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優秀教育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AL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親子家庭【優秀教育】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好書推薦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快思慢想》
 瀏覽2,579|回應1推薦1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AL

全球重量級作者一致推薦!
如果一年只能讀一本書,你絕對不能錯過《快思慢想》!

慢慢讀,反覆讀,跟著他踏上美妙的心智探索之旅。
當代最偉大的心理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灌注五十餘年研究功力,推出人類社會思想史上,第一本全面深度剖析大腦思考運作的「思考聖經」。不僅可能改變你的思維方式,甚至改變你的工作、生活與人生。


Amazon、《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經濟學人》年度選書

認知科學權威洪蘭教授「六親不認、迫不及待想把它譯完,介紹給讀者看」、中央研究院曾志朗院士專文推薦!


英文版上市一年,至今仍穩居Amazon認知心理類Top 1、
決策類Top 3、企業管理類Top 7、銷售總榜Top 100

  《黑天鵝效應》作者塔雷伯大力推崇──《快思慢想》是人類社會思想史上的里程碑,媲美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和佛洛依德的《夢的解析》。包括《蘋果橘子經濟學》、《為什麼你看不見大猩猩》、《推力》、《別讓科技統治你》、《大腦決策手冊》、《快樂為什麼不幸福》、《語言本能》

  「快思」與「慢想」是我們腦中的兩位主角。它們大部分時候是朋友,有時是敵人,更常一起並肩打仗!

  我們何時要相信直覺?何時要對抗直覺與偏見,召喚所有理性出來打仗?我們總以為能駕馭自己的思考,事實上,人們的行為常常受到未知因素所影響。我們對思考的機制充滿假設與誤解,又很依賴直覺的感知和記憶,常常做出因個人偏見導致的錯誤決策。

  如果你希望自己更聰明、更冷靜,就要學會掌握「快思」與「慢想」的遊戲規則。

  康納曼介紹了很多有趣的經典行為實驗,披露思考的捷徑、替代、偏好、框架、錨點等效應。不僅讓我們對大腦的複雜與非理性恍然大悟,也指出我們在什麼情況下該相信靈光乍現,什麼時候該三思而行,該運用哪些技巧來避免常常使我們陷入麻煩的思考偏誤,以及如何在商場、職場和個人生活中做出更好的選擇。

  閱讀本書就像是一趟心智突破之旅,康納曼有如一位稱職的導遊,沿途為我們解說思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系統1(直覺式思考)和系統2(邏輯式思考)這兩個主角在各種心理劇碼中如何搭配分工。

  「這是快思的系統1,它很情緒化,依賴直覺,見多識廣又很會聯想,擅長編故事,系統1能迅速對眼前的情況做出反應。但它很容易上當,以為親眼所見就是事情的全貌,任由損失厭惡和樂觀偏見之類的錯覺引導我們做出錯誤的選擇。」

  「這是慢想的系統2,它動作比較慢、擅長邏輯分析,系統1無力解決的問題,都丟給系統2處理。它雖然不易出錯卻很懶惰,經常走捷徑,直接採納系統1的判斷結果。」

  康納曼重新詮釋了決策與判斷、風險、幸福和財富的關係,推翻了經濟學對人的決策是理性的假設,更首度披露「直覺偏見」和「邏輯捷徑」如何在不知不覺中,決定了我們自以為愜意的生活與社會樣貌,也將徹底改變你對思考的看法。

******

心理學家克萊恩(Gary Klein)曾經說過一個故事:一群消防隊員進入一間廚房著火的房子,他們很快就把火熄滅了,消防隊長聽到他自己大喊:「馬上撤出!」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但是當消防隊一離開,地板就垮掉了。事後,消防隊長才知道,因為這場火比一般火災安靜,沒有劇烈燃燒的巨大聲音,而他的耳朵又感覺到比正常時更熱,這激發了他的「危機第六感」(Sixth Sense of danger)。他並不知道有什麼地方不對,但是他知道不對勁了,後來發現原來火源並不是在廚房,而是在地下室,消防隊員們就站在火源上頭。

  我們都聽過這種專家直覺的故事:西洋棋大師在經過街頭棋局時,腳步都沒停,就說「再三步,白棋贏」;醫生只要看病人一眼就做出複雜的診斷。專家的直覺在我們看起來好像是魔術,但其實不是。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天都在做專家的直覺判斷,大部分人在接聽電話的第一個字時,就能偵察到對方的憤怒;一走進房間,就立刻知道別人正在談論我們;危險駕駛,立刻做出因應的避禍措施。我們每一天的直覺能力並不比有經驗的消防隊員或醫生差,只不過我們經歷的都是日常小事而已。

  正確直覺的心理學並沒有任何魔術在裡面,或許最好的一句話就是研究西洋棋大師的心理學家賽蒙(Herbert Simon)說的:西洋棋大師和我們最大的不同是,在花過幾千個小時下棋後,他們看棋盤的方式已經跟我們不一樣了。從賽蒙下面所說的話,你可以感受到他很不耐煩坊間把專家的直覺神話化:「情境提供了線索,讓專家得以從記憶提取訊息,並提供答案。直覺就是辨識(recognition),不多也不少,就是它。」

  我們看到一個兩歲孩子看到狗時,說「狗狗」,一點也不奇怪,因為我們已經習慣孩子每天都在學習辨識物體並且「叫名」(naming)。賽蒙對專家直覺的奇蹟也是同樣的看法,當專家在新的情境看到熟悉的元素,他就依那個情境表現出最恰當的行為,那就是我們所看到成功的直覺。好的直覺判斷就像孩子看到狗時叫狗狗一樣,是學習和經驗的累積。

  很不幸的是,專業的直覺並非全部來自專家。許多年前,我去拜訪證券公司投資部門的一位經理,他告訴我,他投資了千百萬美元在福特汽車公司的股票上。我問他,他怎麼做這個決定,

  他回答,他最近去一個汽車展示場,對福特的車子印象很好。「啊!他們真的知道如何打造一輛汽車!」這就是他的解釋。他非常清楚地表示,他相信直覺,所以對他的決定很滿意。我非常驚訝他沒有考慮經濟學家一定會問的一個問題:福特股票現在是低於它的市場價值嗎?相反的,他聽從他的直覺,他喜歡福特汽車,喜歡福特公司,喜歡擁有福特公司的股票,從我們對選擇股票的知識來說,這位投資專家可以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特維斯基和我所研究的捷徑,對了解大公司老板如何決定投資福特股票來說,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但是現在有更廣泛的捷徑概念,它對上述行為就有很好的解釋。一個重要的進步是,情緒在了解直覺的判斷和選擇上變得很重要,而且遠比過去的角色重要。今天,那個投資經理的決定會被稱為情意的捷徑(affect heuristic),即判斷和決策直接受到喜歡或不喜歡感覺的操弄,很少思辨和推理的成分在內。

  當碰到問題,比方說,決定下一步棋怎麼走,或是否投資某支股票時,直覺思考的機制會盡力而為。假如這個人有相關的專業經驗,他會認得情境,浮現他心頭的直覺解決方法很可能就是正確的。這是當一個西洋棋大師看到一盤複雜的棋,他馬上想到的幾步都很強勁,當問題很困難,又沒有技術上的解決知識時,直覺還是一個可行的方式。投資經理所面對的問題(我是否該投資福特的股票?)很困難,但是一個比較簡單而且相關的答案馬上就進入他的心中,決定了他的選擇。這是直覺捷徑的精髓,當面對困難問題時,我們常回答比較容易的問題,而沒有回答真正的問題,而且我們通常沒有注意到這個替換。

  自動搜尋直覺的解決方法有時會失敗,不論是專家的解決方式或捷徑的回答都想不起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轉換到一個比較慢,比較特意,要費力的思考方式。這就是書名「慢的思考」(slow thinking)的意思。「快的思考」(fast thinking)包括各種直覺的思考──專家的和捷徑的──以及整個自動化的知覺和記憶的心智活動,這種操作使你知道桌上有一盞燈,或是回答出俄國的首都在莫斯科。

  在過去二十五年裡,許多科學家都曾探討過快和慢兩種思考方式的區別。我在下一章中會講到,為什麼我用系統一和系統二的比喻來描述心智生活,系統一代表著快的思考,系統二是慢的思考。我會談到直覺的和特意的思考特質,就好像是你心中有兩個人的人格特質。從最近的研究中得知,直覺的系統一是比經驗告訴你的還有影響力,它是你許多選擇和判斷背後的秘密作者,這本書大部份是關於系統一的工作情形,以及系統一和系統二之間相互的影響。

(以上內容節錄自前言,其他精采內容,請見本書)

曾志朗專文推薦

以理性研究不理性行為的認知科學

  毋庸置疑,這是一本非常棒的書,作者康納曼也因為這書裡所提到的概念和所描述的精巧實驗的結果,得到了諾貝爾經濟獎。書才出版,就登上《紐約時報》2011年的最佳暢銷書之列,而且來自不同科學領域的學者,持續不斷的寫出讚美之語。為什麼大家對這本書會有如此不同凡響的美譽呢?我個人認為康納曼用簡而易明的科學論述,加上實驗的佐證,不但讓一般讀者從自身的生活經驗裡的「不合理」中,找到「合理」的解釋,而且也讓不同領域的學者(尤其是哲學和分析心理學),看到了尼采的人性黑洞和佛洛依德的行為暗流,是可能在科學的明鏡之下,有了一道又一道可解的曙光。

  康納曼成名很早,1960年代末期,他和亦師亦友的研究夥伴特維斯基發表了一系列很重要的著作,針對數據(Data)中的「數」如何代表不同測量的「質」和「量」有很多突破性的說明,例如郵政區號是數字,所以不同的區號有地點的區辨力,但這些數字不可以拿來加、減、乘、除的;又如溫度也是以數字代表,但攝氏零度到10度的溫差,和攝氏20度到30度的溫差,雖然都是10度,但意義完全不同,必須依附在心理物理學(Psychophysics)的感覺量表上,才有意義!這些對數字所代表的涵義之說明和他們兩人對測量所建構的數學模式,對社會科學和生物實驗的測量,非常重要,為測量的研究領域開拓了一扇全新的門路。

  從這些研究中,特維斯基和康納曼也看到了科學家即使接受了嚴格邏輯訓練也常常和一般人一樣,犯了很多不理性的邏輯推論。例如,他們也相信小樣本的證據,忘記了小樣本的結果是很不穩定的。尤其是一兩個特例剛好符合自己相信的學說時,就不顧一切地擁戴特例,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而不自知。他們歸納了這種種的不理性行為,得到一個結論:即人的認知錯覺,源自於許多經驗中的「捷徑」直覺思緒(heuristics),而把解題應有的演算法則(algorithm)拋到一邊去了。

  這種「屈指算來」(Rule-of-Thumb)的直覺思維方式,表現在許多必須即時回應的情況裡。其中包括了「第一印象,以貌取人」的謬誤;還有「錨點」是大是小,所引起的高估或低估之謬誤;另外,以「看似」當作「確認」的謬誤,更是常見;最後,重視「想得到的」而忽略「想不起來」的錯誤判定,在生活上的事例,更是比比皆是!這些最早的研究對認知科學的發展,有巨大的影響,不但在心理學界引起注目,更撼動了經濟學界傳統的理性思考!繼賽蒙(Herbert Simon)(另一位獲得諾貝爾經濟獎的心理學家)的「組織裡的非組織行為」,康納曼和特維斯基的捷徑直覺思維,更讓經濟行為的研究,有了新的方向!

  這是1980年之前的研究,那時候康納曼和特維斯基都回到以色列,為猶太建國而努力。康納曼在那裡和來訪的英國牛津大學女教授安‧特瑞斯曼(Anne Triesmen,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認知心理科學家,是英國皇家學院院士,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結婚,決定應聘到加拿大英屬哥倫比大亞大學任教,後來又輾轉至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任教,而特維斯基也回到美國,到加州的史丹佛大學任教。兩人在灣橋(bay bridge)的一北一南,合作無間,把捷徑思維的型態和其產生的脈絡,做了更深入的分析。這些發展都有寫在這本書前幾章的歷史回顧中。

  很不幸地,特維斯基在史丹佛大學,忽然重病過世,對康納曼的打擊頗大。有一段時間,他不再談捷徑直覺了,而轉和太太Anne合作起注意力的研究。Anne本來就是這個領域最重要的研究者,她的「注意力特徵學說」(feature theory of attention)是當代最主要的注意力理論,而康納曼很早的博士論文也是以注意力為主題的研究,他對注意力的看法是從「自動化」和「需動用心力」兩個向度的對立切入,對心力的資源分配,有了很精確的模式,和Anne的學說剛好相輔相成。就在那個時候,我還在加州大學河濱分校任教,也在研究「不注意事件的語意處理」,從生物覓食的行為去探討「地區特定的抑制現象」(location-specific inhibition)。康納曼和Anne在實驗心理學年會中,聽到了我的報告,就來到我的實驗室參觀。當晚住在我們家,聊台灣、中國、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種種問題,都是我們個人無法解決,卻必須承擔的民族宿命。康納曼和Anne邀我去他們實驗室作場演講,我就去了一趟柏克萊,演講完就住在他們在奧克蘭(Oakland)山上的大房子。又聊起學術,也談到他回到以色列的經驗。也許就在那一夜的談話中,植下了我幾年之後束裝回台灣,想為家鄉盡一份心力的意念吧!

  他們的房子很漂亮,但夏天的一場大火,在焚風不停的情況下,庭院被烈火燒去一大半。房子雖然沒有毀損,Anne卻嚇壞了,不敢留在乾燥的加州,就雙雙應聘到東部的普林斯頓大學去任教了。Anne繼續她的注意力研究,康納曼也走出了摯友過世的陰影,把人的決策行為在理論的架構上,鋪陳得更為完整,實驗的證據也愈來愈豐富,雙系統的思維理論終於完成。對於快速的捷徑直覺系統,和慢條斯里的演算法則推論,也有了生物演化的種種論述。這些在書裡都寫得很詳細,所舉的案例,都是你我生活所見所聞,讀起來特別親切,也常常令我會心一笑!這真是一本好書!

  最後我也要告訴讀者,這個雙系統的思維運作方式,最近也得到腦神經研究的證實,而功能性腦顯影所呈現的證據,就來自我實驗室的郭文瑞教授所作的研究,發表在《科學》(Science)期刊上,很棒吧!

洪蘭導讀

掌握思考,使你擁有無憾的人生

  這是我回台後翻譯的第五十一本書,我從來沒有翻譯任何一本書像翻這本書這樣快樂,也從來沒有像翻譯這本書一樣,後悔自己不會中文打字,要逐字的寫。我的原子筆心是論打去買的,不知寫掉多少枝,我一早爬起來,就坐在桌子前面寫,六親不認,貓咪繞著我的腳一直轉,也無暇理牠,迫不及待想把它譯完,介紹給讀者看。

  作者的睿智深深吸引了我,他做的實驗都很簡單,卻有力地證明了人不是理性的動物,很容易被直覺和偏見誘導去犯錯。其實,這本書中所說的決策錯誤,我都犯過,比如說,因為非常喜歡這本書,就完全忽略掉它是厚厚一大本,三十多萬字,簽合約時,沒有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到後來趕得不得了,勤奮程度只有當年大學聯考可以比。幸好to err is human,人本來就會犯錯,只要從錯誤中汲取教訓,不再犯第二次錯就好了。相信看過這本書的人在做決策時,一定會避開系統一的陷阱,使自己成為更有智慧的人。

  康納曼和特維斯基的合作奠定了他拿諾貝爾獎的基礎,特維斯基卻在他得獎之前過世了,這是他一直引以為憾的事。在書中,處處可見他對特維斯基的推崇。孔子說「友直、友諒、友多聞」,其實朋友的重要性還不止於此,我們初識一個人時,不知他的人品如何,但是只要看他的朋友是誰就知道了,所謂「物以類聚」,這揣測通常是八九不離十的。好朋友決定你一生的成敗,康納曼自己說,沒有特維斯基,就沒有這個諾貝爾獎,朋友的重要性由此可知,人真的是互相影響的。

  康納曼是傳統心理學訓練出來的認知心理學家,他在1973年所寫的《注意力和努力》(Attention and Effort)是我念研究所時的教科書,也是我後來出來教書時的教科書,他那時已是非常有名的認知心理學家,但是他毫不猶疑地拜比他小三歲的特維斯基為師,因為特維斯基有的是他所缺的數學心理學專業。韓愈說「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這句話真是沒錯,他們兩人一拍即合,從此開始合作,在早期還沒有團隊的概念出來,所有的論文都是盡量單一作者,以免論文的份量被稀釋,他們兩人卻一直都是合作無間,不理外面人家說誰是leader、誰是follower,當然,他們會開風氣之先也跟當時的心理學界的氣氛有關。

  從上個世紀初,心理學家就一直想用硬科學(hard science)的實驗方法把心理學帶進科學的領域,擺脫早期心理學給人那種非科學的印象?我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員時,實驗室主任利伯曼教授(Alvin Liberman,他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的院士)就說愈是不是科學領域的學門愈是想得到科學的頭銜:政治學明明是講權謀的學門,卻叫Political Science,圖書館學叫做Library Science,最離譜的是社會科學叫做Social Science,社會是人的集合,人是天下最說不準的動物,哪有一致性可言??,所以當時可以準確測量的行為主義、心理物理學很盛行,大家都希望能找出可準確預測人行為的方式。康納曼他們想用數學公式找出人類做決策的內在機制,驗證傳統經濟學中,人是理性的核心假設,他們的努力把經濟學和心理學聯結在一起,開創了這個新領域。

  實驗心理學家對科學最大的貢獻就是做實驗,我們懂得如何去除混淆變項(confounding variable),使實驗結果乾淨可用。以前我們上實驗法(methodology)時,老師就一再告誡「這是你們將來吃飯的傢伙,要好好學」,實驗法不及格就當掉了,有點像醫學院的病理學,考不及格便無法升級。如果這門課修得很紮實,它的確可以幫助我們馬上看到新實驗有漏洞。前一陣子有人說母乳可以增加孩子的智商,報紙大大宣傳了一番。但是仔細一看,實驗者並未控制基因和後天環境這兩個對智商有大影響的變項。因此這個實驗必須重做,他們找了332對來自同一家庭的孩子,如果一個吃母乳,另一個就是吃牛乳,一比較起來,現象消失,立刻破解了迷思。其實孩子要的是關懷,只要有營養,吃什麼沒有那麼大的關係,父母不需要花雙倍的錢去買益智奶粉,因為根本沒有這種東西。

  這本書中的實驗個個都像母乳實驗一樣,一發表出來就打破迷思,非常的精彩,尤其是康納曼心胸寬大,對打擊他的人,不出惡言,還邀他一起做研究,兩人各自從自己的觀點出發合寫一篇論文,共同發表。這當然是非常辛苦的事,但是它的確是消弭成見最好的方法。國內常有學者打筆戰,或鄙視另外一派的成就,這種一山難容二虎的心態,令人不敢恭維。這本書對年輕學者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榜樣,看看別人的風範,想想自己的行為,能不慚愧乎?

  這本書書名叫《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主要是因為我們有兩個系統在主宰著我們的思考與決策,只是自己不自覺而已。快的叫做系統一,就是各種直覺的思考,它是整個自動化的心智活動,包括知覺和記憶,康納曼說「直覺就是辨識,不多也不少」;慢的他把它叫做系統二,是要花力氣去思考的,通常在系統一失敗後,系統二才會上場。系統二其實就是「你」,套句佛洛依德的名詞就是ego,而系統一是id,它在你不自覺的情況下主宰著你的選擇和判斷,這些心智活動當然有上限,所以人會犯錯。但是若能把統計知識加進去,它就迫使你在思考時,同時考慮很多訊息,這時系統一只好退位,因為它天生就不是設計來做這種事的。在統計數據的幫忙下,邏輯的思考就使我們能做出較正確的判斷,這時的你就是佛洛依德的super ego了。

  我在翻譯這本書時,覺得很有趣,因為社會心理學和認知心理學一向都是水火不相容,想不到,以數學公式為核心的數學心理學家和專門研究注意力的認知心理學家在探討認知領域的「思考」時,會得出社會心理學的本我、自我和超我三個概念出來。知識是相通的,沒有任何一個例子比這本書更有說服力了。

  書中的各種效應,如框架效應、錨點效應、小數效應每天都在生活上看到。的確,同樣一件事,換個說法民眾就較能接受。台中監獄附近的居民拉白布條不要法務部在旁蓋性侵治療所,美牛案鬧了那麼久,耗損了不知多少國力,這些都是書中的好例子,法務部和衛生署的官員們應該來看看這本書。這本書對所有社會科學領域的人都會有用,絕對不只是經濟學家和心理學家而已。

  溝通是個藝術,但是溝通不只是藝術,它更是智慧,好的溝通者一定要知道人的心理,尤其是系統一的本質,因為系統一是直覺的,我們只有在系統一走不通時,才會勞駕系統二,所謂「閰王好見,小鬼難纏」,如果系統一放行,後面就沒事了。書中舉了一個例子:奧地利和德國是同文同種,但是在器官捐贈上,奧地利的捐贈率幾乎是百分之百,而德國只有12%;瑞典和丹麥都屬於北歐語系,文化和人種也相似,丹麥還被瑞典統治過,但是瑞典的捐贈率是86%,而丹麥只有4%。追究原因,原來表格的設計不同,高器官捐贈國家的表格是你不想捐,請在格子中打勾,不然假設你願意捐;低器官捐贈的國家表格是你必須在格子中打勾,你才會成為捐贈者,就這麼一點點的差異,造成捐贈率這麼大的差別。人真是個說不準的動物,誰會想到表格勾選的方式會造成完全不同的結果。執政者在民怨這麼高時,應該好好的來看一下這本書,檢討一下為什麼做了半天,老百姓不但「無感」,還「怒感」。

  我們常感嘆人老得太快,成熟得太慢,等累積到人生的智慧時,人生已過去了。其實不必悲觀,良書益友就是成熟的催化劑,這本書更是其中的翹楚,閱讀它使你擁有智慧無憾的人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快思慢想/避開直覺的陷阱,成為更有智慧的人
推薦0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快思慢想/避開直覺的陷阱,成為更有智慧的人
這是心理學大師、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行為經濟學之父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窮盡畢生之力,彙集50餘年來的研究與觀察,淬煉成的經典鉅作──《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
【文/鄭婷方】

諾貝爾獎得主康納曼50餘年智慧《快思慢想》

這是心理學大師、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行為經濟學之父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窮盡畢生之力,彙集50餘年來的研究與觀察,淬煉成的經典鉅作──《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

康納曼被譽為繼佛洛伊德之後,當代最偉大的心理家,畢生所從事的跨領域研究,對經濟學、醫學、政治、社會學、社會心理學、認知科學等,皆產生深遠影響。例如,他透過許多簡單的小實驗,挑戰過去經濟學家認為「人是理性的」假設,點出人類常不自覺的過度自信,還往往有過於主觀的偏見。

《快思慢想》一書原文,一共洋洋灑灑30多萬字,繁體中文版由中央大學講座教授、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翻譯,《天下文化》出版。洪蘭在導讀中提及,「作者的睿智深深吸引了我,他做的實驗都很簡單,卻有力地證明人不是理性的動物,(人類)很容易被直覺和偏見誘導去犯錯,」洪蘭寫道。相信看過這本書的人在做決定時,一定會避開直覺的陷阱,使自己成為更有智慧的人。

洪蘭回想,在翻譯這本書時,因為真的太喜歡了,原子筆是論打的去買,不知寫掉多少枝,一早爬起來,就坐在桌子前面寫,六親不認,貓咪繞著腳一直轉,她也無暇理牠,迫不及待想把書譯完,介紹給讀者看。

快思,你的直覺讓你看不見什麼?

康納曼:我們看不見自己的看不見

本書之所以叫《快思慢想》,是因為康納曼指出,有兩個系統主宰著人的思考與決策。

快的叫做系統一,是各種直覺的思考,它是自動化的心智活動,包括知覺和記憶,非常的快,不費力,它不受自主控制,就如我們能輕易回答1+1=?。

慢的叫做系統二,這是需用到注意力去做費力的心智活動,就像若要你立刻算出17×42答案是多少,通常在系統一失敗後,系統二才會上場,系統二主要特性是懶散,也就是若非必要,絕不多花力氣。

康納曼這本書,就想要破除思考的盲點與迷思,希望大家不僅要會直覺地「快思」,也要能縝密的「慢想」。他指出,人一生中,通常是依循印象和感覺過活,雖然直覺和偏好所做的選擇也是對的,但並不是永遠都對,或全部都對,「有時我們是錯的,但是我們仍然很有信心。」

在書中作者不斷地舉例說明。例如問:「摩西帶了多少種動物到他的船上?」但經過測試後會發現,知道這個問題根本問錯的人,真的很少。其實「摩西」並沒有帶任何動物上方舟,「諾亞」才有,這就是所謂的「摩西錯覺」。

又如問說:「在英文字母中,K比較可能出現在字的第一個字母,還是第三個字母?」大部分人都很容易想到某個字母開頭的字,但是卻不容易想到同樣字母出現在第三個位置的字彙。但是其實在英文當中,K、L、N、R、V出現在第三個位置的比較多。康納曼指出,這個例子就是依賴直覺,所造成可預期的偏見錯誤判斷。

康納曼也拿簡單的數學題,測試大家的思考模式:「一支球棒和一個球要價1.1美元,棒子比球貴了1美元,請問球要多少錢?」大部分的人,都會直覺反應答案是:球是10美分(0.1美元),因為這個問題的特點就是它會引起一個直覺、吸引人的答案,但這個答案是錯的!正確的答案是5美分(0.05美元)。

好幾千個大學生都做了這個球棒與球的問題,結果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普林斯頓大學有五成以上的學生,都給了直覺的答案,也就是錯誤的答案,康納曼觀察,這就是「許多人太過自信,太信任自己的直覺!」

也如,「所有玫瑰都是花,有些花很快就凋謝,所以有些玫瑰花很快就凋謝」,這樣似是而非的邏輯推理,康納曼說,要反駁這樣的直覺,需要花力氣,但大部分的人都懶的仔細去想問題。

月暈效應: 第一印象比重大過想像

所謂的月暈效應,也讓人發窘,也就是說人總會在一個英俊、有自信的演講者跳上講台時,給予他的演講內容較高的分數,甚至比他應得的更高。人們在喜歡人的時候,會傾向喜歡他的全部,包括那些你沒注意到的,月暈效應增加了第一印象的比重。

康納曼更舉出發生在自身的「月暈效應」,他發現自己任教時改學生的考卷,會傾向給第一題答得好的學生,第二題較高的分數,甚至幫第一題答得好的學生,解釋第二題答的模稜兩可之處,但他後來立即發現如此做有嚴重的錯誤,才改成所有學生第一題,記錄下分數,再改所有的第二題,沒想到卻發現,這樣做以後,給的分數會有很大差距。因此恍然大悟,以前感受到的一致性是假的。

接著又一個例子,也令人震撼:「請問你看到一個人在紐約地鐵上看紐約時報,下列最符合這個人的情況?」(A)他有博士學位(B)他沒有上大學。大家通常都會選「他有博士學位」,但卻沒有發現,這不一定是明智的選擇,因為根據統計,在紐約坐地鐵的人,大學沒畢業的比博士多。信手拈來,書中內容指證歷歷,人們面對很多問題時,都可能因為表面的印象,從未曾估算真正的機率,犯下系統性的錯誤而不自知。

康納曼說:「我們會對顯而易見的東西看不見,我們看不見我們的看不見。」

你從未慢想過的錨點效應

康納曼:荒謬!人的判斷會被沒有訊息價值的數字影響

在書中,康納曼說他曾與特維斯基,一起請奧勒岡大學的學生做過幸運大輪盤實驗,這個經設計過的輪盤,上面標示0到100的數字,但不管數字怎麼轉,都只會停在10和65這兩個數字上,接著他們問學生問題:「你認為聯合國中,非洲會員國的比例是多少?」

照理來說,大輪盤根本無法提供回答上述問題的線索,受試者應該忽略它才對,但康納曼實驗發現,看到輪盤轉到10的人,會估計非洲會員國的比例平均為25%,而看到65的人,平均估計為45%。

幸運大輪盤的實驗論文,是康納曼和特維斯基,發表在《科學》期刊中,最著名的一篇。康納曼說,雖然他們不是首位觀察到錨點效應的人,但是藉此實驗,卻是第一個展現錨點的荒謬的,人們的判斷竟會被一個怎麼看都沒有訊息價值的數字影響。

善用錨點效應,改變決策

錨點效應和應用,不只存在實驗室裡,在日常生活中,俯拾即是。康納曼再舉精采例證,過去有個實驗,請一群房仲評估一棟待售房產價值,他們看了房,也打聽了行情,其中有一半的房仲看到的價錢遠低於屋主開價,另外一半看到的價錢,則遠高於屋主開價,結果這些房仲的估價,都朝看到的屋主開價靠攏,但房仲們卻不認為自己有被影響。

甚至錨點效應,能確實運用在行銷上。幾年前,愛荷華州有超市打出促銷廣告,康寶濃湯減價10%,某天,廣告牌上寫「每人限買12罐」,某幾天又寫「購買數量不限」。結果在限買12罐的日子裡,消費者平均買七罐,比沒有限制量時,購買量多了兩倍。因此在這個實驗中,那個「12罐」,就是影響力強大的「錨點」。

連公共政策上,錨點效應都可見。例如傷害的賠償裁定,被告的公司行號(如醫院和化學公司),常遊說立法委員為賠償設一個上限,在人們搞不清楚錨點作用之前,可能會覺得有個上限對被告企業有利,但是現在恐怕卻還得換另一個角度思考,因為假設賠償上限是100萬美元,雖能阻擋更大額的賠償,但此錨點也會把很多小額的賠償金拉高,甚至可能原來很低的賠償金,都因為這「100萬美元」的錨點,大大提升了。

換個講法 理解溝通的藝術

康納曼:你會買「90%不含脂肪」還是「含10%脂肪」的肉品?

譯者洪蘭教授在導讀中提及,最近台灣社會,從美牛案始,瀰漫一股對政府的不信任感,她建議官員們應該來看看這本書,學學溝通的藝術與智慧。

洪蘭說:「同樣一件事,換個說法,民眾就能接受。」而這本書,教我們的是,很多事情換個角度想,就會完全不同,甚至換個講法,引起的感受截然不同,但你我從未細心覺察。

康納曼在書中先以賭局為例,他實驗發現,通常人們會願意聽到「贏」的敘述,比較希望聽到「花5元去買彩券,有10%的機會去贏100元,90%機會什麼都沒贏,」而非「去參加一場賭局,90%的機會輸5元,10%機會贏95元」。這兩種敘述,其實是一樣的結局,但「輸」卻會引發很強烈的負面感覺。

而連加油站,也能有這樣的心理作用,用信用卡付費,總是比付現金要貴上一點點,卻被稱為「現金折扣」,而非「信用卡費用」,這樣的心理學也是有道理的,這兩者分明是同一件事,但聽到現金折扣的情緒上的坦適,卻是大不相同的。又如,一句話說,「開刀後一個月的存活率是90%」,另一句是,「開刀後一個月的死亡率是10%」,表達同一件事,但卻引起截然不同的想法,影響開刀與否的決定。再有,到超市去買夾三明治的肉時,若看見一個寫著「90%不含脂肪」和「含10%脂肪」的肉品,以健康考量,會選哪一個呢?

善用溝通,能影響決策結果

康納曼書中舉出無數生活中案例,也有對公共議題的觀察。

如器官捐贈率在奧地利近100%,但相鄰的德國卻僅有12%,而同在北歐,瑞典捐贈率達86%,但丹麥只有4%。會有如此大的捐贈率差距,竟然問題出在表格設計上!

高捐贈率的國家是不想捐贈的民眾,必須在空格中勾選,才足以認定不願捐贈,而低捐贈率的國家,則是要勾選才會成為捐贈者,就這樣一個隨手之勞的表格設計,卻足以改變人心志走向,和實際決策成果。

《快思慢想》提供全面性的思考的批判,把大家從沒細想的生活細節,重新解碼。從小事、小處著眼,卻能揪出許多人性從未覺察之處,也難怪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也是《推力》一書的作者瑟勒(Richard Thaler )讚揚這本書,會讓你對工作、世界,生活的看法都會一一改變。

不過這本書不太適合囫圇吞棗,需要靜下心來,再如瑟勒所說,「慢慢讀,反覆讀。」跟著康納曼的實驗與驚人發現,一步步省思及剖析自己的思考邏輯,用直覺反應的快思,也用蘊藏細緻的慢想,顛覆過去的思惟方式,改變看事情的角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