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原鄉人客棧
市長:yaduo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其他【原鄉人客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客家老屋音樂會
 瀏覽1,291|回應2推薦2

☆耀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yaduo
tzi





「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


「神棍樂團」。


陳永淘演唱。

客家老屋音樂會



九月十五日(星期五)下午,耀昌堂弟的太太雙燕(在桃園市政府當科長)在我們的群組「江夏堂」貼了簡訊說:「本週六在楊梅的江夏堂有客家老屋音樂會唷。邀請陳永淘、神棍樂團、黃子軒與山平快等歌手。歡迎大家來行尞~」

我看到簡訊時,已是傍晚,心想,雙燕說的「本週六」不就是明天嗎?這等於是臨時通知嘛。我趕緊把簡訊也轉傳給幾位親友同學,看看有沒有人想去?結果他們不是有事就是沒有回覆,只有嫂嫂說星期六早上會回老家,問我是否要去聽音樂會?我說,是有在想。

我想去看看,主要是兩個原因:〈一〉音樂會就在老家(這個江夏堂離我的綠竹園,也就是舊的晒穀場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是我曾祖父兄長的家),〈二〉阿淘要來演唱。

很多年前我返台渡假,晉鋕表哥和晉斌表弟帶我到北埔去玩,參觀沿途的客家文物。我們走到北埔的廟前廣場時,喜歡音樂的阿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他說,以前阿淘常在傍晚到這廟前廣場演唱客家歌曲。他問我有沒有聽過阿淘的歌曲?我說沒有。他說他的客家歌曲很好聽,你一定要聽聽看。說著,他走進附近的小店,說要買阿淘的音樂卡帶送給我。他到了幾家小店,都買不到,所以對我說,很抱歉,沒買到。我說,沒關係,別放在心上。當時我對客家歌曲的古板印象,只有那幾句山歌的唱腔。能好聽到那裡呢?

倒是我自己沒把此事放在心上。幾年後,有一天我收到郵局的通知,說有我的掛號包裹。我利用午休的時間,開車到郵局領包裹,意外的發現是好友阿慶從台灣寄來的。我拆開包裹,竟然是陳永淘的兩張音樂光盤。我想起了阿斌當年想送我阿淘音樂卡帶的往事,所以在開車回辦公室的途中,便迫不及待的把音樂光盤放進我車中的音響裡。我聽著,立即就被歌聲和歌詞所吸引了。抵達公司的停車場停車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熱淚盈眶了,實在沒想到自己會如此失態,我趕緊擦乾淚水,靜坐幾分鐘,等情緒平穩下來後,才下車走回辦公室。因為曾經有過這樣的過往,使我很想實際看看在現場演唱的阿淘。

因為我沒有開車,去聽音樂會,交通工具是個問題。我可以搭火車到楊梅,再搭免費的桃樂巴到老家旁的楊梅地政事務所,但是我沒有楊梅地區桃樂巴的時刻表,不知要等多久,而且除非搭計程車到中壢火車站搭火車,在這大熱天要走路到車站,並不好受。我也可以走路到客運車站搭汽車到楊梅,走路的路程很近,但到了楊梅,還是有去老家的交通問題。當然我也可以叫計程車從中壢平鎮直接開車到老家去。

嫂嫂說,大熱天的,要阿秋走路,太殘忍了吧?想想,也是。我打了電話給車行,就跟阿秋搭計程車一路到了老家。跟嫂嫂見面,喝茶閒聊了一下,我們才一起漫步到綠竹園旁的江夏堂。


嫂嫂和阿秋在老家聊著。


嫂嫂和阿秋坐在聽眾席裡。


嫂嫂、阿秋和我在音樂會招牌前合影。

我們還不到兩點就抵達會場了。在晒穀廣場上,工作人員在忙著調整和擺設音響,為我們遮蔭的大帳篷已經架設好了,下面坐了一些人。音樂會原定在下午兩點開始到五點結束,不知為何到了兩點半還沒正式開始,所以我跟嫂嫂和阿秋到江夏堂裡面先參觀一下。只見裡面古色古香,打點得非常整潔,天井空地也擺滿了花盆,開著五顏六色的花朵。


工作人員在江夏堂前的廣場準備音樂會。


阿秋在江夏堂天井的花前。


江夏堂裡的堂下。

今天來表演的兩個樂團,我一無所知(我離開台灣將近四十年,跟台灣的種種早已脫節),是在音樂會結束,回到家後,上網搜尋,才略知一二的。

首先出場的是「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主唱黃子軒口才不錯,經驗豐富,很有親和力。根據網上的資訊,黃子軒,1983 出生,是新竹市眷村子弟,因父親是閩南人,母親是竹北客家人,精通閩南語及海陸客語,並使用母語進行音樂創作。寫過華語流行音樂圈膾炙人口的主打歌,是活躍於流行音樂界的新一代客家音樂人。

他先介紹團員,接著桃園市長和桃園地區的市議員、立法委員和有關單位的官員也蒞臨了。黃子軒邀請市長到台前致詞,市長在講話中也介紹了議員、委員和負責的工作人員。官式程序結束後,樂團正式開唱。


桃園市長講話並介紹議員、立委和工作主管們。

大帳篷下慢慢擠滿了聽眾,我們沒有日曬之苦,還有大電扇為我們送風。站在前面表演的吉他手和貝斯手尚有遮陽傘,主唱和鼓手則在大太陽下,尤其是主唱面對著太陽,除了滿頭大汗之外,雙眼還被陽光刺得難以睜開。但這些不影響他的熱忱。他一首歌一首歌的介紹和演唱,讓我們了解了他們的勇於嘗試,把客家話和閩南話及國語的融合,將客家音樂與蒙古樂器的結合,讓歌詞裡將客家話、馬來話和印尼話混合在一起。2014 年,他們進行了「山線平快」計畫,以全台四條深入在地的鐵路支線為巡迴路線,在火車站演唱、在車廂中展開即興唱遊。

在他們賣力的演唱和演奏之時,有無人機輕輕的飄到了樂團的上空和四週攝影著。時間在不覺中消逝,一個小時過去了,在唱完兩支安可歌曲後,黃子軒交棒給神棍樂團,這時陽光的赤熱漸漸減弱,陰影也從大帳篷後面慢慢向前移動,移向演唱場地。


無人機飛在「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演唱時的頭頂上。

坐在我後面的一位年紀和我相仿的女士指著演唱場上穿著寬鬆短褲和長筒皮鞋的主唱,說是他的兒子。稍稍跟他攀談後,知道她是嫁到中壢的楊梅人。她的兒子歐比王(陳正航)曾唸清華大學天文研究所,剛結束的世大運,在閉幕式邀請了這個樂團前往演唱。

陳正航主唱和黃子軒可說風格完全不同,歌聲也很不一樣。他一接麥克風,沒有說話,就大聲開唱。他的歌聲高亢激越,帶動了大家的情緒與氣氛!暮色慢慢下降,氣溫在晚風中已有些涼意,而音樂會的氣氛卻彷彿越來越濃烈。這個年輕人組成的樂團,也非常勇於嘗試,他們創作的歌曲包含了搖滾、佛、道教、南北管、嗩吶、客語、等民族元素的「乩童搖滾」,在 2006 年曾在海洋音樂祭獲評審團大賞,在 2007 年神棍樂團以「流浪(客語版)」一首奪得台灣原創音樂大賽客語組首獎後,主唱歐比王便入伍服役,神棍樂團也暫時休團重組。此團在 2008 年也曾獲得金曲獎《最佳傳統歌樂專輯獎》。


演唱中的神棍樂團。太陽漸漸西下,陰影往前挪移。

這兩個樂團的成員和主唱和我已是屬於不同的世代了。我成長在報禁、黨禁、戒嚴,沒有觀光簽證與護照的年代,我們只能規規矩矩的唸書和準備聯考,沒有機會,也沒有勇氣去嘗試和挑戰權威。我一方面羨慕現在的年輕人有創作和嘗試的機會、勇氣與自由,也佩服他們旺盛的創作力。

神棍樂團一支又一支歌曲的演唱下去,一點都不多話。在唱完安可曲後,陰影已經延伸到演唱者身後了。壓軸的是大家所期待的阿淘的演唱。我聽到聽眾裡有一些人輕聲的說:「阿淘哥出來了。」是那種親切和尊敬的語氣。我想,當年阿淘創作清新動人的客家歌曲,改變了世人對客家人只有那樣板式的山歌的刻板印象。經過這些年,許多年輕一代的客家人創作和吟唱風格不同,式樣繁多的客家歌曲,大家難免就會想到那曾經走在前面的阿淘吧?

阿淘已經頭髮全白。在阿慶送我的光碟裡,照片中的阿淘還是英姿煥發的,真的是歲月催人老啊!穿著平底鞋的他,抱著吉他,娓娓談起他創作的初衷,他在為了清理污染的娥眉湖的心懷,還有他與楊梅的淵源以及他幼年生活的種種。他邊演唱邊敘述著過往以及一首首歌曲創作的緣由,讓我好像看到民謠演唱者在幽幽的說著故事,而他的母親和小阿姨坐在聽眾席裡,更是增長了幾分都是一家人的親切感。


陰影已移到阿淘身後。他邊娓娓道來,


邊輕輕的唱著。


唱著。

演唱會結束後,在聽眾席旁邊的白色帳篷下,阿淘帶來了約二、三十套他的音樂光盤出售。他說,換點汽油錢。我把錢交給負責販賣的女士,她說阿淘會過來簽名喔。我抬頭看到許多人在阿淘演唱的場地,正在跟他合影留念。我等了好一會兒,阿淘才走過來。我撕下光盤的包裝塑膠紙,對阿淘說,麻煩你簽個名吧。他問說:「要簽在裸體的地方還是穿衣服的地方?」原來在封面裡頁是他四個月大的裸體照,在封底則是他穿著整齊,在他母親懷裡的照片。我說,就簽在裸體那裡吧。


陳永淘的近作「細人」和 2017 年 5 月新出版的「山下田美」。


陳永淘在他的裸照上簽名。


陳永淘在他的最新作品上簽名。

在他簽名時,我提到我第一次聽到他的歌,是好多年前,在美國的郵局開車回辦公室的途中,當時非常的感動。他笑著問:「那時聽著有沒有落淚?」

「有喔。」我說。我想到那個陽光普照的中午,從郵局拿到阿慶寄來送給我的兩張阿淘的音樂光盤,竟然不爭氣的哽咽起來。

               (2017-09-17) 

【附記】


音樂會結束後,阿秋坐在黃昏中的老家外院長椅上。


嫂嫂說,讓我和阿秋合影。

黃子軒與山平快


神棍樂團「流浪」


大戲



頭擺的事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6170&aid=5706570
 回應文章
世代源流遠
推薦0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客家民系,在漢族各民系中,相當具有特色,近代史的著名人民中,政治人物如孫中山、鄧小平、李光耀、名將如三次長沙大捷重挫日軍的薛岳、參與上海會戰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狂言的張發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6170&aid=5888554
客家話與客家音樂
推薦0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那天與歡喜扮戲團的主要人員聚會,知道她們還在做客家歌的演出,真的很高興!

客家語,客家歌,在臺灣正日漸失傳!

                         yaduo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6170&aid=57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