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審判審檢警調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審判審檢警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懶、壞法官 將可免職
 瀏覽6,150|回應24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林河名/台北報導】 2011.06.15 02:40 am 
 
立法院昨晚三讀通過「法官法」,建立法官「退場機制」,未來對怠惰、濫權、品操不好的法官,法院、檢察署及律師公會等都可請求「法官評鑑委員會」評鑑個案;受懲戒的法官,最重可免職,並喪失公務人員任用資格。
 
圖/聯合報提供

不過,對法官判決引發高度爭議,民眾譏為「恐龍法官」,卻因條文明定「適用法律之見解,不得據為法官個案評鑑之事由」,即使法律見解引發重大爭議,也不能要求將法官交付評鑑。

司法院早在1988年就開始研訂法官法草案,歷經23年,昨晚完成立法後,司法院長賴浩敏到立法院向院長王金平致謝。法官評鑑將在新法公布後半年施行,法官退養新制三年半後施行,其他規定自公布後一年施行。

目前司法院已有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法官之任免、轉任、解職等事項,新法增「外部評鑑」機制,在司法院另設「法官評鑑委員會」,由法官三人、檢察官一人、律師三人、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四人,共十一人組成,掌理法官評鑑。

新法規定,裁判確定後或已在法院審理六年以上尚未確定的案件,若有事實足認法官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審判案件有明顯重大違誤,嚴重侵害人民權益者,應交付個案評鑑。

新法對法官懲戒採雙軌制。法官評鑑委員會認為個案評鑑的法官有懲戒必要時,應由監察院彈劾後,移送「職務法庭」審理;司法院也可直接將應受懲戒的法官,移送監察院審查。

法官懲戒內容,由重至輕為:免除法官職務並喪失公務員資格、撤職並停止任用(一年以上五年以下)、免除法官職務但可轉任其他職務、罰款、申誡;但若具體情事足認已不適任法官者,應予撤職以上處分。

新法重點還包括擴大法官任用管道、法官職務監督、保障與給與等。其中,司法院「人審會」成員,在民進黨及民間司改會堅持下,除司法院長為當然委員並任主席,司法院長指定十一人,法官互選代表十二人,另加入學者專家三人充實「外部參與」機制,共廿七人組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0927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聯合筆記/法官心中要有法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鍾沛東】 2011.06.17 02:27 am
  
朝野及民間團體奮戰廿三年,法官法終於完成三讀立法;但是,各方並沒有「攻下山頭」的勝利喜悅,遺憾、不滿的聲浪四起,似乎又是司法改革的再一次挫敗。

法官本應是令人崇敬的職位,他所下的裁判或個人行為操守,均應享有同等的尊榮。但法官終究是人,會犯錯,因而有召妓法官、貪汙法官及恐龍法官,終至犯了眾怒;法官法就在這種極度不耐煩、怒不可遏的民氣下完成立法。

「法官法過了,但還是有很多不爽」的情緒反應,其實在預期之內。主因法官的職位極為特殊,是「碰不得的」。為了維護司法獨立,必須捍衛法官的審判獨立,憲法因而賦予法官終身職的保障,以建構純淨而獨立的審判空間。

在司法獨立的銅牆鐵壁下,外部的監督力量要「潛入」,難度很高。以幾乎引發司法革命的「恐龍法官」為例,原本是促成這次法官法能夠過關的重要關鍵,然而卻不能適用在淘汰「恐龍法官」身上。原因是法官之所以被稱為恐龍,在於法律見解被認為悖於法意及人民情感,但法律見解乃屬審判核心、審判獨立事項,是任何人都不得踩到的紅線,法官法只能見線止步。

由於司法獨立的特殊性,約制法官猶如掌中鳥,拿捏不易。鬆了怕飛,無法無天的翱翔;緊了怕傷害,致司法成了權勢者的工具。這也就是為什麼一個條文簡單的法官法,要吵這麼多年的重要原因;很多領域的改革,看準了就一個大刀砍下去,但司法改革總是有兩面刃的難為。

平心而論,雖然等到了法官法,仍很難期待司法就此變青天。司改要靠法官法,不如靠法官心中有法。這話雖顯得無奈,但確是對法官誠懇的起碼請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2594
法官法的保障與期許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2011.06.16 03:02 am
  
千萬難。經過近廿四年光陰,法官法終於得見天日,完成立法;如果是酒,也是超級XO了。

廿四年歲月,法官法草案歷經社會變遷,不同種價值的取捨、拉鋸,遂成今日的面貌。法官有別一般公務員的地位正式確立,但因自我監督及裁判品質受到高度疑慮,面臨了外部人員入侵檢視的嚴厲挑戰。

法官法立法之舉,初見於民國七十六、七年間,希望藉由法官法,使法官的職等、俸給與公務員分離,彰顯司法權的獨立性。此法草擬之際,台灣剛解嚴,政黨競爭初萌芽,法官試圖從強大的行政權中掙脫;草案中爭議最烈者,首屬法官參與政黨的份際,及法官自主決定事務,與法官會議的權限等。

隨著政黨政治、法官審判獨立空間的成熟,法官與政黨、司法行政與審判之間的互動尺度,受到的關切漸少。但外在干預消失,法官自律的功能卻遲遲未現,外界開始要求裁判的效率、品質,以及最基本的清廉。建立有外部人員參與的評鑑法官機制之訴求,堂皇現身。於是,相應的職務法庭,在法官的憂患意識下推出。職務法庭,把法官懲戒從公務員懲戒事項中獨立出來,與其他的監督、任免、調動事由,一併交給由法官組成的法庭審理,主要也在彰顯法官的獨立性。

法官極力維護獨立,裁判表現卻無法撐起社會公義的一片天。無論是法官不列職等、薪俸自成體系,或由專屬的職務法庭處理犯錯的法官,行政院、考試院、監察院都不肯爽快點頭同意。法官非但推不開性質並不完全相同的檢察官「棲身」法官法,更因表現未盡人意,致法官評鑑事由範圍擴大,連參與評鑑外部人員的選拔,立監院都要插手。甚至法官人事審議委員會都要變革,這個曾是基層法官對抗長官高權,展現由下而上改革力量的戰場,都須敞開大門讓外部委員加入,與聞、監督法官的考核、調動等事務。

說來也著實是諷刺。在法官集體貪瀆、性侵案件適法性、量刑高低頻出包,社會威逼不肖、恐龍法官退場的壓力下,幾度闖關失敗的法官法,反得新生。

法官法初登場,確立了法官獨立身份的俸給、職務法庭齊備,並有較目前優渥的退養規定,可見社會仍然願意尊重司法,給與法官迥異於一般公務員的特別保障。相對的,法官基本的操守、自我治理、提高裁判品質的能力都受到嚴厲檢驗。對法官評鑑規範的要求,一度進逼到法律見解,觸及法官審判獨立界限,法官備感壓力,且該汗顏。試想,法官若能自律,司法行政監督得以有效迅速發揮,自行處分體系裡的莠類,外部評鑑根本無用武之地,何需為了哪些人可以聲請評鑑、哪些人足任評鑑委員,哪些事項應付評鑑,人審會有無外部委員加入影響獨立性而吵翻天?

評鑑過程冗長,縱或評鑑成立,將有違失行為的法官送交職務法庭;然職務法庭能否樹立較現行公懲會更足服眾,懲處、淘汰不適任法官的的標準,讓社會感受到法官嚴格律己的改變,恐仍猶待實例驗證。

法官法開啟的另一扇門,是法官多元晉用管道,律師、學者有更多機會進入審判體系,鬆動日益僵化的審判思維。審判不應是制式判決的法匠操觚,經由學術及實務的多重激盪,希望能讓審判多些人味,更貼近人民。

法官法無法解決近來司法公信盪於谷底的所有問題,但朝野在法案起草廿多年後攜手完成立法,至少代表大家皆有司法要更好的共同期待。法官應該珍惜這樣的託付,莫放棄加入司法正義行列的美好初衷,在法官法確立的獨立空間裡,遵守法官倫理規範,與政黨保持距離,遠離金錢誘惑,避免重大違失影響人民權益,不遲延,不濫權,精進法律見解,善盡專業,守護正義。

法官法雖然通過,民間睜大眼睛,等著加碼監督的力量卻不會停歇;法官享有特別薪給退休、懲戒程序,獨立審判權利的背後,也有特別的責任。走過廿四年長程才誕生的法官法,是保障法,也是淘汰法,法官惟有不獨大,不張狂,才能保有真正的獨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1770
司法改革落後民意一大截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社論】 2011.06.15 02:09 pm 
 
司法院研擬二十多年的法官法,總算在立法院完成三讀。在輿論浪潮下,法官法能過關,主要是民意所趨;但通過內容仍是官方色彩濃厚,也難怪「白玫瑰協會」批評:這不是人民要的法官法!

法官法的重點包括:擴大法官任用管道,進場機制更多元化;「職務法庭」可淘汰不適任法官,建立退場機制;對不適任法官轉任律師提高門檻;法官可以更早領到最高額的退養金。總體來說,法官法可謂「寬嚴並濟」,兼顧保障好法官、淘汰壞法官的方向立法。不過,從司法院提案結構來看,此法一開始就注定難脫「官官相護」的命運。對法官當事人而言,最關心的莫過保障與福利,因此立法過程一度被譏為「法官保障法」;三讀通過後亦有法官投書媒體,稱「論者因此譏諷法官法已然成為法官福利法,似非無的放矢」。這跟人民寄予厚望的「法官淘汰法」,相去實不能以道里計。

法官法的結構性問題還包括:檢察官明明就不是法官,卻因擔心福利不保,千方百計要搭法官法的便車,不願另定「檢察官法」。法庭上,法官職司審判工作,檢察官只是代表國家的「原告」,現在意圖掛上「準司法官」的身分,於民主法治開了倒車。

昨天立法的結果,唯一較有突破者,是司法院人審會終納入「外部委員」。其他如「法律見解」未納入法官評鑑的事由,想以法官法淘汰「恐龍法官」無異緣木求魚。而想藉由法官評鑑對法官進行懲戒,甚至淘汰不適任法官,也是困難重重。

法官法因輿論催促而加快立法腳步,等於宣告人民對司法的極度不信任。同時,司法院人審會無力處置或太常輕縱所屬法官,近日宜蘭地院院長黃瑞華之辭官事件,引起輿論譁然,亦是一例。如今趕在立委及總統大選前,交出這份法官法通過的成績單,但最終的立法內容,竟是「綠營不滿意,藍營有遺憾,司改會評50分」,這到底算什麼司改重要里程碑?官意總是落後於民意一大截,司法蹣跚跨出這號稱改革的一小步,距離實踐正義還很遙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1291
法官法過了 司改路仍長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央社╱台北14日電】 2011.06.14 10:57 pm
  
立法院今天三讀通過法官法,建立汰除不適任法官機制。但司法改革不是憑一部法官法就能竟全功,建立適才適所的法官人事制度,才是根本之道。

去年接連發生性侵幼童輕判、法官集體涉貪等案件,撼動人民對司法的信任,為回應輿論壓力,立法與行政部門加速早已討論多年的「法官法」立法。

此外,日前宜蘭地方法院法官陳嘉年因審理案件多起小疏失,遭移送司法院人審會後,卻只獲輕微議處,讓宜蘭地院院長黃瑞華憤而提辭,更讓加深外界希望司法院引入外部評鑑的聲浪。

法官法三讀通過,未來法官評鑑時,將有法官系統以外的外部機制參與評鑑,可適度打破法官「官官相護」,此外,未來司法院將成立「職務法庭」,懲戒失職或不適任法官。

有法官認為,單有法官法還不夠,還需有相關配套措施,若只抱著先求有、再求好的心態立法,未來若再度出現恐龍判決等類似情況,對法官的壓力只會更大。也有法官認為,法官法規定,司法院每5年至少一次完成法官法全面評核,加上職務法庭,在杜絕「恐龍法官」上,應能收效。

其實司法威信受損,並不單是近期幾宗性侵爭議判決以及法官貪瀆所致,許多案件纏訟十幾到數十年未定讞、法官寫判決自我感覺良好,判決書卻寫到當事人看不懂,這些與人民日常最為貼近的司法運作,卻早為人詬病,一點都不庶民。

為解決久懸未決案件,台灣去年完成速審法立法,卻遭人質疑架空刑事訴訟法,割裂刑事訴訟制度,現在為因應民間不滿「恐龍法官」,又推出法官法,但若沒有就法官進用、調遷、考核等整體制度面切入,那麼法官法的通過,離司法改革露出曙光,恐怕還有一大段距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1016
觀察站/恐龍現形後…還是要靠自律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董介白/特稿】 2011.06.14 10:57 pm 
 
法官法立法今天進入最後關鍵時刻,政黨、民間司改團體各有盤算中。即使法官法過關,並不代表司法改革就一定成功,法官個人的自省和司法界內控的自律,才是除祛外界疑慮的關鍵。

談了多年的司法改革,過去大拜拜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也開了不知多少次,十多年過去了,司改未見成功,近年來,陸續見諸報端的離譜判決,更讓部分活在象牙塔裡的法官,最終招致恐龍法官的罵名。

老百姓看不懂艱澀的法律,他們沒有法律上的專業,但起碼的法律情感總有,為何會出現如此之大的落差,是法條跟不上時代,還是法官本身「很恐龍」,總有原因。

法官原本受憲法保障,是終身職,但因為有部分離譜的法官存在,讓可以依法淘汰的法官法終於誕生,未來,法官法能否淘汰不適任法官仍是未知數,但是民眾的公道,定紛止爭還得靠法官。法官若能全面自省、自律,縱有法官法的退場機制,但對好法官是毫無影響的,只會讓恐龍法官,早日現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1014
司法體系 引清兵入關?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張升星/法官(台中市)】 2011.06.15 03:13 am 
 
歷經多年折衝,法官法終於在各方勢力的拉扯妥協之下,完成三讀立法程序。雖然社會輿論都把法官法視為將來淘汰恐龍法官的有效武器,但過度樂觀的假設,難免流於一廂情願期待,其實未來司法實務的操作,才是法案成功與否的真正關鍵。

由於法官法所牽涉的層面甚廣,如何正確地評估其影響頗為困難,比較持平的觀察或許應該如此定位:一個法案,三種面相!

首先就是民間司改團體強力主張,納入學者、律師等外部委員,參與司法人事審議程序及法官評鑑程序。由於司法自律不彰,官官相護,所以民間司改團體的主張,就益發顯得冠冕堂皇,義正詞嚴。

固然立法背景是因為司法濫權咎由自取,但將學者、律師等不具公職身分的「人民」,正式納入成為行使司法人事權的「決策機關」,而不只是諮詢建議的客卿地位而已。其變動之大,手段之烈,不僅是公務體系的先例創舉,恐怕也是人事行政的徹底顛覆!

從正面的角度解讀,外部委員的參與,或許可以增加司法人事作業透明度,與多元民主的代表性,避免司法體系向來均由最高法院把持下的近親繁殖,黨同伐異;但從反面的立場觀察,司法行政體系公然「引清兵入關」,無異是墮落失職,司法自我閹割的媚俗風氣,長期而言必將危害審判獨立!

未來參與司法人事審議及評鑑的學者、律師,會不會在法案研擬或者具體訴訟中,享有不對稱的發言權與偏頗利益,將是值得觀察的道德風險。尤其是負責決定法官人事的學者、律師,既然也是行使「公權力」,該不該同樣接受公務員紀律的約束?有沒有倫理規範的適用?這個法理上的吊詭,恐怕很難找到適當的平衡。

其次則是法官同僚的關心焦點多屬銓敘、待遇、退休等法制規範,論者因此譏諷法官法已然成為法官福利法,似非無的放矢。

至於社會關注淘汰恐龍法官的規定,由於交付評鑑的事由多屬「審判事項」,例如辦案態度不佳、不符程序規定、遲延案件進行、違反無罪推定、審理案件不當等,因此從事審判的法官,比較可能成為評鑑對象。至於從事司法行政的法官,則因減少辦案,或者根本不辦案,因此大幅降低交付評鑑的風險。未來可能衍生的後遺症則是:拋棄審判本職,爭取行政兼職的趨勢必然更加惡化!

在法官法的立法過程中,溝通、折衝、讓步、妥協都是政治攻防的常態,司法院身為司法行政主管機關,必須有所取捨,勢所難免。因此法案內容仁智互見的爭議,亦屬理所當然。不過法案終究獲得通過,縱非完美無瑕,對於司法院而言,至少算是具體政績。

經由立法授權,司法院享有更多權力,未來能否落實法官法的理想,擇優汰劣,端視司法院的執法決心。畢竟,司法院不是立法院,法律不光是寫出來看的,而是要拿出來用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1010
法官紅線在哪 將訂倫理規範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2011.06.15 02:40 am 
 
法官法三讀通過,司法院近期將訂定詳細的「法官倫理規範」,包括法官的言論自由、言行舉止、人際關係等,都有更明確的規範;並將設立「法官倫理諮詢委員會」,告訴法官「紅線在那裡」。

法官法明訂法官應遵守法官倫理規範,違反情節嚴重者,將移送評鑑。司法院已多次開會討論法官倫理規範,據了解,目前草擬的條文至少四十條,對於法官的言行舉止都有更詳細的規範。

這些規範包括:法官言論自由是否該受限?對於審理中的個案,能否發表評論?對政黨政策,可不可以發表意見?有那些行為可能有損法官職務尊嚴,例如法官購屋時,以法官身分向建商殺價、代言廣告,或與黑道人士往來,將來都會規定清楚。

此外,司法院將引進國外「司法行為諮詢委員會」的制度,在司法院、甚至各級法院都設立「法官倫理諮詢委員會」,由法官、律師及社會公正人士對法官的言行舉止、分寸拿捏畫出紅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0978
白玫瑰:不是人民要的法官法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11.06.15 02:40 am 
 
立院通過法官法,白玫瑰社會關懷協會理事長Eva(梁毓芳)表示,白玫瑰細看過之前不同版本的法官法草案,但都是法官、律師提出,不見人民聲音,「這不是人民要的法官法!」

Eva說,針對先前恐龍法官引用法條爭議,白玫瑰一直在推性侵害防治法修法,以免往後出現類似的恐龍法官。針對法官法,白玫瑰關心的是一百三十多條條文中,為何沒有人民看法,無法去檢視法官究竟如何養成、享有多少福利,又為何不能介入退場機制。

「這太可悲了,人民被遠遠拋在後面!」Eva指出,在法官法中,僅法院、檢察署及律師公會等團體可請求「法官評鑑委員會」進行個案評鑑,「為何人民不被考量?」她表示,白玫瑰原本想明年好好推人民版的法官法,「立院版本跟我們想的落差太大」,沒想到法官法已經被強制過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0971
法官法幕後推手 林錦芳「有始有終」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蕭白雪】 2011.06.15 02:40 am

司法院秘書長林錦芳,一路走來積極推動法官法立法,昨天三讀通過,司法院任重而道遠。
(聯合報系資料庫)

「法官法」從廿多年前就開始推動,司法院秘書長林錦芳當年是參與起草法案的司法院第四廳科長,近半年來積極奔走立法院遊說各黨團,不但是法官法的重要推手,昨天形容自己「有始有終」,疲憊的臉上出現多日不見的笑容。

司法院早在民國七十七年首次草擬法官法草案,當時林錦芳和幾位法官全程參與內容規畫。沒想到,法官法在司法院一擺就是廿幾年,數度在立法院闖關不成。

近幾年,林錦芳不管是擔任台北地院院長,或是身為女法官協會的核心成員,都努力推動法官法立法。不過,法官法已從廿幾年前只有簡單條文,到後來因外界關注越來越大,條文也越來越多。

去年林錦芳應賴浩敏之邀,擔任司法院秘書長,負責推動司法院的司法改革業務;其中最具指標意義的,就是法官法。

過去半年,為了法官法的協商,林錦芳可說是「內外夾擊」;對內面對法官質疑司法院鬆手,讓外部人士參與法官人事審議委員會,猶如「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讓外力有機會介入司法人事、進而影響審判。

對外,林錦芳則要面對律師團體、立委等各種不同意見;尤其立法院敲定的朝野協商時間、內容,經常一變再變,有時林錦芳準備充分後前往立法院,委員們一句話就改時間。林錦芳幾乎跑斷腿、聲音啞了,眼眶裡的微血管幾乎要爆掉。

個性直率的林錦芳,喜怒幾乎都顯示在臉上。原本在法界被認為有著鐵娘子個性的她,面對立法院諸多要求,卻能顧全大局、忍一時之氣,讓不少圈內人對她刮目相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0960
綠不滿意藍有遺憾 司改會評50分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林河名、林新輝、林政忠、許紹軒、錢震宇/台北報導】 2011.06.15 02:40 am
  
延宕多時的「法官法」,昨晚趕在立法院本會期休會前完成立法,代表綠營協商法案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雖不滿意,但尚可接受」。

法官法從上周起密集協商,多次瀕臨破局,主持協商的立法院長王金平不斷對媒體「信心喊話」,指法官法一定會在本會期通過。昨天完成三讀,王金平未居功,認為是朝野政黨的功勞。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益世及協商立委呂學樟均認為,能完成立法,司法改革跨出重要一步。

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謝國樑表示,國民黨團認為人審會是法官內部的機制,不應該有外力介入,這將讓有心人得以干預司法運作;但因民進黨團提出這個不合理的堅持,國民黨團擔心破局,最後只好讓步,過程確實遺憾。

這項立法被民間司改會評為「五十分」,「應隨時準備補考」;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翁金珠也表示,法官法雖然通過,但不表示司法改革一定成功,除了外部評鑑,未來仍有賴法官及檢察官自律、自省。

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昨天表示,很遺憾「評鑑結果公開」等主張仍遭國民黨阻擋,民進黨堅持法官法必須符合社會期待,不能跟過去一樣黑箱作業,更不容法官法淪為「恐龍法官保育法」。

儘管對立法內容不甚滿意,民進黨團仍肯定新法的「法官評鑑」可制約「恐龍法官」;而未來法官、檢察官及律師「合考分訓」、多元任用、考試錄取名額應逐年降低等三大方向,也可望解決現行「一試定終身」、「嬰兒法官」等缺失。

立法院院會昨天一併通過附帶決議,要求考試錄取法官名額應逐年按比率降低:自法官法施行至屆滿十年,考試占當年度需用法官總數,應降至百分之廿以下,並應就執行成效提出報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4650953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