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鬼島論政
市長:黑雨  副市長: 小鯊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鬼島論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島鬼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泛藍團結-奇怪的”泛道德”指標
 瀏覽753|回應0推薦7

黑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YST
Xuser
瘋馬俱樂部
慕亞
egjc888
黑雨
獨孤無劍

泛藍團結-奇怪的”泛道德”指標

現今人人指責宋楚瑜,有的說的對有的說的不對.對的我就不討論,可錯的卻值得我們好好反省.

古代有個隣人遺斧的故事,正可為今日許多人批評宋楚瑜時的借鏡.

從前有一個人遺失了一把斧頭,他懷疑被隔壁的小孩偷走了。于是,他就暗中觀察小孩的行動,不論是言語與動作,或是神態與舉止,怎麼看,都覺得小孩是像偷斧頭的人。由于沒有證據,所以也就沒有辦法揭發。隔了幾天,他在后山找到了遺失的斧頭,原來是自己弄丟了。從此之后,他再去觀察隔壁的小孩,再怎么看也不像是會偷斧頭的人。

評論一個政治人物是可以的,可是這個批評,不能無限上綱.懷疑便是懷疑,不能說那就是結論.更不好從這個未經証實的結論中推出另一項結論.(我曾在此質疑過文茜小妹大中多次出現的這種”推理”故事)

為什麼故事中的主人翁,會怎麼看怎麼認定人家的一舉一動都像偷他斧頭的樣子?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佔據了那個人的腦袋.所以,人家彎個腰在他眼中也認定是偷了斧頭時的彎腰模樣.

宋楚瑜在過去擔任省長期間,有人說他用錢收買人心,可人家實實在在的用錢解決了一些地方上長久未解決的事.你要說他的行為中只有收買人心的成份在,這就是過份的解讀.這種文字,我們就要抱持懷疑的眼光來看待,而不能盡信其言.

即使這人過去是個小偷,你今天要評論這人的事情,還是得給他客觀和公道,這會有什麼問題嗎?

其實,宋楚瑜今日所受的評價,除了他做過幾件不得人心的事情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泛藍沒有分裂的本錢

這兩個因素,看似可以成為今日指責他的諸多理由,但事實上卻不然.

例如宋參加倒扁,在倒扁事上出力,這跟他的過去有什麼相干?難道扁宋會後,興票案中的宋楚瑜不可以倒扁啊?常人言:他還有臉反貪腐?

那麼,難不成要他贊成貪腐?要他倒向陳水扁才是正常?

人家”好不容易”幹了一件大家都想幹的事情,你就用不著在他倒扁的事情上亂批評.因為,好歹他出了力,也很默默的努力著,幹啥老是要誅他的心?就算你認為他就是資格不足,也不能隨意指責人家啊!

呂秀蓮,大家都知道她很想幹總統,可她好不容易說了點人話時,社論還是會不吝惜於給點掌聲,不是嗎?難道說,這掌聲只是拿來反諷陳水扁,使著玩的嗎?難道說,她講兩句公道話就一定只能被解讀為:想選總統?

再者,有人認為,宋倒扁是為了聲望.請問,你幹壞事不得聲望,幹好事會不會得到聲望?當然會!那麼各位的意思是,宋楚瑜不該幹好事,只因著他想得到聲望?錯了!政治人物最高明的手法就是”幹好事,幹實事,也順便得到好名聲”.

這有什麼不可以?一邊幹好事一邊得聲望,這是哪裏礙著各位了?從今而後,若馬英九幹了什麼得人望的事,我就乾脆說他是為了2008總統之位在幹事...因此,我對他極為不屑...請問我可不可以這樣指責他?你要說他是,他也是為了2008,可他還是在幹對的事,那麼我們要怎麼去評定他到底是為了啥?當然要看他幹的事對不對,如果對,得民心是合理正常的事嘛!相信,綠營的人若批評他只為2008,各位一定堅決不能同意!

那麼,何以獨薄宋楚瑜?

而泛藍沒有分裂的本錢,這話的前提如今何在?泛藍人民多認定宋要走自己的路就是分裂泛藍,而國民黨坐等親民黨消失才是泛藍整合成功.換句話說,泛藍只是國民黨的泛藍,多數人主觀願望上都這麼認定,而這就是大吃小.所以宋楚瑜一有動作,那就是破壞泛藍團結,照這樣的氣氛下去,宋楚瑜當然不肯幹.這是明擺著的被國民黨吃掉,對不對?注意,不是整合,而是被吃掉

可各位又要說,現實上實力勝過一切.實力勝過一切雖是現實,但就不盡公道了,不是嗎?

這公道嗎?公道個屁.完全是泛藍大團結的權謀計算,這裡面看不到一點對宋楚瑜的公道.在如今泛藍選民們的泛藍大團結願望中,看似民意不可逆,其實這也錯了.

民意很值得重視,但民意不是絕對正確,更不見得是硬道理.拿泛藍民意如何來說事的人,也可以休矣!

”民意最大”這話都是中了民粹的毒.只能說是泛藍人民的主觀願望,當不得道理.

泛藍人民在主觀上希望泛藍能夠整合成一股勢力,以拉下民進黨.這個願望是因著現實考量及需要而慢慢強烈起來的,當然沒啥問題.但是願望本身沒問題並不表示宋楚瑜必須自動退讓.或者說,國民黨推出候選人參選(國民黨推出參選人時,有得到親民黨的附議麼?親民黨附不附議,國民黨可曾在乎過?)就不是泛藍分裂罪人,但宋楚瑜參選台市長,便成了泛藍分裂的罪人!奇怪,泛藍不是應該包括著國親兩黨的嗎?怎麼宋在四月就放風聲要選了,國民黨一直置之不理,現在宋真的登記參選了,反而成了泛藍罪人?

願望本身只是人民心中最理想的狀態,而這個理想狀態的實現過程中,並不能夠限制別人的參選權利,甚至把這願望變成一種道德標準,進行指責.

這樣看懂了沒有?

例如我開了一家油品店,老宋也開了一家油品店.顧客們希望我們倆整合在一塊兒,期能聯手對抗那搞壟斷的扁家油品店.

我有我的業績,老宋店的規模比我小,但也算過的去.我們雙方因著許多事情談不攏,又因著同質性太高彼此競爭的關係,所以遲遲不能整合.老宋前兩天決定要去台北市開一家店,這時我的客人便跑去罵老宋不知好歹,破壞兩家店的團結.

老宋覺著很奇怪,他開他的店,大家談不攏就各圖發展,這樣還要挨人罵?老宋想了一想:因為黑雨的分店開的多,市場影響力大,難怪大家都看好黑雨.所謂的整合大團結,不過是我老宋被他吞併.

去!泛藍大團結再神聖,能這樣強迫人的喔?不想幹還不成?合併不成,不合併,竟都是我老宋的錯?

”泛藍大團結”,什麼時候突然成了這樣的泛道德指標啦?簡直莫名其妙.


http://weibo.com/1946156414/profile我的微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5105&aid=1908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