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經觀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馬英九的戰略、戰術與戰鬥
 瀏覽60,800|回應513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2008.07.08 06:11 am
  
輿論將當前的政局形容成「馬英九vs.國民黨」,這是一個馬英九與國民黨雙輸的局面。馬英九看國民黨,覺得自己是面對「兩個反對黨」,沒有執政黨;國民黨看馬英九,則覺得自己的處境是「兩個在野黨」,也沒有執政黨。

政治有如戰爭,不外「戰略/戰術 /戰鬥」三個層次。馬英九總統的「退居第二線」,在戰略思維及戰術、戰鬥的操作上,皆有重大瑕疵;這是形成今日亂局的主要原因。

戰略層次的根本錯誤,是在於馬英九的「防火牆思維」,公開宣示「退居第二線」及「不兼任黨主席」。如今的問題,其實不在於馬英九在實際操作上「退居第二線」或「不兼黨主席」;而是他公開宣示了「退居第二線」及「不兼黨主席」。也就是說,馬英九其實不必公開宣示這兩個自訂的「天條」,但他可在實際操作上體現這兩個原則;倘係如此,馬英九仍可維持「一線/二線」的調度空間,及保有「黨政聯結/黨政區隔」的出入彈性。但是,馬英九如今公開宣示了這「兩大天條」,非但引發「防火牆」的社會譏評,更且作繭自縛,甚至隨時皆會陷於言行不一,表裡不一的質疑;因為,在實際政務上,總統怎麼可能永遠站在「第二線」,而總統又豈能與執政黨脫鉤?馬總統公開宣示這「兩大天條」,最直接的政治效應是:黨內及社會對馬英九的領袖地位及領導能力產生質疑。

其實,倘若馬英九「站在第一線」或「兼任黨主席」,就憲法的規範言,或就李登輝、陳水扁的成例言,或就社會的期待言,皆無違反。也就是說,這兩大政治工具,既合憲法,又不違輿情;因此,可以不用,但不必也不宜輕易宣示拋棄;就猶如在戰爭中不宜宣示自己絕不使用戰略武器一般,亦猶如在海難中不宜宣示自己絕不使用救生艇一般。

政治有如戰爭,瞬息萬變,成敗殊途;馬英九輕率宣示「退居第二線」、「不兼黨主席」(被解讀為與國民黨切割),這不僅是拋棄了極為重大的政治工具選項,且在現實政治上立即產生了「自我邊緣化」的效應;但是,一位直選總統既想領導國家,又想躲在「防火牆」後,在實務上卻根本做不到。未來八年,馬英九能永居第二線嗎?他與國民黨能完全區隔嗎?目前這一切的亂象,可謂皆出自此種「防火牆思維」的戰略偏差。

再論戰術與戰鬥層次。總統府處理莊國榮事件,非但違反了「退居第二線」的戰略原則,而且不經由行政院的途徑進行善後,卻竟然舉行記者會逕指政大教評會「已逾比例原則」;此例,正是戰術與戰鬥層次的失敗。馬總統的總統府團隊,在戰術與戰略部分的病弱,主要呈現在兩方面:

一、溝通能力拙劣:此次監院人事出現巨變,正是緣於馬英九的思維理念未能說服及感動立院黨團;於是出現「邱毅比馬英九更具道德感」的錯覺,造成遺憾。倘若仔細思量,馬英九其實迄今並未讓這個社會真正瞭解他;有些民眾支持他,未必是真正被馬英九說服,而是憑民眾自己的善意想像,對馬英九的形象加以補綴填充所致;如今倘若連國民黨團都不能理解馬總統提名沈富雄及尤美女的用心與境界,可見馬團隊的溝通能力確實大有問題。

二、操作人才不足:政治有如戰爭,戰略與戰術的推演,最後皆要在戰鬥層次落實並接受考驗。馬英九的貼身幕僚,皆是「宅男型謀臣」(謀出了「退居第二線」?),卻幾乎完全不見能夠決勝戰場的操作戰士(是詹春柏嗎?);再者,國民黨黨團的操作,已至「生雞蛋無,放雞屎有」的地步;至於幾名所謂「馬團隊」的立委,實在太無長進,連炒冷飯的能力都沒有,遑論為馬主持公道?於是,上了戰場,操作的槓桿就把持在吳伯雄、王金平等人手中,甚至落到邱毅之輩的手上。後果如何,有目共睹。

本報周日《黑白集》說:馬英九「退居第二線」,但站上第一線的不是劉兆玄,而是邱毅還有……等等。問題的嚴重性是:議題的道德性由邱毅等主導,議題的操作力又由吳伯雄等把持,馬英九可謂在「戰略/戰術/戰鬥」三個層次皆遭挫敗,豈不是茲事體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36983
 回應文章 頁/共5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莫讓「百日維新」變成「百日噩夢」!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7-08 工商時報 【工商社論】

     民進黨執政時期,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施政急就章,沒有方向與願景,導致國家亂象叢生。二次政黨輪替後,馬政府原本自我期許要把握上任頭一百天的黃金時刻,開展「百日維新」的氣象,但是,上任迄今已近五十天,馬政府卻是焦頭爛額,人民感受不到施政的魄力與能耐,更看不到國家的希望與願景,從而對馬政府的失望正迅速升高。倘若馬政府不能及時修正施政缺失,穩住人民的信心,「百日維新」恐怕會變成「百日噩夢」。

     平心而論,新內閣上任後,確實很努力地要兌現馬蕭的競選政見,但是,各種急就章式的「馬」上施政作為,卻大大抵消了所欲達成的政策目標及效果。無論是油電價調漲、穩定物價措施,或因應股市下挫,內閣給社會的印象就是「不識民間疾苦」、「慢半拍」及「亂」的感覺;政策前後矛盾更是讓人訝異「學者內閣」的施政水平。例如:6月中旬前還信誓旦旦下半年經濟會更好,但是,近兩週股市跌跌不休,馬上又成立「因應景氣小組」,前後變化之快,讓人民對內閣拚經濟信心頓失。又如:財經首長一再強調擴大公共建設才能提振經濟,堅決反對民進黨所提對全民退稅及補貼弱勢的特別條例,但是,股市遽挫卻讓內閣亂了方寸,竟然提出補助45萬「近貧」戶、每戶半年3萬元的補貼方案。由於「近貧」戶界定困難,短期性補貼既難有客觀公平標準,也不能解決問題;多數民眾認為還不如採納在野黨普遍性的退稅及補貼方案。政府政策美意搞成四不像,大家都不滿意,還被民進黨比下去,完全是急就章施政所造成。

     即使是7月4日兩岸週末包機啟動及大陸觀光客首發團抵台的兩岸歷史性里程碑,也因為倉卒開放8個航點及各項準備工作慌亂,反而讓很多人開始憂慮政府為「拚兩岸」而忽略了各項配套及應該有的嚴謹作為。「沒有準備好」的壞印象,讓兩岸關係新頁「蒙塵」;近兩個月來全力以赴的政策目標,不但未受到應有的肯定,更未發揮凝聚民心的效果,充分印證「欲速則不達」的淺顯道理。

     馬政府的最大致命傷,是讓支持馬蕭的眾多選民強烈感覺在大選時所支持的未來執政團隊似乎人間蒸發,不再可以期待。毋庸諱言,劉揆及多數內閣成員因為出身背景及過去經歷,其溝通方式及語言與基層民眾格格不入,也因此讓劉內閣背負強大的民意壓力。馬英九總統退居二線,固然有憲政運作的考量,也是賦予劉揆更大的施政空間,但是,絕大多數人民是跟著感覺走,經濟起伏及施政亂象讓很多人不禁要問:馬總統在那裡?馬英九口中的經濟總設計師蕭副總統在那裡?愈來愈多的民間耳語:「選票是投給馬蕭,不是投給劉兆玄!」若任令類似耳語繼續發酵,不僅對劉內閣形同凌遲,而且對馬總統的領導威望也將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

     一百天的黃金執政時間很快就過了一半,外在經濟環境不佳及民眾的「馬」上期待,讓劉內閣背負了過重的包袱;各方紛至沓來的批評更讓馬政府浮躁不安,步履踉蹌。我們必須嚴肅地指出,政府施政不只是對錯的問題,而且是人民的信任及民意好惡的問題。在7月4日兩岸包機及陸客來台觀光兩張支票已經兌現的當下,馬政府應該改變施政的心態與步驟,「先求穩,再求快」;先凝聚民心,再進行大開大闔的改革,才能夠獲得人民的信任。馬總統更不能輕忽廣大民意對民選總統的高度期待,也要正視事實上已經傾向總統制的憲政體制,必須讓人民充分感受到現在當家作主的還是大選時獲得支持的執政團隊。至於非民選的閣揆也需展現更圓熟的政治智慧,體現府院一體、相輔相成的政治格局,才能鞏固民意的支持,開展施政的新氣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37058
宅男總統難為 修憲權責相符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王業立/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台中市)】 2008.07.08 06:12 am
  
馬總統在五二○就職演說中強調:「中華民國總統最神聖的職責就是守護憲法。在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遵憲與行憲比修憲更重要。身為總統,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樹立憲法的權威與彰顯守憲的價值。我一定會以身作則,嚴守憲政分際,真正落實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然而上任一個多月以來,馬總統在總統職權行使上的種種作為卻是動輒得咎,彷彿父子騎驢,讓自己深陷進退維谷的窘境。

或許馬總統也深知現行憲法中對於總統行政權的規範是極其限縮的,而他也真的想要「以身作則,嚴守憲政分際」,讓行政院長成為真正的「最高行政首長」,但所換來的評價卻是「退居二線」、「宅男總統」等嘲諷。

許多政治評論者指出,既然台灣的憲政體制是所謂的雙首長制,那麼按照法國雙首長制的運作邏輯,當總統與國會多數黨屬於同一陣營時,憲政體制便應換軌至總統制下運作,馬總統不應以內閣制下的二線甚至虛位元首自居。

然而最大的關鍵在於,我國現行憲法下總統的職權與法國第五共和憲法中總統的職權是有很大不同的,馬英九如果真的想要遵憲、守憲的話,即使總統與立法院多數黨屬於同一陣營,我國的總統也不可能就會自動轉換成總統制下的總統;而行政院長就應自動降格為總統的幕僚長。因此當各界期盼馬英九應扮演起總統制下的總統角色時,事實上是與他過去一再的宣示以及現行憲法相關規定是有所扞格的。

因此當一方面有人希望他能當一個站在第一線的實權總統,甚至主張黨政一體,完全執政就應負完全責任時,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他應該當一位全民總統,以總統的高度超脫政黨之間的對峙,甚至應該黨政分離(際)。但是這些價值或原則基本上不可能同時滿足,並且必然會牽涉到馬總統是否違背了「守護憲法」這個莊嚴承諾的爭議。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國現行的憲政體制,真的是一個「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

現行憲法中對於總統角色的規範,如果本來就不符合「民選總統」、「責任政治」等民主價值與一般民眾普遍認知的政治文化,那麼無論馬總統如何信誓旦旦的要守憲、遵憲,終究都很難做到真正的「權責相符」。如今看來,解決之道,恐怕仍須透過修憲途徑方可達成。無論未來走向總統制、議會內閣制,或是修改現行的雙首長制,重要的關鍵,應該還是在於總統/閣揆/國會之間三角互動的配套思考,然後再來思考所搭配適合的總統產生方式與黨政互動模式。

在現行的憲政體制下,無論採取什麼樣的黨政互動模式,都很難運作順暢。過去八年陳水扁總統幾乎嘗試過所有的運作模式都未能成功;一個想要「守憲、遵憲」的馬英九總統,就算是面對著自家人居多數的國會,在應然面與實然面的矛盾中,也註定要陷入難以自拔的兩難泥淖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36992
馬總統的異想世界…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王作榮/前監察院院長(台北市)】 2008.07.08 06:12 am
  
馬英九總統出身於小中產階級,家中姊妹成群,他是獨子,在「萬綠叢中一點紅,三千寵愛在一身」的環境中長大,父母寵愛,姊妹呵護,而全獨讓他、縱他。這必然塑造成他的獨霸,不在乎他人處境感受的奇異思想與行為。這可用他的夫人周美青女士的話作證:「他的短處是少注意到他人的感受。」

茲舉幾個例,證明我非妄言。

一、用一個台獨人物擔任兩岸關係的決策與執行人。二、一勝選就公開宣布某些職位要用非國民黨員,堵住國民黨員不要想。三、對那些助選功臣,時代不同,不能殺絕,卻可趕盡。四、對那個養他育他扶他的國民黨,摔掉,口號是黨政分離。對那個國民黨員佔多數的立法院,摔掉,正眼都不望一下。五、侍衛官不准用外省人,外省就是原罪。六、國民黨、國民黨員、外省人全要靠他,不是他靠這些人。七、一勝選就擺出競選架勢:吃定深藍,討好深綠,拉攏淺綠,爭取中間,通吃。

我寫這些,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提出一些淺見,希望馬能採納一、二,為台灣蒼生造福。

一、馬有一位隨身帶的內侍型親信,他要負府、黨、院及各方人等不合的全責,給他一個多金閒差,休掉。

二、內閣改組,以一個月時間放開視野找適當人選。

三、請站上第一線,沒有什麼雙首長制。

四、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所謂政黨,就是志同道合,有共同理想,共同奮鬥目標的一群人的政治組合。勝選就要用同志,共同為同一目標而奮鬥,共同負政治責任,這不是政治分贓,是民主政治原理。馬現在的作法,是破壞政黨政治,也即是破壞民主政治,更是分解國民黨。

五、民主與法治分不開,無法治,無民主。所謂法治,就是依法行政。前政府所留下的施政,如合法,再惡劣也要承受,再謀改革修補。如不合法,再有顧忌,也要依法取締改正。其惡性重大者,送司法機關刑事訴追。但迄今為止,馬完全沒有做,連個解密都閃躲掉,懂什麼法治。而法務部則在空轉。

六、建立公平正義社會。要社會和諧,要族群融和,不在於二二八紀念日道歉,不在於用一些非國民黨員做官,不在於Long stay,不在於排斥國民黨員及外省人,這些都是為選票表演。而在於結結實實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國家與社會。公平在於良好的社會福利、稅制、教育機會;而正義則在於公正廉明的司法體系。馬應從這些方面落實,不要當演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36990
頁/共5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