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失業勞工聯合總會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台灣失業勞工聯合總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弱勢扶助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貧窮殺起人來,一點也不手軟
 瀏覽1,615|回應2推薦12

tb008939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2)

angelefly天使鷹-親愛的孩子
喜樂
bluemood
sunism
筆記阿本
游老老
方正平
花木蘭
洪士奇
獨孤無劍

more...

對於政治,真是"無言"

倒是經營公共政策一年多來,從中體會的社會問題,深刻到令人痛恨起政府的顢頇及無能。

其實,聯網中人才濟濟,在社運界的前輩有之,以幫助弱勢族群為志業的有之

方正平、星火皆是如此

近來,我們對於花太多心思於政治評論或是新聞解讀上有些不耐,生命及社會底層需要協助的聲音依然被困在深淵中,無法回音在這些政治人物耳中,讓它"鳴鳴作響",我們決定要將這樣的困惑及氣憤化成一股行動,救命的事,就讓我們捲起袖子來做吧!等到政府醒來,等到政府深深領悟,防治"燒炭自殺",並不是在炭木包裝上加上一句"請珍惜生命"的警語,就可解決了事的。

扁政府執政六年來,自殺死亡的人數多達19,250人,比九二一大地震死亡人數還要高出八倍。甚至也比超過伊拉克戰爭死亡人數七倍。光國內去年自殺死亡人數即高達4,282人,每天11個人自殺;而嘗試自殺的發生率約為死亡率的10~20倍,所以去年全台起碼有40.000人嘗試自殺,與民國89年阿扁執政之前相比,多了一倍。

這些數字是經由"主計處"每年發布的資料加總而來,而人命不應只是被發佈的數字而已,這些自殺者的家庭及令人悲痛的故事,每天發生在社會版面上的小角落,尤其有份報告說:近三年自殺人數增加最多的是25歲到64歲中壯年男性,學者認為與失業率相關,這些結構性的問題,政府視而不見,包裝出一份弱勢者看得到卻吃不到的大禮,高達一千多億的"大溫暖計畫",錢從何來,至今無解?

再也不想每天打開電視,翻開報紙,有些不該天天出現的慘事,卻天天出現,並且,一件比一件慘。 無論是全家燒炭的、阿媽殺孫的、攜子跳樓的、三個稚子合吃一碗麵的、沒錢繳學費只好輟學的、高中學生咬緊牙關硬撐全家生計的。件件都不忍卒睹,讓人眼熱心痛,卻是件件天天發生,現在已快讓人習以為常了!

我們不能阻止這些事發生,難道就不能做些什麼努力,救救這些家庭。

"高風險家庭"裡五歲的賓賓曾哭著對爸爸說:「爸爸要養我長大再死掉」,他爸爸無法承受經濟壓力,準備燒炭自殺,將賓賓送給別人養。

這是政府不作為,還是賓賓的爸爸不作為呢?

最終,貧窮殺起人來,一點也不手軟呢?

引用文章【新聞剪報】早熟小孩令人疼 父燒炭 子傷心:你要等我長大再死

十元的遺言  

桌上的十元硬幣,是一對上吊自殺母女的遺言。十塊錢,付不起國二女兒的一頓午餐,換不了一張車票,看不成一次健保,甚至買不起一瓶自殺的農藥。十元,是她們活不下去的理由。

同一個報紙版面,像是刻意安排的警世新聞,一對曾攜子自殺的夫婦,被法院以殺人罪判刑十一年。全家燒炭,不幸子女亡父母活,法官課父母重刑,目的是要杜絕攜子自殺的歪風。

生之苦與死之悲,到底誰比誰沈重?法官施重刑倡人權,固然用心良苦,但台灣社會不斷下墜,經濟環境沈淪,政治氣候令人窒息,越來越多人失卻活下去的勇氣和憑藉。如果社會絕望的氣氛沒舒緩,重懲一二倖存者,真能阻止自殺潮嗎?

事前,沒人看出這對母女有自殺跡象,也看不出她們的困窘;從她家中的整潔擺設,甚至嗅不出絕望的氣息。這其實和台灣的日漸萎頓一樣,從錢淹腳目的日子走來,誰又說得出寶島榮景何時逆轉的呢?預警機制失靈,當人們發覺情況不妙,已經太遲了!

這位母親靠打工度日,但近年台灣就連打工的機會都不容易。有限的積蓄,坐吃山空,直到失去最後一股活下去的力氣,她還記掛著未付的房租、健保和電話費。十元的遺言,是生命的難堪,公民的絕望,而扁政府吹噓的「福利國」神話於今安在?

第一家庭貪得無厭,御用名嘴還幫忙辯說「總統需要貪這點小錢嗎」。掌權者順手撈千百萬還嫌是「小錢」,社會上卻有人為了十元而活不下去;在這些自殺者的悲情中,能說沒看到貪官殺人的手印嗎?

【2006/08/17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47654
引用者清單(1)
2006/11/16 02:21 【書映•圖文記事】 不想再聽到孩子的哭聲,我願意捲起袖子寥落去
 回應文章
農民之子
推薦2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angelefly天使鷹-親愛的孩子
筆記阿本

陳浩

在一次礦難中,井底的一個礦工臨死前把自己的帽子交給身邊的同事,希望這個遺物能夠最終落到自己的妻子手上。當妻子拿到帽子,細看帽子內面,寫著幾行字:「孝敬父母,帶好孩子,還欠張主任二○○塊錢……。」

一起出門打工的老鄉病死了,為了給他的家人一個交代,湖南老漢李紹為背著屍體,上火車,趕公交(巴士),輾轉千里返鄉,直到在廣州火車站被警察發現,這驚世駭俗的一幕,才得以終止。

在台北誠品簡體書店裡翻看到這本書,封面是兩張皺紋滿面的老農民的黑白特寫照片,書名叫「鄉痛,在城市的深處」,鄉痛二字又是大紅字,刺眼、突兀而惱人,隨手翻看兩頁就讀到這兩則故事,然後就放不下來了。放不下來又讀不下去,並非真的讀不下去,而是讀兩篇就得喘口氣,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不到四十篇長短故事,都是編者平日從網路上蒐集,放進一個名為「農民之子」的文件夾,講的都是這些年出身中國農村到城市奮鬥的年輕人,雖然擺脫了不堪回首的生活,卻沒有忘記仍在貧困中掙扎的家人與鄉親,寫下的見聞。

文字素樸,有的只是白描,「我是一個農民」作者叫NeverMe,講的是他到城市讀大學交到校花女友,卻因嬌嬌女一次一腳踢開小乞丐而分手,「彷彿她那一腳踹的就是我」;「一個農民工的黃金周」寫陪著到北京打工的弟弟逛街,不忍弟弟吃苦強忍;「我花了十八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鄉下同學」和「一個民工的月帳本」點點滴滴的生活細節,比貧窮稍好一些的節儉,就已經使人強烈不安。多篇像是「姊姊不能回家」的情節不似小說,卻有更強的現實悲情張力。

最讓我動容的,是一篇中學生作文的「貧窮是一所最好的大學」,榮獲國際數學競賽金牌的高三學生向全校師生演說,講他母親的一段:「高一的時候我想買一本字典學英文,媽媽沒錢卻答應想辦法,借來一輛架子車,裝了一車白菜和我一起拖到四十里外的縣城去賣。到縣城已快中午,肚子餓得直叫,媽媽還是耐著性子討價還價,最終以一角錢一斤成交。二一○斤白菜應換得二十一元,買主只給了二十元。到書店一問字典要十八元二角五分,買完書只剩下一元七角五分,媽媽只給了我七角五分零錢買兩個燒餅,說剩下的一元要存起來給我上學花。雖吃了兩個燒餅,等我們娘倆走完四十多里回到家,我已經餓的頭暈眼花。」

「這時才想起,我竟然忘了分一個燒餅給母親,她餓了一天,為我拉了八十里路的車。我後悔得想打自己耳刮子,母親卻說:媽媽沒什麼文化,可是記得小時老師念過高爾基的一句話,貧困是一所最好的大學,你要是能在這學堂裡過了關……媽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看我,卻看著那條土路遠處,像真的能通向天津、北京一樣。」

這樣的鄉痛的中國我們覺得十分遙遠嗎?或是,這樣的底層故事我們已經更陌生了?我沒有想發別的議論,只是不免也想像自己望向一條農村土路的遠處,不知看到什麼?

2006.10.05 中國時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82962
埋頭苦幹
推薦1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筆記阿本

政府該做許多事來救命 可是它不做

政黨可以做許多事來救命 可惜它不做

我們如果不知道 可以不做

既然知道了 可以不做嗎

答案是不能坐視的話

就埋頭苦幹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272&aid=197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