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外交、軍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曾就平壤政權垮台作沙盤推演
 瀏覽9,295|回應53推薦1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美智庫報告:中國曾就平壤政權垮台作沙盤推演 列印 E-mail
撰文 Andrei Lankov   
2008/02/22, 週五

世人要想看到相關解密文件也許還得等待數十年。不過就在2002或2003年的某個時候,中國領導層看來很可能嚴肅討論過北韓局勢。雖然也許要等到我們的孫輩那一代才能看到那次討論的準確措辭,但我們的確可以推斷,中國領導層基於那次討論或隨後不久的討論做出了哪些決定。看來大約是在2002年,中國外交官和政治家就北韓局勢得出了如下結論:北韓政權的垮臺將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因此應阻止或控制這種情況發生。

大約從2002年起,中國跟這個與世隔絕的小國的投資和貿易關係的確以非常顯著的速度發展。近幾年裏,中國已成為北韓的最大貿易夥伴,控制其貿易總量的大約一半。

中國小商人顯然是自發地向北韓市場的商販出售消費品,但中國大公司也許是在中國政府支持下忙於控制北韓採礦業並侵入其基建發展領域。

北韓最大的茂山(Musan)鐵礦和最大的惠山( Hyesan)銅礦都由中國資本控制的合資公司經營。中國方面還提出了北韓港口的使用權問題,雖然這個問題被推遲了。最後還要指出非常重要的一點。中國出版物強調說,西元初幾個世紀的古代王國高句麗控制著如今的北韓以及中國東北的大片地區,它實際上是“中國古代的一個少數民族政權”。中國這種說法的言外之意是,長期以來,中國一直在朝鮮半島北部扮演特殊角色。

設在美國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簡稱CSIS)在1月份發表了一份有關中國-北韓關係的報告。這份報告說,沒有透露姓名的“中國一些專家”承認,一旦金正日和/或他的政權大勢已去,並導致北韓社會動盪和騷亂,中國將盡力爭取聯合國的維和授權以恢復那裏的秩序。筆者在過去兩三年裏跟中國同行進行坦率交談時,一直聽到非常類似的說法,因此看到這份報告並不吃驚。

如果金正日突然死亡,或者說沒有繼承人,或者說他的繼承人軟弱無能,不得人心,北韓的確很容易出現危險、混亂的局面。當然,沒人希望看到出現這種情況。不管有沒有聯合國的授權,中國也許都會進行干涉。中國很可能會維護那裏的安全,但其結果很可能是,在平壤出現一個親中政府。

中國甚至會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而不是坐等災難的降臨。北韓統治精英像害怕死神一樣害怕南北統一,因為他們覺得,統一後他們必定會為他們過去的所作所為而受到懲罰、清算,甚至被處決。其實統一後不大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但由於北韓統治精英習慣上會殺死他們的對手,因此認為別人會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他們,而無法認識到,政治失敗者未必就會被屠殺。

金氏王朝的官員在親中政府裏能保住他們的官位-以及性命,而且生活也許會越來越富足。因此,一旦北韓出現嚴重不穩定的局面,他們看來自然會決定跟中國聯手反對其南方的同胞。平壤發生一場親中的政變看來是非常可能的。

中國佔領北韓的可能性如今像幽靈在首爾引起廣泛的恐懼和討論。在南韓的民族主義者看來,這簡直就是末世劫難,因為他們認為,這種變故將導致朝鮮半島永久分裂。

這種可能性的確存在。然而,中國不大可能正式佔領北韓。畢竟,時代不同了。如今不再是日本吞併朝鮮的1910年;自1945年以來還沒有哪個獲得國際承認的國家被另一個國家武力吞併;伊拉克的薩達姆曾試圖武力吞併科威特,結果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西藏的情況不具可比性:1951年中國直接接管西藏時,達賴喇嘛的政權並未得到國際承認。中國如果決定接管北韓,將不得不採取間接控制形式,類似於1960和1970年代蘇聯在東歐的做法。

如今每個思考北韓命運的人都不得不嚴肅考慮到這種可能性。大多數人認為,這將是一場災難,但情況真的會那麼糟嗎?

當然,世人不應期待出現這種變故。然而,中國的干涉雖不是可以找到的最佳解決方法,但也許可以開闢出希望之路,或者說至少會好過當前這種死氣沉沉的爆炸性局面。首先,不管怎麼說,國際社會不能且/或不願為此做些什麼。如果平壤發生親中的政變,世界將面對既成事實,因此所有抗議是無用的,而且很容易予以否認。

如果北韓爆發騷亂,外界的確應該歡迎(甚至鼓勵)中國進行干涉。北韓可能擁有5-10枚粗糙的核裝置,還儲存有大量武器級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736892
 回應文章 頁/共6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朝核危机走向
推薦2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Guoding
lukacs

試請登公析之。

http://www.zaobao.com/yl/yl090702_001.shtml

论朝核危机走向及北京对策

(2009-07-02)

薛理泰

  朝鲜再次核试爆后,日本政界指出必须先发制人,给予军事打击,以免日后“束手待毙”;韩国政界疾呼,韩国作为因应手段,也要着手研发核弹。日、韩两国政客反应过度,映射出他们对国内、国际政治的认识以及在第一时间作出的本能反应。

  平壤一而再、再而三地诉诸挑衅行径,食髓知味,在国际上激起了轩然大波,这还是近忧。想深一层,平壤棋行险着的决策模式,日后或者产生一个武装核利牙的朝鲜,或者导致金氏政权突然垮台,这两种可能性均不利于中国国家利益。《礼记·中庸》曰:“小人行险以徼幸。”不幸的是,平壤已经以冷峻的方式将可能的后果摆在北京领导人的面前。

  前述两种可能性,可能以前者的后果更为严峻。朝鲜手中的核武器,犹如挂在中国屋檐下的炸药包,而用来引爆炸药包的遥控器却掌握在胆大妄为的邻居手里。暂且不说两国积重难返的领土纠纷,单说平壤出于红眼病,就会对北京减少援助而产生怨恨心理:“过去三十年中,我们替你们在东北方向站岗放哨,你们才能埋头发展经济。如今你们富了,岂能甩手不管我们?”两个民族之间,怨恨丛生,又无从化解,国家关系急剧恶化,是不乏先例的。

一旦朝鲜拥有核导弹

  假若北京不作为,朝鲜拥有核导弹以后,对北京勒索“酬报”,以对美国行之有效的核讹诈,转头用来对付中国,又兵行险招,京、沪、津等特大城市的数千万居民不免一夕数惊矣。从最近平壤对外采纳的一系列极端措施看来,这种可能性在将来也是不能排除的。

  时至今日,北京外交部仍然敦促各国“冷静应对,协商解决”。可以预期,其必然结果就是一、二年之后,东北亚各国就要面对剑拔弩张的朝鲜核导弹,一旦变生肘腋,东京、北京难免要徒呼负负了。几年前,这样的外交短视尚可归咎于“见不及此”,倘若至今还坚持这种说法,被人讥讽为自欺欺人,不知又作何解?

  事态演变至此,症结固然在于平壤冥顽不灵,始终不渝地坚持研发战略武器的国策,将列强意愿玩弄于股掌之中,然而反躬自问,六方会谈中的其余五方均有自私之动机及不智之决定。若论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前景,笔者认为,平壤将核弹、导弹“两弹合一”之前,事犹可为;设若朝鲜核导弹就手,则事已不可为。

  简言之,朝鲜是否及何时拥有核导弹,以及国际社会能否在朝鲜拥有核导弹之前采取有效措施,是朝核危机今后走向的分水岭。笔者认为,如果美、中两国一如既往,仍然缺乏魄力和远见,则平壤核导弹就手,恐怕是不可避免的前景了。朝鲜核导弹部队成军之日,即一个巨大的变数被引入东北亚国际政治之时。地区性的剧变将首先在下述领域出现:

  其一,朝鲜走上核武装的不归路,在东北角填补了环绕中国的几乎全封闭的核包围圈。周围的核武器国家同中国仅隔一条界河或者一座山脉,这种恶劣的战略态势,在所有核大国中是绝无仅有的。

近邻拥有核武器的危险性在于,两国领土和主权纠纷可能导致国家关系迅速恶化,而且这些纠纷涉及主权及民族尊严,几乎没有回旋余地。两个核武器国家发生边界冲突,后果不堪设想。对主政者而言,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如果核武器国家远隔重洋,不会轻易为了贸易、人权、全球利益等纷争,动辄威胁使用核武器。即使出现状况,相对说来,也容易或者见机转圜或者自我调适。区别即在于此。

  其二,既然美国约束不住朝鲜,又岂能在日后约束住其他国家呢?日本恐怕迟早会走上核武装,毕竟自己手中的核导弹比别人提供的核保护伞更可靠。北京也不能绝对排除台湾有朝一日走上核武装的可能性。

  其三,美国处理朝核问题的立场,将从核不扩散政策改变为核军控政策,仅要求朝鲜不得对外输出核技术和导弹技术。六方会谈必然曲终人散。即使朝核仍然可能演变成为一场危机,届时美国也作为烫手山芋,留待中国处理了。

  其四,美国迟早会默认朝鲜作为核武器国家的地位,美、朝关系呈现改善的势头,在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中会若隐若现地浮出若干不利于中国的变化。而作为这种外交异动关系的结果,中、朝关系势必逐步迈向恶化。中、朝关系处理失当,难免凶终隙末。

过了这村没那店

  国际社会着手解决朝核问题,原来有一个截止期,即在平壤掌握核武器技术之前,可惜这个期限已过;另外一个截止期也迫在眉睫了,即在平壤拥有核导弹之前。“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此之谓也。如今国际社会要妥善处理朝核问题,就必须在朝鲜拥有核导弹之前双管齐下,甚至多管齐下,同时向朝鲜展示摸得着的胡萝卜和看得见的大棒,而且胡萝卜要足够多而大棒也要足够粗,才能奏效。

  笔者默察,朝核走向涉及美国核不扩散政策是否仍然有效,牵一发而动全身,朝鲜又同伊朗声应气求,不能顾此失彼,因此美国在朝鲜拥有核导弹之前,估计还会对平壤施压,压力之大甚至空前未有。然而,朝鲜拥有核导弹之后,美国一定会把朝核问题当作烫手山芋丢给中国。这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总之,北京如何处理朝核问题,畸轻畸重,均有不妥。窃以为,在朝鲜拥有核导弹之前,国际社会谋定而动,北京配合,一致行动,“胁之以威,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或许还有挽狂澜于既倒的可能性。倘若出于种种原因,此举不可行,则在朝鲜拥有核导弹之后,北京索性作为罢论。近邻同平壤相处时,只能自求多福了。

  中国民间反对给平壤施压的呼声,肯定还会出现。如果那些反对者身处上世纪七十年代,当年想必也是支持为了“同志加兄弟”的中、越友谊,不惜让中国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的那种浅薄观点的。才隔了几年,越南反噬一口,用中国援助的武器残杀中国人,中国南疆陷于战火整整十年。中国被越南反咬一口,创巨痛深。这些人却始终不肯反躬自省,只会上怪毛泽东,下怨四人帮而已。

  中国战略家们自然是明白“月晕而风,础润而雨”的道理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509911
推薦0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6621&Itemid=110

.........

武器級的鈽和化學武器。北韓內亂也許會產生自1940年代以來東亞所未見的大規模難民潮。有鑒於此,這種危險的內亂必須被阻止;必要的話使用武力。但無論是美國還是南韓似乎都沒有為此做好準備。

美國人也許擔心武器擴散,而且同情北韓人民的遭遇。不過,他們不大可能向一個混亂、暴力的國家派遣部隊。更何況北韓政權在3代人的時間裏還一直向其臣民灌輸說,美國人是天生的虐待狂和殺人狂,因此要不惜一切代價進行抵抗。一旦北韓發生內亂,高科技武器將無用武之地,因此美國人不大願意捲入當地的陰謀、混戰和仇恨中。他們既不想這麼做,也不知道如何做。

南韓人未必就有所不同。國家支持的民族主義是南韓意識形態現狀的一個重要特徵;首爾各派政治力量口頭上都將統一作為國家的最高目標。然而,過去10年的情況說明,南韓人並不願讓統一危及他們來之不易的富足生活。南韓是個民主國家,很多父母不太願意將他們的獨生子送到危機四伏的北韓,因為他們的兒子在那裏必定會捲入肮髒、不道德的事情-甚至有可能被殺。

因此要是沒有其他方法,國際社會將默認甚至公開歡迎中國軍隊跨過鴨綠江。北京政府不太在意過度的人員傷亡,熟悉當地情況,而且像任何專制政權一樣,不會怎麼重視敵對勢力的傷亡。因此它可以殘酷、有效地完成這一工作。

那麼接下來會怎樣?要是有人期待中國在解決了鄰居的問題後就離開,那未免太天真了。它可能長期駐紮在那裏,與此同時扶植一個友好的,或者更準確地說准傀儡政府。北韓這樣的政府將不會繼續實行金氏王朝的舊政策,因為這些政策非常沒有效率,而且雖然中國願意提供一些援助,但不會無休止地提供大量援助。因此北韓政府必須能夠自我維持,而做到這一點的唯一方法就是,根據已被證明行之有效的中國-越南模式進行改革。

然而,那些冷漠或自私的人可能心中竊喜:中國及其傀儡將背負沉重的負擔,因為後共產主義的改革總是艱難且肮髒的。這樣的改革能夠解決許多老問題,但也會產生很多新問題。正因為如此,如今很多南韓人一想到德國式的閃電統一就不寒而慄:這種統一方式意味著,首爾將肩負改造北韓的所有重擔,而每個人都知道這將是出力不討好的工作。

南北韓之間的經濟差距太大了,沒有二三十年的時間無法達到平衡。這種差距本身就會導致南北韓人之間相互仇視和關係緊張。南韓改造北韓意味著,即便北韓人的絕對生活水準顯著提高,但所有北韓成年人在有生之年都會處在統一後新社會的底層。

正如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經歷所顯示的那樣,這種憤恨情緒將強烈而持久,會產生重要的後果。如今為斯大林歌功頌德的傳記成為俄羅斯書市的暢銷書。大多懷念蘇聯“輝煌”的人其實比他們在共產主義體制下生活得更好,他們如今的生活更是斯大林的臣民,也就是說他們的祖父輩夢寐以求的。

儘管如此,這些懷舊者一面享受著當前的物質好處以及閱讀未經審查的書籍的權利,並把這些享受視為理所當然,一面感傷原有秩序的消亡、他們信仰體系的崩潰以及俄羅斯國家尊嚴遭受的深深傷害。過去10年裏,“民主”一詞在俄羅斯大眾的交談中已經變成髒話並不偶然,因為它跟真實的或想像中的國家屈辱、社會混亂、腐敗和動盪總是聯繫在一起。

在中國的控制下,北韓的改革無疑會快速顯著改善其生活水準-就像越南和中國本身的情況一樣。不過要是在沒跟南韓統一的情況下進行這些改革,北韓人就不會將他們的國家和消費水準跟富足的南韓進行比較,而是跟他們自己悲慘的過去進行比較,如此以來,他們心理上不滿的理由就會少些。

而且即便他們心中爆發不滿情緒時,也不會向民主選舉的南韓政府發洩,而是針對顯然是外國強權武力扶植的那個傀儡政權。也就是說,這個主要由前朝官員組成的傀儡政權應為他們以前的罪行和當前的經濟災難承擔責任。這些機會主義的傀儡很容易成為替罪羊,這意味著自由民主思想不會受到嚴重的玷污。與此同時,南韓將被北韓人視為繁榮之地、民主燈塔和國家正統。

此外,在這種政權下,北韓政權內部將有更多機會發動一場真正的民主運動。雖然中國也是獨裁政權執政,但跟北韓這個可以說是當今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國家還是有天壤之別。

要改革北韓的斯大林主義體制,一定程度的政治自由化是不可避免的。一個國家的公民從一個鄉村去另一個鄉村就得向警方申請許可,而且往往要等數天、甚至數周才能拿到通行證。從法律上講,北韓今日的情況依然如此,而在這樣的社會中,市場經濟根本無法正常運轉。

較多的自由意味著,異見人士至少可以獲得信息、出版或閱讀一些地下讀物,甚至偶爾發動罷工。在1970年代,蘇聯和東歐就出現了類似情況。在當今的北韓,每個潛在的異見人士,有時跟其整個家庭在未經任何實質性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被關押起來。中國異見人士可私下獲取媒體資訊-而北韓異見人士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因此,親中政權的出現不僅能夠給北韓大眾帶來更好的生活,而且還會帶來相對多的自由以及從事民主活動的機會。長遠來看,這樣的活動會可能會導致這個政權垮臺,產生民主革命。

類似情況曾在東歐親蘇的傀儡政府出現過。這些傀儡政府根據早期斯大林主義的標準來看相當軟弱和包容。當蘇聯發生變革、不可能再公開干預它們的內政時,它們最終被國內的反對派推翻。這在我們正在談論的北韓是不可能的。我們也許應為北韓政權感到難過,因為它在不得不從事所有改革要做的髒活的同時,還落下不好的名聲。不過我們應該不用太擔心。中國需要北韓的自然資源,而與中國合作的“韓奸”自己也會變得富有。

請讀者不要誤解筆者。筆者上面所述的中國干涉模式絕非最佳選擇。筆者仍然相信,通過某種臨時的邦聯形式南北韓全面統一才是最佳解決方案。儘管這種方式在短期內會產生很多痛苦和矛盾,但長遠來看卻是一舉解決所有問題的更快、更有效的方式。

然而,要達成這種統一,南韓需要具有堅強的決心和政治意志,而迄今這樣的決心和意志在南韓並不存在。南韓政府過去10年的政策說明,它把統一看作是大麻煩,因此故意推遲統一的時間。在面臨重大危機時,南韓政府是否能夠並願意承擔責任也很難說。要是危機出現,應該給予南韓支持,因為迅速解決北韓問題符合各方利益。

然而,要是南韓逃避這種責任,中國的干涉並非最壞的選擇。畢竟,北韓這個核武國家要是發生內亂,情況只會更糟,而讓北韓人民繼續過當前貧窮生活也不足取。

本文作者Andrei Lankov是首爾國民大學副教授 、澳洲國立大學亞太研究院客座研究員。他在列寧格勒大學獲得遠東歷史和中國方面的博士學位,重點研究朝鮮半島事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738794
中國也有可能跟南方合作
    回應給: 沙包(solpao)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只是不知李明博有無此一智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738500
頁/共6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