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企鵝家族
市長:☆★ 企鵝 ★☆  副市長: 藍天飛翔小狗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企鵝家族】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鬼話連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北宜怪談
 瀏覽641|回應0推薦0

☆★ 企鵝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北宜怪談


可惡.....操!...,會長用力的搥著方向盤.....

沒關係啦....他跑不遠的.....,事實上,我也覺得再也看不到他了.......大雨仍不斷的下著,透過擋風玻璃..漆黑在兩條車燈的照射下, 似乎更顯的無助...只有雨刷不斷的左右刮著...我低下頭,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挫敗.....一種想哭的感覺...誰叫老天不幫我們﹖

啊....,會長憤怒的一拳打破了車窗....雨不留情的打進來..混著一點點的血絲......

   自從要求那件事後,我和會長都消極了好一陣子,到了這個鳥單位,全所不過七個人,扣掉輪休、摸魚,剩下的有三個人就很不錯了.....

 笑發!你現在什麼勤務﹖,老巡佐兼主管,唉...六十歲了還不退休,什麼都愛學人,聽會長這樣叫我,他也一定要這樣叫..偏偏發音又不標準....什麼笑發嘛..真難聽..!

 巡佐!我現在沒班啊.晚上十點巡邏啊..,我沒好氣的回答,一定又是要找我下棋了..有什麼好玩的﹖我每次都輸..難道勝過我這個不會玩的很快樂嗎﹖ 那正好!陪我下兩盤,看看你有沒有進步!,一邊說一邊就端出了棋盤..也沒問我同意了沒....

 喔..好啊....,我心裡暗暗決定,下次我回去一定要弄一套決戰中國象棋給他玩,反正所裡的電腦閒著也是閒著....不要每次都找我! 勉勉強強玩了一盤,心裡正盤算著要如何脫身...突然一個農夫打扮的人跑了進來十分慌張的說不清楚話...

警..警察先..先生...有死..死..人啦.....死人..啦..啦..,巡佐一聽馬上就叫值班!值班....

我小聲的推推他 巡佐...值班去釣魚了啦...,剛剛自己淮人家去的,現在又在叫....

我熟練的把那個老農夫帶到辦公桌前,倒杯茶給他,要他慢慢說... 死人﹖人死了沒啊﹖在那裡﹖怎麼死的﹖,我慢慢的拿出筆錄紙,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阿順啊..你忘了啊﹖我們還一起喝過咧!在新店的卡拉ok 啊,你忘了啊﹖上次跟我姐夫還有那個.......

我急忙打斷他的話,喔..我知道了啦,想起來了..你說那裡有死人﹖在那裡﹖,誰會記得那麼多人,誰巡佐聽到了不太好...

在那個...我也不會說..就是..啊..有沒有,那邊本來誘@個遊樂區...啊...後來豪鴗@半不誘F那裡啦....

我側著頭想了一下...巡佐,那裡好像不是我們的管區..是明華所的....,我們的管區只到坪林而己,,再過去就不是了,應該是算宜蘭縣的.. 巡佐點點說嗯..那裡不是我們的......

那裡本來打算叫作林林山莊..後來沒誘F之後就沒下文了,不過,林林山莊的確是一個好地點,山莊再往下走就是一條不大不小的溪,腹地也很大,很適合作為露營的地點,幾年前被另一公司接手,開發成一個露營區,車子可以直接開進去,生意不錯,每到夏天更是人潮不斷....現在的名字我就保留不說了...

 那現在是不是叫明華所的過去﹖,我拿起電話,直接就撥號過去,他..順便問的啦...!

通知完後,我用盡辦法才將這個阿順送走,真是的...那麼多話!

不過,在北宜公路上,最常見的就是車禍,尢其是星期日晚上,飲酒駕車,而車禍正是我們最討厭的,要找家屬,還要送醫院...常常就是一個晚上給他了,摸魚﹖想都別想!

晚上吃飯的時侯會長回來了,會長上班從來不準時,不過吃飯可是絕不會缺席.....

聽說山裡面死了人...是不是啊﹖,會長問。

好像是....又不是我們的管區..管他們去死﹖,我大口咬著飯.. 話還沒說完電話就響了..巡佐跑進來說 笑發,飛長,分局叫你們兩個去支援明華所..現在就去...

我勉強吞下一口飯,有沒搞錯啊﹖關我什麼事﹖

不知道啊...王組員說你們從刑事組調過來的..比較懂...他們那邊都是菜鳥,不會處理...,老巡佐手端著飯邊吃邊說著..

 我了!我這就去...,我穿上衣服就和會長出門...

我打開警示燈,加足馬力的往前衝去,別以為會有多快,這部老爺車能開到八十就算不錯了!

在這條路上,常常有奇怪的一些小事情,例如開車開到一半會息火,有時則是車燈不亮,再不然就是冥紙貼滿了擋風玻璃,要用雨刷才能刷開,不過,見怪不怪了,根本不當它一回事...反正..你咬我啊﹖

 小發!小心有人..!,會長知道我近視三百多度,又不帶眼鏡.. 喔....耶!﹖站在路中間﹖不要命啦﹖,我踩下剎車,一看..原來也是同事,穿著制服,不認識的...

 學長,請問有什麼事﹖,在警界中,看到不認識的同事都會叫一聲學長,表示客氣。

學長,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不是 xx 所的﹖,其中一個這樣問我們 對啊,怎樣﹖,會長看看他們,奇怪,為什麼要攔下我們﹖

 我們主管在裡面等你們,要我們在路上等你們..檢察官還沒來﹖,這個學長看起就是菜菜的,檢察官那有這麼快到﹖

我把車停好,下車問,學長,車禍喔﹖

他搖搖頭,說不是!好像是刑案..

刑案﹖我急忙摸摸胸前的符,還在,這地方...邪邪的,太常生事了!

雖然到現在還沒遇到,不過...我叫了會長一聲,就往裡面走去...

 學長...你..自己小心一點..這裡..從我來到現在..己經死了...,其中一個叫住我,不過另一個推推他示意他別再說下去...

 沒啦...你們自己小心一點...有空再聊..,另一個急急接口,話中之意我明白!,這裡不適合說,回去再說.....

嗯..我知道了...回去再找你們泡茶...。我向他們點點頭... 這個地方本來是在作一個遊樂區,但是不知道什麼不作了,有一條小路,要走約二十分鍾才能到那間房子,二樓的洋房....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心神不寧,總覺得昏昏沈沈的....

 小發,你有沒有得怪怪的﹖好像有人在說話..﹖,會長拉拉我的手,悄悄的對找說..

 嗯....別說太多話...,我知道,一定有問題..這地方...

到了門口,我向他們主管敬個禮,這位王組員兼主管向我們點點頭說 陳x發,黃x豐,這位是新來的林巡官,下個月要接我的職位,這個case ,由他帶隊,你們比較有經驗,和他配合一下,我只是帶他過來,我有點事,我得先走...

山中的天色暗的很快,這時己經看不清四周了,這個林巡官十分臭屁的說 你們兩個,去打開裡面的燈!

這種話相信就算是分局長也不會這樣對我們說,因不合程序,依規定要等檢察官來才能動裡面的東西,雖然大家都沒這麼作,不過,也不該我們去,他自己又不是沒有手﹖

穢要用官壓我﹖好!我便和會長直接進去,好不容易找到開關,打開燈,還好還會亮,燈一亮這個林巡官就帶著另外二個警員進來.....

什麼叫老鳥﹖就是絕不會去看第一眼!特別是兇案....

我和會長都面向著牆..聽到他們的驚呼聲後..才轉過身來...雖然己經緩衝了...但是當我真正看到時.還是忍不住雙腳發抖......

一個女的,全身赤裸著,身上沒有一點外傷....只有脖子口,一灘黑色的血跡...沒有頭!

我一句話都不敢說,大氣也不敢呼一聲,說實在的!我連想都不會去想  各位同學,有些事不是迷信,幹這行就有這行的行規......

如果遇到兇案,千萬不要說出任何可憐他的話,也不要說要為他報仇,更不可以用言語來說這個人如何如何...你保證一定破案﹖說要幫他,

他不找你,他找誰﹖辦案,什麼都不必說!也不要想,就當是看電影,照規定作就對了!..................................

我和會長是同一個教官教的,每次碰到這種案件,我都會想起教官說的這一段話,相信會長也是一樣.....

喲,這女的身材倒是不錯,只可惜xx小了點,不過....也可以了啦!喂,你們說是不是啊....,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有意,林巡官說出這種話...沒有人敢搭腔.. 他一面說,一面用腳去踢這具屍體,我急忙說巡官!檢察官沒來之前,誰都不可以動到屍體!.........

我話還沒說完,林巡官一下轉過身來指著我 我不用你們這些警校的來告訴我怎麼作!現在是我作主!我說怎樣是怎樣,你們懂什麼﹖..!

會長一聽冷笑著,正要說話....就在這個時侯,我一回頭....!﹖

我拉拉會長..要他看看屍體,..... 屍體在動!

沒有人動它,它的手指一直在抓放著...好像要抓住什麼東西一樣....

在一驚之後,我立即鎮定下來,可能是在它的手下面有什麼小蟲在動,看起來好像是它的手在動一樣,話雖如此,我當然沒有勇氣去查看....

不一會兒,檢察官來了,查驗之後,就要我們派人在這裡看守,明天要和法醫一起過來驗屍......

一回到所裡,我們立刻向我們的老巡佐說 主管,那個巡官很難相處,我們不想再和他一起作事了,要不他走,要不我們走人,你向組員說一下...,

組員說那裡經過重新劃分,新的行政區,照該是我們的管區才對...

就這樣,案子最後還是交在我們手上,因分局長很重視這個案子,根據線索,很快的,我們就破了案,並且抓到兇手,但是..兇手說她的頭就在屋子裡,而我們卻一直找不到.....我和會長受到獎勵,三天不到就破案,也是運氣好,兇手的皮夾留在現場,一找到他,他什麼都招認了.....

奇怪的事也就從第三天開始!

板橋U高職的一堆學生到北宜夜遊,這本來沒什麼,但是半夜一點,全部跑到我們所裡來報案,說在路上發現一顆女性的頭臚,被車撞的滾來滾去...

事關重大,我們立刻去查看...結果什麼也沒有!

我申斥了他們後要他們趕快回去,別再到處亂跑.......

 會長.....我認為他們說的...應該是真的!,我輕聲的對會長說....

嗯....我也是這麼想..現在的學生雖然愛玩...也不會跑到派出所來開玩笑.....你看他們說時的表情...不像是說謊....., 會長也贊同我的看法...

我和會長都還沒來的及坐下,另一個開車的年輕男女也進到派出所,一進門就說 警察先生...剛剛我們從頭城過來,離這里約不到三公里的地方有人出車禍...撞到山 .你們是不是去看一下..我們不敢去救...

 好!你們先留下幫我們作個筆錄...我們這就去....

到了事故的地方,幸好人只是昏過去而己,我們合力把他拉出來,用警車帶他回派出所,在車上將他弄醒,本來是要送他去醫院,但是他執意不肯..一定要跟我們回派出所...

 警察先生,我不用騙你們!剛剛我碰到 那個 了....就在我擋風玻璃前面...張著嘴...我甚至看到她的牙齒...我在新店開公司,我也是大學畢業,開車前沒喝酒...時速也保持在四十公里......,這個中年人,到了派出所,跟我們要了一根菸,才慢慢的說出來...

 這次沒死....我己經很知足了....下次我不會再走這條路....至於車子, 我會叫人來拖走....等一下天亮是不是能幫我叫部計程車..﹖

我沈默不語....兩件事..兩個地點距離不到五百公尺...都在林林山莊 的小路路口附近.....明天是星期五....

第二天,整個坪林的人都知道又有兇鬼出現了!

警察的生活本來就是日夜不定的!

忙了一晚,好不容上床睡覺,滿腦子都是那個無頭的屍體...根本睡不好!等我從那些花花綠綠的夢中爬出來時,己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起來聽到的第一件事就是 明華所昨天死了兩個警員,在執勤時與一輛大貨車對撞,當場死亡!

本來這也還沒什麼,警察每年死於車禍的人遠超過被壞人幹掉的人數...這很正常,但是當有人告訴我,死的那兩個警員正是那天有和我們一起辦案的那兩個時,你可以想像,我心裡有多麼的震驚了!

我連飯都沒吃就打電話給會長,把他從他情婦的被窩中將他挖起來。會長是不是在他老情婦的被窩中,我不知道,但我能確定的是,他來的時侯臉色十分不善,如果不是我和他多年老友的話,不必等鬼來抓我,會長現在就會把我殺了,並且砍下我的頭,當成春季的祭品!

 會長,你看這要怎麼辦﹖叫你大伯來﹖,我並不想我那還沒出世的兒子,或女兒,一出生就和他媽帶著千萬的財產,叫著別人爸爸..來我墓上看我.... 一個警察若是因公死亡,通常可以領到一千多萬的撫卹金,當然,我一毛錢都摸不到,也釦琱茪虓念在多年夫妻的份上,給我燒個BMW 或洋樓之類的....  嗯...我大伯現在不在..去美國進修了...,會長搖著頭...

 那你二叔呢﹖他不是也在當法師嗎﹖叫他來呀 ﹖,我急急的問,他媽的!這年頭幹什麼都要出國進修,作道士的也要進修﹖還去美國﹖....

 我二叔現在在閉關,不可能出來....,會長還是搖頭.., 哎﹖你岳父不是說那個廟很強嗎﹖去找你岳父啊﹖弄個符回來,你上次那個呢﹖

 不行,不行啦...我只有一個..而且要自己去求才有用啦!還有這樣借的﹖我急急搖頭,那個廟在高雄,去求﹖不如乾脆我們去避難好了......

沒辦法了!我只好拿出畢業紀念冊,找幾個較好的同學,請他們幫忙,還好這幾個還算講義氣,答應明天會叫幾個頗有名氣的法師和道士過來,另一方面我也打電話給明華所那個新來的巡官,請他自己小心一點,...不過,被刮了一頓......讓你去死吧!別說我們不提醒你........

雖然,可能只是巧合,....不過,還是小心一點,尤其又牽涉到一件兇殺案,又有昨天的那幾件事..令人不得不提心吊膽的步步為營.....

鬼,這種東西,沒碰上,你大可以打著科學的旗子說沒有!一旦遇上了,但當你深信不疑時,一樣會有人試圖用科學來為你解釋...但重點是.....何謂科學﹖

數據算不算科學﹖誰能說明白;為什麼一幢公寓在十年內發生了七件兇殺案,十一個人死亡,卻是在十間中的同一間﹖

誰又能解釋,一間賓館,三年內發生了六件兇殺及自殺,都是在兩個房間?不用向我求證,你有機會當警察的時侯,在同一個管區待久一點...你會知道很多! 我認為,能活著領薪水..並且將它花掉...才是最科學的!

這一晚,我們並沒能無事的渡過.....十二點,我們的勤務是擴大臨檢,千萬不要以為都和台北,台中一樣全副武裝,老巡佐說 笑發啊....巡佐今天不想出去...你們去就好了....

這很正常,小單位就是這樣,反正又沒人來查,大家混嘛...

我和會長連槍都沒領,根本就不打算出去,直接拿起無線電......

 和平,和平 301 於 2400 入網,裝備一二三齊全,由巡佐XXX 帶班...

 和平收到!

就這樣,我和會長打開了電視機,也開了啤酒.....

一打都還沒喝完,電話響了!值班的龜總一邊問地點,一邊抄在紙上...這下一定又有事了,今晚我看不用混了....!!

我拿了巡邏車的鑰匙,上車要發動車子,可是怎麼發也發不動,唉!早就該換了!台北市的早就在開 SAAB 的了,我們這部 83 年份的 FORD 還在死撐下去....

我一邊發牢騷一邊坐上了會長的車,不到三十分鍾就到了現場,可是什麼也沒有,我一上車就開始睡了,到了地方會長也沒叫我,只說 沒有事啊﹖回去了...

 可能走了吧..,在睡夢中我回了會長一句......

我聽到會長倒車的音樂,我一直睡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有什麼地方不對了!

相信其它人一定也有這種經驗,睡到一半突然覺的不對勁,說不上來的感覺,就是有地方不對!我坐直了起來...車子仍在跑,我看看窗外...奇怪..什麼地方﹖怎麼沒看過﹖我問會長 這是到那裡了﹖

會長並不理我,我看看車上的石英鍾..快二點了,又推推他 這是那裡啦,要下班了耶..要去那裡﹖

會長不說一句話,轉頭陰側側的看了我一眼......

一股寒意從我的腳底升上來...我背撞在車門內側..大聲的說 會長!幹,你幹什麼﹖搞什麼飛機﹖,說完我直接把會長的車排到 P 檔,時速雖然不快,四十多而已,但這也令的會長整個人撞在方向盤上,輪胎發出難聽的 吱吱聲....... 會長仍然趴在方向盤上..一動也不動的......

我也一直不敢靠近會長...車子完全停之後,一點聲音也沒有,十分的靜,就在我正想推推會長的時侯,車外傳來一種奇怪的聲音,呼.....呼.....的...好像排球飛過空氣中的聲音.....

我還沒反應過來,車窗外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 碰 ....的一聲,我轉身一看.....差一點沒叫出來,是一個女人的臉,他媽的嚇我一跳,長髮及肩..肩﹖ 她沒有肩 !

正確的說是肩部以下都沒有,都看不到,只有一顆頭......

我還是大叫出來...急忙遠離本來的窗戶..靠到會長那邊去,我覺得我的頭髮都豎了起來,頭皮發麻...會長這時抬起頭來,我一看到會長的臉,幾乎快崩潰了...

我一拳揮過去......

我想我昏過去了,也釣S有,我感覺會長在搖我, 小發!小發!我抬起頭,看到一張臉,是會長!

 會長..你..沒事吧﹖,我雙手使不出力來,腳還在發抖.. 剛剛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我才想問你,一抬頭就被你K 一拳,..幹..都腫了...,會長撫著臉罵著。

 你剛剛有沒有看到...那個..那個...頭﹖還有,你把車開來這邊幹什麼﹖ 我急忙問, 這是什麼地方﹖

 我..我也不知道...我...回去再說!,有些事會長不想在這裡說,我懂!

這個時侯車外又傳來那種 呼....呼....的聲音...

我一下就把會長的頭壓下,並且自己也把頭低到腳下...... 碰...碰........碰................碰!,那個東西不斷的撞著車窗,一下比一下大力,一次也比一次更大聲.....

 小發...什麼東西啊..,會長低著頭問我。

 幹!不要說話....,我摸摸脖子上的符....靠腰!沒帶...可能放在床上...忘了拿.......

這下連最後的希望都沒了!  小發...你打開你那邊的箱子..裡面好像有一卷佛經的錄音帶...你找找看....

我翻了半天,沒有看到,也不敢抬頭... 沒有....

有啦 ..上次我媽幫我放的..我找找看...,會長找了半天也是沒找到...

啊!.. 腫了....在後車廂...我前幾天放的.......

 你別想叫我去拿 ! ,我只說了一句話表示我的決心!

 我們可以把車開走啊 ...你笨什麼﹖,會長突然想到什麼,冒出這一句話。

 你開啊...!,,反正我是決意這樣到天亮了,誰也別想讓我抬起頭來!

聲音己經遠離了,我還是不敢抬頭.... 會長!想想你常到我家吃飯..我老婆總算對你不錯!...快開車吧...那個東西己經走了..不會再來了....

會長只是搖頭....我們就這樣..一直到天亮!

一大早回到所裡,根本沒有人理我們,值班笑著說 昨晚都沒事,真好!我不坐@聲和會長衣服都沒換,就到台北市去找人,一路上放著佛經的錄音帶,一些路人看到車子裡坐著二個警察,在聽佛經,臉上都露出奇怪的表情......

很快的,找到那間相命館,我同學己經在那裡等我們了,趙法師,在台北市十分有名,一看到我們二話不說馬上就燒了一張符,和著水要我們喝下去...

為了活命,我和會長也顧不得釵h,只怕喝的少了會遭不測.....

趙法師問了我們的地址,聯絡幾個同業,要他們直接到新店去...我們三個人就要先去,我同學有事,還要上班就沒有一起走,一到門口,趙法師又是 喝! 的一聲,說 好個兇惡的傢伙 !

我這時才注意到,右前方車門的玻璃上,還夾著幾根長頭髮....和泥土的痕跡.趙法師要會打開行李廂和引擎在裡面及擋風玻璃內側各貼了一張符.....

在車上我告訴法師事情的經過,法師也要會長今年要特別小心,說他八字輕,今年的流年不太好等等....

坐在駕駛座右側的我,忍不住望了會長一眼.....早上問他昨晚是怎麼一回事..會長怎麼也不肯說!只是不斷的重覆 沒啦..沒啦....

早上十點多,我們就到了,一路上會長開的很慢,就是聽著那些佛經歌,我覺得...我都快要會唱了...好幾次差一點跟著哼出來 南無阿彌陀佛...

回到派出所,其它的法師早己經到了,和他們客套幾句後,就帶他們到那個轉角去,我心裡有一股報復的快感......

這一下,哼!管你是什麼妖魔鬼怪,還不乖乖現形﹖完了吧你﹖ 我在一旁看著他們熟練的穿上道服,測方位,設壇,幾乎動作都一樣,接下來點起了香,祭壇,擲茭........

剛開始看他們在作,我心裡十分的輕鬆,因為他們都是有名的法師,當然不是一般的術士,何況有這麼多人,怕什麼﹖我在一旁甚至想順便學點,以便以後遇到小場面可以自行應付.......

我學著他們的動作,暗暗記下來,約過了半小時,會長把我拉到一旁..說 小發....情況不太妙.....

我揮開會長的手,深怕少記了一個動作, 別怕啦!這些是我同學大力保證的,放心啦!沒問題的啦!

會長一下往我的頭 K 下去, 你懂什麼﹖他們是強,可是你有沒注意到...他們都擲不到杯......

我停下我的動作, 那又怎樣﹖

 不錯!他們都是正統的法師,而且看來奶O也不差....但是你要知道.,...要作法之前,一定要能得到當地神明的同意...也就是要擲有杯才成,不然的話是不能作法的!作也沒用!一定還有其它的問題!,會長慎重的對我說。

是這樣...我還以為要丟一定的數次,我都記了下來.....的確...從剛剛到現在.....每個人都擲了二十次以上.......有幾個法師的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

終於, 趙師父停下了動作,其他的人也跟著停了下來....我看到他丟出了一正一反.....

他們互望了一眼,趙師父對我說, 陳先生.....這個..有點問題...可能時間不對....我們下午再來過....你也看到了.......

 不是一正一反就是行了嗎﹖,我指著地上的茭杯.....

 最後一次,我向土地公問的是...是不是絕對不釦畯怬@法..你看到了..,他指著地上的茭杯....

 那..那..怎麼辦﹖錢的方面...你們放心...,我急急的說著..

 錢不是問題!,趙師父打斷我的話, 坦白說,我無能為力......一說完就開始收拾東西...其它的人也一語不發.......

招待他們吃過了飯,他們就要走了,臨走前給我們留下一句話, 陳先生....黃先生...雖然沒有辦法幫你們收服這它,不過,保住你們倒是沒有問題,....你們只要自己小心,它害不到你們的!

我的心情又再度沈重了起來,自己小心....怎麼小心﹖都不要出門﹖會長拍著我的肩...似乎想向我說什麼,不過,還是吞了下去.....

 笑發! 補要這樣子啦...餓跟你講! 人啊,只要不作虧心事,什麼都不用怕它的!你看我,從....... 巡佐的話又讓我燃起了一絲希望....

不錯!人只要不作虧心事,怕它什麼鬼﹖

可是接下來想到的,又讓我的希望破滅....從畢業到現在......收點小賄...喝點小酒.....偷點小情......曠點小職........我可虧心虧多了.....我當然怕啊......

今天是星期天,從頭城回來的人一定很多,至少今天不必擔心沒有人陪我上班了.....

愈怕晚上,時間就過的愈快...一下又是晚上了,會長不知從那弄回來釵h的符,幾乎貼滿了整部車,非但如此,還抱回來了一堆死人錢,說是要燒了再上....

我們甚至連紙錢都還沒燒.....值班的龜總跑出來, 發仔..林林山莊又出事了,說有人在那裡被車撞了,好像有人傷亡....

今夜很奇怪的下起雨來,還不是普通的小雨,......不出門都沒事..一出門就下大雨......我心裡起了一個瘩....覺的毛毛的...莫非是在暗示我們不要出門﹖

我特地領了槍.....才上會長的車,佛經這時似乎也不再那麼令人有安全感了,儘管如此,我還是將音量調到最大.......

在大雨迷濛的夜裡,雨刷來回急速的簞妗前方一絲絲的雨打在車窗上,那一股寒冷也透過玻璃傳到我身上.......

看到出事現場了!在二個人躺在地上,大雨將他們淋的濕透了,在車燈的照射下,混和著雨絲.....使得他們的臉色看起異常的蒼白,也閉O血的原故吧!

很明顥的,這可能是在晚上一走出來就被急駛的車子撞到,視線不佳.. 不過身上沒有什麼可見的外傷........

我和會長拿著雨傘立即下車查看....我才發現地上的幾乎不是雨水了,一股股紅色的血正往四處奔散,全部都是紅色的一大片血水....雨還是不斷的下著...我彎下身查看他們的呼吸......沒了....竟然是林巡官!

這個死者竟然是林巡官﹖另一個.....﹖

 小發..是鹿佴謕x.....,會長放下另一個人.. 沒脈博了.....

雖然有雨傘,我和會長還是全身濕了....雨是斜的下著,沒有風......現在只剩下大雨和我們二個人了...那一天...去的人都死了...剩下我和會長..我勉強克制著想昏倒的感覺,頭也不抬的說 會長,你叫分局勤指中心的人來支援....都死了...,我仍蹲在地上,拿著雨傘...雨在地上反濺到我身上,這讓我稍為清醒一點.....又是那種不對勁的感覺..!

會長並沒有出聲音,我看到他的腳仍然在我身邊,一動也不動....

 會長...去車子裡叫無線電啊....會長﹖,我慢慢的站起來,把頭轉過去看會長...

會長還是站著不動..拿著雨傘..一雙眼直直的盯著我...不說半句話..和昨天一樣..和昨天一樣..我必須十分努力,才能讓自己不大聲的狂叫出來....

我一把打掉會長的雨傘, 幹! 會長,你衝殺小﹖...看到他的眼神...讓我感到十分的害怕與無助......只剩下我一個人....四周黑漆漆的,只有前方在車燈的照射下,二條光柱看見一線線的雨.....

才一下子,會長和我一樣從頭到腳都在滴著水,我伸手抹去臉上的雨水,我將會長推到車子裡面,拿起無線電,叫分局的人來支援....

會長仍然像中邪一樣..一動也不動...就是一直盯著我......我一巴掌打過去.. 幹XX ,你看殺小﹖你X 的老XX ...會長還是把頭轉過來.....用那種....怪異的眼神看我.......

我這時突然才發現..佛經不知道在何時停了!這...這應該會自動換面啊﹖...我把錄音帶拿出來,再重新放進去.........佛歌再度響起....

會長在這時才突然說 小發......

我驚叫一聲,頭又撞在車窗上... 你....你....

 小路進去...裡面有躲一個人....,會長指著那條小路說.. 我不敢轉頭去看,只是問,你怎麼知道﹖你看的到﹖,外面黑的什麼也看不到...還下著這麼大的雨....我不能確定會長是否正常了....

會長也不回答我,只是打開門,下車,到我這邊來,示意我到另一邊去,他要開車...我也不說話,就爬到右邊去....會長一上車就把錄音帶退出來..我吃驚的看他一眼....我立即再將卡帶推進去..... 前方突然有一個人影從小路跑出來...會長立即加大油門,向前衝過去..那個著白條紋衣服的人,很快的往前跑....

己經快要撞到他了...會長仍然沒有要減速的樣子...這樣下去一定會撞死他....會長的手緊抓著排檔桿...

 會長..!停車...你幹什麼﹖你會撞死他的!,我用力的拉著會長...

就在快要撞到那個人的時侯,他突然往右邊的山崖下一跳..會長是不是也要向右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再這樣下去,我和會長一樣會沒命!

我沒給會長機會,我將方向盤用力的往左打.... 碰 ..的一聲,撞在山壁上....

我小心的看看會長...還好..我們都沒事.....會長的手在微微的發抖...

 可惡.....操!...,會長用力的搥著方向盤.....

沒關係啦....他跑不遠的.....,事實上,我也覺得再也看不到他了.......大雨仍不斷的下著,透過擋風玻璃..漆黑在兩條車燈的照射下, 似乎更顯的無助...只有雨刷不斷的左右刮著...我低下頭,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挫敗.....一種想哭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啊....,會長憤怒的一拳打破了車窗....大雨不留情的打進來..混著一點點的血絲......

我扯著會長的衣領,憤怒的問他, 幹!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不然別怪我跟你翻臉!

會長只是搖搖頭... 不要問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明天..明天..我一定全部跟你說...現在..我也不知道.....

分局的人終於來了!看到我們也出事了,組長馬上就安排我和會長由另一部車帶我們回去派出所..........

隔天,我向分局長報告了一切的經過....從頭到尾....並且要求調單位.... 否則,就是我們辭職.....分局長同意我們的要求,第二天,我和會長就直接到同警局的警備隊報到...............

第二天,刑事組的人重新調查這個案子...發現,這位女死者生前受到家庭暴力,有多次的傷害前科和二次殺人未遂...脾氣十分的兇殘,另外也驚人的發現, 兇手原來是二個人,一個,就是我們抓的那個,另一個在殺了人之後,將頭臚帶到河裡丟棄,卻一直沒有回來,難怪第一個兇手交待不出頭臚的下落!

第二個共犯則在十一天後,被發現在林林山莊小路旁的草叢中...屍體被不知名的動物咬得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完整.....

我和會長抓到的那個嫌犯還哭著表示,將那個女的殺死後,另一個把頭砍下來的時侯,那個斷下來的頭竟然還睜開眼睛,罵他們,說一定會將所有的人害死..一個也不剩.....當然!這一點並沒有記錄在筆錄中.........

會長一直不肯說出那二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淡淡的說 小發,別再問我了,我如何都不可能說的!我只能告訴你.....以後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走那裡了!......要不是....反正,是我救了你...你別再問...也別再想.........

在一次他喝醉後我向他逼問....他說出部分經過,我不知道真假如何...不過...如果是真的...我也同意,並且體諒他不肯說的理由.....

 那一天...我突然覺得很恨你...想殺死你....我不知道為什麼...又覺得...殺了你...我就可以活下去...不然...她要害我....好幾次我都要拔你的槍了...只是你都沒發現......我只是一直想...你是我的好朋友...你有老婆..還有一個沒出世的小孩............ 你真的以為...你打我..我都不知?..很痛.....我一直看你...你都不曉得...........

這是不是醉言...無從追究...我從此也未曾再追問過他......不過...我能確定的一點是....每次會長喝多了...問他事情,他連他的阿公去開查某的事情都會說出來.....這的確是我所認識的會長.......

那個頭...迄今尚未尋獲......應該...仍在北宜的某個角落吧.....
歡迎您的大駕光臨唷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744&aid=2278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