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外交、軍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胡錦濤離京出席金融峰會和APEC會議並訪問四國
 瀏覽4,808|回應13推薦0

Guod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去年六月台灣與哥斯大黎加斷交,打斷了台灣在中美洲地峽穩固的七個邦交國格局。胡錦濤此次訪問哥國,為哥國與中國建交以來,訪問該國最高層級之中共領導。我外交部歐部長恰於11/12至22號訪問我中美洲友邦宏都拉斯及巴拿馬,以求穩定中美洲局勢。

新華網北京11月14日電 應美國總統布什、秘魯總統加西亞、哥斯大黎加總統阿里亞斯、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勞爾·卡斯楚、希臘總統帕普利亞斯邀請,國家主席胡錦濤14日下午乘專機離開北京,前往出席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金融市場和世界經濟峰會、在秘魯利馬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第十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對哥斯大黎加、古巴、秘魯、希臘進行國事訪問。 

    陪同胡錦濤主席出訪的有:胡錦濤主席夫人劉永清,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國務委員戴秉國,外交部部長楊潔篪,財政部部長謝旭人,商務部部長陳德銘,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朱之鑫,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外交部副部長李金章、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商務部副部長易小准、胡錦濤主席辦公室主任陳世炬、外交部部長助理劉結一等。

Hu visit marks China's growing interest in Latin America

2008/11/14

SAN JOSE (AFP) — Chinese President Hu Jintao begins a Latin America tour on Monday, taking in Costa Rica, Cuba and Peru, as China tightens economic ties and the region hopes for help in tougher times.

The Asian giant has increased diplomacy and investment in Latin America in recent years, with an eye on its natural resources and developing markets for manufactured goods and even arms.

Many in Latin America hope for an investment boost to help ride out the economic crisis.

Exports from the continent to China include soya and iron ore from Brazil, soya from Argentina, copper from Chile, tin from Bolivia, and oil from Venezuela.

The trade is still only a small percent of the continent's total, but it is growing.

China's state-run Xinhua news agency reported this month that exports to Latin America grew 52 percent in the first nine months of 2008 to 111.5 billion dollars.

Hu will visit San Jose and Havana between a G-20 meeting on the global crisis in Washington on November 15 and an Asian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um summit in Peru on November 22.

China and Cuba have remained all-weather friends for decades, their Marxist Socialist past a driving force in relations.

The Chinese leader visited Cuba four years ago to sign bilateral deals, and China was Cuba's second business partner, after Venezuela, in 2007.

Hu's visit to Costa Rica, meanwhile, is the highest-level visit by a Chinese official to the first Central American country to break off Taiwan ties in favor of China, in June last year.

Taiwan is now left with only a small circle of 23 international supporters, most of them tiny, poor nations, while Beijing commands the support of 171 nations.

"It's more than just symbolic that Hu Jintao has decided to come, because it is clearly making the point that it is no longer a Taiwanese stronghold," said Costa Rican analyst Luis Guillermo Solis.

Both Taiwan and China have been accused of using so-called "dollar diplomacy" to get nations to ally with them.

But China's economic might is hard to compete with, especially in tough economic times.

Part of China's incentives to Costa Rica came from China's enormous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with an offer to buy 300 million dollars in bonds.

Many wonder if Costa Rica's neighbors will be tempted to follow its move.

"I can't see any changes in recognition back from China to Taiwan. Basically it's been bit by bit, countries going from Taiwan to China," said Kerry Brown, a senior fellow at Chatham House thinktank in London.

Costa Rica, a major exporter of computer components, is now prepared to negotiate a free trade deal with China, the foreign trade minister said here this week, dismissing fears of an invasion of Chinese products into the tiny Costa Rican market.

China has expanded its high level missions to the whole continent in recent years, making investments and agreements with such oil producers as Venezuela, Ecuador, Colombia, Argentina, Brazil and Mexico.

"The fact is that China has been locked out of a lot of countries for energy deals" in the past, Brown said. "It's going to be going into these areas more and more."

China has also advanced to economic assistance and direct investment, sometimes taking over from the region's main commercial partner and neighbor, the United States.

The teaching of Chinese in schools and universities and scholarships to China, as in Costa Rica's deal, add to a charm offensive.

And although Latin American economies are in a stronger position to withstand financial setbacks than in the past, a strong economic partner such as China is more attractive than ever.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105820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國單方面取消原定於本週一舉行的中國—歐盟年度峰會
推薦0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外交緊隨“內需”轉變

 

2008-12-05

 

http://www.zaobao.com/yl/yl081205_502.shtml

 

 杜平

  中國單方面取消原定於本週一舉行的中國—歐盟年度峰會,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外交行動。此舉雖然是針對法國總統薩科齊而來,旨在對其堅持會見達賴喇嘛表達強烈不滿,但其力度之大,態度之果決,連歐盟其他26國都感到驚訝。

 

  在中歐交往史上,筆者只記得1989年歐盟憑藉其在政治、經濟、軍事和外交上的強勢地位,居高臨下地單方面決定斷絕與北京的高層政治接觸。現在輪到了中國,北京領導人在感到憤怒的時候,也可拿高層政治接觸做文章。時移勢易,由此可見一斑。

 

  過去,中國曾對個別歐盟國家採取過強硬措施,但總體上很克制,影響範圍止於雙邊經貿和外交領域。例如,為了報復法國向臺灣出售“幻影”戰鬥機,中國關閉了法國駐廣州領事館,取消了法國參與廣州地鐵建設的計畫;為了報復荷蘭向臺灣出售軍艦,中國召回了駐荷蘭大使,將雙邊關係降格為代辦級。但除此之外,中國基本上都留有餘地,控制損害範圍,避免傷及高層政治關係,尤其是要避免傷到自身利益。

 

  相比之下,北京此次在盛怒之下取消與歐盟的首腦峰會,顯然已經打破了過去的反應模式,因為它不僅超越了雙邊關係範疇,而且更上升到多邊高層政治。

 

為何對法國重拳出擊?

 

  再看一下中國歷來重視歐盟的程度,就更能發現中國此次的外交決策為何顯得非比尋常。在改革開放以來的三十年時間裏,中國一直把自己與歐盟的關係視為外交戰略的支撐點之一。在北京的戰略視野裏,歐盟不僅是其經濟、貿易和投資的重要夥伴,是現代化進程中的借鑒物件,而且更是世界格局中的一極,是制衡美國的戰略夥伴。簡言之,中國對歐盟的身份定性,更多是合作夥伴,而非競爭對手。

 

  既然如此,中國為何一反常態,不留餘地、不作妥協地報復法國?表面上看,這似乎是“盛怒之下”的舉動,但實際上必定經過了一番審視和判斷。筆者的感覺是,中國似乎並不擔心中歐關係的可能惡化,並且似乎做好了在中短期之內與法國政府持續交惡的準備。我們不妨看一下此次外交出擊的背後,可能有哪些現實的考量。

 

  其一,法國目前正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中國拒絕與會,顯然是要羞辱薩科齊,警告法國將來繼續帶頭對抗中國之前要三思而行。北京曾經以“槍打出頭鳥”來警告歐洲國家,提醒它們不要在人權、西藏和臺灣問題上刁難中國,但過去一直是言語多於行動,包括在北京奧運會期間對薩科齊的言行予以容忍。現在,這一槍終於打在了喜歡“出頭”的法國身上,結果不只是中歐峰會受牽連,中國購買法國飛機的大筆訂單大概也免不了會遇到波折。

 

  其二,對於某些外交事務,中國民間已經積累了很多不滿情緒,以至於外交部被形容為“軟骨頭”,因為很多人認為中國政府在與西方國家交往中,顯得過於遷就和軟弱,包括對薩科齊忍讓太多。在奧運會之前,薩科齊在西方領導人中,第一個把拉薩騷亂事件與自己是否出席奧運會掛鈎,中國民眾的憤怒情緒至今並未平息。現在奧運會已過,此時又出事端,如釋重負的中國政府正好乘勢把舊賬新賬一起算。

 

早報導讀

 

日本汽車業步入「冬眠」期

[恐怖的縫隙] [孟買恐襲]

[保飯碗甚於加薪] [全球次貸風暴]

[壓不扁的玫瑰?] [台海局勢]

 

香港:將推動十大基建 港可望創25萬個職位

 

國際:布希:駐伊美軍2011年底前全部撤出

 

觀點:《海角七號》的符號

 

--------------------------------------------------------------------------------

 

重大內幕消息洩露,莊家借機操縱股票、期貨大賺!

 

 

   偉哥”讓女人爽到死!

三療程治癒——陽痿早洩

 08新藥攻破:皰疹、濕疣

哮喘支氣管炎-海洋新藥

 

 

 

  其三,中國很清楚,法國和歐盟此時只關心自己在國際經濟秩序重建中的角色,並且對中國有很多要求。至於中國最關心的問題,即歐盟何時取消對華軍售禁令,薩科齊和其他國家領導人都表現得漠不關心。因此,對北京而言,此時不出席中歐峰會毫無損失,只會打擊法國在歐盟中的威信和領導地位。同時,在未來國際經濟秩序的重組中,中國依然掌握著主動權,歐盟還會主動要求中國支持。

以前從未有過的自信

 

  然而,以過去的一貫外交風格來看,中國儘管有上述多種考慮,但還是不大可能毫無顧忌地與整個歐盟翻臉,最多只會在雙邊關係上報復法國。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使中國不再投鼠忌器,甚至豁出去也要讓法國領教一下自己的憤怒?這一行動背後是否有更深層的考慮?是否反映了中國外交戰略的思考方向有所變化?在世界格局再次陷入動盪和重組之際,這一點也許更值得關注。

 

  過去三十年,中國的主要發展目標一直是與國際接軌或者“融入國際社會”,而其外交任務就是要為這一目標服務,為此營造良好的國際氛圍,創造和諧的外部環境。本這一目的,中國在外交上始終強調“維護大局”,主張合作,避免對抗,能忍就忍,能讓則讓,底線是“鬥而不破”。中國民眾一直批評中南海領導人“軟弱”,甚至“怒其不爭”,其實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是特定發展階段所難以避免的處境。

 

  但是,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後,這一切似乎都在悄悄地改變。首先必須指出,在未來很長一個時期,中國不可能放棄開放政策,還會繼續注重營造有利的外部環境,但就趨勢來看,中國將會從新的角度、以不同的心境,重新思考“融入國際社會”的方式和進程。

 

  具體地說,此次金融危機雖然使中國經濟遭遇衝擊,但同時也使中國決策者更清楚地認識了“國際社會”和中國自身的處境與利益需求,並且從中感受到了以前從沒有體會過的自信。過去,中國經濟對外依賴程度越大,它在國際事務中就越是受制於人,在外交決策中瞻前顧後的心理也越是明顯;現在,既然外部市場的萎縮已成為事實,中國不如索性放棄其他幻想,改而專注於經營內部市場。從過去低三下四地有求於人,並且急於得到西方人的認可,到現在不懼西方的施壓和孤立,自信和自主地自救、自強,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轉變。

 

外交更突出“以我為主”

 

  固然,中國離不開外部市場與外部合作,但在不能完全指望外部世界的情況下,其發展戰略的重心正從“外向”轉為“內需”。就如同過去任何一個時期一樣,這個轉變的過程,將必然導致外交決策者的思考角度和反應模式跟著轉變。

 

  換言之,在國際事務中,其實也是“無欲則剛”。對外部市場依賴程度的減輕,加上已經積累了比較雄厚的實力,有助於中國外交決策者放下很多包袱,從而在必要的時候,能夠作出不同尋常的行動。中國此次對法國採取極其強硬的措施,也許就是一個標誌。

 

  中國當前的國力說強不強,對外開放的程度說全面也非全面,國際地位說高也不是很高,總之是處於尚未完成的大國上升階段。在外部市場利益減少、外部環境不夠友善、外部局勢不夠穩定的形勢下,處於這種歷史階段的中國,其戰略視野的焦點很有可能由遠而近地收縮,而自力更生、自主圖強的信念,將重新回到戰略決策過程的顯著位置。

 

  最近,北京領導人多次強調,在世界經濟動盪混亂的形勢下,中國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對世界經濟的最大貢獻。這是一個重要的信號,既意味著中國將專注於內部發展,也意味著中國在外交上將更加突出“以我為主”的自我意識,其抗拒外部干擾的力度也會更加強烈。中國絕不可能回到閉關鎖國的狀態,但其開放的步伐也許會變得更加沉穩和從容。中國大概不會照搬美國當年實行的“孤立主義”外交政策,但在經濟危機橫掃全球的特殊時期,也許有必要把它拿來進行一番研究。

作者是《聯合早報》評論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135039
China and Latin America: The New Face of South-South Cooperation
推薦0


Guod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he international influenc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early 21st century is nowhere more evident than in the consolidation of it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artnerships in Latin America. The region has become a crucial source of energy resources for China, invigorating the economies of supplier countries but also posing a range of new dilemmas for Latin American development. Described as "the new engine of Latin American economic growth" by some and as "an impending threat to democracy" by others, China has developed cooperative programs that differ from other foreign initiatives in the region through their emphasis on long-term outcomes,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political alliance. This symposium brings together six leading analysts in the field to discuss the geopolitical significance of Sino-Latin American cooperation at a critical juncture of China's global expansion.

Presented by the UTS China Research Centre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 Center for the Pacific Rim

10am-11am Adrian H. Hearn: “Social Dimensions of China’s Strategic Relations with Latin America”

Chinese diplomacy in Latin America has demonstrated a high level of adaptation to loca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onditions, often aided by consultation with resident Chinese communities.  This presentation examines the cases of Mexico and Cuba to illustrate how the Chinatowns of both countries have functioned as points of convergence for national business leaders, diplomats, and their Chinese counterparts.

11am-12pm Ariel C. Armony: “The Latin American New Left, China, and the Post-Washington Consensus”

This presentation examines the main areas of convergence and divergence between China and Latin America, taking into account historical, cultural, and political factors as well as the triangular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 In addition, it assesses whether the left-right lens is adequate in understanding this relationship today.

12:15pm-1:15pm 楊志敏: “Technological and Cultural Exchange: Tightening the Link Between China and Latin America”

In the development of Sino-Latin American relations, technological and cultural exchanges play key roles.  Technology transfer from China to Latin America not only helps Chinese investors there but also benefits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through training of local technicians.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exchanges have allowed Chinese people to know Latin America better, and with more students and professionals from Latin America coming to China, this process will expand in the coming years.  Furthermore, Chinese Latin Americans have a special role to play as  
bridges between the two sides.

2:15pm-3:15pm Gonzalo Sebastián Paz: “China-Venezuela: A Strategic Relationship?”

The main goal of the paper is to take stock of the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Venezuela, during the period of President Hugo Chávez. In particular, it will focus on the political (the foreign policy objectives of both countries) and economic aspects of the relations, such us oil, technology and financial cooperation. It also provides a tentative analysis of the “strategic” nature of the relationship. It concludes with an assessment of the role and reac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this evolving relationship.

3:15pm-4:15pm José Luis León: “Mao's Steps in Monroe´s Backyard: The China-Latin America-United States Triangle”

In the last decade China has become a major player in Latin American economies. Having an almost negligible presence in the region during the previous years, China has swiftly turned into the second or third trading partner of the major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At the early stages of this development, the United States did not seem particularly concerned; however, in the last few years both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and military strategists have expressed concerns about the Chinese presence in what the US sees as its historic sphere of influence.  This presentation addresses three sides of the China-Latin America-USA triangle: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Latin America’s booming commodity trade with China (and conversely, the devastating competition faced by Mexico and Central America), and Washington’s concerns about the deleterious effect that China's economic activism could have regarding the USA's leverage in Latin America.

4:30pm-5:30pm Yingjie Guo: “China and Mexico in the WTO: Economic Competition and Political Challenges”

The economic irritation in China-Mexico relations have been magnified as a result of their WTO membership.  Yet, there is no easy solution, as the competition between China and Mexico and the attendant problems are not only rooted in their trade structure, but are related to contrasting ideologies concerning free trade, economic development, state intervention in the market, and government regul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y.  These differences have found expression in trade and industrial policies, strategies for creating “national champions” and for managing capital flows, privatisation, and so on.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133603
中美戰略對話將升級為總理--副總統級
    回應給: Guoding(Needoak) 推薦1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沙包

朝鮮日報消息

http://chinese.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8/11/27/20081127000032.html

據日本《讀賣新聞》華盛頓電26日報導,美國當選總統奧巴馬的政權交接小組正在積極研究將目前的中美戰略對話升級為副總統對總理的方案。

據報導,交接小組積極考慮由美國當選副總統拜登和中國總理溫家寶來擔任中美戰略對話的新代表。報導還分析說,這反映出美國的意願,即,中國在經濟危機、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懸案要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

如果中美戰略對話升級為副總統對總理級別,將成為美國各級戰略對話中的最高級別。這被認為,奧巴馬政府視中美關係為全球戰略和東北亞戰略的核心。

奧巴馬曾於今年9月向美國駐北京商務處發函稱:“美國和中國有必要在經濟和安全、全球性政治課題領域繼續深化高層對話機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121020
存查:《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
推薦0


Guod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政府5日在北京發表《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全文如下:

  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

  前 言

當今世界正處在大變革大調整之中,和平與發展是時代主題。世界多極化不可逆轉,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世界和平與發展既面臨新的機遇,也面臨諸多挑戰。共同分享發展機遇,共同應對各種挑戰,推進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事關各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各國人民的共同心願。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始終不渝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願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同所有國家發展友好合作,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是發展中國家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當今國際舞臺上的一支重要力量。新形勢下,中拉關係面臨新的發展機遇。中國政府制定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旨在進一步明確中國對該地區政策目標,提出今後一段時期中拉各領域合作的指導原則,推動中拉關係繼續健康穩定全面發展。

  第一部分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地位和作用

  拉美歷史悠久,地大物博,經濟社會發展基礎良好,發展潛力巨大。

  拉美各國積極探索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政局保持穩定,經濟持續增長,人民生活不斷改善。各國有著聯合自強的強烈願望,致力於促進本地區和平、穩定、發展,整體實力不斷壯大,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各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為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

  第二部分 中國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關係

  中拉雖然相距遙遠,但中拉人民友誼源遠流長。目前雙方處於相似的發展階段,面臨相同的發展任務,雙方有著增進瞭解、加強合作的共同願望。

  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的二十多年中,中拉之間以民間交往為主。至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國同該地區大多數國家實現建交。90年代,中拉各領域友好合作取得長足發展。進入21世紀以來,中拉高層交往更加頻繁,政治互信日益加深,經貿、科技、文教等領域合作不斷深入,在國際事務中相互支援、密切配合。雙方關係呈現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發展的新局面。

  中拉友好合作符合雙方人民的根本利益。展望未來,中拉關係發展潛力巨大,前景廣闊,必將為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第三部分 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

  加強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團結合作,是中國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立足點。中國政府從戰略高度看待對拉關係,致力於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建立和發展平等互利、共同發展的全面合作夥伴關係。中國對拉美政策的總體目標是:

  ——互尊互信、擴大共識。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同拉美各國平等相待、相互尊重。不斷加強同拉美國家的對話和溝通,擴大政治互信和戰略共識,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及重大關切的問題上繼續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互利共贏、深化合作。充分發揮各自優勢,不斷挖掘合作潛力,同拉美國家成為互利互惠的經貿合作夥伴,促進雙方共同發展。

  ——互鑒共進、密切交流。積極開展人文交流,相互學習有益經驗,共同促進人類文明發展進步。

  一個中國原則是中國同拉美國家及地區組織建立和發展關係的政治基礎。中國政府贊賞該地區絕大多數國家恪守一個中國政策,不同臺灣發展官方關係和進行官方往來,支持中國統一大業。中國願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同拉美各國建立和發展國家關係。

  第四部分 加強中國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全方位合作

  一、政治方面

  ()高層交往

  中方願保持同拉美國家領導人的密切交往勢頭,不斷增進相互瞭解和信任,加強治國理政經驗交流,鞏固中拉關係發展的政治基礎。

  ()立法機構交往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願在相互尊重、加深瞭解、發展合作的基礎上,加強同拉美國家議會以及拉美議會、南方共同市場議會、安第斯議會等議會組織多層次、多管道的友好往來,為國家關係發展增添新內容、注入新活力。

  ()政黨交往

  中國共產黨願在獨立自主、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內部事務原則的基礎上,同拉美各國友好政黨和政治組織開展多種形式的交往,相互交流與學習,增進瞭解和友誼,加強信任和合作。

  ()磋商機制

  中國政府有關部門願同拉美國家相關部門建立和完善雙方政府間常設委員會、高層委員會、高級混委會、戰略對話、政治磋商、經貿混委會、經貿磋商、高層工作組、經貿合作論壇、文教混委會、科技混委會等機制,加強磋商和溝通,促進交流合作。

  ()國際事務合作

  中國政府願繼續加強同拉美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協調和配合,就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保持經常性溝通,在涉及各自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等重大問題上相互支持。中方願同拉美國家共同致力於加強聯合國的作用,推動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推進國際關係民主化,維護發展中國家合法權益。中國支援拉美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

  ()地方政府交往

  中方高度重視同拉美國家開展地方政府交往,積極支持雙方建立友好省州或友好城市關係,開展經貿、科技、文化等領域交流合作,增進相互瞭解和友誼。重視同拉美國家在地方政府國際組織中開展合作。

  二、經濟方面

  ()貿易

  中國政府將繼續本著平等互利的原則,同拉美國家一道,努力擴大和平衡雙邊貿易,優化貿易結構,促進共同發展。同時,通過磋商協作,妥善解決貿易摩擦。中國願在互利共贏基礎上積極考慮同拉美國家或地區一體化組織商簽自由貿易協定。

  ()投資合作

  中國政府鼓勵和支持有條件、有信譽的各類中國企業赴拉美地區開展製造業、農業、林業、漁業、能源、礦產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服務業等領域投資合作,為促進中國同拉美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作出貢獻。中國政府繼續歡迎拉美企業在華投資。

  ()金融合作

  中國政府支持中國貨幣金融當局及金融機構同拉美國家以及該地區貨幣金融當局及金融機構加強在宏觀經濟形勢、經濟金融政策等方面的溝通和業務交流合作。支持商業銀行在拉美設立分支機搆。適時推進同拉美國家簽訂銀行監管合作協定。開展反洗錢、打擊恐怖主義融資領域合作。

  ()農業合作

  中國政府願通過舉辦農業技術培訓班和派遣技術人員等方式,推動中拉農業科技、人員培訓等領域交流合作。建立信息交流機制,就雙方關心的問題進行溝通。推動中拉動植物檢驗領域合作,擴大農產品貿易,共同促進糧食安全。

  ()工業合作

  中方願加強同拉美國家在工業領域的交流,建立完善相關合作機制,分享各自在工業化進程中的成功經驗,推動和深化務實合作。

  ()基礎設施建設

  中方願加強同拉美國家在交通、資訊通信、水利水電等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務實合作,擴大在拉美承包工程規模,開展各種形式的互利合作,為改善該地區基礎設施條件作出積極努力。

  ()資源能源合作

  中方願在相關領域雙邊合作機制的框架內擴大和深化同拉美國家在資源能源領域的互利合作。

  ()海關合作

  中方願加強同拉美國家在海關領域的交流合作,增進雙方海關人員交往,促進貿易安全和便利,就雙方關注的走私、商業瞞騙等問題加強交流和溝通,適時同有關國家海關商簽行政互助合作文件。

  ()質檢合作

  中國政府願加強同拉美國家在質檢以及技術性貿易措施(WTO/TBT)、衛生和植物衛生(WTO/SPS)領域的交流合作,建立和落實有關質檢磋商機制,保證產品品質和食品安全。就雙方關注的產品品質和食品安全、動植物產品檢疫准入問題加強交流和溝通,商簽檢疫准入議定書,積極開展雙方計量和標準化領域交流合作。

  ()旅遊合作

  中方願擴大同拉美國家在旅遊領域的合作,增進雙方人民的相互瞭解和友誼。中方將積極推動中國旅遊團隊赴拉美國家旅遊,也歡迎拉美國家公民來華旅遊觀光。

  (十一)減免債務

  中國政府願根據既定的減免債務政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同拉美相關國家積極探討解決其對華債務問題的方式。中國政府也繼續呼籲國際社會特別是發達國家在減免拉美國家債務問題上採取更多實質性行動。

  (十二)經濟技術援助

  中國政府將根據自身財力和經濟社會發展狀況,繼續向拉美有關國家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經濟技術援助,並將根據拉美國家的需求在力所能及的條件下逐步增加援助。

  (十三)多邊合作

  中國政府願加強同拉美國家在多邊經貿、金融機構和體系中的磋商和協調,促進南南合作,推動多邊貿易體制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擴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貿易、金融事務中的發言權和決策權。

  (十四)商協會合作

  中方將深化同拉美國家商協會的合作,利用中國-拉美企業家高峰會和中國-加勒比企業家大會等機制性平臺,推動中拉企業界交流,實現合作共贏。

  三、人文和社會方面

  ()文體交流

  中國政府願積極落實同拉美國家簽訂的文化合作協定和相關執行計畫,保持雙方文化主管部門經常性交往,加強雙方文化、藝術機構、專業人員交流合作。根據雙方文化交流和市場需求,積極引導和推動社會各界開展多種形式的文化交流活動。

  中方願保持雙方政府體育主管部門和國家奧會的交往,鼓勵雙方單項體育協會建立直接聯繫,積極引導和推動開展多種形式的雙邊體育交流。

  ()科教合作

  中方願通過雙邊科技合作混委會和高層協調機制,促進同拉美國家的科技交流。加強雙方共同感興趣的航空航太、生物能源、資源環境技術、海洋技術等領域合作。積極推動中國節能技術、數字化醫療、小水電等科技成果和先進實用技術在拉美的推廣應用。開展技術培訓,提供技術服務和示範。利用雙邊和多邊合作機制,促進中拉教育合作和交流。推動簽訂學歷學位互認協議。增加向拉美國家提供政府獎學金名額。

  ()醫療衛生合作

  中國政府願積極推動同拉美國家的醫療衛生交流合作,在疾病控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理、愛滋病、禽流感防治等領域相互借鑒經驗和開展合作。繼續向該地區有關國家派遣醫療隊,提供派遣醫療隊所需的藥品和醫療設備物資,説明改善醫療設施、培訓醫療人員。

  ()領事合作和人員往來

  中國政府願發展和深化同拉美國家的領事關係,加強和擴大雙方領事部門交流合作。通過建立領事磋商機制等方式,同拉美國家就雙邊或多邊領事關係中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友好商談,解決彼此關切。採取積極有效措施,促進和保障雙方人員正常往來,為其從事正常的貿易、投資經營活動提供便利,維護雙方公民合法權益。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108749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