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俠客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丁璫情結
 瀏覽1,989|回應0推薦0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俠客行》裡的石破天與石中玉,兩人長得極為相像,但丁璫不愛真誠、武功好、不花心的石破天,卻反而愛那個浮華不實、輕薄風流、專說花言巧語的石中玉;難道,女人都只喜歡聽些能哄得自己歡欣高興的言語?還是,人都有好奇心,想追求刺激,總想懷有一個夢幻般的浪漫愛情?

  我們都知道,動物界中,總是雄性較有魅力、較吸引人,為的無非是想吸引雌性動物的青睞,好繁衍後代;其實,若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來說,除了以體力打鬥決勝來贏得與雌性動物的交配權外,其他用什麼豔麗的外表、求偶舞、求偶樂聲等等方式,都只是吸引或贏得雌性動物交配權的「花招」手段罷了!

  人,在這裡當然是指男人,自從群居發明了所謂「語言」後,比動物多了此一「花招」來「欺騙」異性;因此,別說丁璫喜歡聽石中玉講那些「言不及義」的話,即使是一般女性,相信也是會被所謂的花言巧語,哄得心花怒放!因為,人還是動物的一種,脫離不了動物的「傳統」習性。

  或許有人要說,像石中玉那類輕薄風流之人,比較懂得生活情趣,跟他在一起才不會覺得悶;但是,懂得生活情趣又如何?別以為這樣就是比那些所謂的「木頭」懂得生活,其實什麼生活情趣都是美其名罷了,最終的目的還不是為了要做那檔子事--交配、繁衍後代。

  若真要美化「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因為人類比動物多了所謂的靈性、智慧,因此人類社會不免有爾虞我詐的情況會出現,面對毫無保障又詭譎多變的世情人心,若不機警一點、小人一點,又如何存活得下來(像老實的石破天,若不是他機緣巧合的學到絕世武功,他早已不知死了多少次);若連活命都談不上,那就更別說什麼傳宗接代了!

  所以,我們聰明的丁璫妹妹,當然要選擇那個可以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石中玉(要不是金庸特別照顧石破天,現實生活中,真的有那麼多「天公疼憨人」的事跡嗎?);否則,三二下命都沒了,誰還能跟她調情說笑?何況,聽著石中玉哄她的言語,她快樂一時便是一時,總比跟石破天那種木頭在一起,快樂哪時候才會降臨,是個未知數,好多了,不是嗎?

  再回到動物本身最終目的--交配、傳宗接代來講,石中玉那種輕薄風流,不正說明了,石中玉可以經常性的為此一動物最終目的做準備;意思就是說,會講出輕薄的話、做出風流的行為,在在都表現了他隨時有傳宗接代的交配準備,也表示了他體力精力優於那些木頭,否則他早累得說不出話了!精力充沛(有可能是假像,但至少人家表現得如此),又經常表現出交配的言行,這不正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最好的選擇嗎?丁璫當然有理由選石中玉而不選石破天。

  很奇怪,對不對?我們人類,不是一直在提倡、崇尚什麼真誠、誠實、真實不虛、腳踏實地;但往往我們的所作所為,偏偏又與此相左;拿「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一點來說,對安分守己的人來說,是一種諷刺,也是一種打擊;不過,也別灰心的太早,若照丁璫選石中玉的這種方式、情況一直持續下去的話,吾人可以預言,人類在爾虞我詐、浮華不實的運作下,只可能會在相互欺騙、爭伐中,提早滅種而已!

  說起來也很不可思議,原來動動界的生存,一直是掌握在「女性的選擇」中。相信,身為現代丁璫的妳,一定有更好的選擇吧!?


  另外,有人說「人是人類而非動物,依馬思洛(Maslow)的人類需求理論:1.生理需求、2.安全需求、3.愛與歸屬感、4.自尊,及5.自我實現的需要。傳宗接代乃屬於生理需求,而人類更需要的是愛與歸屬感;因此,性固然重要(當然,是排第一個的嘛),層次卻比愛要來的低;所以,並不是所有女性都喜歡石中玉那種類型,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對於愛的需求比性高的,會選擇石破天」。

  這個問題,可以這樣說:在人類或者說動物界來說,那一句「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仍是適用的!君不見,大家仍會使盡混身解數,來吸引異性;即使是不作為,也算是一種「標新立異」的方法;您不是說「青菜蘿蔔各有所好」,那「哀兵」也有其「必勝」之道,而達到繁衍後代的目的。

  人類文明才幾千年,老實說,我們有時候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合理的懷疑,人類文明後所發展出來的「理性」,是否真能戰勝億萬年來體內隱藏的「動物」「進化因子」?因此,很多所謂人類專家的「理論」,不見得真的完全適用、正確!那也只是他個人的一家之言(就如吾人之言論一般),都謹供參考罷了!真正的人類是怎樣的,套句台灣話--「一樣米,養百樣人」。而吾人這篇「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也只是在為丁璫這類人,找出一種「合理」的解釋而已!

  即使以吾人這篇之論述,依然可以套入馬思洛(Maslow)的「人類需求理論」;他理論排第一的「生理需求」,您是完全同意吾人之論點,這點我們就不談;而他排第二的「安全需求」,吾人前頭也說了,石中玉這種「逢迎拍馬、口腹蜜劍、花言巧語」之人,是比一般的「木頭」,更適合「生存」在有了所謂「思想」的「爾虞我詐」人類社會裡;因此,石中玉所能給丁璫的「安全感」,當然比其他人都來的高,尤其是在老實的石破天對比之下。

  說到他排第三的「愛與歸屬感」,丁璫就是因為覺得要以石中玉那種「花言巧語」方式,她才會感受到被愛,她才會去認同這份情感,所以她才不要去選擇長相一樣但不懂得「生活情趣」的石破天,這就是丁璫對石中玉的歸屬感;我們若用自以為是、自以為聰明的態度來看丁璫,頂多也只能說她「蠢」,但絕不能說她「錯」;因為,這就是她所認同的「歸屬感」!

  再來,是排第四的「自尊」,若讓丁璫與不懂「情趣」的石破天在一起,那才是真正有辱她的自尊與智慧呢!丁璫所要的,是一個在任何場合、環境,都能應對自如、不會丟她臉的人,而石中玉這種「壞男人」,才真正符合丁璫所要的「自尊」。

  綜合以上第一「生理需求」、第二「安全需求」、第三「愛與歸屬感」、第四「自尊」,這不就是丁璫所追求的第五「自我實現的需要」?

  我當然了解您有選擇石破天的理由與自由,而吾人這篇「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也只是在為丁璫這類人,試著找出一種較合理的解套罷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267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