不帶任何表情說:「貪婪,將使人類不停地創造、發現,小至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大至宇宙的另一端,只有等到最後一棵樹被砍下,最後一條河川被污染,人才會正視這張破爛不堪的生命之網…..我有預感,我們腳底下這塊土地,將會被開發成一幢幢單調的屋子,人們會像螞蟻一樣,住滿這片大地。」

 

突然感覺森林間一片混亂,動物們四處逃竄,我們奔回那棵古樹,竟發現古樹的葉子已全部凋零。

「這是怎麼一回事?」

「災難…..」巴列克敏捷地爬到樹上,發現山腳下的村民竟然在放火焚燒森林!火勢正不斷地向上延燒。

「天哪…..我們得阻止他們,他們一定是想把你和白狼逼出森林。」

「一切都來不及了,天氣這麼乾燥,很快就會把樹林燒光….

「巴列克…..

「你趕快下山吧!」

「那你呢?」

「我要守在白狼身邊。」

正當我要激動地開口時,他微笑了,問我:「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倫亭‧克里斯。」

「好吧,倫亭,好好保重吧!可以的話請你代替我拜訪我的妹妹克莉絲‧列弗洛,在克拉姆西城,告訴她,我很想念她。」

我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緊緊地擁抱他,接著我就飛奔下山了。

過沒多久,整片山林就被焚毀…..

至今那段回憶,感覺起來就像一場夢,一場曲折離奇的夢…..

 

 

我的故事接近尾聲,熊熊的爐火再也不能溫暖我的心靈。

「所以,我不確定他是否還活著。」

不過,我在心裡暗自猜想,也許他已經化為一隻飛鳥,飛往世界的另一端,這一次他不是逃,而是為了尋找另一片清澈的天空。


PS:這是我第一次寫小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8693&aid=2585435
 回應文章
QQ..白狼耶~
推薦0


daisy111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小花也肖想要一隻雪白的狼,

好美麗的感覺喔(發花痴中),

還可以協助我攻擊高晴晴呢=ˇ=(開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8693&aid=2585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