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張爺 ~~ 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關於虛構台灣史
 瀏覽12,451|回應54推薦1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獨孤無劍
樂在其中
shouminc
文俠隱
華碩
Russ Wod
筆記阿本
Nobody
葉子~
Chocola

網友kennery蒐集了不少台籍日本兵的資料。不過台籍日本兵作為歷史和作為政治議題應與區分。

歷史書寫

任何一個時代的歷史書寫都容易受到特殊政治觀點的扭曲。我曾經對晚明史下了一點功夫,發現東林黨魁如顧憲成,後世目為清流學者,骨子裡卻是個挾聲望聚眾亂政的政客。

然而歷史書寫與事實為什麼有巨大偏差?問題出在「明史的作者群是誰」!基本上東林多知識份子,其弟子進入明史館的比例原本就遠高過「閹黨」,東林政客的惡行惡狀自然容易受到掩蔽。然而東林也會內鬨,用心解讀史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發現左光斗、楊漣等所謂「正人」的政治鬥爭手段,也委實令人搖頭三嘆。

傳播學會問「誰是資訊的提供者」(是政客還是廣告業主等等)。歷史學也同樣要追問史料的來源,問各項數字的統計方式,問敘述者與事件的關係。史學不同於播報即時新聞,那些積非成是的陳年謠傳必須慎重過濾。

再舉個更淺顯的例子,YST也曾好幾次寫過或提過二二八,他引用「台人畏威而不懷德」名句來將(日據時代的)台人標籤化,然而,這句話明明就出自日本殖民者兒玉源太郎之口,YST卻包藏禍心以台制台,故意塞到蔣渭水的嘴裡:

對某些人而言,史學只是政治工具,他們扭曲歷史,大肆扯謊而且絲毫不嫌骯髒。(參考「畏威而不懷德」~話語簡評)

漢奸 漢奸

談談陳儀吧。

陳儀執政台灣的方式別具一格,首先是抗拒設省,當時的台灣人可是要求中央政府將台灣設為一省──可不是要求獨立哦,但陳儀反而從中作梗,為啥呢?因為設個特別行政區自有特別制度,這特別制度說穿了,就是為了在接收日產時方便從中謀取私利。節錄一段民國三十五年四月三號(二二八事件前一年)大陸駐台記者汪潴的評論:

有一件事情頗為費解。陳長官公司大亨的態度來「監理政治」,有許多機關公務員除了主官採用中國人,其餘還是日人的原班人馬,日官日警依然是統治者的爪牙,以致使台灣同胞非常難堪,台灣同胞不願服從其日人上司...陳長官並沒有為台灣人的處境想一想。

接收人員到達台灣的時候,和在其他地區收復的情形一樣,一方面是混水摸魚,豪強奪取;一方面是秦樓楚館,花天酒地。這怎能不使台胞失望呢?他們接收了日人警察,沒有能接收台灣同胞的人心,長官公署的統治政策失敗了,造成經濟的混亂局面,物價不斷飛漲,人民承受的生活重壓,遠過于日本統治的時代。台灣是產米區,竟也產生大糧荒,米價爬上全中國的最高峰。而日人則能受到配置的優待,溫飽無憂...

能把稻米之鄉的米價炒到全中國最高,這種德政不大書特書行麼?!更有趣的是,長官公署陳儀政府原來才是頭號漢奸,然而在二二八事件之後,這批夥同日寇對台人實施經濟剝削的執政者,卻反將皇民漢奸之罪嫁禍給台人!

像這類紀錄在二二八史料中乃是司空見慣, 大家手邊缺乏史料沒關係,但只要我有精神,我會隨手抄一段上網,讓「范蘭欽於我心有戚戚焉」一族見識見識。

皇民便利貼

回到台籍日本兵的問題,我不曾否認某些台灣人有皇民意識,但反對拿少數來以偏概全。

將二二八歸咎於台灣人的皇民化,自始就是陳儀政府的脫罪策略。後來國共兩黨也曾將台獨歸因於皇民化,都是出於類似的政治算計。雖說「三人成虎」,然而史料具在,誰也無法隻手遮天!

單憑幾張照片或著個案,我們不難將台獨和皇民化做個印象連結,但同樣單憑幾張剝皮小狗照片,我們也不難將中國定位為野蠻落後。但以偏概全絕不是作研究,這完全是訴諸感性,散佈族群歧見的伎倆。

之所以提醒kennery應查證台灣主要媒體的新聞播報,理由在於:在今天的台灣社會,任何一種鮮明的皇民表態(譬如李登輝參拜靖國神社),都一定會上新聞,而這樣新聞也一定會讓多數海內外華人惱火,但如果我們的主流媒體或狗仔都很難抓到這樣的鏡頭,就代表這種現象「罕見」,既然「罕見」,就沒有理由拿來標籤台灣人。

至於一甲子前的皇民歷史,就應該讓豐富的史料來說話,而不是根據現今社會的少數極端言行,盡情發揮空洞貧乏的「歷史想像」。


後記

kennery也已經發現尋緣到處張貼的某張台籍日本兵的照片出自偽造。

應該就是這張↓

(三頂帽子一模一樣哦~~影像處理技術蠻遜的)


蔣公這張就神乎其技了↓



下面這張在醜化台灣妹賣身日本(出自聯網某簡體字網誌)↓


奇怪

,怎麼會是手寫體的電腦字呢

!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497628
 回應文章 頁/共6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堅決支持不懂"界定"的定義的瞎眼G聖人和不懂"栽贓"的定義的瞎眼張狗仔表演牛二的自由!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請進只此一家 老字號】城市

『男無情,女無義』是李鴻章說的。『貪財,怕死,愛面子』是後藤新平說的。『畏威而不懷德』是蔣渭水說的。
回應文章堅決支持不懂"界定"的定義的瞎眼G聖人和不懂"栽贓"的定義的瞎眼張狗仔表演牛二的自由! (SCFtw2)
市民SCFtw22009/07/15
15:20
505783

.

SCFtw2
2009/05/05 15:39
"我就在這裡,將你的穢行公諸於世。" --- 張狗仔請啊~~~愚民某乙會來助陣編小說嗎?最好有照片~~~ ^+++++^

張少龜(soros)女俠說(2009/05/08 07:17):『SCF擅長使用低檔次言詞及性暗示圖檔辱罵女性。』

張少龜(soros)女俠說(2009/05/08 12:11):『Gail  一個SCF辱罵N次的女性』

********************以上為特別提醒本欄看倌**************

https://city.udn.com/51771/3107697?raid=3519472#rep3519472
G聖人在她的【天地塵埃】的【專打無恥者SCF】起乩欄下的這一波跳大神活動始於2009/07/09 12:49的〈石之瑜、SCFtw2、中時、聯合報、范藍欽們〉,前一則跟帖的日期是2009/03/29 23:28。

2009/07/09 13:32稱SCF為“隱性的族群歧視者”和“隱性的性別歧視者”,這兩個尊號是畫在她的黃紙符咒上的,這符咒用大頭釘釘在SCF木偶身上已經很久了。

2009/07/09 15:40這位大聖人撈到寶了,鬼扯什麼【這仁兄過去在中時對於清官的界定】,兼打鐵驢人士。鐵驢冷得很,大聖人打什麼打?

2009/07/09 19:36大聖人終於駕臨【老字號】,不過顯然最該去的欄《一個人偉大到這個地步衹是偉大而已(2008-6-6)》不去,倒是在SCF的另一個欄下貼了一則〈SCF說:「男無情,女無義」是李鴻章對伊藤博文說的,But………〉。

2009/07/10 00:01大聖人腦子發燒到四十度,說『這老兄不誠實,關於王毅海峽中線的談話,這SCF老兄知道重點,故意不講。』

2009/07/10 17:58大聖人搞了個輝煌的標題〈SCF說:『中時之客無刪帖之權,衹要她舉出我“SCF過去在中時對於清官的界定如她所描述”的證據,我就退出聯網。』〉,可憐她連“界定”這個常用詞的定義都搞不清楚,還逞強說:『至於SCF提到的王毅那事,我足可以開一欄舉證當初我說SCF評論王毅談論海峽中線的話語。』

2009/07/10 18:17大聖人寫了一通人生感想,最後說:『為什麼要去挑戰SCF?不為什麼。正好在最新頁面看到了,如此而已。查了些資料看出錯誤之處不得不講,如此而已。對此地,我沒抱任何希望。』

2009/07/10 23:49大聖人批人,以近兩年來好像從沒貼出過一篇政論大帖而且沒有什麼讀者的SCF為主,最後說:『SCF說厭惡馬的泛綠才會如此解讀他的話語,這才是他說謊!』SCF的原話是『罵馬英九是酷吏的衹有一些程度低的深綠和一些程度低的厭馬深藍。也衹有這些人才會用“清官”這個詞來諷刺馬英九。』SCF這第二句話欠考慮,的確說錯了,但大聖人這樣定SCF的罪實在是復仇心切頭腦發熱語無倫次。

2009/07/11 19:10大聖人搞了個阿Q標題〈連我都覺得此次打架非常好笑了!!〉,可憐她連翻翻網路辭典查查“界定”這個常用詞的定義和用法都怕。

從2009/07/12 20:22到2009/07/12 23:57,時間跨距三個半小時,大聖人在【老字號】她非常努力做學問的那個欄下連跟四帖,皆非更正帖,違反SCF貼出於2009/07/11 17:38的程序約定『基本的擂臺規矩很重要。【任何人之帖不得連續出現三則】,至多兩則,但純粹更正帖不計。犯此規者下臺。既往不咎。』大聖人這樣努力衹能理解為因為她撐不下SCF跟貼於2009/07/12 19:28的〈[2009-7-12] 題內程序問題與題外程序問題〉。大聖人四帖中最後一帖是〈我是那隻笨螳螂,想要扭轉巨輪的方向。〉,說:『此欄我認為是結束,但還有些話想寫一寫。』這是G大聖人的標準風格,從2007年底開始一貫偉大光榮正確,天下的道理都在她家,眾人皆醉唯G大聖人獨醒,大聖人看穿了所有的不如她的意的人的惡,惡人之首是SCF,『「憎恨」是不會消失的』。

2009/07/13 10:41大聖人顯然因為被SCF逼著開一欄舉證以饗眾人就貼了一則〈兩文對照之下,看看SCF的「觀點」與這位綠色主筆是否有雷同之處。〉,轉貼了鄒景雯的一篇評論。鄒景雯是一大篇分析,我沒有幾句話,不過王毅此舉有心如何如何大概藍人綠人都各有一萬人知道,如果發表意見也當然介於一大篇和幾句話之間,大聖人叫大家這樣“對照”,這顯示大聖人愚不可及還是腐爛?兩者擇一,非擇不可,大家自己擇罷!What's more,【SCF不誠實,故意不講】大聖人這輩子當然證不出來論不出來。大聖人2009/07/12 23:57以笨螳螂的身份宣稱『我說話,有憑有據,絕無空穴來風。』這事證不出來論不出來就是信口栽抹。

2009/07/13 10:53大聖人又搞了個標題〈面對SCF,某些人有斯德哥爾摩心理,將應該厭惡的轉變成對其絕對臣服,而SCF擅長操作此心理現象。〉大聖人懂得什麼叫【斯德哥爾摩心理】嗎?去查查wiki再來找個SCF事例來套,不要靠耍寶來打擊魔鬼!

2009/07/13 15:52大聖人發燒到四十度半,發帖標題為〈老烏龜SCF以後千萬不要再叫YST為龜大王了!〉,說:『因為這隻躲在申請型網站與同好其樂融融、笑談自若的老龜王,在與YST打了幾年仗之後,終於知道,老實地做隻烏龜才是在聯網長久快活之道。』

2009/07/14 15:58大聖人繼續起乩,發一帖〈烏龜!〉,說:『任何人都知道鐵馬城是申請型,任何人以常識稍微想一下大該也知道Gail的申請可能被拒絕,老烏龜的第一反應卻是先到鐵馬城貼上本欄我上一回應文《老烏龜SCF以後千萬不要再叫YST為龜大王了!》而非「老字號」,他到底是在罵給誰聽啊!』關於申請為鐵驢市集市民的事大聖人上一次拿出來的理由完全不同(原文一時之間查不到)。SCF轉貼到鐵驢市集不過是因為大聖人所引的《駁石之瑜2009-7-5〈死守海峽中線 戳破不武秘密…〉》一直是鐵驢市集的《駁石之瑜……》而不是老字號的《駁石之瑜……》。

G聖人在她的【天地塵埃】的【專打無恥者SCF】起乩欄下的這一波跳大神活動到此刻為止所有的帖子大致評述如上。

**************************************************

牛二啊,"栽贓"的定義是什麼?

張狗仔啊,"有憑有據"在哪裡啊?

"自始不踏足一步"好像是誓言的樣子,不過張皇帝卻會來讀本欄的帖子,給G偉人按推薦鈕表達支持,等到偉人好像垮掉了,就來表演裝呆裝瞎的牛二。小白癡啊,你如今在G偉人陣亡之後膽氣被激動起來,終於來了,不過,白癡啊~~~老字號是SCF的嗎?! ^+++++^

姓張的狗仔被密析嚴證壓縮成豬頭,但這豬頭衹駁得出一件事(這一件事等這豬頭表現得像個人頭之後我再來駁),還在這裡表演牛二,唉,他的同伴也不來救他一救,這些人哪! ^_^

====================================

2009/05/05 13:57〈你的老字號我是自始不踏足一步
只因瞧不起滿口鄙詞穢語的垃圾文學大師
你用激將法無效
我就在這裡,將你的穢行公諸於世

----------------------------------------------
2009/05/05 14:46
張某只是以直報怨
何況我的說法有憑有據

---------------------------------------------
https://city.udn.com/57039/3416933?raid=3419138#rep3419138
SCFtw2
2009/05/05 15:39
"我就在這裡,將你的穢行公諸於世。" --- 張狗仔請啊~~~愚民某乙會來助陣編小說嗎?最好有照片~~~ ^+++++^

--------------------------------------------

張少龜(soros)女俠說(2009/05/08 07:17):『SCF擅長使用低檔次言詞及性暗示圖檔辱罵女性。』

--------------------------------------------

本欄第23則跟帖2009/07/11 19:33〈衷心建議(程序問題)〉{全}~~~
https://city.udn.com/56682/3498823?raid=3522819#rep3522819
這愚民某甲是本欄事主,卻衹敢推薦愚民某乙對我的攻擊帖。
這愚民某乙是我另一個欄的事主,卻衹敢來本欄攻擊我。
都回姥姥家去罷!

================================


城 市 名 稱標 題推 薦 人推 薦 時 間

請進只此一家 老字號我是那隻笨螳螂,想要扭轉巨輪的方向。 張爺2009/07/14 18:43:28

請進只此一家 老字號不知這位老師是否耳背?如今才熊熊想起最好拿出他自己「2009/06/30 03:00」的帖子……… 張爺2009/07/14 18:42:27

===================================

{本欄第6則跟帖}
https://city.udn.com/56682/3498823?raid=3505597#rep3505597
“衹錯了”多少?
SCFtw2
2009/06/30 03:00

我在貼出〈『……』是李鴻章說的。『……』是後藤新平說的。『……』是蔣渭水說的。〉之後仔細回想了一下我很多年前讀過的一些有關的文獻和研究著作,又在網上查讀了一些蔣渭水蔣渭川的資料,認為最早說臺灣人『畏威而不懷德』然後此語廣被傳聞的以後藤新平的可能性比較大。

我不是歷史專家,現在手上沒有任何臺灣史文獻,在網路上也找不到可靠的文獻實證,這事不敢妄斷。但我先前話說得太快,用了斷語,非常遺憾,以後希望能不二過。謹此向所有的讀者道歉。 Orz

.


SCF的倉庫:【反共反獨】【獨腳強盜聯網史料庫】【*每事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27489
引用者清單(1)
2009/07/15 15:37 【請進只此一家 老字號】 笑看洗版白癡的自尊心
誰說誰誰就得是誰?
推薦2


ronaldot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uss Wod
Chocola

關於中國和台灣的近代歷史 , 敝人實在讀得不多 , 所以也很佩服諸位的博學多聞與理據分析.

若要支持某史實為真 , 請像張爺一樣提出像樣的論證來 , 否則口號式的嚷嚷並以之做人身攻擊 , 只是徒然讓人看貶 , 自取其辱而已.

以上是關於實然面(to be)而言.

再就應然面(ought to be)而論 ,

李鴻章了解台灣多少? 見過幾個台灣人? 他說 "男無情 , 女無義" 您就須承認自己老父老母就真無情無義了嗎 ? 就算台人"畏威而不懷德"是蔣渭水說的好了 , 蔣渭水是先知還是上帝?他 這麼一說 , 我們就應該要自承先祖皆是卑鄙小人嗎?

滿腦子死書 , 還不如不讀書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27350
Info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

『男無情,女無義』是李鴻章說的。『貪財,怕死,愛面子』是後藤新平說的。『畏威而不懷德』是蔣渭水說的。
回應文章堅決支持張豬頭表演牛二的自由! (SCFtw2)
市民SCFtw22009/07/15
02:10
435103
一個人偉大到這個地步衹是偉大而已(2008-6-6)
回應文章愚民某甲與愚民某乙 (SCFtw2)
市民SCFtw22009/07/15
00:11
331,5144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26827
引用者清單(1)
2009/07/15 11:45 【請進只此一家 老字號】 果然有夠白痴
她的求知欲也是相當旺盛的~~~
    回應給: 張爺~喂喂!同盟國搞分裂啊?(soros) 推薦1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您談到GAIL ?

她確實不容易讓人忘掉~~~

也謝謝張爺提供的連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21316
Gail關於「男無情,女無義」的考證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筆記阿本
Chocola

引用文章SCF說:「男無情,女無義」是李鴻章對伊藤博文說的,But………

原文出自李鴻章沒錯,但其語境卻不是對伊藤博文的賣台外交辭令,而是....而是.....而是向慈禧出餿點子時,自己人的窩心話。

原來日寇師承漢奸(「男無情」),然後國民黨再師承日寇(「台人畏威而不懷德」)
我想起這回新疆和去年的西藏,大陸憤青不也集體鼓譟,激化邊陲之地族群偏見麼?
幫憤青造個句子
「藏人畏威而不懷德,男無情,女無義...
「維族畏威而不懷德,男無情,女無義...
原來憤青也師承李鴻章+後藤新平嘿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20561
搞不清楚狀況
    回應給: 尋緣(清掃深綠)(plee1206) 推薦3


NetSpid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文俠隱
shouminc
張爺

小朋友,

看清楚我和張爺在談什麼再放X, 
我們談的是研究歷史的心得,尤其是晚明史。

談歷史首先要確實,不能時空錯亂。中共俄共都常幹這個。

馬英久對李登輝鞠躬是什麼時候?雙方是什麼身份?
我討厭李登輝,但如果不幸碰到他還是總統,。
我也鞠躬。這叫禮貌。

二二八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推波助瀾中共也有一份。
不信?去問謝雪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相關連結~~~ 這篇SCFtw2 的文章
推薦1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筆記阿本

引用文章“衹錯了”多少?

順道問一下文俠隱先生您有何看法 ?  


尋王之盟支持者,巧克力妹兒小魔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06726
台灣 . 後藤新平. 鴉片
推薦7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Russ Wod
文俠隱
筆記阿本
Nobody
shouminc
張爺
Chocola

許介鱗有些文章是經不起考驗的 , 但這一篇2005年6月的文章應該過得去呗~~~

以下節錄了一些 , 下有原出處的連結


後籐新平的鴉片謀略~~~~~駁李登輝的「分享文明」論
許介鱗(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所長)


殖民地經營的利益

~~~~~~~~最近有人主張日本要有創造性的領導,而大大地吹捧殖民地統治的「能吏」後籐新平。所謂「能吏」就是指能幹的殖民地官吏,或被形容為「政治企業家」,或被尊稱為「台灣現代化奠基者」。

最近出版的《正傳‧後籐新平》第三卷的書腰上,有台灣的前總統李登輝誇獎的話。李說「今日的台灣,是建在後籐新平奠築的基礎上」,還說「後籐新平的台灣統治,並不是為搾取台灣的殖民地化,而是為分享文明給台灣的。」

但是依後籐新平的女婿鶴見祐輔的殖民地收益計算,日本當初領有台灣七年之間所獲得的經濟利益是相當龐大的。台灣新領土對母國的輸出入貿易額的利益達1335萬圓,加上樟腦專賣的利益185萬圓,母國日本國民所獲得的利益是1520萬圓。當時日本對台灣的國庫補助金總額為2731萬圓,如果將此當作日本對新領土的純粹投資的話,相減之後,投下資本的利益率其實達到五成五分。因之,「假定把台灣經營當作一個商業企業來看,創立以來七年,就達到一年五成五分的純利益」〔註1〕。其實,後籐新平的女婿對日本在台實施鴉片專賣所獲得的龐大利益故意遺漏,巧妙地掩飾隱蔽。再說,當初日本對台灣的投資,有一筆是從甲午戰爭後中國的三億六千萬圓賠款中,支出一千兩百萬圓為「台灣經營費補足」的〔註2〕。日本當初經營台灣,還有些錢是從中國挪移過來的。可見李登輝的說法,是多麼地不用功呀!

日本最近,出版界重新出版後籐新平全集,媒體言論都在誇獎後籐新平的器量、實力、科學精神、合理政治等,把他形容是「時代的先覺者」,殖民地最有效的經營者,用政治企業家的典範歌頌他,將他形象化成一個如何了不起的偉人那樣。但是如果從「鴉片專賣」的照妖鏡來看,他的這種販賣毒品的「不人道」行徑,將使他的偉大形象洩底呢!

鴉片是後籐新平的登龍術

後籐新平能就任殖民地台灣的民政長官,是因為策劃在台灣實施鴉片漸禁制度,以鴉片專賣謀取暴利,而引導日本政府對台的施政方向。

在締結馬關條約割讓台灣之年的1895年11月13日,後籐向伊籐博文內閣的內務大臣提出《台灣的鴉片制度意見》中說:「當時鴉片輸入稅約80萬(日)圓,如果改為日本政府的專賣,以禁止稅的意思加以三倍的價格出售,即可得240萬圓的收入,可以充當台灣地方殖民衛生的費用」〔註3〕,如此引導日本當局確定在台施行鴉片漸禁政策。

細讀後籐的《台灣的鴉片制度意見》,可以發現他完全在使詐術,表面上將當時的鴉片嚴禁論與漸進論的兩方意見並列,骨子裡則硬要在台灣實施鴉片專賣,並以鴉片專賣的豐厚利益引誘政府上層採納鴉片漸禁策。至於用鴉片收入充當台灣的殖民衛生費的說法,在當時日本士兵駐台,因瘴氣瘧疾而死傷無數,亟需改進衛生設施的情況下,理由好像有相當的說服力,但是販毒收入在後籐當民政長官時,也還是用在衛生的極少,大部分是用在民政費,就是憲警的鎮壓台灣人民,以及鴉片煙膏製造的設備投資上面。

在他赴台就任民政長官之前的1898年1月25日,曾向大藏大臣井上馨提出《台灣統治救急案》說:「鴉片至少在三、五十年間,可以成為台灣有利的財源,所謂採取以毒制毒的政策,鴉片可以成為財源整理的資料」〔註4〕,如此強調鴉片是日本國有利的財源,對母國最有貢獻。他的鴉片專賣策,當然同時獲得伊籐博文、兒玉源太郎等政府要人的首肯,而加深了他與中央當局長州派的關係。因此「鴉片」可以說,就是後籐就任殖民地台灣行政長官(第二把交椅)的登龍術。

鴉片王傳授販毒利益給後籐

日本的鴉片王二反長音藏(最初名稱川端音二郎),在台灣割讓日本之時,立即向伊籐博文內閣上書陳請,說台灣島民吸食鴉片進口的金額龐大,建議在日本國內栽培罌粟來製造鴉片,並透過衛生局員加籐尚志向衛生局長後籐新平遊說,讓這位衛生局長瞭解販賣鴉片有多麼好賺,而獲得衛生局長後籐新平許可,在日本先行試作鴉片的原料罌粟。

這位鴉片王,即時在大阪府三島郡福井村開闢一個罌粟園,立一個「台灣總督府罌粟栽培試驗園」的牌子。1896年5月,鴉片王歡迎衛生局長後籐新平到他的罌粟園參觀。後來後籐新平也送給二反長音藏親筆書寫的卷物答謝〔註5〕。後籐堅持在台的鴉片專賣策,甚至雄心勃勃地欲在中國推行鴉片專賣制,可以說是這位鴉片王教他鴉片之暴利可貪。

衛生局長後籐的鴉片人脈

因此,後籐在1898年到台灣就任民政長官以前,老早就先佈樁販毒的人脈。他在1895年9月就任內務省衛生局長之後不久,即兼任台灣總督府衛生顧問,開始在台灣操縱鴉片煙膏的製造。他機智地推薦其部下的衛生局員加籐尚志擔任總督府衛生課課長,並兼任台灣總督府製藥所所長。換言之,總督府衛生課的最主要業務,就是製造和販賣鴉片煙膏。另外,派遣製藥所技師阿川光裕為衛生課事務官,其他安插鷹崎僊三、渡邊學之等人在總督府衛生課,這些人就是後籐新平精心設計的在台執行鴉片專賣的人脈〔註6〕。在總督府衛生課的鷹崎和渡邊,即奉衛生局長後籐之命,到台灣各地秘密調查鴉片的吸食人口狀態、鴉片進出口買賣、鴉片製作情形等,作成非常詳細的《阿片事項調查書》〔註7〕,以備總督府販毒謀利之用。

後籐的手下加籐尚志就任製藥所所長之後,就籌備實施鴉片專賣制度。總督府編列173萬圓的預算來設立製藥所,此「製藥所」的名稱是矇混,實際就是「鴉片煙膏製造所」,開辦的投資費用還真多。如果在台灣真要實行鴉片漸禁政策的話,又何必花這麼多錢來投資呢?鴉片漸禁策根本是欺騙策,實際就是策劃總督府一手包辦在台販毒。

為製藥所興建廳捨和工廠,對鴉片製品的等級和名稱也很講究。將鴉片煙膏分為三個等級,一等「福煙」、二等「祿煙」、三等「壽煙」,還要騙台灣人吸毒是「福祿壽」〔註8〕。依加籐製藥所長的報告,總督府在1897年度的鴉片收入,到9月11日出售鴉片煙膏就收入達30萬圓,而支出僅6萬圓而已〔註9〕。販毒的暴利益,一下子就達到五倍。

鴉片執照費的巧妙設計

依《阿片令施行規則》第四條,台灣人吸食鴉片還必須申請執照,繳納特許費,才可領取「特許鑑札」(執照)。此「特許鑑札」還分等級,每月繳三圓者發給紅色鑑札,准許購買一等至三等鴉片煙膏者;每月繳一圓五十錢者發給綠色鑑札,准許購買二等至三等鴉片煙膏;每月繳二十錢者發給黃色鑑札者,只准許購買三等鴉片煙膏。三等劣等煙膏的設計,在推廣台灣下層勞工的吸毒嗎?這叫做「科學管理」呢!

當時受雇於製藥所製造鴉片煙膏的工人,日薪最高者五十錢只有一人,其他的薪水都在此之下,可見執照費的高昂。讓台灣人吸毒,還得申請「特許執照」繳納費用,這就是後籐新平的偉大設計。今日台灣人之中,還有歌頌後籐新平是偉大的「台灣現代化奠基者」,這才是台灣人的悲哀。

在台負責鴉片專賣的加籐強調:「今後吸食者的預定數達到15萬人時,一年的收入超過360萬圓敢說不難」〔註10〕,比起後籐在日本國內所提《台灣島鴉片制度實行意見書》,預測一年鴉片專賣收入300萬圓還要多。當時台灣的鴉片煙膏是從印度、波斯、土耳其、中國進口,進口鴉片的廠商限於二家,日商「三井物產」以及英商「Samuel商會」,到了1912年Samuel商會被驅逐出境,台灣的進口鴉片即由三井物產獨佔,但是1917年「星製藥」也參與總督府的鴉片進口。

1902年後籐因在台施行鴉片制度之功,獲得日本天皇勳二等旭日獎章。讓台灣人吸毒,日本獲暴利,他贏得勳章。連日本的賞勳局都要置疑,「販毒」還能得勳章的奇蹟。他得勳章這一年,鴉片專賣收入達300萬圓,佔歲收的25.3%。

台灣總督府的財政收支,在日俄戰爭的1905年即不需要國庫補助,達到財政自立的目標。在此過程當中,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鴉片專賣收入。日本統治台灣的50年間,一直不斷地販賣鴉片毒品,在戰爭末期鴉片進口困難的1945年,在台灣登記有案的鴉片吸食者還有500多人,台灣總督的鴉片收入還有509,256圓的記錄〔註11〕。

後籐經營滿洲為什麼不順利?

再說後籐在台灣的經營非常成功,為什麼其後他在滿州的經營不如意呢?因為台灣是日本完全的殖民地,後籐得台灣總督「土皇帝」兒玉源太郎的授權,可以「狐假虎威」完全以獨裁者的姿態施政。至於滿州國,在體裁上雖然是偽政權,但不是完全的殖民地,況且還有關東都督府、外交領事館等,牽制後籐的為所欲為。加上後籐就任滿鐵總裁之前的1906年7月22日,他的後台兒玉源太郎突然去世,後籐頓然在中國東北失去依靠,因此他的滿洲經營沒有讓他完全獨裁的條件。在滿洲不到二年就得走人了。

就任南滿洲鐵道會社(滿鐵)總裁的後籐,本來想學從前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在中國販賣鴉片,趁日俄戰爭勝利,日本取得「滿洲」築路特權,先在中國東北推行在台灣實驗成功可以獲得暴利的鴉片專賣制。但是1906年10月,關東都督府搶先以中國人潘忠國為傀儡,施行鴉片製造販賣特許人制度。後籐不得已,令其鴉片人脈石本貫太郎在大連設立「鴉片總局」,進口台灣總督府製造的鴉片煙膏販售。

石本貫太郎在甲午戰爭時擔任日軍通譯從軍,戰後以通譯官任職於台灣總督府鴉片煙膏製藥所,從此一直從事鴉片的批售和取締業務,熟知鴉片業務的利潤特多。「依當初石本的構想,滿洲的人口概算為2000萬人,跟在奉天(瀋陽)的洋藥總局談妥,將鴉片專賣權收歸過來,計畫以官業的名義將台灣總督府專賣局製造的三等煙膏出售,一年可以販賣1080萬圓的。〔註12〕」

然而,滿清政府卻在1906年發表了鴉片禁絕十年計畫。因為中國的鴉片災禍演變成國際問題之後,英國政府也不得不同意將印度產鴉片對中國的輸出量,每年削減十分之一,終於締結了中英鴉片協約。1912年的海牙國際鴉片條約,也將中國列入禁止鴉片輸入的國家,日本跟著列強簽訂並批准此約,因此關東都督府也必須依日本中央政府的指令,受條約拘束不得對中國販賣鴉片。

後籐企圖向全中國販毒

但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為契機,關東都督府即改由中國人的慈善團體「宏濟善堂」為偽裝偷偷走私鴉片,鴉片收入就變成關東都督府的主要財源。台灣總督府專賣局也不甘寂寞,同樣地對大陸走私鴉片,即向澳門政廳、青島軍政署輸出鴉片。因此,台灣島內的鴉片專賣的販賣量,在第一次大戰中不斷地繼續增加,利益當然也急速上升〔註13〕。

台灣總督府不但在廈門、青島走私鴉片,在對岸的福建也是經由台灣籍民之手來走私鴉片。在福建的日本台灣籍民,被稱為「台灣呆狗」或「日籍浪人」,因有日本國治外法權的特權,在日本領事館的庇護下,不理會中國政府的禁煙政策,堂堂地經營鴉片煙館〔註14〕。總之,日本駐在中國大陸的各個機構,都在禁煙體制下的全中國販賣鴉片。台灣總督府從中國南方、關東都督府從北方,青島守備軍從山東半島,各個機構都在競售鴉片,這是趁著英國從中國撤走鴉片貿易之際,日本遞補上來販賣鴉片,這是利用鴉片價格節節上漲的時機,拚命地販賣鴉片謀利〔註15〕。

1916年9月,台灣總督府專賣局長賀來佐賀太郎向首相大隈重信,提出《支那鴉片制度意見》。內容的要點在於批評中國的十年禁煙計畫是偽善的,然後說如果中國的人口是4億2000萬人,其中的5%是鴉片吸食者,則每年有770萬貫的鴉片需要。因此,日本應在北京、漢口等11個主要都市設立煙膏工廠,實施專賣制販賣鴉片,則每年可獲得5億5400萬圓的利益〔註16〕。這一年10月,日本政權交替,由寺內正毅組閣,後籐新平入閣為內相,後籐對中央政府的鴉片政策即有插嘴說話的機會。

後籐的支那鴉片專賣案

後籐即以上述賀來賀太郎的《支那鴉片制度意見》為底本,在同年12月提出「對支(那)政策的本案」。其內容重點就是評論前大隈內閣的對中國政策是失敗的,對寺內內閣的「西原借款」案也不贊同,而提出以巨資創立「新東洋銀行」的新案,來救濟中國北洋政府的財政困難,以此為手段「內面(暗中)指導」北洋政府,實施鴉片專賣制度。為此,日本必須先與英國協議,一方面延期實施中英鴉片協約,一方面讓印度鴉片進口,兩面同時進行,日本即可在中國實施鴉片專賣制度,斷定這是在中國抓住鴉片專賣的絕好機會〔註17〕。

從外務省的立場來看,日本既然簽訂了海牙國際鴉片條約,對鴉片輸出中國即有禁止的義務。因此,依前駐海牙的荷蘭公使幣原喜重郎的意見,外務省即加以反對,寺內內閣只得拒絕後籐所構想的中國鴉片專賣案。日本外務省是主管與中、英兩國交涉的機關,對後籐的中國鴉片專賣案得以反對,但是在內地的鴉片和嗎啡的取締,這是內務省的所管事務,外務省也沒法子干涉。因此位居內務相的後籐新平,此後即專事於嗎啡的走私。

後籐的毒品現代化「嗎啡」

後籐新平的主要嗎啡人脈,是星製藥的創始者星一。依後籐的孫子鶴見俊輔的回憶:「星製藥的星一,每天早上乘汽車到我家來」〔註18〕,述說星一頻繁地每天去會見後籐。「星製藥以鴉片為原料做成嗎啡,將嗎啡國產化成功之後,從1914年開始在台灣製造嗎啡。這是在第一次大戰時,嗎啡因為德國的供給斷絕,星製藥的國產嗎啡就變成獨佔事業,而獲得相當龐大的利益。這也是在台灣的生產,靠後籐的推薦和影響力才能如此。〔註19〕」從販賣鴉片煙膏轉為販賣嗎啡,這不就是毒品的「現代化」嗎?後籐的「現代化推手」,原來就是如此。

當時台灣總督府將粗製嗎啡的原料鴉片,壟斷性地出售給星製藥,因此星製藥以輸出入價格的差額,獨自獲取巨額的利益。於是,星製藥的暴利成為同業者攻擊的對象,而引發星製藥違反鴉片法的「台灣阿片事件」。當時盛傳後籐的政治資金是由賣出毒品而獲暴利的星(製藥)負擔,「阿片事件就是要讓後籐新平倒台的方法,這是要將後籐的政治資金的依靠星(製藥)打倒,並將台灣的粗製嗎啡利益,從星(製藥)的獨佔分割的運動,互相結合起來的。〔註20〕」

後籐新平不得已,就命內務省衛生局修改鴉片法,讓星製藥、大日本製藥、內國製藥三家利益均沾,每一家每年提供給嗎啡製造原料1萬5000磅,另外一家放射製藥則分配給2000磅。日本政府每年總共將進口鴉片許可4萬7000磅給嗎啡製造藥商,讓日本的國產嗎啡製造業者擴大生產。

台灣總督府推動鴉片和嗎啡的走私,讓朝鮮總督府看了眼紅,也學著公佈《朝鮮鴉片取締令》,所謂「取締」其實是以官業壟斷鴉片之意。目標是朝鮮每年可以生產鴉片1萬貫。但是鴉片是黑色(kuro),照原樣走私滿洲(中國東北)比較困難,所以就出售給大正製藥,去製造成嗎啡或海洛英的白色(shiro),也開始生產白色毒品。再加上朝鮮栽培的鴉片也走私流竄滿洲,僑居東北的朝鮮人,就不斷地被揭發走私黑色的鴉片和白色的嗎啡、海洛英。

「大麻藥帝國」的始作俑者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後籐新平到歐美考察回來指示星一說,必要捐款給德國的學會,星一馬上遵照指示,捐出200萬馬克(時值日幣8萬圓,今日的20億圓以上)的巨款到德國。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星製藥跟後籐的關係是多麼地密切。日本從殖民地統治所展開的鴉片、嗎啡戰略,將殖民地與日本內地的毒品製造有機的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大麻藥帝國」,這都要歸功於後籐新平的創始。

日本近代的對華侵略使用兩種「毒的謀略」,一方面是用鴉片的「人工樂園」,另一方面是用毒氣和細菌戰爭,最後都往「破滅」行進〔註21〕。最近在大陸各地進行建設,才發現日本戰敗時棄置埋藏那麼多的毒氣裝置。吸食鴉片是讓人們在精神上腐化,施放毒氣是讓人們在肉體上毒死,如此沒有聲響而陰暗的殺戮,與槍砲的轟炸殺戮,都是極為不人道的殺戮,怎麼可以說是「分享文明」呢?李登輝的不用功,讚美日本殖民地統治,真讓人害羞啊!
http://www.haixiainfo.com.tw/FF/174-757.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03928
「台灣割讓罪」又一明證!
    回應給: shouminc(shouminc) 推薦3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NetSpider
筆記阿本
Nobody

如果對中國近代史不陌生的話,福建在清末係屬於日本的勢力範圍(但非租界性質),所以日本人在那兒有些東西。但鴉片館不少,台灣人主要在那兒是當保鑣的角色。

因此,台灣人在那個時代在中國大陸給人的印象就不會很好,這就影響到當時中國大陸人們對台灣人的印象。這病根不是台灣人的錯,跟今日台商給人的印象又不一樣。

所以,當時的政府在厲行禁煙政策時,查封鴉片館,當然這批當保鑣的台灣人跟抽大煙的大陸人都會被抓起來。更遑論七七事變後,中日互成敵國,這堆靠日本勢力生存的傢伙不被抓起來才奇怪?!

別忘了:老美在珍珠港事變後連已經具備美國國國籍的日裔人士也抓起來集中管理咩!更何況當初台灣係屬日本的殖民地,在國際間被視為屬於日本籍的!


中國人吃鴉片主要是來自英法,這也是歷史常識,把鴉片館與台灣人做聯想,這種歸因公平麼?杜月笙掌控法租界鴉片買賣,那麼中國人因此怪罪過上海人麼?

shouminc說「台灣係屬日本的殖民地,在國際間被視為屬於日本籍的」,這麼說台灣人去大陸「共赴國難」是自己發神經,誰把你當中國人看哪!是不是?!

對了,問題出現了:在大陸人(外省人)的眼中,台灣人是不是當日本人也不對(這叫做漢奸),當中國人也不對(誰要你熱臉來貼冷屁股)?

其實shouminc的說法是將清末和民國二十六年的場景混為一談,當時逮捕台灣人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完全就是將台灣人當日本人看,與鴉片煙並沒有任何關聯。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呢?「台灣割讓罪」又一明證!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03688
有關福建的台灣人
    回應給: 張爺(soros) 推薦1


shoumin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如果對中國近代史不陌生的話,福建在清末係屬於日本的勢力範圍(但非租界性質),所以日本人在那兒有些東西。但鴉片館不少,台灣人主要在那兒是當保鑣的角色。

因此,台灣人在那個時代在中國大陸給人的印象就不會很好,這就影響到當時中國大陸人們對台灣人的印象。這病根不是台灣人的錯,跟今日台商給人的印象又不一樣。

所以,當時的政府在厲行禁煙政策時,查封鴉片館,當然這批當保鑣的台灣人跟抽大煙的大陸人都會被抓起來。更遑論七七事變後,中日互成敵國,這堆靠日本勢力生存的傢伙不被抓起來才奇怪?!

別忘了:老美在珍珠港事變後連已經具備美國國國籍的日裔人士也抓起來集中管理咩!更何況當初台灣係屬日本的殖民地,在國際間被視為屬於日本籍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503555
頁/共6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