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白馬嘯西風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蘇普的狼皮
 瀏覽1,072|回應0推薦1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錦瑟

  蘇普在向李文秀講故事時說過,哈薩克人的習俗,每一個青年最寶貴自己第一次的獵物,總是拿去送給他心愛的姑娘,以表示情意。而蘇普在與李文秀第一次相遇時,即說過「好啊!等我殺了狼,就剝了狼皮送給妳」。

  之後,果真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大野狼咬住了李文秀,蘇普為了救李文秀,反被大野狼按倒在地,李文秀鼓起生平之力猛拉大野狼的尾巴,才使咬住蘇普的狼齒鬆口,迷迷糊糊的蘇普一刀送出,正好刺進狼肚,才解除了這次危機。事後,蘇普把這隻大狼的皮,製成了墊子,放在李文秀門外。

  不過,從小失去雙親、多愁善感、又善體人意的李文秀,看到蘇普的父親蘇魯克,為了其妻子與最心愛的長子,都被漢人強盜殺害,因而稱李文秀為「真主降罰的漢人姑娘」,甚至為了蘇普把狼皮送給了李文秀,而把蘇普打了個半死;於是,可憐蘇普與蘇魯克的李文秀,偷偷地把這大狼皮,掛在草原上哈薩克族中最美麗的女孩阿曼帳篷外。

  當蘇普在阿曼家看到那張狼皮,大惑不解,跑到與李文秀一起殺狼的那個小丘,等了李文秀兩天,第三天終於鼓起勇氣到計老人家,但聽到李文秀說「我從此不要見你」後,呆了半晌,莫名其妙的回到家裡,心裡感到一陣悵惘:「唉,漢人的姑娘,不知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若我們依蘇普與李文秀當時的年齡(李不到十歲,蘇大她二歲),以及書中旁白「他們二人年紀都還小,不知道真正的情愛是什麼」來看,蘇普把自己第一次打得的獵物狼皮,送給李文秀,並不能表示蘇普真的對李文秀有什麼「情意」,這也可以由蘇普再出場時,沒再找過李文秀,即與阿曼常常並騎出遊、對唱情歌這點,可以得證。

  還有,狼皮事件過去十年後,當女扮男裝的李文秀告知蘇普,那個小李文秀已經死了,並以二人小時候所講過的梁祝故事問蘇普,如果那小姑娘(李文秀)很是想念你,日日夜夜的盼望你去陪她,因此墳上真的裂開了一條大縫,你肯跳進墳去,永遠陪她麼?蘇普嘆了口氣道:「不。那個小姑娘只是我小時的好朋友。這一生一世,我是要陪阿曼的。」;也可以證明,蘇普小時候贈李文秀狼皮,只是基於自己的承諾,以及常在一起說故事,並共同經歷了那次狼吻事件,所建立的「兩小無猜」式情誼罷了!

  同樣一張狼皮,卻造就兩種不同的人生觀;在李文秀這方面來說,她「沒一天忘記過這個兒時的遊伴」,為什麼?我也只能說,這是環境與個性所使然。環境上,李文秀彷彿被漢人強盜屠殺過的哈薩克族人給孤立了,在無同年齡伴侶可相處的她,只能孤單的反覆咀嚼那唯一與她相處過的玩伴蘇普;在個性上來說,多愁善感的李文秀,自從她把狼皮「轉贈」給阿曼後,「犧牲式自哀自憐、既自卑又自大」的效應,一直在她的心裡發酵,把小小一張狼皮,膨脹為可以載人翱翔天空的美麗熱氣球。

  環境,是不得已的偶然;個性,是執意的必然。當兩者合而為一時,連人類古老智慧結晶典籍,也解決不了那「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的愛上了別人」之問題!不過,要不要永遠懷抱著「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我們還是有選擇的自由!就看您願不願意,戳破那張自我吹脹的狼皮,不再幻想、夢想的活在空中閣樓裡,真誠的面對現實人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29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