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時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雜說國營企業的本質
 瀏覽2,535|回應13推薦5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Chocola
張爺
筆記阿本
幕影
獨孤無劍

我也打算另開新欄--就不曉得會不會被砲轟。

首先談阿本昨天貼的二次金改,稍稍看了一下,阿本所貼的二次金改弊端,發生在銀行與銀行合併過程的惡意競爭與員工的「被剝削」上,而阿本認為這是二次金改的「本質」導致「弊端」。

先前我也說過,二次金改有兩大方向,一大方向國營銀行轉民營,不同的是這國營銀行轉交到民營銀行是交由企業A還是企業B,阿本以書本大概說明,在國銀銀行轉民營過程中因為官商勾結所以有官員賤價出售國營銀行。

「賤價」這兩字我不敢講,因為國營銀行到底資本額多少,該賣多少?這見仁見智。若說近年國土賤價賣給科學園區放任投機客炒地皮,這就明顯戕害到百姓利益。但因為國營銀行本質上仍是國營企業,國營企業雖算是國家的財產,卻非「正資產」而是「負資產」,看看其他國營企業中油台電中華電信……,再看看民營化後的台鹽。而不管它是正資產負資產,「虧損國庫承擔、營收員工享有」這就叫特權,難道國營銀行營收存戶享有?還是挹注國庫?若真有挹注國庫,恐怕最先挹注的也不是公共建設而是官員的薪水,若挹注存戶,那國營銀行與民營銀行的競爭點就非常不公平,這不公平會不會造成國營銀行壟斷以及內部員工公務員心態包庇一堆政府民間呆帳呢?自己想想。

二十世紀以來分左右兩大陣營,在政治理論與經濟理論上,還有國家劃分,左右我就不講了(這方面我寫過太多),我想提的是「積極自由主義」一詞,何謂積極性自由主義?在十九世紀認為的自由主義主張政府不要干預民間企業,讓民間企業自行競爭,而社會主義認為放任這樣的自由競爭對勞工不公平,競爭只有拉大貧富差距,所以政府要介入。

「積極自由主義」或稱「修正後的自由主義」一詞二十世紀中葉才出現,它仍主張自由主義,包括政治包括經濟,但跟傳統自由主義不同的地方在於,它認為要達到健全的自由市場與政治上的自由,必須要將「平等」納入,但這平等卻非社會主義提倡的「大平等」,而是「政府必須盡力替人人創造足以公平競爭的平台」,也唯有經濟上不讓國家內最弱勢者若入貧窮線以下(這也是貧窮線一詞的由來),政府有義務幫助貧窮線以下的人民升到貧窮線以上,並且拉高貧窮線而非降低,因為一個人若能在國家內行使經濟自由與政治自由的權利,除了憲法上「消極地」保障個人自由,政府必須從經濟上「積極地」保障個人經濟底線,避免個人以及國家整體崩潰。

這除了是社會福利的由來,在另一方面,政府也必須做到國內企業競爭的基礎平等,唯有基礎平等,才有真正的公平與自由競爭,而政府也才能放任不管,做個小政府。

過去我常舉裴敏欣的文說明中共並非走向資本主義,也並非什麼「具社會主義意味的資本主義」,那是很惡劣的騙局,中共走的,不但是社會主義,還是漠視二十世紀中葉以後社會主義巨大的修正路線走共產主義,裴敏欣稱之為「列寧國家主義經濟」。

在列寧國家主義經濟裡,踩踏了社會主義最珍貴的精神--「平等」,國家本身就是最大企業,集權並且集錢,而人民分階級照顧,在工作在醫療在各個方面。國家之所以能做到此,最大的幫手就是國營企業。

國營企業本身是個大騙局,政府的騙詞是為了避免壟斷為了平抑物價,但事實上從漢武帝時期將鹽鐵酒收歸國有直到曹雪芹祖父掌管江蘇鹽運,國營企業的本質就是政府藉著壟斷壓迫民間的經濟自由,而這肥缺自然給皇帝的寵臣。清廉是不可能的,壟斷了國家龐大資源,有多少人能無動於衷!

不要再相信國營企業對人民有利這種謊言了!蘇聯垮台,因為擴張軍備,垮台後一堆人擺脫不了國營企業員工的陋習,上下班不積極,做事慢吞吞,對客人愛理不理,這是垮台後旅行者到蘇聯的印象。

民間企業會成功自然有民間企業的作法,而這作法符合市場規則,不論是勞資關係上或者成本獲利上。日本的鐵路民營,台灣仍然國營,無預警電聯車在半路等自強號通過,誤點45分鐘仍給你擺出老大臉色,這種員工該不該被炒魷魚這種企業該不該被淘汰!?

「因具備壟斷性質所以不宜由私人經營」這是大笑話!石油怎麼交由台塑經營了?經營之初說是為了破除中油壟斷,今日卻是兩家同步漲跌,好不快樂!在美國日本英國,銀行、石油、鹽、鋼鐵、鐵路都是民營,人家經濟體質較好還是國民黨推行的這套類似中共的經濟體質較好!?

1980年代因為英國已無海外殖民地,加上大西洋航路的沒落,英國的經濟非常地蕭條,當時有人主張實施凱因斯的經濟管制,擴大國營企業擴大政府箝制民間企業力道,搞了幾年後英國經濟幾乎崩盤。瑪格麗特‧柴契爾年輕時就是亞當斯密的信徒,上台後力排眾議縮小政府規模放任民間企業自由競爭,釋放國營企業民營化,英國經濟才谷底回升。

下一篇說國營銀行民營化。

Gail
2010-12-07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315469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有些理念不錯 但與實情有差距
推薦4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Chocola
筆記阿本
傌偀仇
獨孤無劍

這幾天Gail和阿本所觸及到的問題面實在是既廣泛又複雜,我想可能的話不妨就更小的子題一個個釐清。

首先,Gail提出企業民營之績效優於國營,也更符合公平正義的看法,我想前一句是符合經驗法則的,但後一項命題我則持懷疑態度。

舉個信用卡循環利率的最簡單例子。根據銀行公會的最新(2010/11)資料,在其公布的35家銀行中,所有民營銀行的最高循環利率幾乎都逼近規定上限(20%),只有華泰銀行例外。如不考慮上述這家例外的民營銀行,所有公營企業的最高循環利率都低於任一民營銀行。其中該項利率最低者是國營行庫中最具代表性的台銀:11.436%。

此外台銀的信用卡循環利率級距也為所有銀行中最低:相較民營銀行靠剝削卡奴大發利市,該國營行庫的做法最符合公道。(風險過高者根本就不該授信,而不是將利率極大化以攤平風險,再用循環利率坑殺一些理財智商不及格的群眾)

第二點是,Gail談到經濟的自由主義時讚許其非道德,一旦採取這種非道德的自由主義辯護,那麼在貶損國營企業的同時就只能採取績效觀點,似不能再主張公平正義,否則勢將陷入原則性的矛盾。當然Gail也可以表示他心目中理想的自由主義是某種修正版,那麼,儘管企業民營化符合自由競爭,但若民營化的過程不符合公平正義,民營化就不一定理所當然了。

中信銀是國內發卡第一大銀行,也是千萬卡奴的淵藪,這幾年他們為改善形象做了一些努力,譬如向卡奴的小商店團購,然而此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杯水車薪,而且企業公關的涵義大於一切。確實中信銀的經營創新的積極度遠優於國營老行庫,然而卡奴風暴卻將民營銀行剝削弱勢的劣行暴露無疑,而且受傷頗重(譬如瘋狂發卡的萬泰銀曾為不肖外資追捧,反而是最近形象不佳的郭台銘最早公開挺身批評,如今投資市場上還有有誰鳥這家銀行?)。公營行庫由於經營偏保守,在卡奴風暴中反而保得住元氣。怎知風暴才過,竟要限期讓民營銀行併購老行庫,這未免欺人民太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317401
開始懷念幾年前那位與我談電影談畢諾許的Gail. 懷念ing...
推薦2


筆記阿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張爺
獨孤無劍

問題是國營轉成民營化,在這兩大黨手裡都變成妖孽,妳說怪也不怪? 好的政策該交由何人或何黨之手,台灣的國營壟斷與金融體質,才得真正位列仙班,獲得實質改善? 或者,壽終正寢 ? 或者,被賤拋荒郊,讓土狼野狗啃咬 ? 到最後連剩下的肉沫沫都被禿鷹舔得一乾二淨了!

Gail 舉顢頇台鐵為例,我不只暫同,相信其他朋友也贊同.台鐵民營化,至少可省去一堆冗員與原地踏步的問題.那麼優質的國營轉民營呢? 老百姓該相信誰? 最佳的典範在哪裡? 台鹽嗎? Gail說了算?

主題內文十分值得參考.底下的回應則仍然帶有偏見.農家出身的Gail ,其實不見得真能體民所苦 ,尤其是她宋楚瑜又陳水扁又批馬批吳又綠衣加身之後 .好的政策,與藍綠何干??或許是較年輕,不知曉底層群眾真正的想法與艱苦,而流於文字解析與論斷.可惜了.

開始懷念幾年前那位與我談電影、談畢諾許的Gail. 懷念in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315992
二次金改背後的經濟本質之爭
推薦1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中美打了十年的經濟戰爭本質上仍然是自由經濟市場vs列寧國家經濟的戰爭,在這場戰爭裡,表面民間企業的電腦公司背後還是國營--聯強背後有軍方的影子,綠壩、花季護航這些監視人民的軟體之所以中共敢推行,在於華碩宏碁這些表面台灣製的企業與之為虎作倀!

中美經濟大戰打到後來美國逼迫人民幣升值不成,放任美元貶值。一國幣值應該符合自由市場規則,人民幣長期被壓低這背後外資熱錢湧入,挽救了原本應該破產的列寧國家經濟--在列寧國家經濟指導下國營企業的貪污與高官的巨大收入,還有深不可測的銀行呆帳………

美元貶值,並且放任它們各國流通,是美國政府以自由主義反過來逼迫列寧國家主義經濟,而非讓列寧國家主義繼續踩踏在他國自由主義經濟基礎上壯大中共政權。這跟雷根主義類似但仍有些微不同,而這場自由主義vs列寧國家經濟戰爭誰會獲勝?當極權極錢崩盤時,銀行呆帳會不會反噬到每個國民,咱就拭目以待……

2008 馬政權上台後除了延續過去國民黨一貫地列寧計畫經濟路線,走加強國營企業箝制自由市場外,ECFA將台灣經濟鎖進中國除了背離歐美自由主義經濟路線外,還是將台灣原本體質健全的自由主義經濟拿去挹注這需要他國挹注的列寧國家主義經濟。在這「最高原則指導」下,保障國營企業並且剝奪台灣自由競爭機制往大陸傾斜是他們的手段,而台灣銀行與中國銀行因MOU互有往來正是最明顯也最惡劣的--這之間除了踐踏二次金改以來健全銀行體質的好成果外,一旦中共銀行呆帳無可挽回地崩盤,台灣人民也將深受其害!!

阿本提的那本書,與其說「客觀」再探討二次金改的弊端,不如說在抵制國營銀行民營化,站在國民黨立場角度去厭惡這場民營化趨勢。為何我會這麼說?國營銀行是正資產還是負資產上文我提過,資產賤不賤價因為不是國有土地很難計算,但民營化後讓國內銀行得以站在公平平台上互相競爭,長遠看來對國家對市場都是大好處。所以,不同的只在於政府將這原本的國營銀行交由企業A還是企業B。

企業A會積極爭取企業B也會積極爭取,政府的考量點應該是企業A營運手法較健康還是企業B較健康,而非企業大小--大企業再去收購國銀銀行不就成了拖拉斯!?

商場沒有道德,只有效率,企業競爭取得國營銀行在沒有實際貪污證據情況下不可以隨便扣上「弊端」的帽子!站在人民角度,不論交由企業A或者企業B經營,皆是民營,民營銀行唯有績效,而這績效符合市場機制對人民就有利,人民不必因為企業A或者B在競爭時與政府高官親近就流於厭惡,這除了意識型態外,也同時罔顧了市場機制的本質。

同樣道理在銀行併購過程中也是如此。十多年前台灣經濟繁榮時何以三不五時就聽聞銀行或者合作金庫倒閉?因為由一家企業獨立支撐的合庫資本太低,而國內銀行合庫太多,為了競爭又不得不提高存款利息,等於拉高自己倒閉風險。銀行合併的過程,除了銀行本身底本提高,在經濟不景氣時,降低存戶利息,並且因為競爭者少,可以這樣做,這除了健全銀行體質外,也有將企業與銀行脫勾,不讓小銀行小合庫成為企業將存戶當作自己私房錢那樣如民間會錢一般的惡劣。

銀行A併購銀行B,看的是哪家銀行較健康,哪家較大,但同時也是看哪家經營手法較好,政府讓A併B而非B併A,除非有確鑿貪污證據,否則以人民角度來說,A併B與B併A對人民利益有何損害!?對存戶又有何損害!?

看過木村拓哉主演的「華麗一族」嗎?銀行為了併購其他銀行,商人之間的競爭傾軋、銀行合併後的裁員,又與人民何干!?被裁員的員工被釋放到自由市場重新找工作,壓縮到他人找工作空間,這是短期弊端--比起國營銀行與民營銀行不公平的競爭與國內如同會錢般眾多的小銀行--更何況銀行員工薪水優渥,加上資遣費,實在不勞小民替他們操心!!

這兩天我一直在談這些,有個大主旨:

人生而為人,有自己努力就可獲取的成果,有無論如何努力也獲取不到的成果。作為政府的責任是創造人人公平競爭的平台而非虛偽式的各處補貼。人珍貴在於自己有選擇權,這珍貴的選擇權正是自由市場的基石。

一般人與銀行的關係就是存戶與銀行,將自己勞動所得存入哪間銀行,這之間的風險與利息換算在於個人,而台灣銀行在二次金改後根本沒有大銀行壟斷的現象!!除了本土銀行還有外資銀行,選擇可多的了!這對一般人而言難道不好嗎?當然好。

銀行為了生存,一改傳統觀念只收存戶開始發行信用卡、現金卡,開始經營基金、投信,鼓勵一般人從正面信用評等轉而使用負面信用評等,這當然有風險,但要不要加入這風險選擇在於個人而非銀行,卻因此怪罪二次金改實在可笑!

我著眼於個人「無論如何努力也獲取不到的成果」--一個人想努力,政府要保障他的經濟基石,在他的勞動所得裡他有能力買屋購屋,政府有義務嚴懲土地投機客,謹慎釋放國有土地(如今根本是賤賣給財團!),平抑大宗原物料民生必需品--麵粉、稻米、糖、鹽、米酒,以及最基本生活所需之水電油價--這才是人民必須嚴格監督政府的事項!而非卡奴問題!

那為何2008馬政權上台後水電油價大宗原物料通通上漲呢?不就是踐踏扁政府時期國營企業民營化的路線嗎!國營企業半世紀以來被當作國民黨的私房錢,大樁腳,自然得罪不起。而馬政府酬庸這個大樁腳的手段正是壓迫自由市場所賴以維生的水電油價大宗原物料,走的是傾中路線之列寧國家主義經濟。

Gail
2010-12-07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315686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