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2013全國巡迴文藝營
市長:UNITAS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2013全國巡迴文藝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2011文藝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 網路熱身賽 -【散文組】徵件 (~5/31止)
 瀏覽15,901|回應70推薦6

rainstrea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龍女CHANG, HSIU-FEN
楊佩恩(葉子)
夏羽
影玥楓
+0+ 佳伶(黑寂寥)
^^亞莎崎|旅遊作家、專題講師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 網路熱身賽 - 詩、散文、經典組徵件 (~5/31)

*本文為【散文組】投稿處*


主辦: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UDN網路城邦聯合文學
活動期間:2011418~2011531日止 

直接「回應」各組徵件主文,即完成投稿,就有機會免費參加「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組別)等多項好禮。
 

◎徵件字數: 

[詩組按此投稿

把你最得意的詩作投稿過來,40行以內,主題不限。

[散文組請回應本文即完成投稿

1500 字以內的珠玉小品,敘事、抒情、說理題材不拘。

[經典組按此投稿

請針對《西遊記》、《紅樓夢》、《三國演義》、《莊子》、《易經》、《孫子兵法》任一種古典經典,寫下1500字以內的心得

           

◎活動辦法: 


1.
參賽資格:須為「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市民。

  a.已是udn會員者:
     
請於本城市首頁左上角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logo旁點按「加入本城市」,
     
即可成為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市民。
 
b.尚未成為udn會員者:請於首頁右上方點選「加入會員」。再依a步驟加入市民。

2.
每人每組限投稿一篇文章,一次得獎機會。

3.
須以「回應」各組徵件主文方式投稿,始列入參賽資格,如另開主題發表就不算完成投稿。討論區發言以「UDN網路城邦發守則與禮節」為規範。

4.
市長保留最後的裁判權,得獎稿件由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聯合文學相關網站與電子報、UDN網路城邦享有優先無償刊載權。
 

獎項:

[詩組

市長獎(2):免費參加本屆「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一組別)
二 獎(1):聯合文學雜誌一年份 (市價$2,160)
佳 (6):羅智成《地球之島》 (市價$250)
               
楊佳嫻《少女維特》 (市價$280)
 
               夏夏《煮海》(市價$280)

[散文組

市長獎
(2):免費參加本屆「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一組別)
二 獎(1):聯合文學雜誌一年份 (市價$2,160)
佳 (6):郭強生《我是我自己的新郎》 (市價$280)
                
張讓《一天零一天》 (市價$280)
                蔣勳《欲愛書》(市價$260)

[經典組

市長獎
(2):免費參加本屆「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一組別)
二 獎(1):聯合文學雜誌一年份 (市價$2,160)
佳 (6):張恨水《啼笑因緣》 (市價$360)
                
谷崎潤一郎《細雪》上、下 (市價$350$320)


◎贈品寄送與公佈:

1.
網路徵文將經由聯合文學編輯部評審後評選出作品名次和獎項。
2.
獲獎名單2011630前,於本活動網站公佈,不再另行通知。


注意事項:

1.
投稿作品不得有抄襲或代筆以及在平面、網路或部落格上公開發表過之作品,如有以上情形,經查證屬實,除取銷參賽資格外,一切之法律延生問題須由投稿人自行負責。
2.
獲獎名單公佈後,請於10天內至本站訪客簿以悄悄話留言參賽組別、獲獎名次、網路ID與真實姓名、住址與連絡電話,若逾期將取消獲獎資格。
3.
獎品限寄台、澎、金、馬地區。
4.
本活動之詳細參加辦法均以本站發佈為主。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03184
 回應文章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愛的漫長與寂靜
推薦0


tina6133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曾經以為我們能夠在一起,很長久的那種。



 你沉迷於流浪,整個世界都有你的足跡,



我總是期待著午夜時分的電話,



你會用你歡愉的聲音描述著夏天的普羅旺斯、冬天的地中海和你無意間在巷弄裡發現的雜貨店。



「妳一定會喜歡的」你總是用微笑的聲音這麼對我說著。



於是我等待你的歸來,日復一日。



 



冬天就這麼無聲的來了。



初雪把我們曾經生活的地方染成一片冷漠的白,



寂寞的夜晚深沉到足以把我吞噬,



我依然等著你午夜時分打來的電話。



 



「東京下雪了噢!」我說



在機場的那天你對我說東京下雪了,就會回來。



房間裡飄散著孤獨的氣息,



我以為它不曾存在過,現在我才發現,



它從未離開。



 



當你話音漸落時我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我掛上電話,忽然想起我們曾走過的那條街,和當時掠過耳邊的風。



那條我一直以為很短的路,現在走起來卻變得好長好長,



雪幫我把對你的愛、對你的恨都覆蓋在深深的地底,



隨著初春的來臨與陽光一起消融。



 



於是我不會再在深沉的冬夜裏等待你的電話了,



只是偶爾在東京降下初雪的時候會想起你。



我也不會再在我們曾經走過的那條街上期盼著你會突然叫住我,



就像日劇裡的名場面一樣。



只是偶爾在黑夜裡一個人回家時會想起你。




 你離開以後,我還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孤獨的醒來,



有時候我懷疑著你的存在,



又或許你只是影子,只存活在我心裡黑暗的另一面。




 終究我還是一個人,孤獨的與歲月對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305
丹丹漢堡十二年
推薦0


smile5552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國小的小情人不知會不會介意我稱他做小情人,在十二年前的每個早晨都放一個禮物在我的桌上。有一張類似言情小說的繪畫風格小卡,畢業紀念冊貼滿滿卡片們最小size的那種,小女孩綁兩條好短的辨子回了頭笑,媽媽看了說像我。一本藍白直條紋上面躺了隻堂堂正正地泰迪熊的筆記本,封底寫了丹丹漢堡,和所有國小擁有的筆記本一樣,首幾頁都會撕掉,小小年紀就知道如何對後悔採取手段。

  丹丹漢堡單單是個無以名狀的商號,因為小時候我只認識麥當勞。但我就是記得,丹丹漢堡一定很可愛很美好。筆記本內頁的圖案是卡通人物的泰迪熊望著炸雞實物照片流口水說一些話,那是我除了美少女戰士的筆記本之外,最喜歡的筆記本吧。之後默默也夾進了書桌上的「看似新筆記本群」,見到他們總要抱歉,文字貧乏餵不飽大家不好意思了。

  大學時認識了摩斯漢堡,因為媽媽喜歡所以跟著有了好感,好像小時候也要學媽媽喜歡藍色和綠色一樣,覺得媽媽喜歡一定最好。東別的摩斯漢堡是在大一還是大二時突然從地上長出來的,這種感覺像國中時候家的巷口竟然開了一間OK便利商店,當然如果是7-11的話會更驚訝;大學更扯,回家看見巷口對面多了一間超大Motel,把山和草和妹妹還是個矮子時用短短指頭指著的「夕太陽」都遮掉了。

  摩斯漢堡很秀氣,不知道為什麼想這樣子形容她。期末考扮演中文系氣質女孩的時候就會跟阿椒一起走進去,花很多時間在聊少女的話題…偶爾讀書;平時主修啦啦隊的話就比較常豪邁地說:走我們去吃麥當勞over一下。

  所以說,丹丹漢堡虛無飄渺過了十二年,十二生肖都走一輪了,在22歲的我踏出西子灣站的時候,他卻站在面前。原來他不只是早餐,還是早午餐,下班時候往左偏個頭他還是開著。辦公室裡的din ben don網站輸入西子灣會跑出什麼呢?只有丹丹漢堡取了”西子灣店”。外號surfing和cheerleading的兩位小妹妹吵著同事姐姐訂,意外地哥哥姐姐媽媽叔叔都跟進了,丹丹漢堡是大家的希望。

  丹丹漢堡的十二年在12點咬下,還原了他本屬真實的形象,柳橙汁卻有一絲苦酸味。十二年到底長不長? 余光中 老師卻是和我差了五個十二年一起屬龍,正中間隔了爸爸,各差三十年;30歲的余光中的媽媽過世的7月4號,我的爸爸剛好生出來了。
  我是個頗喜歡算數學的中文系,雙主修啦啦隊,應屆畢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252
夜讀
推薦1


ming5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諾伊

  到了五月天,蚊蟲開始在宿舍裡現身,突然間,夜晚時光的消磨有了幾分生機,帶著不耐。有別於寒冬夜時特別昏昏欲睡,一覺好眠倒是近來日子的迫切奢求。其實,室友偶發一語的夢話,窗外依稀傳來大學生精力旺盛地嬉戲聲響,何嘗不是同樣在每夜盛開的聚會。文本上的焦慮,從黑色的孤獨氛圍中拉出,看看外面幾盞同我一樣挑燈夜戰的同學,新竹夜空看不到星光熠熠,不過最近有的新發現是,過了凌晨四點半的天空,黑到了極致也就慢慢地浮現亮光,雲彩分外乾淨,露氣特別新鮮。
  分享一個最近在課堂聽到的例子,乍聽之下僅是學院討論中的一段小插曲,然而對於我最近在處理的現代性與現代性問題/危機討論,呈現出一些有趣的偶合效果與思考。故事是這樣的,在某一次課堂中的課後閱讀規定是有關張愛玲的幾部作品,須在下次課前閱畢且在課堂上分享心得。不過在課堂分享時,卻有同學宣稱因為看到張愛玲的作品情緒瞬間湧現,只看了幾行就悲切不已,以致難以再看下去。另一堂課的討論則是,有位同學以為要對抗鉅型國家機器粗暴的統治權力,唯一可行的辦法只能重舉革命的大纛,對於正面臨到或即將面臨的社會現象,一些已根深蒂固卻無從移除的不公不義進行宣戰。
  故事的敘述似乎走向兩個極端,然而,一個對於文句感到悲切的人,卻看到社會中貧窮、剝削、歧視等情事一再漠視,漠視而非忽視,是一種置之不理的心態,無關乎事不關己與否;對於天天喊著要革命的人,盡可能地運用文字撩撥一切的情感,包括肉慾,企圖將滿腔的熱情溢注在字裡行間中,希望軟化被水泥牆區隔、肢解、僵化的現代人。故事就在充滿矛盾/弔詭的情境中偶然重合,交集不必然有所變化,人臉已退居生活的布幕後臺之中,由千百張人臉堆疊起來的生活場景,每張人臉是別人生活場景的背景之一。
  現代社會的生活其實是一種創傷經驗,一種記憶、失憶、回憶的多重創傷。現代人只是想盡力維持那張被修整平滑、柔順的表皮,一張不願捨棄的表皮。表皮一旦撕裂,痛楚不會滿溢出/逸出,只是一味地催促弭平傷口,留下醜陋噁心的傷疤,由失億取代原先的表皮,再由錯置的回憶淡化傷疤,留下一如全新的表皮。一張張的人臉正是透過撕碎、貼上、填補、再撕碎的步驟重複進行。創傷一再複製表皮,而表皮一再複製創傷。
  生活,總是從熟悉的事物開始。但是,生活在膜狀之物中,生命秘密透過反覆的包裹,關於生命的基本問題被無關緊要的回答取代、消解、轉移,有些問題正是如此繁瑣複雜,對於時間的付出才是值得的,時間,一旦於社會屬性中抽離,價值的計量化不再如此迫切需要。
  西方的知識人大多受到基督教文化,對於西方文明的進展具有一種焦慮,一種活不進去也活不出來的焦慮,這類焦慮不由分說的源自於更古老、更深切的恐懼,恐懼只有此世並無彼世的末世預言。當生命到了盡頭,靈魂的歸宿不再是蒙受神的恩召,相反的,藉由肉體的通道,更可能連接到另一黑暗世界與魔鬼碰面。生命的真相至此無從解譯,也無由解譯,生命的真相一如不能明說的秘密。秘密,被說出來後還是秘密,生命的秘密被肉體重複包裹,一再複寫可能找尋真相的曲徑,直到形成自我解譯的迷宮,真相無從也不可能重新拾起。
  中國人也有屬於自己的憂慮,一種無法超脫只得輪迴的憂慮。輪迴的觀念是吸收佛教觀念的結果,然則中國士儒早已將宗教的儀式與教化意義重置入道德倫理的日常規範,一種俗常難以覺察的規範。約束更加無形且無所不在,亦難以捉摸,更遑論藉由任何有形的途徑排除任何影響。因為流入日常慣習的束縛,極為特殊且無從察覺,一旦進入輪迴的循環中,生命的真相將無從參透。
  我不是聖人,我只是想要多關懷一點的知識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229
沙堡
推薦0


文案Stel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他送我的第一個家。

 

沙子是鬆散的,想把它凝聚在一起,需加入適量的水,以恰到好處的手勁,專注,溫柔對待;力道太輕,便不易捏塑成形,若是過重,則容易瞬間塌垮。鞏固,是多麼不易,他總是輕嘆。

 

我們的家,是他向親戚哀求來的,在她走了以後。

 

老舊的石棉瓦屋頂,爬滿藤蔓,覆蓋住長年衰敗的痕跡。我以前在這兒養豬,現在用不上了,就暫讓給你們父女住吧!那嘲謔聲,夾帶一股酸腐氣味,他緊緊握住我的手,用盡全身力氣似的,低著頭道謝。龜裂的屋頂滲進水滴,浸透了屋內,腳底板冰冰涼涼的,手心卻肆意地漬出了汗,黏膩,又濕熱,令人坐立難安。空氣中的濕氣模糊了他佝僂的背影,我的心像是被緊緊擰緊的,有種快窒息的難堪。

 

以為某些過去,會隨著時間淡化;但,當我的觸覺與嗅覺,記憶起片段的畫面,才驚覺發現,感覺依舊鮮明。

 

包括他帶我到海邊的那些日子。

 

某些晴朗的午後,我最愛亦步亦趨跟在他的後頭,拎著裝了鏟子和雨鞋的水桶,他厚實的手掌會牽著我去海邊。西部的海岸線總灰濛濛的,筆直單調的線條,堆積著平緩的泥灘與沙洲;灘上每每都佈滿難以計數的小洞,洞口邊緣有著一顆顆圓滾滾的,珍珠般大小的泥球。螃蟹正勤奮努力地建造牠們的家哦!他凝視著,低頭向我認真的說。

 

那你也像螃蟹一樣努力嗎?我仰著頭問。

 

當然呀!我會比螃蟹更努力,蓋一個更大的家給妳。他捏捏我的臉頰,幫我穿上雨鞋,抱著我在波浪聲裡跳躍,再一把把我舉起,旋轉再旋轉,濺了一身歡笑。玩累了,就在桶子裡裝滿海水,走向混合著泥的沙灘,用鏟子挖沙,挖掘出一道道深如溝的護城河後,便開始用他的雙手變魔術;高聳的城牆、刻有花紋的大門、點綴著貝殼海草的宮殿最後,再插上象徵領土的旗子。

 

他拍拍雙手喊:大功告成!這是妳專屬的城堡,我們的家。我閃亮著雙眼問,城堡不會垮嗎?泥沙快乾的時候要記得加點水,不然乾了鬆了,就要重頭來過,他笑著答。

 

海風陣陣輕拂,旗子輕輕飛揚,夕陽逐漸西下,城堡被暈染成一片金黃,溫暖。

 

在多年後的今天,我時常一個人,回到那片沙灘上,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輕輕撫摸著他已成平面的容顏,指尖傳來一陣冰涼;鹹濕的海風吹乾了記憶,溫度裡的涼意讓我瑟縮了一下。你還是沒實現我們的約定,我輕輕的對他說,但你不用擔心,我租了個小套房,工作穩定,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他微笑著,靜靜的,看著我。我把照片輕輕擺放在沙灘上,開始用鏟子挖沙。

 

這一次,換我蓋一座城堡給你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206
從吹冷氣看人們的道德觀 by 楊鈞禹
推薦0


JunyuYa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從吹冷氣看人們的道德觀

  今天中午我在活動中心稍作休息,台大的學生第一活動中心沒有開放冷氣,我坐在沙發上,一面想著一位獸醫師曾說氣溫上升會讓動物的免疫系統更活化,一邊看著同學們走入走出,亦或兩三個人坐著聊天。我聽到有人這麼說:好熱喔,我們去學開(學習開放中心)吹冷氣吧。

  我們知道,冷氣是藉由電力做功,將熱由低溫系統往高溫系統移動,這是非自發性的。也就是說,一旦我們停止對它做功,熱能會自動由高溫處移往低溫處。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但沒有減少任何熱能,我們還因為發電的廢熱、輸電過程的能量耗損以及冷氣做功的能量製造了多餘的熱能在地球上。吹冷氣不但不會使地球更冷,反而會使其更暖活。

  我們亦明白,目前台灣的發電大部分由火力發電構成。火力發電有不少副產物,空氣汙染就是其中一項。人們常自詡做一個有美好道德的人,那麼,吹冷氣聽起來似乎不是個好點子。為了自己涼爽,而讓許多人承受空氣污染造成的呼吸道或其他身體疾病。同理,開車似乎也不是什麼好點子,會製造廢熱、空氣汙染和噪音,也許一時恍神還會帶給其他人身體上的傷害;開車的便利由車上的人享受,這些外部成本卻是由路人甲乙丙丁…...去負擔。如果要再更廣義一點的話,許多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行為似乎都有檢討的必要。

  文明的發展確實讓我們做到許多我們的祖先做不到的事,累積大量的知識和科技,這讓我們可以比以前更廣義的去思考我們的文化、政治、經濟、自然科學以及生命的內涵和價值。期待,在道德和行為上,我們所思考的面向可以較以往的人們更多元,更完整。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141
【那美好的想望】 by 胡愛晏
推薦1


胡愛晏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usa

這不只是預言,也不是實驗性質的許願,確確實實,它發生了。現在沒發生,未來也必發生。過去沒發生,某個可能性也已發生。所以,那美好的想望,我只是選擇重新對焦這個面向,因為…它已經發生了!
   

曾聽過獎金獵人,當時不以為意,後來看見報導,時機已成熟。五月三十一日截止報名的徵文,首獎可免費任選一組參加三天二夜營隊?萬一我三個組別都首獎怎辦?我讓出二個名額,屈居第二或領其它贈品好了。然後,我要挑小說組、新詩組、網路文學獎?又想吃蛋糕又想吃牛排,連義大利麵也不放過,這情形,怎一字可了得?既然身為網路作家(自稱)的我願意給與這個營隊和這個團隊一個機會認識我,那我就選網路文學組吧?

看看我未來的導師敷米漿, 那…想像我也是個著作等身的網路文學作家,那我是否也有實體書《我上樓,你翻臉》、《愛滋…味,我的朋友?》、《如果馬桶沒有水》、《通風口的老鼠聲》、《別讓我一個人想像我得獎》呢?一定也有的!現在是2011531下午1243分,我在台中,我在小筆電前打下這篇散文,我已為未來的入選踏出第一階,我已為首獎墊下第一步,我為8486行事曆寫下第一次。我為元智大學打下第一個地點。
       
那早餐!唉呀!每天早餐竟如此豪華,令人驚豔!天呀!我是中了特獎嗎?同學們也一陣驚嘆!導師時間就一陣歡笑,好歡樂的氣氛呀!開業典禮雖有些無聊,但文壇界巨星雲集,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又一亮,哈哈!午休時間很充足,主食也超豐富,用餐環境也很舒適,這簡直是天堂!是夢嗎?是幻嗎?我是在電影裡嗎?晚餐也叫人驚嘆連連,這這這…我捨不得走了呀!我要在草地滾來滾去,我要在雲端飛舞,我要在花朵上唱歌,我要擁抱每一個看見的人!晚上還有電影欣賞、學員聯、文藝派對,令又害羞又興奮的我不知如何是好,我該餓虎撲羊呢?呃…不!是羊入虎口呢?到了就寢時間,我不斷捏了捏我的臉,我不是在講故事、我不是在寫小說、我不是在寫編劇,這是真的、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是的!沒錯!這是超能力文學人團隊,想像力就是我們的超能力!我要變身了,我會變成微笑而眠的月亮,我會變成滿足而醒的小芽,我會變成一鳴驚人的老鷹!飛吧!來吧!
  
結業典禮那天,仍依依不捨,這三天好快樂、好飽滿()、好感恩!這麼多的獎狀、獎金、獎勵都在等著我,該如何是好?哈哈哈!
   
是的!我成功了!我真的辦到了!我夢想成真了!現在的我在寫回憶錄,記下這三天,和三天前的三個月前的點滴,我是怎麼心想事成的?我是如何美夢成真的?這不是秘密,這是吸引力。這不是未來,這是已發生的過去。我已體驗了,我已創造過了,我早就到了!現在,我只是遺忘,只是選擇轉身,只是假裝沒有!所以,我要做的就只是重憶,重新憶起。轉向,轉移焦點。切換,切換頻道。它不必創造,因為跟本早就在了。它不必等待,因為老早註定有了。它不必呼喚,因為想到就是看到,能想像就有了!
      
那美好的想望,如果我是錯的!如果我說的是笑話,如果我自打嘴巴,那麼這篇散文將不會被看見,而我也不會免費進入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我也不會有後來的得獎和簽約、出版和演講。可是,是誰寫下這段話?又是何時何地如何?如果這實相不存在,我又怎會看見?如果這結局不可能,我又怎會在此?如果這宣言是謊言,那我又怎會如此確信?活生生地肯定。不是好像,不是彷彿,不是加強願力!而是跟本就是了!「是,就是了!」不會有任何偏差,不會有其它片尾,不會有半途而廢,甚至連「相信」都不必!因為想相信,代表我還不相信。想成真,代表現在尚未成真。想告訴自已不是在做夢,就是以為在做夢。興奮,卻不意外。開心,卻不驚訝。篤定又冷靜,所謂的知道,就是深深的相信。

我知道,我那美好的想望,我知道。
我知道。

 

 

 

 


http://blog.cca.gov.tw/blog/pilikang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060
瞬間感覺心靈相通
推薦1


(^з^)-☆曇星☆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諾伊

  走過麵包店的門口,一對夫妻正為襁褓中的小孩挑選夏衣,這件好,那件好的在孩子身上比劃這不過是自然不過的生活之事,卻在我眼眶起了波瀾,輕輕的在心中迴盪。我想我的童年,我的父母無暇為我做,雖然母親曾為我和弟弟做了一件外套,但似乎少了父親的光環。這讓我又想到了侄子,你的父母也無法為你做這件事,雖然短暫的四、五年間你的媽媽曾幫你買了名牌的套裝,穿在身上模樣真是可愛,但父親不在你的身旁。如果為你無私不求回報的付出,會不會讓你感到壓力,這或許並不如你所願。

  如果我們自以為是的認定我們的父母在我的成長路上有了缺失,會不會拼命的找尋那失落的一角,而忘了他們能給的愛,只是換了個形式。我常在思考完整的圓滿的愛那又是什麼?生命若常在喜樂之間過,相信日久也會感到乏味,不如一點傷心,一點孤獨,一點點的枯燥和苦澀,來豐富你的心靈,我相信如此的你生命力當會更強大。

  七年前家中是熱鬧的,有父親、叔叔、你的媽媽和偶而回來的爸爸。你的媽媽離開台灣的時候,爺爺等著出殯,幾年過後你的後母回來,將家中的人口數往上攀升。隔沒幾年又恢復了一隻手數不完的單調,現在家中變成二老,還有你和我。因為人口數除以二,一個人可以睡一間大大的房間。所以養了寵物,狗兒陪你睡,都不覺得擁擠;養了魚,心煩時可以除憂;也種了花和香草,花好看羅勒可炒蛋。這或許是一種情感的轉移吧,當我想念時,可以澆澆花,可以餵餵魚,可以遛遛狗,彷彿生命恒常不變。雖然為父親的病而種的蕃石榴早也枯槁,一如父親為愛種花的我,遠從澎湖摘來的仙人掌也消殆了。初夏,恰巧的在不同的地方,發現白花吐蕊和黃花傾訴,我會假裝在不同的時空和父親對話,好像瞬間感覺我們的心靈相通。

  人生好像單行道,時間規定往前走,雖然有時可以休息,假裝忘記星期幾。只是一天過了一天,算是表面上的公平,不然又能怎樣,又不能暫時停止呼吸。我們無法預測誰會在什麼時間離開我,不像四季那麼的有規律,就好像我也不能猜想你何時會結婚生子或者有個意外或驚喜。只是那些逆境或風雨,如果把它當成心靈的養份,也許當你失意挫折時,你會痊癒的比較快,容易揮別障礙,發現新的方向。

  繁華的都巿,有誰看見人行道的枯葉,樹上不正是綠油油的一片,怎落了滿地,一葉又一葉枯黃的老杇又腐爛的菩提葉。那心型的葉,不正是這幾年間心情起落的縮影,靠書寫治療那善感的淚,倚橋欄望流水,將那多愁的思緒隨時間之河由混濁至清澈。無神的凝視天空,恰巧的飄浮一根鷺的白色羽毛,輕飄的盤旋,剎那間隱沒水裡泥底,無踪無跡。那次以後,像頓悟,我重新發現生命之光。

  有時候我懷疑人存在的意義,於是我想消失我想逃避,澈澈底底的連眼淚都顯多餘。多變的人生,好像報導氾濫的新聞致思想一成不變,過與不及教人覺得眼前過得好反而踏實,那太遙遠的美好,太高的期望,永遠的定義彷彿紅塵夢一場。於是乎我必需學習在幾次的人事變遷,物換星移之際,捕捉人間微小的感動瞬間,用真情至愛的興奮劑,讓今日的時光,繼續向前行。也許變易的世界,無常才是真理,我總不想輕易的了解。

  這人間,有陰影,才能感受燭光的溫暖;這世界,有黑暗,才能發現正義如陽光般燦爛。好的會來,壞的會過去;不想要的也會拜訪你,而你欲想的不一定能得到。於是我願意在朦朧與清楚間找到一處自由的天地,去欣賞娑婆世界的奧妙,年輕時若已留白,但願中年發憤圖強,到年老時不要遺憾。對我而言,親人間的平淡對話,一言一語都是箴言,剎那間都是唯一,如我的影子跟隨,直到灰飛煙滅之前窮盡一切都值得日日反芻回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39804
【生命】
推薦0


影玥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它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
沒有人愛它。
究竟它做錯什麼?
一出生就被丟下。
沒有愛的環境下,
它該如何快樂長大?

一個泥娃娃兩個泥娃娃三個四個五個六個......
不停止的產生,卻沒有人承認。
難道泥做的太廉價,
遇到水就融化,
沒有它的價值,所以不要它?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它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
沒有人愛它。

無辜的泥娃娃,輕易被製作出來,
小巧的鼻子,明亮的眼睛,可愛的嘴巴卻沒有笑容。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來不及學會渴望愛,就被愛糾纏了,
至死還不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下雨了,觸碰到它身,融化了。
雨停了,仍有水流到它身,
原來叫做淚水,是它第一項學會的。


寫著關於棄嬰的心聲,
有一些一出生就被丟棄的孩子,
幸運的可能活了下來更可能被人領養,
卻有一些其實在還未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已被選擇遺忘。

難道對待一個生命,處理是如此輕視?
像泥做的娃娃,脆弱,易得也易失。

               By 影玥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39721
娃娃屋,別哭。
推薦0


lisa12252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十樓兒童館到了,祝您購物愉快!」電梯小姐笑容可掬的比了個手勢,送我走出電梯。我熟練地走到賣森林娃娃屋的櫃位,低頭看著最新款森林家族的洋房娃娃屋。

 

思緒,一瞬間又再次掉入了15年前的回憶裡,那時的我……才五歲。

 

記憶中的娃娃屋,是一棟充滿荷蘭風味的娃娃屋,紅色的屋頂配上白色的磚瓦牆壁,紅色的門窗框配上白色巨大的風車。在紅色屋頂的上方,有著一隻公雞盡責地在屋頂上報時,房屋旁邊還掛著沒晾乾的衣服;在屋子的周圍,有好幾隻可愛的小浣熊正在嬉戲,浣熊媽媽用著慈愛的眼神,看著躺在嬰兒床裡的小嬰兒,浣熊爸爸帶著美麗的女兒在屋子旁盪鞦韆......

 

多美的情景,但我的眼角,卻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

 

是半夜吧?突然聽見媽媽哭喊著,要爸爸起來,不要嚇她,我睜開眼,看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爸爸,爸爸身旁,有好多好多紅色的血,從爸爸頭上、口中流了下來。 我才5歲,我什麼都不會,弟弟才1歲,他也什麼都不會,我們會的,只有哭泣,只剩下哭泣。在我的記憶裡,只隱約記得最後一眼看到爸爸躺在急診室外面的樣子,2顆門牙沒了,額頭上有著深深的一條裂縫,看著媽媽不斷鞠躬拜託五伯母先收留我ㄧ段時間,並保證等到安頓好馬上會接我回去。就這樣,我被送到五伯母家。

 

到五伯母家後,只見她眉頭深鎖的拿著電話,越講越大聲、越講越大聲,「孩子都已經帶回來了,不然你要怎樣?他們家發生這樣的問題,你做哥哥的能不幫他嗎?」「好哇!有本事你從大陸回來阿!我看你怎麼解決。」砰的一聲,五伯母把電話掛了,轉過頭來看著瑟縮在沙發上的我,輕嘆一口氣道:「別怕!先睡一會兒,明天給你看姊姊的娃娃屋,好不好?」「娃娃屋?」我眼睛都亮了,「嗯!很可愛唷!」

 

是晚上嗎?等我看到娃娃屋時,是晚上嗎?印象裡,我只記得,娃娃屋,好美、好溫馨!我忍不住輕碰它一下,還來不及細看,就聽到尖叫聲:「你在幹麻?誰說你可以動我東西的?那是很貴的娃娃屋耶!」啪!一聲,還來不及反應,只覺得左臉辣辣的;我還來不及哭,愣愣地站在娃娃屋前,怯怯地望著姊姊,「你這窮鬼,我爸爸說,你爸爸快死了,你快點回去啦!不要帶衰我們!」

 

後來是怎麼走出姊姊房間的,我忘了,可能帶著一些的遺憾吧!也可能,晚上有抱著枕頭偷偷地哭吧!之後每一天,都會聽到五伯母和五伯父的電話互罵聲,雖然我好想再看一次娃娃屋,卻只能每天獨自坐在藤椅上等媽媽的電話、默默數著可以回家的日子!

 

一個月以後,五伯父回來了,把我趕出他們家,送回了醫院,說我住在他們家,其他伯伯會不高興,我記得,那天,爸爸的病房前,有媽媽的哭聲,爸爸的歎息聲,姑姑伯伯互踢皮球的怒吼聲,哭聲,嘆息聲,怒吼聲,聲聲入耳,我的心,我們全家的心,也一直在被撕裂!

 

五伯母在回家前,塞給我了一個小禮物,叫我回去拆,「是口袋芭比耶!」拆開禮物時,我驚呼,那是一個摺疊式的小盒子,它,也是娃娃屋!我盯著那個終於屬於我自己的娃娃屋好久,心裡卻不爭氣地一直想到姊姊的娃娃屋!

 

直到今天,每次去百貨公司,都會到森林家族的專櫃,看那個娃娃屋,只是,當時的娃娃屋已經停產了,改成白色屋頂配上紅色木頭牆壁,白色門窗配上紅色的風車。在屋頂的上方,依然有公雞在盡責報時,旁邊依然掛著沒晾乾的衣服,房屋的四周,有著好幾隻可愛的小熊,熊媽媽用著慈愛的眼神,看著躺在嬰兒床裡的孩子,熊爸爸帶著女兒在屋子旁盪鞦韆......

 

一切,看似沒變,可是我呢?這些年來,我到底在埋怨誰?怨不願意雪中送炭的五伯伯嗎?還是怨騙光我們錢的三伯伯呢?又或者,我在怨老天爺對我們的無情試煉?該放下嗎?應該放下嗎?該遺忘嗎?應該要遺忘嗎?傷口,就算癒合,也會留下傷疤,無力承擔的回憶,真的就該遺忘嗎?

 

哭泣的娃娃屋,真的會微笑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39706
騷動
推薦1


linda080695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諾伊

    消防車是夜裡兩點四十分來的

    兩點四十分,所有人都沉浸在各自眠夢中的恍惚時刻。就算偶爾有零星幾臺車行過,也都是不張揚的,輪胎平穩地駛過柏油路面,是十分熨貼的,沉靜的聲音。這種時候,狗吠聲早稀疏了,只有房間角落裡時不時會傳出幾聲壁虎叫,當然也是不擾人的。下半夜,人都睡得沉了,沒那麼輕易被吵醒。

    而就在這靜謐到接近飽和的真空時刻,消防車來了。

    在被吵醒前一秒的夢境結尾,我正置身於一個嘉年華散場後的廣場,最後一支喧鬧嘈雜的歡樂樂隊也已離開,慶典隨著狂歡的人群而遠去。我像個走錯棚的演員般不知如何是好地站在廣場中央。遠處似乎有另一批遊行的人潮即將到來,我聽見樂隊演奏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而就在空曠的廣場再度歡鬧起來之際,我醒了過來。

    一開始幾乎是下意識地伸手要按掉床頭的鬧鐘,但下一秒卻突然明白過來:那不是鬧鐘的聲響,而是某種更為尖銳、淒厲、刺耳的警笛聲——是消防車的警笛聲。

    本來我以為消防車只是路過,是要前往更遙遠的地方救火的,沒想到,警笛聲絲毫沒有漸去漸遠的意思,反而是越發地響亮了,大概是又多來了幾輛吧,還依稀聽得見人聲。

    一道陰森的恐懼掠過我:失火的地點該不會是我居住的這棟廉價公寓吧?

    我起身走到陽臺,從那兒看出去,失火的不是公寓,而是對街的一棟平房。有幾個人從屋內逃到了街上,由高處遠遠地看去,只是幾個跌跌撞撞的黑影。火勢看來並不太大,大概用不著多久就能撲滅了。距離有點遠加上風是往另一個方向吹,整場火災因此顯得不真實,像是被切到靜音的電影畫面,所有人都驚恐地張大嘴,但卻無從判斷他們是在尖叫還是嘶吼,什麼也聽不見,只有消防車的警笛聲充斥耳膜。

    我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原本是打算繼續睡的,但剛才那幾個驚惶的人影仍揮之不去,我幾乎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手足無措:他們眼睜睜地看著火舌蔓延到了家中,他們慌張、無助,而且有種不可抑止的鑽心鑽肺的疼。

    警笛聲還在持續著,漸漸地心裡某種原本堅實穩固的信心就崩塌瓦解了。白日裡當然有時也會聽到消防車或救護車,但那時只忽略成是背景一類的東西,在明亮的陽光下,一切恐懼都被抹去了稜角,變成無害的同情與憐憫。至多只是心裡一震,並不會再往更深處去。

    但夜裡就不同了,黑夜本來是遮蓋與隱遁一類的東西,但如今消防車劃破了這層保護罩,就有一點讓一切如在光照下般無所遁形的手足無措了。一切都不再是一種可以放心倚靠的遮蔽,反而還有一點揭底的意思,揭的是那最最揭不得的茫然和脆弱,是這城市光鮮外表下芯子裡的鄙陋和無依,是平日裡掩飾再掩飾的粗糙真相。

    這種時候的同情不是用在別人身上,而是衝著自己來的:今天這場倒楣的火災雖說是發生在別人家,但難保下次不會有別的災難找上自己啊。

    所有人——所有獨自在這兒掙扎著過日子的人——心裡都是如此懼怕而荒涼,火災正應驗了最深的夢魘:因為一條走火的電線或沒關好的瓦斯而客死異鄉。

    大約四點的時候,消防車似乎都遠離了,四周安靜下來,天更暗了,是火熄滅後的暗也是破曉來臨前的暗。只有鏽壞的路燈黯淡的光一明一滅地投射在柏油路面,偏西的月光斜斜地從雲層間探出來,然後很快便再次被遮擋。

    這樣一鬧,該有多少人會被吵醒並感到哀悽,又該有多少人翻個身便再度入睡了呢?咕噥幾句夢話蹬幾下被子,如果有悵惘也只是一瞬的悵惘。

    但我卻睡不著了。

    再也睡不著了,鐘繼續在夜裡滴答滴答地走。掃過鐘面,掃過長夜。

    四周突然出奇地寧靜,彷彿時間兜了一圈又回到那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一切都還穩穩當當懸在出事邊緣的稍早,什麼都完好,什麼都無傷。

    這麼想著,我突然覺得心裡十分平和,微微還有點鼻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39548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