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兩岸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共兩黨分別跨海峽發展黨組織並參政議政
 瀏覽8,849|回應56推薦2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沙包
Chocola

洛大的建議,有了類似見解。

===========

建議:國共兩黨分別跨海峽發展黨組織並參政議政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forum/pages6/forum_tw080619d.shtml

 

[10461] (2008-06-19)

 

早報導讀

 

正式宣佈達共識 中日共同開發東海油氣田

[日外長:東海成日中友好之海] [民間團體獲准對日示威]

[日本海上自衛隊驅逐艦啟程訪華] [中日關係]

 

兩岸:行政院料核准擴大小三通 台人可經金馬赴大陸

 

體壇:俄羅斯前鋒雙雙破門 俄羅斯20勝瑞典

 

觀點:兩岸關係與台日關係

 

文萃:陳慧琳宣佈結婚不退休

 

 

 

  摘要:

 

  建議大陸允許中國國民黨在大陸發展組織,參加人大競選,形成監督政府和執政黨的力量,幫助共產黨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作為交換,中國共產黨獲准去臺灣發展,競選民意代表和立法委員。如果中國共產黨最終能夠和其他黨派聯合控制臺灣議會,並獲得臺灣最高行政權力,可以修改臺灣憲法,和大陸實現統一。

 

  國民黨實際控制的地區僅限於臺灣島範圍,但是大陸官方及其媒介在提及國民黨時,總是不厭其煩地寫五個字的全稱:“中國國民黨”。原因顯然是為了表示很正式,但也使人們在讀到這五個字的時候,產生些許異樣的感覺,覺得大陸官方似乎在暗示什麼。

 

  大陸方面對臺灣方面的態度是:“什麼都可以談”。我們普通老百姓不知道迄今為止雙方都談了些什麼,尤其是過去覺得“不可以談”的東西。

 

  我想過去覺得“不可以談”、但現在可以談談無妨的事情之一就是“國共兩黨分別跨海峽發展黨組織並參政議政”。

 

  既然是中國國民黨,那麼它的活動範圍包括中國大陸地區,也是合情合理的。當然,“活動”並不代表著“執政”,所以大家不要緊張。中國共產黨在海外也是有活動的,例如大使館裏的黨支部,等等。

 

  “活動”的內容也並非只有“執政”一種。中國大陸有很多民主黨派,他們並不執政,但仍然有很多活動,例如發展教育、支援災區搶救和重建,以及日常的參政議政等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因此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地區經過一定的法律程式,合法地建立黨組織並不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和法律。

 

  當然,在兩岸統一之前,為了方便大陸有關主管部門的操作,可以由願意遵守中國國民黨黨章的大陸合法居民出面申請建立中國國民黨在大陸地區的組織機構,例如“中國國民黨北京市大柵欄地區委員會”、“中國國民黨上海市南外灘地區委員會”等等。黨組織的活動經費一律自行解決,党的成員必須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和法規。

 

  同時,中國共產黨也可以在臺灣島內建立黨組織,例如“中國共產黨臺北市凱達格蘭地區委員會”等等。我對臺灣法律不熟悉,考慮到臺灣的有關主管部門在審核和批准建黨方面具有比較多的實踐經驗,過程應該是很順利的。

 

  由於歷史和現實的原因,雙方會在對方轄區遇到很多技術上的麻煩,相信雙方能夠站在祖國利益至上的立場上,持克制和通融的態度,以“向前看”的姿態,在雙方的制度框架內,逐漸地進行調整。

 

  為了避免雙方在根本制度上的差異,影響國共兩黨相互跨海峽發展,可以模仿鄧小平同志在處理香港問題時的豁達,雙方商定:各自的根本制度五十年不變,不因根本制度的差異而指責對方,並強迫對方改變。

 

  在這個期限到期後,雙方可以在平等協商的基礎上,決定是否繼續延長。只要有一方不願意改變,雙方就都可以繼續保持不變。

 

  隨著社會的發展,外部情況會發生很多變化,根本制度的微調是很正常的,例如在 2004 年,大陸地區根據中國共產黨的建議,修改憲法,加入了“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等條文。

 

  雙方可以約定,在各自根本制度需要微調時,雙方按照各自的法定政治程式進行微調,不相互干涉。例如大陸地區的根本制度微調只能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進行,等等。

 

  中國大陸地區現在最迫切的任務是:1,轉變經濟模式;2,推動政治民主;3,推進兩岸合作。臺灣地區現在最迫切的任務是發展經濟。國共兩黨的跨海峽發展對於雙方實現各自的目標是非常有利的。

 

  國民黨經歷了一系列風浪,尤其是在八年的在野經歷之後,已經成為一個適應現代民主政治制度的政黨,除了名稱相同,它和蔣家王朝時代的“刮民黨”已經毫無共同之處了。和民進黨相比,它要成熟和理性得多。

 

  國民黨將來在大陸地區的活動內容,和大陸現有的民主黨派並無差異,但能夠帶來它在臺灣民主政治發展歷程中積累的經驗和活力。

 

  大陸的國民黨黨員可以依照大陸有關法律,參加基層人大代表的選舉。如果他們當選,他們可以提名和選舉上一級的人大代表(大陸地區實行間接選舉制度),直至全國人大代表。

 

  他們平時可以監督當地政府的工作,減少政府官員的工作失誤和貪贓枉法現象。

 

  他們也可以接受各地各級行政首長的邀請,參加當地政府的工作,擔任各種職務,如同大陸現在的各級政府邀請民主黨派或無黨派人士擔任副市長、部長等職務。

 

  如果國民黨籍的人大代表在某地某級人大中佔據了多數,也可以推選國民黨籍的人選擔任當地的行政長官,如縣長。當然該國民黨黨籍的縣長也可以邀請非國民黨黨籍的人士參加政府工作,例如邀請共產黨人擔任副縣長,邀請九三學社的人擔任教育局長,等等。

 

  國民黨黨員擔任大陸地區的政府工作後,也必須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不得貪污腐敗、低效無能。當地人大和上級人大可以根據有關法律對其進行監督,必要時可以通過有關法律程式進行罷免。

 

  一些親手打倒了“刮民黨”的老共產黨員,可能會對自己身邊突然出現一位國民黨縣長,感到非常不自在。但我們應該認識到,讓國民黨重新進入中國共產黨的天下,是符合毛主席的戰略思想和部署的。

 

  當年,在民間人士提出“共產黨打算如何保持廉潔?”這個問題時,毛主席說:“我們有秘密武器——民主”。共產黨在基本完成了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經濟建設三大歷史性任務之後,要開始執行第四大任務了,這就是建設民主政治。

 

  為什麼中國共產黨在戰爭年代很少有腐敗,很少脫離人民群眾?道理很簡單,因為有外敵。誰腐敗,誰脫離人民群眾,就會被人民群眾所拋棄,鬼子來了不通風報信,和“國軍”打仗時也沒有人烙大餅、做軍鞋、接傷患。貪污腐敗者、脫離人民者很快就被敵人消滅了。

 

  現在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腐敗?道理也很簡單,因為沒有外敵了。所以,國民黨來大陸,會產生鯰魚效應:誰再貪污腐敗、無效低能,人民群眾在選舉人大代表時就不選共產黨的候選人,而選國民黨候選人。人大裏國民黨多了,縣長的位置就要失去,共產黨就會警醒,就會開除壞的黨員,努力為人民服務,在下一次選舉時奪回縣長寶座。

 

  毛主席的戰爭藝術出神入化,歷史有目共睹。毛主席說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這個思想看起來很簡單,但就是這個戰略思想指導解放軍戰勝了不可一世的蔣介石。

 

  所以,丟失一些地方的官位,對共產黨來說並非壞事。當然,萬一出現小概率事件:國民黨通過層層選舉,獲得大陸的最高行政權力(在全國人大中佔據多數席位,當選國家主席),那也說明共產黨的確脫離人民群眾太遠了,的確應該下臺休息幾年,好好反思,重整旗鼓,再次回到人民中間。

 

  這看上去是大壞事,但對共產黨能夠真正做到“萬歲、萬萬歲”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這總比被人民徹底拋棄、黨組織被宣佈為非法、黨員全部散失、黨產被全部沒收要好得多。

 

  各位革命老同志想通了這個道理後,也一定會支持允許國民黨到大陸活動的。

 

  中國共產黨早已決心改變“黨政不分”、“黨委書記忙著招商引資”的現象。國民黨來大陸後,共產黨可以順勢轉變角色,把主戰場從市政府會議室轉移到居民街道,通過直接為人民服務,積累政治資本,為打贏人大代表選戰做準備,並在人大中和其他黨派代表協商溝通,和反對者唇槍舌劍,爭取持中間立場者,在人大中獲得多數票,把黨的意志變成人大的決議、變成當地政府的實際行動。

 

  為了穩妥發展,可以和國民黨協商,先在沿海有條件的省份例如福建和廣東等省逐步開展活動。大陸的政治穩定對臺灣至關重要,相信臺灣政治人士能夠理解。

 

  如果民進黨等黨派也想乘機來大陸發展,大陸方面可以藉口“政治制度改革需要穩妥進行,先讓國民黨試點”等為由,拒絕之;或者要求其修改黨章,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刪除“臺灣獨立”內容,然後再加以考慮。

 

  中國共產黨在臺灣建立組織後,也可以積極參加臺灣的政治生活。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就是為人民服務。中國共產黨臺灣委員會可以領導在台黨員,積極為臺灣人民服務,競選民意代表和立法委員,去制約臺灣當局,在權力中心內部直接反對台獨勢力,推動兩岸關係向和善、合作、統一的方向發展。

 

  如果中國共產黨人能夠通過競選獲得臺灣最高行政權力、並在議會中佔據多數(可以和其他支持統一的黨派一起),就可以修改臺灣“憲法”,直接推動兩岸的統一。

 

  臺灣全島人口僅兩千萬,參加投票選舉的選民只有數百萬,如果中國共產黨臺灣支部工作表現良好,贏得臺灣人民贊許,成功幾率甚至會大於國民黨在大陸獲得一省省長職位的可能。

 

  因此國共兩黨相互跨海峽發展,對大陸來說是合算的買賣。當然,對臺灣人民也是合算的買賣:在國民黨和民進黨之外又多了一個選項,國民黨在大陸即使不能得到最高權力,也可以推動大陸對臺灣採取友好和特別優惠的政策。

 

  人們擔心中國共產黨的官員去了臺灣後也出現貪污腐敗的問題。實際上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首先,入黨為私的共產黨員是絕對不會願意去臺灣工作的。因為共產黨在臺灣不是執政黨,沒有權力,老闆們不會來賄賂他們,所以去了沒有任何實惠;

 

  第二,臺灣有發達的輿論監督系統,任何微小的過失都會被媒介用放大鏡細細檢查,可以防患於未燃;

 

  第三,中國共產黨臺灣支部的人員和共產黨在臺灣的黨員主要還是來自當地人士,大陸黨內的不良傳統不會被帶過去;

 

  第四,中國共產黨內不乏品德高尚、能力超群的人才,只是因為大陸長期處於和平時期,黨內缺乏競爭和制約機制(黨的最高層例外),權力完全來自上級,所以形成了“逆淘汰”制度——正直能幹之人難以得到升遷,奉承拍馬的人卻很容易得寵發達。

 

  然而一旦遇到重大挑戰(如四川大地震),良莠立見高下。入黨為公者挺身而出,入黨為私者撒腿就跑。赴台工作是把腦袋掛在褲腰帶上的事情(深綠台獨分子可能會實施暗殺等),入黨為錢的人你即使打死他,他也是不會去的。

 

  當然,一旦實施國共兩黨跨海峽發展,甚至剛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就會遇到很多具體困難,但是,幹任何大事情都是會有困難的,國共兩黨內有雄心大略、有寬闊胸懷、有立黨為民高尚品德、有立党為國崇高精神的人,應該抓住當前兩岸關係最好、國際環境最寬鬆、但稍縱即逝的大好機會,邁出決定性的一步,歷史將會永遠記住你們!

 

  大約半個世紀前,毛時代曾經出現過一次兩岸統一的大好機會,可由於雙方要價存在差異,機會轉瞬即逝,結果導致兩岸關係長期凍結,甚至走到了戰火塗炭兩岸血肉同胞的危險境地。如果錯過了眼下的機會,下一次機會的出現也許仍然需要半個世紀之久,也許永遠也不會出現了。

 

  黃佶

 

《聯合早報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913969
 回應文章 頁/共6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大陸在兩岸法律上的作為應該是什麼?
推薦1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大陸在兩岸法律上的作為應該是什麼?

 

2010-09-09http://www.zaobao.com/yl/yl100909_001.shtml

 包淳亮

区域焦点

 

  91日《联合早报》刊载了宋杰教授的文章,指出大陆对于台湾的“法律挑衅”,最理想和最有效的应对方式也应该是法律的;缺乏法律基础的政治应对和军事应对,即使暂时有效果,也很难保证不会出现“复发”症状。对于宋教授的此一论点,笔者表示支持。

 

  不过宋教授所指的法律应对的成功经验,例如2005年的《反分裂国家法》,是否果真发挥了正常法律的效果?未来涉台法律,是否又得如宋教授所言,要强化对联合国大会1971年所通过的“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第2758号决议的解释与适用?台湾与他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又是否是在制造“两个中国”?对于这些问题,笔者有些不同的思考。

 

  笔者曾撰文指出,大陆的涉台规章固然不少,但法律层次上,仅有两个与台湾直接相关:一是《反分裂国家法》,但此法实是用以政策宣示,其实并无多少规定权力与义务的法律意涵;另一个是《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但此法并非针对一般台湾民众,而是针对特定民众的商业行为。而另一涉及两岸而与大陆民众密切相关的,是国务院的《中国公民往来台湾地区管理办法》,然而此办法仍没讲清楚:究竟台湾与台湾人,对于大陆而言是什么?

 

  相较而言,按照台湾地区的《中华民国宪法》,两岸关系就是“在国家统一前”的“自由地区与大陆地区”的关系,依据此一宪法条文的授权,并以法律出台《大陆地区与台湾地区人民关系条例》。这个法律固然将大陆地区拟制为既非实质统治,亦非外国的特殊化第三地,其中也包含了诸多延续内战架构的限制大陆人民权利的条文,但至少已经以本国法律定位双方关系,并规定了双方人民的权利与义务。相形之下,《反分裂国家法》固然有因应时空需求、重新强化内战意识的作用,甚至也有怀柔的条文,但显然并不是一个可以行诸长远的法律;投资保护、往来管理,亦非对于台湾与台湾人民的清晰定位。

 

  进一步言,宋教授提出的“2758号决议文”固然可用以说明国际社会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的继承关系,但在“不完全继承”的形势下,大陆又该如何定位双方关系,才是法律的挑战。另一方面,台湾既已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外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本是顺理成章,大陆能够要求的仅限于要求其邦交国注意台湾使用的名义,例如仅宜以“台澎金马关税领域”或“中华台北”名义签署相关协定;但大陆如果要将此事上升到“两个中国”的政治高度,在国际上、在两岸关系上恐怕都有疑义。

 

先确立公民待遇再培养公民意识

 

  个人认为,大陆首先要面对的是两岸关系分治长期化下,如何架构一个具有合法性的统一国家法律框架,而且这个框架要能避免台湾民意的激烈反弹,尊重台湾人民当家做主的意愿、有利于诱导台湾民众对于统一趋势的认可,同时彰显“一个中国”?这才是大陆涉台法律的大挑战。

 

  笔者认为,大陆的涉台立法应有三个层次的考虑,其一是对台湾的政治定位,其二是台湾人的政治权利与义务,其三是台湾人的一般权利与义务。就第一个层次而言,大陆曾经在近三十年前的“叶九条”时期,提出过统一之后台湾可以保留旗、歌、军队等,可见台湾的“国旗、国歌”等并不是一定要被消灭的对象,那么大陆不妨在此一“台湾基本法”中,将此点明确提出,甚至强调改变此“大陆定位”下的“区旗、区歌”应得到中央政府的同意。这样的定位,不会比要执行“非和平手段”的《反分裂国家法》更令台湾人反对,终究谋求统一是阳谋;大陆不再寻求消灭台湾人所认同的“政治符号”,才是具有新意之处。

 

  在明晰政治定位之后,要明确政治权利与义务。在“鸟笼化”的特殊定位下,台湾人的政治诉求应当能在大陆的政治体制内得到疏通的管道,才显得义务与权利平衡。无论人们怎样称呼大陆的现行政治体制,从法律上讲,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而不是哪个党或者哪个人能够代表人民的主权。大陆可以授权台湾的立法机关自行立法、选举全国人民大会代表,其名额由全国人大主席团定之;在台湾自行选举全国人大之前,由台湾的“立法委员”暂代。这样要不要出席全国人大、要不要另行选举全国人大,都由台湾的立委决定,这样就彰显了尊重台湾人当家作主的意愿,也让“民主统一”有了一个可以被实践的管道。

  立法的第三个层次才是一般权利与义务,重点在于普遍的国民化待遇。各级公职、各种专业考试,甚至入党参军等,台湾人都应该享有与大陆人同等的待遇;至于从事商业、工业的各种活动,应当视同大陆一般民众,且往来两岸不必签证,更是应有之义。台湾地小人稠且较为富裕,因此对大陆民众的权利与义务较多限制;然而大陆既追求统一,又地大物博,似乎不必担心2000万台湾人真的和大陆同胞“抢工作”;但是会不会是一回事,能不能是另一回事。在两岸关系的特殊形势下,不能要求台湾人先重新建立国民意识、才拥有国民待遇;相反的,应先让台湾人享有国民待遇,再逐步寻求重建台湾人的中国国民意识。

 

  近闻北京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兼国台办特聘研究员孙哲、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等人,正在研究《台湾法》。希望这个法的内容能够跳脱政策宣示,真正从政治地位、政治权利与人民的需求着眼。只有人心的统一才是真正的统一。一个与此相关的事情是:随着老龄化的加速、工资的上升,大陆对于一胎化的反思愈来愈强烈。一个还在实行一胎化的国家,对于“人的价值”是不可能有正面、清晰的认识的;而且既然人愈少愈好,当然不可能欢迎人的回归,只会想占有更多的土地;那么潜意识里大陆要的只是台湾这块土地、而不是那里的人。很高兴大陆将要告别这个拒人于外的时代。

 

作者是中国科技大学(台北)助理教授,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全球研究学程访问学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173421
海巡署將與中共在金門展開聯合搜救"演練"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2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Guoding
沙包

兩岸聯合搜救 學者:互信落實
 

海巡署將與中國海上搜救中心舉行海上聯合搜救演練,學者認為,雖然參演單位非兩岸軍方,但官方搜救單位舉行大型海上聯合演練,對兩岸追求軍事互信,是正面訊號。

據了解,下週兩岸在金廈海域的聯合演練,海巡署將出動包含排水量500噸的「金門艦」在內9艘各型艦艇,另外還包括空勤總隊直升機,以及金門縣政府的接駁船參與演練。雖然大陸方面參演規模不明,但這項聯合演練仍具意義。

前國防部副部長、淡江大學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所教授林中斌認為,雖然這項演習與兩岸軍方無關,但因雙方均派出官方搜救單位參演,表示在海事救難上,對岸終於正視這個兩岸長期存在的需求。

林中斌表示,兩岸聯合海上搜救演練,雖距軍事互信機制還差很遠,仍是雙邊互信進一步落實的正面訊號,他認為,在2012年總統選舉前,政府對相關事務的拿捏會很精準、謹慎。

海洋大學教授歐慶賢表示,過去海上救難常卡在海峽中線的爭議,兩岸聯合搜救演練不但應制度化、常態化,也應建立起聯繫熱線,尤其海上安全越完善,對台灣只會更有利。

【2010/09/09 中央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165846
大陸國小課文:歡迎台灣小朋友
    回應給: 沙包(solpao)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陸國小課文:歡迎台灣小朋友

【聯合報╱記者田俊雄/花蓮縣報導】 2010.09.08 04:19 am

大陸國小這學期的一年級課本,出現「歡迎台灣小朋友」課文;小四「跨越海峽的生命橋」課文,也將台灣花蓮慈濟醫院骨髓移植情節融入其中,顯示隨著兩岸交流升溫,大陸教育當局有意讓小學生及早認識台灣兒童,拉近兩岸距離,為下一代做好溝通、融合的準備。

「一隻船,揚白帆,漂呀漂呀到台灣。接來台灣小朋友,到我學校玩一玩,伸出雙手緊緊握,熱情的話兒說不完。」在北京、天津市等多所小學課堂中,傳來小一新生陣陣清脆的朗讀聲,這是這學期大陸國小一年級「歡迎台灣小朋友」的課文。

另一本「品德與生活」課本,其中一篇中秋節,內容則是「你知道嗎?每年的中秋節,廈門的小朋友都要用風箏、氣球給台灣的小朋友送去問候」、「祝台灣小朋友中秋快樂!」

此外,大陸民眾最熟悉的課文「日月潭」,是出現在大陸小學語文二年級第四冊,生動描述日月潭之美。另一篇「跨越海峽的生命橋」課文,以九二一大地震為背景,描述台灣花蓮慈濟醫院骨髓專家李政道博士,為大陸杭州患有白血病的十八歲小錢,成功配對找到台灣合適骨髓移植的感人故事。

課文寫道:「小錢得救了。兩岸骨肉同胞用愛心架起了一座跨越海峽的生命橋。也許,小錢和這位台灣青年永遠不會見面,這並不重要,因為兩岸同胞的心是連在一起的…」

北京市何姓小學導師說,從小讓大陸小朋友,友善認識與理解台灣小朋友,可以增進兩岸教育良性交流。北京一名小一新生家長認為,讓下一代孩子對台灣小朋友多一分包容和尊重,是值得慶幸的好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163091
文化部長蔡武以「中華文化聯誼會榮譽會長」身份抵台出席「兩岸文化論壇」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蔡武盼文化論壇共識化為政策
 

「2010年兩岸文化論壇」明天登場,大陸文化部長蔡武今天說,希望透過論壇,進一步匯集兩岸文化專家學者的建議及共識,並將此轉化為政策。

威京集團主席、沈春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沈慶京今天在亞太會館設宴款待蔡武率領的文化代表團等一行。

文建會副主委李仁芳、兩廳院藝術總監黃碧端、國家文化總會副會長林谷芳、台北縣長周錫瑋和台北縣文化局長卿敏良、台北市文化局長謝小韞,以及陸委會文教處長陳會英等人參加。

以中華文化聯誼會名譽會長身分致詞的蔡武說,在座文化界人士都是好朋友,此行率團來台出席文化論壇,是在落實去年在長沙舉行的第五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以及兩岸各界達成的共識。

蔡武指出,希望透過舉辦兩岸文化論壇,進一步匯集兩岸團體代表、業界菁英、專家學者,對深化兩岸文化交流的真知灼見。

他說,兩岸文化界人士將虛心記取論壇達成的共識,和提出的建議,努力轉化為政策,為兩岸民眾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蔡武強調,當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取得重要進展,兩岸文化交流和合作領域,越來越加寬廣,希望以更加開放、務實的態度,努力構建兩岸文化交流的平台,全方位推動兩岸文化交流。

受沈春池文教基金會的邀請,蔡武率大陸產官學界等文化菁英一行40餘人來台參訪,並將參加6日由基金會和中華文化聯誼會合辦的「2010年兩岸文化論壇」。

【2010/09/05 中央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157843
文化部長蔡武訪台接受文建會主委盛治仁晚宴招待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  2010.09.03

盛治仁會蔡武 兩岸文化盛宴 文化行政首長首度晤面 低調寫新頁

記者廖珪如╱台北報導

     大陸文化部長蔡武受沈春池文教基金會之邀,以民間交流名義抵台訪問一周,首站到臨時增加的行程中研院歷史文物陳列館,他說,看到了「中華文化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盼兩岸合作研究中華文化。昨天晚上則接受文建會主委盛治仁在台北市遠東香格里拉飯店晚宴接風,寫下兩岸最高文化行政首長首度晤面的記錄。

     蔡武此行相當低調,在機場面對媒體時表示,在飛機上看到美麗寶島心情很不平靜,到台灣訪問期待已久,這次訪台算是完成多年宿願,相信這次參訪一定成功,期盼促進兩岸文化交流及和平發展,也希望大家共同為兩岸和平發展做出努力。但到了中研院,除了「我是來參加兩岸文化論壇」及「期待兩岸文化能藉此更上一層樓」這兩句話之外,不肯多說什麼。但是從蔡武的言行舉止間,不難發現他對台灣文化充滿期待之情。

     訪老校長故居 不敢坐胡適座位

     畢業於北京大學的蔡武進到胡適書房參觀時,他打開書櫃看了看胡適藏書,接著走到書桌前佇立許久,現場媒體起鬨道:「部長要不要坐下來感受一下?」蔡武嚴肅地說,我是北大畢業的學生,這是前北大校長的座位,當學生的豈敢如此隨便。

     這次由蔡武率領的文化團近40多人昨天中午就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原定下午3時多到胡適故居參訪,後來臨時增加一個行程,提前於下午2時到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歷史文物陳列館參觀,並到中研院胡適墓園、銅像憑弔。

     陪同蔡武參觀的中研院士、歷史語言研究所長黃進興說,昨天下午1時45分臨時接到通知才趕緊準備。黃進興說,文物館要開館是有一定程序的,因為裡面所保存的文物有溫度控制,但是蔡武此行對兩岸交流十分重要,館方飛快處理供蔡武一行人參觀。

     參觀中研院 細看甲骨文藏品

     蔡武在參觀過程中,神情專注看了銅器、甲骨文等文物、檔案等。館方人員說,專研古物的專家都對這些相當有興趣,而這些在大陸都無法看到。參觀歷史文物館後,在兩岸媒體的要求下接受聯合採訪。他說,中午才剛下飛機,吃完飯後就來參觀,他負責文化方面,來台馬上就來參觀文物,看到了出土的甲骨文,「這是我們中華文化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蔡武說,在河南安陽的殷墟已經建好博物館,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有遺址公園,參觀的人也很多,在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研究和考古等方面,今後兩岸有很多可以合作議題。至於媒體關心兩岸在文創產業的合作,蔡武表示自己剛下飛機,「還沒有和台灣文創方面的人見面,等見面後再說,好不好?」

     不過由於行程過於密集,大陸訪問團抵台後兵分兩路,一路前往台北孔廟、保安宮,蔡武與部分成員則直接驅車前往中研院。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蘇士澍和大陸藝文界代表楊克、侯衛東、祁述裕等15人在昨天下午2時半抵達孔廟,聽取台北市文獻委員會委員莊永明說明大稻埕的歷史文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155003
馬援、黃忠?
    回應給: 沙包(solpao)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馬、黃是要「復興漢室、還於舊都」吧?委員引述蘭將軍似乎不大對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015036
黃埔將領大做吳三桂夢(林濁水)
推薦0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共軍面前把大陸比擬成清廷,也未必就是好事。

===================================================

非典型論述>黃埔將領大做吳三桂夢(林濁水)

2010年06月17日蘋果日報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592041/IssueID/20100617

就在中國為內部勞資問題緊張不已時,中國和周邊國家的軍事緊張也同步升高。
1980年代末鄧小平訂下了對外韜光養晦的戰略,凍結軍事預算的擴張,但1990年代末,中國在崛起的勢頭上積極進行「大國外交」,一時國家高層領袖忙著國際穿梭,直到911事件美國確立單極霸權地位後才告一段落,接著和南海各國簽署了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各方行為宣言》,中國並在「和平崛起」的原則下,推動「和平外交」。

只是中國很快的隨著經濟進一步成長終於按捺不住重燃對天朝榮光的嚮往,軍費每年持續以兩位數百分比幅度成長,東亞周邊國家,倍感壓力。
近年中國雖以東協加一等策略拉攏東南亞,但雙方的對峙源遠流長,直到1990年代初和解才排上時程,中國才和印尼、新加坡恢復邦交,但到了今年初,中國卻又把南海爭議地區和西藏、台灣一樣的地位的納入「國家的核心利益」,等於把台海、南海都納為內海,並強烈暗示不排除武力解決爭端的立場。
也因此雖然國民黨一心認定中國國力強大無比,東亞都心向中國,事實上隨著中國崛起,東南亞近年來進行著的是軍備競賽。

全球軍費大幅上升

過去五年在「全球化伴隨和平來臨」的表相下,全球軍費諷刺地大幅上升達22%,高於經濟成長率。其中最積極擴軍的正是東南亞,2005~09年馬來西亞軍費成長7倍; 由資政李光耀跑到美國,要求美國留在東亞制衡中國的新加坡增幅146%;總和中國不對頭的印尼,越南也跟進,和中、馬、星同時擠進世界前10大武器進口國家之列。
在台海議題上,不久前中國把反對美國軍售的力度提到歷年最激烈的地步,並終止和美國軍事交流。接著,過去十年來中國雖有船艦持續接近第一島鏈,但今年4月13日,中國終於第一次以艦隊形式穿越沖繩島和宮古島間的海域。
緊張延伸到東北亞,中國力挺北韓,逼使親中的鳩山政府改變琉球美軍基地遷移的立場然後下台、最後,韓、日、美的軍事關係重新凝聚。
緊張也在東南亞最南端爆發,中美兩國在新加坡「亞洲安全會議」中很不安全地尖銳交火,曾倡美如介入台海戰爭,中國應以核武攻擊的中國名將朱成虎在會中痛斥美國。接著中國拒絕了美國國防部長蓋茲到中國訪問。
短短幾個月時間內接連的事件,把整個東亞環中國的軍事緊張推到了一個新高點。

將帥疏離為大不幸

但在這時,詭異的是過去一直被認定是東亞軍事最容易爆發危機的台海,不只ECFA協商氣氛順暢;軍事方面更因成群成群的黃埔將領不斷舉辦兩岸聯歡會、討論會、聚餐會而洋溢歡樂氣息。將領們舉止固驚人,驚人之語更情不自禁地宣洩了出來。台灣退役將領毛夢漪在南京談笑風生地說,吳三桂雖然是被認為是歷史罪人,但卻無心插柳柳成蔭,使中國版圖增加了一個和歐洲一樣大的富庶東北地方,「歷史功績不可以被抹殺!」
假使我們黃埔將領真是這樣想法,當馬總統積極向美國申請軍購時,該高興的恐怕反而是北京,該擔心的卻是台灣老百姓和美國了。
難以想像當中國崛起後,整個東亞和台海軍事情勢竟錯亂到這個地步。
退役將領都和許歷農、毛夢漪一樣嗎?其實不然,蘭寧利說「相信退役將領還有馬援、黃忠之志!」語露悲憤,壯哉斯言。
幸而馬上台後,對馬親中不滿的將領是多數,他們既使軍人武德不致蒙塵,也成了台灣安全的支柱,但將帥疏離無疑是國家的大不幸。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014666
通向宗主國與屬國?
推薦0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包括WHA的參與,也是進一步承認-------台灣是中國有區別的一部份。所以喊殺喊打的必要性減少。

特別行政區旗、區歌都可能隨後出現。三民主義、吾黨所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014116
新華社報導台陸軍官校學生文藝創作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军陆军官校四年级学生郭晋恺靠着纸张、美工刀、瞬间接着剂,就能做出细致的枪支模型。来源:台湾《联合晚报》

http://news.xinhuanet.com/tw/2010-06/16/c_12226375.htm

  据台湾《联合晚报》报道,台军陆军官校管理科学系四年级学生郭晋恺无师自通,用纸张为原料,做出缩小比例,唯妙唯肖的枪支模型。在他的迷你军火库中有50多种枪支,都是靠着一把刀、一张纸、瞬间接着剂做出来的,比起日本模型公司出品的枪支模型毫不逊色,陆军官校还为他举行个展。

  郭晋恺从初中时期迷上用纸张做枪支模型,技术越做越纯熟。他使用简单的几何构图,将每个零件折出立体感,再经几番拼凑黏合后,就可以完成纸枪模型。

  郭晋恺一个人靠着纸张、美工刀,加上瞬间接着剂,与对枪械的热爱,造就几十枝非常精细的枪支模型。他说,那是漫无止境的奋斗历程,从无到有、从丑陋臻于完美、再从平凡化作永恒,一笔一刀都是不放弃的执着。

  他表示,所有的纸枪作品都以瞬间接着剂黏接,时常为了完成一把纸枪,将手弄得很脏乱,正因为这样,使得纸有了塑料的硬度与木头的可塑性,这是大家第一眼看到时都无法相信这是纸枪的原因。

  郭晋恺后来还继续研究,让他制作的纸枪模型,也可以有分解细部的特殊效果。他平日研究枪械,希望陆军官校毕业后,能够继续投入研发新型战斗步枪的研究工作,他自己也设计了一款他心目中理想的突击步枪。(中国台湾网 高大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013882
國軍前陸軍總司令黃幸強、陳廷寵等進謁中山陵並參加南京兩岸將領高球賽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1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Guoding


黃幸強上將晉謁中山陵。

http://news.xinhuanet.com/tw/2010-05/26/c_12143023.htm


陳廷寵上將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前副總參錢樹根上將前往競技高球


海協會副會長王在希與黃幸強上將在一起


國共退役將領們在一起!

“黄埔情.中评杯”第二届两岸退役将军高尔夫球邀请赛24日起在南京举办。当天下午,台湾原陆军总司令黄幸强上将黄幸强与其他数十位两岸退役将领共同拜谒中山陵。他表示,未来两岸现役军人进行交流未尝不可。

  黄幸强是湖南安乡人,黄埔军校22期毕业,第十五任黄埔军校校长,现已年近耄耋。他于1987年晋升陆军二级上将,此后曾任台湾陆军总司令、台湾“国防部副参谋总长”等职,任内积极推动台湾实兵演练的汉光演习。

  走出祭堂,黄幸强十分感慨,他说,孙中山先生是一个伟人,对国家的贡献历史长存。如果没有中山先生的努力,中国现在仍可能四分五裂。“今天,两岸还处于分裂状态,希望两岸以和平进程,完成统一,达到中山先生的初衷。”

  谈起两岸退役将军的交流活动,黄幸强表示,邀请赛把两岸退役将领联系在一起,大家联谊感情,意义深长,去年办得十分成功,今年进步更多。他表示,“其实两岸退役将领的交流,未来可加以引申,更进一步,两岸现役军人也未尝不可交流。”

****注意: 新華社稱呼台灣陸軍總司令等軍銜已不再使用引號。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003035
頁/共6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