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青春鐵馬向前行
市長:青春鐵馬向前行  副市長: 廟會小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青春鐵馬向前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達嚕鼓 專欄板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錯過歷史關鍵時刻-民進黨只賸下空殼
 瀏覽1,321|回應2推薦5

達嚕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現代孔明
大陸配偶台灣媳婦感謝馬政府准我全家團圓
華碩
badminton
Luke-Skywalker

民進黨已在上周六舉行「黨公職擴大檢討會議」,雖然是說邀請正副總統和歷任黨主席列席參與討論,但從會議其實是選擇性的邀請歷任黨主席及受邀者多數未與會或全程參與的實際情況來看,這個會其實是不開也罷,開了也只徒具虛名,倒像開個化妝舞會,卻甚麼都沒有留下─為了他們開口必頌的「台灣」,只留下滿地各樣猙獰假面、零亂的垃圾與腳印。

台灣人民還需要這樣一個政黨嗎?

前主席施明德說「民進黨到現在還沒有跌到谷底」、「社會不一定需要民進黨」。在這樣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受邀開會的人只到了一半,身為黨公職任過黨主席,又集全國權勢於一身,也是破毀民進黨清廉形象的要人沒來,最該來的人不來,還躲在府裡說風涼話「是要讓大家暢所欲言」, 有人致開幕詞完就走人,也說:「我是主席不能講話」,有人席吃兩口就閃人、更有人席吃一半後才來,歷史性的會議變成像「民代走攤」一樣。主席!主席!當初大家都搶著當主席,真正要你主席為這個黨,為這個你說「愛」的台灣說些當頭棒喝、醒世諍言時,卻沒有一個主席要在這個「歷史檢討簿」上簽名負責。這個黨早就沒有棟樑之才了,活脫吃乾抹淨後走人,全然事不關己姿態。一個沒有人要負責任的政黨,人民要牠做啥。

見葉落卻矇眼任秋冬至

四年前在一些深綠的朋友面前是絕對不能批評民進黨的,甚至任何建言也不行,他都會生氣跟你抬槓。三年前某夏夜雷雨傾盆,在牌桌上一位朋友不經意的隨口說,「天氣異變?是不是將有大事發生!」另位深綠的朋友立刻說「最好是在總統府那個人自己上吊自殺了」。二年前餐敘時餐桌上有深綠的朋友,大家也可以〈應該說敢〉高聲談論、批評民進黨及陳水扁了〈以前不談多半是為顧及維繫友情〉,深綠的朋友不再跟人抬槓,默默聽言,至多在「幹譙」激烈時會有人緩頰說「吃飯不談政治」。一年前深綠的朋友撐不住了,開始抱怨日子難過、生意難做、子女難教。半年前則說票投不下去、不想投票。總統大選前,有的「自決投籃」,有的狠不下心擲銅板讓老天決定投誰。這一步步的質量變化,四年來在台灣各地伏拾皆是,民進黨元老、登高一呼的能人、尚有志之士不是不知原因何在,「紅衫軍」運動更是鮮明的信息,是人體內的白血球、免疫系統在發警訊,但是民進黨中央及黨公職既得利益者仍傾全黨之力,萬眾一心的「鞏固領導中心」,「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硬將倒扁反貪腐群眾運動抹紅、抹藍,歸咎於政治鬥爭,任民氣點滴走向離散與死亡。

是人性的徹底墮落加速政黨腐化

會議前施明德曾諷刺地說,民進黨根本沒有徹底檢討和反省,只會搞黨主席選舉,拱自己喜歡的人出來選,其他像是人格、黨格和國格,對這群人來說都不重要,這群人滿腦子都是個人的利益,都是權與利的結合。4月20日聯合報「冷眼集」標題:「派系出問題?問題是品性!」,內容寫的很好,也有見解,但我認為只說中了其中一部分,真正讓民進黨腐化的是人性的徹底惰落。

三、四年級的朋友應該還有印象,甚至也曾身歷期間, 當民進黨尤在黨外及美麗島世代時,他們是真心在為台灣的民主前景打拼,「野百合」一個接一個的群眾運動,感動人心也獲得共鳴,迫使國民黨政府在短短幾年內先後解除黨禁、報禁、開放兩岸探親、解嚴等等,讓台灣人民一步步走向民主自由,民進黨元老及當時支持者在創黨前及創黨初期,是有宏觀、有黨德、有黨魂、有民主願景的。但曾幾何時,承如施明德所言「........美麗島世代被律師世代『幹掉』後......陳水扁和身邊的人,過去被稱為『童子軍治國』,卻連操守都守不住。 」

典型的台諺「乞丐趕廟公」,自從陳水扁律師奪得帥旗後,就將民進黨的宏觀、黨德、黨魂用來祭了旗,將民進黨的民主願景簡化成「本土」、「愛台灣」口號式的在反覆操弄。然而陳水扁及這批「童子軍」卻不是真有心在治國,他們在掌握到政權,嚐到權勢的滋味後,開始學會如何官商勾結、玩權利遊戲,利用權勢以掌握錢勢,再利用錢勢以鞏固權勢,遂形成共犯結構,彼此交相掩護,膽子也越來越大,小則內線交易、炒股、插乾股、拿回扣、收禮〈券〉、收獻金等不一而足,大則賤賣國產、國土、揮霍、糟蹋人民血汗錢的胡亂建機場、蚊子館、停建核四、合併公庫銀,搞二次金改、金控、掏空國庫及國家資產等不足而一。

遭人質疑時就將對方抹紅、抹黑、抹藍、抹臭,講不過就說謊、鴉霸硬掰、硬ㄠ、罵人祖先、糟蹋人妻女。憑心而論,新三寶、包括陳水扁這批人,都是受過現代教育的,算是飽讀詩書了,有教授、留學之士,他們怎麼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他們不是不知禮義廉,有些都只是做人的基本認知而已,這就是人性的徹底墮落、道德的徹底破產使然。

而國家領導人的心中有沒有人民,則是保有人性的首要基石,我們常說「絕對的權利使人絕對腐化」,當人們質疑國民黨花五十年搞建設,到李登輝的手裡才腐化,為什麼民進黨一個新興的政黨卻只用了八年的時間就腐化的如此徹底,且幾乎將台灣前五十年的積蓄都揮霍一空,就知道癥結何在。

這就要看八年來是誰在代表民進黨,引領民進黨的,而他是怎麼表現自我及其團隊價值的,真正有理想的創黨元老不是被鬥走就是帶怨出走,民進黨早就不是當年的民進黨了,自從陳水扁掌權之後!所以品性、操守應該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要從更大格局來看,是人性啊!

失去包容民欲早就遠離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史上王朝中能歷久不墜的朝代,如堯、舜、漢、唐、明、清等多有行仁政之君,國脈遂有數百年者,乃友「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之治國嘉言,又有「民為本,本固則邦寧」之說,而最後敗也敗在後代君王不行仁政,甚至倒行逆施,殘民以逞。秦要萬代結果只傳到二世。國民黨兩蔣時代雖戒嚴獨裁,但那是從國共戰爭一路走來的時代使然,到了蔣經國就全力以建設台灣,勤政愛民為施政目標,「勤走鄉間與民結伴」,任用專才,不可否認,對奠定台灣經濟發展有相當程度的貢獻。

到了李登輝時代雖也有「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之言,但那只是說說而已,國民黨的貪腐從他開始,所有來自黨、政、民間的諍言、批評全都視為寇讎,人才一個個出走、背離或另組政黨。黨員、人民及民間團體也一個個遠去,只有財團靠攏。李登輝和他的黑金集團將人民區分非我即敵,「樹敵」越來越多,一個當時號稱有數百萬人的執政黨,最後竟以百分之二十的低得票率輸掉執政八十多年的政權。

歷史是一面鏡子,它照著別人同時也照著自己。不尊重歷史,歷史也必將重演。且看民進黨是不是也一樣,陳水扁領導的民進黨政權,前四年還勉強可容忍說是「跌跌撞撞,新手上路」,但在319二顆子彈事件輕鬆過關之後,治國就完全走樣了:政風敗壞、經濟衰退、與鄰為敵,鎖國誤國,物價年年飆漲,更糟糕的是國家領導人及近親、政府高官紛紛涉貪、涉賄、涉弊案,又格局自限。同李登輝一樣的,將所有來自黨、政、民間的批評、建言全都簡化成賣台、外省人、外省豬、中國琴、中共同路人等分化用語;將人民區分非綠即藍,還自設「排藍條款」,將國家社會弄的只見仇恨不見包容,那百萬紅衫軍裡多少「恨鐵不成鋼」的民進黨支持者,都化成失望的淚水融在抹紅、抹藍的指控中,遂有:太平洋沒加蓋,自己遊過去、人不是豬狗雞、嫌菜貴可改吃地瓜等等之荒誕謬言;正副元首、政府高官不知民間疾苦,還爭相與小民嗆聲對罵等殘民行為;元首自將政府對軍公教的福利政策抹黑成不當所得,造成與農魚工所得差之衝突對立,目的卻只在騙選票。

「不是同志就是敵人」與「不是敵人就是同志」,雖只是順序之差,但前者是往「外推」,後者則是往「內拉」,這一推一拉之間,差別可就大多了。當游錫堃說「民主政治是自作自受」之後,台灣人民幡然覺醒,民進黨把人民都往外推,樹敵越來越多,當只剩財團還向陳水扁靠攏的時候,歷史就重演了。

頭痛醫腳還胡亂開方

再一次引述施明德先生說的話:「民進黨輸成這個樣子,還不知檢討罪魁禍首陳水扁以及那些共犯結構....民進黨已經失去公信力....沒有非民進黨不可這件事... 」。是的,兩次選舉結果都已昭告人民厭倦政黨族群惡鬥、要經濟、要找回人性道德、台灣的核心價值,民進黨招招搖搖的要開個「黨公職擴大檢討會議」,到場發言的人,吵了一整天,卻沒有攸關大是大非的議題,甚至連陳水扁這三個字都刻意迴避,全是各人各派各抒己見,仍以謝系立委李俊毅的發言「敗選原因之一是派系惡鬥,這點幾乎沒什麼爭議」最具代表。全程包含結論,沒有檢討到民進黨為何背離民意、陳水扁集團貪腐墮落及未來將如何重建清廉找回黨的核心價值等,以給支持者及全民一個交待。仍是將原因歸究於派系內訌、內鬥,排藍條款不公、黨主席選舉....等等黨內情仇枝節、技術操作問題上。

政權失去了,政局又回到二千年以前局面,過往的民主奮鬥如同要再重新來過,只是這次時空環境已有很大變遷,人民已吃過八年的虧,也已具備很高的民主素養,恐怕不容民進黨有太多胡鬧操作的空間及舞台了。這一切的一切,民進黨的重大檢討會裡竟看不到絲毫懺悔及坦白,「頭痛醫腳」。前立委李文忠說,社會想看到民進黨在選後真正檢討敗選的原因,讓社會感動。現在太多黨內的家務事及紛爭,當然不會讓社會滿意,但檢討會是讓社會看到,相對於國民黨而言,民進黨可以直接面對面地檢討,即使有一些衝突及火花,民進黨也在所不惜。這段話就更是說的語無倫次,不知所云。

蘇貞昌會中說:「形象都負債了,還在那裡搶位子.....全社會才不理你民進黨內部怎麼投票......誰在乎你們怎麼選,還在那裡盤算那些」。在黨人的心態及內鬥上,他倒是說了「真」、「實」話,「真」是→全社會才不理你民進黨內部怎麼投票....誰在乎你們怎麼選..。「實」是→形象都負債了,還在那裡搶位子...盤算那些。這些民進黨人已經淪為爭食最後一點殘骨碎肉的胡狼了。

在歷史的關鍵時刻,非有力挽狂瀾的大氣魄與決心,不足以挽救頹勢。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這是解救民族生存發展、救亡圖存的大氣魄與大決心使然。二千年國民黨因李登輝黑金失政敗選,包含馬英九在內的一小群國民黨人立刻蝟集在中央黨部前拼死抗議,聲勢奪人,「黑金教父」因此被趕出盤踞了十二年的國民黨,從而改變國民黨的命運,這是找回黨的核心價值、留住人性是非善惡的大氣魄與決心使然。

一樣的貪腐背景、相同的結局,陳水扁面對人民排山倒海的下台聲勢,卻選擇躲在暗處說他的風涼話,對他糟蹋的黨、蹂躪的台灣人民連起碼的羞愧都沒有,民進黨的菁英們到現在唇亡齒寒的地步都還駝鳥心態,選擇逃避、鄉愿,草草開個不倫不類的檢討會,以為就算對國家社會有交代了,「船過水無痕」,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自我安慰「可以重新出發了」?

從歷史不斷重演的角度看,民進黨不在這個時候選擇以大是大非驅逐貪腐的人性,重建黨德黨魂,開創黨的理想與核心價值!這撮人心虛的刻意錯過改變自我歷史的關鍵時刻,那麼牠賸下來的就只是個空殼罷了,空殼內一無所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827192
 回應文章
施明德:台灣英靈未受褒揚 扁沒做轉型正義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yam.com/cna/politics/200804/20080425071804.html
施明德:台灣英靈未受褒揚 扁沒做轉型正義
中央社╱中央社 2008-04-25 22:50
     
(中央社記者陳慧真台北二十五日電)反貪腐運動總指揮施明德今天接受三立新聞台專訪時表示,多少人為反抗兩蔣獨裁統治、為台灣人權獨立被槍殺,至今卻未受褒揚、送進忠烈祠,台灣人只有同情冤魂不尊敬英靈,他感慨,沒有英靈的民族是怎樣的民族?總統陳水扁執政八年,一點都沒有做到轉型正義。

節目主持人陳雅琳詢問,是否可寄望總統當選人馬英九?施明德說,「坦白說,我會說不出口,因為他們是以前國民黨的繼承人」。

施明德表示,台灣本土民主運動到這次民進黨主席選後將告一段落,因為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民進黨籍立委蔡同榮及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等三位黨主席人選和台灣本土民主運動都沒有關係。

他指出,蔡英文是民進黨執政後才入黨,對民進黨以前的運動沒有感情,蔡同榮都是在美國,和台灣本土運動毫無瓜葛,辜寬敏是近年才加入民進黨,與台灣民主運動也毫無瓜葛。他認為,沒有瓜葛也好,但以後民進黨別再提美麗島事件、二二八事件等。

施明德表示,陳總統談轉型正義,多少人在反抗兩蔣獨裁統治,為台灣人權獨立被槍殺,惜才人情有沒有做?有沒有褒揚令、送進忠烈祠?他指出,陳總統大筆一揮就可以,到今天卻連這件事都沒有做,陳總統任期只剩二十幾天,若看到這節目,這些人是否應光榮地送進忠烈祠?

他指出,台灣人真的只有同情冤魂不尊敬英靈,這是無脊椎動物的民主,談到轉型正義他心裡就不舒服,有時感到為台灣打拚、犧牲生命追求自由民主都沒有用,拍總統的LP就可吃香喝辣,一個沒有英靈的民族是怎樣的民族?談到激動處,施明德數度哽咽落淚。

另外,施明德也在節目中談到對馬英九新內閣佈局的看法,他指出,他給予高分,讓有經驗的人來處理經濟的問題,佈局很好,且由王清峰出任法務部長、王如玄出任勞委會主委讓他眼睛一亮,他很佩服,給馬英九和準閣揆劉兆玄增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834286
民進黨只有22年壽命
    回應給: 達嚕鼓(kfb4877k120801489) 推薦2


現代孔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泥土‧‧‧郭譽孚
中華民族的端午節

這是筆者很早以前的預言

民進黨卡在克勞塞維茲魔咒裡
【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為什麼在戒嚴時,民進黨可以於風聲鶴唳中突破威權統治,一步一步獲取執政權,反而在拿下政權,並至少有四成鐵票的支持中,卻面臨崩解的困境。

清大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吳介民在對民進黨的研究中指出,這是一種「克勞塞維茲」邏輯的後遺症。

在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中提到,「政治是目標,戰爭只是該目標的手段,而且手段絕對不能孤立於目標的思考之外…戰爭絕對不能視為具有自主性的事物,而應視為政策的工具,戰爭必須隨著政治動機…的變動而變動。」

同樣的邏輯被運用在民進黨對待人民的心態上。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曾說:「群眾運動是一種手段,一個政治運動的路線或手段,它必須受到一些客觀條件的制約,包括社會、文化等條件的限制…就像武器選擇的問題…。」

把人民的力量當成「工具」、「手段」,因此,一九八八到二○○○年間,民進黨可以藉著農運、工運、學運、參選…的民主力量,扳倒國民黨;但也因為只把人民的力量當「工具」。

於是,在吳介民的研究中指出,「社會性與階級性議題在民主化階段,尤其是政權轉移後被忽略,而排除於改革議程外。」且民進黨執政後,執政權力的鞏固其重要性高過社會議題」,因此也發生了「承諾的轉向。」陷入克勞塞維茲,只把人民力量當工具的邏輯,民進黨困住了自己,所以會看到他們的檢討仍在「廟堂中」、「派系裡」。

如果跳不出克勞塞維茲魔咒,民進黨根本就掙不出谷底。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828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