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日一扁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每日一扁】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32) 王金平端出了「菩薩」
 瀏覽553|回應0推薦1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ngji

銘記﹕每日一扁(132) 王金平出了「菩薩」

通常﹐身處政治爭議中的﹐不論是政治人物個人或所屬政治團體﹐一旦援引宗教信仰來正當化﹑正義化自身的言行﹑觀點﹑論據﹐我就會本能地鄙夷﹑排斥此個人或團體﹗

「王﹑柯關說案」曝光之後﹐王金平遭國民黨撤銷黨籍懲處﹐立委及院長身份原本隨之消失﹐然王金平為繼續保有其立委及院長身份﹐跑到台北地方法院提訴「定暫時狀態假處分」。地院准其所請﹐裁定國民黨暫時停止撤銷王金平黨籍﹐亦即王暫時繼續保有立委及院長身份﹐等待撤銷黨籍之民事訴訟定案﹐那就是說﹐大概要拖到2016年﹐屆時王金平任滿﹐也不存在什麼立委及院長身份遭懲處而消失的議題了。

之後﹐媒體提出馬英九﹑王金平將如何互動的相關問題。

馬英九老實回答「維持對王金平『院長』的稱呼,未來碰面確實尷尬,但不刻意迴避,順其自然。」

王金平則搬出「佛教」用語﹐說什麼「馬英九、江宜樺都是菩薩﹐給了自己『逆增上緣』的機會」云云之詞。我上述那種本能地鄙夷﹑排斥之情﹐就油然而生﹗

「逆增上緣」至少有2種意思。

一是﹕人生之中﹐惡人惡事的外在處境﹑環境﹐無法避免﹐一旦面臨﹐將之看做磨練自己﹑提昇自己更進層樓的機緣。這是一般俗世實用的觀點﹐類似中國古人所言「逆水行舟」﹑「君子自強不息」之類的意思。

照這說法﹐馬﹑江都是壞蛋﹗還什麼菩薩﹗見鬼呢﹗

二是﹕這個世界是敗壞的﹐本身就是個「逆境」。人要修煉操持﹐放棄這個塵世﹐脫離此「逆境」而追求晉昇另個「極樂世界」的機緣。這類似基督教所示﹐人不要看重這個罪惡世界﹐要追求上帝的天國。

我聽過一位淨土宗淨空法師講解「逆增上緣」﹐就是取這個角度。我以為這是「逆增上緣」的真正宗教意義所在。淨空法師還幽默地說﹐如果這個塵世是太平盛世,一切都能夠稱心如意,人就不想去「極樂世界」,還想在­這個世界上多活幾年哩﹗

照這角度﹐王金平「關說」是啥事體﹖王金平「提訴假處分」是啥事體﹖菩薩理你﹖見鬼呢﹗

美國總統小布希在位前後那段時期﹐所謂「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sm」的一些共和黨人﹐每到選舉﹐就祭出「上帝」旨意﹑「基督教」價值觀之類的認同訴求﹐令許多人反感﹗

難道﹐民主黨籍對手都不是基督徒﹖一旦當選﹐就職宣示時﹐不手按聖經﹖難道﹐在有信仰自由的美國﹐信佛教﹑回教的﹐就不能參選﹖

難道﹐這些「新保守派」﹐完全記不得美國憲法規定政教分離﹖2012年﹐共和黨就出醜了﹐提名一個其實就保守派來說根本是異端的摩門教徒羅穆尼﹐出來競選總統﹐我完全不看好﹐果然落選 (參考「歐巴馬應該會贏得大選」一文) ﹗據說﹐高達1500萬美國基督徒拒絕投票﹐其中多數本該是擁護共和黨的。

在台灣﹐也有許多所謂基督徒的臺獨分子﹐常常「替天」國「」臺獨之「」﹐胡說霸道﹗我在「黃芳彥﹑高俊明﹐是什麼基督徒﹖醜陋的黃芳彥二文內﹐詳述其情。(見下列附文)

佛警告信眾說﹐魔會以佛身出現。聖經記載﹐魔鬼試探耶穌時﹐所言皆引經上說的﹗耶穌也提醒門徒﹐在末世的時候﹐要預防假先知﹑假基督。

1996年﹐民進黨中評會主任謝長廷收取神棍宋七力80萬新台幣政治獻金﹐並謝長廷﹑遊芳枝夫妻信奉宋大仙的新聞﹐轟動一時。謝長廷自承﹐他們一家信宋大仙﹐「信得很誠」

2002年﹐榮獲民進黨立委鄭余鎮加封「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美譽的王筱嬋﹐遭傳養小鬼控制鄭余鎮。

現在﹐2013年﹐王金平端出了「菩薩」﹗

台灣紅塵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些「」高十丈﹗

 

馬英九﹐是一個信「法」法匠﹐好像屬於無神論者﹐至少不是佛教徒﹑基督徒﹑回教徒﹐不信大仙﹑不養小鬼。

 

在台灣﹐法匠馬英九誰保祐他﹖我看﹐沒有﹗你說呢﹖


附文

<<黃芳彥﹑高俊明﹐是什麼基督徒﹖>>

基督教的教義精神﹐基本上是入世的。基督徒在政治上應有的法律所賦予之權利義務﹐當然與非教徒的一般公民完全無異﹐不能少﹐也不能多。

基督徒所能注入貢獻於政治的﹐是道德的力量﹐本於聖經的教訓﹐上帝的話語﹐發揚正義去維護﹑增進他人的權利﹐或者情願負擔更多義務﹐享受較少權利﹐讓社會更有包容﹑更多愛心。

然而﹐多年來﹐在台灣有許多「支持臺獨﹑民進黨政權﹑陳水扁的」基督徒﹐卻實踐他們自己的「動態道德觀」教義﹐把「完成臺獨」做為道德評價的最高標準﹐一切要為「完成臺獨」教義服務﹐包括「基督教」信仰中的絕對主宰 - 上帝 , 也要為「完成臺獨」教義服務﹗

許多「支持臺獨﹑民進黨政權﹑陳水扁的」基督徒﹐不是把聖經的教訓﹐上帝的話語﹐讀進他們的生活﹑思想﹑行為﹐而是把他們做為道德評價最高標準的「完成臺獨」動態道德觀教義﹐讀進聖經教義的解讀裡﹐以便曲解引用﹐以便有利於或遮蓋他們種種違背神國最高標準真理教訓﹑事實上連人世最低道德標準都不能達到的言行。

許多「支持臺獨﹑民進黨政權﹑陳水扁的」基督徒﹐對聖經教義或故事的曲解引用﹐不是一種表達對神的信仰崇敬﹗是一種對神的最大褻瀆﹗罪大惡極﹗

由於「罄竹難書」﹐讓我只談兩個最近經常上報的「支持臺獨﹑民進黨政權﹑陳水扁的」基督徒為例﹕黃芳彥﹑高俊明。

先談黃芳彥。

黃芳彥被疑涉入 SOGO 案﹐收取不當金錢﹐卻以醫病為由﹐逃躲至日本﹐毫無一般俗人起碼的羞惡之心﹐遑論什麼基督教的高標準要求。他居然敢無恥地引用有名的基督教故事 - 【有信徒回顧人生艱苦道路上留下的一雙腳印﹐向上帝抱怨說自己遭遇患難時﹐上帝何在﹖上帝回答說﹐是祂親手抱起信徒走過患難﹐那雙腳印是上帝的足跡。】來自況﹐表現自憐。

黃芳彥的引用此故事﹐真是令人迴腸斷氣﹑哭笑不得﹗故事中信徒遭遇的「患難」﹐是指遭到來自外在的不幸或逼迫啊﹗黃卻是道道地地的「自作孽﹐不可活」﹐上帝還會冒名頂替為黃某走一段到罪惡之路﹑還會抱他嗎﹖

黃芳彥自日返台後﹐經過偵訊﹑對質﹐在檢查官質以「你是基督徒﹐還要說謊嗎﹖」之後﹐黃見再無可避﹐始不得不承認因「喬」 SOGO 經營權﹐由李某處收受 100 萬 SOGO 禮券不當利益。

新約聖經使徒行傳記載﹕

使徒彼得﹑約翰在耶路撒冷與會友一起禱告完﹐都被聖靈充滿﹐凡物共用﹐沒有人缺乏﹐人人都將田產房屋賣了﹐把所得銀錢拿來放在使徒腳前﹐再照各人所需取用。有一個名叫亞拿尼亞的﹐同他妻子撒非喇﹐也賣了田產﹐卻把所得銀錢為自己留下幾分﹐其餘的放在使徒腳前。彼得說﹕「亞拿尼亞﹗ 為什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分呢?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裡起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亞拿尼亞聽見這話,就仆倒,斷了氣;聽見的人都甚懼怕。有些少年人起來,把他包裹,擡出去埋葬了。約過了三小時,他的妻子進來,還不知道這事。彼得對他說:「你告訴我,你們賣田地的價銀就是這些嗎?」他說:「就是這些。」彼得說:「你們為什麼同心試探主的靈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抬出去。」婦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腳前,斷了氣。那些少年人進來,見他已經死了,就擡出去,埋在他丈夫旁邊。

亞拿尼亞同他妻子撒非喇所「貪盜」的尚屬「小」錢且原本還是他們自己的田產呢﹗只因一旦認捐﹐就被神從嚴認定是不再屬於私產﹐他們試探聖靈﹐就死有餘辜。

黃的自作孽﹐不是只有起先謊稱並未不當「貪」取他人 100 萬禮券而已﹐更在於他逃躲罪責至日本﹐卻謊稱醫病﹐不是情勢愈來愈不利﹐他根本不會那麼快返台﹐至少以為可以等風頭過了再回來﹐更更在於他爛用台灣「第一家庭」醫師之便貪贓在先﹐毫無悔意﹐為護身自保﹐竟欲「盜」稱上帝聖靈大愛慈悲的美名來遮蓋醜惡﹑漂白自己於後﹐真是膽大妄為﹐糟塌上帝﹐要遭天打雷劈死罪的﹗

次談高俊明。

日昨新聞報導﹕【牧師高俊明不久前當著陳水扁總統的面,引用聖經「貪財是萬惡的根源」;昨天他則呼籲教友們,政治家貪汙腐敗,「不可以不理他」,因為兩千三百萬人不能淪為被中國統治。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總幹事高俊明昨天中午與一些獨派大老和陳總統餐敘,結束後到北區海霸王餐廳主持台灣獨立安全基督徒促進會年會。對於和陳總統的晤談內容,他不願說明,不過在會上講道「勇敢背十字架」時,則傳達力挺陳總統的訊息。 年會主題是「台灣獨立才有安全與和平」。高俊明傳道時說,人生不是要為自己的榮華富貴著想,而是要「犧牲自己、看嘸自己」,為主耶穌來揹台灣二千三百萬人的罪的十字架。】

對上面這則報導﹐有起碼中文程度﹑起碼邏輯思考能力者﹐都會認為不是記者不知所云﹐就是高俊明胡說八道﹗

依我看﹐記者固然不知所云﹐竟不管高俊明的胡說八道根本狗屁不通﹐卻有聞必錄一番。但是我敢打賭﹐那「胡說八道」就是高俊明的原意。長期注意高某的言論﹐就知高俊明的思維能力向來如此﹐絕非一時興起﹐才會有此「功力」能夠在上面短短一段話裡頭高密度包含那麼多的狗屁不通之言。高某也只有在臺獨教徒中才能做上牧師﹐因為統統皆是不通之徒。

我最早注意到高俊明的不通是在美麗島事件之後不久。他當時掩護施明德逃匿﹐在被司法人員訊問施明德下落時﹐堅不吐實。這倒不是問題所在﹐人在政治立場不同的鬥爭中﹐彼眼中的罪犯﹐是此眼中的豪傑﹐原沒有義務向對立一方吐實。

問題在高俊明所說的不吐實之理由。他說施明德來投靠他﹐因為他是牧師﹐神叫他愛人﹐所以助施藏匿﹐他要保密﹐不能說出施明德去處。

高某不正氣凜然說因為他敬佩施明德是義士﹐寧願兩肋插刀﹐也斷不出賣施明德 ( 這豈不才是有正義感者當為之事﹐何必是做牧師還是沒做牧師﹖ ) 。當然﹐這樣正氣凜然可能太英雄了﹐警備總部會叫他吃苦頭﹐好牧不吃眼前虧﹐牧師也是人﹐也可以膽小如鼠﹐何必做英雄﹗那就做悶葫蘆﹐抵死說不知道嘛﹗擔心警備總部會用刑逼供﹖難道高某用「牧師」做幌子﹐說「神愛世人﹐叫一切做牧師的﹐都得永生不告訴你警備總部施明德在哪裡」﹐就指望免了警總刑求﹖什麼時候警總變成了教堂﹑臺獨眼中的警總「蔣介石狗爪子」特務變成了教徒﹐都會被高「牧師」的教化感動﹖

不必引「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來證明聖經教導信徒尊重統治者權柄的這種老生常談的老套﹐就依高俊明所言﹐打出「牧師」招牌做幌子﹐是神叫他要愛人﹐對來投靠他者﹐他要保密﹐不能說出去處。那麼殺人嫌犯﹑搶劫嫌犯﹑貪贓枉法嫌犯來投靠他高某﹐他都要愛﹐加以藏匿﹐都要保密﹐不跟司法人員合作﹐不能說出去處﹗﹗﹗誰能說這些嫌犯不是被冤枉的啊﹖ ﹖﹖

聖經是這樣教導牧師油嘴滑舌﹑把神聖的上帝大愛糟塌來做世俗政治爭鬥的擋箭牌嗎﹖

將近 30 年後的今天﹐高俊明果然又糟塌上帝的十字架來愛貪贓枉法嫌犯了﹗

先看舊約聖經撒母耳上另一段關於以色列領袖人物 - 「士師」以利及其二子何弗尼、非尼哈的記載﹕

以利的兩個兒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這二祭司 ( 指以利二子 ) 待百姓是這樣的規矩:凡有人獻祭,正煮肉的時候,祭司的僕人就來,手拿三齒的叉子,將叉子往罐裡,或鼎裡,或釜裡,或鍋裡一插,插上來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羅的以色列人,他們都是這樣看待 . . . . . 獻祭的人若說:必須先燒脂油,然後你可以隨意取肉。僕人就說:你立時給我,不然我便搶去。如此,這二少年人(即指以利二子)的罪在耶和華面前甚重了,因為他們藐視耶和華的祭物(或譯:他們使人厭棄給耶和華獻祭) . . . . . 以利年甚老邁,聽見他兩個兒子待以色列眾人的事,又聽見他們與會幕門前伺候的婦人苟合,他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何行這樣的事呢﹖我從這眾百姓聽見你們的惡行。我兒啊,不可這樣!我聽見你們的風聲不好,你們使耶和華的百姓犯了罪。人若得罪人,有士師審判他;人若得罪耶和華,誰能為他祈求呢﹖」然而他們還是不聽父親的話 . . . . . 有神人來見以利,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僕的時候,我不是向他們顯現嗎﹖ 在以色列眾支派中,我不是揀選人作我的祭司,使他燒香,在我壇上獻祭,在我面前穿以弗得,又將以色列人所獻的火祭都賜給你父家嗎﹖我所吩咐獻在我居所的祭物,你們為何踐踏﹖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將我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因此,耶和華 ─ 以色列的神說:『我曾說,你和你父家必永遠行在我面前;現在我卻說,決不容你們這樣行。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 日子必到,我要折斷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沒有一個老年人 . . . . . 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證據:他們二人必一日同死 . . . . . 』」 . . . . . 以色列人出去與非利士人打仗 . . . . . 以色列人敗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戰場上殺了他們的軍兵約有四千人 . . . . . 當日,有一個便雅憫人從陣上逃跑,衣服撕裂,頭蒙灰塵,來到示羅 . . . 進城報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來 . . . . . 以利聽見呼喊的聲音就問說:這喧嚷是什麼緣故呢﹖那人急忙來報信給以利 . . . . . 以利說:「我兒,事情怎樣﹖ 」報信的回答說:「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殺的甚多!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並且神的約櫃被擄去。 」他一提神的約櫃,以利就從他的位上往後跌倒,在門旁折斷頸項而死;因為他年紀老邁,身體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師四十年。 . . . . .

再將以利及其二子的「死於非命」與陳水扁「第一家庭」的繼續「勇敢留在總統府」做比較。

「士師」是古代政教合一以色列的領袖。以利祖先做人奴僕﹐以利雖本人甚敬畏上帝﹐而受上帝垂愛﹐做了「士師」達40 年 ﹐卻只因有2 不肖子 ﹐亦居「祭司」高位﹐巧取豪奪肥己藐視耶和華的祭物﹐使人厭棄給耶和華獻祭﹐遭上帝嚴厲譴責「尊重兒子過於尊重上帝」。以利並未因只是他的兒子不肖而已﹐他本人甚敬畏上帝﹐做了「士師」 40 年之久﹐ 且以老邁之齡諄諄懇切規勸二子﹐就受到絲毫原諒﹐最後 失去代表上帝神聖「權柄恩典眷顧」所在的「約櫃」﹐也就同時失去了一切與性命

「總統」是中華民國最高的政府職位。陳水扁祖先是三級貧戶﹐陳水扁本人從來不吝說謊 ( 最近據美麗島受刑人紀萬生透露﹐他在陳水扁做台北市長前就發現陳水扁「怎麼這麼愛說謊」 ) ﹐卻受上天垂愛﹐做了「總統」 6 就有一堆不肖近侍﹑家人﹐假借陳水扁權勢﹐貪婪舞弊 肥己藐視禮義廉恥(影響所及﹐據日昨民調顯示﹐使台灣社會超過 70% 的人覺得 ,社會大眾不在乎說謊﹑厭棄誠信﹐有88% 的人同意「能騙則騙的人愈來愈多」) 陳水扁年紀輕輕﹐卻眼花耳聾﹐渾然不覺﹐遭到爆料﹐毫無愧疚﹐始則不但否認﹐且全力抹黑爆料者﹐繼則見無法遮蓋﹐又力阻司法調查﹐多方牽拖﹑耽延﹐最後事證俱在﹐就說不是他本人幹的﹐反而怒指批評者陰謀﹑殘暴。

結果呢﹖卻有「上帝的僕人」高「牧師」﹐ 「尊重台灣之子過於尊重上帝的判例」﹐不但不覺得陳水扁該死﹐反而力挺陳水扁完全不受處罰地﹐繼續坐在本應代表神聖「權柄」的總統大位﹐還大言不慚要台灣 2300 萬人背十字架呢﹗

高某的那一小撮「信徒」﹐能代表台灣 2300 萬人﹖

陳水扁政權的貪汙腐敗,跟「兩千三百萬人不能淪為被中國統治」﹐是什麼關聯﹖難道﹐陳水扁政權不貪汙腐敗﹐「兩千三百萬人就會淪為被中國統治」﹖

陳水扁是背十字架的﹐還是被背的十字架﹖這是哪門子的十字架﹖

我的媽呀﹗你瞧瞧這旁門左道的高七力牧師﹐多會亂喬十字架的道理﹗竟敢把黃芳彥馬不知臉長所引的聖經故事進一步篡改﹐改到高某的那一小撮「信徒」竟能「替」上帝背十字架﹐竟像似他們要「抱起」上帝走一段辛酸的「臺獨之路」哩﹗

黃芳彥﹑高俊明﹐是什麼基督徒 ﹖

說實話﹐想到聖經所載所多瑪城毀滅的故事﹐就會去想﹐上帝若有第一個要讓其人死於非命的﹐倒可能不是非基督徒的陳水扁﹐而是「號稱」基督徒的黃芳彥﹐更可能是「號稱」基督教牧師的高俊明﹗

文二﹕

<<醜陋的黃芳彥>>

如果「醫生」在台灣代表一種高尚的專業人士﹐那麼黃芳彥污染蹧蹋了這個行業領域。如果「新光醫院副院長」在台灣代表一種尊貴的地位頭銜﹐那麼黃芳彥讓人們鄙視輕賤這種地位頭銜尊貴背後暗藏的齷齪腐爛。

從 SOGO 案起﹐就可看出﹐黃芳彥的正業﹐並不是「新光醫院副院長」﹐更不是為病人看病的醫生﹐他哪有那時間﹗黃芳彥的正業﹐是替吳淑珍﹑陳水扁做跑腿﹑買辦﹐專幹些狐假虎威﹑索賄行賄貪錢洗錢的勾當﹗還不怕遭天譴﹐妄稱自己是基督徒﹐竟自比處境如同在信仰故事裡一個蒙上帝親手抱起走過患難的信徒。黃某之無恥莫此為甚﹗

故事中信徒遭遇的「患難」﹐是指遭到來自外在的不幸或逼迫啊﹗黃某卻是道道地地的「自作孽﹐不可活」﹐難道上帝還會冒名頂替抱著黃某﹐一起走過索賄行賄貪錢洗錢的幽谷嗎﹖

陳鎮慧﹐一介小女子﹐一員總統府低階公務員的小會計出納﹐為了飯碗﹐身不由己﹐聽命行事﹐而東窗事發後﹐受不過法律制裁的壓力與身為基督徒的良心譴責﹐痛哭流涕﹑供出實情﹐每每匆匆低首而行﹐還有基督徒的羞恥之心﹐若衷心懺悔﹐我倒深信有大能大愛的上帝必會陪伴陳鎮慧走出集體貪腐上司帶給她的生命冬天。

黃芳彥﹐身為新光醫院副院長﹐高高在上﹐既毋需憂慮飯碗﹐本不必聽命行事﹐卻自甘攀附權貴﹐盡幹些狗屁倒灶見不得人更見不得神的髒事﹐事發不知痛心悔改﹐逃避刑罰﹐仍舊仗其錢財勢力﹐潛逃國外﹐住進高級公寓﹐公然過起逍遙法外的生活。

請問網友讀者﹐黃芳彥是什麼基督徒

說實話﹐想到聖經所載所多瑪城毀滅的故事﹐就會去想﹐上帝若有第一個要讓其人死於非命的﹐倒可能不是非基督徒的陳水扁﹐而是「號稱」基督徒的黃芳彥﹗

(173B) 天生「尤」物》

(158) 高俊明﹑黃芳彥﹐是什麼基督徒 ﹖》

<<黃芳彥改列被告>>

【聯合報 ╱ 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2009.03.04 02:44 am

最高檢特偵組昨天證實,已查扣扁家委託新光醫院前副院長黃芳彥保管的八十餘件珠寶、鑽表,包括數枚五克拉鑽戒。檢方認為黃芳彥幫扁家洗錢,昨天將他改列被告,再傳拘不到,就撤銷他的護照,發布通緝。

去年十二月廿四日,陳水扁辦公室發新聞稿說黃芳彥幫吳淑珍藏珠寶是「子虛烏有」,但黃芳彥在今年一月廿三日打電話到特偵組,坦承幫吳淑珍保管珠寶,並告知藏在某私人住所,讓檢方順利查扣,再次戳破扁家謊言。

耐人尋味的是,吳淑珍一月廿三日向特偵組遞交陳報狀,也承認曾委託黃芳彥保管一批珠寶;究竟是時間上的巧合,還是吳淑珍、黃芳彥事先已「溝通」,兩人有無選擇性吐露,扁家是否還有未曝光的珠寶,特偵組都要進一步追查。

根據扁家親友、幕僚證詞,黃芳彥在九十五年間,便曾為了幫扁家處理巨額金錢,找馬永成、鄭深池、辜仲諒在總統府開會討論。據了解,黃芳彥當時向其他人形容自己是「頭殼抱著燒」。

馬永成證稱,黃芳彥是扁家長年好友,常受扁珍之託處理金錢的事。吳淑珍的哥哥吳景茂也證稱,黃芳彥幫忙扁家處理的錢比他還多。

黃芳彥向檢方透露扁家珠寶藏放地點時,還聲稱二月底會返台說明,但這項承諾跳票。特偵組認為他至今未說明事實經過,辯明幫扁家洗錢的嫌疑,昨天正式將他簽分為特偵案被告,呼籲他儘速返國,否則將淪為通緝犯。

陳致中與檢方認罪協商過程,供稱吳淑珍交給黃芳彥保管的珠寶約五千多萬,也提供不少明細。不過,特偵組查扣黃芳彥幫珍保管的珠寶,比對陳致中供出的珠寶明細,發現部分未在其中,懷疑是否被黃芳彥帶往國外或另藏他處。

【 2009/03/04 聯合報】

<<邱毅再爆料:陳致中南遷不單純>>

【聯合晚報 ╱ 記者蔡佩芳 / 台北報導】 2009.02.25 03:04 pm

國民黨立委邱毅上午再爆料,質疑陳致中夫婦南遷高雄內情不單純。邱毅說,據他了解扁家本周末將指派一名與扁家關係良好的金控董事長層級人士,到南部與慶富集團總裁陳慶男見面,談的就是陳致中的事。他認為不是只找工作這麼單純,該金控董座是日前曝光過人士其中一位。

邱毅指出,周末的聚會應當不單純,不會只是幫陳致中找工作這麼單純,否則不需要出動與扁關係密切的金控董事長,對方與陳慶男已經約好周五見面吃飯、周六相約打球,顯見關係十分密切。

邱毅認為,扁的心情非常寂寞孤獨,因為扁在心理上依賴吳淑珍,可是又覺得吳淑珍拖累自己,尤其吳淑珍將保住陳致中視為第一目標,為了讓陳致中脫出坐牢的危機,不聽扁的指揮調度,甚至認了一部分罪,還供出黃芳彥。

邱毅說,他認為黃芳彥不是外界認為的心向扁家,既不想回到台灣來,也不想配合認罪協商的過程。吳淑珍認為黃芳彥有黑吃黑的嫌疑,才會供出黃芳彥利用珠寶洗錢。

【 2009/02/25 聯合晚報】

<<特偵組証實:查扣扁家 font="">11 顆鑽石>>

【聯合晚報 ╱ 記者王聖藜 / 台北報導】 2009.03.13 02:57 pm

扁案被告前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西裝口袋的扁家裸鑽價值眾說紛云,最高檢特偵組主任陳雲南中午表示,從黃西裝口袋查扣的裸鑽有 11 顆,經鑑驗總值約為新台幣 4700 萬元,至於扁家擁有鑽石是否涉及貪汙,將深入查明。

陳雲南說,這 11 顆裸鑽分別是 2 克拉重量的有 6 顆、 3 克拉的有 2 顆、 4 克拉的有 1 顆、 5 克拉的有 2 顆,每顆從市價新台幣 70 萬元到 1900 萬元不等。

特偵組原本計畫昨天對外公布訊息,但由於與黃芳彥有關的訊息敏感,公布訊息時間點再三琢磨,延後至今午。

陳雲南還首度證實傳訊已久的黃芳彥代扁家匯款疑雲,指黃芳彥 95 年 5 月自台灣兩度匯款新加坡 UBS 銀行分行的款項 137 萬元美金、 40 萬美金合計約 7000 多萬元台幣,「這些錢都與扁家有關」,顯示黃芳彥是扁案的共犯無訛。

黃芳彥對於這筆款項曾提出解釋,「我家本來就很有錢」,陳雲南的說法,正式戳破黃芳彥曾經替扁家說過的漫天大謊。

特偵組是在查證洗錢案相關證人及取得前第一夫人吳淑珍的供述後,認定黃芳彥是扁家洗錢案的重要共犯,由於對於黃芳彥的偵緝行動屢受質疑,檢察總長陳聰明一再揹負縱放黃芳彥的罵名,特偵組認為有痍n對案情提出適度澄清。

特偵組去年 8 月 13 日扁案爆發後展開洗錢案的偵查行動,動作綿密,去年 8 月 23 日首度傳訊黃芳彥,就前總統陳水扁選舉結餘款的動支情形請黃芳彥說明;黃芳彥去年 11 月 3 日搭機赴美不歸,影響特偵組後續查證工作至為關鍵。

特偵組證實 3 月 6 日對黃芳彥寄發偵字案被告傳票,希望在下周三最後一次約談他,特偵組在將黃芳彥改列被告時選擇以「偵」案方式來處置,顯示特偵組也自覺黃芳彥返台無望,並隨時準備通緝他。

【 2009/03/13 聯合晚報】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415&aid=5017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