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書劍恩仇錄(書劍江山)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陳家洛捨姊姊選妹妹?
 瀏覽4,152|回應0推薦1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涼涼

  從陳家洛發圍棋子救了霍青桐,感覺到「人間竟有如此好女子,一時不由得心跳加劇」,接著看到與霍青桐極親熱的美貌「少年」(女扮男裝的李沅芷),陳家洛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然後,在半日敵愾同仇、肝膽相照後的告別裡,陳家洛一聲不響、一陣迷亂,與霍青桐兩人面對面呆了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霍青桐贈與短劍,陳家洛說道:「既是姑娘所贈,卻之不恭,只好靦顏收下」;一直到陳家洛至回疆報訊途中,想到霍青桐時「又覺自己未免自作多情、徒尋煩惱」為止;是陳家洛「初識」霍青桐的心路歷程和感覺。

  有人說,陳家洛因為是紅花會總舵主,當他認定霍青桐與李沅芷是一對愛侶時,裝漢子撐英雄,不願奪人之所愛,也拉不下臉來查證霍青桐要他了解李沅芷是女扮男裝這件事。其實,這與身分和性別等都無關!也就是說,當喜歡的那種感情,在還未向對造明白說出口或有所行動表示前,是一種很自由自在的感覺,可以由從前到現在一直都喜歡,也可以決定從下一刻起不再喜歡;即使,以前曾在心中營造過「非君莫娶」、「非君莫嫁」的信誓旦旦思維,依然可以「隨時」放下這種自我承諾的負擔;因為,未宣出於口、未表示的喜歡,只是「境由心造」的「夢幻空花」,除非明白的向對方說出來或落實了;否則,喜歡的這種情感,仍只是一造的內部運作,談不上相互交流,更何來「負責」之說!

  因此,我們可以說,陳家洛對霍青桐的情感,還未在兩人間真正落實、展開,又何來陳家洛「捨棄」「辜負」霍青桐之說?那或許有人要問,霍青桐不是將寶貴的短劍贈與陳家洛,在清朝那種年代,這種行為應可以解為示愛吧?當然可以!不過,那頂多只是霍青桐這邊的「一廂情願」,誰知道霍青桐是基於感激陳家洛的救命之恩,還是真的喜歡上陳家洛?但在陳家洛這邊,可從來就未曾明白表示過什麼;所以,陳家洛當然可以「又覺自己未免自作多情、徒尋煩惱」,而打退堂鼓。我們只能說,他倆認識的時機不對(因為有個女扮男裝的李沅芷出來鬧場),彼此沒有緣分。

  當然,還有很多人都說,陳家洛是因為霍青桐太「強勢」,使得陳家洛大男人主義發作,才會不願要一個處處比自己強的霍青桐。說實在,會這樣說,都是事後諸葛,在陳家洛與霍青桐相處的那半日期間,根本就看不出霍青桐那裡像個女強人;說得離譜點,即使陳家洛在那半日期間,「感應」出霍青桐有比他強的傾向,那又如何?在陳家洛還未向霍青桐表白前,陳家洛的「喜歡」,仍是很自由的,他可以今天喜歡霍青桐的強勢,明天不再喜歡她的強勢,又有何不可呢?青菜蘿蔔各有所好,要是每個男人在不願選比他強的異性時,就被冠上什麼小男人的封號,那還得了?強迫每個男人都要選女強人不可嗎?那剩下那些不是女強人的女人誰來選?真是莫名其妙!這原本就是個人喜好問題嘛,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於是,說陳家洛怕選擇比他強勢的那些人,就順著說他會選香香公主,是因為香香公主不但美如天仙,而且天真的讓陳家洛與之在一起時,輕鬆自在不會有什麼壓力。對此,吾人只能又要說實在,這可能是陳家洛選擇香香公主的原因之一,但不是唯一原因,也不一定是最大原因;若我們照一個人的喜好傾向來看的話,每個人都有他自己對異性喜好的「型」,而外型中最容易吸引異性的,恐怕非臉蛋莫屬;因此,若陳家洛會在第一眼喜歡上霍青桐,那他也極有可能在看到與霍青桐是姐妹的香香公主時,被香香公主與霍青桐神似的「輪廓、五官」所吸引。

  況且,從書上描述陳家洛,「自那日與霍青桐一見,不由得情苗暗茁,但見她與陸菲青的徒弟神態親熱,自以為她已有愛侶,只得努力克制相思之念」,我們即可知道,這些日子來,陳家洛把他對霍青桐的「喜歡」,不斷在心田成長、蘊釀,無處發洩,有如山洪即將暴發般,但就在這當兒,他遇上了與霍青桐「輪廓、五官」神似的香香公主,於是就成了書上接著說的「這幾日與一位絕代佳人朝夕相聚,滿腔情思,不自禁的早轉到白衣少女身上了」。這可以說是動物本能的自然反應--「移情作用」,亦即在危險或身心負荷不了時,會為了不使心為之狂,潛能的就會自動產生「移情」作用;若以男女感情上來說,大都會先找一個外型或輪廓上極為相似之人,向之移情。

  然,移情作用,會隱藏若干「危機」;其一就是,當已經把情感移向「替代型」後,萬一「原型」又再出現,怎麼辦?是該放棄這個替代型,回頭再去追那個原型嗎?還是根本就不要再管原不原型,這時喜歡哪個便是哪個?這就是書上陳家洛到回疆,參加木卓倫那一族「偎郎大會」時,所碰到的窘境--「此刻並見雙妹,不由得一陣迷惘,一陣恍惚」。其實,這只是陳家洛內心中的爭戰,以他尚未對姐妹中任何一人表白之當時來說,他是可以二個都喜歡,然後選一個來向之表白;也就是說,在還沒決定要落實、發展哪一段感情之前,「喜歡」是沒有誰先來後到之分別,質量多寡的裁決,完全可以自由心證。

  不過,當已經把心中的感動、喜歡,向某一方表白、說出了口,或以行動證明了以後;那麼,依著人類誠信之原則,不但得對自個的言行負責,還得負擔些許向之表白對方的感受;也就是說,在沒有充分理由之前,若隨意再改變對其為不喜歡,或者又同時喜歡很多其他的異性,那就表示人格不統一,要不就表示太隨便、愛亂說話給人承諾。至於,為何在向其中一個異性表白自己的喜歡後,不能再見異思遷,那是基於人的有限性(若有興趣,可參考拙作那一篇「婚姻與愛情間,抉擇的兩難?」,在飛狐外傳裡頭)。

  像陳家洛,在偎郎大會後,陪香香公主到清軍營中去回戰帖,歸回途中遇到紅花會眾當家,並被清兵圍攻之時,陳家洛對香香公主緊偎身旁的親暱動作,並不排斥,這等同向旁人宣示他倆的親密關係;並且,在香香公主對他說道:「你死了,我還活得成麼?難道你...你不知道我的心?」時,應道:「好,咱們回去。」,並想到「今日良友『愛侶』同在一起,雖死無憾」;可見,這時的陳家洛,已把他心中「喜歡的那份情感」,做了選擇,落實在他與香香公主之間。至此以後,對陳家洛來說,「感情」這碼子事,就會有個先來(一定就是香香公主)後到(不管在香香公主後,他又喜歡上了誰)之分。(若對感情的先來後到有興趣,再去參閱拙作「為感情的先來後到定位」,一樣在飛狐外傳裡頭)

  不管原來陳家洛不知道李沅芷是女扮男裝,還是修改後的新版金書說陳家洛早知道李沅芷是女兒身都好;只要,陳家洛已在眾人面前以行動表示了他與香香公主的男女關係,那他就得對自個的人格與誠信,負起責任,不能再像沒表白以前,愛想誰就想誰、想喜歡誰就喜歡誰一樣自由自在;所以,已經把喜歡的情感落實在香香公主身上的陳家洛,就不能在往後的思維裡,還在比較到底喜歡姐姐霍青桐多些,還是對妹妹香香公主的情意長些;只要他還對自己喜歡的是誰這個問題糾纏不清,他就已算是心靈出軌、對香香公主不貞,這時的我們,才可以讓陳家洛戴上「負心薄倖」的稱號。


後記:

  李奕奇網友:

本人之所以認為陳家洛見異思遷, 完全是因為他的大男人心態及自負, 到這刻我也是這麼想!! 如陳家洛不是自負的話, 何故不去瞭解女扮男裝的李沅芷與霍青桐是何關係, 只管自己瞎猜? 當喜歡上一個人, 如發現有其他的競爭者, 定當會探究自己還有沒有機會. 而且陳家洛接受了霍青桐的贈劍, 縱使本為霍青桐這邊的「一廂情願」,但若對方接受, 是否已經是代表對己之情的一種肯定? 故說他是見異思遷之徒, 也非無論據的.

若說陳家洛負心薄倖還談不上, 因他還沒有真心愛過!!


  吾人回應:

  您當然可以稱陳家洛為「見異思遷之徒」!但在陳家洛還未表態「喜歡」姐姐還是妹妹之前,他的「見異思遷」,只屬於他自己內心層次「自由」的「異動」,實無任何責任可言,也與任何人都無涉;見異思遷,只是我們人類內心自由的一種表現而已!我們當然可以在這一刻,內心喜歡上某人、某事、某物,而就在下一刻,決定不再喜歡這些人事物,為什麼不可以呢?人們喜歡在內心「折磨」自己,不可以嗎?

  若說,陳家洛因為「不去瞭解女扮男裝的李沅芷與霍青桐是何關係」,就為他安上「大男人心態及自負」,那也有欠公允!因為,並不是每個人在「發現有其他的競爭者」時,都會有「定當會探究自己還有沒有機會」之行為;說實在的,這與個人的性格有關,不是每個人都有「爭強好勝」之心,有人天性就是愛好平和、不願與人「爭」;因此,當他看到心中喜歡之人身旁已有愛侶時,他有可能是「連爭都不想爭」呢!反正,又從來沒開始過,也不會有什麼「放棄」之說,您說是嗎?

  再說到霍青桐贈劍,對接受的陳家洛這方面來說,當然可以表示對「情」的一種肯定;但是,「情」或「愛」都有很多分身,可以是感激、感恩之情,也可以是友誼之愛等等,不見得就非得是男女之情愛不可;因此,對接受贈劍的陳家洛來說,只要他沒有明白表示是以何心意「接收」時,我們也不好隨意將其亂定位;否則,是不是只要有人送我們「貴重」禮物,只要我們接收了,就得表示對送禮那人有男女之情意不可?那有錢人不是太佔便宜了嗎?

  對於接受別人所贈與的「貴重」禮物,我們或許只能說接受者,「可能」在「道德」或「良心」上會有所虧疚,但不能強迫接收禮物者,一定得被解為是接受了男女之情意。像陳家洛,他救了霍青桐性命,又幫她們回族奪回了聖經典籍,對霍青桐所贈再怎麼「貴重」之「禮物」,他都應該可以受的心安理得(又有什麼是比性命、精神象徵--可蘭經--還重要的呢?),而不必硬解為是接受了霍青桐「示愛」之表示。

  另外,若說只有「真心愛過」,才能稱得上「負心薄倖」;那是不是說,只要我們做出所謂「負心薄倖」言行時,堅稱自己從沒真心愛過對方,就不必再擔這罪名呢?


  李奕奇網友回應:

若說陳家洛負心薄倖還談不上, 因他還沒有真心愛過!!

對不起,手文之誤, 應為:若說陳家洛負心薄倖還談不上, 因他還沒有與霍青桐真心愛過!!

但現在的男子要放棄一段感情, 不是會以此為借口 - 我從沒真心愛過你嗎!哈哈..^0^

謝謝你的回應, 但我還是沒法改變對陳家洛的看法!!可能我們彼此是站立在兩性的不同層面上去看陳霍之關係>>
你可能會以男性的角度去看陳家洛的心路歷程, 但我則代入了女性的角度去看霍青桐的贈劍.
如一個女子不是對某男子有些情意, 絕不會貿然以禮相贈, 又不是生日諸如這些日子. 男生收受了這些禮物, 你說他們不懂女生的心意嗎? 非也, 只不過他們會找上千萬個借口來推翻心裡的感覺. 當然, 陳家洛奪回了可蘭經, 霍青桐理應感謝他, 但為何一定要由霍青桐親手相贈自己的配劍? 回族諸長佬為何不贈送其他的寶物? 若硬說這非霍青桐「示愛」之表示, 吾某只感原來兩性之所思, 可以有這麼大的差異!!!-_-//!!


  吾人回應:

  哇哈哈!為了表示兩性之所思,並不是真的可以有那麼大的差異,吾人只好再試著說說自個的看法。

  若您要站在女性立場,說霍青桐贈劍是所謂的「示愛」表示,這我可以同意;但您要為陳家洛(男性)想一想,他之前看到霍青桐與一男子(雖是女扮男裝,但仍被視為男性)「如此親熱」,那您要如何讓陳家洛再收下已經有愛侶(儘管這是陳家洛誤會,但表象確實是如此)之人所給的「示愛」禮物呢?難道要陳家洛把霍青桐當成是水性楊花之人嗎?

  所以,在霍青桐說完「我性命承公子相救,族中聖物,又蒙公子奪回...」後,解下腰間短劍相贈陳家洛時,若陳家洛不把霍青桐當成是腳踏二條船之人的話(否則,妳已有親密愛侶,還來向我「示愛」,不是想腳踏二條船是什麼?),那他只有認為是霍青桐基於感激(救了她,又幫忙奪回族中聖物)之情,才贈與寶劍,這樣才合乎一個思想純正之男性,所應有之思路。

  其實,霍青桐是夠聰明,也夠世故,所以在看到接受了贈劍後的陳家洛「神情落漠」(也就是說,連霍青桐都知道,在陳家洛受劍當場,陳家洛不是以男女之情意來接收的),即說道:「你不要我跟你去救文四爺,為了什麼,我心中明白。你昨日見了那少年對待我的模樣,便瞧我不起。這人是陸菲青陸老前輩的徒弟,是怎麼樣的人,你可以去問陸老前輩,瞧我是不是不知自重的女子!」說罷縱身上馬,絕塵而去。

  接著,陳家洛「正要去問陸菲青」時,就又被下面的情節給打斷;那麼,是該怪霍青桐,明明一句「那少年是女扮男裝」的話,偏偏要講個二三行又提不到重點,還是要責備陳家洛「大男人心態及自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29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