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為仁論政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陳水扁的悔過書
 瀏覽1,670|回應2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陳水扁的悔過書

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執政六年多,支持度從百分之八十幾跌到百分之十幾,四面楚歌、眾叛親離,只剩幾個不成氣候的狐群狗黨在身邊,聊撐場面。反對黨要我下台、淺綠的好友要我下台、深綠的戰友要我下台,現在超過百萬的人民準備走上街頭要我下台。為什麼當初萬眾擁戴,今天卻萬民唾棄?難道我真的犯了什麼人神共憤的嚴重大錯,使得他們不願意再容忍我做滿僅餘的一年多任期?他們寧願面對鋒利的拒馬與軍警的鎮壓、寧願面對不可測的未來,也要我立刻下台。難道永遠第一、永遠正確的我,這次真的犯下無法彌補的大錯,使得他們下定決心、不顧一切的要我立刻下台了嗎?

我錯了!我不該投機取巧,因為這會使我的基礎不夠扎實,導致施政因沒有能力抓住重點而往往造成反效果。「萬丈高樓平地起」,但是如果基礎不夠扎實,就會「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為了力爭上游、為了早日出人頭地,我總是喜歡走捷徑、抄小路、鑽巧門。譬如選舉,我就習慣操作悲情、操弄族群、激化衝突、製造對立,以刺激選民的情緒,而忘了累積人脈、充實政見,走以績效取勝的正路。所以兩次大選都只能驚險獲勝,總統寶座坐得非常沒有安全感。至於競選時所提出的誘人願景,則由於準備不足、經驗欠缺、團隊薄弱,非但無法落實,甚至產生災難性的後果,嚴重傷害國家、傷害人民。

我錯了!我不該自欺欺人,因為這會使我完全喪失信用,同時造成無窮後患。「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為了自圓其說,我必須不斷的說謊話、編故事、作假事,使得國人、對岸、國際,對所有我說的話都心存疑慮,增加了作事的難度,也增加了意外的變數。譬如正名、制憲、建國這些主張,事實上都受限於國內環境與國際局勢,在內外時機未成熟以前,根本就是不切實際的空想,毫無實現的可能。多少的資源浪擲、多少的國力虛耗,多少的對立、多少的空轉,資金外移、廠商出走、工作流失、財盡民窮,怨聲載道、民心思變。想到這裡,實在令我坐立不安,實在令我不寒而慄。

我錯了!我不該假公濟私,因為這會使我深陷法網,難以自拔,淪入惡性循環的泥淖。「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為了彌補小時候匱乏的恐懼、為了彌補吳淑貞殘障後的悲痛,我把國庫當作家庫、國產當作家產,另外,透過近親、近侍、近臣,賣官鬻爵、招權納賄,只要管道有通、厚禮有到,任何事都可以安排,完全忘了法律的存在。上行下效的結果,就是人人不務本業,一心一意逢迎拍馬、奔走競營,以致賢者去位、能者去職、吏治敗壞、綱紀廢弛、治安不靖、民不聊生。東窗事發,更利用希意承旨的屬下,協助凐滅証據、擺脫責任。未料檢調的吃案,竟激起全民爆料的風潮,一發不可收拾,衍生出今天波瀾壯闊的反貪腐運動,百萬以上的人民準備走上街頭要我下台。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由於我的一錯、再錯、三錯,好了一家、毀了一黨、敗了一國。因為我的錯,多少人民窮途聊倒,活得沒有尊嚴;多少人民無辜送命,死的不能瞑目。現在每天夢到冤魂索命,大概我是惡貫滿盈了。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事情可以重來,我將不敢再犯這些錯誤,但是這可能嗎?只有寄望台灣未來的領導人以我為鑑,不要再犯同樣的過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1834091
 回應文章
拍馬屁的送機人,請繫好安全帶!
推薦1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貓喵XD

為了表示悔過誠意,

所有平時逢迎拍馬 為虎作倀 荼毒百姓的無恥政客,

這次出國一起帶走,免得貽害台灣.

區區此心上天可鑒!

不然為什麼要準備三架飛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1834262
「扁珍亂政」豐富了民主
推薦1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貓喵XD

結論,很明確了,百年後,歷史學家要如何描寫二十一世紀初的台灣史?「扁珍亂政」這樣的評價,在所難逃!

這段歷史經驗卻未必就是負面的教訓,未來的歷史學家更可能會如此記載:在陳水扁和吳淑珍為首的「亂政集團」荒謬中,台灣人民終於再度覺醒,以一波波的行動,一次又一次的省思和論辯,台灣人民反而因此從「扁珍亂政」的政治僵局中,公民意識和民主多元和尊重與協商等等價值反而更為鞏固,台灣人民的自救情操,台灣人民「除魔與昇華」的故事,再度成為華人世界中珍貴的普世資產。

並不是一廂情願的夢話,當下,許多人都為無法解決陳水扁和「護扁保皇黨」強辯、硬?和荒腔走板的厚顏無恥感到無奈、也對民進黨諸公的緘默與護短、喪失黨魂,如同行屍走肉感到痛心疾首。

但歷史的洪流終究擋不住,陳水扁和吳淑珍這對夫婦聯手亂政的現象,終會被終結,這段日子以來,那些張牙舞爪的鷹犬,很快就會有報應。


因為,在貪暴的弊端持續被揭發,民情激憤中,總統陳水扁就算還想負嵎頑抗,陳水扁無法獲得大多數民眾信任已是既定事實,此時此刻,他還想要賴著不走,但除了坐困總統府之內,成了「自我軟禁」的「權力囚犯」外,他已經很難再有所作為。


很快的,施明德發動的「百萬人靜坐」即將上陣,這一波行動會「立刻」讓陳水扁夫婦捲鋪蓋嗎?台灣人民和施明德個個心知肚明,並沒有這麼樂觀,但大家還是會前仆後繼繼續努力,因為台灣人民其實都清楚,結果,並不是主要的目的;過程,才是台灣民主豐厚的資產。

過程中,台灣人民將會因此擺脫「政治主導人民」的宿命,進入「人民主導政治」的新時代。


台灣人民其實已經理解了,陳水扁和吳淑珍的核心問題,不僅僅是他們夫妻的「品格」教養好不好的問題,他們的統治會變成是「亂政」,所謂的「台開案」、「SOGO禮券案」、「高捷案」、「國務機要費案」、「ETC弊案」‧‧‧都僅僅是冰山的一角,海平面底下,更大的結構性因素才是亂政的禍根。


感謝老天爺對台灣特別眷顧的是,這個冰山下更大文化結構,已經讓台灣人民看得一清二楚。


民主政治從來就不寄望一個統治者的「品格」,陳水扁和吳淑珍的問題,也不是「家教不好」就可以三言兩語打發過去。稱為「扁珍亂政」,主要是當一個民主政體的統治者若不能恰當地掌握權力與能力的分際,造成了偏差不斷累積,使得官箴、財政、金融、政府效能各種環節出現各式各樣之顛三倒四的「合理性危機」(rationality crisis),既然政府的統治已經頻生不合理之處,奸宄自然有空隙可鑽,因此進而引發更大型的「正當性危機」(legitimation crisis),各種頻被爆料的貪腐,就是在此背景下產生。

這時候,其實已不是個別人物的操守問題,而是整個國家已經沉淪到「不可治理」(ungovernable)的處境之中。


這種情況會發生,台灣人民卻不必感到沮喪,事實上,世界各國的經驗頗有共通性,就是新興民主化國家中,民主政治從來就不是馬上可以有穩固的根基,研究「第三波民主」的政治學宗師薩謬爾‧杭廷頓(Saumel P. Huntington)在一九九五年十月來台灣演講「民主的千秋大業」時,就特別點出:建構民主化過程的人,其實更可能在民主化拿到政權之後,搖身一變,成為民主政治的新威脅。


杭廷頓的兩段話,於今重讀,體會特別深:

「對第三波民主國家的威脅,是來自民主化過程的參與者,而非鄙視民主的軍事將領與鼓吹革命的分子這類非民主化的參與者。換言之,民主的威脅是來自贏得選舉、掌握政權,並藉由操弄民主機制,來削弱或摧毀民主的政治領袖和團體。」


「更嚴重的威脅是行政部門的擅權,這涉及了民選的行政首長會因為自居為最大民意的代理人,積極地將整個權力集中在他一人身上,並刻意地規避立法部門的監督制衡,而習慣以行政命令逕行進行統治。」


十年前,杭廷頓的警語並沒有引起太多台灣人民的關注,政黨輪替之後,透過打造台灣政黨輪替民主成就的陳水扁、民進黨還有那些「背書」、「加持」的李遠哲與「國政顧問團」的現身說法,人民眼看著這六年以來,罄竹難書的各種問題,在此不必再度贅述,台灣人民已在種種惡跡中,終於充分理解到杭廷頓的智慧和重要性。


稍為簡單說明一下:李遠哲和「國政顧問團」的問題,並不是因為他們「挺扁」,知識分子要不要政治表態,長期以來,古今中外,都是一個爭辯不休沒有定論的問題。但「挺扁」之後,李遠哲和「國政顧問團」竟然和那些威權時代的統治者一樣的心態,自居為「指導者」了,他們忘記了他們根本沒有得到台灣人民「透過體制的授權」,居然開始擬定「內閣名單」;還透過「跨黨派小組」去決定兩岸政策方向,快速的「自我神格化」,快速地讓民主的「人人平等」、「制度為先」成了笑柄。

李遠哲和「國政顧問團」們卻沒有理解到他們在政黨輪替後,已經逾越了「分際」,但陳水扁和民進黨新貴們可是偷笑在心理,他們壓根就知道李遠哲等人的作為,既無正當性更沒合法性,當然是「用盡則丟」。


更悲哀的是,李遠哲這些人卻不願正式自己的錯誤,這六年以來,他們選擇了「閃躲」和「支吾言詞」不敢去面對自己。不但李遠哲被快速折損了,也讓台灣人民再也看不起所謂的「知識分子」,再也不相信「價值與是非」,自我退縮,變本加厲成了「藍、綠板塊」的籌碼。


這樣的發展,反而鼓勵了新當權者,陳水扁與民進黨新貴既然不需要在乎「清議」(事實上,李遠哲等人在政黨輪替後的退縮,已經讓台灣進入「批判空窗期」,清議已經不存在了),對手國民黨又真的很爛,國民黨也從來不願意真正理解被人民唾棄的真正原因,無理性的對抗,加深民進黨群眾的「歷史悲情」,藍、綠對抗中,得利的反而是當朝新貴。


他們,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他們,根本不把國家體制放在眼中,他們,嫌惡制度太多牽絆,於是,他們大搞「親信政治」,用「非正式權力」凌駕「正式權力」,陳水扁和吳淑珍的徒眾成了「新統治集團」,終於把國家搞到一團亂。


這種「亂」,台灣人民逐漸覺醒了,「李遠哲神話」的破滅,讓台灣人民不再寄望「救世主」,而六月二十七日,馬英九和宋楚瑜「燥進」的「罷扁案」,更給台灣留下了更豐厚的民主資產。

罷免案的教訓,是讓我們看到了台灣民主政治真正最大的危機──合法性危機。為什麼原本從「台開案」掀起的執政者貪腐疑雲,後來卻快速轉變成為六年來再熟悉再俗濫不過的老戲碼──藍綠對峙?


理由很簡單,因為馬英九和國民黨並沒有足夠的,可以贏得社會多數信任的政治合法性,宋楚瑜和親民黨當然更不必提了。民進黨能夠抵抗種種不利,從威權夾殺中崛起,靠的是他們當年打著民主招牌贏得的合法性。國民黨會在占盡一切便宜、占有權力高點的情況下,多次分裂快速沒落,也是因為先失去了統治的合法性。


二○○○年政黨輪替,原本彰示了一項重大歷史突破──台灣終於有了一個具備充分民主合法性的政府,然而六年下來,陳水扁和民進黨顯然濫用、浪擲了歷史賦予他們的合法性,從核四爭議到經濟蕭條到兩顆子彈疑雲再到總統女婿為核心的貪腐集團,這一切不祇拖垮了民進黨,也掩蓋取消了民進黨的民主合法性。


然而和民進黨的墮落同等耀眼驚人的,是這幾年中,國民黨的不長進,國民黨至今沒有走完關鍵性的蛻變歷程,遲遲無法蛻化成一個讓人信服的民主政黨,當然更無從消解許多台灣人過去記憶中對國民黨的反感。


民進黨的統治合法性不斷跌落,所以會有陳水扁適任與否的集體懷疑,然而錯估形勢的國親一出手,原本對民進黨統治合法性的質疑,立刻轉為對國親統治合法性的更深質疑。明明陳水扁被罷免,也還是輪到呂秀蓮當總統,然而宋楚瑜強出頭,馬英九半推半就跟進,這整件事就可以被操作解讀成「國親奪權」,其意義自然也就轉成「藍綠對決」,這中間變化,反映了這社會對國民黨、親民黨,多麼深刻的不信任!

可悲的是,國親領導人,尤其是宋楚瑜,看不到、反省不到自己缺乏合法性的事實,還要拚命搶在前面代表罷免案,也就幫助了陳水扁,可以要求民進黨立委集體缺席,用最強勢的辦法保證一票都跑不了。罷免投票未過關,宋楚瑜還說將「發動全台要扁自動下台」,唉,祇要是宋楚瑜發動的,全台灣就有許多不信任宋楚瑜的人,望而卻步不會參與了。

當然,最悲哀的是台灣進一步糜爛的政局,擺在眼前的態勢,我們可能要在一種合法性真空的條件下,度過頗長一段時間。

最怕、最糟的一種狀態,就是選票代表的不是正面,而是負面的效應。選票作用不在信任誰,要讓渡權力給誰去做事,而僅祇是無奈無力地阻擋著,不讓自己更不信任的人取得權力而已。所有政治權力的競逐者,都得不到足夠的集體合法性,必然產生的效果就是猜疑橫行,各方不同力量互相抵消,民主無效率的一面,戲劇性地展現在人們眼前。

但國、親罷免用這種方式進行,得到如期的這種結果,但至少有一點明白的好處,那就是凸顯了政治權力腐化的一面,讓人民提高警覺。民主應該要從人性黑暗面出發,設計監督制衡的制度,民主如果要在「防弊」之外、之上,還能「興利」,那就必得要有堅實的公共信任為其基礎。

更重要的是,也有正面發展的可能性,因為台灣人民逐漸自覺不能再依賴政黨和政治明星的帶領了,所謂的「親綠學者」重新發聲了;所謂的「老綠分子」如施明德等人站出來了,僵固的板塊缺口正逐漸擴大了,這個過程,「倒扁」祇是舞台,真正的內涵是,台灣人民終於再度覺醒,要用人民的手,終結扁珍亂政,而且,不達目的絕不終止!

這個過程中,已經發生了許多價值的爭論,也對制度的探討有更多的關切,更重要的是,人民展現意志卻不能強加意志於他人的體認,也在這幾個月得到愈來愈多的認同。能得到這樣的體認,這就是「扁珍亂政」整個過程所留下的一點光明希望,從泥巴戰中抬起頭來的政治人物們,看到了台灣人民已經重新覺醒了嗎?

引用: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hts/archive/2006/09/01/2303.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1834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