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眾樂樂
市長:Reed  副市長: 林 彬梅花居士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資訊科技網路分享【眾樂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海 峽 兩 岸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北京「中式英語」 奧運前將完成規範工作
 瀏覽1,232|回應0推薦3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crystalsun
暖海
李四

2008:北京告別「中式英語」

  當“Chinglish”(中式英語)連同“海嘯”、“禽流感”被全球語言監聽會公布為全球最流行的十大詞匯時,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就在中式幽默英語誕生最多的北京,一場規范公共場所英語標識的戰役已經打響。

  去年12月1日,《北京市地方標准〈公共場所雙語標識〉英文譯法》進入實施階段。

  逐漸,老外們發現那些過去曾隨處可見的蹩腳、滑稽的Chinglish標志牌已難尋其蹤跡。一位在北京生活了兩年的美國留學生Jill說:“雖然少了一種新奇幽默的生活樂趣,但我想,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隻有規范的雙語標志牌才能給人們帶來方便。”

  “消失”了的王府井

  和許多生活在北京的外國朋友一樣,收集標志牌上那些好笑的中式英語,成了Jill的愛好之一,一本厚厚的相冊中就收集了她所拍攝的近百張這樣的照片。

  「看!‘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直譯為‘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這些按照中國人思維模式和漢語結構組成的 Chinglish真的很有趣!」Jill指著一幅拍攝於一所小學黑板報上的照片對記者說。漢語已經說得相當好的她也承認:對於已經熟悉中文並在中國生活過一段時間的外國人,特別是母語為英語的外國人來說,理解那些蹩腳的Chinglish,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反而倒是一種新鮮有趣的感受。

  「但不標准的Chinglish出現在公共場所的指示牌上,真的會給剛來到中國的外國人帶來不小的麻煩。」Jill回憶起一年前她的一位德國朋友初來北京時鬧的笑話。

  那位朋友來到北京的第二天,便想坐一坐北京的地鐵,再到王府井大街逛逛。他下車后,在地鐵大廳的指示牌上看到,標有 “Wangfujing Street”(“王府井大街”的意譯)的地方已經不遠了。可當他出了地鐵口,卻發現街上的指路牌上寫著 “Wangfujing Dajie”(“王府井大街”的音譯),不知所措的他隻好給Jill打電話求助。

  「“王府井消失啦!” 我還清楚地記得我的那位朋友在電話中吃驚的語氣呢。」她笑著說。在她收集的每張照片下,記者發現她都在錯誤的Chinglish下標注了正確的英文。Jill自豪地說:「我已經成為規范雙語標識活動的志願者了,我的許多外國朋友也都參與進來了!」

  “不好意思吃”的童子雞

  教高中英語課的徐老師竟然在一名學生的英語作文中看到了這樣一個詞:“Young Chicken Without Sex”(直譯為“沒有性生活的年輕的雞”),當她把這個學生叫來詢問其中文含義時,這個學生說道:「這不就是‘童子雞’的意思嘛,我是在一家大飯店的菜譜上看到的。」

  哭笑不得的徐老師告訴記者說:「有些Chinglish根本就是錯的!學生平時看到了,還以為那就是標准的英文,真是誤人子弟!再說菜單上這樣翻譯,還怎麼讓人好意思吃啊!」

  在記者對數十位中學、大學的學生進行採訪后發現,70%的學生表示,曾注意過雙語標志牌上的中英文互譯,其中大部分學生在口語和書面表達中曾使用過那些不規范的Chinglish 。「像‘小心滑倒’、‘禁止入內’這些標志牌上出現的英文短語一般都是很常用的,可我們的英語課本上卻很少出現這樣的詞語,所以我們用這些Chinglish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否正確。」一位高中學生告訴記者。

  「並不是所有Chinglish都是錯的,比如像‘long time no see ''(直譯為‘好久不見’)這個典型的從中文到英文一個字一個字對照著翻譯過來的Chinglish,就已經成為標准英文詞組。」首都師範大學國際文化學院副院長韓梅分析說:「Chinglish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像‘long time no see’那樣的符合中國式思維並且達意的表述,這可以看作是英語語言變遷的一種形式,是可以被接受的﹔而另一種則是不達意和錯誤的,會對英語學習者產生誤導,它們應當被徹底規范。」

  配上圖畫的雙語牌

  「我建議能在雙語指示牌上加上生動且易懂的圖形、圖畫,並把統一的標准推廣到全國其他城市。」來自台灣的人類學學者楊教授為這項規范工作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出生在台灣淡水縣的他曾經在英國、新加坡等地任教,他回憶說:「新加坡雖然也以華人為主,但所有雙語標識中的英文都極其統一、標准,有的甚至比英國還要規范。」當問起台灣在使用雙語標識上的情況時,他認為台灣缺乏統一的標識譯法,比如台北市的交通標識牌上的地名是使用漢語拼音,而其他地區卻使用韋氏拼音,經常會給旅游者帶來麻煩。

  「像歐洲、日本等國家的指示標識牌上都採用了生動易懂的圖形和圖畫,有的甚至用漫畫來代替文字。”楊教授認為,使用圖形可以為來自不同語言國度的人們創造一種無國界的溝通平台,這也體現了一種世界大同的精神。“而我們中國人最喜歡用文字來表達,所以在統一規范雙語標識的基礎上配以圖形,就可以為更多人帶來便利。」他說。

  政府和民眾互動

  如何確保在2007年年底前,用4624條標准英文譯法來規范全市所有公共場所中的每一塊雙語標識牌,這已成為北京市民講外語活動組委會辦公室主任盧津蘭考慮的問題。

  「目前,我們已經完成了二、三、四、五環路主路交通標志英文標識的規范工作,而春節后,規范工作的重點將集中在飲食行業英文菜單的規范上。」盧津蘭介紹說。

  她表示,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項工作,困難不小,最大困難來自於各種市場中私人經營者所使用的大量不規范的英文標識。

  她告訴筆者,「政府制定雙語標識規范隻是一個開始,我們希望社會各界都能參與進來,目的是讓更多的北京市民講正確的外語,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創造一個良好的語言環境和國際交往氛圍。」

來源:02/25/07《中國青年報》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171&aid=2102018
引用者清單(1)
2007/03/05 03:56 【在 水 一 方】 【大陸尋奇】隨處可見 蹩腳滑稽的 Chi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