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為仁論政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家國論壇》 王為仁:蔡英文到底想把臺灣帶到哪裡去
 瀏覽155|回應0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家國論壇》

王為仁:蔡英文到底想把臺灣帶到哪裡去

 

 

當初,我跟梅主席談說今天要講的是:蔡英文到底要把台灣帶到哪裡去?

因為我發現她的作為不像是一個要福國利民的領導人,他反而是挑起了很多的衝突,甚至於社會各個層面都開始衝突。我在想老百姓要求的是安居樂業,一個政黨想要長期執政就是要符合老百姓的願望,怎麼她反其道而行,一定有一個原因。蔡英文並不是一個沒有讀過書的人,反而書還讀得不少,他還被包裝成一個具有國際觀、善於溝通的、對兩岸關係能夠掌握的一個領導人,現在看起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她這樣做絕對是有原因的,不會是她挑起這麼多的紛爭,然後是因為她太傻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在想她挑起這麼多的衝突,到底有什麼存心,然後我們到底要怎麼面對目前這個惡劣的環境。因為,我們都希望說她不能福國利民,我們希望能夠福國利民,使國人都能夠安居樂業,但是如果說我們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我們就很難去對抗。

像民進黨經過30年終於執政了,這是一個很長的時間,也讓我們能夠充分的了解民進黨的性質是什麼?民進黨是靠反對運動起家,它就是反對執政黨,也就是以前的國民黨。不管你國民黨做什麼,不管你國民黨的訴求是不是正確,它就是反對到底。然後,用很多的理由說你這是不對的。但是我們的運氣又很差,國民黨的領導人沒有還手之力,就被它抺黑誣蔑。就像228事件,我父親就跟我講228事件時,我父親是從事通信工作,他當初奉派到台灣來,就是接收日軍的通信系統。那個時候他只是個副連長,通信兵就是派到各個地方去,他們沒有什麼武裝。228事變一起,這些零零散散在外面的都被幹掉了。我民國74年到台中,我父親就交代我一個任務,他當初分派在中部地區的這些部屬,希望我能夠找出他們的下落。我跟我爸爸講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當初這些人被殺害之前,不會問你是誰的?也不會幫他去安葬做墓碑,那我怎麼去找。由於我父親給我的這個提醒,讓我知道原來開始是奉派到台灣來的這些軍公教及眷屬,是被屠殺了,另外還包括到台灣來經商旅遊的外省人,不會講日本話的人都遭殃了。

那個時代,你要進入台灣不是那麼容易。那個時候,你進台灣是要經過申請,所以這些失蹤人口在國民黨體制下都是有記錄的。所以,我非常痛恨我們的政府始終沒有把真相說出來。我們不是說要報仇,但是,你不能讓這些人死的不明不白。這個也給我一個感覺:是非是可以顛倒的。外省人被殺,結果變成本省人被殺,228事變不是這個樣子的。228事變是奉派到台灣來的這些軍公教人員及眷屬,還有到台灣來經商旅遊,這些人遭殃。這些人下落不明沒有人去追究,這是不對的。

民進黨扭曲不可以到這個程度,結果變成幾十萬個台灣人被殺了,最後登記的也不過是幾百人。我常常講如果說那個時候奉派來的人是濫殺無辜,那也是罪無可赦。但是,我們有看到二七部隊,現在這些人很囂張,二七部隊的領導人,鍾逸人、黃金島他們還活得好好的,他們當初沒有被幹掉,照理來講應該是被幹掉的,他們現在還活著。我當初到台中的時候,我還有機會跟黃金島見面,他的太太和我們都談得很好,那個時候他放出來有一段時間,也娶了一個老婆,他老婆是大陸人。所以,這麼近的歷史都可以被扭曲,這個實在太可怕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對抗的是一個醜化扭曲,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一個政黨,我們要怎麼對抗?我們只能用以正破邪,因為,軍警的力量都不在我們手上。但是,我今天看了早上發生的事情,我就引用蔣介石講過的一句話:「存心時時可死,作戰步步求生」,我隨時都準備死去,但是要打勝仗不可以輕易就死掉,我們對抗這個政府就是要這個樣子。

現在蔡英文到底要把台灣帶到哪裡?他上台當然就先修理國民黨,國民黨也很爛,被修理也沒有什麼反擊之力。首先是黨產條例,跟著就是促轉條例,這兩個條例是要把國民黨抄家滅族的。結果國民黨就這樣讓他通過。一個連對自己的歷史都不尊重,都不捍衛的政黨,他會捍衛老百姓的權利嗎?是不可能的。所以現在常常有人說國民黨只剩一個空架子,他其實或許黨團內部都被收買了。所以他們很多的動作都是虛晃一招,說是準備文攻武鬥,準備好好打一仗都是假的,講完了就算了,法律通過就算了,講起來這個違憲、那個違法、這個違背規則,講完了人家還是照樣通過。通過以後,國民黨也就承認了。我們還能夠依靠這個黨嗎?從這裡面可以看出來,老百姓只有靠自己,不可以依靠藍軍或綠軍。綠營反正就是亂來了,他就是搶錢搶權。和國民黨以前在多數的時候,他就是兩黨分贓,國民黨分多點。現在呢?還是在分,只是由綠營在主導,國民黨在分。所以,國民黨不爭氣,那我們要爭氣。

其實,蔡英文的許多作為真的叫我想不透。打國民黨你還說得過去,它是你的世仇。那為什麼又要打軍公教呢?軍公教警消這些退休年紀大的人。這些是你聘僱的人,你怎麼可以對你聘僱的人這麼無情無義呢?你說國家真的窮嗎?我看他們出手都很大方。送到國外也是很多錢,在國內的前瞻計劃也花很多錢,根本就不窮。政府財政拮据只是個理由,只是個藉口,並不是真的。這些人唯一犯的錯就是長期在國民黨體制之下,是中華民國的支持者,這就是他們的原罪。然後,勞工又惹到她了,一例一休我們就看到,上台還不到兩年就修兩次,第一次好不容易經過千辛萬苦通過的,他的總召還被打。第二次又來了,作風跟上次一模一樣,我就是要通過,一條也不能改,完全就是要照不知道哪一個人決定的版本,大家就是要在限時即刻通過。她得罪了勞工,是私人企業的勞工;他得罪了軍公教警消,得罪的是她自己的勞工。在台灣,不是企業主就是勞工啊!勞工是一大片的,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跟她請的人站在反對的立場,又跟企業主請的人也站在反對的立場,她不想執政了?包括年輕人看不到未來,前途茫茫也是跳出來。這個以前都是支持民進黨的基本力量,她現在都不要了,但是,她真的有可能不希罕這些人。

她不但把可以收編的政黨收編,國會裡面她是獨一無二,沒有反對的聲音,頂多是作作戲。他把所有的權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包括大法官,所有訴訟最後的解釋在大法官手上,她很快就把大法官掌握。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都在他手上。當然考試、監察都被他拿去了。考試院她派了一個副院長,院長就是一個幌子,所有的事情都由副院長做決定。他們當初說五權憲法是不符合民主潮流,應該是三權分立,她執政後還是五權,也沒有要搞三權。她既然把所有的權力掌握在手上,不會比當初蔣介石掌握的資源還更多吧?蔣介石當初軍方情治系統都是他掌握的,後來還是推翻,被打到台灣來。所以今天蔡英文、民進黨掌握所有資源,但是時間太短,不能在這些人的心裡面扎下根,你現在還跟他作對,今天我們看軍人年改也準備強硬通過。我當初在想我們的軍人還有黃埔精神嗎?今天,我們有看到雖然不多,還是有的。往往一個種子種下去,會導致很多的人站出來。今天看新聞留言裡面,我就寫國民革命軍出發了,要不然就會被別人看扁,不要說我們看扁你,大陸也看扁你。什麼樣的國民革命軍,被人家修理得這麼慘,還不能反抗,反抗還沒效。多少國家的政權轉移,軍人一個營,一個團就不得了了,就造反了,那我們呢?大家好像都很乖。或許這些都是暫時現象,我們期待有很好的結果出來。

我曾經告訴人家說:蔡英文要倒了,他問為什麼?我說:你想想看,剛好在過年的那個時候,我們的黑鷹直升機栽掉了,黑鷹是什麼?蔡英文的英;然後,統帥大飯店倒掉,那這個也是指蔡英文.黑鷹栽了、統帥倒了、蔡英文的末日就到了。不是我胡說八道,天象示警,她如果說不能夠誠心悔過,那她就要應驗了。很多事情不要不信邪,武則天坐天不就講中了嗎?所以,在蔡英文這些倒行逆施的後面,我就有一個想法:她為什麼要這樣做?不準備長期執政?確實有可能。她以前說國民黨是流亡政權,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她有可能把中華民國搞倒,然後席捲我們國庫的外匯存底,逃之夭夭。然後,她就去做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中華民國所有外匯存底的錢都是她的,現在轉錢很快。我們很多的錢不是存在中華民國政府的名下,我們台灣的外匯存底不是用中華民國的名義在存的,很多是以私人的名字在存,這些都是國家的機密。現在要轉帳快得很,用手指划一划就轉了。這個有幾千億美金,所以蔡英文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亂搞,倒行逆施。她自己也知道這樣做對她來說是非常危險,她還是照樣做,我們只能推測說:她要變成流亡政府的領導人,然後享受中華民國的外匯存底。但是,我相信他不能夠如願以償,因為現在看起來預兆,天象示警看起來她會栽了,她會倒。但是,我們也不能夠坐等事情發生,我們也要有所作為。我們也是被國家民族認為應該有所作為的人,我們不能夠坐著等。要不然,人家也說這些人自己被修理,還在這裡大放厥辭,不敢反抗,我們也要有所作為,然後順著天心民意來行事。

蔡英文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她把國民黨打垮,甚至於立了兩個條例來修理它,把它抄家滅族。她對於統派也是有準備,比較強悍的統一促進黨,她修了組織犯罪條例準備來對付。然後,新黨的國安法擺在那裡,不過老天好像不太跟她配合。她那次去抓人的時候,以前抗傳即拘,那是針對被告,她針對這個證人也來這一套。這些人如果以國安法的名義被抓去,那新聞什麼都沒有了。但是很巧的,她碰到了新黨的發言人,他剛好能夠臉書直播,剛好和那些記者都有聯絡。所以,那些記者看到了趕快去跑這條大新聞,媒體的記者都趕去了。所有行政方面的瑕疵都被挑出來,經過疲勞審問又問不出東西,只好把人放出來。

然後要對付我們小黨,就是用政黨法。看了政黨法之後,就覺得很好玩。以前對政黨是低度管理,就是你這個政黨只要不是太離譜就沒有事。現在是高度管理,罰則一條又一條。所有的人事、活動、財務全部要跟她報告,有這麼離譜的嗎?財務還要請會計師簽證,簽證也是要錢。我們希望福國利民,我們希望做一些對老百姓有利的事,我們都自己掏腰包。結果,還要出錢請會計師來簽證。我們都沒有收錢,所以我常常說:就讓她去抓好了,我們全民行動黨從來不收錢,我們連黨費都不收,看你要怎麼樣對付我。

由於民進黨這次的政黨法使得所有的政黨,不管你的主張是統一、獨立,或者說是其他,不管你的主張是什麼,現在都必須要團結起來,一起來對抗這個政府。因為,你不團結你就是死定了。不要以為有些黨表現得和民進黨關係很好,你只不過是走狗而已,將來我們這些小黨都被消滅以後,你就變強大了,不會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團結,但是要團結在什麼旗號之下呢?大家的訴求都不一樣,怎麼去團結起來,而且每個黨都有自己的領導人,誰要聽你的?我們有一種運作的模式:我們也不要統一歸到某個黨之下,照樣存在。就好像當初民進黨還沒成立以前的黨外情形一樣,黨外是很多小團體,只是後來因緣具足了,他們把民主進步黨成立起來。所以,民進黨裡面派系很多,因為當初就是很多不同的小團體組合起來的。現在我們的狀況也是一樣,我們不要想拿政黨補助金,不要去想這個,因為這樣子的話,很多黨就團結不進來。我們也不能靠政黨補助金去過日子,我們常常批評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拿政黨補助金不對,結果,我們自己也要想拿這個政黨補助金,那也是不對。我們就是:保留各個黨的主張,但是,我們還是有共同的主張—就是民生方面的。凡是有關民生議題才是真正老百姓關心的議題,以我長期從事社會運動的經驗,讓我知道弱勢族群期其實是最強大的族群,人數最多的族群。只是他們沒有機會搞政商勾結那一套,所以,他們的利益被剝奪了、被傷害了。我以前協助了很多這些族群,只是我沒有想要把它成為我的一股勢力,所以打完仗了,大家就再見了。但是,現在我們這麼多的黨面臨這麼大的危機,我們如果說能夠站在民生的立場為弱勢族群去代言,就像當初民進黨一樣,是弱勢族群的代言人,只是它沒有好好為這些弱勢族群的長遠做考慮。我常開玩笑說:「曾經有一個從事勞工運動的立法委員,他為什麼會被提名擔任立法委員呢?他是不分區的。因為,他協助的那些人的事情永遠沒有解決,所以那些人始終跟著他走。」如果幫這些人的問題解決了,大家就各自謀生去了,不跟你了。但是,如果他的問題都沒有解決,他們就會始終跟著你成為一股力量。那我們是在最短的時間,用最有效的方法去解決這些弱勢族群的問題。結果,事情解決了這些人就走掉了,那個時候當然我們也沒有規劃長期聯絡的方法。但是,我們也是認為幫助人家是不能求回報的,有交換條件的幫忙不是幫忙,是利益交換,是生意。我們今天幫忙,幫忙完了就大家再見,如果以後還記得,就共同在一起做一些事情,如果不記得就算了。今天我覺得弱勢族群是社會上最大的族群,既得利益者只是極少數,絕大多數都是弱勢族群,都是被剥削的。民生問題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如果說我們可以從這兩方面去著手,我們會起來的,我們會取而代之的。法國的馬可宏以前誰知道他是誰呀!他也是異軍突起,突然蹦出來的,把以前的老黨都打掉了。那我們也期待我們這些政黨裡面,未來也有這種人出來。我們絕對不希望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辛辛苦苦賺來的外匯,被蔡英文的流亡政府席捲而去,我們要爭氣。

謝謝!

107.02.27直播譯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787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