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網王OA DREAM MAKER 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OA】DREAM MAKER END上
 瀏覽1,016|回應0推薦1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燈火闌珊

 
 
今早太陽還是從東方升起,這時掛在西方的天空緩慢準備收工回家。
 
忍足往球場漫步走去,部活並沒有因全國大賽失利而取消,依舊照表操課維持原本自主練習。昨天的失望、難過和不甘像船行過水面激起了漣漪但終究再度趨於表面上平靜。轉眼瞬間又再經歷那些心情,意氣風發的冰帝、從高處重重摔下然後重新整隊再出發。
 
打鬧玩笑不襯他們貴公子形象,紀律過於嚴明的立海風格更不適用於冰帝的華麗,他們該像水上芭蕾舞者般不顧踢得酸疼的雙腿依舊優雅自信揚著笑容看向未來。
 
「侑士,你還真是悠哉啊。」總是神采奕奕的老搭檔也背著球具從另條叉路走來,「不過全國大賽真的結束啦,稍微放鬆一下也是無妨。話說回來,我以為這時間侑士應該在學生會長辦公室喝咖啡呢。」
 
對於向日的挖苦,忍足倒是不以為意聳聳肩,「岳人自己還不是背著球拍,打算到哪裡去呢?吃冰淇淋不用這麼麻煩吧?」
 
兩人像是領悟到什麼狀態似的沉默下來然後呆愣對看一眼後同時哧笑出聲。向日搖搖頭嘆了口氣,「我們還真是遇到剋星了。」兩個半調子連輸給冥戶和鳳的雙打也不甚認真在意的人竟然會這種時候還乖乖參加部活練習,只能說(現任、繼任)部長大人們英明吶。
 
向日有些欲言又止,「跡部他……,還好嗎?」平日總讓那個少爺氣得牙癢癢,當然不會突然在意起他。不過,他是冰帝的部長自然也得扛起冰帝這次敗北的責任,一想到昨天跡部的努力和比賽結果就覺得讓人喘不過氣來,那傢伙怎麼受得了而且今天還有餘力去做他學生會長工作?真不愧是冰帝學園的跡部景吾啊。
 
一聲『USU』嚇得向日差點跳了起來,不會神到連在心裡說跡部壞話都會被發現吧?!兩人同時回頭只見樺地面無表情扛著慈郎跟著,這小子臉上既沒歉意也沒惡作劇後開心得意樣子,氣氛詭譎尷尬得真讓人覺得對他發脾氣倒像在欺負老實人,兩人無奈只得把悶氣往肚子裡吞。
 
「跡部讓你抓這隻懶羊去球場嗎?」向日戳了戳那個已經睡死的笨蛋,「天氣這麼熱你也能睡得這麼熟,真佩服你。」
 
「這是他的作風,改不了了。」說起來少爺大人也真是夠縱容,讓慈郎在冰帝這樣自由悠哉成長,當初要是到立海去唸書絕對會從綿羊被訓練成山羊,想到就覺有趣。
 
作風啊?向日笑得有些奸詐,「那侑士的作風是什麼原因做了更改呢?」昨天比賽可是連小若都覺得不可思議,這麼認真是為了誰呢?
 
忍足有些防備回望向日閃著玩味實則想探聽八卦內幕眼神,「那是比賽,本來就該認真全力以赴。」看來自個兒平日形象失敗,老搭檔竟然不給面子,「哇,這話從侑士嘴裡說來真不具說服力,對吧,樺地?」
 
樺地當下立即答『USU』,惹來忍足連連抗議。被這兩個冰帝網球部裡最沒心眼的隊友嘲弄實在太失面子了。
 
「去談場戀愛吧,侑士,真想再看到你失控的樣子。」向日唯恐天下不亂丟出了個震撼彈,忍足還不及搭話立即有個好聽聲音接續,「忍足學長不是早就在戀愛了?」鳳那張單純的臉寫著不解向日學長為什麼要鼓勵忍足學長去戀愛。
 
今天冰帝學園到處埋伏著忍者是吧,怎麼到哪裡都有人出現插話?忍足嘴角抽搐看著不知從那兒冒出來的雙打一號,「到底是誰把我們亮子給帶壞,竟然也學當狗仔了。」正所謂打狗(?)看主人,忍足理所當然先對主人發動攻勢好讓他將他家那隻寵物帶走。
 
難得冥戶這回沒上忍足的當,反而學著跡部睥睨人的眼神瞪向對方,「是你太遜了,才讓人有機會八卦關心你。」一旁的鳳微笑點頭附和,冥戶學長說得太好了,而且他的表情認真得好可愛。
 
這就是所謂親友團的壓力嗎?忍足冷汗涔涔一人面對五人四對眼睛審視。奇怪,本天才平時明明低調到讓人輕易可以略我的存在,怎麼今天受到這麼多關注?
 
「侑士,告白應該沒有比跟桃城比賽困難吧?」可以這樣比較嗎?
「是生是死,總是要做個了結。」你電動玩具打太多,這又不是武林爭霸戰。
「USU」你是在跟人家攪和些什麼?
「忍足學長該坦率熱血的對象不是敵手喔。」別說些讓人誤會的話!
跡部的大腿抱起來很舒服。」……,那天我一定宰了你這頭肥羊,忍足面帶殺氣深沉盯著不知是真睡還是假寐的芥川。
 
親友團們就這麼你一言我一句碎念,向日末了還加句,「就要畢業了,誰知道將來會怎樣,別留下遺憾吧。」如果侑士必須回去關西去,至少能留下個美好的回憶也浪漫。
 
「岳人還是這麼衝動。」就是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所以才選擇將真正的自我藏在深處,忍足並非像向日那般不懂觀前顧後,他習慣算計好所有情況再決定做法。不過.大家似乎頗不以為然。
 
冥戶倒是出口為向日說話,「有什麼關係?速攻型的個性總會找到跟上自己腳步的人,簡單明快又不拖泥帶水。」一旁的鳳跟著附和,「忍足學長和跡部學長都是屬於防禦型的個性,大概打算繼續這麼下去吧,雖然也很好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忍足加快腳步不知不覺中隊伍到了球場,輕噓了口氣,總算可以暫時轉移這些親友團們的注意力了。瞧,跡部大爺正在球場上發光發熱呢。
 
向日一看到跡部的對手不禁嘀咕了句,「跡部這傢伙又在欺負人了。」果然不久後馬上聽到那個句囂張的問話,「怎麼?這樣就不行了,還想以下犯上,啊嗯?」
 
「長太郎?」冥戶有些意外看著鳳拿著球拍就這麼闖進球場裡,平時他是不會麼無禮打斷別人比賽的。還在錯愕當頭,向日便將自己也拉進球場,「難得鳳也會跟著人家攪和啊?這麼熱鬧好玩的事,當然不能少了我們。」
 
於是在四票對一票,雙打絕對勝過單打好玩的決議下,跡部大爺就這麼被人家『請』出球場,誰讓他在溝通協調方面特別缺乏呢。
 
忍足暗自吞了口口水,少爺大人臉色好恐怖。你們這些沒道義的損友,竟然讓我在這兒承受你們造的孽。都說臉上有顆淚痣的人情緒不定,天氣又這麼熱,本天才哪有什麼方法降他火氣啊。那頭略加修剪過後的短髮讓跡部整個臉部輪廓更加鮮明,雙眼閃著一如往常的風采但在忍足看來卻更具攻擊性,如果以文藝電影審美標準來看,簡直就是帥呆了(喂,現在不是自我陶醉時間)。
 
「他們只是……」忍足小心斟酌用字唯恐傷了眼前人高傲的自尊心,但跡部卻蠻不在乎輕扯嘴角淡笑,「把自己當成褓母了。」
 
跡部的用詞讓忍足錯愕不已,「褓母……,有這麼明顯嗎?」然後天才解讀到一切的貼心、關懷盡在不言中裡或許比較美好,會意輕笑後順手拿下跡部握著的球拍,也不管跡部同意與否便將人推到一旁休息。誰知道他把可憐的日吉操練多久,真是的,也不想想自己疲勞還沒恢復呢。
 
兩人才剛揀個位子坐下,向日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冥戶,那是我的球吧。」跡部和忍足兩人無奈看向已經要熱鬧起來的球場,就見冥戶帥氣把玩著球拍,「網前的截擊有我就行了,你別來礙事。」向日自然不相讓,「我的特技擊球可以更快封鎖敵人!」
 
看著場上吵得不可開交的冥戶、向日組,跡部冷哼,「這樣叫做你們協調性比較好啊,嗯?」忍足慢條斯理打圓場,「總要給他們一點時間適應,何況主要訓練對象是日吉和鳳。」
 
跡部無法茍同睥睨忍足,「本大爺倒是覺得需要被訓練的是那兩個老的,連這點都看不出來?」讓那雙明亮大眼一瞪,忍足立即倒戈幫腔,「確實是這樣。」這兩隻活寶今天是吃錯藥了。
 
那廂日吉試圖拉回對手像小孩子一樣幼稚行為,口吻正經嚴肅發問,「學長們比賽還要繼續嗎?」立即換來兩道怒視,「廢話!(當然要)!」於是比賽,嗯,遊戲又再度開始。
 
自主練習時間多半是針對正選球員安排的課程,偌大球場在這時顯得特別空曠,沒有應援團的加油聲顯得有些寂寥落寞,雖是如此但跡部心底卻不覺任何難受,是這些傢伙們的原因吧。無輪是在球場上的冥戶他們或是身邊的忍足,圍在四周讓本大爺沒有閒情心思花在自怨自艾上,性子真是讓這些人給摸透了,哼。
 
***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2956617