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學術動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大陸人民養著全世界最昂貴的政黨——共產黨(下)
 瀏覽894|回應0推薦1

daiyuti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周世瑀

中國大陸人民養著全世界最昂貴的政黨——共產黨(下)
下面把養黨費的幾個主要項目列出來,歡迎各位評判。
利用上述專用養黨費的兩條標準,可以借助一個簡便的方法去認定具體的養黨項目。那就是把機構和其他國家對比。凡是中共的養黨機構,要麽在正常國家裏找不到對應的機構,要麽雖然能找到名稱相似的機構,但資金來源完全不同,功能性質也完全不同。以下分項目說明中共的養黨費用。
第一項,中國各級“五套班子”中,有三點一套養黨。

各國政黨執政是指該黨“組閣”,黨務機構仍靠自己募捐養活。中共則把全套黨務機構甩給納稅人供養。中國的各級政權,除去鄉鎮一級外,每級都有五套班子:黨委丶紀委丶政府丶人大丶政協。和正常國家相比,這五套班子中只有政府和人大這兩套可以在其他國家找到對應的機構。而黨委丶紀委和政協這三套完全多是出來的。中國的政府本來就以臃腫龐大著稱,中國人民負擔世界上最龐大臃腫的政府機構已經很不公平了,在此之上還要再供養三套以上同樣臃腫的養黨機構,就更不公平了。
前面已經提過中共各級黨委機關的龐大與闊氣。人們此也早已熟知。這裏再補充一點人們在各級黨委駐地所看不到的奢侈。中共不但用公款興建辦公設施,還用公款興建休養設施。這些休假的設施經常占據著風景旅遊勝地內的最好地段。省委的休養地通常建在本省一兩處地方。而中央級的休養設施則遍布全國多處地區。這些設施常以隱秘獨占方式管理。寧可長期閑置也不對遊客開放。而在閑置期間始終保持足夠的招待和維護人員,定期清掃更換,日夜值班待命。這種管理方式給中共領導人的窮奢極侈提供了良好的掩護。人們偶然從陳希同案中看到一點點這類安樂窩的真面目。各級黨委究竟經營著多少同樣或者更奢侈安樂窩,誰能說得清?根據丁抒的《人禍》一書,1960年前後正當中國陷入空前嚴重的大饑荒時,各省市競相為毛澤東建賓館以及帶遊泳池的“水晶宮”。上海市委書記柯慶施,在原本已有許多高級賓館的情況下,又為毛興建規模宏大的西郊賓館,連同園林丶花木,占地一千多畝。(上海市委稱它為“四一四工程”。)內有一百多人長年守著空別墅待命。而十幾年裏,毛總共只住了幾天,浪費的金錢不計其數。毛澤東一九五九年六月回韶山時,指定在滴水洞為他建別墅。毛自己當然一分錢不出。國家為這工程從一九六○年下半年開工,直到六二年底才完成。從此一個連守衛著那片空房,直到一九六六年六月才盼到其主人去住了幾天。即使用不著也要照花錢,可見共產黨揮霍人民的血汗勞動成果是多麽地隨意。
為什麽政協和各“民主黨派”也是共產黨的養黨機構?
有人可能不理解為什麽要把政協機關經費也算入專用養黨費。其實對照專用養黨費的兩個條件不難理解。政協機關靠公款維持這一條是眾所周知的。政協機關的日常維持費用以及每年的政協會務費用均由國家財政撥款提供。這一點不會有疑問。可能產生疑問的地方在於政協機關是否是“專為共產黨利益而設置”。讓我做進一步說明。
從組織人事上看,眾所周知政協主席必須是同級中共黨委的常委。而政協常委人選,要麽須經中共審核批準,要麽幹脆由中共派人去充任。我的一位中學老師,就是被共產黨派去當本市民盟負責人兼市政協常委的。我們同學曾聽說老師爭取加入中共,沒想到他最後入了民盟。師生相聚時有同學戲問老師道:是否因為中共不收,您才憤然改入民盟?老師否認並鄭重其事地說:“組織上認為我在黨外能發揮更好的作用。到民盟去不過是在不同崗位上為黨工作而已。我不能和組織上計較這個”。我這才知道原來老師是被“組織上”派到民盟去“工作”的。怪不得他入民盟不久就被該盟“選”為副總幹事後來又被 “推舉”進了政協。原來一切早由“組織上”安排好了。老師是中共長期“思想改造”惡政的受害人。顯然認為黨的“團結知識分子的政策”是好的,用什麽手段去執行都可以。其實不僅民盟,任何一個中共掌股中的“民主黨派”都不例外。
從功能上看,這些名為“政黨”的團體卻堅決不要執政,唯一願意做的事情就是給共產黨打下手,讓黨永遠放心。它們跟中共的下級支部同樣忠誠。政協會議“協調各黨”其實不過是“召集黨外支部做出擁共姿態”的另類說法。這種“多黨合作”分明是一黨操盤的多簧騙局。這是共產黨所幹的最不要臉的事情之一:派黨員去扮成“外黨人士”的樣子,然後再湊過來深沈凝重地秀一番“肝膽相照丶榮辱與共”戲。真叫人惡心。
由執政黨批錢養一群“在野黨”。這種奇事好像在前蘇聯也沒有過。這既說明中共對國庫極盡揮霍之能事,更反映出中共領導人深重自卑的內心。中共領導雖然鐵心要獨裁,但也知道獨裁不光彩。“稱孤道寡”的確很受世人鄙夷。為了填補這種難忍的自卑,就挖空心思地組織人馬演出“多黨合作制”。希望通過“民主”表演活動來沖淡獨裁者醜陋的形象。每年的“兩會”期間,這種多簧配合的段子照例上演一回。別看戲路單調乏味,演出的費用卻很沈重。雖然每年演出時間只有幾天,要命的是所有的“戲班子”都必須常設。從中央到每個縣市都必須設立政協並“按規定”組建若幹“民主黨派”。這樣一來,中國納稅人還得常年供養著從中央到縣級這樣一套數目龐大的“在野黨”。其他各國納稅人只養政府。而中國納稅人養了政府還要養執政黨,已經夠冤了。豈知這還沒完。中共意猶未盡還要人民再養些“在野黨”以美化自己。稅上加稅,冤上加冤。有朝一日政權還給人民,政協這騙人的養黨機構必須廢除,骯臟開支必須立即停止。現有的這幾個冒牌的“黨”,要麽去組建獨立的政黨,要麽正式並入中共恢復其“支部”的本來面目。不管執政還是在野,統統都自行去向民間募捐養活自己,不許再吃納稅人的錢。
五套班子中還有零點一套養黨機構在哪裏?
黨委丶紀委丶政協,這是各級五套班子中的三套班子。但何來三點一套之說?這“零點一套”養黨機構在哪裏?它在“人民政府”這套班子裏,是中共安插在政府裏的黨組丶黨辦和一些神秘性的黨務機構。
美國勞工部裏有共和黨“黨組”的編制嗎?不可能有。布什最多能派共和黨人去當部長。他要敢在裏面設本黨黨組,國會一定饒不了他。而中國的各級“人民政府”裏卻設立著大量的中共“黨組”。外加一個統管性質的“直屬機關黨委”。從國務院各部委司局到省市政府的各部門均照此辦理。黨組比黨委小,但往往也有專門的辦公室和秘書等專職幹部。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的簡歷中,有“1982年後,任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處級秘書丶副主任(正處級)”的記錄。顯示一個部級黨組的攤子還不小。這些黨組占用政府公務員編制和辦公設備。給國家增加了額外負擔。中共本來沒有必要在政府部門裏疊床架屋地設那麽多黨組。明明已經有了各級黨委,且政府各部門裏重要的職務也都由中共黨員擔任。有些地方的市委和市府還在同一座大院裏或同一棟大樓裏辦公。市府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市委的眼睛。黨對政府的控制已經達到超嚴密程度了。還有什麽不放心的?可見共產黨是一類內心永無安寧的政治動物。“失控”的憂慮永遠存在,監控的機關永遠不嫌多。反正是國庫的錢,不花白不花,機構不設白不設。一切有人群的地方都要有黨組織看管著。支部要建在幼兒園上,黨組要設進部委廳局。“黨組”遍布政府各個部門,數量很多,所耗用的公款不是小數字。
各級政府裏還有一些神秘機構。你也許聽過“省府或市府N辦”這類名稱。這種機構通常是政府裏的一個專項辦公室或者某個工程項目。但有的卻是共產黨 設立的特殊機關。共產黨性喜黑暗。哪怕在自己統Zhi的天下裏也愛搞“地下活動”。這類特殊的機構名稱雖然是“政府”的什麽辦,實際上是黨的機構。其人事和日常運作都歸同級或者上級黨委掌控。這樣的神秘機構具體情況不容易弄清。過去外界知道略多一點的是中共的特務機關“調查部”的派出機構。調查部在中央的機關為“中央調查部”,但省市級卻不以“省/市委調查部”而是以“省/市府第二辦公室”的名義出現。現在二辦並入國家安全局。這些機構依然專為“黨的安全”而非“國家安全”而工作。江Z民與俄國人的秘密領土交易有損害國家安全之嫌,但國安局不會去調查。相反他們會嚴查並迫Hai那些揭露這種交易的人士。在正常國家裏,“反黨”是公民的權利。國家安全機構不會去調查制止反黨行為。因此中國政府中這些專門為黨提供的服務就是額外多出來的。其所開支的費用,理所當然應當劃入“專用養黨費”。
以上兩個方面,構成“零點一套”養黨機構。
對各級“三點一套”政權班子所需養黨費用的估算。
我在前面說過,中共以公款養黨自己不報賬更不許別人查賬。這給我們估算養黨機構的費用造成一定的困難。我們只能從一些已知的事實入手進行推算。具體方法是:
第一步,估算養黨機構供養的人數。這個人數包括在職人員,也包括離退休人員。
在職人數的估算。首先要指出,估算時不能不考慮中國黨政機關超編的現實。中國學者和官方已經提供很多資料證明了超編現象的嚴重性和普遍性。我們不能視而不見。民政部官員詹成付的一份調查分析論文指出他調查的15個鄉鎮定編只有404人,而財政實際供養人員達882人。超編118%。在估算各級三點一套養黨班子供養人數時,必須對其定編人數乘以一個超編系數。若按詹成付調查的數據來定,這個系數會高達118%。顯然偏高。但從國內各方面報道的情況看,超編20%-50%是很常見的。我從低估算取20%。
養黨機構的離退休人員的退休金和住房醫療福利,無論是否由原單位支付,都是公款開銷。離退休人員的待遇並不比在職人員低多少。特別是離休人員,不但離休金高於普通幹部工資,還享有優厚住房補助和醫療保健服務等。所花公款不菲。離退休人員數量,可按在職人員的一定比例推算。近年來離退休人員生活質量提高,活到七丶八十歲以上者已很常見。就算平均活到七十五歲。則退休生活年齡段為15年(60-75歲),在職工作年齡段為40年(20-60歲)。假定機構規模基本穩定,則離退休人員比例大致為15/40=37.5%。我從低按三分之一(33%)估算。
我估算各級“三點一套”機構的在職人數時,能找到定編資料的,就以定編資料乘以超編系數推算。找不到定編資料的,就用其他間接的方法估算。我找到一些市縣和鄉一級的定編資料。估算出市級“三點一套”養黨機構約供養400人,縣級120人,鄉鎮街道級12人。這些是大概數,但也是低估數。目前還沒有找到中共中央和各省丶直轄市“三點一套”機構的定編資料,只能通過間接方法估算。
關於中央級“三點一套”機關。偶見不同途徑所透露出數字,即令人覺得其規模出人意料地龐大。根據網上流傳的高新所著《領導中國的新人物》一書,僅中 Gong中央辦公廳系統就有編制三千八百四十八名。而知名度不算高的中共中央編譯局,自稱有黨員三百一十三人。考慮到一個單位裏黨員比例通常少於三分之一的普遍情況,這個局的總人數當在千人上下。中共中央的每個部有多個局丶室。中央統戰部有六局一室一個辦公廳和一個機關黨委。而中聯部則有十局兩室一個辦公廳和一個機關黨委。這兩個部的編制人員不會少於編譯局。中X部中組部這種大部所供養的人數應當更多。中共中央警衛局局長擁有上將軍銜,所轄警衛部隊當在師級規模以上。扣除警戒國家機關的兵力後,應有千人以上用於保衛黨中央。為了鎮Ya發L供,中共緊急成立淩駕於政府和司法部門之上 610辦公室。不惜代價地對發L供進行野蠻鎮Ya。顯示中共中央機構可以不受編制限制而隨意擴展。保守地估計,單是中共中央機構的規模就在萬人以上。加上中Ji委丶全國政協機關丶“民主黨派”總部丶國務院下屬各部委司局裏的黨組黨委機構等等,中央一級“三點一套”機構人數應該超過一萬五千人。最少不會少於一萬二千人。
省級“三點一套”的規模,也靠間接推算。安徽省委機關幼兒園的網頁上介紹該園情況說:“省委機關幼兒園座落在省委大院內,占地面積15000平方米,現有14個班級,450多名幼兒丶40多名教職工。”在沒有更好資料的情況下,我用這個數字推算該省委機關供養的人員數。我們知道,在中國一胎化政策下,一個職工從二十歲左右就業到六十歲左右退休,四十年裏最多有三年時間能夠向幼兒園提供生源。假設省委機關工作人員的年齡段是均勻分布的,那麽任一個時刻裏能夠提供一個幼兒生源的職工群體為40/3,即13個職工可提供一個。考慮到擁有幼兒的職工可能選擇其他寄托幼兒的地方,比如在配偶一方就近的幼兒園,在住家附近的幼兒園或者交付老人照看等。這個比例還要增大約一倍。即相當於26個職工能向省委機關幼兒園提供一個幼兒。這樣,該省委機關幼兒園裏 450名幼兒就代表著一個11700人的職工群。當然省委機關幼兒園可能還招收非省委機關職工的幼兒。但外來職工提供的生源比例會小於省委職工生源的比例。就算省委職工和外來職工的孩子各占一半。我們還可以保險地說,中共安徽省委機關供養的人數不少於5850人。考慮到各省差異,我再向下打個折扣,按平均4000人估算省委省紀委機關人數。加上省政協機關丶省級“民主黨派”總部和省府各部門中的黨組黨委等等,省級“三點一套”養黨機構的規模估算值為5000人。這應該是很保守的數字。
第二步,乘以中國公務人員平均的工薪福利率,得出人員經費。工薪福利率指人員的工資津貼住房醫療的福利等。不包括辦公設施和用品等開支。關於這個工薪福利率的資料差異比較大。網上有些文章算出的數字很大,聲稱養一個黨政幹部每年需要十幾萬甚至幾十萬人民幣。我相信,把黨政官員一些不正當(所謂灰色)收入都考慮進去的話,這個數字並不太高。但本文采取保守估算方法,不考慮比較不確定的灰色收入。浙江省金華市政府今年二月發出《關於完善市級機關事業單位經常性經費支出包幹辦法的通知》的文件。文件中關於人員經費的包幹標準是:最高的廳局級幹部每年7.5萬元,最低的科員以下者為每年3.3萬元。如用這個標準作為全國性標準仍然會偏高,因為金華是比較富裕的市。貧窮地區的黨官們的花費會比這個低。湖北省政協副主席鄭楚光在今年全國政協會議上的發言中按每年人均三萬元計算中國公務人員的年人員經費。這是我所見到的最低的標準,就用這個值。
第三步,由人員經費在總開支中所占的比例推算出總費用額。人員經費以外是建築丶設備丶用品等硬件以及公務差旅會議等費用。各級別各行業中人員經費在總費用中的比例很不相同。在樓宇輝煌設備精良的黨政機關裏,大量的錢花在好樓好車好設備上了,人員經費所占比例自然低。而在房舍簡陋辦公設備不足的教育系統,人員經費比例可高達到百分之八十以上。我們考察的是有權有勢的養黨機構。這些機構在一方土地上總是在最好的樓宇裏辦公。乘用最高級的車輛,使用最先進的電腦手機等等。出差辦事總是乘坐高等的艙位住星級酒店,一頓會務“工作餐”就要吃掉幾百上千元。他們的各種開銷水平怎能和那些在陋室危房中上課的民辦教師相比?怎能和連一部小車也沒有的縣中學相比?因此,“三點一套”機構裏的人員經費比例不會高,我按55%到65%計算,中央和省級按55%,地市級按 60%,縣鄉兩級則按65%計算。
以2003年中國統計年鑒所提供的中國行政區劃數為基礎,按照上述三個步驟,我估算出各級“三點一套”養黨班子供養一百五十六萬余人。每年耗用養黨資金約七百二十億元人民幣。
第二項,學校系統中的養黨機構

如果美國某大學根據誰在白宮掌權而相對應地在本校設一個“校黨委”和一個“校團委”,同時每個系或專業也都養個“黨支部”的話,很可能成為轟動全美的醜聞。該校學生一定會拒絕為養活這樣的機構而支付額外的學費。
而在中國,豈止大學,從幼兒園起就有黨支部了。支部建在娃娃頭上。又一項具有中共特色的養黨體系。小學一般設黨支部。編制上是一兩個人。中學多設黨總支,下轄若幹支部。中專學校以上基本設黨委。高校裏的黨務機構層次更多,從校到院系所再到學科專業都有專職的黨務工作人員。多的可達上百個黨務機構,少的也有十多個。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2004年統計公報,全中國在2003年擁有高校1552所,中專與中學89398所,小學425846所,幼兒園116390所。按每所高校(包括下屬院系所)供養黨丶團機構工作人員20人,中專與中學3人,小學1人,幼兒園0.1人(部分幼兒園不設黨支部,故按平均每10所幼兒園擁有一名黨幹估算)。估算全國學校(不含黨校)系統裏的黨務機構供養約九十六萬人,每年消耗養黨資金約三百六十五億元人民幣。
中共各級黨校不同於普通的教育機構。這些機構是專門為共產黨培訓黨官的場所,它們直接為共產黨掌權服務的性質是明顯的。黨校的費用應當全部算入“專用養黨費”。根據中國《2004年中國的國防》白皮書透露,全國有2500多所黨校。按每所黨校擁有30名在編教職工丶10名離退休人員算,全國黨校系統每年約需資金三十億人民幣。
學校系統還有一項重要的養黨開支,就是設置專為共產黨服務的政治課程。從幼兒時代起,中共就有系統地對人民進行愚弄性的灌輸。從幼兒園到大學研究生課程,都被中共塞進美化自己丶貶損政敵丶歪曲歷史的內容。各級學校都設專門教研部門負責這些教育。學生被強迫學習這些課程,還必須通過考試才能畢業升學。這種課程和其他各國學校裏的歷史和社會學知識課程是不同的。因為它是專門為一黨服務的課程。這種課程封閉學生的思想,灌輸虛假的歷史資料,造成學生終生性的思想方法錯誤。這種教育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教師和學生都不相信教材的內容,但都認認真真地完成教與學。顯然共產黨推行這種教育的目的不在於讓學生相信課本的內容,而在於訓練學生懂得服從權威服從教條而忽略真理泯滅良知。中國人民今日對高官權貴的逢迎丶對弱小同胞的冷漠丶對投機取巧的熱衷丶對作假行為的容忍等等都顯著於他國人民,也顯著於港臺同胞。這種整個民族在品質上的退化現象,正與中共在學校中推行反人類的政治灌輸密切相關。
我用估算學校黨務機構相同的方法,估算出這項護黨課程的校內機構開支約為每年三百六十億元。必須指出,這一項所開支的養黨費用,不僅僅增加了中國人民的負擔,更嚴重損害了中華民族的前程。共產黨下臺後這一套洗腦體系一定要廢除。但中共毒化華人心靈的教育後果還會延禍許多年。
第三項,公款養活的“人民團體”

中國有一類黨辦的“人民團體”。它們在名稱上與其他國家的社會團體很相似,但性質完全不同。工會丶婦聯丶共青團丶工商聯丶作家協會等等都是以民間團體名義存在的共產黨分支機構。
1丶它們是“官”而不是“民”。在正常國家裏,“社會團體”和“官方機構”相對,即“非官方機構”,NGO。而中共搞的“社會團體”卻是官方機構的一部分。這些團體裏的領導人由共產黨任命,具有“國家幹部”身份,吃著皇糧。一個人離開政府機關去從事工會活動,在正常國家裏叫做“棄官為民”,而在中國卻屬於“工作調動”。用黨的話說是換個崗位為黨工作,或者叫黨往不同部位上擰螺絲釘。
2丶正常國家裏社會團體的經費基本來自民間募款或者會員繳費,國家只給個別團體極少的補助。中共搞的“社會團體”基本靠公款過活,其機構設置都在國家“定編”之內。
3丶正常國家裏社會團體與執政黨間沒有隸屬關系,而中共搞的“社會團體”在章程裏明明白白地寫著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字樣,毫不掩飾它們是共產黨分支機構的性質。這些團體的機關裏,都設有共產黨的黨委和支部。
4丶正常國家裏的社會團體多元化,五花八門的工會丶商會丶婦女丶青年等組織並存發展。而中共搞的“社會團體”具有完全壟斷排他的性質。中國“婦聯”的功能就是阻止中國婦女自行聯合起來;中國“工會”的功能就是阻止中國工人建立自己的工會。
畢竟是吃公款的養黨機構,它們內部機構設置也很像黨委機構。比如中華全國總工會,設有辦公廳丶組織部丶宣教部丶機關黨委丶機關工會丶離退休幹部局丶國際聯絡部等22個部門,每個部門下面再分若幹處室等。完全就是大官府衙門的派頭。正是這種衙門的存在,中國工人們無法組織自己的工會,工人的權益長期遭到剝奪。
中共搞的這些“人民團體”是針對某一方面人民進行控制的機關。其真正功能是監視和防止各界民眾對中共不忠誠不順從,禁止各界成立維護自身權益的獨立組織。這種吃皇糧而幫助執政黨壓制各界人民的“社會團體”在正常國家裏是不存在的。因此這些團體的經費,完全屬於專用養黨費。一旦中 Gong下臺,它們必須轉為非政府組織,不能再靠公款生存,不能再為一黨服務。
這些黨辦公養“團體”的在職人數,按中央級1000人,省級300人,地市級60人,縣級25人估算,鄉鎮級不計。每年消耗六十多億元人民幣。
第四項,軍警法院和檢察院系統等國家機器中的的養黨支出。

2002年10月10日新華網發表記者徐壯誌丶孫彥新所寫的報道《確保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我軍黨建水平明顯提高》。報道指出:“據統計,自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以來,全軍和武警部隊有上萬個黨支部受到團以上表彰”。我們可以據此大略推算解放軍和武警部隊裏黨務機構的規模。就算解放軍和武警當局濫用表彰手段,平均每三個支部就有一個被表彰,則解放軍和武警大約擁有三到五萬個基層黨支部,按四萬個算。每個支部必有一個正職(比如指導員),大一點的單位還有一至數名副職(副指導員)。平均每個支部按1.5名黨幹計算,全解放軍和武警就擁有九萬左右的基層黨務人員。基層以上還有黨務機構,一般營設總支,團以上設黨委,直至最高層的中央軍委。通常一個師級單位有二十個左右的黨委和總支,下轄五十到兩百個基層支部。按照八個支部有一個黨委/總支,每個黨委/總支平均用三個人算。全解放軍和武警就擁有七千五百多個黨委,供養人員約兩萬多。基層支部和上級黨委相加,估算全解放軍和武警共擁有黨務幹部約十一萬人。
除了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中國還有地方武裝單位。從省軍區到地方軍分區再到市丶縣區的人武部丶縣中隊等,每一級都有黨委或支部,都有政委指導員編制。全國算下來,也該有一到兩萬的黨幹,按一萬五千估算。
這樣,估算中國軍警和地方武裝機構裏黨務幹部的總人數為十二萬八千人。每年支出的專用養黨費約六十四億人民幣。
法院和檢察院系統內的黨組。根據中國檢察日報的“正義網”,中國有各級人民法院3556個,人民檢察院3846個。按每個院內平均兩個黨幹來算,共有近二萬人,耗用養黨費用約十億元。
第五項,國有企業內黨務機構

根據國家統計局1996年基本單位普查數據。全國國有經濟企業按規模劃分的統計數為:萬人以上的大企業有566家,五千至一萬的1281家,一千至五千的18804家,五百到一千的30830家,一百到五百的269496家。分別估算上述各規模企業中平均黨務機構人數依次為:20,15,5,2, 1人。其他條件與前面項目相同。這樣算得國有企業內養黨機構供養人員六十多萬人,每年耗用國有資金二百八十多億人民幣。
第六項,黨的喉舌以及為黨宣傳項目中開支的養黨費用。

宣傳,是共產黨花錢力度最大部門。利用現代大眾傳播媒介的強大影響力來欺騙操縱影響人民,是共產黨政權得以存活延續的保命法術。為了保命,共產黨 花錢決不手軟。這方面的養黨花銷數額巨大,可能占到中共整個養黨開支的三分之一。但由於這方面的開支非常龐雜,很難估算。這裏把一些濫花公款的現象列舉出來。然後做一個粗略的估計。
西方競選期間,各黨花不少錢上電視臺做廣告。那些廣告基本是按秒算錢的,時間長了吃不消。而中共的喉舌電視臺每天都必須美化黨的領袖,吹捧黨的政策,攻擊黨的敵人,欺騙黨統Zhi下的人民。這些節目絕不晃幾秒就過去的。而是數分鐘甚至數小時地延續下去。如果按照正常價格購買電視電臺廣告時間這樣做的話。每天該支付多少錢?
西方媒體也追逐報道政治領袖。但註意力集中在領袖人物的醜聞和弱點上。而中共壟斷下的成千上萬媒體只能為樹立黨的威望歌頌黨的恩德而工作。誰能算得清,有多少中共官員受到公款制作的影視作品和音樂戲劇的歌頌?這方面花錢最多的是毛澤東。他的威望因而最高。“老一輩”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只要不在黨內鬥爭失勢,都享有公家出錢編制的音像作品的歌頌的服務。1990年代有段時期不知來了什麽毛病,掀起了一陣歌頌政治局委員爹媽的熱潮。江Z民的繼父(江上青),李鵬的養母(鄧穎超)丶生父(李碩勛)和生母(趙君陶),鄒家華和李鐵映的父親(鄒韜奮丶李維漢)等等都出了專門的影視片子。而李鵬自己幾乎天天要出鏡,那一陣的中央電視臺簡直就成了李鵬的“全家福”表演站。李鵬父親的電視片前後至少出了三部(10集電視連續劇《李碩勛將軍》丶6集電視文獻紀錄片《李碩勛》丶電視紀錄片《革命烈士李碩勛》)。不但在電視上生輝,還要在各地光耀。李碩勛故居被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四川高縣建了他的紀念館。海南海口市建了他的陵園丶紀念亭。還把海口市一條路命名為“李碩勛路”,把一所學校命名為“碩勛學園”等等。這一切都是用借助國家權力動用國家公款辦到的。不是以權謀私又是什麽?問問各國財政官員,他們國家財政開支裏有沒有這一塊?美國納稅人能不能允許小布什從美國財政裏撥幾百萬請好萊塢拍部歌頌老布什的電影?
宣傳毛澤東思想和黨的路線不算經濟賬。這是幾十年來的既定規章。在文革前後十多年時間,國家計委制定計劃時必須把宣傳毛澤東思想列為國民經濟建設的首要任務。資金丶設備丶材料丶人力,技術等資源必須絕對保質保量供應,不得挪用,不得延誤。1960年代中國遭受嚴重饑荒的時候,毛澤東思想的宣傳工作不但沒有減緩,還增加了力度。那幾年裏大多數國民經濟社會統計數字都下降了,只有人口死亡率和毛澤東的威望等少數指標保持了同步增長。這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最奇特的現象。宣傳共產黨及其領袖的電影戲劇總是興師動眾搞全國性協作。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動用十幾個省市和各軍種的宣傳力量,經歷一年多才完成。九十年代拍攝電影“大決戰”,總導演李文化向外國媒體透露:初步預算七千萬人民幣,但實際耗費在兩倍以上。影片動用全國5個軍區100多萬部隊和大量人民參加拍攝。隴海鐵路被停運幾十分鐘以拍攝“實景”。天津市封鎖市區最繁忙的交通地段達十幾個小時,市政府大樓被用於拍外景,故意把上百個玻璃窗打破。一部電影,直接成本就上億。還有這擾民傷民的間接損失怎麽計算?
還有,宣傳黨的書籍出版了丶報刊印成了丶電影電視拍完了,但是沒有什麽讀者觀眾怎麽辦?有了公款就好辦。共產黨無非再動用些資源進行推廣罷了。當年推廣毛選,搞到人手一冊至多冊的程度,以便你在車間丶在地頭丶在家裏丶在辦公室丶在旅途中丶在病床上等都能讀毛選。免費贈送毛選成了制度。下鄉時送一套丶返城時送一套丶招工時送一套丶參軍復員丶入學畢業丶住院出院丶結婚離婚等等都是送毛選的時機。社會主義是按勞分配,共產主義是按需分配,毛選則是按書分配,印多少就得送多少。而毛澤東在動用巨額公款給自己編制發行著作之後竟然還收取了上億的“稿費”。近年來為現任領導人公款出書情況收斂了一些。但為美化中共以及“老一輩”高級黨官而大量動用公款編寫出版宣傳物的情況仍然十分普遍嚴重。各級圖書館中“革命史”丶“革命事跡”一類的出版物早就堆積如山了。然而中共仍然不知疲倦地組織力量編寫發行著。
黨報黨刊沒人訂?於是就靠行政命令搞強制訂閱,每年各級黨的宣傳部都要開一次“黨報黨刊發行工作會”,下指標壓任務,外加“私訂公助”丶“集訂分送” 等等花樣軟硬兼施保證黨報的“穩定發行”。對於乏人問津的革命電影,則采用公家出錢買票,組織幹部群眾觀看的方法。不惜中斷正常工作在上班時間組織觀看。幼兒園教師“接上級通知”要去看革命電影,家長就必須提早半天把孩子接回家。這樣的事本人就經歷過多次。
鋪天蓋地的宣傳,必然要花掉鋪天蓋地的鈔票。我們知道中共在媒體丶出版丶影視藝術等等方面的養黨護黨花費是巨大的,粗略估計應該不少於一百五十億元人民幣。
不但要搞正面宣傳,還要壓制“敵人的聲音”。中共幹擾國際廣播,封鎖網絡的強度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而幹擾封鎖需要昂貴的設備和大量人力。有中國學者指出,蘇聯曾在所有人口20萬以上的城市裏設立了幹擾臺。到1980年代中期,全國大約有3000部幹擾機,設置費用共花了約 2.6億美元,每年還要花維護費約2.5億美元。這筆費用比蘇聯辦國內廣播的經費還要多。鑒於中國人口眾多,20萬人以上的城市數量是前蘇聯的好多倍。中 Gong封鎖真相上一向是不惜血本,寧濫勿缺的。因此在幹擾國際廣播方面所花的錢肯定是前蘇聯的許多倍。此外中共還要在東南沿海省份壓制港臺電視節目的傳播,更要對電腦網絡和電話手機通訊等進行嚴密的政治性控制和封鎖。這些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因此,保守的估計,中共在此方面的每年的花費不會少於20億美元。即在一百六十憶人民幣以上。
此外,中共還有一項很大的“革命傳統教育”的開支。就是為共產黨自己高級黨官以及英模人物建立紀念館紀念碑物。共產黨的歷史實在充滿了罪惡。它掌權以前大部分的時期裏都是搞武裝暴動割據國土建立洋式馬列政權。在抗日戰爭時期它是躲避日寇襲擊國軍破壞抗日的。出兵朝鮮則是支持侵略者服務於蘇聯帝國的野心。這些歷史的真相對共產黨很不利。為了對抗真相美化醜惡的過去,為了粉飾本黨及其領導人的形象,中共不惜工本修建了大量的紀念館紀念碑和其他紀念建築物。這些設施的投資和維護費用由民政事業費中開支,擠占了扶貧丶撫恤方面的資金。這類建築物早已多到泛濫成災的地步,但各地每年還在抽調資金用於新建擴建和維護。網上可以看到很多這種興建“紅色旅遊”線路的消息,動則投資百萬丶千萬甚至更多資金上去修陵樹碑建堂立館。照看這些碑亭堂館亦成為黨官們安插親屬吃財政供養的好機會。新華網報道過某地居然可為一座只有三個墓碑的陵園安插二十多份職位的奇聞。全國這方面的花費,每年應達數十億元。按三十億計算。
第七項丶資助他國共產黨及其武裝力量的非法外交費用。

中共在奪得政權之後的頭幾十年裏向外輸出革命。資助著幾十個國家裏的共產黨和反政府的武裝力量。有些是暗中進行的,有些則是公開或者半公開的。這些行動耗費了人民大量的錢財。給中外國家人民都造成了災難。這種對外資助無助於國家間正常的外交關系。相反這種粗暴幹涉他國內政的行為破壞了中國和鄰國的正常關系,激起了鄰國的反華浪潮,給華僑造成了慘重的損失。因此這些錢稱為“破壞正常外交關系費”比較妥當。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一九六五年支持印尼共產黨搞武裝政變。造成印尼與中國斷交,並在印尼激起了長達幾十年的反華排華浪潮。但是毛澤東不在乎。因為他是受益者。敗壞中國國際形象地活動總會導致毛澤東在國內威望的提升。因為中共喉舌可以不理睬各國輿論,單單報道海外親毛組織認真學習“毛選”,運用毛澤東的“武裝鬥爭”丶“農村包圍城市”等方針去戰鬥並且“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的消息。這些虛假消息對國內人民有很大的愚弄作用。毛澤東就從“中國人民的紅太陽”順利升級成“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了。
還有些洋人利用毛澤東這種挾洋心態搞欺騙,騙走了不少資金。BBC曾經報道說,荷蘭秘密情報人員貝維偽裝成一個荷蘭共產黨的領導人騙得毛澤東的信任。在中蘇決裂之後中共為貝維出資成立荷蘭馬克思-列寧主義黨。還出錢供貝維周遊世界。所花費的資金在一百萬英鎊以上。在1970年代,一百萬英鎊不是一筆小錢。但中共不會在乎,老毛更不在乎。就算知道了真相,毛澤東也不會心疼。因為他的目的達到了。這個洋人只要每年七一或國慶節打著西方“反修”政黨的旗號給毛澤東發一封賀電,就足夠讓老毛增添不少“自重”了。
鄧小平掌權後,為了引進外資挽救中共的瀕臨破產的經濟,需要和東南亞各國修好。於是鄧斷然背棄了東南亞各國裏那些忠心耿耿的 “兄弟黨”。中止了對他們的支援。聽任他們被本國政府軍隊一點點圍剿消滅。從此後中國與東盟各國的關系就正常化了。這也反正了毛澤東那些“援外”支出對正常外交關系只有破壞性。
現在中共不再支持外國的反政府武裝力量了,這是好事。但中共中聯部對外活動仍然很頻繁,其任務仍然是聯絡世界上殘存的“兄弟黨”,為挽救必定衰亡的國際共運進行最後的努力。這個必定失敗的努力繼續耗用著中國納稅人的錢。
此外,中共這些年來把越來越多的資金投放在海外媒體的擴展和收購丶社會團體的滲透丶加強公關運作等方面。根據大Ji元揭露,中共官方媒體中央電視臺的節目不斷擴大向世界傳播的範圍。原本只要6-8顆衛星就可以把全球覆蓋住,而中央電視臺卻在全世界租用了37顆衛星!中共希望操控海外華人組織和華文媒體為自己所用的意圖是很明顯的。光是為了壓制發L供就進行了多方面多年的努力。為了中止NTD電視臺與歐洲衛星公司的合約,中國有關公司向歐衛提供大批合同。這種明顯帶有政治意圖的大規模利益輸送,沒有中共的背後支持是不可能的。中共在海外擴張勢力的規模是很大的,所耗用的外匯也不是個小數目。估計每年應該達到數億美元。這裏且按二十億人民幣估算。
以上七項的總和,為兩千二百六十多億人民幣。這就是我估算出來的中共每年所耗用的養黨費用。我知道大陸有學者聲稱當前單是中國官車的車費每年就達四千億元。而我估算出來的養黨費才剛過該數值的一半,因此我可能估算得太保守了。但我覺得我的算法有理,就不打算去改它。不過畢竟由於資料不足,又是第一次進行這樣的估算。難免會有誤差。衷心歡迎讀者挑剔糾正。經過不斷地改進修正,最終總會找到比較精確的估算值的。只要這篇文章能夠引起人們對中 Gong經濟消耗量和剝削量的更多分析與思考,我的目的就算達到了。
共軍也很難養,工資比地方高一倍,許多研究所就是共軍的,也吃著人民的血和汗。

這是非常好的一篇文章,特別推薦給大家看看。
任何搞社運的,搞民主的社會團體,政黨等,總免不了需要營運的最低需求資源,這資源中,金錢是絕對避免不了的一種資源需求。別說當年孫中山先生要搞革命,需要資本。就到了現代政黨,甚至是外國政黨,同樣都要資本,才能運作。
自稱「光榮,偉大,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當然也需要。
久遠推薦這篇文章給各位中國人,是因為這篇文章透露出,中國人開始真正關心與註意,中國人周遭的種種,被隱瞞的國家資訊,環境資訊,以及最重要的,那就是各位中國人民的稅金,被如何利用,又如何被隱蔽。
由於各位中國人的稅金養肥了中國共產黨,以致於雖然中國共產黨腐敗無能,但還是使得臺灣當局的政治勢力一年比一年敗退,這中間,中國共產黨所用來賄賂,收買臺灣高官的資本,當然一定又是從各位中國人民的稅金所支付。
中國人的稅金被如何使用?在甚麼地方?在誰手上?由誰決定?這個問題,才是中國人都應該努力去關心的。中國人上繳的稅金,都是各位中國人的血汗錢,這些錢應該用於豐富各位中國人民所在地的公共建設,而不是用來收買與賄賂外國官員或奸商,去滋潤這些對中國人民毫無貢獻的高官糜爛私生活。
久遠再次提醒各位,統一臺灣,對促進中國人民的稅制透明化以及中國人的民主自由是毫無幫助的。中國人民應該多多關心自己周遭的公共建設與政治議題,遠遠比奉獻自己去滿足執政黨的欲望來的重要。
中國共產黨所用來賄賂,收買臺灣高官的資本,當然一定又是從各位中國人民的稅金所支付。

觸目驚心
鑒於此,難道人民還要這個喝血的政權繼續存在嗎?
*方才看到該文,恰好內容也是本人近幾年思考的主題之一。對這種狀況許多國人理所當然,甚至沒有覺得有任何問題,而這都歸功於49年後的全民洗腦教育。
*經濟來源是中共實現一黨專政的最大保障。1921年建黨後靠著蘇聯提供經費得以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勢,有資料表明陳獨秀曾經試圖拒絕這種經濟支持,畢竟吃了人家嘴短,吃了人家的就得聽從蘇共召喚。
*吾以為,經濟因素既是常見的打擊民主運動的借口,也是推動民主運動不可忽略的一個方面。
*洗腦教育不但讓國人將謊言當真相,將強盜當公仆,同時為國人憑空捏造了一個左也要感恩丶右也要戴德的上帝。這個上帝一邊聲稱自己是人民的兒子,人民的公仆,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一邊又淩駕於一切之上,國家和人民不過是其私器和奴仆。
*文中提到的供養民主黨派問題,在此做個說明:據我看到的資料,中共登基前曾匯報斯大林欲與蘇聯一樣解散其他黨派,意欲使共產黨成為唯一政黨;該計劃被斯大林否決,因而有了今天我們看到的特色機制:政協,花瓶黨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3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