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千言萬語*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其他【*千言萬語*】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同人耽美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布袋戲BL]君心落憂蘭-5
 瀏覽1,673|回應0推薦0

susudianz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君心落憂蘭-5

★.........★.........★

不想讓自己滿身傷痕,就要及早脫身,一直是這樣想的。

★.........★.........★

今夜,四無君並沒有例行公事,陪在定風愁的身邊,睡眠時間也沒有出現,定風愁鬆了一口氣,只是,今晚又要做惡夢了。

自從四無君出現之後,陪伴他的是溫暖的臂膀,奇蹟似的,沒有夢到每個夜晚的惡魔,他度過幾日美好的睡眠。

定風愁知道這樣下去不行,男人的忍耐力有限,難保四無君不會像那個男人一樣。以手梳理剛吹乾的長髮,煩躁的想撥開那些自以為是的人。

別想了,不會有事的,就算有事,他也有最終的一條路可以走,不是嗎?睡吧,今晚還要對抗那惱人的夢噬。

★.........★.........★

坐在書房,四無君對著資料發呆,久而不語,又沉默良久,才起身走向落地窗。環顧四週,華美的豪宅、裝橫得宜的紅木製窗框,加上遠眺高林聳天,是一個非常好的地理位置。

此時無心於財閥大業,心頭念的都是剛剛閃過的影像,四無君閉上雙眼,再度張開雙眼之時,冷銳尖利,冰凍神情有如冰臘,「如果你怕的,是這樣的事件再度發生,那麼,就讓四無君來幫你將心頭的異物完全根除,你說好嗎?蘭。」再度拿起紅髮人兒的照片,神情放柔。

起身離開書房,四無君來到定風愁的房間。這麼晚,應是睡了。開啟門把,幽暗的房內透進一絲光亮,影子拉的斜長,籠罩定風愁濕冷的面容,蒼白的氣色,震驚四無君,快步坐到床邊,溫熱的手心不假思索緊貼定風愁額頭,定風愁一個顫動,用力撥開,但雙眸依然緊閉,無法睜眼,想必是陷入極度恐懼的夢魘,必須先讓他鎮定下來。

取出乾燥的毛巾,安靜的為定風愁擦拭汗水,只見定風愁不安的燥動,想推開壓制的人影,痛苦不堪,更見緊咬下脣,朱紅沁出,眼淚併流。

憐惜之情油然而生,四無君眼神中淡露擔憂,「你一定很痛苦,痛苦到緊咬牙根,無法發出悲鳴之音,這種罪,四無君沒有受過,卻希望,能為你分擔一些。」緊握定風愁揮動的雙手,想給定風愁一些力量,「或許,我遊戲人間的態度,對你,是不應該。」稍稍譴責自己一開始接近定風愁的目的,四無君無力於現在無法給定風愁安定的力量,卻透過定風愁驚惶失措的雙手,傳達到心中無情之源,觸動…淚水跟著滑落。

溼熱的感覺碰觸冰冷的臉頰,四無君無意識,直到淚水滴落襯衫,細微的聲響敲醒自己,回過神看看定風愁,發現人兒已安然入睡,唯留淚痕,左手不放心的繼續緊抓定風愁的右手心,右手黯然撫頰,「真是…不可思議,這是我有意識以來,第一次為了人流的第一顆淚水,呵!可惜沒有將之冰凍收納起來,以後你說我不愛你的時候,可以給你看一下,哈哈。」為這一滴眼淚,四無君開玩笑的對著熟睡的定風愁訴說著,綿綿的心意。

默默低語,就這樣,侧躺下來,放下煩務瑣事,陪了一夜,幽長的一夜。

清晨,定風愁醒來,四無君早已不在,身旁的餘溫,告訴定風愁,昨夜四無君在他身旁的事實。輕然一嘆,昨夜被夢噬纏身,一道藍光救了他,天使…世上,是沒有所謂天使的,心中篤定,沒有天使會來救他,像他這樣的人,可,那一道藍光,是誰呢?四無君嗎…定風愁搖搖頭,站在頂端的霸者,是不會流眼淚的…

★.........★.........★

定風愁一邊做著調酒的工作,一邊發呆,隨著客人的提醒,唉!又調錯了。從四無君出現就諸事不順,不是摔破酒杯,就是調錯酒。

「愁,你要不要去休息?」另一位酒保關心著。

「等下我就要下班了,沒關係的。」溫柔一笑,安撫酒保擔心的心情。就在酒吧門開的瞬間,定風愁的笑容僵住,指間一個滑落,酒瓶出身未捷身先死。

酒瓶的摔破,引來注目與好奇,門口的人影晶亮的雙眼與他就這麼對上,對方富含興味的瞧著他,定風愁蹙起雙眉,不舒服的朝著身旁的酒保勉強一笑,「看來我真的太累,還是交給你,謝謝。」

酒保呆呆愣愣的點頭,「喔。」

定風愁不給對方問話的機會,隨即閃入後方的休息室,收拾物品後,跟boss說一聲就想從後門閃人。

「愁,你臉色不好,很蒼白。」boss不給他離開的機會,抓住手臂就問。

這孩子,不好好盯著也許會出亂子,現在都這麼晚了,實在不放心他自己一個人回去。好不容易覺得這孩子最近臉色紅潤許多,現在怎麼這麼蒼白,像是,被嚇到一樣,很像…當初剛遇到的孩子。

「boss,我真的沒事,只是有點累需要休息而已。」

搖搖頭,不認同的小罵一句,「你這孩子,總是說沒事,事實上最多事情的就是你,我將你當成親生兒,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別悶在心中,很痛苦的。」

輕輕拉開boss的手,態度堅決不容否認,「真的擔心我痛苦,就別問,別讓我為難,好嗎?定風愁不希望,連唯一可以放鬆的場所,都消失了,我並不希望,離開這裡。」

定風愁說著,眼神中帶有絕望,流不出的淚水,好似訴說:不說,是不是就無法再繼續待著?

boss獨自一人,腦海閃過與定風愁相遇,大概是那孩子17、8歳的時候,全身濫縷,手腕上的斑斑縛痕,就連腳踝也沒有倖免,一個漂亮的孩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願揭開的遮布,遮布底下的身子,瑟縮著,眼神裡沒有半點希望,空洞的神情,人就這樣坐在垃圾旁。

天知道,他花了多少時間,才讓這孩子正視他,願意與他交談,也許無法談進心底深處,這孩子卻願意對他展露美麗的笑顏。

稍微知道這孩子也許在害怕著什麼,他更花了大筆鈔票,讓這孩子改頭換面,換了一個假名,在這個酒吧工作,成為一流的調酒師,但是,無法讓這孩子走出陰霾。這種酒吧裡,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總有一天,也許,好的,遇到可以撫平傷痛的人;或者,糟的…遇到曾經,讓他痛苦不堪的人。

boss緩緩拿起話筒,撥了一組電話號碼,「喂,我找四爺…」

★.........★.........★
樂封2005作品集,10/06.2005

後記:
差不多也該進入正文,也就是回憶的過去囉!!
唉~做娘的真是越寫越心酸...
好啦~~小樂承認自己是感情豐沛的作家,會一邊寫一邊掉淚好不
<眾:那你還要寫這種傷感情的劇情\-/(怒)>
唉唉唉~~別這樣啦~~靈感一來誰也擋不住對不對
這也不是小樂願意的阿~~~~(尖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052&aid=1595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