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龍族
市長:邵爺  副市長: 醉米粒昕弘shee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龍族】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國際重大時事資訊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你所不知的世局變化:
 瀏覽978|回應0推薦0

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金寶瑜(美國Marygrove大學榮譽教授】

中國的資本主義傾向與美國的民主幌子內情

中國大多數的老百姓失去了醫療保險,但是他們卻要在極為惡劣的環境下工作,並承受環境污染給他們帶來的各種疾病。在沿海地區的加工工廠中,斷肢一類的工傷已經習已為常,因工傷而死亡的事件也不再稀罕。更有大批工人因為工作環境的污染而導致長期病痛。除了大批電子工業(包括台灣的)在大陸投資,對電子業工人(跟台灣工人一樣)身體上受到毒素的侵害外,中國更從美國進口電子廢料。工人從這些電子零件廢料中,取出少量有價值但含高毒素的金屬,因此而中毒。根據一篇報導,在廣東的一個小城貴榆(音譯)裡,有十萬個人(包括兒童)在沒有任何保護下拆除從美國進口的電子零件的廢物。("American Electronic Waste Con-taminates China and India" by Ter-ence Chea, Associated Press, San Francisco, August 17, 2005)

有正義感的新聞工作人員 揭發社會現實

中國建國後不到十年就控制了瘧疾、血吸蟲、肺結核、性病各種傳染病。但是改革後中國的衛生保健政策與過去反其道而行,所有的傳染病也就重新出現。一九四九年前,中國很多的農村的人都患了血吸蟲病,到一九五五年黃河下游還有一千萬人染了這個病。但是經過幾年全力殲滅血吸蟲的努力,到了一九五八年時,就不再有新的病例出現。但是今天血吸蟲病不但重新出現,而且在擴張。據估計已有九十萬人染上了病,而且有三千萬人是染病的危險群。(參見《批判與再造》雜誌,第二十六期,二○○五年十二月)。不但舊的已被控制了的傳染病在中國復發,而且今天又多了愛滋病和因環境污染所造成的各種疾病。

像今天這樣的社會現實,許多有正義感的新聞工作人員都希望能通過媒體的揭發,來找出原因並追究責任,以便能取得改善,但是中國政府就是不給他(她)們報導的自由。從凌卉在〈禁令〉(刊見九十五年二月二十五、二十六日聯合副刊)一文中所舉的例子來看,中共對媒體報導的控制是非常嚴厲的。而且這樣的控制多半是要用掩藏事實的真相來為中共官員推卸責任。中共用各種方法來鉗制新聞的報導。陳桂棣與吳春桃寫了《中國農民調查》來揭露安徽農民的悲慘經歷和農村幹部的專橫。但是《中國農民調查》出版後就被禁止再印了。中國老百姓有權利知道這些現實,對媒體報導的禁制只是為了保護無能和失職的官員,這樣的做法只會引起人民更大的不滿。

中國出口的廉價商品,使得富有國家可以維持低平穩的物價

陳映真在〈文明和野蠻的辯證〉一文中說:「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經濟生長點的一部分。」這話沒錯。不但是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根據《經濟學人》的一篇報導,中國的GDP的成長對世界GDP的成長的貢獻很大,是印度、巴西和俄羅斯加起來的兩倍。因為中國出口的廉價商品,使得富有國家可以維持低平穩的物價。因此中國資本的出口,使富有國家可以維持低的利率。中國的低工資吸引了歐、美、日大企業將生產移到中國大陸。將生產移到中國,不但可以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而且可以抑制它們本國的工資上漲,因此提高了利潤。哈佛大學的一位經濟學家Richard Freeman說,自從中國、印度和前蘇聯加入世界經濟後,世界的勞工供給增加了一倍(其中中國占了一半以上)。勞工供給量增加而資本量不變,是近幾年來利潤快速增長和工資停滯不前的原因。這位大師把這樣的發展稱為「有利的供給面的衝激」(positive supply-side shock),《經濟學人》這篇文章說,這樣的發展改變了各富有國家內在國民所得中利潤和工資所占的比例。二○○四年美國上稅後的利潤在GDP中所占的比例達七十五年來的新高,同年歐盟國家和日本的利潤在GDP中所占的比例則達二十五年來的最高。(《經濟學人》,二○○五年七月三十日至八月五日)。

中國對跨國資本的「有利的衝激」

中國對跨國資本的「有利的衝激」還不只於宏觀方面,在微觀方面也「有利的衝激」著各大跨國公司。斯丹福大學的一位教授(Robert Burgelman )對他的學生(他的「商業策略」這門課的學生都是來自各大公司總裁)說:「一九九○年代時,對任何生意的經營上的問題,只要說Internet。今天企業面對任何問題,只要說中國。成本太高?搬到中國去生產。收益成長太慢?去中國擴張。中國成了解決經營問題的萬靈丹。」(《華爾街日報》,二○○五年十一月二日)

所以中國的經濟對世界經濟有很大影響和對國際資本有很大的貢獻,不是一個需要爭議的問題。問題是中國得到什麼,更應該問的是中國的一般人民得到什麼,上個月的《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中有一個例子。據香港UBS的一位經濟學家Dong Tao的估計,從中國進口的芭比娃娃在美國一個要賣二十美元,但是中國只拿到三角五分美元。(《紐約時報》,二○○六年二月六日)這三角五分還是加工工廠的老闆拿到的,老闆要買材料、付房租、留下自己的利潤,做娃娃的女工能拿多少工資?她們每天要做多少個娃娃?若是認真的去計算,中國拿到的三角五分還不夠去清理因為生產這個娃娃所造成的污染,和補償工人在惡劣的工作環境下,每日長時間工作在身心上所受到的損傷。中國實際得到的是負數。不僅如此,美國對中國貿易的大量逆差,連這三角五分還多半拿不到。中國與美國貿易的順差都是用買美國政府公債的形式,借給了美國來支付美國聯邦政府的赤字。因此越是「大面積」、「大體積」的生產,中國的勞工付出得越多,中國的資源枯竭得越快,中國的污染問題也就越嚴重。中國對美國出口順差越大,中國也就要把更多賺來的外匯借給美國。

怪不得中國當局在看到這樣的經濟成長所帶來的惡果後,最近他們也不得不推出「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來。

在他們的「民主」體制內 找不到任何代表他們的聲音

右派一向都極力推崇美國的民主政治,即使美國出兵攻打占領伊拉克也是為了在那邊為阿拉伯國家建立起一個民主的模範。但是資產階級民主的實質是什麼呢?

一位著名的資產階級經濟學家熊彼德(Joseph Schumpeter)對資產階級民主提出來的一個詮釋:民主政治只不過是一個選擇候選人的程序,它沒有任何重要的內涵。因此選舉的結果並不能代表選民的真正利益,選舉的結果只是反映了由大眾媒體所製造出來的一種同意(manufactured con-sensus)。他認為大眾媒體在選舉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和它在市場中影響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廣告一樣。如果我們這樣來理解資產階級民主,它只不過是一種手段和一種合法的程序而已,除了虛假的形式外,並沒有真正的內涵。

美國布希政府為了進侵伊拉克而編出了伊拉克藏有大量毀滅性武器的謊言,而且故意用模糊的語言來使美國人民誤認伊拉克的恐怖分子與美國的九一一事件有關。許多有見識的美國人懷疑這個謊言,他們也反對美國去攻打一個有主權的國家。但是這些反戰人士除了上街參加反戰的示威遊行外,他們在體制內找不到他們的代表,因為民主黨也全力支持布希攻打伊拉克。因此就在媒體的炒作下,在大多數人民都被蒙蔽的情況下製造出來一個進侵伊拉克的「同意」。二○○四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布希的謊言早已經被揭穿,但是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凱瑞還是不提出從伊拉克撤軍的主張。對美國人民(特別是貧窮的人)來說,這場戰爭除了死傷和多納稅外沒有任何好處。但是對美國的資產階級來說,要在世界稱霸和保障美國對中東石油的控制,這場戰爭就非打不行。雖然今天美國大多數人都反對這場戰爭,但是除了像過去反對越戰一樣去上街頭、去抗議,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在他們的「民主」體制內找不到任何代表他們的聲音。這就是被右派所推崇的美國民主的真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570&aid=1620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