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葉金川的城市
市長:金川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葉金川的城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銘記: 「馬宋密會」﹐相約自殺乎﹖
 瀏覽1,180|回應0推薦1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ngji

(2006/12/09 09:44)

時至 2006 年 12 月﹐在陳水扁禍國殃民 6 年之後﹐國﹑親兩黨猶自彼此相鬥無悔﹐不能堅定合一對抗民進黨政權﹐難道天欲台灣萬劫不復﹖

日前﹐馬英九﹑宋楚瑜「密會」之後﹐五花八門傳聞耳語﹐一一遭當事人否認﹐只差沒說﹕馬﹑宋「密會」﹐只是因為眼見陳水扁亂政﹐國事日非﹐無力回天﹐二人準備效法伯夷﹑叔齊遁世﹐相約餓死奇萊山。

當然不會相約餓死自殺﹐但是在選舉前一刻﹐馬﹑宋相約見面而要「密」會﹐又不能夠保「密」﹐註定搞到相見不歡﹐這不是自找麻煩嗎﹖真是笨死了﹗

何以見得「笨死了」﹖試論如下﹕

一﹑「會而密之」﹐理該有「重大事由」。若毫無「事由」或雖有「事由」全無「重大」﹐空空如也的「密」會﹐不但一無所得﹐事後雙方人馬徒相指斥洩「密」﹐這不是空空﹑不是笨死了嗎﹖

二﹑「會而密之」﹐若是果有與台北市長選舉相關之「重大事由」﹐然而選舉就在幾天之後﹐馬﹑宋單獨二人能如此匆促做出「重大」決定嗎﹖即使做了﹐又豈能即時讓全黨黨員心甘情願遵循﹖﹖即使遵循﹐如此急迫﹐選民中支持者能完全遵循而毫無反感﹖﹖除非選民中支持者都是殭屍﹐馬﹑宋二人是趕屍的﹐隨時鞭一揮﹐殭屍支持者就「進退有致」﹗

況且﹐不沾鍋的馬英九﹐在無數事例上﹐都表示他尊重團隊意見﹑遵守多數決﹑尊重部屬職權﹐在郝龍斌﹑葉金川之間的國民黨初選競爭中﹐馬表現不偏葉金川﹐在紅衫軍的路權申請被中正分局駁回時﹐馬表現不干涉北市中正分局的決定﹐而宋楚瑜則每每在國﹑親合併﹑兩黨合作選舉提名﹑他本人參加國民黨台北市長初選﹑最後他不以親民黨黨員身分參選等議題浮現時﹐都永遠是說他宋楚瑜不能單獨行動而不替黨員的利益與出路著想﹐然則﹐「馬宋密會」之目的若是要做「重大」決定﹐並且一旦馬﹑宋達成決定﹐就要求事先全不知情的全黨黨員 ( 除了幾個參與安排密會者 ) 依循﹐這是尊重團隊意見﹑遵守多數決﹑尊重部屬﹑替黨員的利益與出路著想嗎﹖結果﹐馬﹑宋「會而密之」﹐引起黨內外一片怨聲載道﹐這不是笨死了嗎﹖﹖﹖

三﹑選前數日﹐馬﹑宋「會而密之」﹐若謂與台北市長選舉無關﹐而是談「所謂的」國﹑親兩黨選後合作事宜﹐那就是愈描愈笨﹗

國﹑親兩黨選後合作事宜﹐是「重大」到需要在選前數日來「會而密之」的「事由」嗎﹖國﹑親兩黨合作事宜﹐以前都沒談過嗎﹖不在選前開誠佈公公開談合作﹐卻要秘密談選後合作﹖﹖這不是自己騙自己嗎﹖選後若一方勝出﹐必佔上風﹐雙方還能平起平坐談合作嗎﹖若雙雙落敗﹐民進黨勝出﹐國﹑親不是忙著自保﹐就是相互猜忌埋怨﹐前者如去年「三合一」選舉﹐後者如 2004 年總統大選﹐國﹑親何曾在選後達到真正的「精誠團結合作」﹖否則﹐如今何至於鬧到國﹑親兩組參選台北市長﹑鬧到瓜分票源﹑鬧到操作棄保還告謝長廷挑撥離間呢﹗﹗﹗這不是謝長廷有做漁翁的才能﹐而是國﹑親自願充任鷸﹑蚌﹐這不是笨死了嗎﹖

四﹑如果國﹑親兩黨自認各自完全獨立﹐可自行其是﹐根本不必也不用合作﹐卻在選前數日密談合作﹐結果非但沒有合﹐還弄到快要「恩斷義絕」﹐這不是作孽嗎﹖

過去慘痛教訓不夠嗎﹖如果面臨禍國殃民的民進黨政權﹐國﹑親兩黨從國家社會的最高利益著想﹐明明在議會中﹑在選舉上不能不完全「精誠團結合作」﹐合則兩利﹑分則兩害﹐卻錯過一次又一次合一的時機﹐而只願在選前數日﹐「合作」此裝模做樣﹑無端授人把柄﹑攪擾人心﹑無益有害之密會﹐這不是笨死了嗎﹖

國﹑親分裂之因固非一端﹐李登輝主政時之臺獨意識實禍首焉。然李登輝去位之後﹐國﹑親猶在關鍵時刻屢屢貌合神離而不能及早真實合一﹐眼睜睜致令民進黨臺獨政權漸次橫行坐大﹐成為泛藍支持者心中永遠的痛﹐也成為 6 年來台灣社會全體不見提昇只見沉淪的痛。

就以 2004 年總統大選為例﹐雖云國﹑親共同推出 連﹑宋搭檔競選﹐卻貌似合﹑神實離﹐否則為何遲遲才促成搭檔﹖猶記王金平也是一拖再拖才勉任競選總幹事。連﹑宋搭檔﹐兩人合而兩黨不合﹐合與不合之所繫﹐皆非關統獨意識﹐全在私利﹑黨利計較﹐看在選民眼裡﹐尤其是游離選民或中間選民眼裡﹐缺乏國﹑親合一的強大凝聚力﹐更無著眼在台灣全體利益的道德說服力。最後﹐選民固然被陳水扁兩顆不要臉的黑暗子彈騙取同情票﹐而連﹑宋以些微票數之差落敗﹐能說「不拜國﹑親貌合神離之賜」嗎﹖

次拿更早一些的 2002 年高雄市長選舉來說﹐國﹑親不能早早定下人選﹐結果竟讓民調支持度不到 30% 的現任市長謝長廷僅以 2 萬多票勝出連任。

再舉國民黨「大勝」的去年「三合一」選舉來說﹐國﹑親在基隆市﹑屏東縣不能合一推出最佳一位候選人﹐結果國民黨籍基隆市長當選人現身陷貪污罪﹐而屏東縣又讓民進黨籍候選人漁翁得利勝出﹐使南台灣縣市 ( 除嘉義市 ) 地方執政權盡為民進黨把持﹐更是影響重大﹐成為今年倒扁運動的絕大阻礙﹗試想﹐如果去年「三合一」選舉後﹐台灣最南端的屏東縣由泛藍執政﹐今年倒扁情況會有多大之不同﹖而泛藍現在在高雄市長選舉的優勢又會有多大之不同﹖

談情說愛的男女﹐如果永遠期望對方凡事先跟自己完美合作後再結為夫妻組成合一家庭﹐而不是先結為夫妻組成合一家庭再同甘共苦﹑凡事繼續磨合﹑趨向合作完美﹐最後結局呢﹖不是現在就可以預料的一段了無所獲之「苦戀」﹐就是將來不願回首的一段醜陋不堪之「酷煉」。

回顧過去 6 年﹐國﹑親分分合合之說紛紜雜沓﹐於己不利﹐只便宜了禍國殃民的民進黨政權﹐根本不能發揮在野黨的最大制衡力量﹐就在於國﹑親不能完全合一﹗不先求合一在一黨之內﹐再求合作完美﹐而希望分立之二黨先完美合作﹐再求合一﹐嫌隙齟齬﹐一路走來﹐未減更增﹐到今天甚至要「恩斷義絕」。這樣的「苦戀」﹐可以說完全照著我在《銘記流言板( 53 )天上掉下來的「嗎哪」》一文裡的「臺詞」照本宣科地推演﹐不過大同小異罷了﹗

我在文中是這樣說的﹕

然而﹐在台灣客觀現實環境下﹐泛藍不整合﹐合法的政黨輪替執政之再次發生是絕對有困難的。試就泛藍的整合﹐略述己見﹕

1 )國﹑親兩黨非整合不可﹐整合又非快不行﹐然而二月中既已相互感謝﹑支持對方﹐日昨卻又雙雙否認近期要宣佈誰配誰。其實﹐誰配誰都行﹐只要儘快通過一個公開正當的機制產生﹑確定就好。當初﹐如〔銘記流言( 31 )彼「關中」﹐此「關中」﹗〕所言﹐黃俊英大有希望當選﹐結果真的「差一點兒」當選﹗之所以未能勝出﹐全在整合太慢。試問﹐本來完全支持泛藍的選民﹐難道不會有人在對遲遲整合極度失望之餘﹐一氣之下將票改投他黨的嗎﹖上次總統大選不合是開其端﹐後來立委選舉又不整合﹐去年底﹐遲至選前七天才整合﹐皆以失敗收場﹐這真是一而再﹑再而三了﹗若這次仍不早早整合﹐還有﹑還能有再四嗎﹖〔請參閱銘記流言( 10 )「痴心」選民﹐「負心」黨﹗及( 14 )錯一次﹐是別人害的﹔再錯﹐就是自己愚蠢害的〕

2 )宋楚瑜在談到國﹑親整合一事﹐曾謂整合不該是回到過去「老樣子」的國民黨﹐再拿「老樣子」的心態行事。旨哉斯言﹗否則﹐即使勝選﹐也要一路跌撞四年﹐然後再「老樣子」下台﹗宋又謂親民黨當初固由國民黨分出﹐然現在不少黨員從未參加國民黨﹐如今何能說合即合。誠哉斯言﹗但當初親民黨之所以分出﹐豈非有見於國民黨領導者違背黨之立國理念﹖其後親民黨之所以能存﹐又豈非為傳承國民黨自孫中山以來之立國理念﹖如今﹐國民黨領導者既已非昔﹐現政權又失政而置國於險境﹐若國﹑親合而能轉危為安﹐則「合」恰是回歸正途﹐孰曰非宜﹖凡老成謀國者﹐何苦﹑何可困陷在「國合併於親」還是「親合併於國」的羈絆之中﹖

3 )親民黨支持者﹐有因宋於上屆選舉之高得票率而謂宋明年獨立競選亦可勝出﹐此乃昧於事理之見。宋於上屆得票高猶如當年新黨出走之時得票高﹐皆為泛藍選民抵制國民黨領導者之一時反應。如今新黨如何﹖親民黨固非新黨可比﹐然過去三年來﹐雖每選「當然必有所獲」﹐不過因其「新」也﹐而所獲選票仍多不離泛藍選民﹐且猶不能有過於國民黨者。更明顯之現實是﹐國﹑親各皆不能有過於民進黨者﹗

4 )國﹑親陣營中有許多不同的誰配誰的「高見」﹐亦是常情。打開天窗說亮話﹐台灣各「民主」政黨仍難脫傳統威權家長式領導體質。也許「連宋配」不會令每一個人滿意(但誰配誰會呢﹖)﹐可是誰又更能掌握﹑號召泛藍幾十年來的基層組織力和動員力呢﹖目前不論誰配誰﹐只要儘快通過一個公開正當的機制產生﹑確定就好。但儘速改變體質以使黨成為真正「民主政黨」的完備規章之「制訂」與「實踐」﹐必須是一項即刻開始進行的「承諾」﹐才更能贏得合法又合理的認同﹗

5 )連戰曾謂國﹑親現在「合作」﹐待到 2004 年總統選舉勝選之後﹐再談「合併」將是水到渠成。銘記深覺此言差矣﹗難道萬一敗選﹐「合併」就免談﹖如此之合﹐豈非以「圖利」始而以「無利可圖」終嗎﹖這是什麼哲學﹖還有一點兒國﹑親之「合」乃出於「為國為民」的影子嗎﹖銘記以為﹐既以「為國為民」號召﹐不論日後選舉勝敗﹐此時就應立即朝回歸一黨﹑匯合多數方向努力﹐此一黨既非連黨亦非宋黨﹐而是孫中山與黨人共創之黨﹐是所有願意踵武前賢為國奮鬥的「國民之黨」﹗

6 )國﹑親合作﹐如果只是為了選總統﹐卻不即時進行精誠團結「一體」的「合併」﹐就算有再好的理念﹑再真的誠意﹐也是什麼事都將必有「兩個版本」﹐除了先得國﹑親各自內部協商﹐然後國﹑親再來高層協商﹑低層雜音﹐不但浪費兩倍的時間﹑資源﹐也會次次延長平息紛爭的時間。更糟的是﹐這種「名一實二」的「合」就始終留下助長「本位主義」與「互不信」的「餘地」﹐殊難拔除「擴大」己黨地盤的「誘因」以致兩敗俱傷(過去幾年所發生的﹐難道還不能說明嗎﹖)。如此豈不「有利於最終的分」而非有利於「最終的合」﹖更豈有助於勝選﹖即便勝選﹐也將無助於政局穩定﹐因為不見政黨執政再輪替之正面及進步的效用﹐反使人民對政黨政治徹底絕望﹐則中華民國禍其巨矣﹗
如果﹐真不幸而國﹑親不合或神離貌合﹐又種下下屆總統選舉敗因﹐台灣人民的生活繼續下沉﹐恐怕只有期待天下掉下來的「嗎哪」了﹗我們豈不有自比摩西與約書亞者乎﹖

還是我說的那句老話﹐我自認國﹑親的「苦戀」完全照著我的「臺詞」推演﹐不是在高興自己「說話算話」了﹐而是心情沉重甚至悲哀﹐自責怎麼倒讓我給說中了呢﹖因為在過去 6 年中﹐國﹑親無能約制陳水扁民進黨政權﹐有無數家庭被陳水扁政權造成的痛而衣食無著﹐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或全家的生命﹔也有並非衣食無著的陳金珠﹐一介平民之女性﹐因為台灣社會全體沉淪的痛﹐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現在台北市長的選舉﹐國﹑親相爭之烈﹐似猶甚於與民進黨之爭﹐以致泛藍陣營自己在說「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台灣難道因為國﹑親在野黨的分裂不合﹐使陳水扁及其 18% 支持者繼續把持台灣﹑據為彼徒自己獨有﹐讓真正愛台灣這塊土地並付出青春生命的絕大多數台灣人民﹐包括泛藍群眾﹐包括倒扁的綠營施明德﹑學人﹑社運人士﹐包括中間選民﹐包括李敖﹐包括你我﹐反而有淪落為「異鄉人」之痛嗎﹖

國﹑親二在野黨﹐雖不殺伯仁﹐豈無伯仁卻因國﹑親二在野黨而痛而死之痛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452&aid=1984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