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資料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金庸筆下的輕功
 瀏覽2,692|回應0推薦2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心硯
小禾

  吾人暫時將輕功分類為:

  一.< 瞬息千里 > -- 快
  二.< 悄無聲息 > -- 靜
  三.< 平飛倒躍 > -- 長
  四.< 旱地拔蔥 > -- 高
  五.< 舉重若輕 > -- 輕
  六.< 萬里較勁 > -- 遠
  七.< 迷蹤綽步 > -- 迷
  八.< 名留輕屎 > -- 吹(牛)、誇張、作假或相見不如耳聞的名不副實
  九.< 輕輕我贏 > -- 個人表現
  十.< 李耀隆門 > -- 門派表現(桃李光耀門楣)
  (第九、第十項之人名、門派,依字首筆劃多寡排列。)


  以下,是扣除了一些,大部分人都做得到之類,還算上的了檯面之輕功表現。
  (書序,採用「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越」排列。)

【 飛狐外傳 】

一.< 瞬息千里 >
  1.突然間一個灰影一幌,那老者手中兵刃竟已不知去向...只見《胡斐》又已躍上馬背。
  2.別瞧《王劍英》身軀肥大,『八卦門輕功』一使出,竟如飛燕掠波一般;與《袁紫衣》二人繞著圓桌,在十二隻石凳上奔馳旋轉,越轉越快,衣襟生風。

二.< 悄無聲息 >
  1.《小胡斐》以高超的輕功,躲在樹頂偷聽馬春花與商寶震談話。

三.< 平飛倒躍 >
  1.不知怎的,雷震擋又已到了胡斐手中,姓褚的老者《褚轟》一驚非小,倒竄出一丈開外。
  2.《胡斐》左掌急拍,和陳家洛雙掌相交,剎那間只感胸口氣血翻騰,借勢向後飄出兩丈有餘。
  3.《胡斐》大驚,左足一點,向前直縱出丈餘...已看清偷襲的正是田歸農。

四.< 旱地拔蔥 >
  1.胡斐跟著起腳一勾,《商寶震》急忙躍起兩丈...
  2.《袁紫衣》倏地躍起,右足在桅索上一撐,左足已踏上帆底橫桿,銀絲鞭揮出,捲住了桅桿,帶動身子上躍,左臂剛抱住桅桿,右手又揮出銀絲鞭,再向上一捲,最後一招『一鶴沖天』,身子已高過桅桿,輕輕巧巧的落將下來,站在帆頂。
  3.《周鐵鷦》施展『雁行輕功』,躍上亭頂。

五.< 舉重若輕 >
  1.一個《腳夫》挑了一根棗木,但行李壓得它直彎下去的扁擔,在雪地裡奔跑如飛;後面一個《補鍋兒--鄂北鬼見愁鍾兆文之徒》,落步更輕,雖說不上踏雪無痕,但輕功之佳,武林中甚是罕見。
  2.《劉鶴真》與《袁紫衣》,腳踏三十六隻酒碗(天罡梅花樁)比試。
  3.秦耐之見《胡斐》下樹時,自己絲毫不覺樹幹搖動,竟是全沒在樹上借力,只覺得這門輕功實是深邃難測,自己再練十年,也是決計不能達此境界。
  4.《胡斐》抱起中毒的馬春花,身子離車縱起,伏在一間屋子頂上。
  5.忽見簷頭人影一幌,飄下兩個人來...西川雙俠黑白無常,抓起倪氏兄弟,上了屋簷...在這天下掌門人大會,《常赫志、常伯志》兄弟倏來倏去,竟是如入無人之境。
  6.哈赤和尚不知眾人笑什麼,桑飛虹耐不得,笑道:「你背後是什麼啊?」;哈赤一躍離椅,回過頭來,只見那書生《心硯》穩穩的坐在他椅背之上,指手劃腳,做著啞劇,逗引眾人發笑...程靈素對胡斐道:「這人輕功巧妙之極。」胡斐道:「是啊!他身法奇靈,另成一派,我生平還沒見過。」

七.< 迷蹤綽步 >
  1.《王劍傑》這一發足奔行,王氏『八卦門的八卦遊身』功夫,當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待得敵人轉過身來,又早已繞到他的背後...
  2.貴州雙子門的《倪氏兄弟》,身法極為怪異,奔到中途,原來在左的倪不大轉而向右,右首的倪不小轉而向左,交叉易位,霎眼間便將兩名衛士拋在身後。
  3.《胡斐》展開『四象步法』,東跨一步、西退半步,在四名高手侍衛之間穿來插去...往往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過敵人兵刃,有時相差不過數寸之微...

九.< 輕輕我贏 >
  1.《 心 硯 》 五6
  2.《 王劍英 》 一2
  3.《 王劍傑 》 七1
  4.《 褚 轟 》 三1
  5.《 周鐵鷦 》 四3
  6.《 胡 斐 》一1、二1、三2、三3、五3、五4、七3
  7.《 倪不大、倪不小 》 七2
  8.《 袁紫衣 》 一2、四2、五2
  9.《 商寶震 》 四1
  10.《 常赫志、常伯志 》 五5
  11.《 補鍋兒 》 五1
  12.《 腳 夫 》 五1
  13.《 劉鶴真 》 五2

十.< 李耀隆門 >
  1.『 八卦門 』輕功 --王劍傑、王劍英、商寶震
  2.『 天池派 』輕功 --心硯
  3.『 青城派 』輕功 --(西川雙俠.黑白無常)常赫志、常伯志
  4.『 韋陀門 』輕功 --劉鶴真
  5.『 胡 家 』輕功 --胡斐
  6.『 峨 嵋 』輕功 --袁紫衣
  7.『 貴州雙子門 』輕功 --倪不大、倪不小
  8.『 鄂北鍾家 』輕功 --補鍋兒(鬼見愁鍾兆文之徒)
  9.『 鷹爪雁行門 』輕功 --周鐵鷦
  10.『 百代過客 』
  a.褚 轟
  b.腳 夫

【 雪山飛狐 】

一.< 瞬息千里 >
  1.只聽得托一聲,筵席前已多了一人《飛天狐狸之子--胡某某》;廳上好手甚多,卻沒一個瞧清楚他是怎麼進來的。
  2.《飛天狐狸之子--胡某某》縱上前去打人時,群豪並未看清,退回原處時仍是一幌即回,這一瞬之間倏忽來去,竟似並未移動過身子...這是他家傳的『飛天神行』輕功絕技。
  3.只見一條灰白色的人影《胡斐》,在雪地中急馳而過,身法之快,實是難以形容
  4.《胡斐》這幾下起落快捷無倫,眾人尚未看清,他已抱起苗若蘭從板壁缺口鑽了出去。
  5.這聲音來得好快,聽那狗兒吠叫聲音總在數十丈外,豈知這人《苗人鳳》一弄死狗兒,轉瞬間就到了門外。
  6.這腳步聲倏忽間已到莊外,誰都想不到他竟會來得這樣快,猶如船隻在大海中遇上暴風,甫見徵兆,狂風大雨已打上帆來;又如迅雷不及掩耳,閃電剛過,霹靂已至。《苗人鳳》
  7.《寶樹》待劉元鶴奔出一陣,緩緩說完幾句話,斗然間身形幌動,隨後追去,身法極是難看,似肥鴨、又像蛤蟆;但,片刻之間,竟已抄在劉元鶴身前。

三.< 平飛倒躍 >
  1.《阮士中》一躍丈餘,縱到田青文的身旁。

四.< 旱地拔蔥 >
  1.離峰頂已只數丈,殷吉見阮士中在身後約丈許,《阮士中》突然一縱而起,落在他的身邊,低聲道:「那邊有人!」
  2.《胡斐》見苗人鳳一腳踹到,右足一登,身子斗然拔起丈餘...

五.< 舉重若輕 >
  1.肥胖的《殷吉》施展數十年勤修苦練的輕功,在白雪山坡上宛似足不點地般滑了上去,已趕出曹雲奇一里有餘;但《阮士中》卻仍不即不離的與他並肩而行。

八.< 名留輕屎 >
  1.《田青文》年紀雖輕,在關外武林中卻已頗有名聲;因她容貌美麗,性又機伶,遼東武林送她一個「錦毛貂」的外號;那貂鼠在雪地中行走如飛...

九.< 輕輕我贏 >
  1.《 田青文 》 八1
  2.《 阮士中 》 三1、四1、五1
  3.《 飛天狐狸之子--胡某某 》 一1、一2
  4.《 胡 斐 》 一3、一4、四2
  5.《 殷 吉 》 五1
  6.《 苗人鳳 》 一5、一6
  7.《 寶樹--閻基 》 一7

十.< 李耀隆門 >
  1.遼東『 天龍門北宗 』輕功 --田青文、阮士中
  2.『 天龍門南宗 』輕功 --殷吉
  3.『 胡 家 』輕功 --寶樹、飛天狐狸之子(胡某某)、胡斐
  4.『 苗 家 』輕功 --苗人鳳

【 連城訣 】

一.< 瞬息千里 >
  1.這大漢正想從兩條扭彎了的鐵柵間鑽出去,突然間眼前人影一幌,一個人擋住了空隙,正是《丁典》。
  2.《血刀老祖》突然間如箭離弦,悄沒聲的竄了出去,人影在山坡一轉,便已不見
  3.言達平伏在《狄雲》背上,只覺耳畔生風,猶似騰雲駕霧一般,恍如夢中,真不信世間竟有這等武功高強之人。

三.< 平飛倒躍 >
  1.《水笙》一聽狄雲要脫褲子,大吃一驚,縱身躍出丈餘。
  2.魚販頭兒呼的一掌,往他背心擊了過去,《水福》回掌一抵,借勢借力,身子已飄在數丈之外。
  3.《血刀老祖》一掌將汪嘯風推落下馬,左手抓起狄雲,既不見縱躍,亦不踏鐙,一抬右腿,竟在平地跨上了黃馬馬背。

四.< 旱地拔蔥 >
  1.《丁典》向狄雲說道:「那晚我越過監獄的高牆...凌思退已無防我之心...他萬萬料想不到神照功如此奇妙,穿了琵琶骨、挑斷了腳筋的人,居然還能練成上乘武功。」
  2.《狄雲》對戚長發搖了搖頭...忽聽得腳步聲響...他縱身上了屋頂,只見一百多人...爭先恐後的入廟。
  3.《花鐵幹》右手純鋼短槍在石壁上一撐,身子便躍起丈餘,身子落下時,槍尖又撐,悄沒聲的向峭壁上攀去。

五.< 舉重若輕 >
  1.《丁典》握著狄雲的手,一言不發的越過了荊州凌知府的牆。
  2.《水岱》施展『登萍渡水』輕功,身子便如在水上飄行一般,向狄雲疾追。
  3.《水岱》展開輕功,便從雪面上滑了過去,谷底冰雪相混,早已有如稀泥,但水岱卻不陷落,且越滑越快。

九.< 輕輕我贏 >
  1.《 丁 典 》 一1、四1、五1
  2.《 水 岱 》 五2、五3
  3.《 水 笙 》 三1
  4.《 水 福 》 三2
  5.《 血刀老祖 》 一2、三3
  6.《 狄 雲 》 一3、四2
  7.《 花鐵幹 》 四3

十.< 李耀隆門 >
  1.『 水岱派 』輕功 --水福、水岱、水笙
  2.西藏青教『 血刀門 』輕功 --血刀老祖
  3.『 梅念笙派 』輕功 --丁典、狄雲
  4.江西『 鷹爪鐵槍門 』輕功 --花鐵幹

【 天龍八部 】

一.< 瞬息千里 >
  1.《巴天石》有心和《雲中鶴》較量較量,一個矮、一個高,霎時之間在屋外繞了三個圈子;兩人一向都自負輕功天下無匹...雖只二人追逐,旁人看來,便是五六人繞圈而行一般,也已分不清誰在追誰...等段正明會完段延慶出來,雲中鶴腳下雖絲毫不緩,但已大聲喘氣,有若疲牛,巴天石卻一縱一躍,輕鬆自在。
  2.忽聽得遠處高牆上有人說...說到最後一個「會」字,人隨聲到,從高牆上飄然而落,身形奇高,行動卻是快極...《雲中鶴》
  3.大鼻子馬鞭揮出,便向那打狗棒捲去...突然間人影一幌,《傳功長老》斜刺裡飛躍而至,擋在打狗棒之前。
  4.《鳩摩智》擄著段譽,身形微幌,便如一溜輕煙般奔入林中,剎那間不知去向。
  5.慕容復見四面八方都是《鳩摩智》的人影,左邊踢來一腳,右邊擊來一拳,前面拍來一掌,後面戮來一指,不知如何招架,只得雙掌飛舞,凝運功力,只守不攻,自己打自己的拳法。
  6.《趙錢孫》一轉身,向西南角上無人之處拔足飛奔,身法迅捷已極。
  7.忽然眼前青影閃動,一個人影捷如飛鳥般向山下馳去,一起一落,形如鬼魅,正是無惡不作《葉二娘》。
  8.《葉二娘》身如鬼魅般一轉,南海鱷神這一抓便落了空。
  9.人影一幌,《譚婆》已然欺到阿朱身前,阿朱待要閃避,固已不及;拍的一聲,阿朱雪白粉嫩的面頰上登時出現五道青紫的指印。
  10.小巷盡頭處人影一閃,喬峰眼快,認出是《譚婆》...跟著又是一人閃了過去,也是輕功極佳,卻是《趙錢孫》。
  11.智光在敘述《蕭遠山》時說到:「他有時從馬背上飛縱而下,有時又躍回馬背,兔起鶻落,行如鬼魅...」
  12.《蕭遠山》一捏死白世鏡,轉身出門,便即無影無蹤。
  13.只見一條大漢的人影迅捷異常的在身後一閃而過,身法之快,直是罕見...原來《喬峰》看見的是菩提院中大銅鏡中的自己。
  14.聚賢莊上,只見《喬峰》,如瘋虎、如鬼魅,忽東忽西的...
  15.《蕭峰》左手搭在阿朱腰間,帶著她飄出,當真是滑行無聲,輕塵不起;那書生發足急奔,卻和蕭峰二人越離越遠...
  16.猛聽得山腰裡一人叫到:「使不得,千萬不可傷了王姑娘...」一個灰影如飛的趕來,腳下輕靈之極。《段譽》
  17.四名西夏御前護衛,但見兩大水晶(童姥與李秋水)夾著一團灰影《虛竹》越牆而出,一幌眼間,便沒入了宮牆外的樹林中...四人爭執不休,有的說是山精,有的說是花妖。
  18.丁老怪眼前一花,身前三尺處已多了個《游坦之》,不由得退了一步,他這一步跨中帶縱,退出了五尺,但游仍在身前三尺之處,可見游後發齊至,又不露形跡,武功之高,當真令人畏怖!
  19.《慕容博》疾向山上竄去,《蕭氏父子》齊喝:「追」;這三人都是登峰造極的武功,幌眼之間,便已去得老遠;慕容復也追了上去,他輕功也甚了得,但比之前面三人,卻顯得不如了!
  20.蕭峰加快腳步,只道三腳二步便能追上那,雙手各提蕭遠山與慕容博的《掃地僧》,不料那老僧輕功之奇,實是生平從所未見,宛似身有邪術一般,蕭峰奮力急奔,只覺山風颳臉如刀,自知奔行奇速,但離那老僧始終有二三丈之遠。
  21.《慕容復》不等大石全部搬開,颼的一聲,竄了出去;眾鄉農吃了一驚,眼見他一瞬即逝,隨即不知去向。
  22.蕭峰剛對耶律洪基說完話,突然二個人影從旁掠過,當真如閃電一般,猛向耶律洪基欺了過去,正是《虛竹》和《段譽》。

二.< 悄無聲息 >
  1.蕭氏、慕容父子及鳩摩智,都吃了一驚,怎地窗外有人《掃地僧》居然並不知覺
  2.木婉清那想得到《葉二娘》說到便到,悄沒聲的已欺上峰來,不由得吃了一驚。
  3.鮑千靈和向望海、祁六三人,忽聽得《喬峰》呼叫,齊從炕上跳了下來,抽刀的抽刀,拔劍的拔劍,摸鞭的摸鞭;三人兵刃一入手,登時呆了,只見自己兵刃上貼著小白紙,寫著「喬峰拜上」四個小字。
  4.慕容復忽聽得背後有人說道:「假惺惺,偽君子!」,一驚:「怎地有人到了我身邊,竟沒知覺?」...《鳩摩智》

三.< 平飛倒躍 >
  1.《丁春秋》見情勢不對,想去攻擊全冠清...飛身而起...已在兩丈之外
  2.蕭峰跟著又是一招亢龍有悔,《丁春秋》不敢正面直攖其鋒,右掌斜斜揮出,與蕭掌力的偏勢一觸,右臂酸麻,胸中氣息沈濁,當即乘勢縱出三丈之外。
  3.《段延慶》右杖刺過,左杖點地,身子已飄在數丈之外。
  4.《雲中鶴》雙足在馬鞍一登,身子如箭般飛出,左手鋼抓勾住一株大柳樹的樹枝,一個翻身,已在數丈之外。
  5.只見長繩從旗斗中甩出,繞向八九丈外的一株大樹,那大漢《蕭遠山》挾著喬峰,從旗斗中盪出,頃刻間越過那株大樹,已在離旗桿十餘丈處落地...
  6.喬峰驀地裡見那大漢《蕭遠山》拔身而起,躍出丈餘...
  7.《喬峰》霍地向後連退兩步,每一步都是縱出尋丈,旁人便是向前縱躍,也無如此迅捷,步度更無這等闊大。他這兩步一退,離全冠清已不過三尺。
  8.《喬峰》左足一點,輕飄飄的躍出丈許,果然另一名少林僧一足踢了個空。
  9.《蕭峰》攔腰抱住阿朱身子,右足在橋板一點,躍到了彼岸。
  10.《蕭峰》輕功源出少林,又經丐幫汪幫主陶冶,純屬陽剛一派,一大步邁出,便是丈許,身子躍在空中,又是一大步邁出...
  11.《蕭峰》雙足一點,從阿紫四位師兄頭頂飛縱而過,也沒見他奔跑跳躍或是曲膝作勢...但一霎眼間,已在數丈之外。
  12.《蕭峰》右足一彈,已悄沒聲的落在二丈以外,以摘星子如此功夫,竟也沒有察覺。
  13.《蕭峰》情急拼命,縱身而起,從那三十幾面盾牌之上縱躍而過,落在皇太叔馬前...
  14.《黎夫人》生恐慕容復出手,奮力反躍,退了丈許,這才立定。
  15.《烏老大》綠波香露刀被慕容復所奪後,身子向後躍開丈餘,但左手仍是緊緊抓著桑土公。
  16.《虛竹》依著童姥法子,向前躍出,平飛丈餘,落在第二株樹的枝幹上。
  17.鳩摩智火燄刀使出,《梅蘭竹菊》中三人大吃一驚,向後飄躍丈許...
  18.《游坦之》應變奇速,立即倒躍丈許...
  19.《慕容復》見蕭峰一招挾著二人之掌力,力道太過雄渾...無法以斗轉星移牽引,掌即凝運內力,雙掌推出,同時向後飄開了三丈。

四.< 旱地拔蔥 >
  1.段譽奔到崖邊,突然眼前一花,見《岳老三》快速無倫地,登山如行平地,比之猿猴猶更矯捷,在其一笑之間,便又上升了丈許。
  2.《保定帝》托著鍾靈的手臂,也不見他縱躍,突然間凌空而起,平平穩穩越過了樹牆。
  3.《諸保昆》一招『遨遊東海』,身子急拔,躍起丈許...
  4.《玄慈、玄難、玄寂》三僧,坐在佛像前蒲團之上...忽地飛身而起,轉到佛像身後...
  5.《譚公》肩頭重壓遽去,一縱丈餘,頭頂重重撞上了橫樑...
  6.鋼杖橫插在離地一丈四五尺的石壁上,阿紫八師哥《出塵子》急於收回自己兵刃,縱身一躍,手指差了尺許...
  7.《丁春秋》在這陡峭的山道上,宛如御風飄浮、足不點地...鄧百川等中他化功大法,一直心中憤懣,這時見他輕功如此精湛,不由得嘆服。
  8.《虛竹》被無崖子強灌了七十多年功力後,向上輕輕一跳,半個身子已穿破了屋頂,還在不住上昇,忙伸手抓住屋頂...
  9.《虛竹》照著童姥所授輕功法門,蹤身一躍,老高的跳在半空,竟然高出樹頂丈許。
  10.《虛竹》見烏老大向其砍來,不及抱起童姥,自個提氣一躍,身子筆直上升,輕輕落在一株高近三丈的大松樹頂上。
  11.《虛竹》將童姥李秋水二人連冰帶人提著,提氣一躍,高過皇宮牆頭丈餘,升勢且自不止...
  12.《葉二娘》見玄慈已死,突然一躍丈餘...身子扭了幾下,便即不動。
  13.《慕容復》施展壁虎遊牆功,貼著井圈向上爬起。
  14.風波惡躍上宮牆,《段譽》左手摟住王語嫣,用力一躍,輕輕巧巧的從風波惡頭頂飛越而過,還高出了三四尺,跟著輕輕落下,如葉之墮,悄然無聲。
  15.《段譽》被慕容復長劍刺入肩頭,吃痛縱身躍起,他在枯井中又吸取了鳩摩智的深厚內力,輕輕一縱,便高達丈許...腦袋重重在屋樑一撞。

五.< 舉重若輕 >
  1.《巴天石》背上負著一人,步履如飛,猶似足不點地一般;他奔出一程,便立定腳步,等候後面來的同伴。
  2.銀杏樹枝上站著一人,樹枝不住幌動,那人《風波惡》便隨著樹枝上下起伏。
  3.《風波惡》左手托著一擔糞,右手抓著一個人,身子一縱,輕輕落到對岸。
  4.《南海鱷神》提著木婉清,如舉嬰兒,在亂石嶙峋的谷底縱躍,片刻間已穿過谷底;接著提她上峰又下山地,連翻過四個山頭。
  5.《掃地僧》一手慕容博、一手蕭遠山,如紙鳶般飄出藏經閣。
  6.《康廣陵》聽玄難說及玄苦已經圓寂,突然間向上一躍,高達丈餘...
  7.驀地裡一條人影飄將過來,迅捷無比的抱住鍾靈,便如一陣風般倏然而過,已飄在數丈之外;保定帝等見《雲中鶴》抱著一人,仍是一飄一幌的輕如無物,巴天石不在場,誰也奈何不了他。
  8.《雲中鶴》抓起譚青...上了高牆...這聚賢莊上好手沒有五六十,也有三四十人...再也追他不上...
  9.《鳩摩智》攜著段譽,輕輕躍上阿碧的小舟,那小舟只略沉少許,卻絕無半分搖幌。
  10.那大漢《蕭遠山》將喬峰橫抱手中,下馬向一座山峰上攀去;喬峰身子甚重,他卻似毫不費力,雖在十分陡峭之處,仍是縱躍如飛...
  11.持戒僧與守律僧,平時行走江湖,查察門下弟子功過,本身武功固然甚強,見聞之廣更是人所不及;然二人見《喬峰》,竟能攜同喬三槐夫婦屍首,傾刻間走得不知去向,直思難能、不可思議。
  12.《喬峰》不等玄寂發第二掌,提起「止清」,飛身上屋而去。
  13.趙錢孫鑽入了一艘大木船中,《喬峰》幾個起落,輕輕躍上船篷...
  14.《蕭峰》提著段正淳,左一閃、右一躲,段延慶連出二十七棒,始終沒帶到段正淳一片衣角,心下駭然,自知不是蕭峰敵手...
  15.《蕭峰》抓住紅袍人(耶律洪基)右肩,足下一點,向前彈出丈餘...
  16.桑土公又是千百枚細針向他射來,《慕容復》身在半空,右袖一振,身子向左飄開三尺...身子便如一隻輕飄飄的大紙鳶,悠然飄翔而下。
  17.蛟王《不平道人》從樹頂躍下,手中拂塵擺動,激起一股勁風,拍向地下,生出反激,托住他身子緩緩而落...烏老大脫口叫到:「『憑虛臨風』,好輕功。」
  18.《虛竹》一運真氣,烏老大的身子登時輕了,童姥竟是直如無物,一縱便上了高樹,一步跨出,從這株樹跨到丈許外的另一株樹上。

六.< 萬里較勁 >
  1.《雲中鶴》追騎著馬的段譽木婉清朱丹臣,奔了數里,馬一慢下來,他又已追到,看來二十里路之內,非給他追及不可...
  2.喬峰見《段譽》身形瀟洒,猶如庭除閒步一般...十數里內勝他不難...比到六十里之外,自己非輸不可...

七.< 迷蹤綽步 >
  1.《段譽》抱住王語嫣,展開『凌波微步』,斜上三步,橫跨兩步,衝出了人堆...段譽斜踏兩步,後退半步,身子如風擺荷葉,輕輕巧巧的避開了南海鱷神之一擊...他那凌波微步,全仗進退飄逸,有如風行水面,要訣便是「飄行自在,有如御風」。

八.< 名留輕屎 >
  1.葉二娘:「四弟,我一生中,可從來沒見過似你這般了得的輕功,雲中一鶴,當真名不虛傳;逝如輕煙,鴻飛冥冥...《雲中鶴》
  2.蕭峰聽他自報道號,心道:「《摘星子》!好大的口氣!瞧他適才飄行而來的身法,輕功雖然甚佳,卻也勝不過大理國的巴天石、四大惡人中的雲中鶴。」
  3.雷電門「雷動於九天之上」的《九翼道人》,聽說(慕容復)他輕功極高,不料卻死於縹緲峰下。

九.< 輕輕我贏 >
  1.《 丁春秋 》 三1、三2、四7
  2.《 九翼道人 》 八3
  3.《 巴天石 》 一1、五1
  4.《 不平道人 》 五17
  5.《 玄慈、玄難、玄寂 》 四4
  6.《 出塵子 》 四6
  7.《 段正明 》 四2
  8.《 段延慶 》 三3
  9.《 段 譽 》 一16、一22、四14、四15、六2、七1
  10.《 風波惡 》 五2、五3
  11.《 南海鱷神 》 四1、五4
  12.《 烏老大 》 三15
  13.《 虛 竹 》 一17、一22、三16、四8、四9、四10、四11、五18
  14.《 掃地僧 》 一20、二1、五5
  15.《 康廣陵 》 五6
  16.《 梅蘭竹菊 》 三17
  17.《 雲中鶴 》 一1、一2、三4、五7、五8、六1
  18.《 傳功長老 》 一3
  19.《 游坦之 》 一18、三18
  20.《 摘星子 》 八2
  21.《 鳩摩智 》 一4、一5、二4、五9
  22.《 趙錢孫 》 一6、一10
  23.《 葉二娘 》 一7、一8、二2、四12
  24.《 黎夫人 》 三14
  25.《 諸保昆 》 四3
  26.《 慕容復 》 一21、三19、四13、五16
  27.《 慕容博 》 一19
  28.《 譚 公 》 四5
  29.《 譚 婆 》 一9、一10
  30.《 蕭遠山 》 一11、一12、一19、三5、三6、五10
  31.《 蕭喬之峰 》 一13、一14、一15、一19、二3、三7、三8、三9、三10、三11、三12、三13、五11、五12、五13、五14、五15

十.< 李耀隆門 >
  1.『 大雪山大輪寺 』輕功 --鳩摩智
  2.『 大理段氏 』輕功 --保定帝段正明、段延慶
  3.『 太行山沖霄洞 』輕功 --譚公
  4.『 太行派(?) 』輕功 --譚婆、趙錢孫
  5.『 少 林 』輕功 --掃地僧、喬峰、玄慈、玄難、玄寂、游坦之
  6.『 南海派 』輕功 --南海鱷神
  7.『 南朝漢人派 』輕功 --蕭遠山
  8.『 逍遙派 』輕功 --段譽、出塵子、摘星子、丁春秋、康廣陵、虛竹、梅蘭竹菊
  9.『 雷電門 』輕功 --九翼道人
  10.南海椰花島『 黎家 』輕功 --黎夫人
  11.『 慕容家 』輕功 --慕容復、慕容博
  12.『 蓬萊派 』輕功 --諸保昆
  13.『 百代過客 』
  a.巴天石
  b.雲中鶴
  c.葉二娘
  d.風波惡
  e.傳功長老
  f.烏老大
  g.不平道人


【 射鵰英雄傳 】

一.< 瞬息千里 >
  1.《丘處機》在風雪滿天的雪地裡,大步踏雪獨行...楊鐵心與郭嘯天見他走得好快,幌眼之間已在十餘丈外,卻不是發足奔跑,如此輕功,實所罕見。
  2.鬼門龍王《沙通天》,使了一下『移形換位』,膝不彎曲、足不跨步,不知怎樣,突然間身子已移在門口,擋住了黃蓉去路。
  3.《洪七公》在歐陽鋒船上,想溜出去看郭靖假真經寫得如何;見門旁二名蛇奴,於是向左虛劈一掌,掌風帶動帆索,蛇奴們齊向有聲處張望,七公身法何等快捷,真是人不知、鬼不覺,早已從右邊竄出。
  4.七怪正要上前夾擊眼已盲的梅超風,忽聽得遠處傳來一聲長嘯,頃刻之間,第二下嘯聲又起,但聲音已近了許多,七怪都是一驚:「這《銅屍》腳步好快!」
  5.《梅超風》尚在數里之外,但其身法好快,只見一道黑煙滾滾而來,轉瞬間衝到了崖下,跟著便迅速之極的攀登而上,而其背上還負著一人(華箏)...之後,又凌空翻下崖頂,身法之快,馬鈺與江南五怪(一個已死,一個眼盲)都覺生平僅見...如此倏來倏去,如鬼如魅,雖已遠去,兀自餘威懾人。
  6.梅超風一聽黃蓉說得她後面有人,反手撈出,快如閃電,然眾人也不見青袍客《黃藥師》如何閃躲,她這一抓竟沒抓著(後來連黃藥師出了廳外,梅超風都還聽不出來)...等梅超風被郭靖打傷了,突然間各人眼前一花,各人都沒看清青袍客如何過來,但見他抓住了梅超風背心,轉眼之間,已沒入莊外林中。
  7.《歐陽克》存心炫耀武功,雙足一點,展開家傳『瞬息千里』上乘輕功...東竄西躍,片刻間竟向六怪人人下了殺手。
  8.《歐陽鋒》施展輕功,數里之內,當真是疾逾奔馬;郭靖騎著小紅馬,聽得背後踏雪之聲,回頭只見西毒離馬尾已不過數丈。
  9.《韓寶駒》展開輕身功夫,搶到郭靖身後,一把將他放在自己肩頭,倏忽間已搶出數丈之外,奔到追風黃身畔,縱身躍起,連同郭靖一起上了馬背。

二.< 悄無聲息 >
  1.《洪七公》躲在槐樹上,偷聽黃蓉與穆念慈對話。
  2.穆念慈突覺肩頭有人輕輕一拍,當下不敢回頭,右足急點,已躍過骷髏堆,這才轉身,那知她剛剛轉身,後面肩頭又有人輕輕一拍;如此接連五六次轉身,始終見不到背後人影,真不知是人是鬼,是妖是魔?《歐陽克》
  3.《黃藥師》跟在聽覺靈敏的瞎子身後好一陣子,梅若華居然都沒發覺;而且歐陽克看他是,走路無半點聲息,身形飄忽,有如鬼魅,竟似行雲駕霧、足不沾地般無聲無息。
  4.《黃藥師》坐在一株高松之巔,正在吹簫;歐陽克暗暗驚奇,不知他何時上了樹巔,又見松樹頂梢在風中來回幌動,他坐在上面卻平穩無比,這等輕功,自個再練二十年也是不成,難道世上真有鬼魅不成?
  5.《黃藥師》何時進傻姑家,眾人都沒見到,似是剛來,又似比眾人先進屋子。

三.< 平飛倒躍 >
  1.陳玄風將郭靖用力往地下一擲,左手順勢往全金發打到...《全金發》俯身避開來拳,順手接住郭靖,一個觔斗,翻出丈餘之外;這一招『靈貓撲鼠』,既避敵、又救人,端地又快又巧。陳玄風也暗地喝了一聲采。
  2.黃蓉正要出門,猛聽得頭頂風響,《靈智上人》連人帶椅(太師椅),從空縱躍而至,椅子便似乎黏在他身上一般。
  3.《洪七公》竹杖在地下一點,身子躍起,如大鳥般撲向前去,只聽得拍拍拍三聲,歐陽克手下趕蛇的三人,已各吃了一記耳光,七公不等身子落地,竹杖又是一點,躍了回來
  4.《陸乘風》右手在榻邊一按,身子突然躍起,左掌向楊康頂上猛劈下去...就這樣足不著地、身在半空,直到把楊康雙手腕關節同時錯脫,又補上一指,才在楊康肩上一捺,借力躍回木榻,穩穩坐下。
  5.《黃藥師》身子輕飄飄的縱起,猶似憑虛臨空一般...左足剛一著地,突覺腳下一輕,踏了個空,右足在空中虛踢一腳,身子已借勢躍起,落下時左足在地下一點,那知又是一個空洞,反手拔出玉簫,在洞壁一撐,身子如箭般倒射出來...洪七公與歐陽鋒見他身法佳妙,齊聲喝采;不過,東邪落下時,仍踩中了老頑童預設的黃金糞坑。
  6.《黃蓉》去割蚌肉,一時忘了提防歐陽克,見一人影投在地下,彎腰抓起一把蚌殼碎片向後擲出,雙足一登,躍出丈餘,站在海邊。

四.< 旱地拔蔥 >
  1.在滿天烏雲籠罩,大雨傾盆而下的黑夜裡,柯鎮惡雙手齊揚,六枚毒菱往《陳玄風》打去,陳剛覺勁風撲面,暗器已到眼前,急忙躍起,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竟能將六枚毒菱盡數避開...
  2.《馬鈺》以輕身本領『金雁功』,手足並用,捷若猿猴、輕如飛鳥,竟在懸崖上爬將上去,有些地方直如牆壁一般陡峭,但他只要手足在梢有凹凸處一借力,立即竄上,甚至在光溜溜的大片石面之上,也如壁虎般遊了上去。
  3.《黃蓉》見梅超風還在懷疑她的身分,左足一點,躍起丈餘,在半空連轉兩個圈子,凌空向梅超風揮掌,正是『落英神劍掌』中的一招『江城飛花』...
  4.《郭靖》與《黃蓉》,居然能用八天的練習,就攀上瀑布的崖頂。
  5.《歐陽克》見黃蓉射出數十枚鋼針,向旁縱躍便是出了圈子,百忙中一點足躍起丈餘,這一把鋼針都在他足底飛過。

五.< 舉重若輕 >
  1.韓小瑩見一個臃腫黑影,在沙漠上急移而來,甚是迅速...原來是鐵屍《梅超風》,挾持著一個已失去知覺的蒙古人。
  2.參仙老怪《梁子翁》,在歐陽克插在雪地的筷子上,把一套燕青拳打完,二十隻筷子仍是整整齊齊的豎在雪地,沒有一隻欹側彎倒。
  3.《洪七公》教《黃蓉》『逍遙遊』,真似一隻玉燕、一隻大鷹翩翩飛舞一般。
  4.在黃藥師出完考題,《歐陽克》在松樹上使出輕功,於松枝上東奔西逃,始終不與《洪七公》交拆一招半式。
  5.《周伯通》守在王重陽靈前...向外張去,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只見一個人《歐陽鋒》站在樹枝上,順著樹枝起伏搖幌,那一身輕功,可當真了不起...明知不敵,也只好縱身出去,跟他在樹頂上拆了三四十招...
  6.郭靖見雪地裡,馬蹄印之旁,突然多了一道行人的足印;奇特的是,兩足印間相距幾有四尺,《歐陽鋒》步子邁得如此之大,而落地卻輕,只陷入雪中數寸。

六.< 萬里較勁 >
  1.「《老毒物》,你從臨安追到嘉興,又從嘉興追回臨安,一日一夜之間,始終追不上《老頑童》,咱哥兒倆勝負已決,還比什麼?」...二人,哦!加黃藥師,三人繼續跑
  2.《老頑童》與鐵掌水上飄《裘千仞》,從中原追到西域,又從西域趕回中原,幾萬里...

七.< 迷蹤綽步 >
  1.梁子翁等無納罕,猜不透《黃蓉》究是何等人物,眼見侯通海奔跑著實迅速,卻終是追不上這個衣衫襤褸的孩子。
  2.但見《黃蓉》上身穩然不動,長裙垂地,身子卻如在水面飄盪一般,又似足底裝了輪子滑行,想是以細碎腳步前趨後退。

八.< 名留輕屎 >
  1.獨足屹立憑臨萬丈深谷,使一招『風擺荷葉』,威服河北、山東群豪的鐵腳仙玉陽子《王處一》。
  2.《裘千丈》頂著一只,比丘處機在醉仙樓比武時,手中所托銅缸還大的鐵缸,且裡面裝著滿溢出來的水,施展他那『登萍渡水』之「絕技」,身形凝穩,河水只浸及小腿地,渡河過對岸;簡直可與達摩的『一葦渡江』媲美!

九.< 輕輕我贏 >
  1.《 丘處機 》 一1
  2.《 全金發 》 三1
  3.《 沙通天 》 一2
  4.《 周伯通 》 五5、六1、六2
  5.《 洪七公 》 一3、二1、三3、五3、五4
  6.《 馬 鈺 》 四2
  7.《 梁子翁 》 五2
  8.《 陳玄風 》 一4、四1
  9.《 梅超風 》 一5、五1
  10.《 陸乘風 》 三4
  11.《 郭 靖 》 四4
  12.《 黃 蓉 》 三6、四3、四4、七1、七2
  13.《 黃藥師 》 一6、二3、二4、二5、三5
  14.《 裘千仞 》 六2
  15.《 歐陽克 》 一7、二2、四5、五4
  16.《 歐陽鋒 》 一8、五5、五6、六1
  17.《 韓寶駒 》 一9
  18.《 靈智上人 》 三2

十.< 李耀隆門 >
  1.『 全真派 』輕功 --丘處機、馬鈺、郭靖、老頑童
  2.『 西藏密宗 』輕功 --靈智上人
  3.『 長白山 』輕功 --參仙老怪梁子翁
  4.『 桃花島 』輕功 --黃藥師、陳玄風、梅超風、陸乘風、黃蓉
  5.『 鬼門龍王門 』輕功 --鬼門龍王沙通天
  6.『 歐陽家 』輕功 --歐陽鋒、歐陽克
  7.『 鐵掌幫 』輕功 --鐵掌水上飄裘千仞
  8.『 百代過客 』
  a.洪七公
  b.韓寶駒
  c.全金發

【 白馬嘯西風 】

一.< 瞬息千里 >
  1.只見白晃晃的一團物事,從黑暗中迅速異常的衝來...疾馳而去,片刻間走得無影無蹤。《華輝--瓦耳拉齊》

三.< 平飛倒躍 >
  1.《白馬李三》背上中了一隻長箭,背心上沁出一大灘血...一躍而起,輕輕巧巧的落在妻子身後鞍上,他雖受重傷,身法仍是輕捷利落。

八.< 名留輕屎 >
  1.《車爾庫》奔跑起來快的不得了,有人說在一里路之內,任何駿馬都追不上他,即使在一里路之外輸給了那匹馬,但他也只相差一個鼻子;許多人都說,如果車爾庫的鼻子不是這樣扁的話,那麼還是他勝了。

九.< 輕輕我贏 >
  1.《 白馬李三 》 三1
  2.《 華輝--瓦耳拉齊 》 一1

十.< 李耀隆門 >
  1.『 百代過客 』
  a.白馬李三
  b.華輝--瓦耳拉齊


【 鹿鼎記 】

一.< 瞬息千里 >
  1.韋小寶大吃一驚,只見太后《毛東珠》正繞著海老公的溜溜轉動,身法奇快。
  2.廳上長窗無風自開,一個青影《李西華》迅捷無倫的閃將進來。東邊關立基、徐天川,西邊柳大洪、吳立身同時出掌張臂相攔;李西華輕輕一縱,從四人頭頂躍過,已站在陳近南和沐劍聲身前。
  3.《風際中》一身化而為二,剛使完白寒楓的一招「龍騰虎躍」,跟著移形換位,搶到玄貞身,前使出白寒松那招「橫掃千軍」,身法之快,實是匪夷所思...身子一幌,閃到了玄貞背後...說道:「高山流水」,眾人眼前一花,他又已站在玄貞面前...這兩下倏去倏去,直如鬼魅...
  4.《胖頭陀》左手一把將韋小寶抱住,邁開大步,向東急行,傾刻間疾逾奔馬...韋小寶見《陸高軒》毫不費力的與胖頭陀並肩而行,竟不落後半步...
  5.那姓郎漢子飛步奔向廳口,突然之間,本來空無一人的廳口多了個人,拱手道:「郎兄請回。」,姓郎的收不住,兩人撞在一起,姓郎的連退三步,向左斜行兩步,驀地轉右,向右首長窗奔出,將到門檻處,那人又已攔在身前,兩人鼻尖碰了一碰,姓郎的倏地向左閃去,可是只一站定,那人《齊元凱》又已擋在他身前。
  6.《九難》行刺康熙未果,抓著小寶突然從殿頂破洞竄出;十八羅漢也急從破洞跟著竄上,但見後山白影幌動,竟已在十餘丈外,《九難》輕功之佳,實是匪夷所思。
  7.人叢中一個身材瘦削的人影《馮錫範》突然一幌而前,身法快極...問道:「我家公子在那裡?」
  8.蘇荃見《馮錫範》左臂中挾著一人(鄭克塽),在上懸崖的山路上,仍是奔躍如飛,武功之強,比之洪教主也只稍遜一籌而已。
  9.那肉團《瘦頭陀》抱了太后直衝而出,但見他奔躍如飛,幾個起伏,已到了御花園牆邊,一躍上了牆頭...再也瞧不見那肉團的影子。
  10.只見《胡逸之》手中抱著一人(阿珂),身法迅捷已極,隨即躍到岸上,幾個起落,已在數十丈外...吳六奇待要躍起追趕,眼見胡逸之已去得遠了...
  11.突然間人影幌動,拍的一聲,玄貞左頰重重吃了記巴掌,跟著左脅中掌,摔下馬來,待他倒地,群雄才看清楚出手的原來竟是那老婦《歸二娘》
  12.這三人《歸辛樹》《歸二娘》《歸鍾》去勢好快,直如狂風驟至,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三人六掌,俱已擊在第一乘轎子之上...
  13.小寶見《歸鍾》在亂石堆中倏來倏往,剛見他在東邊,眼睛一霎,身形已在西邊出現,神速直如鬼魅。
  14.突然殿門口人影一幌,竄進一個人來,身法奇快,撲在歸氏夫婦的屍身上,大叫:「媽,爹!」正是《歸鍾》

二.< 悄無聲息 >
  1.陳近南與沐劍聲又待互擊第二掌,忽聽得屋頂有人《李西華》一聲長笑,說道:「要是我殺了吳三桂呢?」東西屋角天地會守者喝問:「什麼人?」
  2.三人來到慈寧宮外,四下裡靜悄悄,《九難》抓住小寶後腰越牆而入,落地無聲。
  3.太后突然見到牆上兩個人影,一個是自己的,另一個影子和自己的影子並列...可是屏息傾聽,身畔竟無第二人的呼吸之聲...《九難》
  4.《胡逸之》躲在馮錫範等之柳江排屋屋頂上而沒人發覺。

三.< 平飛倒躍 >
  1.太后《毛東珠》左足落地,立即又向後躍出丈餘...生怕海老公乘機來攻。
  2.《吳大鵬》從半空中撲將下來...在半空中一個倒翻觔斗,躍了出去。
  3.《雙兒》不等勒定馬匹,便從鞍上飛身而起,輕輕巧巧落在船頭。
  4.《馮錫範》身子斗然拔起,向後倒躍,落下時剛好騎在一匹馬的鞍上...
  5.《陸高軒》道:「韋大人,我去瞧瞧。」腳前頭後,身子平飛,從洞中躍出,雙手尚抱著拳向韋小寶行禮,姿勢美妙,眾人齊喝采。
  6.《李西華》飛身而起,左足在繫排上的巨索上連點數下,已躍到岸邊,幾個起落,隱入了黑暗之中。
  7.《殷錦》大叫一聲,倒退躍出丈許,轉身發足狂奔,洪教主待其奔出數丈,俯身拾起一塊石頭擲出,呼的一聲,正中殷錦後腦。
  8.《風際中》身在半空,左腳踹出,將韋小寶踹倒在地,同時借勢躍出丈餘。

四.< 旱地拔蔥 >
  1.韋小寶忽見地下有個黑影掠過,一抬頭,但見一隻碩大無朋的大鷹從牆頭飛了進來,輕輕落地...卻不是《海老公》是誰?
  2.門外有人叫到:「白二弟,是我!」人影一幌,一人越牆而入。《蘇岡》
  3.突然間人影一幌,《齊元凱》已上了屋頂...
  4.《九難》抓住韋小寶,突然間身子拔起,從殿頂的破洞竄了出去...《澄心、澄光》等急從破洞中跟著竄上...
  5.《九難》依著小寶指點,來到北十三排之側,抓住小寶後腰,輕輕躍進宮去。

五.< 舉重若輕 >
  1.人影一幌,門中進來二人,在行顛身邊掠過...禪房房門本窄,行顛身軀粗大,當門而立,身側已無空隙,但這二名和尚輕輕巧巧的竄了進來,似乎連行顛的衣衫也未碰到,實不知他們是怎生進房來的...如此一對對共九對進了來...《少林十八羅漢》
  2.《胖頭陀》左手提了韋小寶,右手提了雙兒,向山上飛步便奔,提著二人直如無物,腳下迅速之極...突然向山坡上無路之處奔去,當真是上山如履平地。
  3.《胖頭陀》不敢和眾僧相鬥,側身避開了三僧的抓掌,他身形奇高,行動卻是輕巧無比,少林三僧這一抓都是少林武功的絕頂,竟然沒碰到他衣衫。
  4.《陶紅英》左手攬著韋小寶的腰,將他橫著提起,小寶此時已比初進宮時高大了不少,也重了不少,陶宮娥只與他一般高矮,身子纖細,但提了他快步而奔,如提嬰兒,毫不費力。
  5.只見《楊溢之》身子齊著膝蓋折屈,至大腿以至腦袋,大半個身子便如是一根大木頭橫空而架,離地尺許;神照左腿掠地橫掃他雙腳脛骨,楊溢之仍是擺著「鐵板橋」,雙足一蹬,全身向上搬了一尺...穩穩落下,身子仍不站直。
  6.《胡逸之》一躍上船,船頭只微微一沈,船身竟無絲毫搖幌。

七.< 迷蹤綽步 >
  1.《韋小寶》一路上把那「神行百變」學得津津有味,有時還要輕功卓絕的徐天川在後追趕,自己東跑西竄的逃避...到得直隸省境,徐天川說什麼也已追他不上了。
  2.《韋小寶》在沙灘上東一彎、西一溜的亂轉,洪教主幾次伸手可及,都給他在千鈞一髮之際逃了開去...韋小寶卻也算得是當世武林中數一數二逃命「高腳」。
  3.《韋小寶》笑道:「當真要得罪我,那也不容易罷。」說著斜身一閃,施展「神行百變」功夫,左一衝,右一穿,兩三個起落,已在宏化堂眾人包圍圈外五六丈之遙,一躍上了一匹馬的馬背。

九.< 輕輕我贏 >
  1.《 九 難 》 一6、二2、二3、四4、四5
  2.《 少林十八羅漢 》 四4、五1
  3.《 毛東珠 》 一1、三1
  4.《 李西華 》 一2、二1、三6
  5.《 風際中 》 一3、三8
  6.《 吳大鵬 》 三2
  7.《 韋小寶 》 七1、七2、七3
  8.《 胡逸之 》 一10、二4、五6
  9.《 胖頭陀 》 一4、五2、五3
  10.《 海大富 》 四1
  11.《 殷 錦 》 三7
  12.《 陶紅英 》 五4
  13.《 陸高軒 》 一4、三5
  14.《 馮錫範 》 一7、一8、三4
  15.《 楊溢之 》 五5
  16.《 齊元凱 》 一5、四3
  17.《 瘦頭陀 》 一9
  18.《 歸二娘 》 一11、一12
  19.《 歸辛樹 》 一12
  20.《 歸 鍾 》 一12、一13、一14
  21.《 雙 兒 》 三3
  22.《 蘇 岡 》 四2

十.< 李耀隆門 >
  1.『 少林派 』輕功 --少林十八羅漢
  2.『 崆峒派 』輕功 --海大富
  3.遼東海外『 蛇島 』輕功 --毛東珠
  4.『 崑崙派 』輕功 --馮錫範
  5.『 華山派 』輕功 --雙兒、歸二娘、歸鍾、歸辛樹
  6.『 錦州漢人女子派 』輕功 --陶紅英
  7.『 鐵劍門 』輕功 --九難、韋小寶
  8.『 百代過客 』
  a.李西華
  b.風際中
  c.吳大鵬
  d.胡逸之
  e.胖頭陀
  f.殷 錦
  h.楊溢之
  i.齊元凱
  j.瘦頭陀
  k.蘇 岡

【 笑傲江湖 】

一.< 瞬息千里 >
  1.突然之間,竹林中發出一聲清朗的長笑,林平之眼睛一花,已見身前多了一人《于人豪》...
  2.只聽得呼的一聲,有人撲向身前;林平之左掌急揮,待要出擊,終於慢了一步,拍的一響,右頰上已重重吃了個耳光...《方人智》迅捷之極的打了一掌,退回原地...
  3.突然間青影一幌,《余滄海》閃到門前,擋住了定逸和儀琳去路...
  4.眼見《余滄海》提劍疾行,黑暗中劍光耀眼,幻作了一道白光,在劉府數十間屋舍外繞行一圈。
  5.《余滄海》繞著岳不群快速無倫的旋轉...只見他越轉越快,似乎化作一圈青影...
  6.《定逸》飛身而前,擋在儀琳身前,別瞧她老態龍鍾,這一下飛躍可快得出奇,那飛錐去劫雖緩,終究是一件暗器,定逸後發先至,居然能及時伸手去接。
  7.簷頭突然掠下一個黑衣人影《曲洋》,行動如風...拉著劉正風向外急奔。
  8.《寧中則》圍著令狐沖身圍疾刺,銀光飛舞,眾人看得眼都花了。
  9.《寧中則》滿場遊走,一身青衫化成了一片青影...
  10.令狐沖知他號稱萬里獨行,因輕功絕佳之故,是以這一發足奔跑,立時使出全力;不料他轉得快,《田伯光》比他更快,令狐沖只奔出數丈,便見田伯光已攔在面前,令狐沖立即轉身,只奔了十餘步,田伯光又已追上,在他前面伸手一攔...
  11.田伯光一個「倒踩三疊雲」,從窗口中跳了出去,自以為輕功了得,《不戒》定然追趕不上,不料只聽得背後腳步聲響,不戒直追了下來。
  12.那膽小怪人《桃實仙》一聽,飛身便奔,一幌之間便沒了蹤影。
  13.陸柏和岳不群、封不平等人面面相覷,眼見這六個怪人《桃谷六仙》去得如此快速,再也追趕不上...
  14.田伯光說道:「...《桃谷六仙》像一堵牆似的排成一排,擋在我面前...我一見衝不過去,立即轉身,那知這六人猶似鬼魅,也不知怎的,竟已轉將過來,擋在我身前;我連轉幾次,閃避不開...
  15.突然牆外有人《計無施》叫道:「老頭子,桃谷四鬼給我撇掉啦!」
  16.只見白影一幌,《向問天》已向群豪衝了過去...已將他手中長劍捲在鐵鏈之中,右足一點,躍回涼亭;這幾下兔起鶻落,迅捷無比,正派群豪待要阻截,那裡還來得及?
  17.《向問天》見令狐沖被擊飛出,當即飛出鐵鏈,捲了他狂奔,這一展開輕功,當真是疾逾奔馬,瞬息之間便已在數十丈外...奔出十餘里後,大路上忽有三匹快馬從身旁掠過...提氣疾衝,追到馬匹身後,縱身躍在半空,飛腳將馬上乘客踢落,跟著便落上馬背。
  18.《令狐沖》輕功本來並不甚佳,但輕功高低,全然繫於內力強弱,此時內力既強,隨意邁步都是一步跨出老遠,這一提氣急奔,頃刻間便追上了恆山派眾人...一上山道後,奔得更加快了。
  19.《令狐沖》發足向南疾奔,頃刻間便在數十丈外,初時鄭萼她們三人還和他相距不遠,後來便相距甚遠...
  20.卜沉與沙天江追了一陣,眼見他《令狐沖》腳步極快,追趕不上...
  21.《令狐沖》奔行如飛,忽而直衝,忽而斜進...過不多時,又有二十餘人倒地。
  22.眼見《定靜》師太東馳西奔...奔行奇速,身後三名女弟子追趕不上。
  23.眾人只覺眼前有一團粉紅色的物事一閃,似乎《東方不敗》的身子動了一動...童百熊...忽然身子向前直撲下去...四處大穴上都有一個細小紅點。
  24.突然間粉紅色人影一幌...令狐沖原是要惹《東方不敗》動怒,但見他衣袖微擺,便即刷的一劍,向他咽喉疾刺過去...只覺左頰微微一痛,跟著手中長劍向左盪開。
  25.令狐沖手臂微感酸麻,但見紅影閃處,似有一物向自己左目戳來;此刻既已不及擋架,又不及閃避,百忙中長劍顫動,也向《東方不敗》的左目急刺...
  26.任我行和向問天見情勢不對...同時上前夾擊...但《東方不敗》在三人之間穿來插去,趨退如電,竟沒半分敗象。
  27.但《東方不敗》的身形如鬼如魅,飄忽來去,直似輕煙;令狐沖的劍尖劍鋒總是和他身子差著數寸。
  28.四人圍攻東方不敗,未能碰到他一點衣衫,而四人都受了他的針刺...但見《東方不敗》身子越轉越快,一團紅影滾來滾去...
  29.突然間眾人眼一花,只見這麻衣漢子《青海一梟--季XX》斗然躍起身來,迅捷無比的衝進了玉璣子等人的圈子,左手斗笠一起,便向天門道人頭頂劈落。
  30.驀地裡《岳不群》...身形飄忽,有如鬼魅...出手之奇之快,直是匪夷所思;左冷禪大駭...岳不群身形之飄忽迅捷,比之東方不敗雖然頗有不如,但料到單打獨鬥,左冷禪非輪不可...
  31.突然之間,白影急幌,《岳不群》向後滑出丈餘,立時又回到了原地,一退一進,竟如常人一霎眼那麼迅捷。
  32.《岳不群》當下潛運內力,忽進忽退,繞著令狐沖身子亂轉...盈盈在地下,連岳不群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頭暈眼花...
  33.《岳不群》道:「相煩二位,便將她葬在小山之旁罷!」說著...快步而去...身法之快,實所罕見。
  34.《林平之》驀地裡疾衝上前,當真是動如脫兔,一瞬之間,與余滄海...兩人鼻子幾乎要碰在一起...行動之快,更是難以形容。
  35.《木高峰》一說完話,身子彈起,已落上馬背,身法敏捷之極。便在此時,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似乎見到《林平之》躍了出去,攔在木高峰的馬前,但隨即又見他摺扇輕搖...顯是林平之適才以快速無倫的手法刺瞎了馬眼。
  36.片刻之間,兩人《鮑大楚》《莫長老》自西如飛奔來,腳步極快。
  37.只見桃谷六仙圍住一人惡鬥,《啞婆婆》倏來倏往,身形快極,唯見一條灰影在六兄弟間穿插來去...突然向後躍出,轉身便奔;她奔馳如電,一剎那間已在數丈之外,桃谷六仙再也追趕不上。

二.< 悄無聲息 >
  1.方人智和于人豪同時跳起,衝向後進;大門口人影一閃,一人《岳靈珊》悄沒聲的竄了進來,一把抓住林平之的後領,提了起來...
  2.令狐沖大吃一驚,回過頭來,見山洞口站著一個白鬚青袍老者《風清揚》,心想:「...怎地站在我身後,我竟沒半點知覺。」
  3.令狐沖正聽得出神,突然之間,肩頭有人一輕輕一拍;這一拍事先更無半點徵兆...回過頭來,只見兩個人《向問天》《任我行》站在當地。
  4.令狐沖聽得背後輕輕一響...兩條人影...躍入院子,落地無聲;二人《卜沉》《沙天江》隨即都湊眼窗縫...躲在窗外那二人悄沒聲的繞到門口,推門而入;林平之喝到:「什麼人?」
  5.忽聽得背後有人說到:「令狐少俠,勿傷他們性命。」令狐沖微微一驚:「《定閒》師太何時到了身後,我竟沒知曉。」
  6.《莫大》溫言道:「這五日裡,每天晚上,我都曾到你船上窺探...」令狐沖心想:「...我竟半點不知...
  7.令狐沖見這人《啞婆婆》無聲無息來到身後,自己全無知覺,武功之高,難以想像...
  8.令狐沖只走出七八步,突見迎面站著一人,便是那《啞婆婆》卻不知她使什麼身法,這等無影無蹤、無聲無息的閃了過來;東方不敗在對敵時身形猶如電閃,快速無倫,但總尚有形跡可尋,她卻有如從地下湧出來一般,身法雖不及東方不敗之迅捷,但如此無聲無息,實不似活人。

三.< 平飛倒躍 >
  1.《余滄海》如一枝箭般向後平飛丈餘...
  2.《令狐沖》初見桃谷六仙,一驚之下,轉身向後縱開丈餘...
  3.《令狐沖》大駭之下,急忙向後躍出,幸好他內力奇厚,這一倒躍,已在兩丈之外,跟著又是一縱,又躍出了兩丈。
  4.《岳不群》咳嗽一聲,自牆外棗樹縱身飛躍,越過了院子中丈餘空地,落在滴水簷下的走廊之上...
  5.《丹青生》見令狐沖劍尖已斜指自己...危急中迅即變招,雙足一彈,向後縱開了丈許...
  6.《丹青生》長劍刺向地下,借著地下一股反激之力,一個觔斗翻出,穩穩的落在兩丈之外...
  7.《丹青生》左掌猛力拍落,一股掌力擊在地下,蓬的一聲響,身子向後躍起,已在丈許之外。
  8.挑菜《清虛》挑柴《成高》兩人此時方始擺脫了令狐沖目光之羈絆,同時向後縱出,便如兩頭大鳥一般,穩穩的飛出數丈之外...
  9.《林平之》打了余滄海兩記耳光,一聲長笑,身子倒縱出去,已離開他有三丈遠近。

四.< 旱地拔蔥 >
  1.《林震南》一聲輕叱,青光一閃,已拔劍在手,雙足一點,上了屋頂...
  2.《木高峰》說著雙足一登,從殿中竄到天井,左足在地下輕輕一點,已然上了屋頂,跟著落於廟後...
  3.《岳不群》見牆外有株大棗樹,於是輕輕躍上棗樹,向牆內望去...
  4.《向問天》終於尋到了出谷的方位,但須翻越一個數百尺的峭壁;他將令狐沖負在背上,騰越而上。
  5.《定靜》縱身上屋,凝目四望。
  6.《令狐沖》見土地廟側有株大槐樹...當即縱身而上...
  7.《令狐沖》縱上屋頂...
  8.《令狐沖》正奔之際,然覺腳底一痛,踹著了一枚尖釘,急忙提氣上躍,落在一株樹上...
  9.《任盈盈》伸手在《令狐沖》腋下一提,低聲道:「上去!」兩人同時躍起,黑暗中盈盈候準了勁道,落在先前曾歇足、離地二丈有餘之凸巖上...突然風聲勁急,兩人《左冷禪》《林平之》分從左右躍起攻到...
  10.《儀和》見鄭萼又打了一會門...不耐再等...越牆而入;《儀清》跟著躍進...
  11.《左冷禪》縱起身子,輕輕飄落在封禪台上。
  12.八人被吊在離地一丈有餘之樹枝上...人叢中躍起一人,正是《計無施》...縱上樹幹,割斷了...

五.< 舉重若輕 >
  1.令狐沖在崖上凝目眺望,卻見兩個人形迅速異常的走上崖來...在危崖峭壁之間行走如履平地,凝目看時,竟是師父和師娘《岳不群、寧中則》
  2.怪人《桃X仙》縱身躍起,從令狐沖和抓著他的四名怪人頭頂飛越而過,身子從半空橫過時平掠而前,有如輕燕,姿勢美妙已極...輕輕落地,微塵不起...
  3.《老頭子》抱著令狐沖走向山坡一間瓦屋,越牆而入...《桃枝仙》抱著桃實仙也即越牆而入...
  4.《向問天》將令狐沖抱在懷中,提氣往山上疾奔,這一下放足快跑,令狐沖便如騰雲駕霧一般...
  5.《向問天》背著活盾牌(人),手抱令狐沖,仍是奔躍迅捷。
  6.《任盈盈》不等令狐沖回答,右手抓住他背後腰帶,左手抓住他衣領,將他身子提了起來,展開輕功,從高梁叢中疾行而前。
  7.便見一頂藍呢大轎抬上峰來;這轎子由十六名轎夫《祖千秋》《黃伯流》《計無施》抬著,移動既快且穩;一頂轎子便如是一位輕功高手,輕輕巧巧的便上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24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