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失業勞工聯合總會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台灣失業勞工聯合總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長期失業所苦 一家六口五跳河
 瀏覽1,690|回應4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楊德宜、張榮仁/台北報導】 2006.12.11 03:28 am 
 
一個為經濟所苦的六口之家,三個多月前父親帶著女兒自台北市成美橋投河自殺;他的妻子與兩個兒子昨天凌晨又在同一地點投河,全家如今僅剩小兒子。

據了解,昨天自殺的妻子陳金枝日前遇到鄰居打招呼時,曾語出驚人說「要帶兒子去和先生住」,透露尋短念頭。警消已撈獲陳金枝與大兒子的屍體,未尋獲的次子,警方暫認定失蹤。

住在台北市南港區的李詩英(五十八歲)與陳金枝(五十三歲),育有三子一女,一家六口過去隨他四處做土木,但後來都隨李詩英失業在家,小孩均成年未婚。全家擠睡在分租的一間約四坪大房間,有時還得輪流睡覺。

李家一家六口在失業多年後,原仰賴在油漆工廠當女工的么女李佩玲(廿八歲)養活,但李詩英八月十七日與李佩玲到成美橋跳基隆河自殺;橋上擺著父女倆的拖鞋及寫在菸盒紙的跳水示意圖,沒有留下遺書。

事後,一家四口的生計轉靠雙胞胎弟弟三子李長源,兼了兩個工作的微薄收入支撐。陳金枝與長子李世昌(卅二歲)、次子李長洲(廿九歲),疑似趕在昨天凌晨李長源下班返家前,相約模仿丈夫與女兒在同處同樣方式自殺,都在成美橋留下拖鞋作記號。

李長洲以水性藍色粗筆,在撕下的A4大小筆記本紙張寫遺書給李長源,只寫兩行字:「阿源:我們(母子三人)從成美橋跳下去了。好好保重自己。」每個字體都有十元硬幣大小,和他們的爸爸、妹妹自殺一樣,也都未交代原因。

李家六口現只剩李長源。他告訴警方,自從父親和妹妹自殺後,兩個哥哥仍失業,他日夜打工養家,白天在便利商店、晚上在速食店上大夜班,月收入約兩萬多元;昨天凌晨兩點多下班回到家,發現母親和哥哥都不在,卻在桌上看到遺書,立即報警。

檢警調出李家租屋處的巷弄監視器畫面,發現陳金枝母子三人昨天凌晨一時五十三分後,先後出門向同一方向走去。

※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06/12/11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86269
 回應文章
李家僅老么上班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楊德宜、張榮仁/台北報導】 2006.12.11 03:28 am 
 
李家唯一存活的三子李長源昨天神情落寞,不見激動情緒或哀痛;對警方問話,大多答說不知道。

李長源告訴警方,他與兩個哥哥都是高中、高職畢業,一家人過去原本隨父親李詩英做土水,多年前父親失業後,家中陷入困境;大哥李世昌也失業很久,原本在超市工作的雙胞胎哥哥李長洲後來也失業。

李長源是李家目前唯一有工作的。他說,父親死後靠他養家,每月能賺兩萬多元;他不知道母親和兩個哥哥相約自殺,也不知道原因。

【記者楊德宜、張榮仁/台北報導】李長源昨天穿著單薄的黑色風衣,神情落寞。「他哪有錢,可憐吶!」葬儀社人員同情地說,李家後事兩人就要八萬元,擔心老么籌不出來,也承受不住。

在殯儀館,李長源聽從葬儀社人員的指導,辦理確認母親、大哥身分、殯葬費用等手續,安置好母親和大哥的遺體。記者問他:「你一個人負擔全家,會不會覺得很辛苦?」他哽咽地說:「儘量做。」如今家裡只剩他一人,該何去何從?他搖頭不語。

葬儀社人員說,考量李家發生這麼大悲劇,陳金枝、李世昌殯葬費用,酌收八萬元,如果找到失蹤的李長洲遺體,三具遺體、殯葬費用約在十萬元。

※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06/12/11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86309
通舖不夠大 夫婦輪流睡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張榮仁、楊德宜/台北報導】 2006.12.11 03:28 am  
 
李家六人平時都是輪流睡在由兩張床墊拼湊而成的這個通舖上。
記者胡經周/攝影  
 
八月十七日,李詩英、李佩玲父女相約在台北市成美橋跳河自殺;月曆上還寫上「死」字。
記者胡經周/攝影
 
走進李詩英、陳金枝夫婦的家,十五坪大小的空間,有兩個各約四坪大的房間,一間分租給李的胞弟,李詩英一家六口擠在另外一間住,以兩張床墊拼成的通舖不夠大,夫婦倆只能輪流睡。

李家親人透露,李詩英生前是土水小包,在台北地區一些工地找些小工程承包,但受大包商倒閉拖累,積欠工人工資三、四百萬元。

李詩英一家六口擠在約四坪大的臥房,以兩張彈簧床墊拼成通舖後,床尾擺上一只五斗櫃及一張行軍床,幾無多餘空間;李家父女還在時,六個成年人擠在通舖上,李詩英、陳金枝夫婦必須輪流睡。

房間如此小,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這真真確確是李家景況。大兒子李世昌曾說,平常是爸爸把通舖讓給媽媽和四個子女睡;爸爸則到二樓共用的神明廳小塑膠椅窩著,等到清晨媽媽出門運動,爸爸再回床上睡。

區隔李家的進門通道因是二樓住戶的出入口,是公共空間;廚房、神明廳及衛浴室在通道左側,由一道L型水泥牆隔成。進門的「廚房」有一個流理檯、一台瓦斯爐,神明廳裡神案、書桌及冰箱貼牆圈繞,三個人光站在裡頭不動就覺擁擠狹窄。

李家把晾洗衣物掛在廚房,看不到絲毫裝飾擺設,唯一有的是貼在神明廳牆上的彩色卡通年曆———八月十七日這天李詩英、李佩玲父女投河,不知李家何人在年曆上把這天圈記起來,還寫上「死」字。

※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06/12/11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86306
新聞眼》驚悚自殺劇 謎團誰解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 梁玉芳】 2006.12.11 03:28 am 
 
三個半月內,發生在台北李家的事,像是隱藏著某個巨大謎團的驚悚劇:一家六口,有五人分兩次在同一地點攜手跳河。但若真是小說,或許會解釋成是某種家族詛咒,才會如此巧合。

在真實世界中,自殺絕不是解脫之道,因為事實是:死者把壓力轉移給生者,痛苦不曾因死亡由世上消失,甚至是加倍,令留在人世的人難以承受;這個道理並不難懂,但是連續自殺事件還是不斷發生。

台灣自殺率趨高,更多自殺者遺族的治療團體也逐漸受到重視,因為,「自殺」像是對生者的懲罰,永遠都須面對親人離去,以及背負無法為其解決難題的心理壓力。因此,在家族治療中,曾有自殺者的家族中再發生自殺個案的情況比比皆是。

在李家個案中,連續自殺的原因至今不明朗,但社福資源提供者都描述了他們拒絕外部探問及工作轉介,似乎寧願獨自面對難題,也不願外界協助。

助人工作原本不易,尤其若面對社會退縮、將自己包在封閉薄膜之內的個案,更有難以施力之感。與其責備他們「好手好腳為何不去找工作」,不如探討為何他們失去處理現實壓力的意願,無力將自己由絕望泥淖中拔出?是面子,或者有更大的家族秘密與難題?這需要助人專業者更多堅持與技巧,但這需要時間建立信任關係。

在社福資源已是全台之冠的台北市,若仍無足夠的人力與時間打破與受助者的樊籬,在資源更匱乏的他處,就更令人擔心了。

※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06/12/11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86304
父女跳河 母:帶兒子去找老公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張榮仁、楊德宜、陳志豪/台北報導】 2006.12.11 03:28 am  
 
陳金枝母子屍體發現後,檢警趕到基隆河岸邊相驗,趕來探望的親友在一旁頻頻拭淚。
記者楊德宜/攝影

一百一十五天前,婦人陳金枝的丈夫帶著女兒投河身亡,昨天,陳金枝帶著兩個兒子同一地點投河;鄰居街坊說,幾天前陳婦曾說「要帶兒子去和先生住」流露尋死意願,鄰居曾勸她「想開一點」,無奈悲劇還是發生。

短短三個半月,李家六口有五人在同一地點投河,當地玉成里里長吳林惠子不勝唏噓。她說,上周五她在李家巷口發送選舉海報遇到陳金枝母子,還笑瞇瞇對她微笑點頭。

鄰居說,前幾天天氣放睛,陳金枝洗了好多衣服,她還要陳金枝不要客氣,把洗的衣服拿到她家洗衣機脫水,否則不容易晾乾;陳金枝當時心情看來並不壞,不過語出驚人說「要帶兒子去和先生住」、「要回去我老公那裡」,她聽了嚇一跳,勸她一定要「想開一點」,但陳金枝笑笑沒多說。

鄰長也說,前一陣子他到李家分送選舉通知單,當時陳金枝母子三人都還跟他有說有笑,感覺陳金枝應已走出丈夫與女兒去世陰霾,沒想到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吳林惠子說,八月十七日李詩英父女相偕跳河後,她就發起里民募款,共捐了廿多萬元給李家,松山慈祐宮也捐了二萬元,還有善心人士自己送來的善款,南港區公所也申請到急難救助金二萬元,當時的喪葬費是南港一家寺廟贊助,應該不至於缺錢。她推測可能是兩子失業胡思亂想,母親又過度思念先生,三人才有一起輕生的念頭。

她說,鄰居眼中的李家三兄弟,老大李世昌「怪怪的」,老二李長洲、老三李長源是雙胞胎,但三人看起來都還算開朗,體格容貌等也都還不錯;老三工作很認真,好像還在超商兼差,但不知道為什麼老大、老二不去找工作,她曾經介紹清潔公司、瓦斯行等工作,兄弟都推說不用。

另位鄰居說,陳金枝生前曾講「我們這一家人會死,是因為政府不好」、「政府沒有好好照顧我們」。但鄰居納悶,如果李家真被經濟壓得喘不過氣,為何里長和就業服務站要幫忙找工作時,李家兒子卻笑笑推託。

昨天上午陳金枝母子三人遺體從河裡撈出,吳林惠子到李家拿衣服要給她們換上,才發現陳金枝已替自己及兩個兒子各整理好兩套衣服「在往生路上穿」,顯示陳金枝和兩個兒子輕生尋短早有準備。

吳林惠子說,陳金枝替自己及兒子整理身後穿的衣服,一套擺在床尾五斗櫃抽屜,另一套用塑膠袋裝著,塞在床頭旁的儲物箱;塑膠袋外還留著字條標示「媽媽,大哥和二哥」,告訴唯一存活的么兒李長源,為媽媽和哥哥換上衣服「往生路上好走」。

※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06/12/11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86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