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企鵝家族
市長:☆★ 企鵝 ★☆  副市長: 藍天飛翔小狗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企鵝家族】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鬼話連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人鬼之戀
 瀏覽576|回應0推薦0

☆★ 企鵝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鬼之戀


說了有鬼你們也不信,就只當我是在編故事,就當那是一場夢,一場解釋不清的夢……)
那年夏天,我剛大學畢業,隻身來到了一直向往的城市--杭州,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沒錯,那時的我天真得不知天高地厚,也沒想過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發展會很不容易。
剛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第一件碰到的麻煩事就是租房子,總不可能天天住酒店住旅館吧!在家鄉時聽說很多人家的房子死過人什麼的,然後就把房子出租給了外地人,想想我倒是很害怕,會有鬼嗎?但是天下哪來的鬼啊!我沒見過,我家裏人和我身邊的朋友都沒見過,只有精神病醫院裏的人才說見過,所以--他們瘋了……

有時候在網上也亂七八糟地充斥著許多鬼故事,但一點都不像真的,太假了,活活地編出來的,我就沒在意了,反正故事上說了鬧鬼的房子一般都是在周圍很寂寞、很少人住的地方,而且房租也特別便宜,大不了我找鬧市區房租貴點住得也倒心安。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處好地方,房子看起來很乾淨,不久前還剛剛粉刷過一邊,我把它租了下來,本想把房間裏的床換一張,最不習慣用別人的床了,說不定……哎!別自己嚇唬自己了,哪會有這?倒楣的事輪到我,再說我身邊的錢確實不多了,還是算了吧,這張席夢思還是新的,而且這?大,要是自己買就話剩下的錢連吃飯都快不夠了--因為房租太貴了。

接下的日子繁忙而又充實,常常加班加到十多點種,要是早點下班的話我就去泡網吧,反正天天晚上回到租的房子裏都快十二點鍾了,所以一個月下來我連隔壁住著的人是誰都不知道,而且每次我回來的時候隔壁好像都睡著了,早上我起得很早就去上班,所以我們一直都沒見過面,連是男是女都不清楚,我沒問過房東,也沒時間問。

一天晚上我出去應酬喝了點酒頭昏昏沈沈的,後來我們去了夜總會,叫了幾個小姐,來杭州一個人太孤單了,和我一塊的幾個朋友也都一樣,那天晚上他們都很瘋狂。在小包廂裏我的手也不自在了,到處亂動,她不讓我就越放肆,你都做這個的還怕什麼--媽的,我真是倒楣,陪我的小姐居然那天晚上來了那個……害得我的手弄得好髒,我忙去洗手間,然後找到老闆,後來我錢也沒付就走了,我的那幾個朋友都把小姐帶到了自己租的房子裏去了。

路上一邊走我還一邊罵,今天的運氣真差,看什麼不好偏偏看到這個,好噁心,好髒,這幾天我不能打麻將了--有時候我除了上網也會打打麻將,不然肯定輸錢,該死的,倒楣運降到我頭上了,媽的,白天撞到鬼了……

回到租的房子,快十一點了,剛才那事弄得我很不開心,怎麼也睡不著。奇怪,今天晚上隔壁的房間燈還亮著,我很想弄個究竟。

因為以前隔壁睡得很早,今天晚上可能我回來比較早點吧,燈亮著才發現兩個房間隔著的牆居然有個小孔,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趴在牆上透過小孔去看,媽呀!--怎麼拉,看到鬼了?

別緊張,哪有這?容易就看到鬼啊,原來能看到她在洗澡……

憑感覺還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孩,皮膚在燈光下顯得格外的白而且嫩,我只看到了她的背,身材很好,眼光微微向下,看到了她的臀部,……

突然,她轉過身來了,嚇得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她沒看到我吧?還好沒有,定睛一看,好漂亮的一個女孩子,三圍都是那麼好,線條清晰可見,隱私之出也暴露無疑,一絲不掛,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容漂亮的樣子簡直無法想像,一時竟不知道把她比喻成天使還是魔鬼,讓人看得饞涎欲滴……

借著酒膽我終於我敲開了她的房門,她一點都不驚訝,很自然地把我迎了進去,她穿著一身看上去似乎有點透明的睡衣……後來,我們像朋友般的聊開了,很自然,就像久違了的朋友,她很我說了她以前的男朋友?棄了她,所以她才來個杭州,原來她也是一個人,可以想像一個女孩子單身在外是多?不容易。頓時,一股憐惜之情湧上心頭,只恨自己剛才的冒昧,而且後悔打她的"主意"。

她說她二十歲了,大學唯讀了一年就棄學了,不是學習成績不好,是為了他。他們是大學的同學,上大學後沒多久就好上了,後來……說著說著,女孩趴在我肩上哭了……

我想輕輕地推開她,怕自己會衝動做對不起她的事,但她哭得很認真,一個女孩想借你的肩膀暫時依靠一下都不給嘛,太小氣了吧,我一邊安慰自己一邊輕輕地卻她不要哭,很可憐,我知道她很累,身心憔悴,我沒有理由拒絕女孩。

我聞到了她身上散發的花一樣的香,似乎很熟悉的一種花,但想不起什麼名字,在燈光的映射下本來並不是很透明的睡衣顯得格外清晰,背上白色的這根線緊緊地扣人心弦,我在心裏不斷地罵自己不能胡想,別在人家小姑娘傷口上撒鹽……

後來,她停止了哭泣。房子裏突然鴉雀無聲,漸漸地,我聽到了自己的心跳,又聽見了她的心跳,我們的也呼吸越來越急促了……她?頭溫柔地看著我,那樣的眼光我猜想只有她看他男朋友時才會有的,或許我們此時都感到了什麼叫做"一見鍾情"。終於,我忍不住一把把她抱入懷裏,她猛地含著淚吻住了我的唇,那不是仇恨的淚,那分明是感激的淚水,或許是我讓她身在它鄉感覺到了溫暖,也或許是不知不覺中我讓她感覺到了知音般的愛護……

呼吸停止了,血液卻湧上了心頭,像要衝破血管似的掙扎,感覺是那麼地美妙。繼而,血液卻凝固了,呼吸卻又開始了急促,她的前胸也隨著呼吸此起彼伏……

我們的身體驟然間合二為一,柔軟的席夢思此時卻發出了"吱吱……"歡快而又有節奏的音樂,燈光越來越暗了,借著暗淡的燈光卻分明看到這張床和我睡的那張一模一樣……

我被一時的愉悅沖昏了頭腦,什麼都沒想,什麼也來不及想,只是感覺自己的腦袋不是屬於自己的,這時候誰都可以拿著一把菜刀輕而易舉地朝我頭上一揮,然後割下我的頭(老實說從上到下我對自己最滿意的也就是這個頭了,是沒法用價值衡量的),然後冷笑一聲像帶走一樣紀念品似的帶走了血淋淋的頭……

後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依然是昏昏沈沈,只是依稀記得臨走前她說的一句話--明天晚上早點來好嗎?我在這等你!

早上醒來一看表已經9點,上班遲到了,剛想起來穿衣服,但渾身不舒服,又酸又累,此時酒意已經全消了,昨晚怎麼做個個這?荒唐的夢!--好像不是夢,很真實,夢有這?真嗎?但我好像聽朋友說過這種夢確實很真,不對啊,我把手往自己的鼻子上湊了湊,淡淡的,還留著點女孩身上的香味,昨晚喝多了我自己也記不起來了,難道是真的?想起來了,那香是桂花的香啊,這麼簡單昨晚怎麼沒想起來呢……

我打了個電話回公司,我說自己身體不好要請假,然後便刷了牙洗了臉準備去街上逛逛,買點自己需要的東西,來杭州為了生計還沒有好好逛過呢,去解百、去錦江百貨看看吧,想給女孩買點什麼吧,呵呵……

給女孩買了個很有趣的小娃娃,她會喜歡的,我想此刻我也喜歡上了女孩。

中午在外面吃了飯回來想下午睡個好覺,在門口碰到了房東,她用怪異而又不可理解的眼神看著我,後來把我叫到了她的房間,小聲地問我做晚是不是你把隔壁的房間鎖也撬了?

"我哪會做這種事啊,昨晚本來房子裏就有人,我是……"

我把事情告訴了她,但當然保留了自己該保留的一部分,我只說自己和他聊天聊到很晚,房東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了,似乎有點驚慌,我看出了她的變化,便窮追不捨地問她……

"這間房間已經好幾個月沒人住了,一年前她把房子租給了一個女孩。"說著她還把長相描述得栩栩如生,就和我昨天晚上見到的一模一樣。照這樣說昨天晚上我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我嘴角暗暗露出了驚喜,上天讓我碰到了個這麼漂亮的女孩。--不對啊,我趕緊接著問:"這有什麼奇怪啊,說不定她回了家沒來得及告訴你,反正一年的房租都交給你了也不能退,現在回來了有什麼奇怪的?"

"怪就怪在這了,可半年前女孩失蹤了。後來公安局的人也來了,還帶著女孩以前的男朋友,後來聽說女孩是被男朋友?棄了才一個人來到這的。本來也挺好的,女孩和隔壁那個男的,就是你現在住的房間原來住過的那個男的,很同情她對她也很好,並且一點也不嫌棄她,後來她們好上了,就在他們想退掉房間合租一間的時候,出了件事……"

"什麼事?"我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上了,"你快說啊,急死人了!"

"女孩被人強姦了,一個很晚的晚上,女孩加班晚了,那個男的又回老家看生病的母親去了,所以女孩一個人打的回家,途中被這個計程車司機拉到沒人的地方強姦了,女孩想不通她的命為什麼這麼不幸,所以……"

"所以怎麼了?"

"自殺了……"

"那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剛想問你呢!"說著,房東把我帶到她以前住的房間。門微微開著,沒有看到被撬過的痕跡,床上很亂,被子一半掉在了地上。

"女孩走的時候房間整理得很齊,被子也好好,後來也沒人去過,門一直鎖著,只有我有鑰匙。"

"這張床怎麼和我的一模一樣?"我什麼都想弄個究竟,"難道……"

"年輕人,你的床沒什麼問題,是以前那個男的和女孩一快搬來是買的,那男的知道女孩死了就丟下以前的東西傷心地回老家去了……後來女孩這個房間我一直沒租給別人,本想過了一年,叫幾個道士偷偷地沖沖喜,然後再租出去,剛好碰到你找房子,所以就把隔壁乾淨的房子給了你……"

"會有這種事?"越想我越不明白,今天晚上她說好的還來等我,我去嗎?不去的話她會傷心嗎?她是不是很寂寞?沒人可以訴說,我只能藏在心裏,哇!太可怕了……

當天我就收拾了東西,退了房,回到公司我把工作也辭掉了,把小娃娃留在了女孩的房間裏,我回到了家鄉……

 想越不明白,最後我大病了一場,我沒把這事告訴家人,家裏人以為我是在外面累出了病,很心疼,都小心翼翼地照顧我。我不敢說這事,我怕說了後家裏會把我送到精神病醫院去,我想房東也不會說,說了的話她的房子就沒人要了……

後來我的病好了,但心病依舊。

我試著把這事和我的一個網友說,可她笑我有病。沒辦法,憋在心裏實在不好受,現在好了,我說出來了。以前那事我現在不想把她搞清楚,那樣對我的壓力太大了,只當那是一場夢,一場解釋不清的夢!我也不想回去看看房東,這樣不好,我不想打擾他們現在或許已經平靜的生活。女孩對我沒惡意,我只希望她能好好安息,我不忍心打擾她,但我永遠也忘不了她,每年清明我都會暗暗在心裏虔誠地為她祈禱,但我想我的靈魂確實在那一刻深深地愛過她,深深地、無怨無悔地愛過……


歡迎您的大駕光臨唷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744&aid=2278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