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九萬兆政府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府院黨五巨頭 每周將碰頭
 瀏覽3,354|回應15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馬道容/台北報導】 2008.05.23 04:11 am 
 
行政院長劉兆玄昨天透露,府院黨未來的高層運作方式是,由馬英九總統每周固定召集「五人會議」,成員包括副總統蕭萬長、行政院長劉兆玄、立法院長王金平和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等人,就重要國政交換意見。

劉兆玄指出,馬總統一再強調守憲、行憲的重要,並曾表示就任總統後會退居第二線;因此,馬總統會把握現在這個首長組合、這個好機會,實行憲法雙首長制。他說,兩岸、外交、國防由總統訂定大方針,但落實到部會,還是由行政團隊來執行,仍是一體的,這是很清楚的。

劉兆玄也透露,在憲法架構下,馬總統未來和他會每周見面,馬總統也可以主持國安會議,主導兩岸、外交、國防的方針。至於經濟等議題,馬總統當然也會關心,但不會做裁決。在這樣的架構下,劉兆玄相信可以運作得很好。

劉兆玄強調,憲政運作難以全部明文訂定,未必都能用白紙黑字寫清楚,運作需要一個團隊,現在的團隊成員都沒有什麼(政治)算計,因此大可以建立起雙首長制的憲政運作慣例。

他也認為,目前國民黨黨政平台運作得很好,他昨天特別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他並說,近年立法院多在六月底就休會,立法院本會期將延會到七月十八日,這是不容易的事,希望能順利通過追加減預算案,在今年底前執行完畢。

劉兆玄直言,立委不用急著把新上任的部會首長叫到立法院,個別接受質詢,應該等新任行政院長到立法院做完施政報告,把整體施政分到各部門,政策才能一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875131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殷鑑不遠》前朝國政會 淪扁橡皮章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林修全/台北報導】 2008.05.26 08:35 pm
  
馬英九總統上任後,今天首度召開國政會議。前總統陳水扁八年任內,也多次召開府院黨高層會議,在陳水扁強力主導下,原本屬於黨內重要溝通管道的高層會議,最後變成陳水扁背書的橡皮圖章,或是壓迫黨內人士就範的戰場。

民進黨執政時,為讓黨務和政務能順利接軌,推動黨政合議,陳水扁每周也固定與當時的副總統呂秀蓮、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會面。同時,不定期召開黨政高層會議,找來黨內巨頭共商國是。

高層會議 多為敗選危機處理

其中,陳水扁任內召開最盛大的一次黨政高層會議,也就是在2002年8月24日的「大溪會議」,標榜凝聚黨內對國家經濟和發展戰略的共識。除了那一次是討論國家未來發展外,其餘後來舉行的黨政高層會議,幾乎都是在進行危機處理,像是民進黨每次敗選後,要如何因應未來局勢等。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在民進黨今年初立委敗選後,府院黨隨即在身兼民進黨主席的陳水扁召集下,舉行高層會議,陳水扁除了宣佈請辭民進黨主席外,眾人也一起「力拱」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謝長廷出任代理民進黨主席。

扁站制高點 擺平黨內分歧

另一次,游錫在民進黨主席任內要制定「正常國家決議文」,與黨內人士意見相左,陳水扁也特別舉行高層會議,迫使游錫退讓。

令外界印象最深刻的,也就是陳水扁的第一家庭爆出諸多弊案,黨內一片撻伐聲浪下,陳水扁在2006年5月31日再度召開黨政高層會議,對外宣示權力下放。但短短不到兩個月時間,陳水扁挺過風暴後,黨政高層會議又開始悄悄進行。

扁一人做主 黨機器成陪襯

黨政高層會議召開與否的權限,完全是由陳水扁一人當家、一人做主,陳水扁站在總統大位的制高點下,握有行政院長提名權生殺大權,中央黨部也只是輔選機器,資源仍必須靠陳水扁挹注。

在這種關係下,即便黨內人士對陳水扁不滿,但只要陳水扁一聲令下,沒人敢不去參加黨政高層會議,也造成黨政高層會議的溝通功能虛有其表,只是總統的另一項個人舞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880339
國政會》藍委:這種平台 沒必要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高凌雲/台北報導】 2008.05.26 08:35 pm
  
馬英九總統中午邀集副總統蕭萬長、行政院長劉兆玄、立法院長王金平共同會商國政,國民黨立委認為國民黨重回執政初期有必要建立一套有效、合法、符合社會觀感的溝通平台,但是政府施政上軌道後,這樣的溝通平台實在沒有必要,應回歸本位,依據憲法施政。

國民黨立委孫大千說,馬英九總統如果列席國民黨中常會,可能會有所不便,被外界質疑黨與政沒有獨立開來,不論是以黨領政、以黨輔政,這些說法最後的關鍵都在於找到合適的機制,在國民黨重返執政初期的過度階段,找到一套讓黨、政能夠合作的制度,這必須符合有效、合法、社會觀感等標準。

他表示,如果這是一種黨政平台,但在目前黨部的力量式微之下,如何建立行政院與國會之間的溝通平台,可能是更重要的。譬如立法院裡的國民黨團,應該是未來更好的溝通平台,馬英九中午在總統府主持的會議,應該不是常態的會議,也沒有強制性。

國民黨立委周守訓說,國民黨八年沒有執政,立法、行政部門的溝通必須重新建立,執政初期急需這種溝通平台,如果執政已經上軌道了,總統府就沒有舉行這種會議的必要了,執政應該回歸憲法,行政院就是最高行政機關,總統府主管外交、國防,黨就是如何落實基層選民服務。

他表示,民進黨過去也在陳水扁總統下,設立九人決策小組,最後流於解決民進黨派系利益糾葛的問題,根本不關心民眾的福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880338
首次國政會 府否認具決策功能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黃國樑/台北報導】 2008.05.26 08:35 pm
  
發言人:溝通場合 議題不設限

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上午表示,今天首次由馬英九總統與各行政、立法、政黨高層的會面,並沒有特定的名稱,日後也不會有名稱,而且這個會面只有保持彼此溝通順暢的功能,不會設定議題,並沒有決策功能。

雖然先前曾傳出馬英九將此一定期會面,稱為「國政會議」,並將具有決策功能,但王郁琦上午完全駁斥了這種說法。他表示,這個會面只是為了保持彼此間的溝通順暢,並沒有別的功能,更不會是決策機制。

他說,馬英九並沒有將此會面要冠上什麼名稱,暫時就只是一個溝通的場合,每次會面並不會設定任何議題。

王金平:提供資訊 供總統參考

【記者王正寧/台北報導】

黨政高層五人小組會議中午在總統府召開,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會議不設議題,大家有什麼想法都可提出來交換意見,也讓總統藉這機會了解行政、立法與黨的各方面事務,取得充分資訊,提供總統決策時的若干幫助。

五人會議中午舉行,但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訪問中國大陸請假,首次會議只有四巨頭。不過,王金平在立法院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不知中午將討論什麼議題,去了才知道,且「我的頭小小,沒有很大」。

吳伯雄則在機場受訪時表示,雖然中午無法出席會議,但現在通訊發達,隨時都可以掌握情況,不會有任何問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880337
又見憲政黑道?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石之瑜/台大政治系教授(台北市)】 2008.05.26 02:30 am
  
把總統府與黨政高層決策平台更名為交換意見的定期聚會,反而欲蓋彌彰。倘若他們只是交換意見,為何要定期?動員戡亂時期結束以後,以總統府為核心的各種決策機制不輟,到後來甚至變成以個人為中心的無責任政治,掣肘政府正常運作,顛覆憲政主義有限政府的根本原則,堪稱憲政黑道。現在,這樣的黑道模式在名稱上加以模糊化,反而更黑。

媒體只報導這個會議第一次聚會時,要討論的是追加減預算案、考試、監察兩院人事等,但媒體沒有報導會議在哪裡舉行,如果是在總統府,就屬於憲政必須規範的統治行為。顯然總統府沒有憲法上的權限介入預算案,或邀請特定黨派來影響憲法有權機關的運行,執政黨與立法院之間的協調不應在總統府進行,道理淺顯,否則違背憲政主義。至於同時還安排副總統參與同類協調,尤為不當,查副總統的憲法義務是備位,並無其他權力。一言以蔽之,憲法沒有授與的權力,總統府不能逕行主張。

同理,總統不應參加府外舉行的黨政會議,尤其不能參加國民黨的會議,遑論定期,因為總統超越黨派,有關黨政協調應在政黨與行政或立法兩院之間進行,無關總統。總統的責任正如馬總統選後四處拜會那樣,是安撫民心,團結士氣,示範道德,風行草偃。總統沒有行政權,不可捲入黨政協調,除非是憲法所提示的,在兩院爭執不下時,總統有義務介入協調,這時自應開啟總統府內以協調兩院為宗旨的會議。或者,涉及大政方針時,行政院另可參加總統召開的國家安全會議與相關單位彼此諮詢,且即使是國安會,總統所為決定化為政策時,仍須由行政院長制定並副署,以示負責權力之所在。

由於我國歷史、政治與文化特性使然,國人殷殷期盼總統主導,馬首是瞻,導致一九九六年直選以來,總統府鉅細靡遺地捲入政策與人事紛爭,開啟利益輸送後門。縱使現有個別總統潔身自愛,甚至感化他所領導的府內同仁,卻等於更促使國人圍繞於總統府,導致行政與立法兩院決策體系仍有零碎化、扈從化、幫派化、地方化之虞。

故號稱撥亂反正的政府,提升廉潔與建立制度兩者不可偏廢。而府院黨定期聚會,難免因超越憲政框架,繼續取代憲法在國人心目中的信用。

憲政黑道未必是壞人或必會貪瀆濫權,馬總統便具有廉政人格基礎,這與溫家寶在大陸予人的觀感一致。而中共之前還有如朱鎔基、趙紫陽、胡耀邦等等,但整體貪腐卻日益嚴重,可見人格不可恃,從而有法治化之呼籲。相形之下,台灣之前則是陳水扁、李登輝,除了廉政人格闕如,且都在憲政框架外施政濫權,果然形成台灣的貪瀆體制。鑒往知來,中華民國憲法絕不應只是兩岸維和的象徵,更應是黨政高層奉行的圭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878939
直言集》從頭收拾舊河山 府院黨快整合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本報記者李明賢】 2008.05.25 03:40 am
  
背負著七百多萬選民的殷切期盼,馬蕭政府上台後,勢必得在最短期間內交出政績,憑藉著不僅是「九萬兆」如何擬定最佳決策,更得仰賴整個政府團隊的通力合作,這建立在兩條主軸上,包括府院黨的迅速整合與文官體系重新上緊發條。

不容諱言,唯有府院黨減少磨合期,政府團隊才能全力衝刺政績,新政府上路,行政、立法兩院馬上出現關係緊張,背後雖有其複雜的政治因素,放在黨政運作平台的架構下,仍可透過有效溝通來處理,這就是完全執政的優勢。

民進黨八年執政的包袱,國民黨上台後全部概括承受,六月起油電價即將大幅調整,經濟成長率也有下修的疑慮,拚經濟的支票面臨跳票危機,這才是「馬上」的最大難題。

府院黨決策高層更必須體認到,五二○承接的大爛攤子,「待從頭收拾舊河山」的任務艱鉅,倘若完全執政後,府院黨仍沉淪於權力分配的遊戲,等於踏上綠營的後塵。

另一方面,過去八年扁政府錯誤政策不斷,部分文官與政務官沆瀣一氣,雙方等於共犯結構,新政府如何讓政府團隊全部上緊發條,更是新政府能否順利上路的關鍵。

這也是劉揆點出「壞文官,我一輩子不會用」的意涵,畢竟,馬蕭要拚經濟,仍得靠同一批文官系統,決策可由「九萬兆」擬定,但執政要拚出政績,還得靠政府團隊一起努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877684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