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眾樂樂
市長:Reed  副市長: 林 彬梅花居士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資訊科技網路分享【眾樂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旅 遊 見 聞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黑河,由西繼而向北的行走~董培勤
 瀏覽679|回應0推薦1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麥芽糖

額濟納,又名亦集乃,在內蒙古最西部,與甘肅省酒泉市毗鄰。從稱二裏子河算起,這裏就是綏新路上一個重要的驛站了。當年戈壁攤上饑腸轆轆的行旅,渴盼著一盆炭火,一碗熱茶,一碗老揪面,要有幾根沙蔥那就更好了。那年月,出門就是受罪,全是為了謀生。

    旅人中,有一位叫范長江,坐著大卡車來到額濟納。幾十年後,沒想到這位文化布衣,竟是建國後首任新華社總編輯,人民日報社社長呢。

    當年范老站在黑河邊,久久佇立,不忍離去,他沉思著什麼呢。

    1

    這片土地的精神和脾氣是從唐詩宋詞流淌出來的,是范長江筆下揮灑出來的,是從居延海漣漪洇潤開來的,是胡楊斑駁的色彩一塊一塊堆積出來的。

    真正實現了“風生水起”的傳神描述。

    過去額旗人燒個煤不容易,家戶門上的梭梭紅柳垛子視為財富和炫耀。而今,策克口岸的煤山危乎高哉,東路南路,鐵路旱路,拉煤的重載巨卡象一節節火車皮一般地動山搖,把薄亮亮窄稀稀的公路壓得顫顫悠悠的,兩個車的反光鏡時常出軌接個吻,氣得主人吹胡子瞪眼睛啥的。

    2

    黑河,古稱弱水。它從源頭消融,歷經冰清玉潔,告別了人們敬畏的祁連山(行政屬青海省祁連縣),過臨澤越肅南走山丹跨張掖渡金塔,風塵仆仆一路走來,撲進嘎順諾爾和居延諾爾懷抱的。長度821公裏,流經6.9萬平方公裏,年徑流量36.29萬立方米,這便是黑河的平淡履歷。它僅次于第一大內陸河塔裏木河,居中國次席。經過十年分水,年有五億立方米黑河水流入額濟納,滋潤這裏的幹涸和期盼,讓胡楊又活了過來,讓大頭魚又擺動著漂亮的尾巴,展示這片綠洲的活力,也讓那些吃貨欲罷不能。

    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中滋味,恐怕是當年力主分水的年羹堯大將亦始料未及的,那就是孕育了一片仙境,造化了一個飛天的平臺和一個內陸口岸。當年,唐宋詩人皆傾拜于斯,筆走偏鋒,情涌筆端,吟哦于天地間,泣鬼神于心靈,在漣漪間讓古居延成為了中華民族文化的發祥地之一,居延漢筒便是佐證,蘇武牧羊的故事讓額濟納繚繞在祥雲般浪漫間。

    我常想,幸虧黑河在策克附近神奇地停下了腳步,成就了居延海的千古傳奇。若再往北走幾步,它就是一條國際河流了。

    那些年,那些日子,我是沿著黑河的方向,沿著河水的走向,一步一步貼近它的棉花和哈密瓜和胡楊那種滄桑的葉片的。離了河水,其它真的無從談起了。

    我走了鼎新,去了大莊子,看了東風水庫,遠眺了飛鷹山。

    當黑河從祁連山涌出噴涌著翻卷著,我就知道這會是怎樣一個不可思議,千百年來吸引著王維們的月光,還有大雁一樣每年如期而至的車流,旅人們執拗的行走。

    朝聖般。

    黑河水的走向是向西又北,這在中國河流中亦絕無僅有。

    3

    是胡曾那首膾炙人口的《吟居延海》,讓我知道了居延海三個字。上世紀八十年代第一次去額濟納的時候,居延海已是一片幹涸了的凹地。風乍起,疑是故人相思淚。那時,胡楊林是很滄桑的,斑駁的,落寞的。

    後來,便聽說來水了,古老的魚籽瞬間又活了。到後來便品嘗到唾涎久矣的大頭魚,脆脆的原味,爽口,硬是唇齒留香,是渴盼了多年的老味道。

    一步一趨。

    引領我目光前行的是胡楊,還有老黑風口的胡楊留下的龐大身影,這是綠洲中最昂揚的生命了,

    這種神奇且極富生命力的樹種,把一方綠色托附給了世界,被人們眾口鑠金般譽為天堂和仙境,給了世人千裏迢迢叩拜額濟納一個理由。那些胡楊流金的日子,一萬多人口的額濟納,涌入十萬多遊人,人頭攢動,盛況空前,近乎井噴。

    范長江早在八十年前就看中了額濟納的胡楊林,認為這裏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他的精準予言變成了現實。這就是他的不一般。在胡楊林中,范老去了叢林中的宮殿(一群蒙古包),拜見了塔旺扎布先生,領略了奇異的二裏子河風光,在土著居民蘇牧羊和老杜的向導下,啖著羊肉沙蔥揪面,拉著駱駝風餐露宿,從亦集乃走到了定遠營城門下。聽我的朋友姚思泰說,老杜的後人還在。思泰搞文史多年,又是額旗長大的,常對我說起這件事。

    真的,無人能出其左右。

    沒有人的目力與智慧能與范公長江媲美,范老行雲流水般的文筆,我頂禮膜拜了一輩子。我常說,中國紀實體散文,前有范長江,後有賈平凹,我輩只有學的份了。

    4

    亮點不僅僅是胡楊。

    還有黑河畔的驚世一飛,詮釋了中國飛天不一樣的故事。

    事情皆起步于黑河畔的寶日烏拉草原,我倣佛還能看到當年扶老攜幼拉著駱駝為國防事業搬遷時的情景,歷歷在目。那些豐美的草場,那些老人和孩子,那些殘垣斷壁,我都去過,見過,感動過。

    現在,許許多多千裏奔波的發燒友,飛天迷,還有當年搬遷時的牧民和他們的後人,只是為了一睹飛天的壯觀,那一瞬間的吃驚。

    在敖包疙瘩,拿著收音機,帶著望遠鏡,實景看神九飛天可謂世界奇觀了。

    這些牧民從收音機直播聆聽電波傳來的倒計時,準確地在第一時間一睹神九飛天的壯景,動人心魄。

    這些牧民從航天路走來,從古日乃,馬鬃山走來,興衝衝的,也許只是為了完成父輩一個心願。

    因為他們是搬遷人的後裔。

    年初,見到額旗旗委書記陳萬榮,他說,著力打造好千年胡楊,航天基地兩張牌,做好水資源利用,礦產資源開發,口岸資源利用三篇文章,建設美麗、富裕、開放、和諧額濟納。這些話,聽來讓人震撼和振奮。

    5

    沒到八道橋,已有刀劈般的沙子和天鵝湖在候著了,你就能感到額濟納的陣勢了。遠眺,人站在沙脊上,象一排排企鵝,晃動著,得瑟著,興奮著。而另一邊則是油畫般的胡楊林,色彩凹凸,一塊塊顏色立體感極強,人恍若在仙境裏遨遊,行走。

    額濟納的景兒,一頁一頁的,一篇一篇的,看不夠,讀不完,諞不夠。

    有多少匪夷所思。

    每年九月末十月初,乃胡楊流金的季節,此時也是額濟納的黃金季節,因為胡楊勝景只可維持十日左右,西風乍起時,胡楊的葉子就被風吹落了。因此,這些時日,可謂公路擠爆,達來呼布鎮一床難求。這個中國西部著名旅遊勝地可不是吹出來的,每一棵胡楊樹下,都轉悠著若幹背像機者,且是專業家什、,長槍短炮,全乎著呢。這些人都想憑借胡楊,憧憬一個攝影家的夢,都覺得來這裏不照像是虧了,虧大發了。而碼字的作家們就苦多了,搜腸刮肚,苦于詞窮,而嘆乎諾貝爾獎危乎高哉,且又對莫言高山仰止。

    胡楊林裏濕漉漉的,遮天蔽日,五顏六色的宿營帳篷蘑菇般綻放。

    而浸泡著邊塞詩的居延海,每一弘漣漪都閃爍著文化意味。在湖邊烹烤全羊腿的漢子,又一次把激情和鈔票詮釋得如此繽紛和完美。我想胡曾,王維大師閱之聞之,亦為之唏噓不已的。

    古湖新韻,飄著漢唐的日月,俯身捧讀,盡皆千裏之牧歌,萬峰之駝影和生生不息的黑河文化源淵。

    不見了蘇武牧羊的故事,只有策克口岸馳來的物流車隊,一水的陜汽重卡,一輛一輛碾過深長的轍印。只有站在居延海畔長吟的詩仙們,把酒臨風道:單車欲問邊,矚國過居延,徵篷出漢塞,歸雁入南天……讓後來者捧讀再三,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莊子。逍遙遊》: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弱水三千,可否給我一瓢飲”?

    6

    是河水西行北上,留下多少歷史的嘆息。

    “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這是霍去病退守焉支山寫下的句子,已近乎無奈,每每讀起,便一陣悲涼。

    然而,額濟納卻因神舟號呼嘯飛天震撼環宇,當年塔旺扎布沒想到寶日烏拉的傳奇和神話,卻在21世紀一一成為現實,狂奪人們眼球。在亦集乃的胡楊林旁,黑河西岸,矗起一座城市,一座有火車站、飛機場(在建),高速公路等現代文明要件堆積和疊加的城市。

    這鬼斧神工怎樣若國畫般洇濕開來,寫在地圖上的古老土地,使這片旅遊資源強勢的邊城如虎添翼,日趨飽滿。

    居延大道可謂額濟納第一路,長2.99公裏,寬46米,走在上面,視野開闊得讓人心裏麻爪。阿拉騰桃來廣場更是別致,廣場上就是一副額濟納的本土地圖,人們在上面尋找著自己的故鄉和要去的的地方。

    拐彎,便是額濟納的濱河路,此時已步入天堂綠洲的核心景區,猶如浸濡在西部邊塞詩儒雅的氣氛裏,聞得見居延海漢簡的書香和古樸,而不能自拔。一邊是黑河水嘩嘩流淌,一邊是胡楊林凝噎無語,一動一靜,若天籟似油畫,又如大氣般工筆,真實地步入了人間仙境。

    我早就說過,這是一副人類難以臨摹的油畫。

    其實,一過八道橋,我便突然想起范長江老爺子在額濟納時的情景,倣佛那匹瘦駝依然在西風古道上蹣跚。

    7

    感嘆額濟納的故事和綠洲情結。

    在西部荒漠,擁有一條長長的內陸河的,除了塔裏木,也就是額濟納了。

    這是沿著黑河的行走,黑河裏漂著額濟納的編年史,漂著居延漢簡的芬芳,聽得見霍去病、李廣的刀戟碰撞……

    向西,拐彎,沿著古弱水北上,一步一趨。

    我忘情享受額濟納人打造的黑河西岸神話,那景,那路那樓,那廣場,那綠地,那黑城,那神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

    額濟納,回首再望,一條注入西部大漠的內陸河,怎樣在21世紀走出了自己前所未有的精採來,讓黑河西岸形成城市文明和草原生態文明的疊加。1944年,著名學者董正均先生寫道:南由狼山老樹窩起,沿東西河及支流西岸,直到居延海畔,均布滿天然森林……。。現在人們來了,看胡楊,看神舟,看口岸,品味額濟納的人文地理。對了,在達來呼布夜市邂逅朋友,吃烤肉串、烤腰子時,可別忘了喝杏皮子水喲,那樣這趟就全乎了。

    在古居延行走,有許多故事許多味道,三瓜兩棗,真的難以窮盡的。但是,黑河從西向北,最終流向了居延海,卻是真的。神奇的河道走向,沿途人文景觀,還是留給後人去揣摸吧。

    黑河,一襲長裙飄來,搖曵生姿,裊裊依人,駐足居延海,沉思著,顧盼著。它累了疲憊了,倣佛不知道誰是誰了。凝視長天,憂傷著,相思著,矜持著,卻依然滋潤著這片高天厚土,讓胡楊吮吸你的汩汩乳汁。

    蘇武和他的羊群已經漸行漸遠,王維們亦不知雲遊何處,黑河獨立寒秋,相思著冰清玉潔的祁連山。眼前的橫無際涯,浩淼無邊,足以這條寬河寬慰和淡然。

    黑河,由西再向北,一條咨意行走的清澈的河流,靜靜地,無言地,從容地,流淌著河的智慧,河的心事,河的鄉愁,也有遙遠的蛙聲一片。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171&aid=4937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