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青春鐵馬向前行
市長:青春鐵馬向前行  副市長: 廟會小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青春鐵馬向前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狗吠火車專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知識份子弄髒手的勇氣
 瀏覽1,354|回應11推薦6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serene2005
天煞孤星
藍天之子
Cynthia Tseng
華碩
紅帽

在我的筆記本首頁摘錄公孫策先生發表的一段文字:

漢高祖劉邦得天下,問手下群眾「項羽為何失敗?吾輩為何勝利?」

高起、王陵說:「陛下攻城略掠地,成功之後分封領地與俘虜、與天下豪傑共享勝利,項羽妒賢嫉能,功高被忌,有才遭疑,得天下復失之!」好一個「椿腳」論。

劉邦卻說:「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我不如子房(張良);掌握政府、安撫百姓、供輸糧餉,我不如蕭何;指揮百萬大軍、戰必勝、攻必取、我不如韓信。重用人中豪傑發揮所長,才是得天下要素。」劉邦自許「識人用人」不用私人。

上馬可以得天下,但馬上不能治國,不可妒敵才,更要有用敵才的雅量。

美國最輝煌的年代,莫過於雷根八年,用人哲學「用對的能人、放手讓他做、然後不管他」,在第一任末期他的部屬發現他有明顯的帕金森症,不但還續任完第二任受盡愛戴,卸任才去檢查證實開始治療。可見用對人的重要,但現實可不容易。

馬先生團隊用人有一個很清楚的模式,高學歷、涉足教育背景、老實簡單、高度理想性,必要時會三顧茅廬讓對方感受誠意。也有人認為馬先生對於抬轎者不知感恩圖報,也就是不懂分封權位報答椿腳賣命。這和我在過去公務職場遇到的主官完全不同(忠心挺主、角色鮮明、可以赴湯蹈火、必要時會測試部屬會不會願意為其違法與扛責)。做部屬也要色彩鮮明宣示效忠才會優先提拔,我自認是材卻不是那塊料,於是離開心愛的公職。

民進黨執政後,文官系統受到很大的衝擊,用人看立場,套句常聽到的話「不喜歡的話你可以回家」,破格晉任或空降者都有一個特質「使命感大於能力」,獨排眾議堅持達成,告訴這樣的主官有「恐有觸法」,馬上會應「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不合時宜的為什麼不修」,我的主管還應過我「監察院沒大人你怕什麼?」,很不幸的威爾許講了一個「唯偏執者終得勝」。就算學者出身也難逃立場鮮明的宿命。

有一次上課時,我問恩師毛治國教授,為什麼學界的人不願意涉足政界,涉足政界的往往會鄉愿喪失純真的初衷?毛教授給我一個發人深省的答案「知識份子怕弄髒手」,無奈政治又是醬缸,如今學法的可以玩法,更可以用法將對手一軍。

台灣奇蹟第一波主力是有理想性的政務官、第二波是提著皮箱的小商人、第三波是海歸學人,第四波卻肯定不可能是說得一嘴好技術的名嘴,但知識份子願意弄髒手,小老百姓才有機會改善生活。

 

 

《系列》減法政見三《失根的房地產》

《系列》減法政見二《小國外交》

《系列》減法政見一《白吃盛宴陷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3829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執法的成本
    回應給: kurich(kurich) 推薦0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十信事件全部擠兌金額150億元,缺口數十億,政府接管扺賣後大致可以補回缺口。近年不論力霸、東森等光是缺口就超過五百億,平均每位國民要至少出二千元補其缺口,政府不得不下重手。有錢有權的人也操控著相當數量人口的生活,考慮的要比較多一點,若對一般案件也同等重視就不符合比例原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303168
要求別人比較簡單些,所以會更尊敬!
推薦0


lmichell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做對的事,即使弄髒了手,日久見人心,會換來民眾的尊敬和感恩,只是其受到的抑鬱可能是別人難以想相的,所以會多了點心疼和心酸吧 !

要求別人可能比較簡單些,所以也會更尊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9514
隨意談談
    回應給: 狗吠火車(mrmoney) 推薦0


Alex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會以較詳盡的論述回應你,主要也是覺得你在此處所寫的貼文一向都很不錯,值得相互討論。大家都是有心人,這就足夠了。

但我覺得這次你的回應文,寫得太「政治正確」了。我相信你所提到的論點,大家都贊成,也都知道,我反而覺得沒有什麼可以討論了,因此我就隨意談談。

我自己不太贊成使用「知識份子」一詞,除了之前所提到的理由以外(知識份子也是人,一樣有七情六慾),也是因為台灣高等教育已經很普及了,同時一般人多多少少有些閱讀習慣,很容易沉溺於自我指定為「知識份子」,反而對政治的改造沒有什麼好處。讀書人多關心政治,多思考是好的,但是否要多參與政治,我的態度比較保留。或許你我在討論這個議題時,心中所想的前提或內容與面對的情境不太一樣。

平心而論,我覺得在2004年總統大選以前,台灣民眾參與政治的熱情與慾望太高了些,這三年逐漸冷卻下來,在某個程度而言,不太容易受政客政治語言的操弄,反而是一件好事。當然,沒有任何一位候選人會希望這種冷卻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記得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之後,當時我人在美國出差,有一天我到書報攤買世界日報,美國店員很好奇,問我中文頭條消息內容,我答以台灣第一次的總統直選,大家都熱烈參與盛況。那位店員答得倒是很妙,他說新興民主國家,如當初的拉丁美洲國家,都是如此。他那一句話反而使我思考了很久,後來多加觀察,覺得多少瞭解那位店員真正的意思。

.
.
.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9471
學習王道而非模仿王道
    回應給: Alex(Alex) 推薦1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被推上這個專欄完全是一場意外,這個題目本是華碩兄邀稿後改寫,沒想到竟成為專欄,Alex兄學識豐富讀書比我多,更有資格開這個專欄。

原本前文並沒有摘錄公孫策先生發表在商周的文章,但知識份子常犯自識過高與文人相輕的毛病,放不下身段也容納不下能人,歷史上的領袖往往是有些謀略的梟雄,黃袍加身後史家通常不太強調這些小惡,劉邦就是這樣的例子,掌權後反而耍心機剷除開國功臣防範竄位,我們學習的應該是王天下之道。過去國民黨也重用椿腳,為了勝選要錢給錢要位子給位子,因此而失去民心,民進黨更是奉固椿為政權圭臬,其實廣納賢才王天下之道。

納進來賢才要充分授權,更要好好監管,掌權者為了簡化管理,優先任用身邊考核過的人外放,就是國民黨之前「侍從文化」,馬先生本身也因而出線,然而出線者也不一定是好領導者,問題不在能力或決心,是未能堅持赤子時的理想性。

馬先生心目中的團隊除了知識份子外,應有廣納各階層的胸襟,有能力更要有理想性。認同加入馬先生的知識份子不要怕弄髒手,更要有耐性為民眾說明什麼少是對的,才能破解民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9157
二分法不要常用
推薦1


Alex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將「市井之徒」與「社會知名人士和富裕階層人士」以二分法對立起來,再以「機會成本」解釋,恐怕並不適宜。劉邦乃市井之徒,甚至起義之後,仍然一向鄙視儒生,對於戴儒冠來見的人,動輒加以侮辱。其父將被項羽烹煮,無動於衷,反說:「到時請分給我一碗肉湯。」。項羽祖父為燕國名將,是名門之後,楚漢相爭,最後敗於劉邦,以「無顏見江東父老」,自刎而死,即是最好的反例。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林覺民一介書生,廣州起義之前,寫出後人傳頌的「與妻訣別書」,也是很好的反例。

二分法不要常用,那經常是思考問題的陷阱,很容易引出假議題,綠營經常如此,我們也應該要小心。
.
.
.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7580
經濟學原理 :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都是讀書人
推薦1


現代孔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社會知名人士和富裕階層人士被捕,爭相坦白的情況並不鮮見。執政當局對此當然看得十分清楚,故在涉及社會名流富豪的案件中,都以漁翁撒網式的方法拘捕疑犯,而對沒有證據可以將之拘捕者,則作出略帶威脅的勸喻。這些人萬一被控告的機會成本都很高,所以傾向於和執政者合作,倒向當權派

反之,市井之徒由於犯法的機會成本較低,甚至完全沒有機會成本”(家徒四壁,爛命一條),因此死不招供甚至講義氣,將一切罪行包攬上身的情況並不罕見。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7399
知識份子續論
    回應給: 狗吠火車(mrmoney) 推薦1


Alex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首先,有關於「知識份子」,聯網時事論壇網市市長胡卜凱曾寫過一篇文章,我覺得很不錯,轉貼於本文之後,提供一個參考。

我在很多地方都頗為贊成狗吠火車兄的論點,尤其是你提到「人在人窮志短時都是很有理想,有錢有權後還有當初的赤子之心才是可貴」,也是原先我回應文的重點。不過,有差異的地方是,我覺得只要涉入了政治,就無可避免地要遭受各種試煉,馬英九自然也不例外,但即使是遭遇同樣試煉,對不同的人,有著很不同的影響。因此我在原回應文提出了一個我認為很重要的前提:「對於一個心思比較單純的人而言,除非心中已有想定,也很確知自己(這是最困難的) . . .」,能夠做到這些,也許就比較能夠長保赤子之心,不易因為政治的黑暗,先將自己整個性格都扭曲了。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主張知識份子要參與政治,多少顯示出受到中國傳統「士」的觀念影響。西方世界的觀念就不一定如此,反而是比較傾向與現實政治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對流行的意見與價值產生懷疑並提出批評。例如,1960與1970年代美國有名的語言學家Norm Chomsky是知識份子,對當時美國媒體與政治文化經常有著很尖銳但深刻的批評,影響十分深遠,但本身卻不參與政治。

還有一點,我覺得狗吠火車兄的開欄文似乎有兩個主題,第一個是舉劉邦等為例,談的是king與king makers,第二個主題才是有關知識份子應參與政治。嚴格講起來,漢朝的開國三傑中其中只有張良算是「知識份子」,蕭何是負責後勤補給與一般政務管理的高級「技術官僚」,而韓信則是開疆拓土的將軍,因此不論我們如何界定「知識份子」,如果king makers都是知識份子所組成,恐怕劉邦難以成大事,歷史也就會很不一樣了。

==========
作者:胡卜凱


今年3月31日,聯合報《讀書人》有一篇夏綠蒂小姐的《所謂的知識份子》(1)。介紹保羅。約翰遜的《所謂的知識份子》這本書。我沒有看約翰遜的書。對夏小姐的內容,我也沒有意見。不過這篇文章的標題,引起我寫本文的興趣。

我們可以想像,原始人大概無時無刻不面對種種不能解釋、又令人害怕的自然情況,例如暴雨、閃電、打雷、地震等。有些人也許為了安撫族人,也許為了吹牛、出風頭,也許比較喜歡動腦筋,提出一些我們現在稱為「解釋」或「理論」的說法。這種人大概是知識份子的前身。漸漸的,他/她們就演變成巫師、巫醫、或祭司。等到有文字(文明)之後,他/她們就成了史官、天官、記錄、或帳房。再等到有了典章制度之後,傳統的知識份子就正式出現。

在這裏,我們要注意,在印刷術發明以前,知識份子是一種門檻很高,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入的行業。更早一些,可能同時需要遺傳和傳承兩個因素。前者如語言能力、分析能力、瞎掰能力、記憶能力等;在公立學校設立之前,知識和其他技能一樣,都是私人傳授。但和其他技能不一樣的地方,是知識不需要幫忙的學徒,因此以家傳為主。所以,知識份子自成一個社會階層。

從以上的敘述,我們可以推想何以知識份子受到敬重。第一,因為他/她們能提出一些說法,消除一般人的恐懼或不確定感。其次,知識份子介於一般老百姓和有權力的頭頭之間。這就產生了種種的社會關係、期待、和大、小動作。老百姓見不到頭頭,希望透過知識份子這種中間人求情、說好話等等(2)。這是多數知識份子受到敬重的第二個原因。也許有些知識份子挾老百姓自重;也許有些知識份子看得比較遠,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也許有些知識份子的確同情老百姓。總之,一般來說,多數知識份子有幫老百姓說話的動機,歷史上也的確有這種行為。這是多數知識份子受到敬重的第三個原因。另一方面,多數知識份子其實沒有生產能力,也許為了掩飾自己的窘境而矯揉做作,也許他/她真的清高,有時也許在狐假虎威。總之,知識份子在行為舉止上,有意和一般老百姓不同。這是多數知識份子受到敬重的第四個原因。當然,有些知識份子的確想得比較週延,他/她能解決一些實際問題;有些知識份子的確看得比較遠,他/她能提出一些比現狀更令多數人滿意的組織或制度。歷史上也的確有向這種方向改變的結果。這是多數知識份子受到敬重的第五個原因。中國傳說裏的神農氏、燧人氏、有巢氏等,大概也先是知識份子,再變成部落首領。

「知識份子」是一個集合名詞。說「知識份子如何如何」,和說「美國人如何如何」,「老黑如何如何」一樣,都只有統計上的意義。如果有人真的認為「”所有的”知識份子”全都”如何如何」,我想這只表現出說話的人,在思想過程上的懶散(3)。

「知識份子」是人的子集。所以,人這個集合中可以看到的行為模式,在「知識份子」這個子集中也可以看到。甚至連百分比都不會差太多。換句話說,如果台灣社會有萬分之一的人有婚外情,那麼台灣社會「知識份子」中有婚外情者,也大約在萬分之一上下。如果台灣社會有兩萬分之一的人有性騷擾的動作,那麼台灣社會「知識份子」中有性騷擾動作者,也大約在兩萬分之一上下。當然,這是假定「知識份子」在目前的台灣社會,仍然是一個有意義的分類標籤。

根據以上的分析,我認為「知識份子」在現代社會,已不再是一個有意義的分類標籤。首先,老百姓和頭頭之間,已不需要中間人。第二,教育普及的結果,知識份子製造廣義的虛偽意識的功能,已大大的減低。第三,教育普及的結果,知識份子已不再是一個獨立的社會階層。第四,教育普及和知識經濟發展的結果,誰今天不自認為自己是「知識份子」?

那麼,傳統「知識份子」的第五個功能,也就是提出解決問題和改變方案的功能,由誰來承接?不要東張西望了,我問的人就是你!

註:

1. 我有剪報的習慣,但不一定馬上看。
2. 如果你看過卡夫卡的《城堡》,你更能體會我的意思。請參考(胡卜凱,2002a)
3. 請參考(胡卜凱,2002b)中我對「知識份子」的分類和批評。

參考文獻:

– 胡卜凱,2002a,《卡夫卡簡介》,刊於知識和社會廣場,生活區,9月,2002。
- 胡卜凱,2002b,《《縱欲與虛無之上:現代情境裡的政治倫理》讀後 - 倫理篇》,刊於知識和社會廣場,知識區,8月,2002。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7354
純真的赤子之心
    回應給: Alex(Alex) 推薦1


mrmone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早期我對知識份子的定義是大學以上,因為我考大學時自然組錄取率才17%,能進大學的幾乎都是重考生,我有同學可是連考五年才考上大學。後來我對知識份子的定義有所更改,「曾經讀過大學,持續保持閱讀習慣」以容納比爾蓋茲(Bill Gates微軟)、賈伯斯(Jobs蘋果)大學沒畢業之流,排除一些空有學位說得一嘴好技術的文憑大師。我的職涯前半段都在教學,當然經歷過學術界的鬥爭,現在教育市場萎縮,鬥爭愈來愈烈。

人在人窮志短時都是很有理想,有錢有權後還有當初的赤子之心才是可貴,不論藍綠當年都有人窮志短的理想者,有錢有權後維持赤子之心還沒被排擠走的又幾何?沒有失去過的人不懂擁有的可貴,馬先生也是一樣,沒有跌倒過不會懂被欺負的可憐。功課好的乖寶寶不一定是好領導者,有領導魅力的還是要有些謀略,更要能保持赤子之心的堅持。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6784
知識份子不僅包含所謂學識
    回應給: Alex(Alex) 推薦0


天煞孤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道德與視野及行動力都應該列為評比                                                                        跟隨孫中山革命的知識青年應當具有基本準則    學術界太多學匠甚難入我眼界                                                                           
公幹天王藏鏡人敬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6159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
推薦1


Alex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華碩

如果我們將「知識份子」界定在學術界(大學、研究所或研究機構)從事教書或研究工作者,那麼根據我過去的觀察,在學界工作者也是有很多種不同的類型,有的是埋首教書、研究,不願意碰觸政治;有的身在學界、心在政界,渴望被賞識而獲得權力;有的藉學術為名,卻想發財者;也有的認為可以改造世界、影響社會,但其本身能力、智慧其實與其理想相差太遠等等,而自從台灣民主化以後,學界內部的政治鬥爭,其實也與外面的世界不遑多讓。

在學術界工作的,他們終究也是人,也展現出人性的多樣面貌,因此很難以不願弄髒手而論定。不過對於一個心思比較單純的人而言,除非心中已有想定,也很確知自己(這是最困難的),即使有心,最好還是不要輕易踏入政界,因為整個過程中,不但一己容易遭受扭曲,而且會經常影響到家人,其代價不一定是我們能夠想像的。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但從頭到尾,能夠始終保有赤子之心者,幾希。
.
.
.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039&aid=2296025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