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黃金家族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交友聯誼【黃金家族】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1)藥物及反應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美國藥物危機 1年奪走10萬7千條人命 一顆癌末止痛藥 敲響全美公衛警鐘
 瀏覽1,218|回應0推薦2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質子行者:讀者逾萬之文
寧靜姐

美國藥物危機 1年奪走10萬7千條人命 一顆癌末止痛藥 敲響全美公衛警鐘

文|英國《金融時報》

去年,美國緝毒局查獲了379毫牛﹙mN﹚致命劑量的吩坦尼,足以讓全美所有成年男女與兒童致死。

每5分鐘就有一名美國人服藥過量,美國每年付出1.5兆美元的經濟代價,非法吩坦尼更是服藥過量致死主因;這種癌末止痛藥,經由中國及墨西哥犯罪集團建立起販毒網絡流入街頭。

文/史密斯(Jamie Smyth)、羅德(Oliver Roeder)

蒲塔(Jaime Puerta)對自己人生變色的前夕記憶猶新;曾是陸戰隊的他和16歲的兒子丹尼爾共進晚餐,兩人一邊翻閱家庭照片、一邊說笑。次日清晨,父親卻發現兒子昏迷在床,嘴唇發青,床頭櫃上有半片看似處方止痛藥羥考酮的藥片。這是一顆偽藥,藥效是高於海洛因50倍的合成鴉片吩坦尼(fentanyl)。痛失愛子的蒲塔說:「丹尼爾並不是服藥過量,他是被人蓄意欺騙毒死的。」

在美國,成千上萬的家長遭遇如蒲塔一樣的椎心之痛。截至2022年8月的1年,美國藥物危機已奪走10萬7千條性命,其中約3分之2是因吩坦尼而死;這種癌末止痛藥,經由中國及墨西哥犯罪集團建立起販毒網絡流入街頭。

非法吩坦尼成為美國服藥過量死亡的主因。每五分鐘就有一名美國人服藥過量,美國每年付出1.5兆美元的經濟代價;倘若再加上新冠疫情,美國人均壽命已降至25年來的最低點──76.4歲,引發全美公共衛生的緊急危機。

服藥過量 年輕人死亡主因

很多年輕人是首次嘗試這種藥物,對合成鴉片類藥物幾乎是「零耐受」——特別容易受到傷害。2018年至2021年,美國15至19歲年齡層中,意外服藥過量死亡案例激增150%。根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數據,服藥過量已凌駕自殺,成為45歲以下美國人死亡的主因。

這些冷酷的數據是美國拜登政府的心頭大患。拜登2020年競選期間誓言要遏制此一危機,上任以來也確實推動政策,包括不再將吸毒視同犯罪、擴大對使用鴉片類藥物者的治療,以及加強宣導活動。儘管近月來服藥過量率略有下降,反毒人士仍認為進展太慢,要求實施更嚴厲政策,包括加強管制美墨邊境,查緝可用於方便毒品交易的社群平台,甚至主張對吩坦尼應視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以便獲取更多的投入經費。

販售合成鴉片類藥物利潤極高,過去的毒販主要以車載走私大麻或海洛因等植物性藥物;如今口袋或背包就可藏匿少量的吩坦尼,有時也可從海外訂購或郵寄取得。聖地牙哥的聖伊西德羅(San Ysidro)是美墨最繁忙的陸路過境檢查站,主管馬林(Mariza Marin)表示,過去三年,吩坦尼走私「爆炸性成長」。

墨西哥最大的販毒幫派「哈里斯科新世代」(Jalisco New Generation)及「西納羅亞」(Sinaloa Cartel),從中國採購製造合成鴉片藥物所需的前體化學品,在墨西哥的祕密工廠製造毒品,然後走私到美國。

去年,美國緝毒局查獲了379毫牛(mN)致命劑量的吩坦尼,劑量足以將全美所有成年男女與兒童置於死地。這其中包括50.6毫牛摻有吩坦尼的假處方藥,是2021年緝獲的兩倍多。部分製成各種顏色、形狀和大小的「彩虹吩坦尼」,專門鎖定兒童市場。

毒販鎖定兒童 製作彩虹版

若干共和黨議員試圖將吩坦尼的猖獗與非法移民連為一談,指拜登政府無力管控美墨邊界。但沒有什麼證據證明境外移民是毒品走私大宗。美國量刑委員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86%的吩坦尼走私者是美國公民;2020年,美國公民比率為83%。馬林說:「走私組織招攬高中生,甚至初中生;他們來自弱勢背景,酬庸也許是5百美元、一台iPad、一支iPhone。」

馬林家族中有3名40歲以下的成員因服藥過量而死。他說,毒販常向18歲以下的未成年者謊稱他們不會被起訴,或住在墨西哥的美國人不會有事,但實則在美國未成年人也可能面臨與成年人相同的犯罪指控。

拜登發表國情咨文時,曾宣布將利用更多的毒品檢測機器、更多檢查和貨物審檢來強化打擊吩坦尼的產銷與販運,也將「持續進行外交推動」,打斷吩坦尼供應鏈、嚴懲供應商。白宮計畫3月間利用維也納的聯合國麻醉藥品委員會會議向中國、印度等國施壓,要求吩坦尼原料運輸規定從嚴。此前,白宮掃毒最高主管古普他(Rahul Gupta)警告說,缺乏更好的國際合作,北美的吩坦尼禍害勢將蔓延到歐亞及其他地區。

過去,美中雙方合作是可能的,2018年在與美國官員對話後,中國對兩種關鍵的吩坦尼前體化學物NPP與4ANPP採行管制;但自美中衝突加劇以來,中國去年8月已正式宣布撤回緝毒合作。在美國近日擊落中國間諜氣球後,專家們更不認為雙方合作會有突破。

布魯金斯研究院的費巴—布朗(Vanda Felbab-Brown)認為,美國應該與外商建立提供所有出口樣本的協議,以此為外商進入美國製藥和化工市場的先決條件;並可就前體化學品編目、納入國際資料庫,以精確追蹤前體源頭,甚至追蹤到特定工廠。

研究機構:應追蹤原料源頭

「反對吩坦尼家庭」(Families Against Fentanyl)的宣導組織創始人勞烏(Jim Rauh),則敦促拜登政府應該正式宣布吩坦尼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讓掃蕩已被武器化並被拿來殘害美國兒童的藥物,更見效率。

在一次滑輪溜冰事故後,勞烏的兒子使用處方鴉片藥物成癮,也在服用含有吩坦尼的藥物後死亡。法庭文件顯示,美國執法部門追緝到中國的鄭氏販毒組織,美國財政部也曾對其祭出金融制裁。

勞烏的倡議已獲數名國會議員支持,並草擬法案。去年9月,一個由18名州檢察長組成的兩黨小組投書拜登,要求政府改弦易轍,提醒敵國可能會武器化吩坦尼,2002年俄羅斯軍隊便使用氣溶膠藥物結束莫斯科杜布羅夫卡劇院的人質危機,當時導致至少125人因吸入該物質而死亡,就是一例。

拜登政府認為不需要改變,因為沒有額外的資源。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去年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宣布吩坦尼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可能會妨礙合法使用吩坦尼為止痛藥物,此外也會轉移對大規模武器威脅該有的注意力與資源利用。

鑑於阻止前體原料或藥物跨境流動的困難,部分家長團體也在設法阻斷當地轉銷商透過線上市場與買家聯繫。蒲塔就加入了一個由26個家庭組成的團體,控告社交媒體Snapchat。代表提告的是非政府組織「社交媒體受害者法律中心」,他們將追究社群媒體公司對弱者造成的傷害。

受害人的父母對Snapchat提出致死罪的索賠,因為他們的孩子透過社群媒體的應用程式與經銷商聯繫、服用假藥後死亡,而孩子都不知這種藥物含有吩坦尼。該訴訟稱,Snapchat上的許多特殊功能,例如需要密碼的My Eyes Only,讓它成了毒販的首選平台。在回應警方的要求,它已將毒販從其平台上移除,但反應太慢了。

受害者家長控告網購平台

蒲塔進一步指控:「幾乎所有失親的家長都說子女是在Snapchat跟毒販買藥,這個平台是毒品致死事件背後的頭號殺手。」Snapchat則表示,它也在為打擊吩坦尼盡一己之力,包括利用科技主動查找、關閉毒販帳戶。Snapchat說:「我們屏擋與毒品相關術語的搜尋結果,將Snapchatters導向專家所提供的資源,告知吩坦尼的害處。」

法庭文件顯示,Snapchat說原告錯誤地描述了該平台的運作方式,尋求駁回此案,理由是《通信規範法》第230條保護其平台免對第三方在平台所發布之內容承擔責任。

包括臉書及谷歌等社群媒體團體經常使用第230條而免受起訴的豁免權。社群媒體受害者法律中心創始人伯格曼(Matthew Bergman)認為,本案可能開創司法先例。

伯格曼說:「第230條款保護社群媒體平台不受第3方公布之內容牽連,而本案起自Snapchat的危險設計缺失。」 不過,社群媒體產業的擁護者則警告,修改第230條豁免權可能破壞「自由開放的網際網路」之核心原則,妨礙言論自由。但鑑於面對複雜的國際吩坦尼供應線與使用者需求兩大挑戰,支持修改派認為箝制線上市場可以挽救生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