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龍八部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王語嫣是花瓶?
 瀏覽1,306|回應0推薦1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涼涼

  看到很多人說,王語嫣除了長的好看、並沒啥作用、也沒有較鮮明的行事風格、冷冰冰有點像雕像、是溫室長大的花朵、沒一點讓人有感覺、像個花瓶,著實讓我一驚!然而,看到為王語嫣辯護者,總只圍繞著她能背熟那麼多武學經典並活學活用,來述說她是多麼地博學有內涵。看來,極大部分人,都是在買櫝還珠!或許,是《天龍八部》人物眾多、情節龐雜,讓大家看不清、理還亂吧!?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位從小母親王夫人就不許她外出、只到過表哥慕容復家裡的「還施水閣」去看過書、遇上的外人也就只有輔佐慕容家的鄧大哥公冶二哥包三哥風四哥等人的這位王語嫣,是不是很多人眼中沒啥風格、作用,真的只是個花瓶而已?

  首先,咱們來瞧瞧,王語嫣是否只「會」「看」武學經典而已?當段譽讚她名字時,王微笑道:「名字總是取得好聽些的。史上那些大奸大惡之輩,名字也是挺美的。曹操不見得有什麼德操,朱全忠更是大大的不忠...」;另外,當段譽要她可以不用老是跟慕容復談論史事武學,可以說些【子夜歌】、【會真詩】之類的詩詞時,王不是也說了「我是規規矩矩的閨女,怎可提到這些詩詞,讓表哥看輕了」。由此可見,王語嫣也懂史事、詩詞,並不是只會看武學經典而已!

  至於,王語嫣之所以會博覽武學經典、並融會貫通,無非是要投其表哥慕容復之所好而已,並不是想拿來炫耀或什麼的。像她第一次出口指點人家,是因為看到阿朱皺眉撅嘴、知其厭憎這一干人群相鬥毆弄髒了雅潔房舍;而且,她也識時務的知曉,包不同與風波惡,找丐幫眾人打架是二人興趣,所以沒笨到要出口相助;還有,她也會尊重人家,像喬峰在杏子林中「先走」了,後面緊接著來了西夏一品堂,與丐幫打了起來,她不是先問段譽「段公子,咱們幫誰的好?」「這瘦長個兒是你徒兒的朋友,這矮胖叫化是你把兄的下屬...」?

  再說,雖然王語嫣沒出過社會、也沒見過什麼世面,但她卻能熟諳人情世故;像她與段譽在大雨中來到碾坊,看到原來在坊中那都是十八九歲的一男一女、兩人衣衫不整、頭髮上沾滿了稻草、臉上紅紅的、神色十分尷尬忸怩,大概已知道是怎麼回事(呵呵,宋朝耶!可不是性教育發達、媒體充斥氾濫的現代哦),所以心裡才會想段譽「這個書獃子又來胡說八道了。他二人當著咱們,怎麼親熱?」(因為段譽對那一男一女說道:「吵擾,吵擾!我們只是來躲躲雨。兩位有什麼貴幹,儘管請便,不用理睬我們。」)

  另外,像段譽在碾坊中施展那「凌波微步」,並不是真以為可以躲過那十一名西夏武士的拳腳刀劍,而是為了演給那雖博覽武學經典但對這步法「只聞其名、不知其法」的王語嫣看而已,這一點王如何會不知曉,而且也知道就是因為段譽自踏自的腳步、才沒被拳腳刀劍打著殺著;因此,她才權衡地要段譽「你的腳步甚是巧妙繁複,一時之間我瞧不清楚。最好你踏完一遍,再踏一遍」。

  不可否認,王語嫣也有受她母親影響的一面;但不是王夫人嗜殺成性、不講理的那一面,而是她母親行事爽快明決的果斷面;像在碾坊最後,段譽指著滿地屍首,說要為這些人妥為安葬、查知各人姓名立墓碑、以利他們家人找尋遷回故土,王語嫣即格的一笑說道:「好罷,你留在這裡...大殮、出殯...等七七四十九日之後,你再一一去通知他們家屬...」,段譽聽出了她話中的譏嘲之意、自己想想也覺不對,就問王該當怎麼辦,王回說「一把火燒得乾乾淨淨,豈不是好?」;如此看來,我們還能說王語嫣只是個花瓶、沒有鮮明的行事風格?(這方法看似無情,但卻不失為好方法;否則,若讓西夏一品堂知曉有十五名武士喪生在這裡,附近農戶可能會受牽連。)

  就王語嫣當機立斷而言,還有一事也可說說,那就是她與段譽離開了那個被烈火焚燒著的碾坊後,段譽一路上盡說些「這一生一世,我是永遠不會對妳生氣」「我什麼也不想,只盼永如眼前一般,那就心滿意足」,王語嫣不得不正色道:「段公子,今日相救的大德,我永不敢忘。但我心...我心早屬他人,盼你言語有禮,以留他日相見的地步。」;這不正說明了,王語嫣是個極有分寸、原則之人!這樣的人,會只是個花瓶?

  像王語嫣以上的這些表現,若還只能被視為花瓶的話,那段譽不就是那還未被捏成(花瓶)形的土坯而已!更別說是放到窯中經過高溫的燒烤囉(經受得起嗎?)!

  還有,不知大家記不記得?在阿朱的「聽香水榭」,秦家寨眾人在取笑諸保昆滿臉麻皮時,王語嫣當場就搖了搖頭、並指責姚伯當寨主帶頭起哄的不是(「這位諸爺幼時患了惡疾,身上有些疤痕,那有什麼可笑?男子漢大丈夫,第一論人品心腸,第二論才幹事業,第三論文學武功。臉蛋兒俊不俊,有什麼相干?」)!大家想想,若一位所謂溫室裡的花朵、沒有相當人生歷練、毫無推己及人之心、一個十來不到二十歲女孩子,講的出這種話嗎?

  捫心自問一下,在我們自己十幾歲時,是否講得出這種話,是不是還在以取笑別人為樂?這樣的王語嫣,會沒啥作用(看看書中諸保昆怎麼想的~「諸保昆聽她...心中甚是舒暢,他一生始終為一張麻臉而鬱鬱不樂,從沒聽人開解得如此誠懇,如此有理」)、沒有鮮明的行事風格、冷冰冰有點像雕像、沒一點讓人有感覺(呵呵,連以打家劫舍的大當家,在聽完王語嫣上述所指責的這段話後,都「不由得啞口無言」,哈哈一笑~掩飾其尷尬,說道:「小姑娘的言語倒也有些道理。這麼說來,是老夫取笑諸兄弟的不是了。」)、像個花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29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