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華人文化Data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貼劉曉波文章(為大陸知識份子清算毛澤東鼓掌)
 瀏覽1,654|回應0推薦4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筆記阿本
傌偀仇
張爺
Chocola

點評:“只有毛澤東 沒有新中國”
BBC 中文網 2004年10月0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9:09北京時間 03:09發表
學者點評
劉曉波
中國著名異議人士

今年十﹒一,中共掌權已五十五年。

在每個十﹒一,中共操辦的慶典都會提及兩個句著名口號,一是“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二是毛澤東在1949年向世界宣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而在事實上,從1949年到1976年,只有毛澤東而沒有新中國,才是延續了27年的毛時代的歷史真相:個人極權的“黨天下”的暴虐程度,遠遠超過歷史上任何“家天下”,站起來的只有毛澤東一人,而其他的中國人、包括與他一起打天下的中共元老全部匍匐在他的腳下,高呼“萬歲!萬萬歲!”

我曾翻閱過十三捲本《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雖然很多文稿在“為尊者諱”的禁忌中被省略掉了,但在閱讀這個潔本過程中,我仍然感到頭皮發炸、後脊梁發涼,這文稿構造出絕對極權者的恐怖形像:每天深夜,毛澤東坐在寬大的書房裡,手中拿著一支毛筆,只憑他個人的臆想和好惡,在各種自己起草的和呈送上來的文件上圈來圈去,就決定了中國的一切。對毛來說,行使權力無小事,大到國家的宏觀決策和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人的生死沉浮,小到一封群眾來信和消滅蚊蟲的數字﹔從一場場整肅運動的發起到具體步驟、方式,從抓人殺人的比例到審判方式及量刑標準,從剝奪個人財產到剝奪人的自由和生命,從新聞的發佈到措辭、標點的修改,從黨內鬥爭到黨外運動,從選舉權到議政權,從消滅“地富反壞右”五種階級敵人的指標到"除四害"的數量……中國的一切全取決於毛澤東手中的這枝毛筆。別說公開的言論決不能讓他掃興,就是連夜深人靜時的夢都不能有違於他的心願﹔別說他不會放過任何惹他不高興的人,就連一隻他討厭的蒼蠅、老鼠、麻雀、蚊子、臭蟲……也不會放過。

毛對階級滅絕的具體要求是:“……要堅決地殺掉一切應殺的反動分子”、“堅決糾正對反革命寬大無邊的右傾偏向”。土改、鎮反和三五反時期,他親自規定的殺人比例是:農村中殺人“一般不超過人口的千分之一”,城市裡殺人“一般應低於人口的千分之一”﹔在反右時期,他規定各單位抓右派的比例“應不低於5%”﹔至於具體執行中的擴大化濫殺,只有在每次運動的後期才能予以微不足道的糾正。毛對“除四害”的要求是:“今冬除四害布置,城市一定要到達每一條街道,每一個工廠、商店、機關、學校和每一戶人家,鄉村一定要到達每一個合作社、每一個耕作隊和每一戶人家。”他發動的“除四害”運動,僅僅半個月,就消滅了19.6萬隻麻雀。

行使絕對權力

毛時代的中國值得懷念嗎?
毛澤東幾乎不放過任何一個行使他個人絕對權力的機會,偌大的中國和數億人口的命運,就被毛個人決定了整整四分之一個世紀。全盤的計劃經濟和國有化,讓中國付出了巨大經濟代價、讓國人付出超常的財產代價﹔絕對的極權政治、思想獨裁和人治秩序,讓國人付出從自由到生命、從法律到文化的全方位代價。

僅就毛讓國人付出的生命代價而論,便足以見出毛時代暴政之超常慘烈。

中共掌權後,毛澤東便開始“與人奮鬥”,當他在這奮鬥中享受著“其樂無窮”時,他讓中國人付出了前無古人、舉世第一的生命代價,數以幾千萬計的無辜生命只能在地獄裡呻吟:50年代初的土改運動中,大規模的經濟掠奪和政治迫害在全國展開,在批斗、公審及其他形式的殘酷鬥爭中,被處決的和死於其他方式的地主200萬人左右。同時展開的城市“鎮反”和“三反五反”運動,仍然是大規模的批斗和公審、處決,即便按照毛澤東親自審定的最正規的殺人比例,被處決的人數最少也有70-80萬。但各地的濫殺,最初得到縱容,後來想阻止又難以奏效,被以各種方式致死的“敵對分子”,大致的估計也有200萬人,其中,因不堪忍受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而自殺者就高達80萬人左右。1958年-1962年,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人禍造成的非自然死亡人數,有人估計高達3000-4000萬人,最保守的統計也有2600萬人。1966年-1976年的十年文革,造成了至少2000多萬人非自然死亡(葉劍英語)。上至國家主席劉少奇、欽定接班人林彪下至剛剛出生38天的嬰兒。

慘烈的代價

據國內外專家的統計,二十世紀的國際共產試驗讓人類付出了超常的代價,僅非正常死亡的人命就有八千五百萬到一億。其中,蘇聯,大約二千萬﹔越南,一百萬﹔北朝鮮,二百萬﹔柬埔寨二百萬﹔東歐,一百萬﹔拉美,十五萬﹔非洲,一百七十萬﹔阿富汗,一百五十萬。而中國是六千五百萬,為各共產極權國家之首,佔全部死亡人數的65%,遠遠超過中國人在20世紀前五十年的戰亂中所付出的生命代價的總和。

二十世紀的極權主義是史無前例的野蠻統治,法西斯極權的種族滅絕是前所未有的,共產極權的階級滅絕也是前所未有的,是前所未有的絕對權力、前所未有的人的工具化和前所未有的道德野蠻化的結合。人類歷史上,還沒有那個獨裁制度會把人分為“必須加以滅絕的種族或階級”,並利用“ 集中營”和“勞改營”,通過“全民動員”和“系統洗腦”,來系統地實施集體屠殺或靈魂改造﹔也還沒哪一位獨裁者公開鼓吹“反人性”的公共道德,對“殘酷鬥爭”、“造反有理”、“殺人不眨眼”、“說謊告密”……進行國家化制度化的激勵,從而把出賣良心、虐待弱者、殺人搶劫和說謊成性,變成人們應該且必須服從的國家意志。

傳統獨裁統治在和平時期的恐怖屠戮,大都針對那些直接挑戰統治權的“政敵”,而現代極權制度下,那些在和平時期被出賣被改造被歧視被迫害被屠殺的人中,只有一小部分屬於政治上的“異見分子”,而絕大多數則屬於忠臣和順民,像被斯大林清洗掉的蘇共黨內的高層人士,被毛澤東打倒的“昔日戰友和同志”,大都是共產制度的信仰者﹔那些掙扎於階級滅絕下的普通百姓,也大都是共產制度的順民。他們被滅絕的主要理由,不過是極權者本人主觀認定的“敵對階級”。

改革以來,由於毛的一系列罪惡沒有得到公開清算,所以直到今天,毛在許多國人心中仍然是“大救星”。然而,毛澤東時代所製造的絕非什麼偉大成就,而是舉世罕見的罪惡。

所以,縱觀毛時代的中國,只有毛澤東,沒有新中國。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