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兩岸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星火三市2010年中發三號文件
 瀏覽898|回應1推薦3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lukacs
古士塔夫
沙包

受權發布:

[星火社5月28日電] 我市市委常委、副市長、市外聯部長、市外辦主任、市高門卡爾馬克思特委會副主任、市科學院院長兼第一政委、市古士塔夫理論講用工作組組長、市北美局第一書記、市外交學院院長魯斯克同志轉發市委, 市工人政府, 市軍委聯合發布的, 由我市市委常委 、副市長、市民族部長、市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市中國局第一書記、市中國戰區總前委、市女子大學校長兼校黨組第一書記、市綜治辦副主任、市作家協會主席、市詩人協會主席沙包同志近期所做的重要調研。

市委市工人政府與市軍委要求全市組織學習, 加強體會沙包同志的研究成果, 緊密團結在以  古士塔夫同志為核心的市中央周圍, 把我市的理論事業推上新台階.

中國時報  2010.05.28

大陸應給台灣人公平的法律地位

     按照《中華民國憲法》,在國家統一前兩岸是大陸地區與台灣地區的關係,並且已經以《大陸地區與台灣地區人民關係條例》規定了兩岸人民的權利與義務關係。相形之下,如何定位雙方關係,及安排雙方人民權利與義務的本國法律體系架構,大陸遠不如台灣,這是大陸應詳加檢討的。

     陸法規未講明兩岸關係

     大陸的涉台規章固然不少,但法律層次上,僅有兩個與台灣直接相關:一是《反分裂國家法》,此法是用以政策宣示;另一個是《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但此法並非針對一般台灣民眾。與大陸民眾最有關係的是,國務院的《中國公民往來台灣地區管理辦法》,然而此辦法仍沒講清楚:究竟台灣對於大陸而言是什麼?

     一個影響重大的問題:台灣的國旗、國歌究竟是不是要被消滅的對象?若什麼都可以談,是不是就不準備消滅了?

     若要把這個問題講清楚,大陸朋友第一個念頭恐怕是:若不談判大陸自己講,就只能是講??要消滅中華民國的國旗、國歌、國號。這念頭普及,以致在國外競賽場合,一不小心大陸的「愛國」青年就要搶台灣的國旗,覺得拉開那面旗就是在搞「兩個中國」。大陸是不是乾脆就告訴全民: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就是「台灣地區」的旗,這個旗在中國體制內也是合法的?

     大陸給予台灣一個明確的非外國身分,也比仍曖昧要把台灣消滅好得多。既然現狀可能還要維持一段時間,怎樣比較有利於兩岸減少麻煩、發展合作,是大陸應仔細思考的。

     一個清楚規定的台灣身分,除可減少麻煩,還可塑造認同。大陸得面對的現實是,台灣的主要政治力量不再會強調台灣人是中國人,但是,大陸也沒有明確的告訴台灣人是中國人。大陸在幾乎所有的涉台法律上,都把台灣人特殊化,這不是一個意圖追求統一的政權應做的事。

     軍事機制不應排擠台灣

     如果大陸真把台灣人當中國人,是不是大陸的軍事機關也應要開放給台灣人參加?這種暴露會讓大陸不安,似乎台灣人會成為美國的偵探,台灣人是異己、不值得信賴。但正是大陸的軍事機制讓台灣人不安,倘若這個軍事機制又特別的排擠台灣,正彰顯了這個不安來源與台灣的衝突、對立。

     開放大陸軍事機制讓台灣人認識、參與,並不是要降低「雙方」的緊張,而是要降低台灣的緊張,因此是接納而不是交流。如果中國軍事力量令人輕蔑,台灣擁抱美國反而較為安全。但如果台灣人能夠深入接觸中國的軍事機制,則一方面理解到擁抱美國的方針,不能增加台灣的安全,另方面大陸的開放,也能增加台灣的安全感,甚至產生榮譽感。

     台灣廣泛傳言,美國所以不願意售予台灣最先進武器,是擔心兩岸一旦統一,將使美國的軍事機密流失。這其中的前提假設是,台灣人始終存在的中國人的認同,以致美國不得不降低對台灣的信賴。問題在於,與美國的遲疑相比,大陸對於台灣人的信任更為不足。如果統一是大陸的陽謀,那麼清楚給予台灣與台灣人平等的法律定位,比起內戰未結束下的統戰,其實是一種進步與承諾。

     (作者為教授)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991348
 回應文章
台湾政治前途的程序正义可以零售吗?
推薦1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統一的程序正義可以零售嗎?http://www.zaobao.com.sg/yl/tx100601_002.shtml

台湾政治前途的程序正义可以零售吗?

(2010-06-01)


 
    近年在台灣有不少嚴肅討論兩岸統一的可能性與方式的文章,例如不久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先生的「統一的程序與實質正義」一文,強調大陸發展兩岸關係時,缺乏對於程序性安排的探討,因此曹興誠主張台灣訂定兩岸和平共處法,當大陸要實踐統一,可以提出方案,供台灣民眾公投認可。各種各樣的公投統一,自十餘年前民進黨提出「獨立公投」時斷斷續續被探討,只是過往時空背景迥異,統一並無現實的物質基礎,而近年隨著大陸的發展,使得統一公投不再顯得突兀。
    曹興誠的論點對於大陸學者頗有參考價值,例如上海學者章念馳曾為文期待台灣人民稍安勿躁,言下之意是大陸經濟雖已頗有發展,但消解獨立聲浪有餘,促進統一之力猶頗嫌不足。大陸學者期待台灣人稍安勿躁,但未能解決現狀的拉扯,因此曹興誠期望用程序正義來降低現狀不確定下的焦慮,在公投統一之前假定現狀的合法與確定。然而大陸對此並無積極的回應,使得和平共處法對於未來的許諾缺乏現實的支撐,於是依然無法消解焦慮。我們固然可以想像在曹興誠的主張下,大陸必然會在條件適當時機才會要求台灣進行統一公投,但人們仍然可以合理的追問:現狀究竟是什麼、未來究竟會怎樣?
    於是台灣大學張亞中教授所主張兩岸三席的大屋頂理論,便成了一個值得思考的解套方案。大屋頂理論是歐盟統一的變形,主張在兩岸兩個政治實體之上,架構一個做為整體的中國,而兩岸在這整個中國之下協調雙方的外交空間。一些學者認為,在兩岸不對稱的現實下,大屋頂可能是台灣可能爭取到的最佳可能,能夠使台灣與大陸平等的在一個中國之下相處。可歎的是台灣的綠營還不願意擁抱這個現實,大陸方面也似乎對此說有些虛與尾蛇。
    無論是曹興誠的和平共處法的統一公投,或者張亞中的大屋頂,都提出了某種對台灣地位的批發性、一次性的解決方案,因此都堪稱完整的理論。然而批發方式解決台灣「主權」問題,恐怕在台灣內部引起巨大反彈,亦引起美、日等外在勢力的高度關切,是否可行,仍有疑義。因此如果可能,零售方式似乎更具有可操作性。零售不如批發令人焦慮,於是就算主權一點一點流失,至少好像隨時可以止血。因此相對於ECFA的對兩岸經濟交流做出的批發交易,民進黨訴求將各個經貿議題分別與對岸談判,以零售方式解決兩岸經貿問題。
    相對於經貿議題,政治議題更容易引起民眾焦慮,因此似乎更宜零售處理。所謂的零售方案既可以是議題導向的,也可以是地區導向的,而且誠如曹興誠所訴求的,這可能首先需要大陸方面認識到程序正義的重要性。筆者認為,大陸方面如果能夠深刻體察議會主權理論,則應當考慮修定全國人大組織法以及相關法律,從而以法律承認台灣人民選舉產生的各級民意代表的正當性,認可他們皆為中國境內的合法的人民代表,乃至於邀請台灣的立法委員參與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倘若大陸方面有此膽識,則可以假設台灣立委不無參與全國人大的可能,於是台灣的政治前途,得以加以零售處理。
    現在大陸已經開始注意兩岸基層民意代表之間的交流,且已有不少移居大陸的台灣人在大陸擔任政協代表,應邀出席各級人大代表會議的台灣人更所在多有。不過只有把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產生的民意代表納入中國的體制,才是真正的民主統一。在此過程中,為減少疊床架屋、增加民主正當性,大陸應主動立法,一方面將臺灣選出的立委擬制為全國人大代表,另方面授權台灣自行立法選舉全國人大代表,當然,其名額還是得由全國人大主席團依照全國人口分配、決定。
    台灣的立法委於參與大陸的全國人大,雖然會受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罰款處分,但更重要的是該立委選區選民對該立委的裁判。倘若選民對之不滿,可以討論將其罷免,或者在下一次立委選舉時倒戈他向;倘若選民願意繼續支持該立委,則可以認定該選區人民支持這種以參政來定義統一的方式,於是台灣既有的民主程序被保障,中國也經由民主方式融合為一。
    零售比起批發,引起的焦慮當然少得多。沒有任何一位立委可以出賣「台灣主權」,但若多數立委願意參政中國,台灣人民的參政權就延伸到整個中國,這個中國也才會擁有對於台灣的合法主權立場。參政既是最佳的程序正義,也保障實質正義;對於現狀完全認可,也足以消解對於未來的不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995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