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為仁論政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斷臂山陳大王強暴國民莊馬莊主的故事(第一修訂版)
 瀏覽13,843|回應168推薦1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泉雨

斷臂山大王強暴國民莊主的故事

純屬虛構,如有雷同,請一笑置之

很久很久以前,由於時局混亂,百姓或結莊自保、或築寨自救、或占山為王,總而言之、統而言之,當時正是一個無法無天、英雄狗熊備出、唯力是視的野蠻世界。

一天,國民莊馬莊主英九率著眾莊人,攜酒帶肉,悠哉游哉的郊遊經過斷臂山下。突見一夥強人掄刀舞劍衝下山來,眾莊人見大勢不好,腳底抹油,丟下莊主一哄而散。可憐的馬莊主雖然學富五車,強作鎮定的準備與這夥強人衡情、論理、談法,可惜強人們不容分說的連人和酒肉一起擄上山去孝敬大王。

斷臂山陳大王水扁殺人放火、姦淫擄掠、無惡不做,金銀珠寶是大小都要、男色女色是俊醜皆愛,何況久仰馬莊主白面書生,即使稍有年紀,嘴有些歪、眼有些斜,由於經常運動,依稀仍存當初潘安之貌。既然送上門來,那還客氣,享受美酒佳餚之後,就準備享用洗刷乾淨、渾身發抖的馬莊主。

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一群英雄好漢打上山來,壞了陳大王的好事。原來冷山王寨主聽聞線報,立刻動員人馬趕來搶救,經過一場激烈的戰鬥,好不容易趕跑了強人,誰知被救的馬莊主毫不領情。

馬莊主首先質問王寨主的身份是否合法取得;其次質問王寨主帶來的眾家兄弟身份究是如何;再來指責王寨主結夥聚眾、以暴易暴的行為不足為法;最後強調王寨主等若不及早取得合法身份,當啟奏皇上帶兵清勦,絕不手軟,以免法治蕩然無存。王寨主原認為馬莊主飽讀詩書、望重一方,因此不顧一切,以犁耙對抗刀劍,也要率眾搶著救人。未料在陳大王面前如待宰羔羊的馬莊主,竟然振振有詞的責問及時搶救的恩人,實在令王寨主及甫經浴血苦戰的弟兄們張口結舌、哭笑不得。

王寨主不過是一介好管閒事的草民,而眾家兄弟也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的卡奴與失業勞工,「茍存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避世逃荒、躬耕而食,確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當然也不懂得多如牛毛的法律,只是愛惜馬莊主一表人才,才會憤不顧身的與眾強人為敵,而一時忘了低微的身份。一下子連遭四問,不禁問得眾人目瞪口呆。人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原來有時「兵遇到秀才,也是有理說不清」。

回神以後,望著倨坐床上,剝光如豬玀的「亂世腐儒」馬莊主,王寨主與眾家兄弟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最後決定.......................................。

這個故事的缺點,就是說故事的人,不會編故事,所以不知道要如何幫大家做最後的、最好的決定。何況強人聚眾的鼓聲響起,時間緊迫,乾脆留待讀者自行決定結局吧!

冷血銀行受害人自救連線 總聯絡人:王為仁  0952-101305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1849843
 回應文章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宋楚瑜:馬只想「世代交替」 難交心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林新輝/台北報導】 2011.09.07 04:58 am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指出,「泛藍四老」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吳伯雄、立法院長王金平及他,都是馬總統的長輩,「長輩對晚輩沒有心結、也無恩怨」,但馬總統只想「世代交替」,不願「經驗傳承」,是他們與馬總統無法交心的原因。

宋楚瑜表示,連戰在兩岸事務及國際外交的經驗,王金平有豐富的國會運作及南部選舉操盤的「秘訣」,吳伯雄具有人和及包容的政治智慧,都是政壇屬一屬二的政治人物,「但馬總統太想走自己的路。」

宋楚瑜幕僚魏志中表示,馬政府剛上台,豐原的后豐大橋斷裂,馬總統當時帶著行政院長劉兆玄向宋楚瑜請益,宋把救災的經驗毫無保留地傳給馬總統,總統也勤作筆記,「宋當時很感動。」

魏志中說,但馬政府把宋楚瑜「耳提面命」的重點全拋在腦後,宋楚瑜十分灰心。莫拉克風災,宋楚瑜不再找馬,改找當時的內政部長廖了以,隔不久,廖了以竟被調離內政部長位置,轉任總統府秘書長,自此宋就不再向馬建言。

魏志中說,外界以為從二○○○年的「假民調事件」宋楚瑜開始恨馬,與事實不符。去年宋出席上海世博,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及時任國民黨秘書金溥聰在台北開記者會說「興票案不能和稀泥」,才開始有「馬宋心結」。

魏志中說,宋楚瑜私下罵馬總統「不厚道」,親民黨事前已透過律師黃珊珊,向國民黨中央轉達興票案二點四億的立場,馬金卻向媒體說「不會和稀泥」,讓宋心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707632
馬綠卡問題 藍綠都逼AIT表態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華盛頓特派員劉永祥、記者王光慈/連線報導】 2011.09.06 03:49 am
  
二○○八年總統大選,綠營質疑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持有美國綠卡,「維基解密」網站公布的美國在台協會(AIT)外交電文指出,大選結束之後,新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六月廿三日繼續追問馬英九綠卡是否仍然有效,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僅表示,「有關綠卡效力的案件很複雜。」

揭露的多封電文顯示,當時馬陣營非常擔心綠卡風波影響選情,馬英九在二月廿二日親自致函,要求美國政府公開說明他「不是美國公民,也沒有永久居留權」,副總統候選人蕭萬長也敦促美國方面及早說明。

楊甦棣回應蕭萬長時表示,中選會查詢四位候選人是否擁有美國國籍,將由華府決定如何回應,可能回答是「不做評論」。

蕭萬長當場抗議,強調美國政府若「不做評論」,將給民進黨繼續誹謗馬的空間。

當時的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三月十八日還向楊甦棣表示,兩黨差距在十個百分點內,綠卡風波的影響程度仍無法預測。楊強調,AIT已在美國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書面說明有關馬英九綠卡的所有問題,AIT極度細緻地處理這個議題,避免偏頗任一候選人。

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二月一日向楊甦棣透露,馬陣營一個月前就知道民進黨要炒作綠卡問題,楊隨即詢問,馬英九一開始否認擁有綠卡,是否犯了戰術錯誤?朱表示,因為馬的主要操盤手金溥聰建議,將這個事件視為個人或家庭事務來回應。

但馬總統競選連任辦公室發言人李佳霏昨天強調,根據事實和美國移民法實務,總統的綠卡早已放棄失效;她還說,金溥聰從未建議馬以「個人或家庭事務」回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707078
馬先生曾信誓旦旦推動內閣制…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蘇盈貴 2011/09/04

紅衫軍初期,馬英九時任台北市長和國民黨主席,某夜到寒舍拜訪。檢討陳水扁何以貪腐至此,主因是他的權力完全無法制衡!所以馬英九和我一致主張把現行「雙首長制」改為內閣制,馬先生還信誓旦旦,一旦他當選總統就立刻推動憲改為內閣制…   2011年8月底,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街道上的狂歡響澈雲霄,人民瘋狂地慶祝格達費42年統治的結束。這是阿拉柏之春,茉莉花旋風,從埃及、突尼西亞到索馬利亞、利比亞…這些統治國家幾十年的領導人,一個個接連倒下。

在那些領導人被以年青人為主的人民推翻後的今日,我們稱呼那些國家體制叫做「獨裁政權」,那些領導人叫做「獨裁者」,解釋這些革命的必要性,是「人民當家」,「暴政必亡」。

只是很少人意識到,那些政權在被革命推翻前,其實都有很高的民意支持度,不乏選舉,更不乏直接選舉,如果用這樣的方式判別民主與獨裁,真還讓人分不清什麼是民主什麼又是獨裁,究竟誰說了算?

對體制的不滿衝擊,成功的叫革命,不成功的是鬧事,至於很難界定成敗又有很大的迴響或深遠影響的不妨叫運動。所以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也叫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大約同時的倫敦暴動,則是年青人在鬧事,而2006下半年台灣紅衫軍的「十月圍城」、「天下圍攻」則是反貪腐運動。

至於說獨裁者,可以說原先儘是英雄人物,期間又經歷多少次選舉,擁有多少民意支持。只是當領導人定於一尊後,不論尊稱為何,總統、大統領、法老王、委員長、最高領導人…,像穆巴拉克,統治埃及六十年;賓阿里(Ben Ali)主宰突尼西亞政權、格達費統治利比亞都長達四十餘年,聖人都難敵長久的誘惑,何況凡人?當所有行政權集中一身後,誰又能避免成為獨裁者?

反觀新加坡的李光耀、李顯龍父子掌權長達半世紀,不但沒有因此而腐化被歸類為獨裁,新加坡的治理反而與日俱新,成為新興國家的另一種典範,這不能不歸功於新加坡採取內閣制。簡單的講,那不是人的問題,那是制度使然也是制度的必然,所以才會治亂相循,週而復始,每隔一段期間,總會有革命運動發生的原因所在。

再進一步探討這個制度問題,如果我們不被眾多分類擾得眼花繚亂或因魚目混珠而雌雄莫辨,那麼我們其實只需把民主制度依照權力是集中於一人(總統制或雙首長制)或多人(內閣制或委員制),便可瞭然。

在阿拉伯之春中,一一倒下的國家,不管叫不叫做總統制,但是世人都深知它們國家的權力是集於一身,由其一身至其家族,這也就是為什麼要被稱為獨裁者或獨裁政權的原因所在。2011年夏日倫敦的暴動,如果英國實行的不是內閣制,那麼2011年的倫敦暴動,肯定就不只是年青人在鬧事,可能就是一場革命,就像1848年的歐洲,到處都在鬧事,每個國家都在革命一樣,至少也是一場方興未艾的運動。因此,政治學者常說總統制國家,除美國外,沒有其他成功的可能。

2003年美軍還未入侵伊拉克前,海珊總統當時還擁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意支持度,在他被人民推翻之前,伊拉克的一切似乎都非常美好,現在看來格外諷刺。另一則神話是,中國在紀元五世紀,五胡亂華時的統萬歌功頌德碑文(統萬是統領萬邦的意思,大概是在今天陜西省靖邊縣白城子村,是當時夏國的首都):

國家領導人英明仁慈、智慧勇敢,充滿愛心,他,不僅是國家偉大的舵手,更是民族解放的救星,他的治理,讓國家成為流奶與蜜之地…。

而事實上那是一片黃沙滾滾貧瘠之地,當我們現在回看當時的歷史,耳畔似乎還迴響著當時人民的痛苦哀嚎。

2011年8月底,施明德的新書《常識》提到:

「2012年大選,藍綠之外,似乎有宋楚瑜先生等人在角逐國會席次,並認為立法院「三黨不過半」會對台灣政局有重大意義。

「我完全不同意這種觀察和結論。台灣現行憲法,立法院只是一個會吵架、勒索的場所,完全撼動不了『總統的權力』。

「陳水扁八年總統任內,國會一直不過半,徹底少數政府,但是,他想幹什麼,那一樣沒做成?上次金改動輒影響千億以上利益,阿扁照幹不誤!

「馬英九三年來,國民黨在國會超過四分之三,但是馬英九依然是個『無能的總統』,連真正有效的陽光法案都無法催生。

「同時ECFA的談判內容,立法院連參與的機會都沒有。

「台灣要改變這種行政權一權專斷的體制,就應該把中央政府改為內閣制。

「紅衫軍初期,馬英九時任台北市長和國民黨主席,某夜到寒舍拜訪。檢討陳水扁何以貪腐至此,主因是他的權力完全無法制衡!所以馬英九和我一致主張把現行『雙首長制』改為內閣制,馬先生還信誓旦旦,一旦他當選總統就立刻推動憲改為內閣制!」(施明德《常識》,頁164-165)

春秋以大義責備賢者,對於台灣的未來,推動內閣制這個長治久安的方向,實在需要凝聚更多的共識。

【2011-09-04 聯合新聞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706506
原來,馬英九是漢文帝!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萬寶週刊 2011/08/19 
 2008年3月,馬總統當選,尚未就職之間,我寫了一篇專欄〈馬英九是劉邦,還是劉秀?〉… 
 
【撰文/公孫策】
2008年3月,馬總統當選,尚未就職之間,我寫了一篇專欄〈馬英九是劉邦,還是劉秀?〉。以西漢與東漢的開國皇帝為比擬,試推馬英九要做怎樣的一位國家領導人。

3年多過去,這才發現,馬英九不是劉邦,也不是劉秀,而比較接近漢文帝劉恆。

劉恆不是劉邦的嫡子,而是庶子,封代王。諸呂之亂後,一干功臣與劉姓宗親迎立劉恆即位,是為漢文帝。

馬英九的天下也不是打下來的,是台灣人民受不了阿扁貪腐而「迎立」的。他不屬於老國民黨,甚至有心改革老國民黨的一些壞習慣。 可是老國民黨卻認為,天下是他們打下來的,所以對馬英九「不照顧自己人」頗有反彈之聲。

馬英九被老國民黨批評的另一點,是「對阿扁和他的貪腐共犯太軟弱」。

漢文帝對異己份子也是容忍的。吳王劉濞「失籓臣之禮,稱病不朝」,文帝非但不怪罪,反而說「吳王年紀大了,免來朝拜」,並且賜他几杖,以示敬老。──這種「對敵人仁慈」的作風,放在今日,恐亦不免被評為「軟弱」吧?

另一位淮南王劉長,在高祖、呂后時代,比代王劉恆更接近權力核心,所以對漢文帝是不服氣的。劉長對仇人動私刑,漢文帝未追究他,他因此氣燄更盛,出入儀仗都比照天子。後來更想要造反,連絡閩越與匈奴,自己派出「輂車四十乘」突襲長安──這一點兵力想要取天下,當然不會成功。

丞相以次要重臣都力主處劉長死刑,文帝不忍,只廢了他的王號,流放蜀地。劉長在途中絕食而死,民間有歌謠諷刺:「一尺布,尚可縫;一斗案,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文帝聽到了,說「天下以為我貪圖淮南王的土地嗎?」,封劉長的三個兒子為侯,將淮南國只封王族,以示照顧後人,且天子不沒收其土地。這個部分,對「國親合」頗可以引為借鏡,此處不贅。

然而,漢文帝並非以寬仁或軟弱留名於史,事實上,歷史始終稱頌「文景之治」。文景之治的內容是什麼?

第一特點是節儉。漢文帝在位23年,「宮室苑囿狗馬服御無所增御」,也就是個人享受完全沒有。自己常穿厚布衣,後宮妃子的裙子不准及地,床帳沒有繡花(素色)。

其次是獎勵生產。漢朝初年的經濟情況很糟,漢高祖劉邦甚至曾經下令,老百姓可以賣兒子。到漢文帝時,在皇宮中開闢「籍田」,親自推犁耕地。並且接納賈誼、晁錯的建言,「貴五穀而賤金玉」,全面勸講務農。

其三是寬減刑法。由於一位孝女淳于緹縈的上書,廢了肉刑,同時也廢了父母妻子的連坐法。這些司法寬減措施,都有助於生產力,因為犯罪者可以有「更生」機會,而原本無罪連坐者,仍得維持生產力。

馬英九的個性是蠻接近劉恆的,可是馬總統是民選出來的,必須面對在野黨的全面抹煞。此所以,他的節約被譏為「小氣」;他重視庶民生活被譏為「米酒總統」、「石斑總統」;他不干預司法被視為「縱容綠黨餘孽」。

馬總統不及漢文帝之處,恐怕就在用人了。漢文帝建立了西漢最好的制度,就是「選舉」:不是公民投票選舉公職,而是地方官選拔、舉薦「賢良、方正、直諫」之士,讓民間的人才大量進入政府。如今雖然公務員必須通過考試任用,但是公務員有沒有人盡其材呢?恐怕仍有非常大的改進空間。

當馬總統的定位不是劉邦,不是劉秀,而是劉恆時,我們對馬總統的期待,乃不是大刀闊斧的改革,也不是快意恩仇的報復,而是文火慢燉的漸進改良。而「文火慢燉」最要緊的是堅持到底,這一點特性,馬英九是有的。

【完整內容請見《萬寶週刊》929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95796
政府管太多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社論】 2011.07.08 03:41 pm
  
艷陽下,一兩百輛計程車群集,運將揮汗抗議,指交通部不准打折的規定影響收入。其實,車隊打折效應如何,折扣差額應由公司或司機吸收,打折對於不加入車隊的個別司機有何影響,在運將之間亦有不同意見。但現在抗議矛頭皆指向交通部,路政司當初謂「費率應回到合理利潤」的美意,運將不見得領情。

管還是不管,政府常在兩難間。不過,既然公權力在握,很多官員的心態傾向於不用白不用,結果很容易變成管太多。無線電叫車以折扣吸引乘客,不過是一種生意模式而已,交通部連這都要插手,難怪新規定不討好。又例如媒體報導犯罪情節太過詳細,很多家長抱怨「政府怎麼不管一管」;結果內政部要修「兒少法」,又引來批評新聞自由大倒退。政府要照顧民眾福祉,又要尊重公民權利,的確動輒陷入父子騎驢的困境。

還有些政府單位,號稱出於善意的一些管理辦法,巨細靡遺到了簡直多管閒事。例如移民署對陸客自由行,列表數十項「得」與「不得」從事的行為:「得」泳渡日月潭,「得」參加元旦升旗,「不得」上電視節目發表意見等等。結果輿論頗有些譏諷的反應,移民署又稱只是「善意提醒」。其實,不管對陸客或其他外籍旅客來台,乃至於台灣客赴海外旅遊,在當地違法的事就是不可以做,違反風俗民情的事也要謹慎斟酌不宜做。每個人在這種基本常識上要知所行止,違反了就要承擔後果;但由政府列表「得」與「不得」,難免被譏「管太細」。

各國民族性不同,人民守法習慣和對政府期望也不同。有一笑話:美國人崇尚自由主義,法律沒說不准的事都可以做;德國人一板一眼,只有法律准許的事才可以做;舊蘇聯極權統治,就算法律說可以的事也不准做;義大利人毫無禁忌,凡法律說不准的事更加要做。其實,現代法治國家,政府的法律和管理辦法,做到「疏而不漏」即可,最忌細如牛毛卻又執行無力。弄到連陸客游泳、計程車打折等事都要政府說可不可以,實在管太多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67030
延宕時機的龐大代價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社論】 2011.07.07 04:12 pm 
 
對台灣觀光業來說,今年絕對很重要。觀光業被列為行政院六大新興產業之一,業者都在摩拳擦掌,迎接包括陸客在內的大批觀光客來台。

那麼多第一次來到台灣的客人,剛抵達台灣,看到的是甚麼?經歷的又是甚麼?在還沒看到任何一個觀光景點之前,他們首先抵達機場,很可能會先看到一連串凌亂工地,先經歷了一連串施工帶來的不方便。

機場是國家的門戶,台灣最大的國際機場,桃園機場,在牛肉麵、手推車等議題成為抱怨焦點之後,政府承諾改善,但目前累積的改善工程卻製造了各種混亂狀況。施工中的桃園機場一航廈,外面的停車場因施工封閉,機場通往南下高速公路的交流道在施工,北上的車輛在高速公路上會遇到泰山收費站長期施工造成的黑暗期。

這些工程不能不做。但問題是:一來這些工程其實早就該做了;二來工程的安排,真的已經盡量降低對於使用者的干擾了嗎?

前一個問題,牽涉到民進黨政府採取的封閉策略,根本不在意多少觀光客來台,也就沒有擴充觀光設施的壓力。同時,這也牽涉到政府缺乏執行力,多年以前就訂定的機場捷運建設案,幾經波折,遲遲無法付諸實現,一拖再拖,大好的建設時機就這樣蹉跎耗掉了。

後一個問題,牽涉到現在政府的施政效率,以及和社會溝通的方式。交通部宣布泰山收費站15個月施工消息,讓人感覺只站在施工單位的立場,兩手一攤要民眾忍耐接受。既不解釋為什麼工時那麼長、影響範圍那麼大,也不說明在規劃中是否做過哪些盡量減少「黑暗」程度的考慮,怎能服人呢?

觀光業正要起飛,偏偏此時施工不便阻滯在前。機場捷運因風波延宕,一航廈改建早提議卻不做,全部塞在這個時間點一起做,造成多大的負面衝擊啊。

現在的施工黑暗期免不了,但至少應讓這件事留下深刻的教訓,讓政府明白:公共建設的時機掌握,有時比單是做或不做的決定更重要。缺乏時機意識,不能掌握時機的政策,也會帶來龐大的公共資源耗蝕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66392
王健壯:一次正義不叫正義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王健壯】 2011.05.15 02:55 am 
 
馬總統最近常把「正義」這兩個字掛在嘴邊,開徵奢侈稅,他說是貫徹分配正義與居住正義;停建國光石化是為了實踐環境正義;連他就職三周年記者會何以決定在台南舉行,總統府幕僚的解釋也是落實區域正義。

「區域正義」這四個字,乍聽好像很有學問,但其實卻卑之無甚高論,就是一般俗稱的「落實南北平衡發展」,祇不過是換了個漂亮名詞重新包裝而已。

但問題是:就職三周年記者會在哪裡舉行,跟正義有何關係?難道在台南舉行記者會,就可以彰顯馬英九重視南北平衡發展?就代表落實區域正義的概念?如果馬英九與他的幕僚真以為如此,這是濫用且誤用了正義這兩個字,這樣的正義不但太廉價,也太形式主義。

其實,馬英九決定在台南召開記者會,誰都知道是為了選舉造勢,為了拉攏綠營人心,就像他突然決定召開記者會,痛批中國與世衛組織處理台灣參與世衛大會名稱的作法不當一樣,目的都是為了選舉,他對台南的態度選前選後有別,其實就像他對中國的態度選前選後不同一樣。

○八年他在競選總統時,因為溫家寶公開表示反對台灣入聯公投,馬英九當時曾痛批溫家寶「蠻橫無理、自大愚蠢、自以為是」,遣詞用字之重,比李登輝與陳水扁批評中國領導人猶有過之,他甚至還威脅杯葛奧運,來抗議中共繼續施壓西藏人民。

但馬英九當總統後這三年,卻一直在擱置主權爭議的理由下,從來不曾對中共惡言相向,連歐巴馬與胡錦濤發表涉及台灣主權的聯合聲明時,馬英九也隱忍不發,好像歐胡聲明與台灣完全無關一樣。

然而,對於位階比歐胡聲明要低許多的世衛密件,馬英九卻出人意料地衝冠一怒,臨時決定親上火線召開記者會,既罵世衛表裡不一,也批中國仍在國際上對台灣施壓是走回頭路,祇差沒有套上「正義」這兩個字,也喊出「兩岸正義」這樣的口號。

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內涵,包括九二共識、活路外交、擱置主權與互不否認等,就短程現實面而言,對兩岸關係發展毫無疑問是利多於弊,中國也確實在經濟上多所讓利台灣,但在擱置主權爭議這方面,這三年來卻顯然是台灣讓得多,北京讓得少,世衛密件其實祇是其中一例而已。

由此亦可見,主權問題不但是兩岸關係的脆弱罩門,也確實是馬英九能否連任的罩門。他這幾年動輒被綠營人士批評傾中賣台,雖然是因綠營的陰謀論使然,但過去三年,他對兩岸主權爭議應回應而未回應,或者應強烈回應僅低調回應的例子,卻不知凡幾,這也是綠營陰謀論至今仍陰魂不散的主因。

綠營這次以世衛密件替馬英九扣上喪權辱國的帽子,雖然也是陰謀論的延伸,但綠營批評他選舉到了才維護主權,卻並未言過其實,根據過去三年經驗,如果不是因為選舉,馬英九絕不會親上火線回應世衛密件風波。

重視南北平衡發展,並非召開一次記者會就能彰顯;維護台灣主權也是一樣,必須像國民黨發言人所說的「時時刻刻都在捍衛」,三年才握拳振臂一怒,就跟三年才開一次記者會一樣,很難讓人信服其中有何正義可言,即使是正義,但一次的正義也不叫正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26994
冷眼集/零和決策 安了誰的心?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陳素玲/特稿】 2011.04.23 02:35 pm 
 
馬英九總統今天宣布要連任,並請民眾再給他四年。對照昨天馬總統在任期過了近三年才宣布國光石化在彰化停建,這種場景真是讓人心驚膽顫。選舉年的重大政策急轉彎,會不會成為常態,未來還會有多少政策會反覆,這是人民心中最大的疑問?

馬總統昨天親上火線,讓國光石化爭議暫時劃上句點,但是政府決策過程急轉直彎,既未解釋轉折原因,也未說明國光石化未來走向,正是產業投資最忌諱的「政策不確定性」。如何收拾善後,問題才要開始。

行政院長吳敦義昨天說,「國光石化設廠彰化6年爭議,今天劃下句點」,也就是說,馬政府上台後,就知道國光石化議題,3年來,馬政府蕭規曹隨扁政府興建國光石化政策,即使在環保團體如火如荼反國光,發起「全民守護白海豚」活動,上自吳揆、下自經濟部長仍全力捍衛政策,堅稱「台灣不能沒有國光石化」。

從「白海豚會轉彎」到「馬總統轉彎」,政府欠社會大眾一個論述。總統昨天點到為止,以「世代正義」、「環保救國」為由,表態「不支持國光石化在彰化設廠」,這些理由都非始自今日,若環保如此之重,何以過往可以輕率犧牲?若國光石化之於經濟產業鏈難以取代,今日如何彌補?

國光石化可以夭折,但政府不能亂了章法。總統率相關部會首長排排站,除了宣示不支持國光在彰化設廠,理應有更周延的配套,例如國光石化不在彰化,還會在國內嗎? 還是異地投資? 甚至解散? 產業鏈的缺口如何彌補? 是否影響就業人口等。少了明確而負責的配套措施,決策轉彎說服力也大減。

經濟產業政策最怕不確定性,國光石化投資案轉折最傷的,正是業界對政府的信任。縱使馬總統從親赴彰化參加反國光餐會,政策轉向已經有跡可循,但據了解,直到昨天之前,業界仍然相信政府會走完環評程序,不會說變就變,下午聽到總統表態不支持,業者當場傻眼。

政府決定讓國光石化退場,看似有一方獲勝,但環保團體與業界都批評此案是「政治凌駕一切」,不但環保團體對政府宣示存疑,業者對未來何去何從憂心忡忡,產業界如何看待台灣投資不確定性,更是一大問題,看起來沒有一方是贏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08217
聯合筆記/全民或半民總統?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程嘉文】 2011.04.24 03:00 am 
 
馬英九總統喊停國光石化彰化建廠。消息傳出,當地藍營公職抱怨政策大轉彎,「票怎投得下去?」不過另一方面,強力反國光的環保人士與在野黨,質疑馬英九選舉考量的聲音,也比肯定他的聲音大得多。

馬總統上任以來,不管用人或施政,竭力表現全民總統的架勢,唯恐被戴上傳統的外省黨與親資方大帽子。但是,綠營與獨派媒體依舊抨擊他傾中賣台,社運人士依然嫌他偏袒財團、漠視環境。馬總統成了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陳水扁剛上任時,也曾展現全民總統的企圖心;不過很快就認清現實,回到只討好支持者的「半民總統」。尤其隨著貪瀆醜聞爆發,正當性遭質疑時,不但不承認錯誤,甚至千方百計祭出更多傷害「另一半人」的動作,來換取「這一半人」的支持。

比起永遠把冒煙手榴彈扔回敵營的阿扁,馬英九遇到各式質疑與批評時,卻往往「吞下去」。即使試圖推卸,多半也只是推給幕僚,責任都還在自己人頭上。屢屢政策轉彎或道歉認錯,結果是一次又一次被炸傷,把當初七百萬票的聲勢消耗殆盡。

從李、扁以來,台灣經歷廿年擅長分割操弄的「聰明」總統。如今馬英九改弦易轍、想把「真誠」當賣點,值得肯定。但為政本是王道、霸道交互使用,不能只是宋襄公式的仁義道德。漠視政治手段技巧、忘記威信必須保持,以為徒有「誠」即可自行,結果落得聲望低落,實在令人嘆氣。

更令人憂慮的是,若馬式政治破產,政客會不會競相走回只顧包裝與外表、骨子裡操弄分化的老路,再也沒人試圖當好人?果真如此,台灣民主就難逃劫難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08133
馬英九是不能 還是不為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新聞 2011/04/21 
 馬英九為什麼「變」了?究其原因,是為了要拚連任,要贏取選民的心,得到選票的青睞。但掌握一切優勢時,馬英九卻不改革、不奮發、不振作;如今,面對根本沒有準備好的蘇貞昌或蔡英文,竟然會有連任岌岌可危的壓力了,這才是馬英九真正的危機!  
 
【文/費若本】

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春秋五霸的楚莊王上任後,白天打獵,晚上喝酒,聽音樂,窩窩囊囊地過了三年。

名叫伍舉的大臣看不過去,去見楚莊王說:「有人讓我猜個謎兒,我猜不著。大王是個聰明人,請您猜猜吧。楚國山上,有一隻大鳥,身披五彩,樣子挺神氣。一停三年,卻不飛也不叫,這是什麼鳥?」

楚莊王心裡明白,就說:「這不是普通的鳥。這種鳥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還有一位蘇從也再諫,楚莊王下定決心改革,把一批奉承拍馬的人撤了職,把敢於進諫的伍舉、蘇從提拔起來,幫助他處理國家大事,更從民間起用孫叔敖,從此著力建設、整軍經武,名揚千古。

最近,深藍與馬迷們也很雀躍,他們似乎看到了他們心目中的「楚莊王」再世了。

馬英九已經當了三年的總統,一會兒搞「線上遊戲」當「第二線宅男總統」;一會兒搞「不沾鍋領導」老是「看了報紙才知道」;有段時間又自怨自艾,寫E-Mail給大姊馬以南抱怨:「哼,好人沒好報!」又常常沉緬於臉書與網聚的溫暖中「自我感覺良好」,自傲和日本前首相麻生相比;或是「自居下流」老拿自己和陳水扁比。

資源在握三年,改革停擺

終於,馬英九「鳴」了,願意走到最前線為了國光石化而唾面自乾,召開記者會鼓吹「居住正義」,才短短七天,「奢侈稅」就在立法院過關。

沛然之勢似乎不可擋,馬英九「硬」起來了,真的有「一飛沖天」之勢了嗎?

問題是,如果馬英九能一怒而「安」天下,為什麼要等三年?

過去三年的日子,為什麼不努力?被許多人詬病的政府人事怎麼沒改組?許多停擺許久的各層面改革為何仍束之高閣?怎麼沒看到起用像孫叔敖這種不是「自己人」之輩主政?

「非不能也,是不為也」!更多的人反而因此質問馬英九: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這樣子的經營模式,恐怕更是「奮發圖強化妝術」之寫照。……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259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606511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