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經觀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馬英九的戰略、戰術與戰鬥
 瀏覽60,799|回應513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2008.07.08 06:11 am
  
輿論將當前的政局形容成「馬英九vs.國民黨」,這是一個馬英九與國民黨雙輸的局面。馬英九看國民黨,覺得自己是面對「兩個反對黨」,沒有執政黨;國民黨看馬英九,則覺得自己的處境是「兩個在野黨」,也沒有執政黨。

政治有如戰爭,不外「戰略/戰術 /戰鬥」三個層次。馬英九總統的「退居第二線」,在戰略思維及戰術、戰鬥的操作上,皆有重大瑕疵;這是形成今日亂局的主要原因。

戰略層次的根本錯誤,是在於馬英九的「防火牆思維」,公開宣示「退居第二線」及「不兼任黨主席」。如今的問題,其實不在於馬英九在實際操作上「退居第二線」或「不兼黨主席」;而是他公開宣示了「退居第二線」及「不兼黨主席」。也就是說,馬英九其實不必公開宣示這兩個自訂的「天條」,但他可在實際操作上體現這兩個原則;倘係如此,馬英九仍可維持「一線/二線」的調度空間,及保有「黨政聯結/黨政區隔」的出入彈性。但是,馬英九如今公開宣示了這「兩大天條」,非但引發「防火牆」的社會譏評,更且作繭自縛,甚至隨時皆會陷於言行不一,表裡不一的質疑;因為,在實際政務上,總統怎麼可能永遠站在「第二線」,而總統又豈能與執政黨脫鉤?馬總統公開宣示這「兩大天條」,最直接的政治效應是:黨內及社會對馬英九的領袖地位及領導能力產生質疑。

其實,倘若馬英九「站在第一線」或「兼任黨主席」,就憲法的規範言,或就李登輝、陳水扁的成例言,或就社會的期待言,皆無違反。也就是說,這兩大政治工具,既合憲法,又不違輿情;因此,可以不用,但不必也不宜輕易宣示拋棄;就猶如在戰爭中不宜宣示自己絕不使用戰略武器一般,亦猶如在海難中不宜宣示自己絕不使用救生艇一般。

政治有如戰爭,瞬息萬變,成敗殊途;馬英九輕率宣示「退居第二線」、「不兼黨主席」(被解讀為與國民黨切割),這不僅是拋棄了極為重大的政治工具選項,且在現實政治上立即產生了「自我邊緣化」的效應;但是,一位直選總統既想領導國家,又想躲在「防火牆」後,在實務上卻根本做不到。未來八年,馬英九能永居第二線嗎?他與國民黨能完全區隔嗎?目前這一切的亂象,可謂皆出自此種「防火牆思維」的戰略偏差。

再論戰術與戰鬥層次。總統府處理莊國榮事件,非但違反了「退居第二線」的戰略原則,而且不經由行政院的途徑進行善後,卻竟然舉行記者會逕指政大教評會「已逾比例原則」;此例,正是戰術與戰鬥層次的失敗。馬總統的總統府團隊,在戰術與戰略部分的病弱,主要呈現在兩方面:

一、溝通能力拙劣:此次監院人事出現巨變,正是緣於馬英九的思維理念未能說服及感動立院黨團;於是出現「邱毅比馬英九更具道德感」的錯覺,造成遺憾。倘若仔細思量,馬英九其實迄今並未讓這個社會真正瞭解他;有些民眾支持他,未必是真正被馬英九說服,而是憑民眾自己的善意想像,對馬英九的形象加以補綴填充所致;如今倘若連國民黨團都不能理解馬總統提名沈富雄及尤美女的用心與境界,可見馬團隊的溝通能力確實大有問題。

二、操作人才不足:政治有如戰爭,戰略與戰術的推演,最後皆要在戰鬥層次落實並接受考驗。馬英九的貼身幕僚,皆是「宅男型謀臣」(謀出了「退居第二線」?),卻幾乎完全不見能夠決勝戰場的操作戰士(是詹春柏嗎?);再者,國民黨黨團的操作,已至「生雞蛋無,放雞屎有」的地步;至於幾名所謂「馬團隊」的立委,實在太無長進,連炒冷飯的能力都沒有,遑論為馬主持公道?於是,上了戰場,操作的槓桿就把持在吳伯雄、王金平等人手中,甚至落到邱毅之輩的手上。後果如何,有目共睹。

本報周日《黑白集》說:馬英九「退居第二線」,但站上第一線的不是劉兆玄,而是邱毅還有……等等。問題的嚴重性是:議題的道德性由邱毅等主導,議題的操作力又由吳伯雄等把持,馬英九可謂在「戰略/戰術/戰鬥」三個層次皆遭挫敗,豈不是茲事體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36983
 回應文章 頁/共5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聯合筆記/孤家寡人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2-10 01:23:12 聯合報 游其昌

金溥聰離開了,楊進添辭職了,馬總統最親近兩大幕僚一夕間換人,有人說是「眾叛親離」,有人稱是「馬金王朝崩垮」,無論如何,馬總統這回真正是嘗到了百分百「孤家寡人」的滋味。

小國之君叫做「孤」,所謂孤家寡人有兩重意思:其一是古代君王自謙之詞,因為權重而為國操勞,是「寡德」之人沒有福分,所以說自己是「寡人」;另外一重意思是,國君位高在孤峰頂上,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戰戰兢兢,沒有朋友,沒有可傾訴之人,就是孤家寡人。

如果不是非不得已,大家都了解,馬英九總統是不會放最親密的戰友金小刀走人。不過一年前,馬甘冒台北政壇非議,硬是將金小刀由美國叫回身邊「救亡圖存」,金溥聰卻成了溺水時抓到的最後一根浮木,浮木自己都頂不住了,馬總統又怎能不墮入深淵,獨自嘗受這最可怖的孤獨滋味。

馬總統孤獨的滋味,不是權力決策時無人可以分憂解勞,而是整個社會對他的存在無感無視。彷彿隱形人一般,連談話性節目都懶得理馬,最廉價的咒罵批評諷刺都不見了,或捧或罵,電視新聞裡盡是柯文哲,就是對柯有一定的期待與想像,就是看不到馬英九。是馬英九不講話了嗎?不是,他一樣出席各種場合,發表和選前一樣八股的政策談話,但就是聽不到一句有「實感」的話,連報紙的兩欄題都擠不上。

豈僅是馬不見了,就連行政院也彷彿如虛無飄渺的無聲衙門,柯文哲嗡嗡嗡得吵死人了,行政院整天大喇叭記者會也沒人聽見,連成立救災中心都彷彿是個擺設,換了好幾個部會首長,沒幾個人記得他們叫什麼名字,既有政策不做了,連象徵性的兩岸「王張會」也開不下去,中央政府就耗在那裡,唯一的功能,讓一些高階公務員搶著最後一年的時機,爭官位圖升等,等著耗盡馬政府最後一年多的執政歲月,搶那最後的殘羹冷飯。

國民黨不是沒有失敗過,也不是沒有面臨亡黨危機過,但就是從來沒有懷憂喪志,沒有出息到現在這種地步過。卅八年,整個大陸都丟了,國民黨退無可退,還能成立改造委員會,全面洗牌,在台灣重新站起來;兩千年敗選,政黨輪替,國民黨請走了李登輝,也能在兩岸政策突圍,重建生機,奠定馬英九再次政黨輪替的根基。現在呢?整個國民黨在九合一選後,馬英九卸下了主席,然後就一路丟盔棄甲,提前將權力拱手讓人,但見柯文哲大刀亂舞,把國民黨執政批得體無完膚,就看不到滿朝文武替國民黨說句公道話,這還叫什麼國民黨執政?

孤寡的命運和處境是馬英九自找的,怨不得人,但他還有十五個月的總統權力與責任,總不能就這樣顧影自憐,自怨自艾地在總統府數饅頭過日子吧,總統孤寡就算了,總不能將整個黨,整個國家給陪著怨天尤人,這像什麼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76420
冷眼集/馬總統的殘兵敗將布局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2-07 14:17:02 聯合晚報 記者李光儀/特稿

總統府人事大地震,國安會秘書長由高華柱取代金溥聰,總統府秘書長由曾永權取代楊進添,這兩個新人選卻是老面孔,連中規中矩都談不上,只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凸顯馬總統無論在心態上或者實質影響力上,都難再有積極作為。

高華柱因洪仲丘案卸任國防部長,雖說是「非戰之罪」,但以其背景,在總統執掌的兩岸、外交、國防事務,僅熟諳國防一項。尤其國安會秘書長還需擔負與美方溝通角色,高華柱雖留美,也與美軍往來過,但在對美聯繫方面,相較於袁健生、金溥聰、胡為真,可能有些落差。高華柱卸任部長後,雖仍受馬總統信任,但金溥聰是馬總統最高政治幕僚,高華柱也不及於金。

曾永權在國民黨九合一大選失利,當時請辭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算是回鍋總統府,先前他發揮多少協調行政與立法功能,都還有待檢驗,現在國民黨立委與馬更疏遠,曾永權的協調功能恐怕打上大大問號。

九合一選後的總統府人事布局,幾乎可以解讀馬總統心力交瘁,無心無力再插手政務。馬總統就算真的採消極守勢,現實情況未必允許。畢竟行政院長由總統任命,國防、兩岸、外交還是總統職權,做的好不好,帳都算在馬總統和執政黨頭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74419
不變與不辯 歷史怎麼看馬?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22 02:02:12 聯合報 桑品載/作家(台南市)

最近有兩件政治大事和馬英九密切相關,他都表現異常沉靜,又表現異常執著:一是陳水扁的保外就醫,二是王金平官司的上訴。

這兩件事,如今他都成為敗方。然而陳水扁貪汙案,馬英九本有權特赦,但他堅不採用;王金平案,他在司法一、二審判決都輸後,黨內要求他不再上訴主動撤告之聲如排山倒海一般,他仍堅持表示要走完司法程序。結果是,陳水扁保外就醫了,王金平的官司國民黨顯然也在想辦法解套了,他的對手都勝利了。

這期間,他遭受黨內外冷嘲熱諷,媒體批判者多,申援者少,電視名嘴、網路,把他罵得猶如毀黨叛國賊。但他幾乎不曾辯駁,默默承受,而他的堅持,看不出有絲毫動搖。

他一定認為自己的做法是對的,只是他的「對」,社會並不接受。我的猜想是,馬英九既知百口難辯,那就把自己從中抽離出來,如局外人一般看著那些喧譁、咒罵。他曾說過要爭取「歷史地位」,那就早些進入歷史,接受歷史的審判。

歷史一定會寫馬英九,寫馬英九一定會寫上述這兩件事,歷史會怎麼說?

「孔子著春秋,亂臣賊子懼。」「春秋」是經孔子修訂而成的史書,它不僅記錄了當世大事,更批判重要人物,亂臣賊子之所以「懼」,是怕自己的惡行難逃「春秋之筆」。後世讚揚孔子「天不生仲尼,萬古如常夜」。這就是歷史的力量。

史家臧否人物,明鑒是非,秉持「天經地義」,有一定標準。特別是記前世之事,不會受政治干擾,不會有群眾包圍,更無私利可言。那麼,歷史的馬英九和現在的馬英九,應該會有不一樣的評價吧。

當歷史評斷馬英九時,也必然評斷和他相關的人;馬英九所做的某些事,是或非,對或錯,也投射到贊成和反對他的人。誰是亂臣賊子?歷史會是一面鏡子。

馬英九辭國民黨主席,總統任期也只剩下一年四個月,政治權力很快就會從他手中消失,當馬英九政治生命結束時,就是他歷史生命的開始。他堅不特赦陳水扁、堅不對王金平案撤告,可解釋是他在為歷史生命作鋪陳,要向歷史討公道。

他一方面沉靜,一方面執著,是為使後世明白,陳水扁出獄、王金平案撤告,都不是他做的決定,是因為形勢比人強,他非不為也,是不能也。故而,和他有關的這兩件事,已和他無關了。

司馬遷著「史記」,自許「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或許馬英九在司馬遷筆下,會同情他或諷刺他不知「變」,但不知變而受歷史肯定的人很多呀,如岳飛、文天祥,可嘆的是,他們都是悲劇人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65237
振作點!跛鴨總統不必坐困愁城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13 01:57:38 聯合報 社論

美國民主黨去年期中選舉大敗,讓歐巴馬的最後兩年注定成為「跛鴨總統」。然而歐巴馬並不服輸,企圖在內政、外交上力挽狂瀾:他大赦非法移民,解凍與古巴中斷半世紀的關係,並與中國大陸達成減碳協定。喜好籃球的歐巴馬在年終記者會上說:「進入第四節,好戲通常在後頭。」歐巴馬以積極施為,有效掃除了跛鴨形象。

如果歐巴馬能擺脫跛鴨,馬英九總統當然也可以。關鍵只在,馬團隊能不能換個腦袋,拋開讓施政不斷「撞牆」的思維,重起爐灶,爭取民心。否則,如果仍一直使用舊有的思考及決策模式,不斷重蹈覆轍,跛鴨在泥坑裡越陷越深,也是必然的命運。

比起歐巴馬,馬英九其實擁有更多的政治優勢。原因是,國民黨在立院仍掌握絕對多數席次,執政黨尚未到任人宰割的地步;這比起美國參、眾兩院皆淪入共和黨之手、歐巴馬飽受牽制之苦而言,馬英九的跛鴨處境並不算太糟。馬政府要做的,是提出讓人民一新耳目的作為,並聯合自己的同志和戰友共同推動,讓民眾「有感」;如果老是在自己跌倒的地方徘徊惆悵,對著失散的民心怨天尤人,非但無濟於事,還會招致更多譏嘲。

馬英九的一大盲點,是缺乏政治想像與政治手腕,他甚至可能把政治視為帶有「邪惡」本質的事,而不屑為之。也因此,他不懂得劃分戰線的先後,不懂得區分敵人及盟友,不懂得結交朋友,甚至不知道如何爭取廣大群眾的支持。在他的思維裡,所謂執政,似乎就是由行政院發出各種指令與決策,由國會立法背書,由各下屬部門分層推動。他從未想到,每項決策或改革均可能牽動人民、財團或利益團體的損益,必須要有良好的權衡;政策推動中不僅會遭遇反對黨的阻力,也會招致執政黨立委的杯葛,必須和他們溝通協調敲定策略,並作出必要妥協。

當然,馬英九可能也不知道,就算在政治上遭到對手的蠻橫杯葛和暗算,若能爭取到足夠民眾的支持,他仍然有可為的空間,甚至有扳回的勝算。以歐巴馬為例,在預算案遭共和黨強烈箝制自是無奈,但他大赦非法移民,爭取了少數族裔的支持;對古巴解除禁運,爭取到國際社會的支持;推動減碳協定,改善了美國的環保形象。馬總統盤點一下他的施政倉儲,會找不到可以做的事嗎?

從敗選至今,馬政府的施政困境毫無改善;主要原因,除了內閣班底的「江規毛續」原封不動外,決策作風也一成不變。最明顯的例子,是證所稅的「大戶條款」在朝野立委聯手合作下決議「暫緩三年」實施;而交通部提出的高鐵財務改善計畫,也遭朝野立委共同封殺而導致葉匡時辭職;至於去年遭杯葛至今的《服貿協議》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更毫無解凍跡象。這種低迷氣氛若不設法打破,我們很難想像馬總統剩餘的十六個月任期,台灣將如何度過?

前內政部長李鴻源最近批評,馬政府決策常常像「少一個腦袋」。這個評語雖然苛刻,卻也道出了大家看到的事實:第一,是小圈圈決策,缺乏溝通思維;第二,自上而下,過度菁英取向;第三,封閉性思考,不懂得向民間借力借腦。用人缺少腦袋,就會導致決策沒有腦袋,施政格局打不開,即無法贏得民代和社會的認同。包括禽流感侵襲多時防疫單位卻隱匿疫情,台電因石油跌價而獲利兩百億,竟也要等到民怨沸騰才「從善如流」。馬政府如果能一改這種「少一根筋」的施政模式,貼緊民意脈動,展現決斷與魄力,我們不相信它喚不回民心。

看柯文哲上任後的諸多作為,有些雖然只是取巧炫耀,但他抓住了「民心思變」的要害,把其他市長無聲無息的努力,變成自己光燦奪目的魄力。雖說民粹作風未必禁得起長期檢驗,但把施政變成「看得見的改變」,至少鼓舞了不少市民,覺得市政在前進。

若要克服跛鴨困境,馬政府該做的,首先是要勇於「求變」,拋開只求「安定」的保守心態;其次是要敢於「向自己挑戰」,不要畏懼自己與昨天不同;第三是要以開放的心態吸納外界意見,不要怕聽不同的聲音。敢面對自己的弱點,才有突破的可能;跛鴨更要勇敢走出來,不要坐困愁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62643
羅智強揭密:馬英九的數據迷信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10 聯合晚報 記者李光儀/台北報導

馬英九總統常把各種數字掛在嘴上,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今天在臉書撰文,表達出他對這種「數字迷信」受不了,曾提醒馬總統,但馬聽不進去。

羅智強在臉書撰寫「幕僚之路-我認識的馬英九」系列,「馬英九的數據迷信」是第十五回。羅智強說,他在馬總統身邊工作的這些年,有些事情讓他頗受不了,其中之一,就是馬對數據的著迷與執迷。

羅智強說,馬總統每段發言,都要掛上一長串數字,很多數據要求要精確到個位數,甚至精確到小數點。一般人對數據冷感,一是數字的距離感,太精確的數據意味犯錯可能增加,帶來困擾。

羅智強指出,有人說馬總統太愛用數據,迷信冷冰冰數字,缺乏感情的人。跟馬提了幾次,但馬就是聽不進去。

羅智強表示,馬總統聽治安簡報,都對酒駕肇事致死統計一再詢問有沒有辦法再降。有一次,馬總統說,這數字每降個一,就代表拯救了兩個家庭的幸福。羅智強說,他被這句話一驚,馬總統執迷不悟掛在口中的數據,對酒駕的受害家庭,卻是一個無可挽回的晴天霹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61959
「到此為止」的覺悟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04 聯合報 黑白集

江蕙宣布告別歌壇,歌迷紛紛表示「震驚不捨」。一位歌手封麥,登上報紙頭條,眾人惋惜,卻又覺得應尊重她的心願。江蕙不但專業成就登峰造極,以做人風格和正派形象的影響力而言,樹立了典範,足以稱為「傳奇」。

這也令人聯想起另一位巨星鳳飛飛的故事。「帽子歌后」風靡兩岸三地,數十年人氣不墜,卻在病重之際,選擇悄然告別人世。這些藝人都經歷過坎坷童年,獲得盛名,也看盡繁華,反而產生了「到此為止」的覺悟,留下如此漂亮、讓人不捨的下台身影。

「到此為止」的覺悟,是何等不容易的事。世間人多半難免有各種貪戀,越是位高權重,越是不捨得放手。政壇上那些曾宣稱下台後要去教書的、傳教的、回歸田園的,揮揮衣袖離去不再回頭者,能有幾人?近日釋扁之風雨,呂秀蓮絕食之鬧劇,寧非另種「經典」之呈現!

又還有其他不堪事例。最近,馬總統亦以「到此為止」明志,元旦致詞時稱「所有不滿到我為止,由我承擔」。此言聽起來悲壯,卻令人不解其真意。馬英九乃國家首領,一切施政方針和公權力來源皆「從他開始」;如今,說出「所有不滿到我為止」,到底是打算如何承擔?意思是說,「你們要罵就罵我好了,不要再罵國民黨了」嗎?

總統應知,從國民黨家務事的黨產問題,到台灣經濟前景問題,絕非「民眾不滿由我承擔」一句空話所能解決。總統若真以藍綠和解為念,卻連北市跨年晚會都打破慣例,不與新市長柯文哲同台,心裡在想什麼?倒是「識時務」的朱立倫懂得跟上浪頭,相形之下,則總統「承擔」的心意何在?

「到此為止」的覺悟,政壇人物要跟江蕙、鳳飛飛學一學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60003
重大政策 明天過後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午後熱評】
2014.12.18 02:21 pm
 
好萊塢電影「明天過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描述人類面臨全球寒冷化,奮力求生,終於求得一線生機;該片在中國上映時,片名直譯為「後天」,描述今天、明天不努力,就沒了後天。

馬英九總統的第二任任期開始,支持度直落,重大政策推動綁手綁腳;政策推不動,往往先微調、再大修,若反彈聲浪大,更常見直接擱置。

最新的案例是證所稅大戶條款,從九合一選前吵到選後,財政部雖驚險守住10億元課徵門檻底線,卻妥協同意大戶條款延後三年上路,到2018年1月1日才實施。

財政部與金管會,原本分別打算讓大戶條款延後二年與五年實施,但考量2016年總統大選的變數,最後決定讓大戶條款選後再上路。

財金部會在大戶條款審議過程中不斷內耗,花費如此長的時間,最終竟只做出各方都不討好的「延後上路」結論,但這並非近年政府施政立場反覆的唯一案例。

與推動大戶條款軌跡類似的案例,包括核四封存與核一廠乾式貯存場的啟用爭議;為不在九合一選舉前捅馬蜂窩,政府決定封存核四,等跨越2016年後再議;新北市政府卡住核一乾式貯存場,亦是類似的思維。

拖過選舉,擱置重大政策待他日再議,已成馬政府面對政策難題的標準作業流程,但今天與明天不處理、不面對、不溝通,這些重大政策面臨的困境,不會在明天過後,就自動消失不見。

執政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在2016年總統選戰前哨戰已落居下風,為挽救選情,有爭議、可能會得罪選民的政策,政府往往棄守,等2016年後再說。

但若所有的重大政策,都要等明天過後才處理,試問民眾如何看待現在的政府?不能在今天、明天給民眾答案的政府,又怎能給民眾後天會更好的願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55477
從安倍的驍勇看馬英九的怯戰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2014.12.17 02:27 am
 
日本眾議院大選,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和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獲得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形成一個超穩定多數內閣。由於在野黨分崩離析,未來四年,安倍儼然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強人。

日本人民期盼出現一個政治強人久矣!歷經二○○六至二○一二年「短命首相」的惡性輪迴,以及日本深陷長期通貨緊縮的泥沼,在在讓日本民眾期待擁有一個長期穩定的政權,以及如小泉純一郎般的政治強人;二○一二年捲土重來的安倍,正逢其時。

對照二○○七年在選民的噓聲中倉皇下台的安倍,他今天勝選的百般風光,可以看出他其實不是一個天生的政治強人;他今天的驍勇善戰,完全是後天環境所改造出來的。簡言之,安倍今天的強人地位,是他個人歷經政治重挫後的逆勢翻轉,再加上日本特殊政治形勢的形塑,在集體民意的堆簇下而成。此刻,日本人民需要一個強勢領導者帶領他們走出政治崩壞及經濟衰頹的宿命,日本的集體文化及政治使命感的驅使,造就了今天虛實相倚的強人安倍。

從席次上看,這次安倍領導的執政聯盟表面上雖取得超過三分之二席次,但兩黨的總席次為三二六席,只比二○一二年多出兩席;其中,自民黨的二九一席更是比改選前還少了兩席,得靠公明黨增加的四席來填補。因此,從席次上看,安倍在這次改選成績只能說是持平,而非大獲全勝。

簡單地說,安倍並非天生強人,在體制上亦非處於絕佳優勢,但他卻知道如何憑策略取勝,維繫其強人形象。首先,安倍善於運用形勢。他所實施的「安倍經濟學」,在今年四月提高消費稅後,造成了國內物價高漲、但整體薪資卻未漲的落差,這讓日本人民對於安倍經濟學的效果開始產生懷疑。根據日本《產經新聞》的民調,認為安倍經濟學成功的民眾只有廿八%,認為失敗的卻高達五十七%。但即使在這種不利的民意下,安倍看準反對黨荏弱無力,大膽提前解散國會,藉國會改選來轉移民眾對國內經濟衰退的注意力,並順利重新建立自己的「新民意」基礎。

其次,安倍勇於引導民意。安倍經濟學是安倍上台後的施政主軸,但兩年來連發三支利箭,卻發現企業加薪效果遠遠落後於物價的翻騰。安倍經濟學雖然效果不彰,但安倍卻將之視為振興日本經濟的唯一道路,一往直前,毫不退縮。反觀在野黨,卻只能提出「改變,現在正是時候」等空泛口號,正是這次選民仍願給安倍一次機會的主要原因。

第三,安倍擅於扭轉逆勢。安倍在實施安倍經濟學的過程中,大力推動日圓貶值及財政政策,卻甚少碰觸敏感的結構改造,避免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反彈。值得注意的是,安倍把這次選舉的主軸訂為「振興經濟」,而絕口不提「改革」;這讓原本的社會焦點從原先的「改革不力」,成功翻轉為「擘劃經濟復甦的願景」。而日本的民意也認為,景氣要恢復,只有選擇跟隨著自民黨這條路線。

從日本回看台灣,台灣選民在二○○八年給了國民黨完全執政的機會,但馬英九總統提倡的改革不但屢屢失去準頭,許多決策更為了迎合一時民意而東搖西擺,導致政策反覆無常而人民無所適從。亦即,在體制上,馬英九雖擁有很高的民意授權,但在現實上,他卻缺乏領導者的魄力和瞻矚,每逢挫折便步步退縮,終致使自己淪為弱勢總統。包括這次選舉遭遇重挫,馬總統本應以積極作為挽回民心,結果卻選擇內閣微幅改組以因應變局;如此怯戰,如何扭轉頹勢?

猶記當年日本陷入短命內閣的惡性循環時,台灣還慶幸自己實施的是「總統制」,而不是隨時可能遭到倒閣的「內閣制」,具有更佳的穩定性;但曾幾何時,面對今天國民黨的敗選和馬英九的窘境,人們反而羨慕起內閣制的好處。事實上,有些問題未必出在制度,而在於人的意志與應對;要走出民意反覆和政治僵峙的困局,其實應該從領導人的性格與決斷力上去尋求解方。

試想,連深具少爺性格的安倍都能奮起領導,勇於面對民意而扭轉局勢,搖身變成政治強人;那麼,為何馬英九不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54855
百尺竿頭 馬應直道而行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林上雋/文化工者作(台北市)】
2014.12.10 01:54 am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是出自禪宗的偈語,後來被用來勉勵為人不可自必自滿,仍該力圖提升境界的名言。這句話,如果用之於當初馬英九聲勢如日中天之時,當是最恰切不過的了;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似乎更適用於目前處於危疑憂懼、朝夕惶惑之中的他。

當初景岑禪師「百尺竿頭不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百尺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時,禪意深刻,但未必所有弟子都能體悟。就有弟子甚感疑惑︰百尺竿頭已經到了頂點,如何還能更進一步?再進一步,不就將摔得粉身碎骨嗎?

這弟子顯然太過執著於「百尺竿頭」的喻象,而忽略了其喻旨。不過景岑禪師回答卻非常妙︰「朗州山,澧州水。」弟子還是不懂,他又說「五湖四海王化裡。」這是很典型的禪宗機鋒。後代學者解說,如南懷瑾先生,認為這是勉勵人要由崇高歸於平實,「一個人的人生,在絢麗之後,要歸於平淡」。從這點來說,馬英九也算是曾經耀眼絢麗過,此時放開一切,回歸山水湖海,倒也是一條可行的路。

不過,這並不適用於他目前的境況,畢竟他目前仍是一國的元首,儘管是五日京兆,還是有義務帶領整個國家、國民黨,走向當初他認定的正確的道路。

百尺竿頭之上,天高風急,且下面恐怕還有人在猛力搖晃竿子,他已無路可退。同樣都得摔落,與其被風吹落,被人搖落,不如下定決心,自己勇敢跳下,破釜沉舟,即便摔成粉身碎骨,也要直道而行,無畏無懼。唯有粉身碎骨之後,馬英九和國民黨才能浴火重生。如果在此關鍵時刻,還在意著所謂的「歷史定位」,或懷憂喪志,因循畏縮,恐怕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將會成為百年國民黨的「魔鬼終結者」。

撤訴沒有是非

周友明/退休人士(桃縣八德)

報載國民黨挺王派中常委將提案要求撤銷王金平黨籍案上訴。筆者為五十年資深黨員,頗覺不宜。

第一,目前吳敦義是「代理」黨主席,若由「看守」性質的黨主席來處理具有高度爭議的王金平黨籍案,並不適當;而有心人士此時趁亂護航,只會透露國民黨毫無反省能力之亂象。

其次,國民黨若僅因「團結」二字為理由,就可視考紀制度為無物,那違紀參選的鄭永金與涉及貪瀆的葉世文是否都可比照辦理?此為大是大非原則性問題,國民黨不可於此節退讓。

王院長在立法院「政通人和」是事實,這與他有無關說,是否配為黨員秋毫無涉。若國民黨撤銷黨籍上訴案,不僅對爭取民眾認同沒有幫助,更會讓原本認同國民黨理念的支持者大失所望。一次選舉勝敗,不會令黨員心寒,若就此亂了方寸,失了是非,才真正令人齒冷。國民黨中央,戒之!慎之!

守住司法防線

吳一忠/榮民(嘉縣水上)

綠營呼籲陳水扁保外就醫,訴求不外兩點:一是扁曾貴為總統,基於人權和尊嚴,關六年也夠了。二是扁病情嚴重惡化,適合居家療養。

第一項各界討論已夠多,尤其特赦,首要條件就是認錯、懺悔,但扁始終不肯低頭。第二點爭議頗大,一說是呂秀蓮等人所言,扁手發抖、走不穩、說話結巴、記憶力減退、頻漏尿;另種說法是法務部此前認為扁病情穩定,不符保外就醫規定。

綠營訴諸悲情牌,以病重為由,希望扁能保外就醫。問題是,法務部此前認為扁的病況穩定;報載顏清標也曾見過扁,他觀察扁的精神還好,難道是法務部誣陷或顏清標說謊?

救扁行動如火如荼,別忘了仍有一群人反對釋放扁;若司法防線撤守,其他罪犯如何信服?為兼顧醫療和法令,希望法務部堅守職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52224
馬凱/公義內閣──馬總統的最後一搏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馬凱】
2014.12.09 02:54 am
 
六年前以壓倒性勝利身負萬眾期望風光上台的馬總統,九合一選舉全面的挫敗,將這一切全面抹煞;對手「投給XXX就是投馬英九」的看板,說明了一切。一如落選的胡市長所云,「在政治上,馬總統已宣判死刑。」面對這樣的政治現實,剩下的一年半任期,簡直是無比的酷刑。但對深陷危疑震撼不知如何得脫的台灣人民,領導中心失能、政治機器癱瘓,又何嘗不是最殘酷的折磨?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就在這樣的現實環境、此時此刻,馬總統與台灣人民都有一條出路,不僅唯一,還可能是長治久安的珍貴出路。

我們應未忘懷,馬總統是在貪腐至極、至不公不義的時刻,高舉「清廉正直、公平正義」的大纛脫穎而出。六年多來,馬總統的初衷或仍未改,但所託非人、行事無方,為保護自身光環又畏首畏尾、猶豫瞻顧,卻落到這一步田地。

如今,任期只剩年餘,看來已無後路;政治生命宣判死刑,不必有任何顧忌;名聲淪落到任人詈罵,再無光環可護;簡言之,馬總統已到了置之死地、背水一戰的關頭,無所罣礙也無可損失。其實這正是六年來乃至一生之中,馬總統真正獲得完全自由的時刻;若未忘初衷,這也正是放手一搏的絕佳機會。

其實,說來諷刺,馬總統的初衷,正是這一次國民黨全面潰敗的根本原因:全民厭憎貪腐不公、富貴世襲,年輕人看不到未來,要求公義、要求改變。因而回到初衷,正可絲毫不差地回應全民的怒吼。

內閣總辭,媒體紛紛鼓吹速組「拚經濟內閣」,而且斷言氣若游絲的馬政府,根本找不到願意跳火坑的閣揆。他們犯了兩個錯誤:其一是,再彈「經濟內閣」濫調,人人都會嗤之以鼻。人民真正期待的是,「公義內閣」,以霹靂手段為人間找回公平正義。其二是,當國家身陷危境,憂國憂民的能人異士正多,個個懷有置萬民於衽席之上的壯志,豈若匹夫匹婦只知逞口舌之快、計一己之私?

公義內閣的頭一件事,就是徹底肅貪。這本是馬總統的金字招牌,但六年來即在其最親近者中亦賄聞不斷;若干地方意外大敗,亦深受其累;要回到初衷的馬政府,豈能不以此為第一要務?若修法將財產來源不明罪適用全體公職人員,並修憲將人人喊廢的監察院,仿香港「廉政公署」與廉政署結合,改為擁有調查權且獨立於行政體系之外的廉政院,立可奏功。

其次,努力穩定房價,追隨德國全力維持房價基本上持平不變。倍數上升的房價本為民怨之首,更令年輕人望屋興歎;一旦暴跌又讓經濟停滯萎縮;不論升降都一無是處。但只要抓緊供求,乃至如同德國將炒作房價入罪,房價永平,民怨大消,絕非夢想!

第三,因養不起而不敢生,是年輕人另一噩夢,也是動搖國本的少子化的根源。因此,要全民,不分有無子女,共同分擔生養重任,是另一項迫在眉睫的政策任務。

最後,馬總統競選伊始的一大初衷,就是確立內閣制;而政治體制混淆正是今日國內政壇亂象的重要病灶。尤其一人得道即可翻轉國家走向、激起人民仇恨惡鬥,已經歷數次慘痛教訓;政黨內部群雄明爭暗鬥也由此生。馬總統既已無求無欲,正可毫無顧忌地為國家長治久安重建大綱大本。

當馬總統以剩餘任期全力投入此一謀求長治久安的公義之戰,歷史必將留名!(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251642
頁/共5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