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醫療政策論壇
市長:塔頂的鋼鐵鯊魚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醫療政策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防疫政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貼] 抗煞餘額40億 入政院口袋
 瀏覽426|回應2推薦0

塔頂的鋼鐵鯊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LIFE/LIFS1/3106325.shtml

抗煞餘額40億 入政院口袋


【記者陳志平/台北報導】


大前年SARS預算編列急如星火,但因為疫情控制得當,最後結餘預算四十億元,但這筆結餘款卻未依法繳庫,被行政院列入歲計賸餘,立委批評行政院已違反預算法。


立法院長王金平指出,大前年SARS疫情爆發時,行政院緊急編列二百五十億元防治特別預算,立法院朝野立委也全力配合,不僅短短一周內就通過特別預算,預算額度並加碼一倍成為五百億,充分展現全國防疫的決心。


王金平指出,但五百億防治SARS特別預算,政府只發行二百三十四億多的公
債,加上收入三十五億餘元,政府掌握現金總共二百七十億元,其中三十八億餘元用於紓困受衝擊的企業,一百九十多億元用在SARS各方面防治,最後剩下的四
十億元卻未依法繳庫,反被計入歲計賸餘,「這不是應有的處理方式。」


王金平日前參加總統府因應禽流感入侵高層會議時即提醒行政部門首長應引以為鑑,強調立法院朝野不會阻擋禽流感防疫預算,但行政院應編列合理,不要重蹈SARS預算覆轍。


部份藍營立委也注意到這個問題,認為行政部門等於是多借錢來應急,可是用剩的錢卻又放進自己口袋,不僅不合理,也違反預算法。


王金平強調,朝野立委都願意全力支持政府的防疫政策,但政府預算一定要確
實,根據幕僚單位的統計,世界各國為因應禽流感疫情,美國政府已編列了卅九億美金防治經費,加拿大編列了五千萬加幣,歐盟編列了十億歐元,澳大利亞編列一
億五千萬,泰國也編列了七億七千萬泰銖,我政府在擬定相關預算時,也應參考國際狀況。


王金平表示,現在台灣並不是禽流感的疫區,禽流感是否會「人傳人」世界各國
也還在密切注意中,情況與前年SARS蔓延並不完全相同,由於目前行政院還有第二預備金可以支應各項預防工作的進行,尚無急迫編列禽流感特別預算的需要,
未來將視疫情發展,如果有需要編列禽流感特別預算,立法院朝野一定會全力配合編列。

【2006/01/09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085&aid=1514047
 回應文章
[轉貼] 松醫負壓病房 花費上億零效益
推薦0


塔頂的鋼鐵鯊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LIFE/LIFS1/3106329.shtml

松醫負壓病房 花費上億零效益


【記者陳惠惠/台北報導】


SARS特別預算究竟用到哪去?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施文儀表示,當初衛生署編列的兩百卅六億元預算,已用掉一百卅五億元,剩餘數目都已繳回國庫。


施文儀說,一百卅五億元主要用於病患治療、醫療照護人員的津貼和獎金、徵用防疫設施、醫療廢棄物處理,以及對收治SARS病患的醫療機購的損失和補償等事項。


衛生署資料顯示,在補助收治SARS病患的醫療機構損失部分,單是停診期間的補償,就花了兩千零七十四萬餘元。至於醫療機構提供收治SARS病患專用病床部分,補助金額更超過兩億九千五百萬元。


另外,因應疫情需要,設置負壓隔離病床和一般隔離病床,也花了不少錢。
SARS期間,設置的負壓隔離病房就有一千一百八十七床,一般隔離病房也有一千八百廿九床。另外,單是改建國軍松山醫院為SARS專責醫院,政府就花了上
億元,共設置一百零二間負壓隔離病房,沒想到,五月廿一日才正式啟用,國內疫情就逐漸獲得控制。


SARS疫情結束後,負壓隔離病房一度還變成「妨礙」松山醫院正常運作的絆腳石,五百名工作人員守著空空盪盪的醫院,為了生存,松山醫院在溝通和報備後,拆除部分隔板,甚至連動線都加以改變,只為讓一樓能恢復門診舊觀。上億元的投資效益如今看來顯然是化為零。


面對可能來襲的禽流感威脅,在疾管局規畫的感染症防治醫療網裡,國軍松山醫院早不在名單之列。


施文儀解釋,改建松山醫院全是為了因應緊急疫情需要,沒法耽擱的,況且,軍醫院在調度、指揮上也較為容易,但疫情結束後,由於國軍已精實掉不少醫院,加上台北市有和平醫院做為區域級的感染症防治醫院,國軍松山醫院為了生存,服務軍人子弟而回歸社區醫院,應可理解。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還不只發生在國軍松山醫院一家醫院。立委曾質疑,旗山
醫院六千萬元改建SARS病房,到頭來連個SARS患者都沒收到。疾管局表示,這是沒法子預料的事,負壓隔離病房的興建也不能耽擱,SARS期間改建的負
壓隔離病房,目前都用來收治肺結核或肺炎等重症患者,一旦國內不幸出現新型流感疫情,就會淨空,用來收治新型流感病患,並無浪費。


施文儀說,SARS防治及紓困特別預算是根據SARS防治及紓困暫行條例第
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所編列,實施期程是從前九十二年三月一日到九十三年十二月卅一日止。他說,疾管局原本打算延長一年,用於未來的防疫工作上,無奈立法院不
答應,新型流感的防疫預算,也不能動支此經費,還得另外籌措財源,浪費不少行政資源。

【2006/01/09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085&aid=1514054
[轉貼] 看問題》政院狸貓換太子搬錢 法理站不住
推薦0


塔頂的鋼鐵鯊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LIFE/LIFS1/3106331.shtml

看問題》政院狸貓換太子搬錢 法理站不住


【記者 林河名】


立法院審查九十五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時,立委殺得天昏地暗,但有一筆新台幣四十億元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特別預算舉債餘額,已在前年度決算之後,悄悄被列入中央政府「歲計賸餘」。政府這麼做,形同把借來而沒用完的錢當作自己的存款,堅持不吐回去。


對於這筆四十億元的借款變成「存款」,監察院審計部長蘇振平在立法院表示
「已經這樣辦理了」,言下之意,好像想改也改不了。這番話讓長期關心預算議題的親民黨立委陳志彬等人氣得跳腳,直說:「如果借來的錢沒花完就可以當作歲計
賸餘,那借愈多不就可以有愈多的歲計賸餘?」「如果是這樣,立法院已經通過兩百多億元華山遷建案,豈不是可以把這些錢借出來,當作歲計賸餘?真的可以這樣
做嗎?」


要檢視這樁「借款變成存款」的奇案,必須先回顧中央政府如何執行SARS防治及紓困特別預算。


民國九十二年春天,SARS蔓延帶來全球恐慌,政府隨即制定「SARS防治及紓困暫行條例」,並規定中央政府為支應SARS防治及紓困所需經費,在總額五百億元內,循特別預算程序辦理;該暫時條例施行日期自九十二年三月一日起,至九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不過,由於SARS疫情在九十二年七月之後就受到控制,實際支出沒有想像中
龐大,五百億元的特別預算規模,只約執行一半。經審計部決算審核結果,直到九十三年底,SARS特別預算歲入審定實收數卅五億八千多萬元,歲出決算審定數
為約兩百卅億元,歲入歲出差短為一百九十四億餘元,經以舉借債務約兩百卅五億元支應,審定收支賸餘四十億七千多萬元。


前述所謂「收支賸餘」四十億元,其實是政府舉債約兩百卅五億元,用來支應抗煞支出的結餘,與其說是「賸餘」,不如說是「超借」。但是,政府卻把這筆錢併同中央政府總決算累計賸餘,作為以後年度融資調度的財源。


也就是說,政府在抗煞特別預算「超借」的債務,已經神不知鬼不覺變成歷年公務預算的結餘。


然而,這種「狸貓換太子」的搬錢手法,不但令人嘆為觀止,於法、於理都說不通。


從法律層面來看,政府在抗煞時期自籌財源未達SARS防治及紓困暫行條例要
求的七十億元(歲入審定實收數卅五億八千多萬元),已有違法及不符立法院決議的問題。再者,依預算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稱歲入者,謂一個會計年度之一切
收入。但不包括債務之舉借及以前年度歲計賸餘之移用。」此即不能由舉債製造歲計賸餘。


而且,特別預算的債務,目前並不受公共債務法及預算法的舉債限制,兩者不應混充,否則政府儘可編列特別預算大幅舉債,再把超借的額度移為中央政府累計賸餘,「買空賣空」豈不快哉?


事實上,立法院在審查該特別預算案時,曾作決議:「有關SARS防治及紓困特別預算經費五百億元,應全數專款專用於防治及紓困,切實執行不得浪費公帑;如有結餘,應全數繳庫,不得移作他用。」政府的投機作為,無異視立法院決議如無物。


再者,依理而言,這筆四十億元的收支賸餘既係超額舉債而來,雖轉為歲計賸餘,本質上仍是「債」,倘移用為以後年度融資調度的財源而不予計入國債總額,也有扭曲政府債務實況,並規避公共債務法舉債上限規定之嫌。


綜而言之,中央政府「把借款變成存款」,造成既成事實,迴避立委監督,實是違法失當,應予檢討;超借的四十億元更應全數繳回,並予註銷,才符合法制的要求。


【2006/01/09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085&aid=151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