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德國大學堂
市長:rendao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德國大學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德國生活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在德国--------饮食篇 -一位網友譏諷西方人歧視外國文化習慣的有趣好文
 瀏覽1,334|回應0推薦1

renda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ndao

剛來德國時一點也不想家,這里玩玩,那里玩玩……大半年後開始想家。開始想家的原因是想吃中國菜了。在給父母的一封信中沒良心的真情流露︰"我想青菜豆腐的程度超過了想你們……"
  這個鬼地方,居然沒有小吃攤(節假日那幾天除外),更別說宵夜了!真是一點人性都沒有!記得大學時,常與穎拉手上街吃煲仔飯、鐵板燒、過橋米線……為嘗遍文一路所有的小吃而奮斗。更多時候,夜完自修,趿著拖鞋到校門口吃上一碗熱騰騰的砂鍋粉絲。赭紅色的砂鍋,翠綠的蔥花,淺緋的香腸薄片,兩個瓷白的鵪鶉蛋,看著就滿心歡喜。挑起一撮軟滑的粉絲,呲溜滑下肚,再回味那拖過舌尖時留下的燙意,一抹鼻尖滲出的汗珠,真是過癮!忘不了路邊攤,忘不了在那里曾趁著20瓦燈泡的昏黃,顫抖著把一張從給我做了一碗很好吃的水餃的大爺那里得來的5元假鈔塞到了給 我做了一碗很好吃的餛飩的大媽手里(如果不算上買盜版書和音像制品,那便是本人唯一一次擾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了)……忘不了在那里為了和蒼蠅搶一口飯吃而無師自通的領悟了七十二路空明拳左右手互博的精妙……忘不了路邊攤啊,想起大學生活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縷茶葉蛋的清香伴著鍋貼的滋滋聲飄來……

  所以我無比的可憐、同情這里的德國人-- 先不去刺激他們無處宵夜的不幸了,看看他們能吃到的東西吧︰早餐是面包加奶酪香腸,晚餐是奶酪香腸加面包,午餐是土豆加牛肉,撐死再多一盤色拉。一天吃上一頓熱乎的就值得贊美上帝了。有美食家說過,美國人是用腦吃飯,日本人是用眼吃飯,法國人是用心吃飯,中國人是用嘴吃飯。我實在想不出德國人是用什麼吃飯的!好像什麼都不用。于是寫信告訴父母︰"德國人吃的簡直是"飼料"!"于是一堆家鄉小吃就會火急火燎的坐飛機趕來。當年方鴻漸留洋歸來,方老太太親手做了兒子愛吃的鄉味,挑好的送到他飯碗上,"我想你在外國四年可憐,什麼都沒得吃!",大家都笑說她又來了,在外國不吃東西,豈不餓死。她道︰"我就不懂洋鬼子怎樣活的!什麼面包、牛奶,送給我都不要吃"。"為方老太太鼓掌。

  "美食不如美器"--還是袁子才的這句話給老德撿了點面子回來。這里的餐具倒是考究的很,花頭精很多。德國佬兒會點著蠟燭,插著玫瑰,穿著禮服,听著薩斯風,揮舞著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刀叉,在鍍金瓖銀的盤子里與伴侶脈脈含情的分享著土豆。看看這些碗盆,再看看碗盆里的東西,誰還能說"買櫝還珠"不是明智之舉?去德國人家里吃飯,你就盡情欣賞 "秦伯嫁女"的排場吧,至于那個公主嘛~呵呵,反正吹了燈都一樣,落到肚子里都是有機物一堆嘛。

  不過我是用不慣這些美器的。尤其是刀叉。我喜歡筷子。

  你想,一對筷子在手,夾、挑、扒、撕,隨心所欲,何等靈巧!而且咱們的筷子大多為木制,使起來溫婉謙和。豈是那切、扎、叉、戳的粗魯刀叉所能同日而語的!人家羅蘭.巴爾特都夸自從咱們用了筷子,"食物不再成為人們暴力之下的獵物,而是成為和諧地被傳送的物質"。試問,用刀叉能吃出這等氣質嗎?再說了,張良可以借箸籌劃天下,玄宗能夠敕箸表忠直,洋刀叉,你能被用出這等深度嗎?還有,小時候當我不好好吃飯時,老爸邊訓話邊拿筷子把俺的頭當木魚敲,楞是把一很暴力的事件敲出了南無阿彌陀佛的慈悲。刀叉?有這本事嗎!更有時在飯桌上升堂公審,俺爸一拍案,一支定罪"簽"就粘著米粒激射了過來。以我當年練就的爐火純青的接暗器水平,嘿嘿,小小的筷子是傷不到皮毛的。不過要是換成"小李飛刀"可就說不好嘍!所以我從心底里熱愛筷子的祥和,用刀叉絕對吃不香飯的。

  小刀使不慣,大刀也用不爽。德國廚刀長得尖嘴猴腮,切切面包還湊合,要是剁起菜來真個別扭。沒出國前就听前輩說過,記得來時帶把菜刀。也不知這里不好使的菜刀是用啥作的,還奇貴無比。真想學牛二對著德國佬喝一聲︰"甚麼鳥刀!要賣許多錢!我三十文買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你的鳥刀有甚好處,憑的這死貴?"奉勸即將赴德的同志們,經濟條件許可的話,最好多捎上幾把家鄉的菜刀喲!

  還有一點遺憾,德國做飯不用火,用的是電磁灶。格外懷念那"吧嗒"一聲就跳出一朵蓮花寶座來的煤氣灶。只有用明火燒出來的東西才香啊!唉,可惜,連原始人都懂的道理德國人卻不明白。

這里吃飯還有一個很缺德的規矩呢︰在公共場合不準發出咀嚼聲,尤其喝湯時。不過梁實秋認為︰"這規矩不算太苛刻,因為外國的湯盆很淺,好像都是狐狸請鷺鷥吃飯時所使用的器皿,一盆湯端到桌上不可能是燙嘴熱的,慢一點灌進嘴里去就可以不至于出聲"。注意听過幾次,好像德國鬼子真是吃軟吃硬都沒聲音的,真恐怖!要我們中國人吃飯沒聲音--可能嗎?那簡直是羞辱廚師,對不起一桌飯菜!劃拳行令是不消說了,吃到興頭上,還要吼上一段卡拉OK呢!德國人哪里體會得到這番"吃飽了哼哼"的大樂趣呢!

  還有,德國的飯桌是長方形的,吃菜是自助形式,各吃各的。不像我們的大圓桌,大家圍成一圈"搶"著吃。雖然我們的吃法從衛生角度上看遜了人家一籌,但卻勝在人氣。坐在那種君在長江頭,我在長江尾的長條飯桌上,就算盤子再精美,蠟燭再亮堂,我們還是吃不爽的!

  和德國人吃飯,累死。看德國人做飯呢?氣死!

  教條主義的德國佬會一板一眼的照著食譜,說是一克鹽就決不放一點一克。一只我們十分鐘搞定的菜,他們就是有水平做上兩個小時。

  "燕窩去毛,海參去泥,魚翅去沙,鹿筋去臊……"好廚師做菜向來講究。黃蓉做 "二十四橋明月夜"時,先把一只火腿剖了,挖出二十四個圓孔,將豆腐削成廿四個小球分別放入孔內,扎住火腿再蒸。等到火腿的鮮味全入了豆腐,就把火腿扔了。這道豆腐吃得七公屁巔巔的把那"降龍十八掌"押作了飯錢。德國人做菜倒好,該扔的不扔,不該扔的倒扔了個精光!不去說這里賣的雞統統是沒頭沒爪沒內髒的僵尸,恐怖的是德國人炖熟雞後會把雞湯給潑了!(說道這里,我忍不住學他們的樣子聳聳肩,"哦,俺的上帝!" 要是被七公知道了,一掌"坑龍有悔"劈死他們)舉個例子證明德國廚子的水平吧︰說是有個外國游客進了一家德國餐館,吃了幾口,忍不住叫過侍者,"我要見見你們的主廚!"侍者誠懇的回答,"這不可能。我們的主廚正在對面那家意大利餐館用午餐呢!"

  總結了一下,德國主廚做菜的手法無外忽蒸、烤、煎、煮幾式文招。比起咱們炒、煸、爆、炸驚險刺激的武式真是差遠了!我們隨便顛鍋抖勺的擺個架勢,就能把那德國鬼子唬得一愣一愣的。每當我們中國人做菜時,德國人就大叫"魔術表演開始了!"他們中有的會向魔術師直舒胸臆"可以讓我嘗嘗嗎?"有的則等你開飯時坐在旁邊盯著你"變"出來的東西看,一直看到你都覺得要是你在把這些東西變沒之前不讓他嘗一口的話,還真是過意不去。唉,這些德國要飯的!說好听吧,很率真可愛,說難听點,他們的臉皮真和柏林牆一樣厚啊。

  有一次包了餃子請樓道里的德國人吃,這幫鬼子們舉著刀叉,文雅嫻熟的割開一只只餃子,皮一堆,肉一堆的攤派好,還不時抹上一點番茄醬。

  自此我發誓再也不給他們變餃子這道魔術了。牛嚼牡丹"--傷心啊。

  這個鬼地方還少有海鮮。這對來自江南水鄉的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精神折磨。眼看又到"九月圓臍十月尖,持螯飲酒菊花天"吃大閘蟹的好時節了,怎麼辦?老辦法--咽口水唄。听說德國也是有螃蟹的,德國人釣著玩,玩完了就半賣半送掉。據說一個馬克就能買一公斤!乖乖!柏林的老友陳剛就曾有過這個福氣。不過當他揮刀斬蟹時,廚房里所有的德國人都尖叫著逃之夭夭!還有個朋友一天炖豬尾巴吃,聞香而來的德國人好奇的掀開蓋子,頓時臉都青了︰"你~你~吃~吃這個~"哈哈,在他們的想象中,只有住在森林里的巫師、妖怪才吃這個東西的吼!三幼還告訴我,她那兩個兒子經常受到土耳其小鄰居的欺負,一次眼看又要吃虧,茜西跳出來喝道︰"我是中國人!我什麼都吃!我還要吃你!" --不用槍不用炮,咚個隆冬鏘!嚇得敵人屁滾尿流而去!

   德國人自己不會吃也就罷了,偏偏還要對我們吃的東西指指點點。我不只一次听到德國人用講吸血鬼吃人的口吻講我們吃狗肉。

  啊,吃狗肉怎麼了!我們中國人四條腿的除了凳子,兩條腿的除了父母,啥都吃!當心啊,德國佬兒,你們在我眼里也只有"熟"人和"生"人之分啊!我們有錢的吃利息,有能耐的吃回扣,倒霉的吃官司,最不濟的吃槍子--總之,到死吃心不該!吃狗肉怎麼了!"聞到狗肉香,佛爺也跳牆"!你們不吃狗肉,是因為你們有愛心?好,"德國人人均每年消耗65公斤豬肉,居世界首位"-- 試問,豬兒們是招你們惹你們了?別xxxx假仁假義了,欺負豬不會說話不會告你們種族歧視啊?我們吃狗肉,是因為我們懂得"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坐"的道理!我們吃狗肉,是因為我們知道"犬肉,下元虛者,食之最宜"的醫學常識!你們要是吃點狗肉,連偉哥錢都省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021&aid=1319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